May 1,2009 09:57

荷歐波諾波諾(Ho’oponopono)。

就只是「我愛你」「對不起」「請原諒我」還有「謝謝你」。
荷歐波諾波諾。

水晶老師寄來的信裡介紹了這本書,我正在讀。
最近一直覺得古老的療法和智慧非常簡樸美好,非常吸引我。

博客來簡介摘錄:

祕密》的作者之一喬.維泰利,從朋友那兒聽說有位心理醫生不必見到病人,就治癒了一整個醫院裡患有精神疾病的罪犯。這些犯過罪的病人,雖然帶著手鐐腳銬,還是會不時攻擊工作人員。醫院裡每月都會有心理學家離職,工作人員也經常請假不上班。但從修.藍博士來到這家醫院幾個月後,原本重度依賴藥物的病患,慢慢停藥了;被單獨囚禁的病患,不再有攻擊行為,可以在院區自由走動。工作人員開始喜歡上班,病患慢慢被釋放,最後整個病院也不需要存在了……
  這個不可思議的故事勾起了維泰利的好奇心,他決定去找尋這位神奇的治療師,向他學習。過程中,維利泰發現修.藍博士用的是四句話:「我愛你」「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來清理自己,這個清理的過程是一種夏威夷的傳統療法,叫作「荷歐波諾波諾」(Ho’oponopono)。

對Dr. Hew Len的採訪:

如果一個人幫助你獲得了自由,你會如何感謝他?
如果他謙遜的精神和有力的話語改變了你的一生,你會如何回報他?
對我來說,慧林博士就是這樣一個人。
19853月,我正經歷生命中許多重要的轉變,修.藍博士像一個靈魂兄弟一樣不期而至地帶給了我一個小時的及時雨。我是在一個叫做“Self I-Dentity Through Ho’oponopono”的培訓講座上認識他的,當時他正在協助一個夏威夷本土的Kahuna(意思為:秘密的守護者,即夏威夷的薩滿-治療者或修行者等)莫娜女士(英文名,Morrnah)進行這個培訓。
對我來說,修.藍和莫娜是我生命韻律的一部分。儘管我很愛他們兩個,但我並不把他們當作肉體來看待,他們對我的影響就像夜晚非洲的鼓聲那樣時時敲擊我的心扉。
最近,我很榮幸能有這個機會接受“
I”基金會(The Foundation of I)的邀請來採訪修.藍博士,這個基金會最早是由莫娜創辦的。更驚喜的是,修.藍博士會從夏威夷過來跟我單獨會面。

修.藍博士是“I”基金會的現任會長和行政管理。在過去的多年中,修.藍與莫娜一起幫助了成千上萬的人,包括各類團體會議,例如:聯合國、美國教育科學文化機構、國際人類統一會議、世界和平會議、傳統印第安醫藥會議、歐洲和平治療者團體以及夏威夷洲教師協會。他在協助殘疾人和精神病患者領域有著豐富的工作經驗。作為一個教育者,Ho’oponopono 體系滲透了他生命工作中的點點滴滴。
簡單來講,Ho'oponopono 意味著“修正”或“修改錯誤”。
古代夏威夷人認為,錯誤是由渲染了過去痛苦記憶的思維中產生的。
Ho'oponopono 為釋放這些痛苦的思維提供了重塑平衡、消除疾病的方法。

在改進
Ho'oponopono 的過程中,莫娜給體系加入了關於“三個自己(self)”的內容, 成了Self I-Dentity 的核心部分。這三個自己存在於宇宙的每一個分子中,分別稱為“孩子/潛意識”,“母親/意識”和“父親/超意識”。當這個內在家庭達成和諧時,一個人就融入了神性( Divinity )的韻律。在這個平衡中,生命便開始流動。因此, Ho'oponopono 首先幫助恢復個人的平衡,然後推而廣之到萬事萬物中。

在瞭解了這三部曲的系統後,加上我所知的強大寬恕方法(
Ho'oponopono),修.藍和莫娜教給我:治療我生活和整個宇宙的最好方法就是願意100 %的負責, 並從清理自己入手( work on myself)。另外,他們還教給了我“完全照顧自己”(total self-care)的簡單智慧。
就像採訪後修.藍博士給的感謝卡中所寫的那樣:“照顧好你自己。如果你能做到,所有人都會受益。”

有次在我所參加的一個培訓裏,修.藍竟然中途離場了整整一下午,因為他的潛意識告訴他回賓館好好休息一覺。當然,他的離開是被允許的,因為莫娜會在那裏繼續教學。但即使這樣,他的離場仍然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對像我這樣一個從小就被教育要以他人為重的人來說,修.藍舉動讓我又驚又喜。他享受了他的下午覺,而我在“自我照料”上學到了難以忘懷的一課。

凱特:
Ihaleakala(修.藍的名字),我是在1985 年認識你的,那個時候我剛做了四年的個人治療諮詢師。我還記得你說,“所有的療法只是一種欺騙性的操縱。”當時我想,“天啊,如果是這樣,那我現在要做什麼?”我知道你是對的,所以我差點就辭職不幹了。當然,我沒有,不過你那句話讓我徹頭徹尾的改變了跟人相處的方式。

修.藍:
作為一個治療者(
therapist),如果我認為你是病人,我是來治療你的,那麼操縱就發生了。反過來講,如果我能認識到,你來我這裏是給我一次機會檢驗我自己內在的話,那麼就沒有操縱。這是有很大區別的。
如果治療過程顯示了你認為是你在拯救、治療、指導那個病患,那麼你所用的資訊則是來自你的頭腦(intellect ),也就是意識心(conscious mind)。但其實頭腦對問題根本一無所知,也不懂得如何下手解決。頭腦解決問題的方法簡直不值一提。頭腦意識不到,當使用Ho'oponopono 轉化清理的時候,問題本身和與其相關的一切都會被解決,涵至最細微的層次以及時間初始。

因此,我認為最重要的一點是問“到底什麼是問題?”,如果你問人們這句話,答案都會很含糊。沒人澄清過這點。正因為沒有人澄清過什麼是問題,人們只是隨意創造一些方法去解決問題…

凱特:
…就像問題已經“存在在那裏了” (
as if the problem is “out there”.—注:著名美國電視劇集X 檔案的經典一句就是:the truth is out there 真理就在那裏,就在外面。作者這裏用這句話的意思是,好似問題是顯而易見的就在那裏呀,還用解釋、指出嘛!)

修.藍:
是的。舉個例子,有天我接到一個女人的電話,她的媽媽
92 歲了。她說,我媽媽臀部的這些劇烈疼痛已經持續幾周了。當她在這麼跟我講的時候,我則向神性問了這樣一個問題:到底是我內在的什麼創造了這個女人的疼痛?我如何修正我的內在的這個問題呢?當答案到來,我便按指示進行。

大概一周以後,這個女人又打電話來跟我說,“我媽媽現在感覺好多了!“。這並不意味著問題不會重複發生,因為通常看起來是同一個問題,卻可能是由多種原因造成的。

凱特:
我有不少重複犯病和慢性疼痛的病人。我一直在使用
Ho'oponopono 和其他清理方法從時間之始來修正這些由我導致的疼痛。

修.藍

是的。我們在治療行業裏工作,就是因為我們曾創造了很多疾痛。

凱特:
現在正是將功補過的時候!

修.藍:
人們因為我們製造了他們的問題而付費給我們,這真是有意思的事情。有次我把這句話說給一個在紐約的女士聽,她回答說“天啊,如果人們明白這點的話!”可是誠如你所見,沒人明白這點。心理治療師、精神科醫生都在認為他們是在幫助治療前來的病人。如果有像你這樣的人來找我,我會跟神性說,“是我內在的什麼引起了凱特的疾病,請告訴我如何修正它。”然後我就會按照接收到的資訊去處理,直到你的疼痛消失或者資訊指示我可以停止了。獲得效果並沒有切中問題本身重要。這點是關鍵。

凱特:
你並不注重結果,因為那不是我們所能控制的範圍。

修.藍:
是的。我們只發出請願。

凱特:
我們也不知道何時疼痛或者疾病會好轉。

修.藍:
是的。比如,一個女人被建議服用草藥,結果效果不彰。再次的,我們需要問的問題是“是我內在的什麼造成這女人碰到草藥不管用的經歷?”然後我會針對這點下功夫。我會持續靜靜的清理,讓轉變的過程自然發生。然而一旦你讓頭腦介入,這個過程就停止了。下次如果碰到某種治療似乎沒有效果,記住這點:這個疾病也許是由多種痛苦記憶和問題造成的。我們什麼也不知道!只有神性瞭解到底發生了什麼。

上個月我在Dallas 做了一場演講。我跟一個練習靈氣(Reiki,一種源于日本的修行方法)的女士交談。我問她,“當有人帶著問題來找你,那個問題在哪里?”。我繼續說,“你才是造成那個問題的人,你的顧客來你這付錢給你治療你自己的問題!”她聽到這裏十分困惑。在場的其他人也沒有明白我的意思。

凱特:
100%的負責!

修.藍:
100%地瞭解自己才是問題的肇因。100%地明白自己有責任去修正這一錯誤。你能想像如果所有人都100%地負責會是什麼樣麼?十年前我跟自己打了個賭,如果我能不評判任何人地過下來一天,我將獎勵自己一個巨大的聖代霜淇淋,大到吃到膩。可我從來沒贏過這個賭。儘管我越來越能覺察到自己的評判思維,但是從沒能毫不評判地渡過一天。
因此我是如何跟人傳達我們需要100%對問題負責的呢?如果你想解決一個問題,不管是什麼問題,從你自身下手解決!如果問題看起來好似在別人身上,你只需問自己,“是我內在的什麼造成這個人不斷的找我麻煩?” 人們在你生活中出現只為找你麻煩!People only show up in your life to bug you! )如果你明白這點,就可以把它應用到所有境況中,並當即釋放它們。很簡單:“我對所發生的事情感到抱歉。請原諒我。”
修.藍:
你不需要把這個說給他們聽,甚至不需要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修.藍:
這就是它的獨到之處。你不需要明白始末。就像使用網際網路一樣,你根本不需要明白!你只需問問神性“我們現在可以下載了麼?”,神性就開始下載,然後你就得到了所需的資訊。但是因為我們不瞭解自己的本性,所以我們從來不直接從光中(
the Light)汲取。我們總是向外求。

我還記得莫娜曾經說過:“這是一個內在的工作。”如果你想成功,這是一個內在的工作。必需從清理自己入手!
凱特:
我知道
100%負責是最究竟的方法,但我曾搞不明白它的真意,因為我是那種對事情過分負責的保姆類型。當我聽你說,不光是對自己負責,要100%地對每個境況、問題負責時,我想“老天,這太瘋狂了!我才不需要別人告訴我如何變得更加有責任感呢!” 但當我深思這句話時,我越來越感受到我表現的過分負責擔心跟你說的完全照顧自己是完全不同的。前者教人如何成為大好人,後者則讓人獲得心靈自由。

我記得你曾談過你在夏威夷州立精神罪犯醫院工作的經歷。你說當你開始在那裏就職的時候,那些看守牢房充滿了暴力;而4 年後當你離開時,暴力已經不存在了,醫院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修.藍:
基本上,在那裏工作時我只是
100%的負責並且清理自己。

凱特:
你說當你治療那些犯人的時候,他們甚至不需要跟你在一起。

修.藍:
沒錯。我進那個樓就是為了檢查效果。如果病人們看起來仍然很抑鬱,我會繼續對自己進行更多的清理。

凱特:
你能否給我們講講你是如何用
Ho'oponopono 清理那些所謂沒有生命的物體的?

修.藍:
有次我在一個禮堂準備講座,我跟台下的椅子們對話。我問
,” 還有被我漏掉的麼?哪個人還需要我多多照顧一下?“其中一個椅子說,”今天有個財政出現危機的人坐在我身上,現在我感覺快死了。“於是我就針對這個進行了清理,我看到椅子抖擻起來了。然後聽到”好拉!我現在可以承接下一個客人了!“

我其實是在教這個房間。我跟這房間和它內的一切事物說,“你們想學如何做Ho'oponopono 麼?畢竟,講課結束我馬上就離開了。你們學會這個清理自己不是很棒麼?“它們有的回答好,有的回答不,還有的說”我太累了!“ 然後我問神性,“我如何幫助那部分想學習的事物學習呢?“大多數時候,我得到這樣的答案,”把藍皮書(慧林和莫娜的教學手冊)留給它們吧。“於是我會把這書放在房間的桌子或者椅子上。我們人類從沒有給予這些不會說話的生命予以足夠的重視。

Ho'oponopono 真的很簡單。對古代夏威夷人來說,所有的問題都起源於思維。擁有思維並不是問題。那麼什麼才是問題?問題在於所有的思維都滲透著痛苦的記憶--- 那些關於人、地方、事物的記憶。單獨頭腦是不能解決問題的,因為頭腦只能管理。管理事情不等於解決問題。你必需釋放這點!當你練習Ho'oponopono 時,神性會中和淨化那些痛苦的思維。你並不是淨化那些人、地方或者東西。你中和的是關於那些人、地方、事物的能量。所以Ho'oponopono 的第一步是淨化那些能量。

這之後奇妙的事情便發生了。不但能量被中和了,它們還被釋放了,一切還原了,純然無垢。佛教徒把它稱之為“空“(the Void)。最後一步則是,你邀請神性進入並用神聖之光充滿這個”空“。

練習Ho'oponopono 時你並不需要知道問題是什麼或者錯誤在哪里。你所需要做的就是注意到你身體、頭腦、情緒上感到的任何問題。只要你覺察到了,你的任務就是馬上開始進行清理,也就是去說“對不起,請原諒我”。

凱特:
因此頭腦的真正任務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請求寬恕。

修.藍:
對!我在地球上的使命是雙向的。我的第一工作是去修正,第二個工作則是喚醒那些還在沉睡的人。基本上所有人都在沉睡!我能喚醒他們的唯一方法就是清理我自己。比如這個採訪,在我們見面的前幾個星期,我一直在對此進行清理。所以當我們見面時,就像兩湖水自然融在了一起。潮來潮去。僅此而已。

凱特:
多年的採訪生涯,這是我唯一沒有做準備的採訪。每次我詢問,我的潛意識小孩都告訴我,來見你就可以了,不需準備。我的頭腦則絮絮叨叨沒完沒了勸說我要準備好,結果我沒有。

修.藍:
好樣的。潛意識小孩是很有意思的。有天我在夏威夷的高速公路上。當我開始駛向常走的高速出口,我聽到潛意識小孩說“如果我是你,我就不走那“,我想,”但是我總是走那裏呀“。當我離那個出口更近了,大概有
50 碼左右,我聽到,“哈露!如果我是你,我不會走那裏!”第二次機會,“但是我們總是走那路!”

這次我是大聲說出口的,結果坐在車裏的其他人都聽傻了。還有25 碼的時候,我聽到一個大嗓門“如果我是你,我絕對不會走那!“我沒理會,還是走了那條路。於是,我們在那裏坐了2.5 個小時,因為這條路發生了重大交通事故。即沒法向前開,也沒路後退。最後,我聽到潛意識說,“早就告訴你了!”此後它幾個星期裏都沒跟我說過話。我的意思是說,為什麼要告訴我如果知道我不會聽?

我記得有一次我要上電視講解Ho'oponopono。我的孩子們知道後,跟我說,“爸爸,我們聽到你要上電視,千萬不要穿錯襪子!“他們不關心我說什麼。他們只關心我是否能穿對襪子。你看孩子是如何明白生活裏的重要事情的?

附加:如果你在琢磨為什麼慧林博士總戴這頂棒球帽,那簡單在這裏講一下。他戴這個帽子是為了提醒自己不要太依靠頭腦智力(intellectual)。背景的藍色代表“空”,紅色字母“P”代表地球母親,或者夏威夷語裏的創造性力量,Pele.

對夏威夷療法感興趣的朋友,可參看慧林博士學生寫的書籍《零極限》《最簡單的方式


  • momobrick 發表於樂多回應(7)引用(0)眼睛,耳朵,和手-心。 >> 讀讀書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藝術/設計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7627 │標籤:讀書筆記,,夏威夷療法,零極限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8836751

    回應文章
    私密回應
    Posted at July 8,2009 15:35
    你好
    我在學校的時候
    我的老師介紹了一本書
    叫0極限
    眞的很好看

    還有你介紹得很好~~
    | 檢舉 | Posted by 呆'歌 at December 12,2009 19:16

    呆歌謝謝你來
    這篇幾乎都不是我寫得啊
    都是內容節錄
    而且就是零極限這本書喔
    :)
    | 檢舉 | Posted by 南瓜 at December 14,2009 01:55

    哈囉
    我覺得這篇訪談非常的棒
    不過零極限的書裡面好像並沒有收錄
    敢問出處是.....
    | 檢舉 | Posted by znkeo at December 20,2009 09:42

    這篇訪談是水晶老師從美國寄來的分享
    其中人名譯法與台灣的書版本有些出入
    因此我那時有順手把人名做一個統一
    我想應該是國外的採訪翻譯的

    至於翻譯的出處 抱歉我當初並沒有探問
    | 檢舉 | Posted by 南瓜 at December 20,2009 12:41

    感恩您~
    ---------------------------------------------
    版主回覆:
    雖然不知我做了什麼
    不過, 不要客氣 :)
    | 檢舉 | Posted by 陳睿軒 at April 18,2010 05:12
    私密回應
    Posted at June 29,2011 1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