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9日

搬家通告

雖然一直很喜歡這裡,但是對於這裡漸漸失去的往日風景有些失望,所以最終我還是決定要搬家了。

這邊的文章都搬過去新家了,不過曾經屬於這裡的回憶暫不會關閉,感謝曾經來訪過的朋友和曾經留過鼓勵給我的朋友。

新家在Blogger,網址如下:

月影:http://keikoying.blogspot.com/

歡迎大家來訪~:)

keikoei發表於 樂多23:33回應(0)引用(0)隨筆

2011年9月17日

迷失

如果我迷失了,你會幫我找回自己嗎?很想問你這個問題,但是我知道你沒有答案。

你總是告訴我,很多事情都在自己心底有答案,只要細細地與自己對話就會找到想要的答案。可是我不敢問,因為問問題是需要付出代價的,而我付不起。

我走在迷失的路上,我總是走在這條路上。偶爾你會陪我走一段,在我快要岔開太遠之時,幫我糾正一點點方向,但是那一點點仍然不够,不够把我拉回完全正確的路途。

你說,其實人生那有正確不正確的?那只是人們太自以為是的想要別人跟隨而故意騙你是正確,真正正確的東西,是你心底想要的,與人無關。

我說,真的無關嗎?那為什麼大家都一副明白樣,好像都懂得和人一起走那些正確的路,為什麼我卻一直都是走在錯的路上?

你說,他們並不一定都是走在正確的路,那只是你的錯覺。你需要的是面對你自己,選擇你想走的方向,就算與人岔開,也是屬於你真正認為對的路。

我說,那我算迷失嗎?我走的已經是對的路了嗎?我不懂,我看不清。

你說,你不會迷失的,我一定會在你的方向中陪你,你只要向着你現在的路走就可以了。

但願如此,但願你說的都對,我會向着我心底的路走。如果我迷失了,請一定要讓我知道。我需要你的陪伴。

keikoei發表於 樂多23:31回應(0)引用(0)無法定義

2011年9月7日

眼睛

沒有快門裝置的人類之眼,必定只能適應長時間曝光。從落地第一次睜開雙眼的那刻起,到臨終躺在床頭上合眼的那刻為止,人類眼睛的曝光時間,就只有這麼一回。人類一生,就是依賴映在視網膜上的倒立虛像,不斷測量自己和世界之間的距離吧。 ﹣杉本博司(見《寂靜》)

前一陣子在書中看到這一段時就一直在想,人的眼睛如果能够拍攝該多好,那麼你看得到的所有美景就能够留存下來了。可惜,可惜人的眼睛畢竟只能終生曝光而無法拍攝,所以我們看得到的東西都只能留在大腦中,讓回憶來為那些影像添加色彩或是任其褪色。

常常在留意自己眼光所在,有時看到喜歡的影像,真希望能立刻能把那影像留下來,但是卻不能,就算有相機在手,卻也常常覺得拍下來的總無法像眼睛所看到的那般炫麗、美妙、震撼……

相機有其限制,當然也有其特別的地方,限制的或許是它不如眼睛可以覆盖甚廣,但它卻能把細節凝住,把框住的影像留下。

我喜歡眼睛所能看到的影像,喜歡眼睛所能記下的光景;但我也一樣喜歡相機所能記錄的影像,喜歡相機所能保存的光景。

keikoei發表於 樂多23:45回應(0)引用(0)隨筆 │標籤:隻言片語

2011年9月4日

部落格經營

在樂多這個平台寫部落格也有四年多了,一直對這個平台很有好感,因為它畢竟帶給我很多美好的回憶。只是最近對它的某些做風感覺不太好。

剛剛發現樂多偷偷地在個人部落格放置了一個「樂多廣告」的欄位,而翻遍了後台都找不到可以取消的設定,也就是說這欄位是強制性的。感覺上就像是你以為部落格是自己的物業,但原來一切只是你的假像,那物業只是你租用的地方,所以業主有權強制使用你租住的單位來做廣告,不必先詢問你的意願,但卻利用你來獲得利益。

書寫部落格是很個人的事,不管有沒有用心去經營,那畢竟也是自己付出能力去建立的一個網絡地方,而你付出的力量卻只落得為他人做嫁衣這點實在很難讓人一笑置之。

難道這只是我的錯覺?只因為我使用了你的平台,所以代價就是讓你從中去賺取廣告費。如果這是必須付出的伐價,為什麼在事前沒有任何通知?做為恭獻勞力的人,似乎也該有知的權力吧!

keikoei發表於 樂多23:04回應(1)引用(0)隨筆

幻滅

她對愛情的想像,未萌芽便已枯萎。

聽過美麗的戀情,
看過溫馨的愛情,
觀察過浪漫的感情。

但依然對這情字感到幻滅。

愛情最讓人厭的幻滅
不在生離死別的悲壯
不在理性消逝的哀凄

在平淡流逝的時光中
逐漸磨出的尖銳、互厭、咀語、現實與煩躁
慢慢把愛情的幻像謀殺

立於一旁觀看這慢性謀殺
是她對一切情之幻滅的原凶
逃不開這觀眾席
避不開這目擊者的身份

於是她只能讓一切美好幻像消逝
無從抗拒地任其幻滅

她對情感的美好想像,無法萌芽便得枯萎。

keikoei發表於 樂多20:19回應(0)引用(0)無法定義

2011年9月3日

Ex-formation 植物

正在閱讀的書籍是《Ex-formation植物﹣視覺藝術聯想集》,這本書是原研哉與武藏野美術大學的研究班一起參與的研究題目。

植物在一般的認知中都是很安靜很沉默的存在,雖然彷彿不存在,但是它們的生命力卻是非常的旺盛,而且能在不同空間、不同的地方生長,有時甚至是能够暴力地穿越岩石,淹沒整個城市。

而關於植物這一題目,原研哉他們卻能在既有的認知中去創作。正如原研哉在開始的前言一文中提到的:

Ex-formation是嘗試將已知的事物「未知化」的挑戰。目的並不在於知道或者認識,而是「清楚自己的無知」,或是透過第一次觀賞、體驗事物的新鮮感,沒法傳達事物的樣貎。 (P16)

人總是對於既知的東西有慣性認知,總以為自己已經知道一些事物後就可以不用再重新去認識,但是事物並非如此,如果能打破慣性,還是能够有重新的發現的。而在這樣的解構下,新的認知或許會帶來新的驚喜。

我喜歡書中重新設計和組構的一些展品,既有創新的意念,也有更多讓人驚喜的點子。而更讓我喜歡的是研究的主題——植物。

keikoei發表於 樂多23:49回應(0)引用(1)書與閱讀

2011年9月2日

整理

去了一趟倉庫,整理屬於自己的書籍雜物。

很多東西,不清理不會知道自己存了多少東西。在點算那些書籍時,不覺會開始嘆息,原來不知不覺,我累積了很多的收藏品,而有些是完全忘記了曾經收藏過,有些印象中有收卻已經不記得收在哪裡的東西。清點時也懷念起當初為何要收的心情。

最多的是收藏了很久的漫畫和小說,那些漫畫和小說陪伴了我一段很漫長的時間,是在我人生最青春美好的年華。

我記得我第一次購買漫畫的情景,拿着自己的零用錢,走進漫畫店,取出想要的漫畫,然後付款帶回家的經歷。那一幕開啟了我與漫畫漫長的糾纏。而收集的那些漫畫,也勾起我出入不同的租書店的那段日子。

除了漫畫與小說,還有一大堆每年從書展扛回家的書籍,那也是我與書籍的一些緣份。

整理,或許整理的不止是那些書籍,也是整理一下我自己的回憶吧。

keikoei發表於 樂多23:51回應(0)引用(0)隨筆

2011年9月1日

努力

親愛的布克,

相距兩個月才再度提筆與你聯絡,非常抱歉。心底有很多事想說,卻又一直擱着無法清楚說與你聽,就讓我在文字中慢慢跟你傾談吧。

你說你想要獲得一些必要的修行,卻又沒有說想要怎樣的修行,我猜那是因為你心底對於自己想做的事還不清楚,所以也只能如此含糊地去想像,卻又無法做出決定。(我的猜測應該正確吧?)

我也是,很想為自己努力去做些事情,卻一直沒有決定該向哪個方向努力。就在如此困惑的時間裡,我再度看了一次宮崎駿動畫的「耳をすませば」(《心之谷》[註]),感動於主角為自己的夢想而做的努力。

女主角月島雫是喜愛閱讀的人,當她在圖書館的借書卡中不期然一直看到同一個名字——「天澤聖司」時,便對那個人有了好奇,後來在相遇並且互相了解時知道了對方的夢想。聖司一直期望能成為小提琴工匠,制作出屬於自己的小提琴,為了這個夢想不斷與家人衝突溝通,最終說服了父母給他機會去實行。雫看到聖司的努力也有了想做些甚麼的念頭,因此她為自己設定了一個目標,在聖司去意大利的那段日子,她希望能寫出一篇小說。

雫寫小說的動機只是因為很小的一個願望,但是為了那個願望她卻能堅定地向着目標去努力,就算犧牲了學校的成績也在所不惜。其實我有點羨慕那樣的努力,因為努力而散發出原石般的光輝。或許也因為她堅定的努力態度,說服了她的家人給予她那可以努力下去的自由,也支持她去追求自己的夢。

當她終於完成了那篇小說之後,她察覺了自己的不足之處,因而明白自己首先要做的就是繼續學習,為自己累積學問與經驗,那樣她才能更清楚自己的走向,也更清楚該如何努力。

看着她的努力和領悟,我也在想,有些事情或許在這一刻沒有辦法很清晰地顯現在心中,只能一步一步小心地去摸索,當你走了一段路時,總會碰上轉折點,而你的心在經歷過一些之後,會漸漸明白如何引領你走向對的方向。所以布克,我相信你也一定能够找到屬於你的方向,知道如何努力,知道如何修行。靜靜聆聽你心底的聲音,就不會迷失。

不要害怕,也不要迷惘,我也會與你一起走,向我們各自想要走的目標前進。共勉之。:)

祝好,


默非

...繼續閱讀

2011年8月22日

雙面

她一直都知道A是個雙面人,只是沒有那麼深刻去正視而已,直到那一次,她才清楚地看到兩個面目同時呈現時的情景,也深深明白到自己為甚麼一直以來都無法和A成為朋友的原因。或許就因為她從小就知道雙面人的特性,所以不管再怎麼掩飾,她還是一眼就有了底,也無法說服自己去接受那種人。

A是她在工作的地方認識的,一開始她只知道有這個人,但沒有實際接觸過,只是從其他的同事口中了解。第一次接觸,是A從其他部門轉職過來他們這個部門的時候。A和她不同組,但工作上會有需要互相幫忙的地方,她第一次拿工作上的事去詢問A,希望A能查核一下某個數字的來源時,她在互動中感覺到A並不是很了解自己手上的工作,她想或許是因為新來,還不算了解吧,只是A的說話態度與行為讓她有奇怪的感覺,而這感覺在之後的日子讓她證實了自己的直覺沒錯。

隨着接觸日深,她漸漸看清楚A的行為模式。A不算是很聰明的人,工作不够利落,常會犯些不該犯的錯,雖然之後因為習慣了而少犯,卻只能算是保守至極的做事方式。不過她很會掩飾自己的不懂,讓別人來幫她。

A的外表不算漂亮,但她是很懂裝扮自己的人,所以人前永遠是打扮得很有女性氣息,穿着也合宜的樣子,只是看久了就知道A的形象造型永遠只有一個,從來沒變過。

A在人前,總是討好別人,彷彿與所有人都很要好般,每個小圈子她都能進,都能聊,但如果說她很受歡迎吧,卻又不然。因為在觀察中就可看到別人也都是差不多,看到A會熱烈寒喧,但背對又一樣會說A這樣那樣,彷彿她們從來沒有和她親近般。

她一直是無法適應這種辦公室生態的人,所以只能置身事外去觀看這些人的樣子,而A便是其中一個被觀察對象。

因為知道A的虛偽,如非必要,她總是避免與之接觸。也許是因為這樣,A也從不與她走近。只是這種不接近在後來有了改變。因為職務替換,A調來她這組,並成了職權高她一級的組員,開始了A和她水火不容的一段歲月。

...繼續閱讀

keikoei發表於 樂多23:54回應(0)引用(0)文字練習 │標籤:人物素描

2011年8月20日

世界的一天

最近在閱讀中看到一篇散文是關於日記的,說到有位作者每年都選一天寫日記,把自己那一天的所有大小事情都鉅細靡遺地記錄下來,而且毫無篩選,儘求客觀。那樣的日記持續了四十年,終於成為該作者最詳盡的一本個人歷史。而那位作者會開始這個動作,就是源於一個叫作「世界的一天」的活動。

這兩天因為朋友們一直在提HOBO手帳的事,每年這個時候,日本手帳界有名的ほぼ日手帳hobonichi都會公佈來年的手帳花色,有在使用的人們都不期然會很期待看看來年的花色設計。而我在這兩年也跟隨着開始了記手帳的習慣。

前日熱烈的討論來年要入手哪一款手帳之時,我想起了關於日記的事。然後在我的G+上記下了這樣一段記錄:

今天看了2012的新花色,在考慮要不要買的過程中,忽然萌生了想要自己作一本手帳的想法,而且也有了想要一直寫日記的意欲。

日記雖然這些年一直是停停寫寫的,但每每在翻自己的筆記(大大小小不同形狀的筆記)時,才發現原來我一直都有在記心事,只是那些片段總是這裡一些,那裡一些,往往是在整理時就會無意中發現一本。

個人的歷史只能自己書寫,沒有別人可以幫忙。日記是幫自己記下所有事情的文字記錄,我想要做這件事,就當作是為自己做的一件重要事情。


我想要寫下更多關於自己的事情,而這個意念在想起關於「世界的一天」這篇文章時,更有了一種想要實現的意念。

我的想法也是可以選擇一天來作為自己想要鉅細靡遺地寫下來的一天,然後持續去寫,這是很需要意志力的一件事,尤其是不能懶這一點。而且能不能成功,還需要歲月去作證,所以更需要自己給自己承諾來執行。既然如此,就把這決定公開放在這裡,讓別人也能幫忙篤促自己。

...繼續閱讀

keikoei發表於 樂多22:52回應(0)引用(0)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