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1,2014 23:10

2014巴黎-上課去(Part II)



每個抓馬故事中都必需要有扛得起票房的主角,我們班的主題叫「女王蜂大戰女魔頭」或者叫「新閨密」。我無法決定哪個部份比較戲劇化,就讓我把故事老老實實的寫出來。為了要讓故事流暢易懂或不至於沒完沒了,我把部份橋段和戲份較輕的角色刪掉,歸納出的人物大約如下:
1. 女王蜂:由葡萄牙女演出,女王蜂的特色是美麗、聰明、自信又看不起人,而且,一定要有跟班。
2. 跟班:由俄羅斯女演出
3. Anna老師:女魔頭一個。在教室中的信條就是「順我者生、逆我者亡」
4. 我:孤僻白痴女。女王蜂和跟班組成的小團體B有個特色,就是永遠把我當空氣,即使我多次跟他們在課外打招呼,他們永遠視而不見。
5. 允珠:韓國女,走傻氣可愛的無害路線
6. 烏克蘭美女:親切又聰明的女孩(我認為她才是我們全班最美的,我喜歡瘦瘦眼睛大的短髮女生,但本篇故事跟她的外型一點關係也沒有)
7. 西班牙男:我一直考慮要不要把這個角色刪掉,但他在關鍵時刻說了一些重要的話,所以仍然被保留下來了。

==================
* 前情提要 *
如之前說的,我們班分為小團體A、小團體B和散戶這三種(我是散戶)。班上這種小團體式的平衡在第三週換了新老師Anna後完全大融合了。因為Anna總以鼻孔對著同學上課,還會叫允珠不用浪費時間來了,每一堂課都給我們不同的下馬威,同學跟他上課後都很受傷。托她的福,我這位孤僻女也開始跟同學有較深入的對話,同學們一直醞釀著要換老師的氛圍。

==================
*第一回:引爆 *

終於,導火線要引爆了。

Anna不准我們在課堂上查字典,而女王蜂卻堅持使用。Anna帶著皮笑肉不笑的臉對她說:「平常你走在路上跟人講話時能查字典嗎?我教書三十幾年了,什麼是對學生有用的我最知道,相信我,你以後會感激我」女王蜂回答:「可是…」話還沒說完,老師怒目地說:「回答我的問題不准用字典!」

通常正常人這時候早已乖乖地把字典收起來了,但女王蜂這個名號可不是隨便來的,她怒嗆老師:「我不是要回答你的問題,我是為了我自己」

下課後在學校餐廳裏,女王蜂帶著他的跟班第一次走到我的正面停下來看著我,對我說:「你願不願意連署罷免老師」。這是她跟我說的第一句話。

我:「這是我的最後一週了,換不換老師對我來說都可以,如果你要我的連署,我不介意簽個名」

餐廳裡全班同學不約而同的坐在一起面對面,討論著要不要換老師。西班牙帥哥首先表達意見:「我沒有要換老師,因為在每個老師身上都可以學到不同的東西」

經過二週上課後,我覺得西班牙男條件很好,只是穿衣風格不討喜,而且他一天到晚像小孩般鬧允珠,我已經不把他放在眼裡了(我現在愛十八歲的俄羅斯小弟,他無暇得很可愛,穿衣服又有個性,是學校的師奶殺手啊,但他明明是個Gay),可剛剛一襲成熟的想法,他又加分了不少。

烏克蘭女對西班牙男說:「所以全班只剩下你和新來的義大利女在上課啊,你沒發現我們變得很安靜了嗎?老師的態度讓我覺得自己像白痴。我今晚就回去寫聯署信」

女王蜂:「很好,那你寫好後E-mail給我,我家有印表機可以印出來給大家簽名」現在長桌前同意聯署的有七位:女王蜂、跟班、烏克蘭女、美國女、允珠、澳洲女、我。

故事到現在,分工為烏克蘭女寫信,女王蜂印出來,七位女性同意聯署。

==================
* 第二回:泣訴 *

時間到了第二天,因為我在班上幾乎也都聽不懂,所以我決定上半堂先在圖書館用自己能吸收的方式學法文,下半堂再去鴨子聽雷的上課。才坐下來不到十分鐘,突然在圖書館的窗外看到女王蜂的身影,她急匆匆的走到我面前

她:「Kate,你在這裏做什麼?」
我:「老師講的我聽不懂,所以我來自己念書」
她:「你知道剛剛在教室裏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
她:「我再也受不了Anna了,她今天又阻止我翻書,我沒辦法跟不講理的人溝通,所以我帶著我的包包不上課了」

此時讓我意外的事發生了,女王蜂竟然流下了眼淚來,涓涓流個不停。跟我哭訴著一切的故事,她說葡萄牙現在經濟非常的差,而女性的薪資又無法得到和男人一樣的回報,她離開葡萄牙全都是為了賺錢(原來歐洲人也沒有我想像中那麼享受生活),如果可以,誰會想離開故鄉呢?她已經在巴黎的醫院找到了一份工作,她想要拿一張語言證明書,證明自己在溝通上是沒有問題的,她努力了這麼久,下週就要考試了,結果卻因為這個老師讓她沒辦法考試,沒辦法拿文憑。

她:「你可以陪我去抽菸嗎?」
我:「可」只是我內心O.S.大叫,我從視而不見變成可哭訴的對象,這是什麼轉變啊!

她開始跟我說剛剛在教室裡是在做聽力練習,Anna老師的做法是第一次聽不懂就再聽第二次;第二次聽不懂再聽第三次,一直聽到十次或十五次為止。但上一位老師的作法是只聽二次,如果聽不懂就翻開課本一邊看文字一邊聽第三次,可以了解剛剛一直困住的單字是哪幾個。女王蜂因為使用前個老師的作法被Anna制止,她才要開始解釋自己,Anna不理她,回頭撥放著第三回。女王蜂受不了離開教室了。她上課前有問烏克蘭女昨天怎麼沒有寄信給她,烏克蘭女說她昨天太累了沒有寫。

接著,她又問我能不能陪他去教務處,她要去跟主任說我們班想換老師。我當然一口答應了,台灣人最有人情味了咩。

到了教務處她跟主任說全班都不喜歡Anna老師,我們班都寫好聯署信要罷免老師了,老師的行為很不尊重學生,當著全班的面給我難堪,你看,還有同學情願自己到圖書館念書也不去教室的,這老師一定有問題。但教務處官方的答案是:「Anna老師是全校最好的老師,經驗多口碑好,不查字典是其中一種讓你更進步的方式,只是態度的問題,我可以跟老師溝通。如果你們班已經寫好聯署了,可以把信交到教務處來沒關係的。」

從教務處出來後我主動約她到餐廳喝咖啡,因為同學差不多也要中場休息了,可以和大家聊聊。我的心理從來沒想過女王蜂和我會走到今天這種關係。



==================
* 第三回:背逃 *

咖啡廳中同學確實也都到了,女王蜂看到人群後,馬上從柔弱女子轉換成女王的態度,看到烏克蘭女當場指著說:「請你今天務必把連署信寫好」

烏克蘭女冷靜的說:「我現在已經沒辦法寫了,因為你離開教室,現在變成連我們學生也有錯了,我沒辦法為你的行為背書」我突然覺這也太戲劇化了,原來同心協力的,現在也出現叛逃。

女王蜂大驚,原來同學也有不聽使喚的一天!
她馬上轉向跟班問:「我有錯嗎?」
跟班抱著她的肩:「沒有,你沒有錯」我O.S.這真是個好跟班。
女王蜂又問我:「我有錯嗎?」
我:「沒有,你沒有錯,我是支持你的」我現在覺得自己好虛偽喔
女王蜂又問允珠:「我有錯嗎?」
允珠:「沒有,你沒有錯」她是害怕女王蜂的淫威

實境秀此時鏡頭Take到女王蜂,
「為什麼烏克蘭女會說我離開教室是錯的?老師這樣對我,我哪裡錯了?好,我自己寫連署信總可以吧!」

Take到我
「反正我明天是我最後一天,幫他簽個名當作送個暖有什麼關係」一幅死他人死不到我的樣子

Take到允珠
「我,我只是怕女王蜂」原來韓國人也有不恰的

Take到烏克蘭女
「請成熟點可以嗎?老師不是針對你,她對大家都一樣沒禮貌,但澳洲女就可以把這種事當笑話給大家笑笑,為什麼你不可以?而且我真的沒有必要為你的幼稚背書」

以上都是我訪問到的,不是我自己幻想的對話,我就是那個Take大家的鏡頭。

==================
* 第四回:轉變 *

場景再次回到教室中,是的,我下半場進教室上課了。

Anna突然對我甜笑的問:「Kate,你剛剛去哪裏了啊」
我發抖的回答:「我在圖書館」也明白她已經知道教務處內剛剛所有的對話了。
Anna:「你為什麼要去圖書館?」
我繼續發抖:「因為我上課聽不懂」
Anna:「可是你明明在課堂上看起來沒有問題啊」

異常的溫柔可怕。

「同學們,你們在課堂上有沒有聽不懂的啊?允珠,你來說說」
允珠:「有,老師講太快了,我聽不懂」
Anna:「可是,我的速度沒有特別快喔,普通的法國人就是這種速度啊。難~道~你~希~望~我~講~這~種~速~度~嗎?」

超故意的可怕老女人,一個字停一秒。

允珠:「啊,老師,也不是這麼慢啦」我好佩服允珠這種傻得很可愛的個性,西班牙男這麼愛黏她也不是沒有原因。還曾對她說如果你男朋友跟你翻臉,你沒地方住的話請一定要來我家,他強調這句話不是開玩笑的。
Anna老師繼續發威:「那烏克蘭女,你怎麼說呢?」
烏克蘭女:「老師卻實對我們很兇,害我都不敢在課堂上發言了」
Anna:「那你們要跟我講啊」依然溫柔得很可怕,只是我內心O.S.我們有機會說嗎?你總是轉身繼續做你的事吧。
Anna:「剛剛教務主任跟我說女王蜂跑去告我的狀,說全班都討厭我,要寫連署信罷免我,這是真的嗎?」
西班牙男:「是,這是真的」

啊,冰點,零度了,西班牙男這下把教室弄得比室外還冷了!我好不容易把你從爛咖組再次拉回帥哥組,你怎麼又來這麼白目的一招?!還是我不懂,外國人就喜歡坦白,從剛剛到現在每個人好像都很坦白。只有華人被困在虛偽的表象中出不來?!

我正在捏冷汗之際,西班牙男又再次把場面拉回來:「但不是全部同學都同意」

Anna開始宣告地盤和主權:「女王蜂不會再進教室了,我們繼續上課」從此後Anna整堂課都非常的溫柔,三不五時問大家聽得懂嗎?再也沒有堅持。

下課後允珠問我:你還想罷免老師嗎?
我:不堅持了
允珠:可是如果女王蜂明天拿連署單來怎麼辦?我不敢跟她說
我:我會先簽,因為我會讓她知道我是站在她這邊的,然後再跟她講道理,希望她能再給老師觀察期。老師都讓步了,學生也讓步一下。(哎~我就是虛偽的華人)
允珠:你試試看吧,我覺得女王蜂不是這種人。

==================
* 第五回:分裂 *

我上課最後一天的星期五,大家都在賭女王蜂會不會來,結果她來了。而上時老師和她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果然是兩個大人啊。

正常我才這樣想時,Anna教大家如何正確使用「savoir」和「connaître」的用法(兩個都是『知道』),並請每個人都造出三個正確的句子。大家都造:我知道如何滑雪、我知道基杜山恩仇記這本書,我知道哪裏可以買到巴黎最好吃的麵包。「我知道學校的教務主任」。等等。。。這,是的!

「我知道學校的教務主任」就是女王蜂造的!

此時Anna老師也再也無法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了,大聲的說「我早就知道了,我還知道你跟她說些什麼話!」(嘰哩瓜啦,嘰哩瓜啦,上為法文我聽不懂啦,因為Anna老師發火了,又回到她講太快的本性了,很抱歉我跟不上啦)

總之,從今天起女王蜂讓Anna老師好不容易把班上融為一體的局面再次化分為小團體A和小團體B。雖然我莫名奇妙的從"視而不見"變成了"新閨密",但今天也是我上課的最後一天。我想謝謝女王蜂讓我上課上得這麼多姿多彩。讓我彷彿演了實境秀一般。

P.S.上方圖片是我們上課的教室和校園入口,也就是女王蜂抽菸的地方

  • 您可能有興趣:

    2014巴黎-推薦好店「nose」
    katelee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2014巴黎遊學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426 │標籤:法國,巴黎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31338548

    回應文章
    無意中看到你這個記事,笑翻了~
    很佩服你連這麼小的事都寫得那麼有趣~~!!!
    現在在巴黎唸法語嗎~?
    ---------------------------------------------
    版主回覆:
    我現在回到台灣了,但繼續學法文,希望有一天能夠不經大腦直接用法文跟法國人對話。文中這些事都是今年年初發生的,我因為懶,現在才寫啊。

    | 檢舉 | Posted by KL at September 21,2014 2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