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8日 16:30

GAINAX動畫講義第23回 「研修期間/動畫師時代」

GAINAXアニメ講義第23回 「研修期間/動画マン時代」|講師:今石洋之・村田康人 /特別出演:井関修一/ 司会進行:大塚雅彦
http://www.gainax.co.jp/staff-info/0023.html


成為動畫師的必經之路「研修」。實際託付工作前,每個人學好工作所需技能的期間都不一樣!? 接著,通過研修後「動畫師的工作」是?
※這個講義是2011年4月,在livedoor動畫漫畫遊戲情報網站「Anigema~あにげマ!~」的協力下在USTREAM播送的影片的文字化版 。

3:研修期間

村田:雖然談到畫線是很辛苦的工作,偶爾也有1週左右就能學好的人。

大塚:那類的人,在那階段就不會太苦勞。研修期間每個人都不一樣?

村田:在GAINAX是不一樣。剛才提到的,若不能好好畫出「走路」和「跑步」,研修就無法結束。長的話,有人要花半年;快的話,也有1個月就結束的人。

大塚:研修期間就是在練習那個的期間,也就是還沒被實際使用在作品的中間畫上?

村田:是的。進來之後,就被交付工作,「來做這個」被這麼說,對那個人來說不是會很有壓力嗎?無法馬上工作。雖然我是這樣認為,但隨著公司不同,似乎也有稍微練習一下透寫,就馬上給工作的公司。

大塚:井關老弟首次擔任中間畫的作品是?

井関:本篇的中間畫是『吊帶襪天使 Panty & Stocking with Garterbelt』。

大塚:啊,『吊帶襪天使』呀。會緊張嗎?

井関:不,因為什麼都不知道。律表的寫法也不知道,問過前輩才總算寫出來,也被要求重做很多次。

村田:剛開始的時候被要求重做,是沒辦法的事。所以,剛開始就必死的要求重做。

大塚:非得要記起來不可,是這樣吧。

村田:我們公司有做了1年就轉成原畫師的傾向。如果不早點指導好,半年後變成原畫師後,中間畫部門就會不見,之後會變得很艱辛。某種程度長時間理解動畫師要做的事,就不會老是出錯要重做。 (註:意指中間畫的部分會外包給其他公司)

大塚:有急著要讓他快點記起來的部分?

村田:有的。和以前不一樣,這是沒辦法的事,我這麼覺得。

大塚:那麼井關老弟,最近不常被要求重做了?

井関:嗯,和以前比的話…。不,偶爾還是有。


4:動畫師時代

大塚:第1回的UST講義,有說過今石他們的「動畫師時代很辛苦」。井關老弟現在當動畫師,做了1年覺得怎麼樣?應該有快樂的時候,也有痛苦的時候吧。

井関:是呀。說是「痛苦」,不如說是「懊悔」。被要求重做也是其中之一。
例如,快沒時間了卻得要把中間畫完成,就必須把張數很多的鏡頭讓給其他人。這樣的結果就是1個人沒辦法畫完,必須借助所有動畫師的力量,將張數分出去。就像是剛才的兼用鏡頭(BANK),是1個人獨自畫完會很棒的畫面,但是卻沒有辦法實現,實在很懊悔。
會想著「如果畫得快一點的話」或「如果線畫得更漂亮一點的話」。

大塚:但是那是行程表的問題。中間畫之前的工程的人花了太多時間,等傳到了動畫師手上時,行程表就變短了。

今石:那個,是導演的問題。元凶在這裡。

一同:(笑)

大塚:也就是說「導演若快點把分鏡完成的話就好了」。

井関:不不不。那是很花時間的部分,畫出品質高的原畫也很花時間。但是,明明是超好的原畫,卻因為時間的關係包給海外的動畫公司,「啊—這個部分,我們很想畫呀」也會這樣想。

大塚:那是很難處理的地方。分鏡和原畫這些一開始的工程,即使花了很多時間做出好的東西,最後的中間畫和上色的時間變短,導致變成雜亂完成品的狀況也是有的。那麼努力,卻變成可惜的東西,是需要取得平衡的。老是專注原畫是不行的,要替動畫師留時間。作業中的人會只看到自己的作業,不太會想到後面的人。看來,那邊不改變不行。

今石:是呀。

大塚:井關老弟指出不好的地方了。我們只能接受。(笑)

今石:接收到嚴厲的言語。(笑)

井関:不不不!對不起。

大塚:這個對話的發展是怎樣?(笑)

今石: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笑)

井関:啊,說是沒什麼痛苦的事…,是因為研修期間受到相當嚴厲的指導,當能完成可以實際被使用的中間畫時,「太好了!終於能工作了!」會這樣想。雖說會被要求重做,但想到「自己畫的圖畫會在電視出現」就會感到興奮感。或許只是剛開始會這樣想,但至今沒有因為那個而感受到痛苦。

大塚:很棒呢。

今石:很棒!

井関:不不(笑)


  • whatsuyo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動畫學習帳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444 │標籤:GAINAX動畫講義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8790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