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8,2010 14:35

為都市把脈施針灸 C實驗室之城中奇謀

文| c實驗室 巫祈麟   照片|Nikita Wu · Marco Casagrande


C實驗室(Casagrande Loboratory, C-Lab )主持人芬蘭建築師馬可·卡薩格蘭(Marco Casagrande ),近年常有機緣往來台灣授課並從事建築設計和都市規劃工作。此次受「忠泰建築藝術文化基金會」之邀駐地「UrbanCore—城中藝術街區」,對於馬可來說最興奮的事,莫過於是可以將多年來累積對城市的研究與對台北城的觀察,有具體實現的機會。

2005年馬可在淡江大學建築系任客座教授期間,發展出「都市針灸」(Urban Acupuncture )建築理論,他提出若把都市看作的人體,硬體建築是肌肉,大路小巷為血路經脈,人群的聚合似乎像「氣」般不息運行,都市裡遍佈的據點,彷若是遍佈全身的穴位。若適當操作行為手法,如中醫巧手扎針灸穿刺穴位,打通都市任督兩脈,能量聚合收放之間,便能活絡都市的生氣。

馬可認為,目前「城中藝術街區」之所以有其特出之處,在於整場活動一個有先見以地產開發為主業的組織,所發起的實驗性質頗濃的藝術盛宴。進駐團隊不用付房租,得來空間運作藝術行為暫時性“合法佔屋”(legitimized squatting)。這有別起於六、七零年代在紐約、利物浦、倫敦、阿姆斯特、巴黎、漢堡...等城市,風行一時到目前為止仍然時有小規模發生,徬徨都市邊緣小資青年們群聚”非法佔屋“運動。「城中藝術街區」足能作為探試基進無政府理想游移商業操作間的創意實驗平台。再將「都市針灸」引證將藝術街區圈做穴位,主事者結合藝術造社群的力道下針,這針下的又快又準,才不到半年果然引起不少的文化絡脈騷動。
當藝術街區大概一年前尚在規劃,基金會李彥良執行長和馬可便花許多功夫,討論出對藝術街區拆除前後,回收爛磚破水泥與彎曲鋼條,合體後的廢墟蟲變空間。馬可將以自己歸結「第三代城市」(Third Generation City )的都市理論為藍本,設計人為廢墟 ,並讓人造之物和大自然合為一體,共相生息。也要依此為題駐地其間改造藝術街區建物和基金會共同籌畫另類建築學校。

再還沒開課前,不如先來街區隨心散步調整頻道吧?

與藝術街區僅一條小巷之隔,靠中華路上路口,矗著街頭常見的碩大華美預售屋,販賣者來客對甜蜜家的想像,業主防止閒雜人等隨性設立「台北當代塗鴉中心」和路人甲乙,再度生事,在後端巷口架了略顯單薄的鏤空鐵皮圍牆,象徵性地宣告領域,非請勿入。圍牆劃出人的界線,確擋不住自然之力在其中搗蛋,頹圮無人居住的老平房,還沒拆,在有著溫暖光線的清晨和黃昏,若時機剛好合宜,站高處定睛往對面舊平房看,天花掉了的老屋,成了貓兒們極限運動大道。







兩兩三三,似乎約好了走險路,到更高兩層樓的公寓屋頂上,閒散曬太陽。眼光跟著貓輕巧移步,就見屋頂還有株綠樹,落葉和垃圾一樣有機又隨機的不分軒輊地在地面上散落堆積。









隨處亂看,自己站的C實驗室駐地的這一小塊樓板,順著一點裂縫一些沙塵,便長株令人尊敬的小草,口乾下樓想晃到 UrbanCafe買啤酒,91巷有著近乎一線天景觀的防火巷,又有一樹,根部盤據牆面,往有太陽的方向開枝散葉, 這午後與生機片刻凝望何等驚喜又極致驚艷。


兩年後期限限定藝術街區,似乎注定成為台北人記憶的浮光掠影嗎?當這根為台北串針引線的針。從現存基地拔掉以後會是怎麽樣的光景,砍掉重練或許是一個可以預見的選項,若此處再造高樓,是否還能留存這兩年間蓄積能量,結合都市的潛意識起棟有代表性的典範建築?若這兩年間的發生種種會像在鐵路尚未地下化,捷運還在計畫中,多年前的「中華商場」在都市更新後,記憶味道連根也沒有的永恆消失,實殊為台北憾事。

藝術家可以淪為政府美化錯誤政策的遮瑕化妝師,亦能成為在潛伏人心中最後一道良心防線。藝術之道何等精妙高深,各人懷揣算計,若是轉化能量人類和自然共處的機會,營建能傳世的善美價值。這一試的機會,緊抓何妨?



  • 您可能有興趣:

    越來越像藝術街區
    jfaa0320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UrbanCore城中藝術街區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藝術/設計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119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2699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