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9,2012 08:48

樹婆ê查某孫

         

 我開始認識虎頭埤邊-a ê Siraya部落,是因為認識A-ná ê緣故。口埤仔出身ê A-ná有烏sìm-sìm ê長頭鬃,無綁起來,親像瀑布披佇肩胛頭,麥仔色ê面,兩蕊目睛活靈靈,笑起來ê時,長長ê面變圓。她企佇南部燒烙日光下面,看起來恬靜自在。風吹來,她ê長頭鬃與長裙飛起來。外在ê世界在變動的時,她互人ê感覺猶舊安靜。我感覺她真親像高更所畫的,Tahiti的聖母。

A-ná與我成為同學ê時,台灣才拄解嚴,大部份ê人佇精神上lóng猶充滿驚惶,一點仔風聲,就會hōo人心亂,一點仔風聲kap憢疑,就會引起團體ê分裂。人身體ê感覺嘛真緊張,戒嚴時期ê無力感猶束縛人ê腳手,慣習彎落去的腰,猶袂曉撐起來。總是A-ná好親像真自在,腳手緊,話少,直接,有自信。佇安靜中,她充滿活力。 
她對自己ê故鄉-新化ê口埤充滿愛,時常講她佇教會內成長的故事互阮聽。雖然彼時陣大家無流行用「西拉雅」(Siraya)ê族群名來稱呼in,總是佇口埤教會ê大大小小,lóng有一款與都市住民無相款ê自在氣質,有ê笑笑,稱呼自己是平埔族,是熟番,有ê就講自己是庄腳人。In 相愛相親,in 直來直往,佇in中間,我嘛感覺真爽快自在。In予我有勇氣,佇台灣漸漸行向自由ê時刻,勇敢作自己。
     
         

 A-ná ê老母名叫做樹治,是一個漢人。我洽意此ê名,雖然她ê名真有可能是屬於「招治」、「不纏」此類看輕查某囡仔的漢人傳統名,總是既然漢字寫作安呢,我就通想像她是人毋挃,總是有青翠堅強ê樹婆愛挃,有樹婆保護,予樹仔成大漢ê女性。樹治是樹婆所養飼,A-ná就是樹婆ê查某孫。

樹治厝內sàn,小弟小妹濟,她無法度讀冊,真早就著去做工幫贊厝裡,少年就出嫁。嫁入來Siraya的莊頭。莊內親戚lóng去教會,她mah作夥去教會聽道理,認真背唱聖詩,參加婦女團契,自己下決心欲接受洗禮,成為基督徒。
佇一擺聖誕節ê戲劇中,鬧熱ê歌聲忽然間lóng惦落來,她有看見一個會發光ê人,向她笑,對她講話。四周圍無人看見此ê形影。所以,她就知,主耶穌特別向她顯現,內心真平安,真喜樂。自從看見主,她全心全意信靠,學習白話字,讀聖經。
無意料試煉來到。中年,囡仔猶幼,樹治ê丈夫就過身去。 開始的時,她真絕望,毋知她自己一個守寡人安怎將三個囡仔tshiânn hōo大漢。外頭厝無信主,in相信是她沖犯神明,佇她丈夫ê告別式ê時,外頭厝ê長輩親成請司公來,歸大陣欲來改她ê運。她真硬氣,講:「我已經是屬耶穌ê人。」毋准in來。總是,in猶舊硬beh來。無料到in與司公、陣頭一個入莊,就看見有光,有特別的氣力圍壘佇樹治ê厝。後來司公就講:「她ê神咱鬥buē過。」遂退轉去,無koh來攪擾樹治。
 樹治知影此項代誌,心頭就定。她知無論偌艱苦,主會保守她。 
樹治做山、飼雞,去工廠作女工,靠自己ê雙手來養飼一家伙。她ê個性活潑,頭腦好,腳手緊,對人有愛心,小姑仔、東西仔與她鬥陣,lóng歡喜自在,互相鬥相工。莊內,教會內ê女性,mah成作她ê 好姊妹。 此個Siraya ê莊頭,充滿台灣土地溫暖ê母性,曾將濟濟漢人 ê羅漢腳抱佇她溫柔的胸崁,用好山好水來養飼,轉化hònn強、hònn侵略ê靈魂,直到in成作台灣人。
今,樹治此位漢人ê 女性,mah得到此塊土地溫柔ê愛疼,山林佇她憂傷困苦ê日子,養飼她,安慰她,山內大欉樹親像老母。Siraya 對創造萬物ê神 ê敬畏,與基督教ê 教會生活融作夥。她佇此片土地所認識ê 基督,成為樹治新ê活命源頭。

 * * *
與 A-ná熟識,予我有機會看見樹治ê生命,看見Siraya ê女性怎樣與漢人ê女性成為姊妹。In此群女性,有一款與互艱難ê生活打buē 倒 ê生命力。In ê腳與手lóng 真大,有勞動ê記號,有ê滿嘴是笑詼,講話若唱歌,有ê安靜無愛開嘴,金金ê目睭活靈靈,專門用目睭在講話。
A-ná ê目睭mah會講話,講坦白溫柔ê話。 總是美麗溫柔ê A-ná為著她ê愛情,著受濟濟ê苦楚,她ê自在kap坦然ê心,著承受試煉。樹治ê查某子,樹婆ê查某孫,遂無法度繼續佇此片樹林內定根成長。A-ná嫁去遠遠ê 美國。樹治變作真正孤單。

 A-ná佇美國與台灣來來去去,編織美夢,想欲等佇美國ê生活較定著,接樹治去享福。一擺倒轉來,看見樹治愈來愈無活力。原來,樹治與台灣濟濟骨力作工,小病就lún 落來,無愛看醫生ê人相款,得到腰子病,著洗腎。 洗腎,代表自由自在ê生活已經結束。滿山遍野整地割筍掘土ê日子已經不再。 樹治照她一向樂觀堅強ê心態,照時間坐病院ê專車,去洗腎。她笑講,她koh開始上班-a。生產線今換做洗腎的病床,照常需要時間,需要體力,照常向望佇身體ê勞動與苦痛中間,生命得到改善。 護士愛看她ê笑容,稱讚她是模範的病人。 A-ná佇大海hit一爿,著急,擔心,時常與樹治通電話,報告生活大小事,交代樹治著繼續吃藥,接受治療。
治療真痛苦,團圓無望,樹治時常想欲放棄。 
「妳毋通遐忍心,放阮作妳去!」A-ná佇電話中講。 
  「妳講什麼人較忍心?妳給我走去美國,毋是koh較忍心?」樹治講話一向直接。 我毋知in 母仔子佇通話中,到底流偌濟目滓?此片土地怎樣為她流浪異鄉ê查某子啼哭?

 * * * 

兩冬前,我有機會去美國,特別安排去看A-ná。她已經完全活佇她ê新環境,本來英語能力就真強ê A-ná,表現傑出。她將她ê 家庭生活安排了真妥當,盡力教育子兒,協助丈夫,佇教會與台灣人社區中間,是溫柔安定ê協調者,mah是濟濟人揣求幫助ê對象。
我看著她mah親像樹治安呢,位自己本來ê文化受遷徙,栽佇另外ê土地,她有通佇此個新ê 土地得到新氣力。我想,樹治嘛會歡喜看見一向心靈自由ê A-ná, 會當佇自由ê新世界發展,只不過會毋甘她離厝遠遠。 
黃昏時,A-ná kap我佇她所蹛ê社區散步,經過樹木青翠ê路徑,爬上ㄧ粒石頭山。會當看到真遠ê所在,優美開闊ê風景。我知 A-ná真向望樹治會當佇此與她作夥享受此片風景,分享她ê生活。總是,樹治干焦會當佇遠遠ê所在,佇自己ê病床頂,用祈禱守望她所愛ê查某子。 

我想起樹治第一擺予我真深ê印象,就是她是一位會曉掠蛇ê查某人。 A-ná猶佇台南ê時,有一日忽然過來我的房間,問講:「妳會愛啉蛇湯未?」我真細漢ê時,曾食過一擺蛇湯,總是已經buē記hit-ê滋味。
她講:「阮媽媽敲電話來講,她透早掠著一尾蛇,已經燉湯燉好,欲託人送來。」
無一點鐘久,就有一位口埤長頭鬃ê美女飛車送一鼎蛇湯過來。 蛇湯滋味真正清甜。我一面啉湯,一面對樹治充滿尊敬。有法度踏蛇ê 頭 ê女性,親像聖母馬利亞ê 女性,保護生命ê女性。總是今她肉體ê生命已經變弱,著受保護,受服事。 佇hit-ê安靜ê黃昏,我與A-ná作夥數念樹治,數念故鄉,討論漸漸興旺起來ê Siraya自主意識。遠遠好親像有烏雲,佇講話中間有一點點仔憂愁ê氣味,會來威脅此短短ê 幸福時日。
 

Koh一擺與A-ná見面,是佇樹治ê 告別式。 樹治病轉沈重ê時,後生查某子lóng 有趕轉來,連A-ná mah隨時飛轉來她ê身軀邊。
佇親人圍壘中,樹治放落世間ê勞苦,進入永遠ê休睏。此欉樹收起她ê 蔭,日光照佇新ê土地。


 佇告別禮拜中,充滿安慰與感恩ê話語。佇此個充滿生命力ê 部落,大家向樹治告別。信心ê眼中來看,樹治只不過睏去-a, 只不過是變化,只不過是去到另外一個koh 較美ê所在。 她ê精神ê活力,她ê愛與關心,她彼粒一直醒覺ê,老母ê心,猶是活跳跳,佇上帝面前自在,無驚惶。

 A-ná 唱樹治所愛ê聖詩,目滓雖然若珍珠輪落來,她ê 歌聲猶舊穩定,清亮。我知,她與會佇樹治永遠ê守望中,繼續奮鬥。
佇她 ê歌聲,我看見她ê將來:有時敢採有大水沖來,將她沖離開自己ê土地,帶離開所愛ê 朋友親人。有時佇孤單ê暗暝,惦踮承受人ê看輕與侮辱。有時,傷害人ê 心與人ê 愛ê毒蛇,就安呢趖入來她ê人生,beh奪去愛ê活力,總是,樹治ê查某子,樹婆ê查某孫,會當下手佇毒蛇ê穴,照上帝所應允。 親像樹治所曾看見ê光明異象。ㄧ粒充滿愛與慈悲ê心,正直自在ê志氣,與上帝同行ê決心,是樹治會當留互她ê查某子尚嫷尚好ê遺產。   

發表於《台文戰線》28期,2012.10


  • 您可能有興趣:

    為陳朝胤、廖學銘祈禱
    jenwen93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梯上天使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67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1072104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