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7,2017

氣味



舊厝ê磚仔角冷冷
上青苔
生菇ê氣味
雄雄teh拍心門
叫醒ê記憶
若水滾起來
逼到瀾喉目箍滇

柴門外
日頭猶原遐呢猛
壁頂樹影利利利
曝焦去ê慾望
佇燒氣內
koh再活起來

熟識ê氣味
講起親情與纏絆
憂傷與流浪
想欲逃走
又koh欣慕此味
老厝味

這是故鄉
妳曾居起ê所在
老厝用逐款氣味將妳攬著
總是妳已經
無法度停落來
無法度
無法度

園已經毀壞
猶舊
佇妳ê背後一欉樹蘭
幼幼ê花蕊發出清芳
親像阿媽溫柔ê手
輕輕來抱妳

初稿:2016. 7. 3.
修改:2017. 1.17

jenwen93發表於 樂多14:17回應(0)引用(0)怯怯新作

January 16,2017

施水環迎至救主誕

chhiah膨紗ê手 
勞動ê手 
一針一線
縫入思念

寫批ê手 
受苦ê心 
猶舊有歡喜ê時
救主誕生ê消息傳報
鑽透監獄厚壁

遠遠佇故鄉
慕道ê 老母及阿姊
佇拜堂內唱聖歌
唱出卑微ê 願望
祈禱會當
單單純純
平平安安
活落去

未知ê命運
什麼人決定?
烏暗深沈ê 恐怖
惦踮企佇門邊
羅網beh來綑綁
青春ê 性命

針線囥落來
伊寫批互厝--ni̍h
耶穌基督出世佇伯利恆
這是何等值得歡喜

伊跟隨彼粒星
行向受難ê路徑
伊ê血滴佇土裡
繼續向咱講話


2016. 12.


(背景解說)施水環是白色恐怖受難者。受掠ê時,她佇台北郵電局工作,未婚,有一位正在台大讀書的弟弟施至成。二人都受著牽連,被認定有加入「叛亂組織」(地下黨「郵電支部」案)。
施至成在被逮捕過程裡逃走,失蹤。
施水環佇1954年春天受掠,受關監ê時,做真濟手工,來賺生活費,嘛為厝內ê親人做杉。
她及同事與難友丁窈窕佇1956年7月24日受槍殺

施水環佇監獄中,有寫68封家書給母親與姊姊,佇批內,她對自己遭到「這樣不幸無辜的事情」感覺悲傷,mah掛念家人為安呢憂煩。
她用秀麗的字跡寫落對老母ê愛與關還,寫出她在獄中做手工、閱讀、學習中文的生活。一位靈慧、溫柔、無放棄盼望ê少年女性!
施水環ê兜,就佇台南古城商業發達的神農街上。她ê老母是基督徒,佇那時候的「永樂禮拜堂」禮拜,也就是今天的看西街教會。1955年,看西街教會成為宣教紀念教會,起造新ê聖堂,6月16日,教會獻堂禮拜時,施家全家一起受洗。施水環在獄中也成為一個追隨基督的人,照老母教導,逐日攏向上帝祈禱,願家人平安。她也與同是基督徒ê難友作夥舉行禮拜。一直到最後,她攏猶舊盼望:有一日,她會恢復自由,與阿母同行去禮拜。總是,她無轉去老母身軀邊。  
她ê相片與批信是林粵生先生保存、提供ê。

 


jenwen93發表於 樂多19:39回應(0)引用(0)怯怯新作

水窟樹影


一暝風雨過
透早時
樹林內水窟--á若鏡
反照樹--á與雲天ê形影
一個koh-khá純潔ê世界
與此個世界倒反

雖然是仝款ê 天
仝款ê樹木

佇暴力ê痕跡猶未印上土地晉前
佇水窟--á短短存在ê時間
光照佇水面
一片樹林佇光內伸勻

樹伸手向天
伸入去深深深
無底ê思念
水底天開闊  

2016.4.15 初稿
2017.1.16 改寫

jenwen93發表於 樂多17:03回應(0)引用(0)怯怯新作

September 21,2015

台南921透早時

2015年
台南921透早時

莿桐新puh的穎
青青翠翠
鳳凰木koh一擺
花開滿樹紅紅紅
佇金龜樹新穎下面猶有
八月大風颱掃過的傷跡

16冬前地動的記憶
已經漸漸退去
16歲的少年人
佇府城享受青春
會當做夢
會當講起自己的故事
作夥追揣此代人的尊嚴

安靜的「全台首學」
歲月磨出溫柔的紅色
尊重智識、人文與正義的所在
佇疫病流行的九月
無觀光客來攪吵
老石獅微微仔笑
猶原惦踮在顧守

王貞文2015.9.21

圖:林瑞明
 

jenwen93發表於 樂多10:33回應(0)引用(0)怯怯新作

May 12,2015

Hyperion 命運歌

 

最近的一些事件,讓我們再次見識到台灣不同階層與團體的「平行世界」。
那些在過去享盡好處,很害怕失去特權的人們,不斷呼喊復興中華文化。
那些擁抱虛幻的「中華民族」的人們,和辛苦地為一點點生存的可能性奔忙的人,和為卑微的居住權、工作權與土地的保護耗盡所有力量的台灣各族人民,好像活在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想起德國浪漫時期的詩人賀德林的這首對比強烈的詩「命運之歌」。

(詩人晚年瘋狂,被收留在徒賓根的河邊塔樓裡,有人懷疑他是為了逃避政治迫害裝瘋,也有可能整個言論越來越不自由的政治局勢讓他無法再「正常」地生活在那個世界。)

Hyperion命運歌
賀德林(Friedrich Hӧlderlin)
台譯:王貞文

恁佇光明中行遊(kiâⁿ-iû)
踏佇土跤軟sìm-sìm
恁chiah- ê 有福氣ê 好命囡!
神明用風微微- -a給恁吹
親像女演奏家用手指頭仔
輕輕摸著
神聖ê琴弦

無受命運纏絆,親像teh睏ê
幼嬰仔,吸著屬天ê空氣
無受污染謙卑花蕾(hoe-m̂)
是精神ê永恆性
久長為恁
花蕊來開
恁受祝福ê雙目
清楚看明永遠真實

總是阮受命運注定
永遠袂得安息
大起,大落
受苦ê人類 
看無頭前
只有由此點鐘衝到彼點鐘
親像大水海湧一波一波
規年通天
活佇永遠ê無確定中間

Schicksalslied
Friedrich Hӧlderlin

Ihr wandelt droben im Licht 
Auf weichem Boden selige Genieen! 
Glӓnzende Gӧtterlüfte 
Rühren Euch leicht, 
Wie die Finger der Künstlerin 
Heilige Saiten.

Schicksallos, wie der Schlafende 
Sӓugling, atmen die Himmlischen; 
Keusch bewahrt, 
In bescheidener Knospe
Blühet ewig Ihnen der Geist, 
Und die seligen Augen 
Blicken in stiller Ewiger Klarheit.

Doch uns ist gegeben 
Auf keiner Stӓtte zu ruh'n; 
Es schwinden, es fallen 
Die leidenden Menschen 
Blindlings von einer Stunde zur andern, 
Wie Wasser von Klippe Zu Klippe geworfen 
Jahrlang in's Ungewisse hinab.    

jenwen93發表於 樂多07:29回應(0)引用(0)梯上天使

January 5,2015

讀胡長松《金色的島嶼》(台文詩)

金色的島嶼
青色的島嶼 
回歸線赤炎炎的日頭 
曝乾去的人生 
猶原骨力打拚 
揣求盼望

層層疊疊的壓迫 
弱小族群遇著帝國
勇士落入封鎖勇氣的奸計 
無力者互相出賣求生存

猶舊 
佇衝突受壓制無奈憂悶心內
有純潔聲音 
淡薄香味

鐵鏈拖土聲 
海湧鬥雨聲 
病痛成監牢 
人性受捆縛
政治壓迫無所不在

猶舊 
佇永遠的花園內 
詩在導路 
人在盼望 
復活時刻 
嶄然有力    



jenwen93發表於 樂多14:00回應(0)引用(0)梯上天使

March 9,2014

基督詩歌


1. 
大風吹過
受傷ê湖邊蘆竹
祂無遏折
欲熄(hoa)ê燈火
祂無打息(sit)

個人ê性命
民族ê活力
國家ê前途
佇祂全能koh溫柔ê手中
祂來
毋是beh毀滅
是來賞賜活命


2. 

佇濟濟爭戰開始晉前
咱tio̍h與祂saⁿ-kap坐桌

豐盛ê憐憫 是養飼咱ê米糧
晡落去 有公義ê鹹甜苦酸 晡落去 有活命ê 氣力

滿滿ê酒杯 咱tio̍h伸手來接(chih)
飲落去
是燒燙燙堅決ê thiàⁿ 飲落去
是相連相通ê奧祕

祂ê thiàⁿ-thàng流過咱ê瀾喉
注入咱身體通深通深ê 所在

咱飲落祂ê杯
咱活
Bô koh只是家己活

佇濟濟爭戰開始晉前 
咱與基督saⁿ-kap坐桌

將手中ê刀劍囥落來
咱安安靜靜
kap祂作夥
行向各各他



3. 
無刀劍無戰甲 
無為家己辯護 
惦踮無聲ê 人 
若beh hoa ê燈火
準備受thâi ê羊羔

大眾媒體槍刀齊出 
司法不義暴力喧譁 
利益交結白賊欺騙 
藉著祂遍傳世界ê名 
將喪鄉、流浪、傷心ê人
重新釘佇十架頂

出頭天ê盼望
若beh hoa ê 燈火 
無勢無力ê 台灣人 
準備受thâi ê羊羔

祂ê 名佇此世代
佇誇口虛假ê大官虎嘴內 
為壓迫剝削ê大財主裝飾
成做帝國侵略ê 前鋒

祂自己
惦踮無聲
互稱呼祂名ê人
koh chi̍t pái 釘死
佇燦爛好看大支驚人ê十架頂 

爭戰已經息

祂來 
毋是beh審判 
是來賞賜活命   

 

jenwen93發表於 樂多10:58回應(0)引用(0)怯怯新作

與果子貍相遇

細漢ê時,佇關仔嶺ê山產店,就會看tio̍h果子猫(bâ),

受關佇籠á內,圓lìn-lìn ê 憂傷目睭與阮對看。 雖然法令禁止食果子猫,對真濟山內ê朋友來看,in 是上天所賜ê 腥臊(chheⁿ-chhau)。

總是人與猫仔ê相遇,無一定只有是打獵ê人與獵物ê相遇。
台南淺山西拉雅ê 朋友俊明與Hana,將相機鏡頭對準家園山邊ê一欉山棕,用歸暝ê時間「tng」果子猫ê形影。
等到五點天欲光,一隻幼秀古錐ê果子猫才出現,開始食山棕紅色ê果子。伊ê 目睭金熾熾,活潑,警覺。Disc頂面,留落短短ê記錄。
此擺ê相遇,人與猫攏歡喜滿足。 



華語對譯:
小時候,在關子嶺的山產店,就會看到果子貍,被關在籠子裡,圓溜溜的憂傷眼睛與我們相視。
雖然法令禁止吃果子貍,在許多山裡的朋友眼中,牠們仍是上天所賜美食。只是,人與貍的對遇,不一定只是獵人與獵物的對遇。
台南淺山西拉雅朋友俊明與Hana,把相機的鏡頭對準家園山邊的一叢山棕,用整夜的時間捕捉果子貍的身影。等到五點,天都要亮了,一隻細緻可愛的果子貍才出現,開始吃起山棕的紅色果實。它的眼睛亮晶晶,活潑警覺。磁片上,留下了短短的記錄。
這次的相遇,人與貍都快樂滿足。    

jenwen93發表於 樂多10:44回應(0)引用(0)怯怯新作

December 21,2013

不互驚惶較贏

 今日(2013.11.05)早起在南神帶領早禱。努力想欲kah最近的議題點明,想分享互人得著活ê信息。

指定經文是詩篇119:137-144,裡面充滿了對上帝的誡命與律法的熱情。我分享了自己得到生命與復活的經驗之後,繼續說: 

遵守上帝律法ê基本意義

今仔日,佇充滿恩典活命,復活ê光中,我想欲kap大家甘當就詩篇119篇144節此節來分享。
此節,巴克禮牧師是安呢翻譯:「祢干證ê話永遠是公義。求祢予我智慧,我就會活。」

上帝ê話,公義,智慧kap活命,是此節詩句重要ê詞。上帝公義ê話與智慧、活命,互相有什麼關連啊? 最近咱攏真關心上帝ê話語是毋是有受遵行?真關心上帝的命令與律法有法度佇此世界顯明出來否?真濟人親像此篇詩篇所描寫ê,為著「對敵」忘記上帝ê律例來憂傷受氣。

總是,彼個予人佇患難中所仰望、所記念ê,「上帝ê命令」與律法是什麼?是甘當律法中 ê一兩條嗎?咱是因為將其中ê某一條律法掠著著,用它來審判咱ê兄弟姊妹,用安呢來互咱 ê團體「得到活」嗎?

上帝予人活命ê方式可能毋是安呢。若咱詳細查考聖經,咱會看見律法的全部,是充滿故事ê五經,是人性與上帝ê恩典相演(摔角)先知書。咱會看見上帝與祂ê子民所立ê約,與祂與人同行ê歷程,是充滿憐憫與愛疼..ê。

全律法與先知ê總根頭,佇希伯來聖經安呢講,耶穌嘛koh一遍佇馬太福音中間提醒咱,就是咱攏會曉背--ê句:「你著盡心,盡性,盡意疼主你ê上帝。你著疼厝邊親像自己。」
咱本是受拒絕ê「外邦人」,今會當入佇此個約,成做上帝厝內ê人,會當用此個「上帝兒女」 ê身份來疼上帝,疼人。這是通大ê奧妙與智慧。

「深沈啊!上帝ê智慧與見識ê 富有啊!伊ê 判斷袂測度得,伊ê路途追揣袂著!」(羅馬書11:33)


著較贏驚惶

過去此幾個月,我倒佇病床,總是一再經驗上帝所賜ê復活,享受活命。
同時陣,台灣濟濟信徒與教會領袖遂一再看見敗壞與毀滅。予人著驚ê講法四界流傳,大家驚道德可能會毀滅去,驚聖經ê律法會失落氣力,驚家庭會崩去,族群會失去生命力。我敬重大家「做守望者」ê熱情,看見有ê人內心ê 爭戰。總是,我嘛看見互驚惶較贏ê 結果,是予人失落「看見真實」,「看見活命」ê能力,陷落去奉主ê名行自專自義ê 事ê危險。復活ê光,恩典ê光,無法度照入去此款集體ê驚惶中間。這予我感覺心真痛。

佇過去此段日子,與死亡爭戰ê 時,我一直平靜自在,因為深知,對咱基督徒來講,死亡袂當掌權。死ê權勢無能力敗壞受贖ê人,嘛無法度敗壞受贖ê團體。
總是,一旦互驚惶較贏,咱就有可能失落活命ê 喜樂與勇氣。驚惶無受束縛,驚惶養飼怨恨,會敗壞人,會互一個團體、族群失去愛ê能力,真正漸漸分裂、崩壞去。驚惶ê情緒,是魔鬼通好ê工具,是獨裁者用來掌權ê基礎。
只有基督佇十字架所顯明完全ê愛,以及上帝予基督由死復活ê 大能力,會當幫助咱,由此款ê驚惶中重新活起來,重新遵行上帝「全律法與先知ê總根頭」來活!

神學院ê 危機

佇此波驚惶ê大湧中,咱ê學院嘛受著攻擊,受著威脅,互人看作是部份律法ê威脅,是應該受教訓與管教ê團體。
咱一向毋是完美ê團體,有濟濟需要受調整。若是此個管教出自上帝,咱會當好好來將它看作是「拔出、拆毀」ê機會。為著將來欲經驗著上帝 ê 建立與栽種。若是此個「管教」是人ê意思,出自看見毀滅ê驚惶,出自權力ê計算,佇賜活命ê上帝ê面前,有一日咱會知,這是人自義與計謀若定,上帝親自會定奪。
所以,面對危機,咱無驚惶,嘛無逃避。此款ê危機予咱學習「敬畏」,敬畏尊趁上帝真實的、充滿活命ê全部律法,就是盡心、盡性、盡意愛咱ê上帝,無掠自己ê做萬物ê判準。此款ê危機予咱學會曉謙卑,予咱重新會當去學習怎樣「愛厝邊親像自己」。

若咱會當曉悟上帝欲愛咱做ê,攏是由祂賜人豐盛活命ê旨意來,咱就盡力、無驚惶、無憂悶,自在來行佇祂已經指出予咱ê活路。咱是祂所揀選ê,咱ê果子會「久長」,活命會生湠,此一切在於上帝,無在於人ê手。

願咱抱著此款ê 信心,來吟聖詩618首:
「咱著倚靠上帝,盡職向前無退。
 深信、向望,靠主來行,一切工作會成。
 驚惶咱著除去,向望,無得餒志,
 上帝知咱一切苦難,憐憫體貼幫助。」    

jenwen93發表於 樂多08:33回應(0)引用(0)

July 20,2013

Ena to helidoni ~ Ένα το χελιδόνι 孤單一隻燕--á

希臘詩人艾力提斯Odesseus Elytis ê 詩,是他1959年出版ê詩集 《信實ê話(To Axion Esti)》內面ê一首。透過音樂家Mikis Theodorakis ê曲,成為希臘與軍事獨裁對抗ê革命歌曲,受著真大的注目。

孤單一隻燕--á
beh宣報春天是ò
beh hō͘ 日頭轉變
tio̍h付出性命代價 
時代ê輪á無情軋過千萬人
猶活ê咱tio̍h繼續流血

上帝我ê創造者 
你將我囥佇山間
你佇海中圍我 
白賊鬼將五月ê屍體 
掩佇深深井內 
擲落海中ê墓

上帝生命ê創造者 
佇春天帶來復活ê光 
空氣中有春天ê花芳 
是你互伊充滿活命    

相關的連結:







July 6,2013

法師梁歸信基督

法師梁ê老父真早就過身去,老母孤單養飼他,生活真艱苦,所以少年時就隨人學做法師。

他十八歲就出師,四界去做法事,真gâu「做師公戲」,姿勢身段攏真媠。他koh有一項足厲害,搏杯ê時,他會當操縱,欲愛siūⁿ杯,就會當有。所以爐主輪到什麼人,其實攏是他teh做決定。他koh經營香燭店,糊紙厝等等ê生理,有賺錢。 

總是,他師公戲做了愈好,畫符仔畫了愈濟,心內愈bōe平安。他感覺這攏是teh騙人,無誠實。他雖然是為著生活著做此途,總是他感覺,自己無入去行過的「道」,他是欲安怎帶領人入去?他所牽ê 師仔,將來mah是án-ni teh騙人sioh? 

Koh他看見人死,若是好額人,就會做大場法事,總是散赤人甚至只有一領草蓆包包leh就扛去埋。這實在無公平。總是他是互人倩ê法師,是靠大場法事teh生活。他愈想愈未通。

後來他開始研讀佛經,想欲瞭解世間的痛苦與無公平ê原因,總是佛經無打動他e5心。 直到有一擺他生phīⁿ-kha-liâm,足久攏bōe好,就入新樓病院治療。新樓病院的一位外國姑娘送他一本《約翰福音傳》。他讀:「Tī khí-thâu ū Tō, Tō kap Siōng-tè saⁿ-kap tī-teh, Tō chiū-sī Siōng-tè. (佇起頭有道,道與上帝相與在的,道就是上帝。)」心內有受到感動,因為他本就是道士,是teh求「道」e5人-ah!

    鳳山教會歐長老真看重他,盡力招他來信基督,講福音互他聽。總是,對他來講,尚大的影響猶是他自己所讀著ê約翰福音傳。 他決心成為基督徒ê時,就將本來的「飯碗」槓破。道壇關起來,放棄生理真好的香燭店,將法器、法袍等等lóng放hō͘他ê師仔,領導他的全家伙仔歸信基督教,搬離本鄉本地,位頭仔開始建立新的家業。 

他無做法師,厝內無收入,好佳哉他的婦仁人真會做事,她是一位高強大漢,腳手溜掠ê女性。In去高松用十箍銀綁田(租地)來作穡,大部份的khang-khòe是他ê婦仁人teh做。開始的時,無厝通蹛,只有搭草寮仔。In tī彼片土地種四欉斑芝棉,等in大欉起來就成為厝ê柱仔。就安呢開始新的生活。
法師梁成為基督徒了後,koh得到chi̍t-ê châ-po͘-kiáⁿ,他就將chit-ê kiáⁿ獻互上帝,做傳道者,此位法師梁所獻ê 尾kiáⁿ,就是梁坤富牧師。

 法師梁自己本身mah tī高松開拓教會,做真好的工。他對信仰ê追揣,是對反省宗教ê虛假開始,他有宗教天分,總是koh-kha有真正愛真理的心。他放棄虛假ê宗教事業來專心跟隨主,真正有sêng保羅講ê:
「góa chin-chiàⁿ khòaⁿ bān sū chòe sún-hāi, (我真正看萬事作損害,) in-ūi góa lia̍h bat góa ê Chú Ki-tok Iâ-so͘ chòe tē it hó; (因為我掠識我的主基督耶穌作第一好。) góa ūi-tio̍h I bat sún-sit it-chhè, (我為著祂曾損失一切,)iā khòaⁿ chòe pùn-sò(也看作垃圾), sī ài tit-tio̍h Ki-tok (是要得著基督), lâi tn̂g-tn̂g tiàm-tī I (來長長踮佇祂), m̄ sī ū ka-kī ê gī, chhut tī lu̍t-hoat ê, (毋是有自己的義,出佇律法的,) chiū-sī ū tùi sìn Ki-tok ê gī, (就是有對信基督的義)Siōng-tè ūi-tio̍h sìn só͘ siúⁿ-sù ê (上帝為著信所賞賜的)。 」(腓利比書3:8-9)
(口述資料來源:梁坤富牧師娘,梁哲懋牧師) 

jenwen93發表於 樂多13:30回應(0)引用(0)梯上天使

Hermann Hesse 七月囡仔

阮是七月出世ê 囡仔
尚愛雪白茉莉ê芳味 
阮安靜行佇開滿花蕊ê園內
佇沈重ê眠夢中來失迷 

阮ê兄弟是笑嗨嗨ê鴉片花 
伊若火焰燒燙燙 
落佇田野與發熱ê圍牆內 
直到風給伊ê葉吹走去

滿滿有夢阮ê性命beh來結束 
親像七月中ê一暝過去 
將自己交互濟濟眠夢與豐年祭祀 
頭戴麥穗手挈紅花 

By Hermann Hesse 

Julikinder 
Wir Kinder im Juli geboren
Lieben den Duft des weißen Jasmin,
Wir wandern an blühenden Gärten hin
Still und in schwere Träume verloren. 

Unser Bruder ist der scharlachene Mohn,
Der brennt in flackernden roten Schauern
Im Ährenfeld und auf den heißen Mauern,
Dann treibt seine Blätter der Wind davon. 

Wie eine Julinacht will unser Leben
Traumbeladen seinen Reigen vollenden,
Träumen und heißen Erntefesten ergeben,
Kränze von Ähren und roten Mohn in den Händen.

jenwen93發表於 樂多13:21回應(0)引用(0)梯上天使

April 5,2013

自由時代

 
下晡時,烏陰的台北街頭,遊行的隊伍開始亂去,有人對警察大細聲喝,有人圍做伙恬恬bok薰,旗仔﹑布條離離落落,氣氛雖是緊張,總是大家攏已經悿,精神無集中。總指揮請大家坐落來,等待警察的反應。佇烏烏暗暗的人群內,忽然轟一聲,一葩火柱罄懸起來,他鼻著汽油味與臭火焦味。黑色的鐵線與鐵架將遊行的人隔離,遠遠企在觀看的警察與記者開始向火燄著起來的所在跑過來。

涼涼的雨落佇街頭,總是火比雨較強,燒袂遂(soah),一時無人敢倚過去打火。火內彼人的形體變作烏色。他嘛無振動,坐佇遊行的隊伍中。腦筋奈會忽然間完全失去作用,一粒心臟跳ka2親像野馬,鬢邊涉涉叫。 有足濟兄弟講好,這擺的遊行一定要有犧牲,才會有作用。講懵(bong3)講,只有阿楠一個人有做出來,所有人攏坐佇遐觀看。無人料到阿楠會做出這呢壯烈的代誌─放火燒自己,跟隨南榕,將深深的疼及永遠的怨慼撒佇同志的心肝,將烏焦的身軀放(pang3)佇人間,認真的靈魂作自己去。 
南榕的火,他無親目看著,阿楠的火,此世人會隨他隨著著(tiau5-tiau5),三不五時就佇他安寧的日子雄雄著(hiong5-hiong5 to2)起來,互他的心袂安寧。 
昨暗他擱夢見街頭的彼葩火。佇夢中,他衝過去抱變作火柱的同志,手互火吞去,手佇火內銷融去,變作金紅色的鐵汁滴落來,腳指頭仔忽然間親像互火燒到,足疼。他大聲嚎起來,自己醒起來,嘛給睏佇身軀邊的靜珠吵起來。 
「阿河,閣撼眠(ham7-min5)啊?」她用愛睏聲柔柔講一句,吐喟,翻一個身,就閣睏去。路燈照入來,照著靜珠圓圓的頷頸與勇壯的肩胛頭。他的頭偎過去,靜珠的呼吸平穩,充滿氣力,互他的心情漸漸安定落來。 這歸冬,靜珠隨他隨了真辛苦,總是她快樂的本性一直無變,他實在真感激。他無固定的頭路-人自由慣習,做人的辛勞做袂久,欲家己做頭家是無資本。
靜珠佇夜市仔擺擔仔賣內衫褲,她人聲嗽大,敖招呼人,生理作了真好。阿河只有幫忙擺擔仔﹑收擔仔,若叫他坐tiam3遐鬥賣遐的繡花繡嘎美美的女性內褲,一球一球膨膨的乳褡,他面就會紅,講話會大舌。生理攏是靠靜珠,她達觀的笑容是伊的生理通大的本錢。
 他猶舊在做賺大錢的夢。朋友若報,他就去試:賣靈芝﹑賣電爐﹑賣新款式的鼎。他雖然無口才,總是他相信用誠意推銷,人嘛會感動。他講,建國的理念嘛是用誠意在湠的,一面作生理,一面推銷建國的理念,敢有比這欲較好的路? 靜珠笑他單純,這是什麼時代啊!人信的是廣告,嘸是實在的物件。無誇口﹑無做假,欲安怎及四界百花五色,廣告膨風噴雞規的商品競爭?真正實在的「建國」理念,免錢相送,嘛猶舊會互人嫌! 
阿楠佇街頭將自己當作火把點起來,實實在在的痛,實實在在的死,人嘛無將他當作什麼大代誌。這歸冬來,政治活動遐鬧熱,選舉一波接一波,朋友因為隨無相款的人,捲入去一場一場的選舉,冤家的冤家,四散的四散,有什麼人會記得彼時同一條心,欲好好拼落去的熱情?閣有什麼人會記得互疼惜台灣的熱情燒死的人?    
...繼續閱讀

jenwen93發表於 樂多19:17回應(0)引用(0)梯上天使

February 28,2013

葉菊蘭談鄭南榕的二二八平反運動

         今天在台南神學院頌音堂,回顧艱苦卻充滿希望的年代八十年代。看完林世煜先生所拍的《鄭南榕》,大家的眼眶紅了,哽咽了。葉菊蘭姊站起來,平實懇切地講述她的心聲。

她先說,她只是一個平凡的太太,渴望的是家庭生活的平凡幸福,就像李敏勇的詩談到「幸福」是:當外面擾擾嚷嚷時,有人在你的身邊體諒妳,是可以牽起所愛的人的手。
 鄭南榕為了爭取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不惜點燃自己的身體為火炬,照亮那個時代應走的路。留下來的妻女,在許多人的愛護陪伴下,堪稱「台灣最幸福的家庭」,但是,不可能再牽起所愛的人的手,不能享受單純簡單的幸福,還是有著深深的遺憾。 

1987年一月,鄭南榕才剛出獄,還沒有休息,就開始為了「228四十週年」的歷史時刻策劃平反運動,準備走遍台灣去打破228禁忌,要求真相與正義。 身為妻子,葉菊蘭說,她的關懷原本只是:「鄭南榕,你不要再被關進去好不好?」她的擔心,原本只是擔心每一場的演講會,一起進行平反運動的朋友們是否會被軍警打傷。然而鄭南榕在這個過程裡顯得如此起勁,如此堅持,面對壓力也決不後退。
當時還在一個重要的廣告公司擔任主管的葉菊蘭,因此被她的知名報人老闆叫去,要她勸勸鄭南榕,讓悲慘的過去成為過去,不要再攪動這樣的記憶。 但是鄭南榕說:「228對台灣來說,是化膿的傷口,它讓台灣人痛到呼吸困難,它讓台灣人充滿恐懼,不敢參加公共事務。沒有平反,就沒有醫治,傷口只會繼續化膿。所以,平反運動是非做不可的。」 

葉菊蘭的老闆聽了這樣的回答,沒有再說什麼。而葉菊蘭自己也在陪伴鄭南榕奔跑各地時,看到了流淚的家屬,聽到他們感謝地說,這麼多年來,終於可以說出當年遇到的事。 
葉菊蘭知道這是多麼有意義的事。 

鄭南榕就義之後,葉菊蘭跨入政壇,在立法院的內政委員會力爭228受難家屬的賠償。但國民黨政府不肯為228的鎮壓與清鄉的罪行道歉,不願接受「賠償」這兩字,只願給「補償」。 紀念228,在國民黨的操弄下,這幾年逐漸被掏空,焦點一再被模糊掉。 

葉菊蘭說,鄭南榕當年看到的,是在一個陌生的、腐敗的政權的統治下,民怨沸騰到了極點,於是,一個事件就可以引爆全民的怒氣,激發抵抗的心志,而這樣的心志,又怎樣在大軍壓境與全面的清鄉之後,成為噤不敢言的恐懼,重沈沈地壓住台灣。所以,平反228 ,乃是要去檢討這樣一個腐敗的政權所帶來的傷害,為台灣尋找前途啊! 

所以,她說,她對今天的台灣再次充滿憂慮。年輕的一代,在看似民主自由的時代出生,她對他們說:「你們沒有經驗過威權的壓迫,你們不知道『不自由』是什麼!自由就像水一樣地從你們的指間流過,沒有人感覺到。」
她說,現在的教育制度裡有太多的盲點。資訊氾濫而讓人不辨真理,媒體壟斷,怎麼報導的都是中國觀點,香港趣味。中國的經濟強勢背後的政治控制,是如此地恐怖,人們卻很難覺察到,那無孔不入的控制怎樣正在改變台灣。 
「我很擔心,也許有一天,自由會像沙一樣,被沖回海裡。」她說:「享受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年輕人啊!你們可以感受到那朵新的壓迫的黑雲嗎?我們的社會有公平正義嗎?另一個228,另一次的白色恐怖,也許就要發生了。如果我們沒有好好地正視平反228的意義,我們很難面對台灣現在即將遭到的危難。」    

整個紀念會結束時,我看到鄭竹梅,低調而安靜地站在門口,等著她的母親。她保持著一種寧靜的、滿足的氣質,是一位非常非常令人疼愛令人欽佩的年輕婦女。她在影片當中受訪,說,她雖然明白她的父親之死的意義,但是不能理解。
許多228的家屬一定也一樣無法打從心裡「理解」這一切死亡的必要性。
平反,尋找真相與正義,不是為了賠償而已,是為了理解,是為了能夠繼續走下去。

jenwen93發表於 樂多23:04回應(2)引用(0)梯上天使

January 1,2013

仁愛、盼望、信實的主

佇新的ㄧ冬beh開始的時,ㄧ篇舊祈禱文突然出現。我早就袂記得是為什麼場合,需要以英文寫作為台灣的祈禱文。可能是十冬前,因為駱維道牧師的邀請來寫?
今日的台灣,好親像猶是真需要此款的祈禱文。    


 Acts 5:27-32

Our faithful God of Love and Hope!
They say there is no way to escape the net of the injustice 
They say it is the rule of economy,
 that there are always losers and winners 
And actually losers have no voice. 

But we still have voice. 
We can tell stories. 
How can we stop proclaiming the Gospel of Hope? 

They say it is better to obey the rules of global players.
"Buy more software, hardware and other ware.  Come to the warehouses then you will be happy."

But we come to you. 
Although we are a small group, we still follow the rule of love. 
How can we obey the rules of the worldmarket rather than you? 

Give us strength, God of the whole cosmos. 
Let us continue to hope for the day, 
 in which the true Justice will blossom like the lilies of Taiwan 
 in the darkest valley and on the Street. Amen 
...繼續閱讀

jenwen93發表於 樂多09:40回應(0)引用(0)被遺忘的舊稿

October 20,2012

春天tī巴黎看見白象


         頂一個世紀欲結束ê時,春天,我tī巴黎看見一隻白象,用溫柔憂傷ê目睭送我進入新時代。
彼時,阿爸koh一擺面對換頭路ê過渡期,決心到歐洲行行--leh,看朋友,mā來看tī德國讀冊ê我。

他來,hō͘我歡喜,mā hō͘我會緊張。因為分別足濟冬,忽然間欲來日日鬥陣,互相ê期待是m̄是會過頭koân?互相ê瞭解是m̄是tio̍h更新?我離開厝已經真久,生命內ê困頓kap歡喜,bōe時常分享hō͘長輩知影,阿爸生命內ê風湧kap內在ê爭戰,阮做小輩mā無一定看會見。我連絡,我失眠,來來去去收集資料,計畫旅行。
策略是去遠遠、生疏、精彩ê所在,將精神kap體力用tī觀看、謳咾kap揣路。我招他做伙來去巴黎,因為阿爸大學時代學過法語,會當替我壯膽,來經驗kap觀看此個充滿故事ê大都市。
 Tī往巴黎ê火車頂,窗仔外春天ê景緻一幕一幕流--過。我唸詩hō͘阿爸聽。里爾克(Rainer Maria Rilke)ê 詩句浮現tī我ê心中。里爾克藉巴黎盧森堡公園內面遊樂場ê囡仔坐「轉踅柴馬」(Carousel)ê情景來描寫人生:    
...繼續閱讀

jenwen93發表於 樂多11:16回應(0)引用(0)怯怯新作

September 29,2012

樹婆ê查某孫

         

 我開始認識虎頭埤邊-a ê Siraya部落,是因為認識A-ná ê緣故。口埤仔出身ê A-ná有烏sìm-sìm ê長頭鬃,無綁起來,親像瀑布披佇肩胛頭,麥仔色ê面,兩蕊目睛活靈靈,笑起來ê時,長長ê面變圓。她企佇南部燒烙日光下面,看起來恬靜自在。風吹來,她ê長頭鬃與長裙飛起來。外在ê世界在變動的時,她互人ê感覺猶舊安靜。我感覺她真親像高更所畫的,Tahiti的聖母。

A-ná與我成為同學ê時,台灣才拄解嚴,大部份ê人佇精神上lóng猶充滿驚惶,一點仔風聲,就會hōo人心亂,一點仔風聲kap憢疑,就會引起團體ê分裂。人身體ê感覺嘛真緊張,戒嚴時期ê無力感猶束縛人ê腳手,慣習彎落去的腰,猶袂曉撐起來。總是A-ná好親像真自在,腳手緊,話少,直接,有自信。佇安靜中,她充滿活力。 
她對自己ê故鄉-新化ê口埤充滿愛,時常講她佇教會內成長的故事互阮聽。雖然彼時陣大家無流行用「西拉雅」(Siraya)ê族群名來稱呼in,總是佇口埤教會ê大大小小,lóng有一款與都市住民無相款ê自在氣質,有ê笑笑,稱呼自己是平埔族,是熟番,有ê就講自己是庄腳人。In 相愛相親,in 直來直往,佇in中間,我嘛感覺真爽快自在。In予我有勇氣,佇台灣漸漸行向自由ê時刻,勇敢作自己。
     
...繼續閱讀

jenwen93發表於 樂多08:48回應(0)引用(0)梯上天使

September 13,2012

Brecht 懷念初戀

今日聽一位可愛ê前輩吟此首詩,秋天ê心情kap熱天玫瑰ê香,青翠山間,黃昏時,恬靜。互人歡喜記念ê時刻。
Bertolt Brecht ê詩
懷念初戀 (Erinnerung an die Marie A.)
1.
An jenem Tag im blauen Mond September
Still unter einem jungen Pflaumenbaum
Da hielt ich sie, die stille bleiche Liebe
In meinem Arm wie einen holden Traum.
Und über uns im schönen Sommerhimmel
War eine Wolke, die ich lange sah
Sie war sehr weiss und ungeheuer oben
Und als ich aufsah, war sie nimmer da.
1.
當藍色ê月第九擺變圓 
細叢李仔樹下
我有靜靜攬tio̍h恬靜蒼白ê戀情 
親像mò溫柔美夢
阮頭頂是一片晴朗ê天
有一片雲吸引我ê眼光
白雪雪ê雲 
飛佇懸懸懸ê天
當我注神欲來看 
它ê形影就消失
2.
Seit jenem Tag sind viele, viele Monde
Geschwommen still hinunter und vorbei
Die Pflaumenbäume sind wohl abgehauen
Und fragst du mich, was mit der Liebe ist?
So sag ich dir: ich kann mich nicht mehr erinnern.
Und doch, gewiss, ich weiss schon, was du meinst
Doch ihr Gesicht, das weiss ich wirklich nimmer
Ich weiss nur mehr, ich küsste es dereinst.

自彼日到今已經有濟濟月娘
恬恬浮起來 沉落 消失去
彼叢李仔樹可能嘛互人剉走lah
你問我:當時ê愛情是怎樣?
我甘那會當回答講:我bōe記去lah
是!我知影你欲問什麼
總是我真正毋知她生作什麼款lah
我只有知影 我有親著她ê面

3
Und auch den Kuss, ich haette ihn längst vergessen
Wenn nicht die Wolke da gewesen wär
Die weiss ich noch und werd´ ich immer wissen
Sie war sehr weiss und kam von oben her.
Die Pflaumenbäume blühn vielleicht noch immer 
Und jene Frau hat jetzt vielleicht das siebte Kind
Doch jene Wolke blühte nur Minuten
Und als ich aufsah, schwand sie schon in Wind.

彼擺ê親嘴我mah可能會bōe記去
若毋是有彼片雲佇hia
hō͘我心頭永遠記tiâu-tiâu
白雪雪ê雲 由懸懸懸ê天貼倚
彼片李仔園可能已經koh再開花
彼時ê少女今可能欲生第七胎
總是彼片雲只有出現目瞬(ba̍k-nih)久
當我想欲注神看 
風已經將它吹散  


  

jenwen93發表於 樂多00:21回應(0)引用(0)被遺忘的舊稿

September 12,2012

冷戰過了冷靜讀布雷希特

         布雷希特 (Bertolt Brecht 1898-1956) 是德國的左派詩人,戲劇家。因為他一生堅持的左派理念,他佇共產國家真受重視,受到可能真過份的推崇,互人看做大師。佇台灣的威權時期,對「工農兵文學」是看著影就打,御用的詩人大聲暍:「狼來啦!」的時期,無人敢去提起此位詩人,抑是去演出他的戲劇。

今冷戰的結構已經崩去二十外冬,時代的風暴過了,新的憂悶與新的挑戰,激發咱用新的眼光去看一寡文學作品。冷戰過了。今咱通用冷靜的眼光讀此位過去互國民黨政府看作危險的作家的作品。其實,他只不過是一個嘴真利,有批判力,擱真自我中心的詩人。他親像利刀的筆,並無為任何意識形態服務,顛倒是在提醒人,著保持清醒。 布雷希特佇1898年,出世佇德國Ausburg 好額人的厝。總是他少年時期就加入工人運動,與hia-e互帝國壓迫的工人作夥。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他因為肺病,免作兵,上戰場,總是互人關佇兵營的病院。戰後,他雖然斷斷續續佇大學註冊,總是無完成大學的學業。 他與一寡朋友合作寫戲劇。女詩人豪普曼(Elisabeth Hauptmann)與他合作所寫的《三角銀歌劇》(Dreigroschenoper ),由音樂家艾斯樂(Hans Eisler)譜曲,大大受歡迎。這部戲劇摹仿英國流行的《乞丐歌劇》,內面的人物是強盜、丐幫公主、乞丐頭、貪污濫權的警察、妓女等等,人物個性鮮明,無一個人是完全的好人,嘛無一個人是完全的歹人,佇in的命運與in的行為舉止中,互人看見人性,看到自己。 布雷希特特別會曉用真簡單的字句,趣味的壓韻與節奏,將平凡的故事講到活潑,好記,然後佇中間傳達社會改革的理念。他帶來新的戲劇觀,劇場無擱是中產階級的文化活動,變成是教育公民的自主意識的所在,嘛是散赤與受壓迫的人解放鬱氣,作伙歡喜的所在。 1930年代,國家社會主義興起,他的戲劇受禁,冊互官方沒收,公開放火燒。與他合作過的詩人與音樂家,一個一個受清算。不得已,他與他的太太魏格爾(Helene Weigel)只好逃走,過流亡的日子。佇納粹掌權的時,他蹛過丹麥,瑞典,芬蘭。1941年,他嘛受朋友邀請,去到美國Hollywood求發展。總是彼時美國對左派思想普遍無法度接受,他佇hia揣無頭路。 佇此所選的詩,攏是此段流亡的年代所產生的作品。佇丹麥的斯文堡,他寫歸本的詩集,來描寫丹麥海邊美麗的大自然,與他心中的憂悶衝突。佇詩句中間,咱會當看著受困的心靈,與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名列佇黑名單頂面,流亡海外,用憂傷迫切的心關心台灣的濟濟前輩真相款。 嘛與濟濟佇九十年代轉來台灣參與文化與政治運動的朋友相款,布雷希特佇戰後選擇轉去東德,參與佇他心目中一個進步的國家建設。總是真緊,他就發現此個政權根本就是史大林的蘇維埃政權的ka-le2 -ang-a2 (傀儡)。當東德的人民佇1953年6月17日起來抗暴的時,他想欲為抗暴的人民贊聲,對此個政權的失望互他的心攏死去啊。他用他一慣愛諷刺的態度,講:「此個政府寧苦罷免他自己的人民,選出另外的順民!」他原本真利的創作力在消退,史大林派的人開始鬥爭他。他退出江湖,寫他的悲歌。1956年,佇柏林過身。

jenwen93發表於 樂多23:45回應(0)引用(0)被遺忘的舊稿

May 15,2012

威權無法度消滅ê女性聲音

         威權體制所愛用ê語言,是統一ê語言,是宰制ê語言,通過教育體系,hō͘它變作強勢,變作求生存一定tio̍h會曉ê語言。威權體制所愛聽ê聲,是順民一致回應政令ê聲,是虛假ê讚美。威權體制用統一ê語言,起造浮佇半空中ê碉堡,in用膨風ê優美言詞所起ê門窗,無1扇通向人民居起ê土地。

總是tī威權體制ê陰影所遮蓋ê大片土地頂面,永遠lóng有另外ê語言,teh傳揚威權體制無容允ê故事,將另一款ê記憶一代一代傳去。此款語言,咱將它稱作「母語」。因為,有chē-chē時陣,這是老母傳hō͘查某子,大家傳hō媳婦ê語言。這是受壓迫ê人民出怨氣、講心酸、衝破禁忌ê悲情語言,mah是佇生活中傳講盼望ê故事、分享對抗威權ê智慧ê時,所用ê活潑語言。 

一齣用南美洲印加民族ê語言Quechua kap殖民者ê西班牙話choh-hoé表演ê電影《驚惶傷心ê母乳》(La Teta Asustada)內面,女主角ê老母tī臨終ê時chūn,用Quechua ê語言,將她án-choáⁿ受tio̍h獨裁者ê軍隊殘害、強暴ê經驗,用唸詩ê方式唱出來。女主mah嘛用Quechua語,唱出她與老母ê約定,她將老母ê身體,帶轉去inbehê故鄉。此幕ê畫面足簡單,總是用母語唱出來ê故事,hō͘人全身軀攏雞母皮giâ起來,感動到kí ka-lún-sún。 

此齣電影得tio̍h柏林影展2009年ê金熊獎,演出女主角ê女演員Magaly Solier佇領獎ê時,用西班牙語講一兩句話,就開始轉作她ê母語Quechua講話,語氣充滿熱情,然後,她koh吟唱詩句ê方式,將她ê感受唱出來。就是無法度了解她ê意思ê人,mah會感受tio̍h這個語言ê音韻kap氣力,感受著她在使用此個語言ê時,她ê身體與心靈lóng充滿活氣。

 母語是詩ê語言。女性用詩ê想像,用母語ê韻律,互相吟唱受傷ê土地ê記憶,hō͘活命倒轉來互威權壓傷ê土地。uì受傷ê母體流出ê母語之乳,好親像是將傷心ê記憶kap悲情灌入下一輩女性ê體內。總是,當i發酵,化作詩,化作歌,i會將苦痛化作養份,灌沃盼望ê種子。 母語是無力者ê氣力。

1947,二二八事件掃過台灣,掃過佇時代ê風暴中,teh tui-choē尊嚴kap自由ê人。父、子、兄弟受thâi ê記憶,經由chûn-lâu性命ê女性,tī角落teh傳講。「有一日,lám一定會koh出頭天。」一位二二八ê母親,吞落所有ê心酸苦汁,1 pái koh 1 pái講hō͘她ê kiáⁿ-jî來聽。老母將盼望之聲吹入 gín-a ê 心,án-ni, 無beh屈服ê聲,tī威權所控制ê陰暗空間湠開,進入無力者心內,成作in ê氣力。這是威權無法度消滅--ê。 母語是詩ê語言。母語是無力者ê氣力。母語是女性ê聲。是威權無法度奪去ê記憶,無法度消滅ê,充滿尊嚴與氣力ê聲音。 

2011.2.28

jenwen93發表於 樂多00:19回應(0)引用(0)怯怯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