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3,2012 12:26

紅豆

第一次在夜裡走進神農街,在遊晃過一間間老房子改造的咖啡店、藝品店,當以為已到了盡頭,才想轉身,卻發現左手邊有著鏤空鐵招牌刻著「慕紅豆」。彎著腰,我朝著略為低矮的窗口探望,看見裡面的小桌小椅,看見遠道而來的好友已經在店內,我坐在門口的木椅換上拖鞋,帶著好奇心走進店裡,想著怎麼有這樣一間小店,就這樣寄居在木子民宿的一樓,賣著單一的商品,正思索著,老闆咧著嘴,笑笑著問:「大碗的還是小碗?」喔,這麼單純的選擇。「大碗。」
坐在回收再利用的小學生課桌椅,喝著漂浮著兩塊黃澄澄地瓜的大碗紅豆湯,粒粒分明的紅豆,與清爽的湯底,原來,這樣的紅豆湯才能消水腫,老闆說。老闆是個皮膚黝黑,帶著靦腆笑容的大男孩,他說朋友都叫他「大可」。開始煮紅豆,是為了父親。大可有次與父親閒聊生命的議題,父親說,如果有一天要急救或插管,不要救我,讓我自然離開。大可突然覺得,「與其到那一刻,應該現在就可以做點甚麼事情,讓父親開心。」於是他想起父親很愛煮紅豆,與朋友分享紅豆,於是,他也開始煮紅豆。
大可每天從新化老家燒柴熬煮紅豆,再將一整鍋紅豆,從新化載來市區的神農街。每天使用的柴,是四處與老家的鄰居朋友收集分享而來,剛開始,是用灶,大可先後使用過三個灶,現在用的是朋友自己研發的火箭爐,一樣燒柴,但燒水的時間整整節省了將近五十分鐘。說真的,我喝不出紅豆湯裡有沒有柴燒的味道,問大可,他竟也笑笑地說,我自己也喝不出來!話還沒說完,我們都放聲大笑。他的名片上寫著「對我來說,柴燒紅豆只是個工具,最重要的是尋找遺失的記憶。」那麼,大可在尋找的是甚麼呢?
環顧四週,看著店裡幾乎使用的都是二手的木製家具,大可接著說,柴燒紅豆也是因為他自己很喜歡木頭,對木頭有種特別的情感。原本店名要取「木紅豆」,但大可說,女友遠在北台灣教書,女友聽到之後說,不要呆呆的「木」,要用思慕的「慕」,所以店名就成了現在的「慕紅豆」。大可淺淺地微笑說著,但感受得到他話語中蘊藏著的感情。
抬眼看見放碗的老木櫥上,紅紙上書寫著「大碗五拾元 小碗三拾元」的毛筆字,忍不住問他,這樣生活,可以嗎?父母有沒有意見呢?他笑笑說,父親剛開始有點擔心,還怕他的女朋友跑掉,但後來也漸漸放心了,而他自己開始這樣簡單的生活之後,發現慾望也跟著降低,其實花費也減少,買買材料,生活就這樣過。
在「木子」民宿,真的是寄居,因為大可開店是用「移動」的概念,下一站,他要移動到「吳園」,我們笑著說:無緣。大可也跟著笑,笑說能不能吃到他煮的紅豆就要看緣份了!看他在移動中與有緣的朋友分享,分享故事、生活,用單純簡樸的方式完成自己的夢想,人生,這樣也挺好。
我忍不住動動木桌底下的腳趾,或許因為腳底換了拖鞋,覺得全身是放鬆的。看著這樣真實的一個大男孩,靦腆卻爽朗的笑容,說著他的故事,在這裡,就像在朋友家的客廳,一樣自在。
牆上的CD player撥放著民歌時期的歌曲,齊豫唱著「走在雨中」:
就像山一樣高
好像海一樣深
甜蜜綺麗彩虹般美麗往事
昏黃的燈光和紅豆的香氣,忍不住就讓人放鬆,朋友悄聲說:氣氛好得不得了。
紅豆給人溫暖,在這裡,也有同樣的感受。
 

  • Jennifer0801 發表於樂多回應(1)美味人生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779


    回應文章
    人生目標確定容易實現難,但如果不去行動,那麽連實現的可能也不會有。
    | 檢舉 | Posted by nmaqi at January 7,2016 17:17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