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9日 02:49

第某次收假,與集會遊行法

雖然我是個坐辦公室的「文書士」,電視跟我的辦公桌也只有一公尺的距離,但受限於環境,我不太常打開電視,每次收假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追上過去這一個星期的新聞進度;例如批踢踢的 NBA 版提到 AI 的交易,我還以為是 RealGM 提的 Al Harrington,沒想到是 AI3,Allen Iverson被交易到活塞隊,而且那是三天前的新聞了。

這次回家的路上,在板橋火車站招了台計程車,那時沒有什麼說話的心情,只想好好休息,所以在我說完「中和XX路」以後,車上陷入一片寂靜。司機大概是為了打破沈默,隨口找了個話題:「現在台北市沒什麼遊行民眾了,只剩下中正紀念堂還有人在靜坐。」我的個性在公開場合是不討論政治的(就像韋伯那篇被引用到爛的文章,「政治作為一種志業」,現實的狀況是「政治作為一種信仰」,而信仰是沒有辦法講道理的,不如不講),只好應付地說:「現在在當兵,每天就是操課吃飯睡覺(屁),不曉得新聞發生了什麼事」,然後很快地轉到役期,以及以前當兵多苦、現在多爽之類的話題。

回家後才知道,為了抗議警察執法過當、以及集會遊行法的諸多違憲之處,有一群學生在自由廣場前靜坐抗議,也很快了在 youtube 上看了幾幕新聞畫面、以及許多 blogger 在自己的網誌上現身說法警察的粗暴。在某個網頁上,看到了一張照片,於是我的身體感到寒冷,情緒開始沸騰。

那張照片並不是任何人的傷口,因為即使不引用毛澤東的那句名言「革命不是請客吃飯」(看這句話看得有點膩),這種規模、這種主題、這種對象的集會遊行,沒有衝突場面是難以想像的(這裡不論是非對錯,只考慮「預見可能性」);那張照片也不是警察的粗暴,因為警察辦案的粗暴蠻橫與傲慢不需要任何照片來證明。那張照片是滿街的遊行民眾,被警察手牽手圍起的人牆擋在騎樓內,整個十字路口一片淨空。

那個十字路口不是忠孝東路一段一號,不是航站南路九號,更不是凱達格藍大道一號,而是某個(我)不知名的街頭。如果集會遊行法允許的限制區,可以放大到如此之寬、之大(除非照相的時間是在車隊經過前後),我看到的只是國家威權主義正在台北街頭復甦,那種看不見觸不著,卻撲天蓋地把你吞沒的體制,我實在沒有力量與勇氣去面對,剩下只有恐懼,而我曾經天真地以為,這種恐懼早已在台灣民主化運動以後消失,but it's all coming back now. 那片淨空,讓我連骨頭裡都冒著寒意,讓我彷彿透過時光機器,看到二十年前的台灣街頭。

然後我看到了攜帶國旗、標語的機車騎士被警方盤查(probable cause在哪裡?),看到了為了自保而攜帶照相機、DV 的遊行民眾被警察恐嚇(警察的 plain sight 中又看到了什麼?!),誠如廖元豪老師所說,對一個特定人的維安勤務,目標從「維護人身安全」擴張到「維護目標在訪問過程中的順心」,於是國旗不見了,「噪音」聽不到了,功輪法或藏西的標語消失了,貴客目光中能看到的旗幟只剩下五顆星星、以及一隻又一隻的河蟹…這是集會遊行法的立法目的?這是警察職權行使法所授與警察的權限?這是憲法保障人民基本權力的意旨?

更讓我覺得有趣的是,一路(八年?)走來始終如一反對集會遊行法,從「當選無效」到「兩顆子彈」到「紅衫軍」的文字戰無役不與的「某些」學者們,這次展現的一致沈默讓我心驚;反貪腐就是「公民社會進場」,遊行過程出現暴力(當然不是合理化暴力,我跟馬總統一樣支持依法行政,使用暴力的人該怎麼法辦就怎麼法辦)就是「官逼民反」、「衝撞體制的方法之一」;然而在這次這麼明顯的行政濫權當中,卻告訴我們「這不是修正/廢除集會遊行法的政治正確的時機」,我想問的是,有什麼比警棍肆虐的場合更好的時機?如果真能堅持「廢除集會遊行惡法」的精神,任何被國家打壓的群眾運動都是時機,每一次的警棍揮出、每一次的違法盤問、每一次的違法搜索、每一次的違法及時強制、每一次對警察權的擴張解釋,事實上都替修正/廢除集會遊行法增添一份正當性,現在不是時機,什麼時候才是時機?現在的「政治不正確」,什麼時候的政治才會正確?我們讀了那麼久的憲法又是為了什麼?

如同「邪惡資本主義英雄們」所說的,關於自由「你只要有一絲一毫的退讓,你的自由就會快速的流失,最後你的自由一去不返」,我現在似乎只能期盼自由流失的慢一點,當兵已經沒什麼基本權了,至少讓我退伍後還有些許自由的空氣可以呼吸吧。


  • 您可能有興趣:

    .................
    jeffyisme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1)ancient history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688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7537035
    引用列表:
    台灣藍綠鬥爭劇烈有個好處,每隔幾年,就來個豬羊大變色,當執政在野角色互換,國家機器暴力及人民抗爭攻守易位,所有人也常常被迫做頭腦體操。 這時,有人轉得很輕鬆,有些人轉得很困難,但都不一定有錯。唯一有錯的是,我們遺忘了。 政客就很輕鬆。集遊法這個爛帳,相信大家這幾天已經聽得不想再聽了,國民黨執政時,民進黨強烈主張要修,民進黨執政時,國民黨則呼天喊娘的要改。這些,都是「自我癱瘓」的其中一部份而已,大家記得,兩年前10月10日紅衫軍圍城,施明德也違反集遊法,將遊行大隊拉到東區嗎?那時民進黨籍立委痛批
    野草莓中,我們記憶與遺忘【遊走…觀察…紀錄…】 at 2008年11月12日 06:23

    回應文章

    在法律系時還算認真讀憲法,也相當佩服廖。但等到公投法那次學者之間的嚴重分裂,我才驚覺憲法的推導根本就是屁,最後還是價值立場決定一切。對於廖這次對於集遊法的發言,我真是看透了。

    (台社那群人,還真都是一個樣)
    | 檢舉 | Posted by Kyle at 2008年11月10日 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