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9,2018 03:08

路邊野餐後的旅行

曾經上到5000多米的新疆與巴基斯坦邊界,當時還逗隨車監視我們四個台灣女生的解放軍說:「你敢跟我在這裡賽跑嗎?」
解放軍一言不發地走開了。

旅行向來適應良好的我,前年竟在3200米的甘肅四川交界肚疼作嘔,拖著虛弱的步伐晃進一間青年旅館時,老闆一見我就說:「高反!」
我不服氣地說:「我從來沒有高原反應,而且我剛從3500米下來耶!」
老闆又說:「標準的高反!」(砸店!)

晚上坐在他火爐前喝茶暖身,光頭如達摩的他問我和友人一分:「妳們兩個怎麼會想來這兒?」
我完全想不起來,大抵就是我懶,一分說去哪,我就收拾包兒跟著去哪。
倒是一分記性好:「是因為玟萱看了一部電影,她說那部電影讓她聞到了煤球的味道,她很想再到大陸走走。」

我詫異地看著一分,對耶!是畢贛導演的《路邊野餐》!
那部電影到底在演什麼我根本看不懂,可是我卻在看電影的時候想起了小時候蒸年糕會用到、長大之後只在大陸聞到的煤球味,還有中國農村獨有的要蓋不蓋的房子、夾雜著汽機車廢氣與牲畜屎尿的泥土路、毫無美感的油漆手寫招牌、切割成一條一條擋蒼蠅用的塑膠門簾-
透明厚重又帶點油膩,每次進出門都會發出啪嗒的撞擊聲......。

在畢贛的電影裡,時間毫無規範,但聲音和空間的感染力,竟然就引領我和一分前往了連飛機都只是中途放我們落地就飛走的藏區。


又到了每年我最期待的金馬獎,只要一聽到頒獎音樂我就會熱血沸騰。即使這一年半,我離最愛的電影好遠好遠,但看著電影人談他們的作品,仍然讓我有種肅然起敬的平靜與激動,像夢一樣。

「你數過天上的星星嗎/它們和小鳥一樣/總在我胸口跳傘」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看畢贛導演的第二部電影《地球最後的夜晚》,一分說,這次比賽看誰能在他的60分鐘長鏡頭裡不睡著!

我直接認輸,上次的45分鐘我都撐不住了!我一定還是莫名其妙看不懂,但電影的氛圍,一定還是會帶我很想很想去某個遙遠的地方。


那是什麼時候呢?


「我的電影像一場大雨,但你們不要帶傘。」——畢贛

 





  • 您可能有興趣:

    司機
    shine710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閱聽萱言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3 │累計人次:55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5653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