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3,2018 23:54

前一刻,下一秒

和看護一起安頓室友入睡後,我飛車前往錄音室,探望終於返回台灣的主動音樂家人們。

擁抱了忙翻天卻仍每晚為我們禱告的製作人、擁抱了從錄音間衝出來的歌手、擁抱了大家都愛的錄音室CEO,擁抱了親如姊姊的經紀人。
然後眼淚就掉下來了。

「我告訴志豪要來見你們,我知道他一定也非常想來......」
「會的!會的!」Jeanna姊握著我的手,真誠地說。

室友好喜歡主動的家人們,每次見面都意猶未盡,回家的路上總延續著聚會時的感動。

這回仍像以往,相聚幾小時只更新了1%的近況,聊著全球巡迴的驚險與精彩、在中英粵語交雜中錄完好聽極了的新歌、交換給彼此的禮物,也談了很多信仰體會,並手牽手同心為志豪祈禱。

凌晨一點多收工離開,回家的車速比前往時更快。
到家時沈澱一下心情才走進房間,發現志豪因疼痛而睜大眼睛,呼吸急促、整個人泡在汗水裡,手指反射性掐成了緊緊的拳頭卻無力撥動床欄上的鈴鐺。
我搖醒看護,協助我撤換完枕套床單衣服涼被,按摩了室友的小腿後他才又漸漸入睡。

前一刻的心那麼飽滿,欲的是創作;下一秒就要面對愧疚與自責,守的是生存。
這樣的反差,讓我在上帝面前無語。

還好昨晚的相聚,向歌手學了一些廣東髒話,今天可以說給志豪聽;還有Jeanna姊這個美國人對字義的理解,更是讓志豪笑出了聲音。

#製作人説歌手唱到快縮缸了
#Jeanna姊説為什麼要用這麼難聽的形容詞
#縮缸並不難聽只是妳把這兩個字想成了縮肛





  • 您可能有興趣:

    鍋子
    shine710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室友宣言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04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5413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