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3,2018 01:20

一年了

明天(5/24)就是志豪的生日了。

一年前的今天,也是志豪生日前一天,他準備出門上班;我幫他穿好襪子、跪坐在床上抱著他的腰,志豪摸摸我的頭說:「妳再多睡一會兒。」

但平常因為熬夜而賴床的我,卻在送他出門後就坐到書桌前進入寫作模式。

11點20分,我接到志豪手機撥出的電話,只聽見空間中的人聲帶著慌亂,然後就斷線了。

直覺告訴我這不是誤按......

電話再度響起,「玟萱,志豪暈倒了,救護車會送到台大急診,妳趕快出門。」
我猶豫了幾秒,一般習慣事後報備的我,這回以刻意持穩的音調打了通對講機,請爸爸陪我一起前往。

「要告訴志豪的姊姊嗎?」
爸爸說:「晚一點,等確定狀況再說,別讓他姊姊擔心。」

才出門,又接到電話:「玟萱,志豪腦中風,昏迷指數3,醫生問妳同意插管嗎?」

我從沒想過有這樣的瞬間,需要做出這個決定。

當我同意插管後,爸爸說:「妳可以打電話給他姊姊了。」

電話不通,留了言。

在車上唯一發出的另一通訊息,是給當時人在美國的經紀人兼好友Jeanna姊,請她和Jim老師為志豪禱告。

一抵達醫院,看著志豪直挺挺躺在床上接受急救。醫護人員請我在外等待,我問:「我可以在他耳邊跟他說話嗎?五秒鐘就好。」
「他沒有意識,他聽不到妳說話,但妳要說還是可以說。」
「志豪,我來了,我在旁邊陪著你,我在旁邊...我愛你,你要加油喔!」

志豪的姊姊、姊夫和他們的牧師也趕到了。

陪志豪上救護車的同事告訴我,當時志豪正在幫病人看診,突然蹲到地上,原本還能開口說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但被扶上床後就手腳無力、口吐白沫陷入昏迷。

一群醫護人員壓著氧氣球,將志豪從急診間推進電腦斷層室。
我緊緊跟在一旁。(氧氣球的壓放聲音,聽起來怎麼像是吸不到氧氣的痛苦掙扎聲呢?)

報告出來,醫生說:「腦內還在出血,不開刀三天內走掉,開刀了不一定救得活,救活了不一定清醒,清醒了也可能是植物人,看出血的狀況。你們要開嗎?」

又是瞬間,必須再做一次重大決定。

志豪姊姊在台大擔任護理師的好友趕到,她請醫師給我們10分鐘討論。

姊姊說:「玟萱妳決定,妳做甚麼決定都可以,由妳來決定。」
護理師問我:「你們以前有討論過放棄急救和插管的問題嗎?」「有,我們都說過不要急救和插管,但是...(但是我沒想過是在這樣的狀況下)」
護理師又問:「妳背後的支持夠嗎?如果妳決定要開刀,妳背後需要很大的支持,經濟上、人力上,各方面。」
「我...」我不知道。

我知道家人一定會支持我和志豪,但我不知道志豪究竟會變成甚麼樣子,我會帶給家人甚麼樣的擔子?
可是我想救志豪。

爸爸將我拉到一旁:「小玟,妳要考慮清楚,如果妳讓志豪開刀,救活了卻必須像爺爺一樣長期臥床的話,他會很痛苦。」
我知道,可是...「可是我想救志豪,他是一個意志力很強的人,只要他醒來,他一定會很努力的。」

「好,如果妳決定了,爸爸就支持妳。」我點點頭。

護理師好友告訴醫生,我們決定開刀。
醫生請我簽許多表格,並告訴我哪些要自費、開一台刀總共多少錢,同意就簽名。

辦完手續,大家都圍在一旁,我離開櫃台走到爸爸身邊:「把拔,對不起...」
然後終於大哭。

爸爸緊緊抱著我...。

-

一年了,那天的景象仍那樣清晰。
一個一個趕到醫院的家人、被Jeanna姊從美國打電話通知來陪我的小真姊和GJ、被標註為我禱告的人,與因此從臉書得知消息而趕來的朋友也那樣清晰。

我知道看到這篇的朋友,都不會跟我說「早日康復」,因為你們早已在平常用各樣的方式祝福志豪和我。
只是想在這一天,對你們說聲謝謝。
一年了,我們仍然在期待神的時間,請繼續為我們禱告。

  • 您可能有興趣:

    完全命中
    shine710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室友宣言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517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60529

    回應文章

    仍為妳禱告!
    | 檢舉 | Posted by Sun at September 18,2018 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