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6日 00:13

魏雋展的偶劇「男孩」,道盡他跟父親的生命故事


一個國小5年級的男孩,遭逢父親成為植物人的事實,他能怎麼面對?魏雋展當時的第一個反應是震驚,「媽媽跟姐姐在哭,我沒哭,卻也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而且我不敢碰他。」這個情緒一直維持到高中才獲得突破,他終於伸出手碰觸父親那個扭曲、僵直、皮包骨的軀體。

這是三缺一劇團導演魏雋展的人生故事,他把這段故事化為偶劇「男孩」,描述他從小男孩成長到現在,在父親中風變成植物人後,從震驚、迷惑、恐懼、到大一時接到噩耗而開始想念父親、尋找父親,有一天他突然發現,父親一直在,就在他的內心深處,他做的很多事,其實都跟父親有關。

「父親原本在基隆地方算是個人物。」魏雋展說:「他是早期的黨外人士,在基隆有12個結拜兄弟,在地方政壇上有呼風喚雨的能力。」但在他小學5年級時,父親倒了,變成一動也不動的植物人,「我先是震驚,接著是迷惑。」他說:「我不知道這個皺著眉頭,好像沒有靈魂的人是誰?」


那段期間魏雋展常常夢到父親以不同方式回來陪他,但夢醒後面對這個幾乎不能動彈的軀體,魏雋展不知道要怎麼確認跟他的關係,他連伸出一根指頭碰碰父親的勇氣都沒有,每次他只是站得遠遠地、充滿迷惑地看著父親。


「我不敢碰他,卻不斷地、不自覺地在日常生活中找尋他。」魏雋展說:「漸漸地父親變成一個概念、一個象徵,從我心裡的缺口投射到不同人身上。」他曾經夢到父親病好了回家,他從樓梯玄關俯看著走上來的父親。


高中的某一天,「我突然覺得我應該碰碰他。」魏雋展說:「我很想念父親,我很迷失,我不知道要如何往下走。」在那次碰觸後,父親回到了他的「感覺」中,雖然不是以前生龍活虎般的父親,雖然碰觸讓他知道那種僵直、扭曲、皮包骨的感覺,但,這就是他的父親。

有次作夢他夢到父母在一大片草地上聊天,母親笑得這麼快樂,父親也摸摸他的頭問他:「錢夠不夠用?」那天夢醒後,他狠狠哭了一場。


大一時,接到父親過世的消息,這是他第一次面對生死問題,他很困惑,他不知道死亡是什麼,父親躺在病床上的那10年,跟死了有什麼不同?

大學開始接觸戲劇這一行的魏雋展,忙著寫戲、排戲之餘,常想到父親病房裡的那個「小男孩」,那個數學作業不會做,但調點滴技術一流的小男孩。


有一次他有機會接觸到日本一種叫「舞踏」的表演,這是日本在二戰後發展出來的新舞蹈,企圖破壞西方舞蹈對於表演、動作及肢體的美學觀點,「舞者全身赤裸,並且塗滿白粉。」魏雋展說:「極盡扭曲為能事地把痛苦有關的各種想像舞出來,看起來像鬼魅在跳舞。」

魏雋展覺得,他看得懂這種舞要表達的是一種痛苦,但是什麼樣的痛苦呢?有一天他突然靈光一閃,「這樣的痛苦跟我爸有關。」他說:「我爸在病床上躺了10年,我其實就看了10年的舞踏,舞踏不是舞,是人生。」


學會製偶及操偶是魏雋展這一段生命探索的重要突破,他對父親的很多想像,他在小男孩、中男孩、大男孩時期的很多想像,那些過去有畫面,但真人演不出來的東西,都在偶身上找到了,於是,男孩的故事成型了,男孩在雲中、男孩在垃圾堆旁、男孩在病床上,各種男孩的想像在這齣偶劇中以充滿想像力的方式呈現。

魏雋展很小時就想像自己能乘雲駕霧去找父親,現在,這個想像在舞台上實現了。

「男孩」將於10月6至9日在牯嶺街小劇場演出,相關資訊可上兩廳院購票網查詢。

  • topcoolman 發表於樂多回應(2)引用(0)走讀小劇場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藝術/設計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74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6326775

    回應文章
    新华社记者于涛摄乌鲁木齐特警手把手培训新招募快速公交系统安检员
    www.e-spacedisplay.com/wszr/ http://www.e-spacedisplay.com/wszr/
    | 檢舉 | Posted by www.e-spacedisplay.com/wszr/ at 2014年7月13日 04:11
    派克曾被誉为“一生都值得爱的男人”
    www.smw-autoblok.com/bclt/ http://www.smw-autoblok.com/bclt/
    | 檢舉 | Posted by www.smw-autoblok.com/bclt/ at 2014年7月13日 04:16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