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規劃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November 26,2009

[轉貼] 職涯教練,職場邊的抉擇暗號

  
發表人   發表時間  
陳君   2009/5/13  
 
投球姿勢不對,教練看得比投手清楚,工作生涯中,又何嘗不是當局者迷。當人們深刻體認好工作的價值,「職涯教練」的需求也應運而生。
球場上,球員面對對手進攻,該選擇何種策略?場邊默默觀察的教練,總在關鍵時刻,提出幫助球隊獲勝的有效建議。球場外,教練針對球員個別需要訓練,好讓他們在各個守備位置,都發揮滴水不漏的戰力。

競技的場景從球場轉到職場。求職者和運動員一樣,面對的,是更多看不見的對手。這時,求職者除了專業技能,也需要一個職涯教練,針對自身條件與外在變動因素,量身打造職涯發展策略。日漸受重視的新專業職涯教練(Career Coach)在台灣仍是一個陌生的新名詞與新工作,但在美國,求職者聘請職涯教練是稀鬆平常的慣例,這個專業工作,發展已近20年歷史。

職涯教練是個人工作生涯的貼身夥伴,幫助求職者發掘、定義自己的專業競爭力,並且找出影響職涯的個人因素,藉此清楚地確認職涯目標。面對無法確定工作目標的客戶,職涯教練會與他密切互動,找出方向,並陪伴客戶擬出達成目標的計畫。

「職涯教練不只是幫忙找工作,他更像職涯發展經紀人,在每個階段,針對工作發展提供顧問式的諮詢建議,同時更從兼顧生活平衡的角度,提供顧客全面的生涯規劃討論,」奧雅國際顧問總經理楊士漢說。

教練問問題,你自己找答案!
職涯教練最常做的事就是問問題,而問題的開頭多半是「你如何......」

職涯教練專注在利用問題引導求職者自我觀察、自我發覺,根據他們的技能、興趣與有限時間,抉擇前途。

不過,職涯教練與職涯諮商師不同。後者是強調為求職者的問題「提供」對的答案,而前者卻是對求職者提問,透過評量測驗或深度討論,幫助客戶「找」答案,最重要的目的,是釐清求職者想做的工作,或是目前面臨問題的根源。

「為什麼不能靠自己找到這些答案?」因為,「了解自我」常是職涯發展過程中,最關鍵也最困難的第一步。

「特別是在台灣,教育體系較少專注在自我探索,所以很多人畢業開始找工作時,仍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適合做什麼、可以透過哪些管道找到對的位置;也有很多人到了人生後半場,才發現做了十幾二十年的事情,並非最想做的。」楊士漢說,「隨著資訊管道愈來愈多元,職種變化愈快速,職涯教練的需求也更加明顯。」

社會新鮮人 需要「求職教練」
不同的職涯發展階段,職涯教練的服務內容也跟著轉變。

對於要找工作的職場新手來說,他們需要的是「求職教練」。求職教練提供自傳及履歷表格式、面試的準備與練習、針對想找的工作擬訂求職策略,包括如何建立人脈、從人力仲介找到最多資源等。教練多以一對一、面對面方式進行,不過隨著網路普及,在美國有不少求職教練透過電話與視訊提供服務。

找到新工作後,「求職教練」轉身成為「職涯教練」,在前3 個月試用期內,讓工作順利上手。例如了解公司願景、目標、價值、文化,與新主管和新團隊建立友誼、面對新工作遇到的挑戰和機會,同時及早建立個人進修計畫。

已在職場累積資歷的老手,也一樣需要職涯教練。與初次求職不同,職涯教練對於換跑道的人來說,比較像求職旅程的夥伴。首先是「挖掘」,協助求職者了解自己真正的需求和價值、長處、優勢技能、興趣與熱情,藉此了解工作滿意度無法提高的原因。第二步是「築夢」,發揮創意找出新工作的機會、求職者從未想過的點子。第三步則是「發現」自己,這階段專注在求職者選定的職涯,擬定行動方案,跨越眼前現實與未來的職涯差距。

從職涯過渡到生涯
職涯教練不僅對求職者提供建議,也對在職者提供面對職場問題的訓練。例如想被拔擢升職,但常常事與願違;或是如何面對難搞的主管和惡劣的辦公室政治;或是因為被賦予重任,難以從生活、工作中找到平衡。求職者可以參加職涯教練舉辦的研討會,經由主題式討論,一起思考正面臨的問題。

除了這些很「實務」的目標之外,具有豐富人生閱歷和職場經驗的職涯教練,還可能從「職涯」跨越到「生涯」,提供廣泛的人生價值思考,特別是針對高階或高齡,看似圓滿成功,其實心中疑惑滿滿的職場老手。

精英人力資源經理陳曉華表示,「不同人生階段有不同的職涯發展規劃,很多人都沒想過,人到中年時,面對未來,茫然和徬徨可能更甚年輕時。」曾有一位超過40 歲的外商高階主管尋求職涯教練的協助,陳曉華說,「以專業經理人之姿,他名列接班人梯隊,家庭幸福美滿,但就是覺得不快樂。」經過職涯教練協助,跳脫根深柢固的思考框架,從不同觀點看事情,這位早已過「不惑之年」的職場菁英,重新思考工作、家庭與自我價值的平衡點,調整生活步調,才解開「中年大惑」。

擁有專業與生活閱歷
做個客觀的引導者
「挖掘自己其實是人生當中,最困難卻又最重要的功課。」楊士漢說,「要成為一個職涯與生涯經紀人,並不容易。」

每個求職者背後都有不同的故事,職涯教練重要的工作之一,是聆聽客戶的故事與需求,並適時給予支持,「對人有興趣與熱情,而非只是推銷自己的想法,」是職涯教練必備的人格特質之一,最好的教練都是「客觀的引導者」,擁有「同理心」是基本條件。

「一個好的職涯教練,必須自己當過求職者、當過雇主或用人主管、擁有人力資源管理知識和經驗,還有專業的心理諮商學養。」楊士漢說,「當服務的內容,不只是職涯還包含生涯,美學、哲學、運動、親子教育等任何和生活經營有關的領域,都是資深職涯教練,必須有所領略的範疇。」

因為產業成熟度不同,市場特性也不同,「在美國,年輕但具有專業素養的職涯教練也能得到認同,」陳曉華表示,「但在台灣,職涯教練往往被視為『導師』,人生閱歷豐富、職場資歷過人的職涯教練,比較容易贏得信任。」

考一張證照
GCDF:職涯教練資格認證體系
由於過去沒有公正認證機制,職涯教練的素質和服務品質也參差不齊。美國記者艾倫瑞(BarbaraEhrenreich)在《白領的新試煉》中,化身求職者尋求眾多的「職涯教練」協助,結果發現,「除了專業且企業化經營的職涯教練之外,也不乏『自己正好失業所以先當職涯教練賺外快』的濫竽充數者。」

2000 年起,美國諮詢師認證管理委員會推廣一項全球性的認證體系,「全球職業規劃師」(Global Career Development Facilitator,GCDF),培訓職業發展、職業生涯規劃和職業諮詢等領域的專業人員。受訓並取得證照後,才是專業的職業生涯輔導人員。訓練內容,包括職業發展理論、諮詢技巧、服務與推廣、技術評估、溝通技巧、道德標準、案例分析等。

隨著市場上對專業服務的需求日增,職涯教練接受專業訓練或考證照,已成近年趨勢,美國也有進修機構推出類似的學位學程。課程內容通常包括人力發展歷史和政策、協助技巧、勞力市場資訊和資源、評估、職涯發展模式等。除了專業能力的培訓,由於職涯教練多是一人公司,所以創業精神、管理和公關技巧也是訓練的一環,未來才能成功經營自己的公司。

有照職涯教練 國內不到100 人
陳曉華觀察,目前台灣擁有證照的專業職涯教練不超過100 人,且大多是年屆50 或已經退休的資深專業經理人,「將自己的專長和累積的經驗回饋社會,是他們投入的主要動機,收入反而不是他們最關心的;有時遇到失業者,職涯教練甚至願意提供免費服務。」

年輕的專業工作者,能不能成為職涯教練?陳曉華認為,經過專業訓練,再加上證照加持,並無不可,「不過要了解台灣市場的特性,『年輕』可能是客戶產生信任感的障礙。」市場剛起步,職涯教練的收入也各不相同。一般而言,一小時面談基本收費為1 千至3 千元。少數具有口碑、信譽的職涯教練,由企業客戶聘請,為離職高階員工提供一對一轉職的長期輔導,一個個案單月收費近十萬元的案例也有。

「職涯教練是一個強調個人品牌的行業,只能做精、無法做大。」楊士漢說,「職涯和生涯發展的問題何其複雜,一對一的服務,要獲得客戶信賴,一次面談絕對不夠,沒有服務精神、只想要賺錢的人,絕對無法經營出口碑和品牌。
 


iristw 發表於 樂多18:41回應(0)引用(0)

[轉貼]「職涯規劃發展與人力資本提升」國際研討會

新聞稿

「職涯規劃發展與人力資本提升」國際研討會,專家分享國際經驗

 

找工作重要,「找對工作」更重要!

「職涯規劃發展與人力資本提升」國際研討會,專家分享國際經驗

 

當職場變化飛快,冷不防就來個海嘯,大家都替大學畢業生擔心、想盡辦法替他們找工作。但年輕人更需要的,其實是提早在專業人士協助之下,針對個人特質與勞動市場的動態,更精確的發展職涯。

 

經歷了一年多的海嘯震盪,「學習」、「進修」已是廣被認同的熱門關鍵字,人們更瞭解「投資自己」是提升職場競爭力的鐵律;但下一步必須面對的問題卻是──「究竟哪個行業,才是我的舞台?」

 
 

產業板塊迅速變化的時代,思索職涯方向,更需要與科學化的資訊來幫助自己。愈來愈多國家的職場人盛行向「職涯教練」求助,這群專業人士嫻熟溝通技巧與職涯評估,隨時觀測勞動市場動態,可引導個案在深度自我探索之下,在職場光譜上找到適合自己的定位點。

 

職涯教練正in

 

11月16日舉辦的一場「職涯規劃發展與人力資本提升」國際研討會中,國外職涯諮詢的資深學者就指出,工作者能否充分發揮潛質,是影響國家經濟發展的重要關鍵。但「職涯輔導」需要時間播種深耕,並非一推行就立即見效,需要校園與公部門共同支持認同,才能展現效益。

 

由行政院勞委會職訓局指導、中國文化大學主辦的「職涯規劃發展與人力資本提升」國際研討會,日前在台北市福華國際文教館舉行,邀請美國諮詢師認證管理委員會(NBCC)主席Thomas ClawsonNBCC國際與歐洲分部副主席Andreea Szilagyi、中國文化大學商學院林彩梅院長、台灣日立亞太()公司陳世鴻總經理,以及英國RSVP公司顧問總監Ann Alder等多位國內外職涯發展專家,進行豐富精采的知識交流與經驗分享。

 

心理諮商歷史,起源自「職涯重建」

 

代表美國最大的專業諮詢認證機構「NBCC」諮詢師認證管理委員會(The National Board for Certified Counselors)來台參加研討會的主席Thomas Clawson指出,專業心理諮商在美國發展已有百年,起源就是「職涯重建」。二十世紀初第一次世界大戰,美國為參戰投入大量人力,許多人被迫離開工作崗位,但戰後回到職場,配合心理諮商的就業安置服務,讓這些一度暫離職場的人在工作、經濟、個人自我實現與幸福感上重新回溫,產生了極大助益。

 

二次大戰後,美國在50年代初開始於校園建立職涯輔導系統,推動的關鍵則是1957年蘇聯發謝了第一個人造衛星,美國驚覺在數理與科技的人力培育上,竟然會落後蘇聯!於是國防部投入大量資金培訓老師成為諮商師,目的是為找出最優秀的科技人才。但Clawson說,當年的諮商也只是透過一些測試,將學生適合的就業領域粗略分類。往後又經歷了近20年時間,才將職涯諮詢精細化、深入化,成為與「教育諮詢」、「心理諮商」平行的另一種獨立的專業輔導系統,並提早紮根,從中學甚至小學就開始推廣。

 

GCDF,對岸也旺

 

從歷史脈絡就能看出職涯諮詢對於整合人力資源、提升國家競爭力的影響。而這項專業也快速得到其他國家的認同。Clawson表示,12年前,NBCC美國職業發展協會、和官方的職業訊息協調委員會創立了「GCDF」──全球職業規劃師認證培訓課程(Global Career Development Facilitator, GCDF),目前已有美國、加拿大、日本、紐西蘭、歐盟等近20個國家和地區在推行,其中美國、日本取得証照的人數最多。中國大陸也在六年前引進,目前已有近千人通過認証。全球的職涯教練,現多任職於各國的學校、政府機關(例如德國的就業輔導員),或擔任私人機構的職涯顧問、企業內的職涯發展個案管理師等等。

 

「以歐洲國家來說,職涯發展的觀念也並非一開始就順利,」研討會的另一位外籍主講人,NBCC國際與歐洲分部副主席Andreea Szilagyi說。羅馬尼亞籍的Szilagyi舉東南歐的職涯諮商服務為例,其實不少國家對人民的職涯輔導也是斷斷續續,校園階段和社會階段各行其事,互不銜接,提供的人力與財務資源也十分有限。

 

職涯諮詢需要播種醞釀

 

近幾年,歐盟開始補助各國的勞工部國家就業局培訓職涯諮詢師,她也曾參與倡導、遊說公部門,然而不少國家的情況是,政治環境變異很快,部長或國家領導人經常更迭,「他們唯一關心的,是推動職涯規畫後,能不能在六個月內就讓更多人找到工作,愈快愈好,因為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能在現在的位子上待多久!」

 

Szilagyi說,從培育職涯諮商師到開始服務、產生效益,至少需要三、四年的醞釀時間,「多數官員的問題都是,他們等不及!」除了專業人力的培育之外,她認為職涯諮詢要發揮效能,往往也需要完整的勞動市場資訊,不論教育部、勞工部,都必須掌握住更具參考價值的精準數字,才能提供工作者更符合現勢的建議。

 

找工作重要,「找對工作」更重要

 職涯諮詢在台灣雖不是太陌生,卻也未太受矚目。時下的年輕人,為了父母的期望考醫學院、讀商科的仍所在多有;上班族換工作受限於一般的價值觀,掙扎於高不成低不就之間的更比比皆是。但國外的例証顯示,「職涯規劃」的觀念與風氣,大有助於個人潛質開發,與企業和國家的人力優化,促成人力培育與職場供需、產業趨勢無縫接軌,實是政府、學界及產業界都應積極推廣的概念。因應無就業景氣復甦,職涯規畫,產官學應共同重視的課題中央社 (2009-11-24 19:11)

(中央社訊息服務20091124 18:24:54)當職場變化飛快,冷不防就來個海嘯,大家都替大學畢業生擔心、想盡辦法替他們找工作。但年輕人更需要的,其實是提早在專業人士協助之下,針對個人特質與勞動市場的動態,更精確的發展職涯。

經歷了一年多的海嘯震盪,「學習」、「進修」已是廣被認同的熱門關鍵字,人們更瞭解「投資自己」是提升職場競爭力的鐵律;但下一步必須面對的問題卻是──「究竟哪個行業,才是我的舞台?」

產業板塊迅速變化的時代,思索職涯方向,更需要與科學化的資訊來幫助自己。愈來愈多國家的職場人盛行向「職涯教練」求助,這群專業人士嫻熟溝通技巧與職涯評估,隨時觀測勞動市場動態,可引導個案在深度自我探索之下,在職場光譜上找到適合自己的定位點。

日前舉辦的一場「職涯規劃發展與人力資本提升」國際研討會中,國外職涯諮詢的資深學者就指出,工作者能否充分發揮潛質,是影響國家經濟發展的重要關鍵。但「職涯輔導」需要時間播種深耕,並非一推行就立即見效,需要校園與公部門共同支持認同,才能展現效益。

由行政院勞委會職訓局指導、中國文化大學主辦的這場研討會,邀請到美國諮詢師認證管理委員會(NBCC)主席Thomas Clawson、NBCC國際與歐洲分部副主席Andreea Szilagyi、中國文化大學商學院林彩梅院長、台灣日立亞太(股)公司陳世鴻總經理,以及英國RSVP公司顧問總監Ann Alder等多位國內外職涯發展專家,進行豐富精采的知識交流與經驗分享。

代表美國最大的專業諮詢認證機構「NBCC」諮詢師認證管理委員會(The National Board for Certified Counselors)來台參加研討會的主席Thomas Clawson指出,專業心理諮商在美國發展已有百年,起源就是「職涯重建」。二十世紀初第一次世界大戰,美國為參戰投入大量人力,許多人被迫離開工作崗位,但戰後回到職場,配合心理諮商的就業安置服務,讓這些一度暫離職場的人在工作、經濟、個人自我實現與幸福感上重新回溫,產生了極大助益。

二次大戰後,美國在50年代初開始於校園建立職涯輔導系統,推動的關鍵則是1957年蘇聯發謝了第一個人造衛星,美國驚覺在數理與科技的人力培育上,竟然會落後蘇聯!於是國防部投入大量資金培訓老師成為諮商師,目的是為找出最優秀的科技人才。但Clawson說,當年的諮商也只是透過一些測試,將學生適合的就業領域粗略分類。往後又經歷了近20年時間,才將職涯諮詢精細化、深入化,成為與「教育諮詢」、「心理諮商」平行的另一種獨立的專業輔導系統,並提早紮根,從中學甚至小學就開始推廣。

從歷史脈絡就能看出職涯諮詢對於整合人力資源、提升國家競爭力的影響。而這項專業也快速得到其他國家的認同。Clawson表示,12年前,NBCC與美國職業發展協會、和官方的職業訊息協調委員會創立了「GCDF」──全球職業規劃師認證培訓課程(Global Career Development Facilitator, GCDF),目前已有美國、加拿大、日本、紐西蘭、歐盟等近20個國家和地區在推行,其中美國、日本取得証照的人數最多。中國大陸也在六年前引進,目前已有近千人通過認証。全球的職涯教練,現多任職於各國的學校、政府機關(例如德國的就業輔導員),或擔任私人機構的職涯顧問、企業內的職涯發展個案管理師等等。

「以歐洲國家來說,職涯發展的觀念也並非一開始就順利,」研討會的另一位外籍主講人,NBCC國際與歐洲分部副主席Andreea Szilagyi說。羅馬尼亞籍的Szilagyi舉東南歐的職涯諮商服務為例,其實不少國家對人民的職涯輔導也是斷斷續續,校園階段和社會階段各行其事,互不銜接,提供的人力與財務資源也十分有限。

近幾年,歐盟開始補助各國的勞工部國家就業局培訓職涯諮詢師,她也曾參與倡導、遊說公部門,然而不少國家的情況是,政治環境變異很快,部長或國家領導人經常更迭,「他們唯一關心的,是推動職涯規畫後,能不能在六個月內就讓更多人找到工作,愈快愈好,因為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能在現在的位子上待多久!」

但Szilagyi說,從培育職涯諮商師到開始服務、產生效益,至少需要三、四年的醞釀時間,「多數官員的問題都是,他們等不及!」除了專業人力的培育之外,她認為職涯諮詢要發揮效能,往往也需要完整的勞動市場資訊,不論教育部、勞工部,都必須掌握住更具參考價值的精準數字,才能提供工作者更符合現勢的建議。

職涯諮詢在台灣雖不是太陌生,卻也未太受矚目。時下的年輕人,為了父母的期望考醫學院、讀商科的仍所在多有;上班族換工作受限於一般的價值觀,掙扎於高不成低不就之間的更比比皆是。但國外的例証顯示,「職涯規劃」的觀念與風氣,大有助於個人潛質開發,與企業和國家的人力優化,促成人力培育與職場供需、產業趨勢無縫接軌,實是政府、學界及產業界都應積極推廣的概念。

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從經濟凋蔽的環境中站起來,靠著精進生產與製造技術成為世界經濟強國,1979年美國學者傅高義(Ezra F. Vogel)所著「日本第一」(Japan as No.1: Lessons for American)一書,正為日本富強顛峰留下註腳。

中國文化大學商學院院長林彩梅指出,戰後日本企業文化是「公司家族」、溫情主義、終身雇用制、依據年資排序、對低能力者安排適當訓練。然而,在經歷1980年代的經濟泡沫後,日本在1990年代陷入經濟危機,超過十年的經濟低迷,企業的終身雇用制逐漸瓦解。千禧年後,稍見復甦力道時,又遭逢全球金融海嘯,形成經濟有起色、失業沒頭路的「無就業景氣復甦」(Jobless Recovery)窘況。 台灣日立公司總經理陳世鴻以自家公司為例,日本終身雇用制破產後,日本企業的經營哲學是「員工與公司共生」──維持員工對公司的認同感、提高員工的積極自發精神。但在企業朝向全球化佈局的策略下,資本、人力、資訊、技術都無國界限制,環境變化快速,使非典型雇用比例快速增加。

個人要保持職場競爭優勢,陳世鴻強調,專業更甚學歷,具有多元職能、潛力、適應彈性、能團隊合作、國際化、廣結善緣、具有馬拉松精神者,是日商企業重視的人力特質。他並建議年輕人,現在環境變化大,幸福人生的定義不在於收入多寡,應更重視生活素質與快樂指數。

「數位時代」與「經理人」雜誌共同社長兼總編輯長林文玲亦有相同的論點。未來的大環境仍存在許多變數,但從日本經濟起落中可以歸納出人力資源未來方向。主流的人力資源趨勢是,多元均衡的人才勝過能力單一、態度上進的上班族;愛自己多過愛組織的「貓型員工」,已是世代浪頭。

這類貓型員工對公司分派的任務不一定有興趣,自己有興趣的目標倒是會很投入。在此趨勢下,能用善用新世代人力特色、激發個人潛能的的「教練型」經理人,就是人力資源領域中炙手可熱的需求人才。

日本從戰後經歷經濟榮景與低潮,企業的終身雇用制終不敵大環境改變和全球化的腳步。隨著當前「無就業景氣復甦」的浪潮,相信未來將會有愈來愈多愛自己更甚於效忠組織的「貓型員工」出現,而在職涯發展的另一端就需要「教練型」經理人,激發出員工的潛力,發展出企業與員工的共生共榮新生態。

美國諮詢師認證管理委員會(NBCC)主席Thomas Clawson,在職涯規畫研討會中分享職涯諮詢的美國經驗。圖片提供/文大推廣部

圖說:美國諮詢師認證管理委員會(NBCC)主席Thomas Clawson,在職涯規畫研討會中分享職涯諮詢的美國經驗。

訊息來源: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


iristw 發表於 樂多18:32回應(0)引用(0)

November 5,2009

小強的自我激勵

不行, 不能被打敗. 我沒有哭泣的權利, 現在也不是哭泣的時候.

iristw 發表於 樂多17:04回應(0)引用(0)

November 2,2009

又來了

我又不想工作了

iristw 發表於 樂多11:22回應(0)引用(0)

October 29,2009

又是一整個不想動腦工作的狀態

又是一整個不想動腦工作的狀態

iristw 發表於 樂多10:35回應(0)引用(0)

October 13,2009

[轉貼] 台逾60所大專12年後會倒

台逾60所大專12年後會倒

〔自由時報〕受少子化的嚴重衝擊,教育部預估十二年後、一百一十年時,台灣一百六十四所大專校院中,會有超過三分之一、六十多所大專校院倒閉,數千名教授失業。教育部長吳清基昨天表示正在修改法規,積極推動部分大學退場或轉型。

民國110年 學生不到20萬

國內每年新生兒人數已不到二十萬人,今年小一新生首次不足二十三萬,新生兒人口數並以每年二十%的速度逐年下降;教育部推估,少子化將自一百年起逐步衝擊大專校院,十八歲可唸大專的學生人數將由目前三十萬降至二十七萬,到一百一十年,大專生源將正式跌破二十萬、僅剩十九萬五千多人。

吳清基昨天到立法院進行「高等教育現況檢討及追求卓越之發展策略專案報告」,坦承少子化情況正在惡化中;高教司科長朱俊彰表示,九十七學年已有八所大專校院招生不滿七成,總缺額為五萬九千人,九十八學年大專招生缺額目前正在統計中,但光是登記分發管道缺額就有六千八百零二人,招生不滿七成的學校已擴大到十四校。

數千名教授 將隨之失業

教育部正在與大專協商每年減少二%招生名額、每年降低大專班級人數兩人,避免大專缺額惡化;儘管如此,在生源持續減少下,即使每年調降二%招生名額,仍無法有效「止血」,到一百零五年缺額將達六萬九千人,一百一十年的缺額更將增為七萬一千人。

以目前大專註冊率僅八十二%來看,教育部進一步估算,就算一百一十年的十八歲人口有十九萬餘人,恐怕只有約十六萬人會真正進大專唸書,屆時全國一百六十四所大專招生名額就算逐步縮減到二十三萬人,還是將有三分之一以上學校招不滿、缺額七萬一千多人,六十多校因此面臨倒閉。

教部擬修法 訂退場機制

立委黃志雄質詢指出,教育部過去大量開放大專校院的錯誤政策,導致小小的台灣竟然有一百六十四所大專校院,這還不包括九所軍警校院及兩所空大,十二年後大專校院招生將短缺七萬一千人,如果不減少招生,缺額更會突破十萬人,教育部要如何因應、如何處理問題?

立委管碧玲更質疑,教育部高喊大學退場機制已多年,但迄今未真正成立任何專案小組,恐怕只是「喊口號」。

吳清基則表示,教育部正研擬各種退場方案,協助公立學校轉型或整併,私校則轉型為財團法人,包括提供賦稅優惠及放寬土地變更編定的限制,增列私校改辦其他教育、文化或社福事業,免交營業稅等優惠措施,也研議開辦彈性多元的教育,幫助學校發展成終身學習的社會教育事業。

針對經營困難的學校,教育部表示,將採取循序漸進的方式,分為「建立預警機制」、「提供輔導協助」及「進行轉型退場」等三階段處理,一旦有學校停辦解散時,教育部會針對學生轉介、教職員離退及財務緊急應變處理方式訂標準作業流程,並成立緊急應變小組監管,維護師生權益。1012

...繼續閱讀

iristw 發表於 樂多18:26回應(0)引用(0)

[轉貼] 人生勝負,40歲開始 by 黃惠如

人生勝負,40歲開始
黃惠如 @康健雜誌
--------------------------------------------------------------------------------
「光陰的故事」主角孫一美54年次,如果她是真實人物,現在應該已經44歲了。她會不會也顧老顧小,奔波於辦公室、幼稚園、家裡和醫院之間?陶復邦會不會想從機長提前退休轉業?許毅源會不會厭煩了修車想去流浪?美麗的汪茜茜會不會去做脈衝光保持美貌?

現在40歲這一代,所謂的五年級生的舉止與行為,和以往的人已經大不相同,有人形容他們是「新30歲(New 30s)」。

科學家也用人口學證實此觀點。他們用「人們期待還能活多久,取代人們真正活多久」來計算。

德國維也納人口學研究所(Vienna Institute of Demography)測量德國、日本與美國人發現,在2000年時,39.9歲的德國人認為他們還能活39.2歲,若到2050年,51.9歲的德國人認為他們還能活37.1年,所以「中年」在2050年應該發生在52歲,而非2000年的40歲。

無論東、西方,40歲上下的公眾人物,如妮可.基曼、莎拉.傑西卡.派克、碧玉、黑木瞳、張曼玉、陶喆、陶晶瑩、劉若英,都用他們的風采說明40歲不再是「中年」。

外貌上,40歲的人不顯老,也不要老,不要人家猜出他們的年齡。雖然他們在辦公室已經變成「哥」、「姐」字輩了,工作負擔與壓力與日俱增,卻不願在外表上變得一樣有「份量」,便勇於投資抗老產品、微整形和減肥。

40歲還不是大人?

現在40歲的處境與過去不同,「以前學的生涯理論都不太能用,」呂旭立基金會諮商心理師李島鳳也同樣認為。

以往的生涯理論認為,40歲面臨的中年危機是一種反轉。男性一生貢獻事業,忽略生命其他重要事物,到了中年會想找生命意義;而女性前半生都貢獻家庭,一到中年反而想建立自我價值。

但現在的40歲,在成長過程中,目睹自己的父母太早因為生兒育女、房貸,跳入委屈求全的中年生涯,他們對承擔責任特別謹慎。

他們儘量延長青春,企圖晚婚,遲遲不肯生孩子,享受了史上最長的青春期,拜時代之賜,他們六、七十歲的父母都還健在,依舊以青少年的規格對待自己的「40歲的大孩子」,仍期待孩子能走向他們心中暗自設定的人生,有意無意不剪斷臍帶。

「40歲有什麼用,媽媽還不是老叫我吃水果,」56年次的微軟全球技術支援中心副總經理洪志鵬自嘲。

洪志鵬在37歲時離開高薪穩定的高科技業去當作家,他離職時,父母表面上說支持,「其實無影(台語,不是真的)」,他寫了科幻小說、愛情小說,寫了一年多,自覺寫不出什麼名堂,當他決定重返職場,感受到父母鬆了一大口氣。

若按以往的習俗,沒有結婚就不算大人,那現在有一大群沒長大的40歲「小孩」。

10個阿拉佛,3個是單身

女性的狀態尤其特別,不婚、晚婚成為這個世代最閃耀的風景。

台灣的阿拉佛(日本流行語,指40歲上下的女性,around 40)近三成是單身,高達53萬人,約半個台中市人口,創造了台灣有史以來最高比例與特別的社經地位、生活型態與心理層次。她們收入穩定,自足自得,一人飽全家飽,捨得寵愛自己,是現今不景氣下最被重視的消費族群。

「幸福不是圓的,也不是扁的,而是你喜歡方的,剛好也得到方的,」《光陰的故事》編劇、55年次的徐譽庭用《光陰的故事》裡孫媽媽的台詞自喻自己的單身。

她並沒有「立志」不結婚,但朋友都說她對愛情的標準太嚴格了,因為她既希望她的另一半當她劇本的第一個觀眾,卻當她埋首劇本時,不要吵她;但當她需要他時,又可以適時出現,「這樣的一個人,怎麼那麼難?」她說。

但這些人未必全然享受單身生活,尤其台灣尚未擁有良好的社會安全制度,她們心頭最擔心的就是「一個人的老後」。

一位40出頭中小企業的女性高階主管,在母親生病手術時,和菲傭等在手術房外的等候區。看到別的病人一推出手術房,都有兒女成群擁上病床,獨身女的她不禁想,到她老後,在等候區等她的,只有自己花錢請的菲傭了。

李島鳳說,40歲來找她心理諮商的女性多是40歲單身,都說想找一個「伴」仍不可得,已經不奢談靈魂伴侶了。

太晚當父母,三明治更被擠壓

結了婚的40歲也未必從此幸福快樂,他們比以前的40歲晚婚也晚當父母,多數人在幼稚園、醫院、辦公室間奔波,喘不過氣。

「未婚的人覺得擁有太少,結婚的人覺得擁有太多,」淡江大學大眾傳播系講師、前新聞主播馬雨沛慧黠地說。

三明治世代上有父母,下有子女,中間有婚姻需要修修補補,只不過以往的世代小孩起碼念到高中了,現在40歲小孩可能還在念小學、幼稚園,養育的壓力相形大增。

根據主計處國情統計,1990年35∼39歲才生育第一胎佔千分之15。但2008年已多達千分之25。

已婚女性照顧者的角色根深柢固,雖然已經晚當父母,感覺上心理上已經準備妥當,但壓力比她們預期的大。

主計處調查,台灣女人除了工作外,每天花在做家事、照顧家人、教養子女的時間是2小時23分,是男人32分鐘的4.4倍。

加拿大的研究發現,女性在40歲會經歷更多的健康問題,這些問題尤其和情緒有關,導致40歲女性擁有較差的生活品質。

研究人員歐帕納(Heather Orpana)說,40歲上下的女性幾乎掙扎於工作、家庭、和其他照顧責任,她們患有「時間飢渴(time hunger)症」。

女性生理或心理健康都在40歲急速下降,加拿大的調查發現女人30幾歲「有點快樂(somewhat happy),到了40歲就「有點不快樂(somewhat unhappy)」。

「現在的我,在『自我實現』和當母親的衝突中,但我覺得當『我自己』可以慢一點,」有兩個幼齡孩子的馬雨沛自承。

責任往上增,健康往下滑

40歲責任這麼重,偏偏健康往下走,彷若剪刀的軸交叉。

很多人在40歲上下,開始在健檢報告上看到許多紅色數字。大陸暢銷健康作家洪昭光說,40歲決定你的後半生。「40歲要大修,否則出現問題時,就晚了,」洪昭光說。

很多40歲的人最害怕電視上出現的突然心肌梗塞或中風的例子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從心血管疾病來看,男性45歲就會走下坡,年齡,是不能矯正的危險因子,」台大心臟內科主治醫師王宗道說。

害怕是害怕,但40年來養成的生活習慣很難改。

衛生署國民健康局7月才剛公布的三高追蹤調查,40歲以後無論是血糖、血脂、血壓發生率都驟升。

拜媒體之賜,很多「新30」的40歲人知道要保養,然而,多數人仍不會真正控制飲食與運動,常落於短期立志和自我安慰式的衝動性購買,例如買了健身房的會員卻只去了幾次,或為了騎自行車買了整套自行車服。

可以實現自我的幸運世代

或許是幸運,40歲這代的六、七十歲父母有累積財富,加上政治民主化的衝擊,多元價值的洗禮,使這代40歲比較重視實現自我價值,且多勇於早點去追夢,不像老一代只敢等退休後再說。

「我每天都在想,」洪志鵬說起他的作家夢,所以30多歲時他跳出企業當作家。不過,過了40歲之後,他再也不敢了,不只是外界的看法,「連自己那關都過不了」,雖然距離他上次的「膽大妄為」的作家夢,也不過5年。

「大不了,老娘去賣牛肉麵,」這是《光陰的故事》編劇徐譽庭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30歲時她咬牙離開劇場,回應自己蠢蠢欲動的創作慾。雖然徬徨但仍不敢告訴父母,向好友借了20萬度日,每個月照舊還向父母奉上生活費。

在家畫了4個月的油畫後,她終於沈澱下來,從此,一有困難她就用這句話對自己精神喊話。

經過30幾歲的辛苦打拚後,43歲的她交出了《光陰的故事》這樣充滿善意的作品,收視率曾高達8.45,甚至有網友模仿研究紅樓夢的「紅學」,而以「光學」來研究《光陰的故事》,40歲後她終於證明,戲劇也可以是「作品」,不只是「商品」。

哀樂中年

只是,無論是哪個年代,無論已婚未婚,無論貧富貴賤,不變的是,40歲都要面對生命失落與遺憾。40歲人多數與命運交過手,面臨親人的衰老與病故。

諮商心理師李島鳳剛接下學校的心理諮商室主任,父親就生病,她工作忙得不得了,雖然盡可能回家,但實在無法做到像某些朋友直接辭了工作陪伴。

父親無力面對生病與即將到來的死亡,曾在餐桌上無助大哭,李島鳳當時只能緊緊摟著他哭泣,什麼都不能做。

父親去世後,她歉咎、充滿罪惡感,直到與自己的老師諮商詳談,老師說,在東方父女中,很少聽到可以相擁而泣的,應該珍惜擁有這樣美好的回憶,從此,她才能夠漸漸釋懷。

之後,李島鳳依舊堅辭心理諮商室主任的工作,專心投入她覺得做起來最有興趣的諮商工作,即使有時碰到病人收入不豐,只能付一、兩百元的諮商費,她也願意諮商。

而且,到了40歲,心境開始從取悅他人到主動定義自主。40歲之前,總是取悅看重自己的人,如父母、教練、師長、伴侶、老闆,來求取「生存」與「站穩」。

但40歲之後,那些藉以形成自我認同的奮鬥與各式競爭,如今成為無聊的重複性工作,有著不可避免的憤怒與沮喪,學著重新定義工作的人生。

59年次的廖震元用《心經》的「顛倒夢想」形容他現今的處境。在英國獲得動物福利博士的他,待在一個半公務員的單位長達15年,工作內容雖也是結合理想,卻花了許多時間在應付無聊繁瑣的事務工作,累到生了環狀泡疹都好不了。

他說,工作是為了睡得好、吃得飽,但現在為了工作吃不飽、睡不好,失去健康、沒有精神生活,也犧牲孩子的童年,簡直是「賺一口飯,砍我一隻手」。

所以他決定「遠離顛倒夢想」,離職去開顧問公司,幫助農民以人道方式飼養經濟動物,也幫助農民行銷產品。即將邁入40歲的他並非愚勇,先算過家庭開支,也先佈線佈局,行得通才行動。

「20幾歲是在這個世界擠個位子都來不及;30幾歲是這個世界要你幹嘛就幹嘛;40幾歲是我要幹嘛,這對我的意義是什麼,」同樣是40出頭的諮商心理師李島鳳說。

有錢的青春期,你要如何再一次掌握?

「比賽不到最後,就不算結束,」美國大聯盟洋基隊傳奇捕手貝拉(Yogi Berra)曾經說。

「當人們活得愈來愈久,可以計劃更多,可以更有效率、更積極,彷彿他們還年輕,」美國史丹佛大學歷史系教授山德森(Warren Sanderson)說。

展望未來還有四、五十年,40歲真是「我還太年經,心情還不定,」還想有機會修正人生腳本,嘗試各種挑戰與滋味,不同於過去幾乎只會發生在青春期。

作家王文華便說,40歲是有錢的青春期,同是進入另一個新階段,而且同樣迷惑、焦慮,只是這次的目的是讓生命故事連貫。

每個人都在自編、自導、自演自己的人生故事,而且你的故事就是你的命運。安泰勒知名小說《意外的旅客》書中主角便在40歲時宣稱:「現在的我可比過去任何時候更像我自己」。

在40歲這個階段,脫去虛飾的外殼,終於發現頭銜、地位不再那麼重要,死亡也不再是飄忽不定的焦慮,而是肉貼肉、必須與之交手的真實處境,面對「剩下」的時間:「我要怎樣被記得?我要記得誰?我要在身心健康投注多少心力以確保老後活得輕鬆自在?」這些考古題都一一現身,逼你回答。

這代40歲跌跌撞撞走向全然未知的人生分水嶺,表現或許不如舊日中年人的「標準」,但毫無矯飾與模仿,他們編寫的不是新30,而是新40的人生故事。

iristw 發表於 樂多16:33回應(0)引用(0)

August 31,2009

人格測驗 Myers-Briggs Type Indicator

Psytopic分析:您的性格类型是“ENFP”(外向+直觉+情感+知觉)

热情洋溢、富有想象力。认为生活是充满很多可能性。能很快地将事情和信息联系起来,然后很自信地根据自己的判断解决问题。很需要别人的肯定,又乐于欣赏和支持别人。灵活、自然不做作,有很强的即兴发挥的能力 ,言语流畅。

ENFP型的人充满热情和新思想。他们乐观、自然、富有创造性和自信,具有独创性的思想和对可能性的强烈感受。对于 ENFP型的人来说,生活是激动人生的戏剧。 ENFP型的人对可能性很感兴趣,所以他们了解所有事物中 的深远意义。他们具有洞察力,是热情的观察者,注意常规以外的任何事物。ENFP型的人好奇,喜欢理解而不是判断。 ENFP型的人具有想象力、适应性和可变性,他们视灵感高于一切,常常是足智多谋的发明人。ENFP型的 人不墨守成规,善于发现做事情的新方法,为思想或行为开辟新道路,并保持它们的开放。在完成新颖想法的过程中,ENFP型的人依赖冲动的能量。他们有大量的主动性,认为问题令人兴奋。他们也从周围其他人中得到能 量,把自己的才能与别人的力量成功地结合在一起。 ENFP型的人具有魅力、充满生机。他们待人热情、彬彬有礼、富有同情心,愿意帮助别人解决问题。他们具有出色的洞察力和观察力,常常关心他人的发展。 ENFP型的 人避免冲突,喜欢和睦。他们把更多的精力倾注于维持个人关系而不是客观事物,喜欢保持一种广泛的关系。

您适合的领域有:未有明显的限定领域

您适合的职业有:

· 人力资源经理
· 变革管理顾问
· 营销经理
· 企业/团队培训师
· 广告客户经理
· 战略规划人员
· 宣传人员
· 事业发展顾问
· 环保律师
· 研究助理
· 播音员
· 开发总裁
· 广告创意
· 广告撰稿人
· 市场营销和宣传策划
· 市场调研人员
· 公关专家
· 公司对外发言人
· 儿童教育老师
· 大学老师(人文类)
· 心理学工作者
· 心理辅导和咨询人员
· 职业规划顾问
· 社会工作者
· 演讲家
· 记者(访谈类)
· 节目策划和主持人
· 专栏作家
· 剧作家
· 设计师
· 卡通制作者
· 电影、电视制片人


注:本测试为beta版,答案供参考,不妨给本次测试结果的准确度给予百分比评价(100%为完全符合)
同时为更好地帮助后来的测试朋友,如果您觉得有不合适或者遗漏的职业,欢迎一起参与这个测试的改善。

see~ 欠栽培
埋没人才了

記者型??
信度?效度?

說我人格分裂比較準

iristw 發表於 樂多1:07回應(0)引用(0)

August 19,2009

跟班小妹+助教

這幾天, 暫時得以平靜,
希望德國客人接受我的提議,
讓我免除另一場災難.

今天下午的報告還算順利,
當了一個半小時的跟班小妹+助教,
還蠻好玩的.
只是這把年紀了稱不上小妹啦!
這種工作內容我超愛的.

感謝主讓我小小的體驗了一下.

iristw 發表於 樂多18:22回應(0)引用(0)

August 14,2009

[轉貼整理] 亞里斯多德對奴隸的看法

19.殖民主義與基督信徒的良知

公元一四九二年意大利熱那亞人哥倫布為西班牙國王發現了美洲新大陸,帶來巨大的財富与威望之後,一股淘金熱澎湃洶湧而來,除了王室要求遠征的人帶回黃金財寶之外,許多在歐洲窮困潦倒、不得志的人,也紛紛設法搭遠征者的船飄洋過海,企盼在異地發財致富,另創天地。還有許多商人,因為前往東方的陸路被阿拉伯人所堵,於是冒險由水路西行,希望找到歐洲所需要的金銀、絲綢、胡椒和香料。

面對航海探險的熱潮,一心要把福音傳到天涯海角,為基督爭取更多的人靈的教會也不坐失良機,因此派遣傳教士隨船前行。

試想,在那樣一條船上,大家同"船"異夢,各懷抱負,除了目的地相同之外,大概找不到共通的話題。由於同舟共濟的精神需要,船上傳教士們不能不同情關懷軍人、武士、商賈、流浪漂泊的人和投機份子。

然而,話不投機半句多,傳教士們很快地就要和同行的征服者与商人們在征服異地,進行殖民,掠奪剝削等問題上發生意見。原因是那些征服者之所以離開歐洲,無非是為了在海外開創天地,商人則處心積慮尋找金銀、香料、咖啡和糖。這種官商勾結所產生的征服新大陸的行動,不但屠殺了美洲許多的印地安土著,而且也把歐洲的疾病如風疹、天花等等,傳到當地。這還沒有完,當征服者制服了土著原住民後,強迫他們作苦役勞動,挖礦採金。印地安原住民根本不認識、也無法承受這種虐待式的苦役,所以死了很多人,原住民人口急速減少,有些部落甚至完全消滅。例如在十六世紀中葉,安地列斯群島的原住民已經滅種斷根,不復存在。這種種不人道的殺戮、強取、豪奪的行徑自然令傳教士憤憤不平。

當時西班牙在美洲殖民地採行一種政策与制度,就是把發現的新地區分施給遠征軍和前往拓殖的西班牙人,這些獲得土地的人有義務保護地方原住民,並向他們傳佈福音,而原住民印地安人則必須為殖民者作勞役,繳付貢稅。

這種政策制度(SISTEMA DELL'ENCOMIENDA)表面看來是義務与權利的公平交換,實際上則是變相的奴隸行為。一五一一年一位名叫蒙特西諾斯(MONTESINOS)的道明會神父在講道中譴責抗議這種剝削印地安原住民的制度。他的抗議竟引起殖民者極大的不滿,這些憤怒的人把事情告到西班牙王室那裡去。次年,國王頒布法律,仍然保存現行的殖民制度,但要求殖民者把美洲印地安人視為自由的人來對待,也要照顧他們的基督信仰生活。

西班牙王家雖然頒布了尊重印地安原住民的法律,但並沒有改變多少實際的情況,因此,為原住民爭取正義的奮鬥繼續存在著,其中最著名的首推拉斯卡薩斯(BARTOLOME DE LAS CASAS,1474-1566)。

拉斯卡薩斯是哥倫布一位伙伴的兒子,他原本也是到美洲淘金的,也剝削過印地安原住民。一五零九年偶然聽到一位道明會神父講道,終於恍然大悟,明白虐待原住民是不應該的行為,因此痛改前非,並加入了道明會,晉升了神父,將五十多年餘生的時間完全獻身於保護印地安人的工作。他努力設法說服西班牙國王廢止前面所提到的那種殖民政策制度,並以和平的方式向印地安人傳教。在他的努力之下,似乎保祿三世教宗也因此頒布諭令,明確肯定印地安人是自由人,必須以溫柔的方式促使他們皈依基督。

一五四零年,拉斯卡薩斯神父寫了一份"印地安人毀滅的簡短報告",述說征服者壓迫屠殺印地安人的恐怖行徑。這份報告直接影響神聖羅馬日耳曼帝國皇帝卡洛五世在一五四二年頒布新法律,廢止方才提到的殖民制度。

拉斯卡薩斯神父為了維護美洲原住民的權益,在那個時代竟橫渡大西洋十二次之多。一五四五年被任命為危地馬拉切巴(CHIEPA)教區的主教。由於和很多殖民者在對待印地安人的問題上仍有許多歧見和衝突,拉斯卡薩斯主教終於在一五四七年返回西班牙,從此不再回美洲。

一五六六年,拉斯卡薩斯主教去世,享年九十二,噩耗傳來,所有印地安人都痛哭流淚,如喪考妣。

与拉斯卡薩斯同時代的,在西班牙還有神學家弗蘭切斯科.達.維多利亞(FRANCESCO DA VITTORIA),他在西班牙著名的薩拉曼卡大學教書,大談美洲印地安人的生活和戰爭的權利,他很懷疑西班牙在美洲殖民的權利,也抗議征服者的許多行為。

總而言之,西班牙海內外這些為印地安原住民爭取權利的人的行動,可以說是世界人權運動的先驅。令人遺憾的是:雖然有這些有識之士的振臂高呼,以及新法律的頒布,美洲印地安人的處境並沒有獲得顯著的改善,原因在於其中充滿矛盾。試想,西班牙國王固然頒布人道法律,卻也希望西班牙前往美洲的殖民者都能在當地致富,享受美好的生活,於是不得不逼迫原住民到礦場礦坑作苦役,挖掘黃金給殖民者。就這樣,印地安人繼續充當勞役,苦不堪言,累死病死者十有其一。

由於印地安原住民或遭屠殺,或被迫勞動至死,所以所剩無幾。於是以西班牙人為主的歐洲人想起了在歐洲已經消失很久的奴隸制度,他們想用奴隸來彌補印地安人人手的不足。

在中世紀時代,那些被伊斯蘭教徒俘虜去的基督信徒,都變成了奴隸;反過來說,被基督信徒俘虜的伊斯蘭教徒,也照樣被賣為奴。就這樣,產生了把戰俘充當奴隸的觀念。當時,在伊比利安半島,也就是西班牙和葡萄牙地區,尚有一小部分這種奴隸。

美洲發現後,急需要大批的勞動力,印地安人既然因抵抗征服者或被殖民者虐待,而人口銳減,於是殖民者便想到從非洲西海岸徵集單純的黑人,用威逼利誘的手段把他們賣到美洲充當奴隸。這種販賣非洲黑奴的行為直到十九世紀初才終止,估計約有一千四百萬到兩千萬黑人被賣到美洲。

歐洲人為了替自己販賣或使用黑奴的行為找理由,於是從古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的言論思想中找借口。亞里斯多德認為:有一類的人天生當奴隸的。這還不夠,他們更從舊約聖經"創世紀"第九章好幾節的文字找到奴役非洲人的說詞,因為非洲人的祖先曾經遭諾厄的詛咒,要永遠當奴隸。

總之,十六世紀征服美洲和殖民美洲的人以假善人的行為來掩飾他們所做的壞事,他們宣稱奴役人固然是不道德的,但為經濟的繁榮与進步倒是需要的。再說,黑人被賣為奴才有機會接觸和認識基督宗教。有些傳教士甚至加入了販賣黑奴的行列,而且自己身邊也有不少奴隸。

這些黑奴沒有印地安原住民幸運,因為原住民有拉斯卡薩斯主教到處為他們請命,作他們的保護人。黑奴的命運只靠一些心懷愛德的人給以寬待,例如耶穌會士皮埃爾.克拉弗神父,他於十七世紀在哥倫比亞設法使黑奴的命運不至於那麼悲慘而已。

非洲黑奴在美洲的命運比較單純,大約只限於人道待遇的問題。但美洲印地安原住民卻有自己的文化的興旺問題;墨西哥的阿茲台克人(AZTEC)和南美洲秘魯的印卡人(INCAS)都擁有相當進步与輝煌的文明和文化,歐洲征服者、殖民者和傳教士來到美洲後,看到這裡的古老文明不能不為之震驚。於是產生了雙重的面對態度,就是把美洲的古老文化文明夷為平地,把當地原有的宗教連根拔除,並以歐洲文化和歐洲人已經信奉了一千五百年的基督信仰加以取代。另一方面也開始設法研究和了解印地安原住民的文化和歷史,思考如何使歐洲人信仰基督的方式与美洲原住民的文化彼此融合。但這些問題始終沒有得到解決,這也是當時傳教的危機。
...繼續閱讀

iristw 發表於 樂多9:24回應(0)引用(0)
 [第一頁]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