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5,2010 00:53

近期北美館觀展心得(下):攝影、錄像,當然還有政治。

  上禮拜去看了篠山紀信的攝影展,逛北美館網站無意間發現的。雖然會自私地想如果知道的人少一點反而可以好好看展,不過,篠山紀信欸,花點預算宣傳應該不過份吧?又或者,其實美術館本來就不需要做任何宣傳,靜靜保有藝術性的超然?

  喔,算了吧。這年頭不宣傳誰還活得下去。

  這種傷感情的話題擺到後面再說。篠山紀信在台灣知名度應該頗高,畢竟他常與明星合作(多年前那本宮澤理惠的寫真集轟動一時,也是從那時開始「寫真集」這個外來漢字名詞在中文裡正式出現),搜尋他的名字,先跳出來的全是女明星的照片。這次看的主題【東京‧廣角】,主要集中在80~90年代。一開始先看到「筱山廣角」,皆是用廣角鏡頭拍攝的大型作品,多半以人物為主。有相撲選手、學生早會、刺青(不知那些被拍的,理著平頭只穿一條兜襠褲的男子們的背景,但極像是黑道)等等。我最喜歡一進門左手邊的游泳池畔(已經忘了名字,85或86年的作品),畫面極其飽滿,人物輪廓分明,充滿九0年代的熱度。

  接著是歌舞伎大師坂東玉三郎的專題,從後台到前台,每一張照片都充滿戲劇性;以女優為主題的系列我非常喜歡。坂東玉三郎有一幅作品是在同一個畫面裡呈現他在樂屋中從化妝到著裝的過程,女優主題則更多類似表現手法。就像中國式的畫軸般,隨著畫面延展可以看見主體的行動,準備入浴,泡在水裡,起身,穿上衣服。攝影原本為了捕捉瞬間影像,篠山紀信卻用這種方式突破了時間的限制。拼接的手法也很高明,每個部份並非完全貼合,而是各有不同角度差異,於是空間比例失真,帶有超現實的視覺效果。

  一個轉角之後是藝術家的主題,迎面而來的草間彌生可愛得好感人;澀澤龍彥的書房照片讓我駐足良久-這個人看的書真的跟他寫出來的東西一樣詭異,桌上那朵玫瑰花是整張照片中唯一具有生命的部分,雖然只是個擺飾我卻無故起了雞皮疙瘩。接下來有一些以東京為背景的人體照(東京胴體)、以特殊沖洗方式呈現底片畫面的「魅影」、找一對(應該是)雙胞胎演繹的主題「夢幻」(兩個女孩和畫面都非常美,卻有種不寒而慄之感)。

  大約一個小時可以看完的展,可以說「並不難懂」。長期遊走在各種攝影領域的筱山紀信,作品並非驚世駭俗或深奧晦澀,卻自有一種企圖。
【東京‧廣角 篠山紀信攝影展】 ~2011/01/02


  看完之後我忍不住拉著朋友往樓下走,因為一直要看陳界仁卻總找不到時間去。地下一樓以數根大型水泥柱支撐,展間所有牆面直頂天花,皆漆成最灰的灰色,是的,就是只有監獄才會用的那種灰色。簡單看了導覽圖後便大略知道展覽概念,但這個展我無法看完。大部分都是半小時以上的錄像作品,認真算下來需要四五個小時以上-而我想很少人能夠連續一部接著一部看而不需要休息的。除了時間不允許,精神上也無法承受。

  我看了「帝國邊界I」,這是一個以告白劇形式進行的作品,分為兩段。一段是台灣人申請美國簽證被拒的自白,一段是外籍配偶申請台灣身分證被拒的自白。兩者均設置情境式場景(前者為美國在台協會,後者為機場出入境室),願意曝光的當事人一個個站好,輪流訴說自己的親身經歷。

  光是打這幾行字,我的情緒就已經又陷入那種憤怒與無力的狀態中了。這個計畫起緣於08年陳界仁受邀至美國參展,辦理簽證時移民署面試官卻對他說:「我懷疑你是要偷渡!」他為此成立一個部落格(就叫「我懷疑你是要偷渡!」),在上面徵求所有有類似遭遇的人提供經驗,於是有了這一段又一段的故事。那些要去探親旅遊求學出差的,被當成偷渡客;那些要來與家人團圓的,也被當成偷渡客。台灣人去美國得準備一大堆文件還要看面試官的臉色;外籍配偶下機後必須與伴侶隔離詢問數小時奇奇怪怪的問題,一個不對就當場遣返。這可真是帝國不可見也不可碰觸的邊界啊幹(對不起我就是很想罵髒話)。

  這樣要如何繼續看下去?所以在看過所有的「作品標示牌」之後(還是在幾個展間裡待了數分鐘),我們離開了。現在看來我也沒時間再去,只好就寫上這一篇聊以記錄。但我在這短暫接觸中的感受是這些作品非常成熟(包括呈現的方式),條理邏輯清楚主題明確,直接、充滿批判與衝擊性,而且真正對外發聲。現場展示部分作品之前在其他展覽或活動中的光碟片(北美館現場無法販售),其實我很想拿回家慢慢看。他在開幕記者會上大力抨擊北美館,以後要在這裡看到他的展覽是沒什麼機會了。
【陳界仁:在帝國的邊界上】~11/14


  回頭講講雙年展。接在費城經典展之後看台北雙年展,情緒落差的確有點大。這是我第一次看雙年展(如果很丟臉我也認了),在此之前雖然略略做了點功課,但有沒有讀懂似乎是另外一回事。觀眾非常少,我在一樓大廳繞著自由啤酒工廠轉了一圈,做為一個裝置本身也頗有意思,可惜沒看到製作過程。借了免費的語音導覽,然後從右邊走廊準備進入展間,在這裡的自助式寄物櫃寄放了包包

  自助式寄物櫃?北美館哪來的自助式寄物櫃?

  這過程很有趣,寄放包包的我是無意識地進行這項動作,質疑與困惑的念頭都比寄放這個動作更晚產生,雖然只是幾秒鐘的時間。這是一件展品,但卻也是一件具有實際功能的設施,藝術家(白雙全)藉此質問「藝術的純粹性」。好哲學啊。

  不僅哲學而且政治。策展人之一林宏璋說「要如何想像一個『藝術的政治性』展覽,而非一般政治藝術的展覽?政治藝術大半指向藝術內容、功用以及一種與人民關係的藝術;但前者『藝術的政治性』則指向藝術的內部,顯示藝術的製造、消費及流通模式。」這是一個很龐大的展覽,總共有50位藝術家的75件作品(以上資料均來自雙年展官網或導覽手冊),有靜態作品、流動影像、行動計畫......,在空曠冰冷的展間中,我甚至連語音導覽跟平面圖編號都幾乎對不起來(而語音導覽本身也是作品之一(張允菡),這是個很好的解釋)。對於接近劇場式的演說與行動藝術我是很不自在的,於是不僅方向迷路腦袋也迷了路。

  石晉華的兩個作品都有意思。尤其是當代藝術煉金術四部曲。這是之前的計畫結果。他把一元硬幣切成一半,並在畫廊以五毛販售這個「作品」(以相當於五毛錢面積的一小塊土司麵包支付),還登上了《典藏‧今藝術》的封面。另外引起相當話題的是《徵館長啟事》,許多年輕人發表政見的影帶重複播放。美術館館長是什麼樣的角色?在台灣這種建築物比別人大間藏品卻少得可憐的藝術邊陲國家,在美術館到底要用皮克斯吸引全家大小或讓財團花大錢買展覽之間,美術館館長到底該做什麼?這一點上,我真是不抱期望。

  還有很多關於身體(舞蹈)、影像(電影)的活動;以及其他的連動計畫,好比《海市蜃樓》,這個由姚瑞中帶領學生們完成的台灣蚊子館大普查,也出版了專書,「值得鼓勵」。當初看這個展的時候覺得很零散,不過現在用文字回憶卻發現的確呈現出策展人所想要表達的「藝術的政治性」。藝術被認為是純粹而「不食人間煙火」的,但事實上沒有「人」參與其中的藝術根本不具任何意義,而有人,就有政治。

找到一篇《破報》的相關文章,我認為展覽運作沒有這麼單純,不過還是可以看看。
〈談藝術政治前,讓我們先揭開內部經費的大餅-《破報》再訪2010台北雙年展〉
【台北雙年展2010】~11/14
http://www.taipeibiennial.org/

〈近期北美館觀展心得(上):時尚、舞蹈,有時還有電影〉


  • ringshen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感官v.s.世界 >> 視‧美學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藝術/設計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690 │標籤:陳界仁,篠山紀信,台北雙年展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4351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