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4,2014

141》11st

  再次一夜無眠,隨著天光逼近,讓計劃成型。

  上週籌備多時的黑膠節開展,雖然規模不大,從點貨到佈場上架不過一個通宵。前面與各內外單位的聯繫有專業同事處理,我負責場地規劃和人力配置,點貨前同事拿了杯珍珠奶茶請我,我問「怎麼那麼好?」他說「喝了之後就......」,我知道,拿人手短來著,但其實我很樂意埋首於白天人聲鼎沸的庫存區。我一邊嚼嚼嚼他嫌硬我倒覺得挺有咬勁的粉圓,齒頰裡透出黑糖的香氣,一邊清點成千上百的唱片。作業不算複雜,黑膠倒頗有重量,刷了黑色顏料的陳列紙箱染了滿手滿身灰-我怎麼會傻得在這一天穿白色T恤?

  打烊後美術設計和輸出廠商開始作業,果然有突發狀況(有時候我懷疑也許我們在「等待」這樣的時刻,彷彿巴不得要驗證「計畫趕不上變化」這句至理名言一樣),好在迅速解決。接著硬體定位,運送過程中房東現身找碴,就像不這樣不叫房東似的。幫忙搬運的同事下班後,剩我們三個不斷在英文字母A to Z間梭巡。就算沒辦法完成百分之百,開店的時候看起來也還是要很厲害。

  的確如此。

...繼續閱讀

ringshen發表於 樂多11:40回應(0)引用(0)第二部:052013-

October 15,2014

Friends'll be there for us.

  終於,上禮拜看完了大結局,一起交出了Monica公寓的鑰匙。

  我雖聲稱自己是《Friends》的粉絲,但並未看過所有集數。印象中是跟著東風衛視的進度看了幾季,但奇妙的是當我半年前從S1E1開始看起直到最後的S10E17-18,好像沒有真的哪一大段是完全陌生的。我是說,當然有非常多片段沒有印象,但也有很多不覺得自己看過的細節,極為熟悉地出現在眼前。

 

...繼續閱讀

ringshen發表於 樂多21:40回應(0)引用(0)謝謝收看 │標籤:friends,六人行

October 10,2014

在馬格南與無印良品之間,我閱讀

  住在外地的麻煩之一就是書。在香港買台灣書,貴是一回事,想到最後還得弄回去就更頭大。員工借書福利雖略能緩解,但總是有想好好收藏,或不想趕在借書期內匆匆讀完的書。這幾個月終於找到一種節奏:工作之餘的零碎時間讀電子檔書稿,休假偶爾借本小說,回台灣要不買它一疊,要不讀它幾本。

  跟預期不同,年初開始用平板電腦讀稿子,馬上就適應了,開始思考電子書的種種好壞。實在是方便,不用列印紙本也稍微滿足了「環保」的心態,不過在螢幕上,文字就只是文字而已。與心態也有關,每月初必須大量快速地瀏覽書稿畢竟是為了賣書。自己會挑幾本非常感興趣的(有時只是偶像出了新書)留著,後續再慢慢讀。一方面是書稿在排版和校對上都離完成有段距離,一方面則是難以具體形容的「感受」問題:滑動頁面或放大縮小,真的比不上一頁頁翻閱紙張更能讓我融入書裡。

  不過也許未來某個世代開始不再以紙本為文字的主要載體(完全消失倒是不太可能),他們便不會有這種困惑。他們的困惑可能是「為什麼存檔的符號是一個方型的小東西?那到底是什麼?」

  完全扯遠了。前陣子同事們似乎流行起閱讀馬格南圖片社的相關文字作品,不時有人來借,書區內也做起了相關主題,除了幾本中文書外,也把躺在架上的攝影集們陳列出來,主推自是上個月出版的《揹相機的革命家》。讀了這書,我才算真正對馬格南有了認識(雖然當年讀《失焦》就被卡帕迷得團團轉),一直認為像他們這樣的新聞攝影師甚至戰地攝影師,是非常偉大的行業,卻沒意識到一個純粹以攝影師為主體的組織有多麼瘋狂。抱持著高度理想,堅持將真實帶給世人(或追求攝影的藝術性),對自己的作為有想法,這些看來令人感動的特質,卻一再讓圖片社陷入經營危機-裡面當然也包括著過於強烈的主觀意識、不同派別的價值拉扯等因素。閱讀越覺得似曾相識,那些突如其來的成功,路線定位的掙扎,經營存續的關卡......,書中的歷史事件與人物軼事令人震撼、感動,但我邊讀卻邊不禁覺得這是一部,企業範例。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