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7,2015

這裡是我的台北:青少年哪吒(數位修復版)

  坐在九龍的戲院裡,與兩、三百位來自不同國家的影迷們一起觀看1992年的台北,我也不免自問 :「這裡是哪裡?我在什麼地方?」

  意外遇上蔡明亮和李康生二人現身,他們主要為新作《無無眠》而來,在《青》片放映前很輕鬆地跟大家聊了幾句(李:「這部電影現在看還是很棒,是一部經典......裡面有我青春的肉體。」蔡:「隔壁廳上映的新片裡也有(笑)。」)。踏上階梯準備離開前,蔡導問身旁的工作人員能否留一會兒看看開頭:「前面幾個鏡頭就好。我想聽一下聲音。」

  燈光漸暗,他們兩人就站在我右方十公尺一起看著銀幕。演員表斗大的六個名字:轉眼已過世十年的苗天、當時還沒取藝名的陸筱琳(陸羿靜)、後來沒再演戲的任長彬、在電影裡演妹妹在鄉土劇裡演媽媽的王渝文、此後成為蔡導唯一男主角的李康生,和選擇無謂好壞但沒繼續演電影實在可惜的「本土一哥」陳昭榮。

...繼續閱讀

March 18,2015

無法:403 Forbidden

  等到自己意識過來以後,已經變成休息時間大部分都耗在廚房(或週邊)的人了。

  「帶便當」、「每一餐都要能自己煮來吃」的執念變本加厲,每天計算著食材、哪天得買菜、哪天要下廚、菜色怎麼安排(由於會的樣式太少,最大的考量是不要太快重複,畢竟一道菜已經要吃上好幾天了)。常覺得自己像是日本節目《黃金傳說》裡,挑戰一個月只花一萬圓的搞笑藝人。那個單元充滿著「求生意志」(雖然半真半假),即使住在都市、生活裡有水有電有超市,但最重要的事就是吃,為了能在比賽中存活,同時也為了自己生存的能量,每天花費大把時間在廚房(與週邊)。三十天的挑戰過程中,除非前往其他節目錄影,否則挑戰時總是自己煮自己吃,洗澡睡覺,對著鏡頭講話,偶有訪客便能成為剪進預告的特別橋段。想想跟自己現在的生活的確是差不了多少。或許烹飪對很多人而言是一種紓壓或療癒的過程,但之於我,還是比較接近某種生存的證明。

 

...繼續閱讀

ringshen發表於 樂多15:08回應(0)引用(0)流水帳

February 17,2015

我的廚房記

01.02購物清單(單位:港幣)|
絞肉/一斤/$36
黃魚/兩條/$50
小卷/四條/$30
玉米/四條/$13
蘿蔔/一根/$6
豆腐/三塊/$11
腐竹/四片/$18
青江菜半斤+青椒一顆/$13
金針菇/兩包/$10
肉片/一盒/$24(超市)

  我是完全沒有廚藝的人,煮飯燒菜只是不愛吃外食的唯一解套方式。

  對料理不是沒興趣,也曾一度著迷於從番茄熬醬開始的義大利麵或烤餅乾,但總東拼西湊不求甚解。活到一個年紀後便明白人生唯一真理:唯有下工夫了解每個細節,才有可能做出點像樣的事。像我這般食材識不得幾樣又不認真研究技巧的懶鬼,只能帶著笨舌頭囫圇吞棗。

  說到頭還是因為花不下那個錢。香港物價實在高得嚇人,為了無上限翻漲的地租,店家只能三不五時標上新的價格,這一兩年常吃的食店,沒有一間沒漲過價的(而且都不只一次)。在鬧區港幣50元不過就是一碗麵,雖然為了配合那價格,麵條總是多得讓人吃不完。若想補充點纖維質,一小盤「郊外油菜」又是15元去了,還不說偏鹹的調味吃得人心煩躁(個人覺得香港食物風味特殊,但天天吃真的沒辦法)。

...繼續閱讀

ringshen發表於 樂多23:41回應(0)引用(0)流水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