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5,2015

「世界的」澳門

  前年中與同事澳門一日遊,對這個中西並存的城市頗具好感。今年生日決定給自己一趟小旅行,用兩天一夜的時間好好走走看看。

  第一天搭早上10點多的船班,託香港同事訂票不僅有折扣,艙別還升等。其實差別不大,但最大好處是比較安靜,另外提供簡單的餐點(麵包、三明治、杯麵等)。搭船地點在上環港澳碼頭,維港因腹地狹窄總是浪大,這回又是一上船便暈了(無奈)。船程約一小時,出關後順著指示走到附近的接駁巴士站,便能搭由各飯店/賭場的免費接駁車到市區。這回我選擇入住位於古城區福隆新巷的「新華大旅社」,這個青年旅社因王家衛《2046》在此取景而聞名,好處是位於市區且價格便宜,聽同事去住感覺很有「fu」,便想體驗一下。由於維護古蹟,旅社並不能做大規模改建或整修,事前已有心理準備,不過......。

  總之我先搭上了往市區的接駁車(如果要到議事亭前地,可以搭新葡京/新麗華/英皇娛樂這幾間酒店的車子,下車後稍走一會兒便到),下車後不知哪來的自信,完全沒看地圖就往自己認為正確的方向走,好像在錯的地方繞了一圈。只好認命拿出上次來時拿的紙本地圖,和只有wifi的i Pad mini。這次刻意不辦網路,以前沒網路還不是照樣旅行,Gogle map充當可以無限放大的詳細版地圖算是偷吃步囉。找路時不小心經過據說很有名的「陳光記」,進去點了一客黑椒燒鵝飯,65MOP真不算便宜,不過鵝肉鮮甜又帶著胡椒香,有點厲害。吃到一半一對秀氣的台灣母女來併桌,卻被店員送錯了餐點,或許他鄉遇故知覺得該伸手相助,結果出現了以下的對話:

  「請問你們是台灣人嗎?」
  (兩位輕輕點頭)
  「喔我也是台灣人啦。那個,你們剛才是不是點__飯跟__飯?他這個好像送錯了,因為價錢也不對。」
  (兩人研究了一下,發現真的有問題)
  「看你們是要就吃這個還是要換?」
  媽媽:「換好了,我們想吃兩種不一樣的」
  (我喊了店員過來,不知道是要唬住店員還是讓兩位旅客覺得我很可靠,講起了廣東話)
  「依個係__飯,唔係__飯」*n次,聲量越講越大
  (店員聽懂了,拿走餐點更換)
  (對著母女)「不能太客氣,他們會聽不懂(笑)」

  他們同樣客氣地對我道謝,後來就再也沒對話了。我稀哩呼嚕把飯給吃完起身結帳,心裡想的是他們看到我這大嗓門又素顏帶著大包的邋遢女,不知心裡作何感想啊。

...繼續閱讀

ringshen發表於 樂多22:50回應(0)引用(0)出去走走。 │標籤:澳門,世界遺產

January 17,2015

下一格。

  排了兩天休假打算出遊,生日前一晚(就是比下筆此刻稍早一點的幾個小時)認真打掃房間、倒垃圾、吃掉該解決的食物、把衣服丟進洗衣機。最近的確忙,沒時間帶便當,沒力氣運動(倒有時間感冒)。像打怪一樣每星期闖一關,餘暇則被一組接一組的訪客填滿。

  我是可以維持很久不出門的人,長期僅往返於公司與住處並不會覺得透不過氣。做家事、閱讀或上網,東摸西摸一天就過去了。所以以往的生日也只是在家吃豬腳麵線,這兩年因為在外地生活,如果不出門過生日,上班或休假都有點尷尬。朋友來訪是個可以讓自己出門的動力,繼續認識這個似乎熟悉實則陌生的城市。日前(前)同事到香港旅行,理所當然擔任地陪,早班下班和休假日全都泡在外面,連續多日睡眠不足外加充實的行程,最後一日有點猶豫要不要還是早點回家洗洗睡比較符合我近年的生活態度。但除了與朋友相聚機會難得,當下竟有一種近似「豁出去」的情緒,好像想證明「Work "smart", play hard.」這句被改編的過氣格言真的行得通-或者證明「我」真的行得通。

  跟這組同事共事時間雖不算長,此次同遊卻很投緣,一路上嘰嘰呱呱老半天,才發現自己原來大對方快要一輪。這行沒那麼多人叫名字後面加哥啊姊的,想想真是慶幸。總覺得如果太意識到自己的資歷,免不了倚老賣老食古不化,更何況前面還有多少高手讓人拚命追趕著。在越來越多人依賴的這種年紀,其實更渴望有導師型的人物可以商量、聆聽,「前輩」二字不可妄稱。

 

...繼續閱讀

ringshen發表於 樂多15:59回應(0)引用(0)Life, & Lifestyle │標籤:生日文

January 2,2015

我的2014閱讀心得

  去年從頭到尾讀完的書總數是七十本,比前兩年略增(不算漫畫的話),但密度很不平均,並且好些是2013年以前的書。某一兩個月借書借得很勤;某一兩次休假時努力消化書架上的未讀清單-似乎住在外地會產生莫名的迫切感,以前不一定會下手買的書,現在一季會去書店抱一大疊回家;有些時候因為迫不及待,就著iPad也把沒排版的未校稿給囫圇啃完了。但也有一兩個月什麼也沒看,或東翻西翻卻都只讀了chapter 1. 因為最近就是這樣提不起勁,原本自己信誓旦旦打算每個月速記一篇五到十本書的讀書心得,只完成一篇就沒了下文。

  最後一批讀的書可歸納出兩個關鍵字:「書」與「日本」。《創世紀的創世紀》記述由淺入深,排版大膽,讓我輩讀者充分感受到這已有六十年歷史的刊物如何在台灣文學界石破天驚,編輯功力了得(註)。《你在我心中的崛起與衰落》譯筆傳神,錯落出現的年代事件有解謎的樂趣,對書的推崇與嘲諷讓人會心。刻意與《AJ的書店人生》連著讀,後者帶有勵志性,同樣以追尋為題但比較溫暖,儘管能猜測情節發展仍不失感動,那些只有愛書人才懂的書袋更讓人頻頻掩卷偷笑。這兩本書雖各有弱點(前者轉折略欠細緻,後者收尾稍缺餘韻),但都是好看的故事。

  杉本博司在《藝術的起源》裡將他近年從藝術創作與收藏中對大自然的體悟及哲學思辯轉化為文字,希望有朝一日能親眼得見其作,感受必定更深刻。《廚房記》是我第四季最喜歡的書,幸田文為文豪幸田露伴之女,她以極度細膩的筆觸紀錄講究飲食的父親如何談論料理之道及對料理的堅持,讓她不僅磨出一身好廚藝,也從廚房裡活出自己的人生觀。後段收錄的短篇小說創作更是精彩。《假面舞會》是橫溝正史的金田一系列,非常久沒看推理小說了(尤其是日推),除了從本格派大師作品中得到純粹的解謎樂趣外,也勾起很多以前看書、看電影的回憶。《冬蟲夏草》則是梨木香步《家守綺譚》的續作,當時收到推薦邀約,對這略具聊齋風格,萬物有靈的故事愛不釋手,因此結緣的出版企劃如今已是同事,亦是妙事。隔了幾年,對前作幾乎不復記憶,翻開此書,隨著情節推展,一個個人物(和動物植物鬼物怪物)紛紛跳出腦海,像久未謀面的老友般親切。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