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8,2016

人際種種:朋友、社群、自媒體


  這個暑假不太好過,雖然表面上看來不是如此。每當有人問起未來打算,我仍舊含糊帶過。一個多月前我在〈回來〉裡寫下「......似乎是『知道不要往哪些地方走』、『不怕沒路走』和『還沒決定好要往哪個方向走』的綜合體。......那種期待與惶然並存的心情十分微妙」,但事實上已經沒有可以說出「我不知道自己想幹嘛欸」的權利了。褪去一切外在價值後,重新面對的,是那個沒有一技之長、沒有作品集、要從頭建構個人品牌的自己。不過在暫且餓不死的前提下,對於未來還有一點時間準備。人際關係,最近卻無論公私都有些患得患失。

  我從小就是個朋友不多的人,到很多年以後才發現自己是個大白目,常常無意間說錯話刺傷別人而不自知(那裡面必定包含了現在的自己完全無法接受的歧視言語吧)。雖然長久下來早已練就不在意「不跟你好」或直接無視等等單方的維繫阻絕——因此我很習慣友誼的不連貫性——但仍舊困擾於該如何拿捏相處的距離。

...繼續閱讀

ringshen發表於 樂多14:45回應(0)引用(0)流水帳

July 23,2016

來去台中住一晚:國美館、老房子、綠柳梅川,以及那些開與沒開的書店

  隔了很多年沒去臺中,因為想看浮世繪展做了兩天一夜的小旅行,同時拜訪幾間書店。這次去才發現臺中市區內有三條小川流經,秀氣蜿蜒,日治時期被稱為臺灣的京都。

  由臺中後站出發,簡單吃了一「盤」肉焿米粉後前往文創園區,可惜附近的「一本書店」不巧暑休到下週。雖然是暑假,但平日園區內人並不多,倒是意外看了一些展覽,我這個土包子第一次戴上VR裝置,乘著小舟進入趙孟頫的《鵲華秋色》裡,搖搖晃晃地竟有點暈船。也因為人不多,可以欣賞到臺北類似場域難得的寧靜。陰涼處偶見工作人員安靜吃著午餐便當,而舊建築區日式平房及紅磚樓外的椰林與榕樹,算是臺灣式的殖民景色吧。



  烈日當空,附近的攤販聚集區也有些百無聊賴,便循原路走回。前站的「宮原眼科」開了好幾年,沒想到人潮仍然絡繹不絕。在「復古」成為一種淺層流行現象的現在,宮原的人員、商品、設計、細節水準十分穩定,倒令我有些驚豔(因為歪掉的例子實在太多了)。走到距此不遠,有內用座位的二店,一樣是利用老房子空間(四信)。與臺北、臺南的風格有些不同,連「復舊」也免去的斑駁倒也省事。這兩天下來發現臺中人口味挺清淡的,攤子不鹹點心不甜,吃起來沒什麼負擔(也難怪會需要東泉辣椒醬了)。

...繼續閱讀

ringshen發表於 樂多20:47回應(0)引用(0)出去走走。 │標籤:書店

July 20,2016

如果你問我,關於出版......

  上個月搭著捷運讀《華氏451度》時,偶感身歷其境,於是莫名驚悚。其後至今(約莫兩三次)在同車廂看見另一個讀書的乘客,總不由自主站近,彷彿暗地結盟(但對方總貌似完全沈浸於閱讀中而未覺)。這故事對我而言所謂「驚悚」之處,在於「法律」只是順水推舟——既然大家都選擇不需要,那就徹底消滅它。

  最近關於出版的討論很多,跟朋友們聊天到後來,總是除了嘆氣或搖頭或更多疑問外沒有任何結論。不過在過程中,我感受到雖然大家都很焦慮,但都願意用各自的方式繼續嘗試。在這裡我想用一些新聞帶出自己這段時間的想法,因為自身工作經驗所及,思考邏輯還是偏通路端。說實話沒有什麼創見,亦並非某種「表態」。沒有一種可能的解方是萬靈丹,也沒有一種做法能讓所有人滿意。這是慣於以二分法思考的臺灣社會需要有耐心面對的。也希望能引發一些討論——古人說這叫拋磚引玉。


大眾媒體VS.分眾市場:書籍資訊平台想像

  中時〈開卷〉週報日前調整出刊時間及版面。大家雖然心裡有底是遲早的事,但消息一出仍不免嘆息此起彼落——台灣終於迎來一個大眾書評媒體全然消失的時代了。在台灣的書店工作時,〈開卷〉每年的好書名單是國際書展期間的重頭戲之一,評審雖然觀點各異,但「是好書,也是好看的書」仍是能摸著良心保證的。不過就算如此,除了年度評選新聞外,我在很早之前就沒有每週按時閱讀〈開卷〉的習慣了,連電子版本也興致缺缺。

  前幾天是一年一度的金鼎獎頒獎典禮,在網路上看到許多感人片段,但別說一般人,連出版業內都不一定知道這個日期甚至這個獎項(「出版魯蛇碎碎念」粉絲頁貼文,還有留言說「不知道,也不在乎」)。該說不意外嗎,連傳藝金曲獎都沒什麼人理,金鼎獎當然更靠邊站了。

  當閱聽者信任崩壞、收視群極度分散,傳統媒體與電子媒體整天播出的新聞可以幾乎沒有重疊的局面已然形成之後,期待一個全收視的大眾媒體似乎緣木求魚。而在大家習慣性被動接收資訊時,出版資訊要如何送到所有人手上?有編輯說提供給網媒的書摘被轉發上萬次,卻完全未反映在銷售上。一篇千字文章或許已經滿足了大部份讀者的需求,這也是網路時代標題殺人法的再延伸,另一種以管窺天。在這個議題的討論上,目前可得出的正向預估是:在一段時間的餵養後,或許能培養出部份讀者對於更進一步知識的渴求,但這時間多長、能量多大,不可預知。

  「小眾,真的不小嗎?」很難說,不過很顯然台灣的小眾市場「不是故意的」,而是「大眾」已然消失之後不得不為。出版雖然景況艱難,小型甚或微型出版卻如雨後春筍,在三個人可能就算頗具規模的營運模式下,分眾是唯一可行之路。臺灣如果要做書評媒體(我更傾向用「書介」這個詞),或許能用「資訊平台」的概念,加強「分享」的親和性。在我的想像中,這個平台有編輯精選過的書介,輕巧可口,不僅僅是「介紹」,更要能引起閱讀甚或購買的興趣(書介寫得好其實不難,要寫到讓人想「放進購物車」卻不容易),並且不限於以往慣常關注的人文文學社科,讓平常閱讀量不多的各年齡層容易引起興趣;當然長篇、深度書評亦不可或缺。

  要做這件事基本上不能介意讀者看到訊息之後去哪裡買書。在網路上看到訊息後直接連去網路書店是很正常的反應,現在還要說網書萬惡是不切實際。那麼實體書店呢?既然書不管在哪裡買都一樣,就要告訴讀者哪裡不一樣。這個平台要有一塊介紹書店活動,企劃書展、特色單品、座談分享......。連鎖與獨立資源差異大,可以從資訊露出配比上調整,但不能拒人於千里之外。這只是初步的想法,國際書訊、產業動態、相關新聞,都有規劃和發展的可能,對我而言最重要的原則是:絕不能有任何對價關係。要廣告就明說這是廣告,不可業配或暗地交換資源。

  在手機購物日趨便利,搜尋多過瀏覽的時代來臨時,以內容讓讀者留下印象非常重要。以往出版社→書系→單書的邏輯既然已經模糊,不妨反過來以點→線→面的角度構成閱讀版圖。無論實體或網路,銷售長尾逐年減少,經驗不足的門市人員對商品認識缺乏縱深,讀者自然也不會知道「舊書」的價值。這個平台不僅提供新書資訊,也可在與書店合作時以策展主題方式介紹舊書。

  當然,空想很簡單。其實開頭做,若有心也不算難,如何持續才是重點。要怎麼保持長久的公共性和提供合理報酬給為這個平台工作的人——那些親愛的眾小編們,其實不只是錢的問題,而是臺灣有多少人看出這件事對整個社會的影響力與重要性。

...繼續閱讀

ringshen發表於 樂多14:53回應(0)引用(0)本屋‧hon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