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8,2017

「沒有」作品集:工作列表(2016 - )

重要公告:即日起與書店、閱讀、電影、表演藝術等類型相關文章,不再刊登於此部落格。
歡迎追蹤Medium:https://medium.com/@ringshen


工作列表:
活動展覽。企劃執行

獨立出版聯盟
2018.04.04-05
【城南有意思】「春日晒書市集」策劃及現場執行協力

2017.12.12-2018.01.07
「獨立出版在玩什麼?」 @清華大學圖書館

2017.12.22-2018.01.27
2018台北書展「讀力時代」——行動書車快閃活動

展出單位聯繫、典禮現場支援

撰稿。採訪。報導

【書店。出版】


專欄|書店現場

採訪/報導

獨書人 Indie Reader》半年刊
試刊二號:〈一種香港精神:狹縫中的美麗花朵〉


【建築】

綠建築》雙月刊 個案分享(紙本:No.44、45/47~52)
No.52網頁刊載:在大都會裡自由呼吸

【其他文字作品】

報導者 THE REPORTER 專題|香港主權移交20年

高雄電影節 高雄拍短片延伸創作

編輯。企劃

【編輯/校潤】


紙上染了藍|2018.02|逗點文創結社

少年來了|2018.01|漫遊者文化

御伽草紙(啾咪文庫本)|2017.05|逗點文創結社


【新書宣傳網頁企劃(文字、概念)】

漫遊者
博客來

January 10,2018

some words about thirty-eight

失去

去年開始放棄瞻仰星象,不在乎水逆後面對困難似乎也比較冷靜。運勢一年又一年,回頭看看過期的預言,似乎還是自己過自己的。

2017年臉書牆上離開的消息比什麼都多。我在這一年失去了親愛的父親、忘年之交的朋友、遙遠但不可謂無影響的領袖。接連而來的噩耗讓一切變得有些荒謬,重點會擺在各種奇怪的地方。比如有天我突然想到自己成為了看得見「騎士墜鬼馬」的那些人之一,才理解J.K.羅琳設計這個橋段的意義--當重要的人離開的那一刻起,世界便不再是原來那個世界了。每做一件日常小事,去一個去過的地方,都會想到那時他在,此時他不在。

父親離世半年多,心境上各種轉折不足為外人道,總之應該要慶幸自己理智線很強大。不過我也發生了那樣的狀況:在一個意料之外的時空突然悲從中來。那是在十月飛往北海道的飛機上,母親說她在百日不久後的某個半夜看見父親來道別,我先是耍賴著說「怎麼沒來找我?」然後在三萬三千英尺的高空上抱著母親大哭。

心得是在天上哭和在地上哭沒什麼差別,一樣會鼻塞。


...繼續閱讀

ringshen發表於 樂多15:02回應(0)引用(0)

December 9,2017

我只是看電影:2017金馬影展(下)


這篇寫在金馬獎典禮結束後,在此續完未能寫進文章中的其他電影,一樣是為自己留個紀錄。今年許多電影都呼應了日前的「低端人口」事件,不免想起黃信堯在許多訪談中提到開始拍攝劇情片的心路歷程,電影真的能改變世界嗎?

某天整理書櫃,把電影書的範圍擴大一點,旁邊專放刊物和節目單的區域,也空出更多位置給歷年的戰果。整理時還抽出一疊報紙,是2004年(我第一次看影展那年)中國時報每天出報的兩大張特刊。也有那種年代呢。才13年,這世界真是面目全非啊。


Take 7|前半場心得補遺

在上一篇完成(11/12)前看但是完全沒有提到的電影包括:

舊片:春光乍現、春光乍洩、畢業生
新片:路過未來、巴黎歌劇院、失控派對
動畫:怪物主題樂園、沉默高校

三部經典電影都是抱著做功課的心情看的,當然是很傑出的作品,但是個人沒有特別好惡。看這些電影的時候會去對應曾經看過或聽過的評論,揣想鏡頭語言如何傳達導演所思所想,並放進自己觀影經驗的脈絡裡。並非因為這樣做而無法入戲,還是很享受觀看的過程,只是情感上沒有特別的共鳴,或許是跟人生經驗差異太大了。

《路過未來》講中國年輕人為了掙錢遇到各種掙扎,談討生活談子女責任談買房壓力談藥物試驗,很哀傷,最哀傷的是這很寫實(除去幾個太奇幻的鏡頭的話。很多電影喜歡插入這種夢境般的畫面,但大多非常突兀),只是女主角長得非常像吉高由里子,我從頭到尾都覺得是吉高用京片子演戲(比起她的日語來真是標準多了)。

《巴黎歌劇院》是看得很過癮的紀錄片。歌劇院換新總監,一上台就得面對業績壓力,又遇上查理事件;從俄羅斯來一句法語不會說的新生代聲樂家即將在此展開他的職業生涯;年度旗艦製作要放一頭牛上台,合唱團意見很多;久未調薪又要裁員,演出在即工會卻揚言罷工四次⋯⋯多線敘事手法讓影片直接瀰漫著混亂的氛圍,但又在其中不斷出現悠揚樂音和美妙舞姿,成功演繹世界頂尖藝術機構的日常。

《失控派對》個人本次最大雷片。如果導演以為這種絮叨辯證和結尾方式很有創意的話應該是搞錯什麼了,還好片長只有70分鐘(郭利斯馬基的70分鐘可精彩多了)。

《怪物主題樂園》是個充滿愛與搖滾的故事,情節發展不算意外,但音樂好聽、故事節奏流暢。是說原來吸血鬼看不起喪屍嗎?種族歧視還真是不分陰陽界啊。《沉默高校》是世界末日版的YA校園片,校刊社的魯蛇如何在災難中洗去憤世嫉俗的邊緣人格找到自我方向的過程卻十分寫實,蘇珊莎蘭登聲音演出深藏不露的食堂阿姨一角,粗啞嗓音說服力十足。

 

...繼續閱讀

ringshen發表於 樂多11:50回應(0)引用(0)一個人的電影院 │標籤:金馬影展

December 8,2017

我只是看電影:2017金馬影展(上)

 
Take 1|在影展裡觀看世界、萃取記憶:京城之王、多桑

每年這個時候和一票陌生人穿梭於西門町的戲院間,一起排隊、一起觀影、一起坐到字幕結束為經典演出鼓掌、一起撕下觀眾票選單、一起頂著濕冷的黑夜散場。整整三個禮拜,既像一種固定的儀式,也像一個盛大的派對。每年我都好奇這群人裡到底有多少曾經與自己擦肩而過,又有多少新加入的面孔。

儘管網路時代影迷的煩惱已經從「要如何才能看到這部電影」轉變成「要如何才能把這些電影都看完」,買票劃位進戲院和一群陌生人坐在一起,仍然為「看電影」這個行為賦予獨特的儀式性。有趣的是,雖然現在常對某些觀眾不專心看電影的行為感到困擾,但在吳念真導演的經典作品,後座力十足的《多桑》,和澳洲導演司馬優的小品電影《京城之王》裡,卻看見了許多似曾相識的幼年記憶。


並沒老到趕上不清場不對號的年代,不過某種程度上當時的戲院(而非影城)的確類似集會中心。動輒上千人的座位,巨大的銀幕架構於舞台上方,左右的紅色布幕象徵著華麗的娛樂世界。台下亦自成一番風景,抽菸磕瓜子有之,中途進出有之,甚至我也記得螢幕側邊偶爾出現的「XXX外找」手寫投影。那些地區戲院早已轉世投胎成一座座新大樓,相較之下新光獅子林簡直凍結於時空膠囊之中,而父親無論年輕時多麼「漂泊」也已經不在了。

我從2005年開始看金馬影展,還記得第一部片是來自俄羅斯的《4》,對於一個不是電影青年的觀眾來說可真是個難忘的震撼教育。當時選片大多依賴文字簡介,影展手冊對我而言像本寫滿天書的秘笈,幾乎是靠直覺亂選;之後開始關注當年度新片,類型也偏向現代都會背景題材。這幾年由於新片大多之後都能在院線上看到,重點轉向以修復版的舊片重映為主。

雖然近年因為一日千里的數位技術,讓舊片重映的週期已經從「看自己出生之前的大師之作」,變成「學生時代的電影竟然又上戲院了」(還是其實是年紀到了)。但金馬影展吸引人之處,除了不僅仍然是最豐富的「補檔」來源,更常會放映與經典電影製作相關的紀錄片。這些很難在大眾市場播放的作品,既滿足了影迷的好奇心,也讓影像藝術存在的意義更加豐富立體。


...繼續閱讀

ringshen發表於 樂多13:29回應(0)引用(0)一個人的電影院 │標籤:金馬影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