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2015

流感

  這是一篇出於「實驗」與「療癒」而進行的文字記錄。疾病文學、病痛書寫,前人大作無數。我讀得不多亦無意仿效。久病成良醫也不是我的期待,只是既然暫時無法擺脫它,索性認識它,畢竟工作效率低落,總要拿點什麼別的來補才划算。

3.20
  早上睡醒時喉嚨有點怪怪的。不是刺痛,吞嚥時無明顯異物感,但喉嚨在告訴自己,它存在。頭略悶痛。心锂暗覺不妙,與普通感冒不同。吞了台灣帶去的成藥後洗了熱水澡,回房後微微沁汗,沒特別早睡,回應what's app的公事,在FB上聯繫朋友來訪的行程,看完《SHERLOCK》S2E2的最後十分鐘,讀完《西方憑什麼》的最後幾頁。睡前在額頭上抹萬金油,不知道為什麼這次非常有效。

3.21
  休假日。七點左右醒來一次,但應該還得再睡,又躺回去,約莫一小時後再醒,實在精神太好,抱著「也許下午會想睡再睡」的心情便起來了。症狀舒緩,但鼻水有點不受控制。上午照例下廚,再吃藥,蒸了鹽橘子。下午與朋友見面時間延過又遲到,「今天發條很鬆,」我說。身體似乎有點燥熱,易出汗。無其他異狀,警報似乎解除。

3.22
  不記得早上有什麼症狀,持續吃鹽橘子和藥。整天不斷喝水(八小時約1500c.c.)跑廁所。總之越晚越不舒服,皮膚疼痛(雖然大家都說是肌肉痠痛),畏寒。不是過往經驗中最嚴重的,但看來大事不妙,開始頭痛,幾乎無法思考工作,下班時間一到立刻離開。熬了一點稀飯吃,努力洗了熱水澡,爬上床蓋被子(薄被加大睡袍)裹得嚴實,被子裡像有暖爐或電毯,果然發燒了,猜測大約37.5-38度左右。

  「完了,整套的。」流感症狀樣樣折磨人,但最讓我擔心的就是發燒。那心情很荒謬地像是「不要想著贏,要想不能輸」的戲劇化,裹著被子在心底吶喊「出汗!出汗!出汗!」這是細胞層級的戰爭。要睡是睡不著的,讀書也讀不下,看電視最理想。上回在IKEA買了個可以放在床上的小桌子(明明香港應該也有賣,在台灣看到時就買了然後千里迢迢地扛去),扶好枕頭架好桌子打開iPad mini,繼續《SHERLOCK》,S3。恰好的緊張刺激幽默性感有助戰力提升,從小到大沒認真讀過《福爾摩斯》,終於成了這位名偵探的千萬粉絲之一。天才啊。

  果真出了一身汗,有奮戰過後的疲倦與舒暢感,明顯感受到體溫回到正常範圍,額頭濕涼,開始發疼。用毛巾擦過身體,換一身乾衣,先睡再說。

...繼續閱讀

ringshen發表於 樂多13:04回應(0)引用(0)Life, & Lifestyle │標籤:H1N1

April 6,2015

2015-Q1閱讀心得

 
  我實在不是能專心致志無怨無悔熱愛讀書的料子,看透這一點心情就輕鬆了-但有時候還是會想不開,不過比起以前已經好多了。

  今年的第一本書是安妮‧弗朗索瓦的《讀書年代》,在Kubrick挑的。我對簡體的翻譯作品原本有點頭大,但此書精緻小巧,封底的介紹雖然簡單,卻很輕易把人帶入一種愉快的閱讀氣氛。回家拆開封套讀了之後,才覺得有些熟悉,原來是之前曾經期待過的書。弗朗索瓦言談中那種老式的、無可奈何控制不了的書癮,即使急切卻仍優雅,(這麼說真造作但)很有午後露天咖啡館的風情。

  讀完這樣的書應該會很有心情繼續一本接一本,但我卻停了下來,百無聊賴地讀了特價時亂買的《Fashion Box》和《Humphrey Bogart》。沒想到還挺有意思,穿搭風格倒是其次,看著赫本(奧黛莉與凱薩琳)、詹姆士狄恩、碧姬芭杜......的劇照和側拍照是很令人開心的;鮑嘉的小書還真是不知買來做啥用,但老派經典帥哥總是百看不厭。

  接著讀了新譯本的《希臘羅馬神話》。英文版的《Mythology》以前每學年都會有某學校團購兩百本,非文學院出身的我也知道這是指定教材。坊間版本多有刪節或時間太久,這兩年的經典新譯潮流裡終於有人想起了它(並且願意挑戰)。彌爾敦原本就以簡潔流暢的筆法著稱,此書翻譯亦遵循作者風格,容易閱讀消化,不僅可一讀再讀,也吸引讀者延伸更多相關讀物。下一本便是《野心時代》(心得請看這裡),對中國議題若已了解甚深者可能會覺得簡單了些,亦未將重心放在最大的野心者-中國共產黨,但從人物勾勒當代中國樣貌的確引人入勝。附帶一提,我還真的在整理陳列的時候,被旁邊一位讀者叫住:「問一下,這書帶得回去嗎?」我笑了笑,「這個我們不清楚欸。」他自顧自地碎念,「就怕被攔下來,麻煩死了。」

...繼續閱讀

March 27,2015

這裡是我的台北:青少年哪吒(數位修復版)

  坐在九龍的戲院裡,與兩、三百位來自不同國家的影迷們一起觀看1992年的台北,我也不免自問 :「這裡是哪裡?我在什麼地方?」

  意外遇上蔡明亮和李康生二人現身,他們主要為新作《無無眠》而來,在《青》片放映前很輕鬆地跟大家聊了幾句(李:「這部電影現在看還是很棒,是一部經典......裡面有我青春的肉體。」蔡:「隔壁廳上映的新片裡也有(笑)。」)。踏上階梯準備離開前,蔡導問身旁的工作人員能否留一會兒看看開頭:「前面幾個鏡頭就好。我想聽一下聲音。」

  燈光漸暗,他們兩人就站在我右方十公尺一起看著銀幕。演員表斗大的六個名字:轉眼已過世十年的苗天、當時還沒取藝名的陸筱琳(陸羿靜)、後來沒再演戲的任長彬、在電影裡演妹妹在鄉土劇裡演媽媽的王渝文、此後成為蔡導唯一男主角的李康生,和選擇無謂好壞但沒繼續演電影實在可惜的「本土一哥」陳昭榮。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