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8,2006 00:26

童玩節、綠博會 全縣辦喜事 拚出宜蘭人驕傲

2006.03.08  中國時報
本報訊


宜蘭的省道上,此刻正掛著綠色博覽會的大型廣告看板,全縣總動員迎接觀光盛季,當地早已習慣這樣拚觀光的景象,宜蘭人總是滿懷喜悅與驕傲地說:「這就是庄腳人辦喜事!」
宜蘭透過國際童玩節與綠博等大型活動,每年創造超過十億元的經濟產值,帶動十年來的宜蘭發展,也打造傲視全台的宜蘭經驗。

一九九六年首屆國際童玩節的成功,帶來近二十萬人潮,雖然去年受到颱風影響重創,不過,童玩節仍是國內少數地方政府獨立舉辦、能夠自給自足的大型活動。二○○二年總入園人次高達九十萬,預估當年的經濟總產值超過九億元,當地觀光業者荷包賺飽飽,笑得合不攏嘴。

國際童玩節打響名號後,宜蘭在二○○○年更加把勁推出綠色博覽會,綠博同樣不遑多讓,不僅參加人數年年遞增,二○○四年總產值更高達三億四千多萬元。

「宜蘭沒有大山大水,只能賣創意與當地人文特色。」當地觀光業龍頭、橘之鄉蜜餞業者林枝漫說,宜蘭觀光過去都只是花蓮的過客,大山大水比不上花蓮,不過,透過活動產業,他們找到了希望。

堅持不委外 求品質不問收入
童玩節草創期的總承辦李靜慧說,縣政府堅持不委外的精神,讓大型活動可以維持一定品質。由於當時宜蘭沒有大型觀光飯店與公關公司,只好一切都是土法煉鋼,「家貧只好自立,反而衝出一條血路。」

宜蘭堅持不委外,既破除國內大型活動追逐人數增長的迷思,也避免過度商業化。前宜蘭縣長劉守成說,綠色博覽會展場一度有人擺攤出售巴西烏龜,但因與綠博強調的綠色環保精神不符,縣政府立即解約,「我們不想成為夜市或大賣場。」

他也說,原本童玩節初期,突破一定人數都會舉辦慶祝會,後來就取消了,因為辦大型活動不能短視、只看門票收入,必須重視服務品質,關心遊客的滿意度,「我們要的是永續經營,不是殺雞取卵。」

國際童玩節只要入園人數過多,不管是否能再增加門票收入,總會在園外提供大字報提醒遊客可先到附近景點遊玩,避免掃興。

此外,童玩節也提供體貼旅客的設計,一群工讀生在烈陽下,還是背著腰包為大擺長龍、等待入園的遊客提供票務服務,形成特殊的「行動票」,還有不少服務人員整天拿著「廁所請跟我來」的招牌,穿梭人群中,幫遊客找廁所,每個廁所更強調要有排班表與清潔衛生。

「遊客不一定每個展館都會去,但一定會去廁所。」劉守成的「廁所理論」流露宜蘭規劃活動的用心。

宜蘭不委外除了不以營利為目標,更重視帶動社區發展的無形價值。李靜慧說,童玩節每年都有國外團隊來台表演,安排社區去接待國外貴賓的工作吃力不討好,而且不會增加門票收入,就算童玩節後來經費充裕,大可把接待工作委外經營,但他們還是要透過社區接待,「因為這可為宜蘭小孩打開一扇世界之窗。」

為接待外賓 老農民惡補外語

童玩節的成功,除了帶動經濟產值,促進觀光產業發展,對於當地社區而言,就是多了異文化體驗,無形中開拓國際視野,這也是童玩節傳奇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一頁。

長期推動社區工作的宜蘭社區大學主秘林庭賢說,為了接待外國賓客,很難想像平常涉水下田的農村婦女與老農,也熱衷學習外語。有些社區一輩子看不到一個俄羅斯人,沒想到,一來就是一大堆,只好趕緊找老師惡補當地風土民情與語言。

至於效果如何呢?林庭賢笑說:「有心最重要啦!臨到上場時,還不是比手劃腳。」

宜蘭人結合社區及民間社團力量,組「親善大使團」接待外賓,這樣的民間交流,碰觸跨國籍與族群的心靈,許多國外兒童都對台灣留下深刻的感情。

此外,也有因國情不同、國族紛爭產生的趣事。童玩節曾邀請以色列表演團,一下飛機,就要求必須要有配槍的警察隨隊保護,否則就不願出門,這可苦了主辦單位,除了必須不厭其煩地解釋並保證,全宜蘭縣境內沒有一位阿拉伯人,最後拗不過,只好委屈管區警員配合一下,巡邏執勤時,不經意地亮亮槍讓他們安心。

還曾有台灣小朋友為了幫忙烏干達朋友募款,友情贊助花錢買了一堆手工藝品原料,大夥兒連續數晚一起輪流動工,不分國籍坐成一圈串珠珠,也將彼此友情緊密地串在一起,至今都還書信往來,成為跨洲際的好朋友,這些小故事至今仍在流傳。

由於民進黨在宜蘭連續執政長達二十四年,陳定南規畫冬山河親水公園、 老坑等大型觀光景點,游錫堃打造童玩節,劉守成隨後開創綠博,三任縣長傳承延續大型活動經驗,也是其他縣市難以複製之處。

由於縣政團隊傾全力支持童玩節與綠博,每次舉辦大型活動,就是一次縣政總體檢,縣長都站上火線親自督軍。首屆童玩節開幕當天一結束,當時縣長游錫堃就下令一級主管在冬山河公園開會檢討當天工作,沒想到,一開就是連續十幾天,也樹立縣府總動員舉辦活動的模式。

宜蘭也發展一套舉辦大型活動的特殊模式,培養出一群特殊的公務人員,讓公部門有能力承接活動。

透過縣政府成立的蘭陽基金會主辦童玩節,基金會內也成立童玩小組專門策畫經營,避免行政程序冗長,或者受限採購法等法規僵化限制,更能彈性運用經費與人力。童玩節每年活動盈餘累計為下屆活動經費,「以活動養活動」,卻能意外生存下來,幾乎不靠補助也能自給自足,基金會還有盈餘上億元。

工作當志業 公部門活了起來

宜蘭公務人員更是出了名的辛苦,原本僵化的公務員被訓練成必須獨當一面,負責創意企畫,無形間反而增加公務人員光榮感,死氣沈沈的職業卻變成累積成就的事業。

承辦多屆綠博的前宜蘭縣農業局長陳鑫益說,曾經負責多達七個館的規畫,一個課必須負責一個館,就連聘僱人員都有機會成為館主,負責與農民溝通、設計館展內容,無形中也搭建公部門與農業團體的橋樑,激發無限創意。「館主就像廚師,負責山珍海味的調理。」

他回憶過程笑說,曾經在開幕前一晚,農業局還動員大小公務人員多達一百多人,每個人熬夜搬運苗栽,把車燈當照明燈,大家團結一致,根本就不計較沒有加班費。

最讓他吃驚的是,原本綠博只是展覽二十一天,農業局職員竟然覺得活動日期太短,主動要求拉長期限,就這樣綠博逐步變成五十八天,都是拜這群毫無僚氣的公務員所賜。

此外,每次童玩節或綠博活動辦完,縣政府總會組團赴國外考察,看似慶功慰勞工作人員,沒想到,考察反而更累,不僅必須分組觀察國外大型節慶籌辦情形,晚上回飯店還要開會討論,就連回國都要寫報告。

「公務員把這些工作當作志業,不是職業,這就是宜蘭經驗的特色。」陳鑫益驕傲地下了這樣註解。點子想不出來,縣長還會主動要他們去喝咖啡,不要守在辦公室裡窮開會,「許多靈感還是透過私下泡湯泡出來的。」

對土地認同 不讓宜蘭人漏氣

宜蘭縣政府扮演火車頭角色,強而有力帶動當地觀光,不過,長期社區營造的基礎,才是宜蘭經驗成功的關鍵。

宜蘭社大羅東校區主秘吳國維說,社區營造活化了宜蘭基層的社會力,在大型活動中開花結果,是宜蘭與其他縣市不同之處,縣政府很多活動都可以透過社區、志工得到支援,根本就不必花大錢找人力。

宜蘭民宿業者、休閒農業發展協會理事長吳明一說,早期綠博需要農民團體擺攤展現綠色產業特色,當地農戶一口氣就答應,有的抓豬捉牛,辦農村體驗,有的教民眾製陶或傳授製作蜜餞訣竅,這些都是農民熱心參與結果,大家共同出錢出力,十幾個農戶還自掏腰包花了一百五十多萬元。

他也強調,為配合今年綠博活動,宜蘭三十五個休閒農場還設計「戶外學習單」,各農場設計不同學習主題,為達到活動品質,不僅自辦觀摩,還彼此打分數,「千萬不能讓宜蘭人漏氣!」

宜蘭旅館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林茂昌說,宜蘭位居後山,宜蘭人早就學會必須合作才會有未來,縣政府帶頭辦活動,民間努力在後面拚觀光,異業就結盟,同業就合作,「相挺才有路!」

曾在台北工作二十五年的吳明一,最後還是選擇回到宜蘭老家經營民宿夢想,明知投資不可能賺回,他仍笑說,這就是宜蘭人的傻勁,「宜蘭人對土地有很深的感情,每每看到龜山島,就會想到自己身為宜蘭人的認同感。」

宜蘭子弟的傻勁與熱情寫在蘭陽平原上,剛經歷政黨輪替的宜蘭一步一步往前行,童玩節與綠博的經驗是宜蘭的驕傲,也是台灣新興節慶的重要資產。

※附記:宜蘭綠色博覽會由本報系承辦,本專題原擬利益迴避不做討論,但因記者巡迴各地廣泛採訪,不分藍綠縣市長、學者專家皆高度肯定宜蘭童玩節與綠博經驗,本專題因而決定納入綠博並接受公評,特此向讀者說明以示負責。

  • 您可能有興趣:

    童玩節落幕 虧損7000萬
    kosdon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宜蘭】童玩公園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6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7211801

    回應文章

    走進依依不捨的宜蘭民宿花蓮民宿里那一絲絲光線流露出來,真的慢慢的感受到了宜蘭民宿那何謂後山日先照。在休閒的宜蘭民宿里面,有更好的地方,讓你去享受宜蘭民宿的風光,展現出宜蘭民宿那是多麼的好,多麼的另人依依不舍呀!
    | 檢舉 | Posted by gfdjghkj at November 2,2009 1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