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9,2011 19:24

shadow and dust, carpe diem

影響我少年時期最重要的電影應該是羅賓威廉斯主演的春風化雨.

在黑暗的洞穴中年輕的羅賓威廉斯對著一群更年輕的學生說:

if you listen real close, you can hear them whisper their legacy to you. Go on, lean in. Listen, you hear it? - - Carpe - - hear it? - - Carpe, carpe diem, seize the day boys, make your lives extraordinary.
seize the day. 我會說每個國中生都應該看看這部電影. 對我來說根本沒有拒絕聯考的小子這回事, 因為問題不是在拒絕什麼, 而是抓住什麼, 或者說, 是創造什麼.

以今天的我回過頭來看, 年少輕狂的我並沒有能力創造出比現在的我能創造的還要好的事物, 然而這種魄力是很重要的. 假如年輕的時候沒有這樣的決心, 那就太晚了.

而春風化雨最後一幕所有的學生都站在椅子上, ‘用不同的角度看這個世界’, 是這部電影留在我心中最深刻的影像.

在我的大學時代, 影響我最大的應該是千鈞一髮(Gattaca).

可能是離家念書的我, 逐漸發現人生而不平等的現實.

這部電影有極為美艷的鄔瑪舒曼, 還有當時還沒那麼有名的伊森霍克以及喬德洛. 不過多年以後我還記得的, 是少年的Vincent和Anton在黑暗的夜裡游向未知的大海, 他們在比賽誰能游得遠. 而有史以來第一次, 基因組合比較不好的Vincent贏了這個比賽.

雖然這樣描述起來像是很廉價的好萊塢勵志情節, 不過在這部電影當中卻是非常自然感人. 也許這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的原因之一, 是因為我曾經看到一個少年那樣游向大海. 那是我大一那一年的暑假和高中同學騎腳踏車到花東, 沒什麼志氣的我們在蘇花公路一開頭就坐上一輛大卡車, 開大卡車的夫婦人很好, 載我們到花蓮市, 那時對花蓮一無所知的我們, 應該是在他們的建議之下在慈濟醫院附近下車. 天晚了, 我們憑著動物的直覺往燈還亮著的急診室去, 累得半死的我們幾乎在急診室旁的椅子上睡著. 而在那時有一個住院的婦人跟我們聊天, 她家在不遠的新城, 是太魯閣族, 之前在整修房屋的時候摔下來手前臂的骨頭折斷所以住院治療, 她後來收容了我們讓我們睡在她的病房. 後來她出院了我們還到她家去, 她很得意地告訴我們她讀國中還是國小的兒子之前得了做風箏比賽的獎項. 後來我跟她兒子到海邊去, 她兒子從石頭上一躍而入太平洋往外海游去, 而我就在艷陽下看著他堅決而孤獨的身影離我而去.

不管人生來多麼不平等或是擁有多麼不平等的命運, 我們唯一能做的, 就是咬牙往前游去.

相比於這兩部電影, Gladiator在我第一次看的時候並沒有這麼深刻的感覺, 因為這部電影節奏太過明快, 而且太多決鬥的場景又太過血腥. 不過前幾天在電視上看重播, 卻還是深受感動. (其實我覺得這三部電影在美學上都不是最頂尖的, 不過他們想要說的東西都非常強烈, 這是為什麼我把他們放在一起說.)

這部電影最震撼我的倒不是那些決鬥的場景也不是政治鬥爭, 而是那個原本是gladiator而後來因為羅馬皇帝赦免而獲得自由的販賣gladiator的商人, 他會在gladiator衝進競技場前在他們背後大喊shadow and dust! shadow and dust!

Maximus 發動政爭前還是gladiator, 所以必須要獲得他的協助, 他問Maximus, 他又不需要這些名譽也沒有背負什麼包袱, 他為何要選這一邊, Maximus告訴他現在的皇帝是殺害赦免他的皇帝的人, 他就因為這個原因而選擇幫助Maximus. 賠上自己的老命前, 他微笑著說著shadow and dust, 然後就被幾個持劍的人給殺了. 最後他所支持的Maximus並沒有能按照計畫領兵進攻羅馬.

shadow and dust這種說法讓我很詫異, 也許dust的概念並不稀奇, 就像我們所說的塵歸塵土歸土, 畢竟人死了就是一抔黃土. 但是shadow就很有意思, 因為shadow必須要有本體的存在, 也必須考慮讓shadow出現其上的表面, 我想多半是出現在我們的心也就是我們的意識, 不過不管這個概念是什麼意思, 這實在是很不西方的一個概念 (在此西方主要指歐洲思想體系).

雖然這只像是這部電影當中任何人都不太在意的小細節, 我卻覺得這就是gladiator的全部, those about to die. 以這個概念為中心再去看整個故事的時候就會有完全不同的感覺. 每個人都是將死之人, 每個人不管以什麼樣的姿態活著都認清這個事實, 只有Commodus堅持擁有他的血統的後代將統治羅馬一千年, 而他到最後連個子嗣都沒有年紀輕輕就死了, 還真是諷刺.

shadow and dust, carpe diem.

一直以來都很厭煩選擇平順的路走的我, 面臨著逐漸衰老的身體和心靈, 卻還是在崎嶇的路上踽踽獨行, 在支撐不住的時候也只能嚴肅地對自己說hold yourself together. 確實也會常常懷疑地問起這是為什麼, 我也許只能這樣回答自己, 人生的本質即是如此, 人只能選擇要不要面對. 又或者說, 這也不完全是我自己所選擇的, 但是我只能接受. make the best out of it.

shadow and dust, carpe diem.

  • 您可能有興趣:

    撕裂
    mountaineer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雜記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298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5789323

    回應文章

    這三部也是我愛看的電影~:D
    | 檢舉 | Posted by geo at June 10,2011 2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