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6,2013 09:58

從星際宇宙到自我的探尋

從星際宇宙到自我的探尋

文/謝鴻文

科幻小說源自於人類從科技生活中衍生出來的想像,此想像又能如同細胞會分裂、複製、增生、突變,轉化為更繁複瑰麗的時空存在與人性自我等命題的探索,而這正是科幻小說的魅力所在。


山鷹執著於科學童話、科幻小說的創作,雖是反映出他學經歷背景的一種必然,但此必然背後,又有一種不與時人彈同調,明知不可為卻為之的勇氣。

為什麼說他不與時人彈同調呢?簡單地說,像《家在萬重星外》這樣的作品內容根本不符主流,不是市場暢銷偏好的題材類型,加上臺灣寫作少年科幻小說的作者本來就寥若晨星,是一塊創作者與讀者都少的領域;可是山鷹不改其志,還是氣定神閒的寫下這個從「蟲洞」延展出「回到未來」模式般的絕妙故事。

山鷹筆下塑造的兩百多歲卻還活得好好的「曾祖父的曾祖父」——「金鷹」突然返家,返家時既沒有白髮老態,還是四十歲左右壯年無樣,光這個點子就夠動人心魄,充滿懸疑,臆測浮動。

金鷹無疑是一個可以媲美愛因斯坦的科學天才,當年帶隊探尋「類地球行星」——K銀河系α恆星的β行星可否星際移民,壯士一去不復返。然而,隨著金鷹返家,故事的衝突轉折亦由此而生,他引發這個故事的敘述者少年王安安的激發對天體宇宙更大的探索熱情與好奇,也帶回β行星雖然有水存在的痕跡,可是沒有發現任何生物存在的訊息。
儘管星際移民的探尋結果令人失望,但金鷹這趟星際奇航,對生命而言,卻孕育了更豐饒的啟示意義,也就是對「家」、對「安身立命」的內省叩問,它敲開了人性慾望的本質需求與理想實現的拔河,揭示了人類對存在困境的解脫、退縮、猶疑或逃避,啟動了子我認知的深刻探鑿,歸根究柢說來,未可知的與其說是浩瀚無垠的宇宙,倒不如說是人的內心自我。

人的心其實是一個更深更遼遠的宇宙啊!當我們把這本書的故事發展最後導引至此時,科幻小說的「人味」就漫溢而出,我們在宇宙中生滅,死生往復循環,最終的意義與價值追求,恐怕只有一個,便是心安自在吧!

唯有心安自在,我們可以領受人間的絕色風景,可以窺探壯闊的宇宙風景,把生命存在朝著「天人合一」的境界走去時,我們的「家」,不再只是一個房子、一個殼的象徵;天體宇宙、山嶽河流、草木花卉無一不是我們寄居的「家」,心沒有漂流、沒有眷念罣礙,只要心安的所在,處處皆是家。

能夠覺醒這道理,就像故事尾聲王安安抬頭望見的閃爍繁星,每一個體生命的光,因此閃亮。

◎ 刊於《國語日報》星期天書房版,2013年6月23日

  • hhw630404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說書評文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89 │累計人次:184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5337380

    回應文章
    A very unique post….
    | 檢舉 | Posted by dresses at jc penny at December 14,2013 14:35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