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4,2006 19:44

飲酒說詩、任真寫情

前些時候,很過了一段朝詩暮詞的恬靜生活。不是在晨光乍起遲行移的咖啡時刻裡,慵慵散散地隨意啜飲著一口接一口的唐宋詩詞名句,就是在更深夜靜,眼皮將澀未澀,心思正起正伏的擁被溫度中,一躍而起地又縱橫在詩詞天地的棋盤裡,走一子棋,思一步路,吟一句詩,朗一闕詞。自小就是這樣了,每隔一段時間,我總是要閉門謝客地回到自己心底最深靜的角落,把自己丟給一些問題。那時,也只有這些我私戀深喜的中國古典詩詞,能在我左思右想,煩惱心事的空隙,帶給我平心靜氣。

就這樣,整整去年的一個初夏到冬末,我剩下幾頁地對照看了兩本不同註解的《詩經》,新讀了半冊一直殷殷眷意的《楚辭》。意猶未盡的,又至坊間尋了幾本旅加詩詞學者葉嘉瑩教授所寫的《清詞選講》、《唐宋詞十七講》(上、下)、《漢魏六朝詩講錄》(上、下)、《王國維及其文學批評》(上、下)來閱讀賞析。這幾本書都好,很能說到我心裡面對於詩詞文字的真正感觸。然後,就是這本同樣是葉嘉瑩教授所寫的《陶淵明飲酒詩講錄》了。

這本講錄性質的談詩作品,講的是中國偉大詩人陶淵明的詩心、真情與他表現在這一組《飲酒詩》裡對於人生的種種思考。關於陶淵明,我們是熟的,讀書時就唸過他的《桃花源記》、《歸去來兮辭》,知道他的「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超然心境,嚮往他「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欣然忘食」的做學問態度,還有他那「不為五斗米折腰」,「逝將不復移」的躬耕事蹟。這些,早已把他大詩人的形象牢牢映在我們心裡了。但是詩人心中的真誠個性、天然情味,我卻也無法一一去數去說。性格上,我仍是耽於「能感之、能寫之」的詩詞境界之美,而遺忽了詩詞裡面一些了不起的生活感懷和人生哲理。此時此際,對於陶淵明飲酒詩的酣飲與玩味,蒸發出了我自己可斟可酌的生命情調。少年聽雨,賦詩說愁;而今聽雨,欲說還休。人生的體會,是應該這樣一層深似一層的。

其實,講詩說詞,無非就是要用天地的大、人生的思、性命的真、感情的覺來澆灌我們紅塵碌碌,片刻不得安閒的心。然而,聽過再多生命的哲思,還不如靜心自得地從一些最貼近我們的作家作品中去如實還原這些偉大心靈的真正面貌。人生的道理有很多,陶淵明講的又是什麼呢?我跟中國古典詩詞是親的,這幾年來隨著年歲增長,對於人生的真實與虛假,也慢慢地體出其中滋味了,這是我得以用朝詩暮詞的生活一隅,來觀照如如自我的最大原因了。講天地之心,說萬事流變,談名利枷鎖,寓心情起伏,寄個人追求,寫精神自由……陶淵明在這二十首飲酒詩中所講的,無一不是他「一語天然萬古心,豪華落盡見真淳」的全部生命。他在詩中寫思,在酒裡寫情,在心底寫景,在眼前寫真,用最貼切最直接最感發的詩文形象,傳達給我們一種生命與詩篇任真相容的感情態度,「千載下,百篇存,更無一字不清真」。去了解這樣一個將身體的生活和心靈的生活結合在一起的大詩人,是會讓人多懂得如何去面對自己的。

在這一組《飲酒詩》中,我最喜歡的有兩首,分別是第四首:

栖栖失群鳥,日暮猶獨飛。徘徊無定止,夜夜聲轉悲。厲響思清遠,來去何依依。因值孤生松,斂翮遙來歸。勁風無榮木,此蔭獨不衰。托身以得所,千載不相違。

以及第八首:

青松在東園,眾草沒其姿。凝霜殄異類,卓然見高枝。連林人不覺,獨樹眾乃奇。提壺掛寒柯,遠望時復為。吾生夢幻間,何事紲塵羈。

我常覺得,每個人心中的情意是很微妙的,對於人世間的許多追求,我們都有不同的選擇與決定,但不管是當下還是永久,外在或是內心,把持自我的真正本質是很重要的。我的一個朋友曾說:是菊花的人就做一朵秋天的菊花,是梅花的人就開成一朵冬天的梅花。當然,還有茶花、蓮花、櫻花、杏花……太多太多的花兒,都會開出自己的美麗與特色。等到你清楚地知道什麼是自我的完成,那你就會像陶淵明詩中的那隻不妥協、不盲從、栖栖尋覓人生方向的鳥,「托身以得所,千載不相違。」

這首《栖栖失群鳥》寫得多麼簡明生動,把一個人內心情意的所有微妙波折都說出來了。

而第八首的「提壺掛寒柯」與李白的「舉杯邀明月」味道是很不同的。我自己,是很可以隨興小酌一番的,所以,很能知道「舉杯邀明月」這種寓豪放於天地寸心之間,一飲而盡的痛快與寂寞;然而,提壺掛柯,遠望遙想的物我合一情境,不時地也會停格成浮人生一大白後,我的心靈活動。人性是複雜的,人心是微妙的,千古來,多少人「把酒問青天」,多少人「對酒當歌」,多少人「酒逢知己千杯少」,多少人「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人生的滋味,就在這一掛一邀、一飲一停、一問一歌、一放一收之間了。

飲酒說詩,任真寫情,人生的滋味,每個人都不同。不同的內在情意,不同的心靈活動,會讓每個人對於入眼入心的中國詩詞曲賦有不盡的感受、無窮的體會。中國的文人墨客,一生所處,或許有他時代的侷限性而不能在現實人生中求得盡善的價值定位,更或許歲月無聲、詩文有情地只能留與他年訴說天地之間的許多缺憾。但是那種由一心湧現,層層向外擴充,極美至真的詩詞境界,於我,何其自由、何其寬廣。

如果,我們都能把詩詞當成情話,把陶淵明當成老朋友,寂寞的時候,有所感的時候,不可言說的時候,都能盡與笑談對話,尋出人生的行止,知道生命的終始。那麼,不論是繁華與悲涼,老去或少小,每個人都能為自己的人生態度,找到一個天大地闊的立足點。那,該有多好。(2001/3/4)

  • hsiashu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春花忘錄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3 │累計人次:682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31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