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8,2014

鬼臉演進史

以諧星為自我認同以及讓所有人發笑為重要人生目標的周米謎,一直以來花了非常多腦筋在開發各種臉部變形的可能性。

▼2Y3M,人生中第一個成形的鬼臉。

P1130821.JPG
...繼續閱讀

February 16,2014

誰是男生?誰是女生?

不知道有沒有人細心地注意到,我都不說周米謎是我「女兒」, 我說「我的小孩」。

我是故意這樣做的。簡單地說,我認為教養一個人不應依循性別而有差異,尤其在這樣的孩童階段,我不知道有什麼地方需要強調性別,不論是生理或社會性別,如果我們希望在各方面,都儘量朝著「讓孩子是一個完整的人」這種教養方式的話。

其實問題並不真正出在讓孩子意識到自己是男生還是女生,而是讓他們以為「是男生或是女生的話,就跟某些特定的特質連結」,換言之,性別刻板印象。
...繼續閱讀

hsiaomiao發表於 樂多06:16回應(4)引用(1)我們一起讀的

September 18,2013

3Y3M,台灣南半部五日行第二日:高雄

拖欠好久的遊記,是有人還會想看嗎?XD

其實這一天的行程全無精彩之處。或者說,精彩之處是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媽媽八卦。早上慢慢退房,慢慢吃早餐,真正上路,已經是十一點的事了,加上台東到高雄路程遠比以為的遙遠(奇怪,從前開不覺得這麼久啊?),一路上麻糬先睡去,醒來,聊天,唱歌,說「怎麼還沒到」「我好無聊」,最後終於開始發脾氣,連這麼耐得住坐車的小孩都受不了,下次恐怕要把旅程切得更細了啊。 ...繼續閱讀

hsiaomiao發表於 樂多17:13回應(3)引用(0)一起出去玩

August 9,2013

「我的爸爸去天上當小天使了」

「我的爸爸」系列又來了,這次是三歲三個月,對象是八月才開始的新幼稚園第一天見面的新老師,麻糬說的是:「我的爸爸去天上當小天使了。」當天老師就很吃驚地來問我,我大笑地說:「不是這樣的啊!」 ...繼續閱讀

hsiaomiao發表於 樂多22:21回應(0)引用(0)單親的

August 1,2013

3Y3M,台灣南半部五日行第一日:羅山和池上

會生這篇文章的原因有好幾個:

1. 格友上臉書找我要變成臉友,因為「要看麻糬的照片」。這提醒了我在這裡真是放太少照片了。沒辦法,我是只會在看照片時內心小人拿著兔子玩偶甩來甩去 OS 「啊~小孩真可愛~」但不好意思明白表示的低(ㄐㄧㄚˇ)調(ㄒㄧㄢ)媽媽。
2. 我的工作爆量,本來不應該做任何非工作的事(每天都超有效率,但每天都處於「我不可能完成所有工作的」這種絕望情緒),然後早上去看了中醫,這是第二次去看她,第一次針灸時沒啥感覺的,今天早上痛得哇哇叫,被說「你現在就是很虛弱啊!」,並且,下午回來開始工作以後居然大打瞌睡!那。。。。休息一個下午好了。
3. 這次跟麻糬出去玩,雖然累爆,但真的非常開心。 ...繼續閱讀

hsiaomiao發表於 樂多21:25回應(4)引用(0)一起出去玩

July 4,2013

恐怖童話系列【之一】:是誰嗯嗯在我頭上?

恐怖童話系列的前言:

我一直覺得,觀察情感/情緒的養成和個體差異是一件有趣的事。我們常常把人所表現出來的氣質歸諸天生,但其實更是社會環境、被對待的方式、先天生理情感傾向條件等共同作用形成的,也就是說, body/emotion/the social 三者都必須得到同樣重量的權衡。

觀察麻糬長成一個人的過程,(對我的智識上而言)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大抵就跟我自己的學術腦袋發展歷程類似,從反對自然決定論/主張社會建構論的傳統二元對立簡單思考,到終於能夠動態地理解主體應該展現在互相編織、影響的過程中,要問的也不是先天/後天(個人/結構)孰輕孰重的問題。

就做為一個養育者而言,我始終覺得教會小孩養成一個健康的個性和人格是最為困難的,一方面,孩子的先天氣質跟你自己可能有差異,適合你自己的情緒處理方式不見得適合她;二方面,所謂「情感能力的養成」其實是持續不斷的身體化過程,它不見得是你「教」得會的,更多其實是在日常生活互動過程當中,養育者跟小孩一起「做」出來的,養育者自己以為給出的東西,可能經過小孩自己的詮釋後,得到的又跟成人預期有落差;甚至每個人的性格都是必然有缺陷,只是自己對此有沒有盲點、怎樣處理的問題而已,這樣的話,如果真的想「教」小孩,教了她的究竟是什麼呢?其實也不無疑問。

這當中分寸的拿捏也十分困難。例如想要培養孩子的勇氣和建立他們的安全感,感覺上是一體兩面:有安全感的孩子,他們就會有勇氣探索世界。但實際操作上可能兩者是有衝突的,兩者也不見得會如你所願地同時出現,即使是許多成人思考過了才採取的行動,也可能產生很多非預期後果。

這就是「恐怖童話故事」這一系列的由來。

麻糬很熱愛我講故事給她聽,以及她講故事給我聽。她對環境的觀察力十分敏銳,常常注意到我忽略的事物,或者連結一些對我們這些失去童稚之心的大人而言想像不到的、「沒有邏輯」的關係。加上她很有同理心,非常能夠設身處地思考,以及這個年紀,因為探索世界的能力增加,反而恐懼的情緒也跟著被養出來了:探索跟恐懼本來就是共生的,我是這樣認為。

所以撇開那些本來就是用來恐嚇小孩的童話故事,那當然會把她嚇死。連一些我覺得棒透了的題材都會引發不可預期的後果!之後我只好花難以置信的力氣,想盡辦法跟她解釋「你可以用別種方法想喔」,還有保證「我不會讓這樣的事發生在你身上的」。

很困難又好累喔,情感勞動比體力勞動艱辛啊。

所以這一系列,算是麻糬對童話故事或繪本的歪讀,是我對於「恐懼」這個情感的處理過程,以及(隱藏著的)對於成人其實已經失去天馬行空想像能力的哀悼。

以下有雷。(有人介意繪本的雷嗎?) ...繼續閱讀

hsiaomiao發表於 樂多16:36回應(2)引用(0)我們一起讀的

March 22,2013

東遷:事情要從「不孝」開始

這對臉書朋友們不是新聞:三月一日起,我和麻糬正式東遷花蓮,現在已經落腳大片農田隔壁超過半個月了。

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好像很突兀,但似乎從我的生命軌跡中可以看出那麼個所以然。

----
先來張麻糬在新家旁邊開心的玩耍照,她現在已經會自己開了門,把陽台上的 Y-bike 搬下樓梯,帶著她的好朋友們,不理我就出門去玩了,還會在門外大叫要我出去幫她照相XD
...繼續閱讀

January 14,2013

逞強的個性

十二月某一天去接麻糬下課,她一見到我立刻說:「媽媽,今天我很乖,都沒有哭!」

我說,哇,好棒喔。心裡一邊想,又不是只有今天沒哭,幹嘛要特別炫耀啊?回家洗澡時答案揭曉。她的右手除了大拇指其他四指的前端都嚴重紅腫。我很吃驚地說,你的手怎麼了?她說,被門夾到了。我說,在學校嗎?她說,是綠色的門(我OS: 我哪知道XD)。我說,你沒有跟老師說嗎?她說,沒有啊。我說:那你有沒有哭?她說:沒有呀。

怪不得要特意跟我說她沒哭,手指整個腫起來不說,幾天之後指甲從指跟內緣整片掉下來,真的被夾得很重!

當時我只是想了解一下狀況,於是在聯絡簿上說了麻糬手夾到這件事,老師很吃驚,因為全園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我問麻糬說她夾到的時候旁邊有人嗎?她說沒有,顯然是在自己玩的時候。雖然有的媽媽朋友要我跟老師說「請多注意」,但我覺得還好,總是有四下無人的時候,我實在不太覺得老師有可能每個小孩每一秒鐘都盯緊緊,所以我採取的策略是跟麻糬說「夾到手很痛,要哭啊,而且一定要跟老師說啊!」

結果上週麻糬在家表演了類似狀況給我看。 ...繼續閱讀

hsiaomiao發表於 樂多18:11回應(5)引用(0)媽媽的反省

November 24,2012

你的爸爸呢?

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安排這個問題出現的。這個問題的發生只能說白目路人何其多啊,重點是當事人如何擁有健康的態度和心靈XD

關於這個故事的上半部,請參考這篇:我的爸爸呢? ...繼續閱讀

hsiaomiao發表於 樂多04:33回應(5)引用(0)單親的

October 28,2012

敘事的角度

昨天中午和晚上,都有家族聚餐,但為了要拿遊行相關裝飾品幫麻糬打扮小豬(這是跟幼稚園有關的故事)以及讓麻糬知道「遊行不是只有穿垃圾袋做的衣服撿垃圾」(這又是另一個跟幼稚園有關的故事),所以下午還是硬去了同志遊行。

因為麻糬現在非常會/愛跟人聊天,我其實很怕她會給我露餡,結果果然如我所料。她是這樣說的:

「舅公,舅公~今天我媽媽帶我搭捷運去找北接阿姨(其實她現在講徐小姐二號的名字超清楚,但還是要姑隱其名),我走路走很久,人很多媽媽就抱。」我小舅完全無法進入脈絡但很捧場地說:「喔,這樣啊!」

我的內心小人捧腹。

成人版的故事是:我在西門町找了一個信用卡停車兩小時免費的停車場,搭捷運到善導寺站跟徐小姐二號會合。幫麻糬貼了一張彩虹貼紙在衣服上後她心情大好,抬頭挺胸連牽都不用牽地自己往前走,旁邊一起遊行的人很捧場地直說「好可愛喔!」讓她更露出緊抿嘴壓抑內心得意的表情。可惜人越來越多,她又來「媽媽抱」這招後就再也不肯下來了,因為到今天都還全身酸痛所以應該又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不敢帶她上街頭了Orz
...繼續閱讀

hsiaomiao發表於 樂多22:30回應(6)引用(0)麻糬語錄

October 26,2012

我的爸爸呢?

大笑實在很奇怪,不過我聽到這句的時候真的笑了。昨天晚上洗澡的時候,麻糬一邊在澡盆裡滾來滾去,一邊問我說:「媽媽,我的爸爸呢?」

我之前有在想麻糬會什麼時候問我這個問題,答案揭曉了,兩歲半。 ...繼續閱讀

hsiaomiao發表於 樂多15:28回應(2)引用(0)單親的

September 28,2012

突然的電話

下午三點半,勞委會的性別統計正看得如火如荼,家裡的電話響了。

-_-我有數字障礙和量化統計抗拒症。只要唸量化的東西不管再簡單我都會呈現@@的狀態。很不想去接但已經被打斷,而且因為我沒給朋友家裡電話,所以通常不會是找我的,但想到可能是爸爸打來問晚上要吃什麼(他現在很黏啊,每天下班都很積極地搭捷運跟我和麻糬一起吃飯),再加上我不接的話他就會繼續打我的手機然後問我怎麼不接電話又要講更多(我在工作的時候通常處於「所有人都不要跟我說話!」狀態所以會很不耐煩),所以還是去接了。

接起來,對方說,請找陳麗玉女士。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