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2016

重遇


是真的,是命運叫我去的,為了回應二十二年前的約定。看到這兩座雕像的瞬間,整個時空皆己凍結,淚竟撲漱漱地滾了滿面。

別怪我事前沒有通知,我也不知道會到這裡。真的是命運。

佛說,「緣起是前世斷折的詩句,未完成─所以相遇。緣滅是今生綿延的下闕,已盡興─所以分離。」但我更喜歡:「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在分別了那麼久之後,竟有機會再重逢,然而在相遇那麼盡興之後,竟才真正劃下句點。

抹去淚痕,帶著深埋於此的祝福,我又有了往前的勇氣。謝謝那個與我許下諾言的男孩,謝謝一切的無悔,謝謝不枉的青春。

hopwhung發表於 樂多02:05回應(0)引用(0)

April 6,2012

相遇如雲.散別如風

偶遇 (電影《少女日記》片段) (feat. 吳美枝, 鄧浩光) 1984

偶遇的怦然心動

還記得自己上一次怦然心動是什麼時候嗎?

記得《慾望城市》(Sex & the City)中有一集,Carrie提到"zazazu" (唸起來好像一種咒語),她說"za za zu"是當妳被某人吸引,而出現一種無以名狀但難以忘懷的感覺,就好像蝴蝶在胃裡翻騰,它是煙火,是火花,是腳趾上的刺痛感(It's the fireworks, it's the sparks, it's the tingling in your toes)....至於我,"zazazu",則是一種心擊,就像在心裡裝了節拍器,"啪噠啪噠"地,震天響的節拍,深怕一開口就脫口流洩的困窘....然而,不得不承認,"zazazu"也好,"怦然心動"也罷,它總是美好的,它會讓人感覺存在,它會讓人感覺昏眩,它會讓人喘不過氣....

也因為這樣,很喜歡這首由潘越雲演唱的「偶遇」,幾乎是第一次聽就傾心,淡淡的歌詞,其實講的就是這一股難捨的「怦然」感。它的原曲是廣東歌,由林志美演唱,是電影《少女日記》的主題曲。《少女日記》是楊凡導演的處女作,內容很簡單,不外乎就是「少女情懷總是詩」,雖然我沒看過,但稍微看了電影簡介,的確就是一部純愛小品。

楊凡的作品,在港片全盛時期,說真的,我還真看了不少,但最有印象的,則是鍾楚紅與張學友主演的《意亂情迷》(1987)、吳彥祖與馮德倫主演的《美少年之戀》(1998)、鍾楚紅及張曼玉主演的《流金歲月》(1988)及周潤發、張曼玉的《玫瑰的故事》(1986)這四部電影。 ...繼續閱讀


March 10,2012

雙城記(1)

結冰的昆明湖@北京頤和園.Copyright © Amy Hung

話說,年紀越大,感慨越深,「會去哪?會跟哪些人相遇?」其實一切自有命定。而09年年底的「北京—上海」雙城行,也許也是一種命運的牽引安排吧?

由於敝人在下我的遊記是倒著、跳著寫,所以很多動心起念,實在無法一一回溯,而雙城記的導火線,得先從同年的西藏之旅講起,簡明扼要的說,就是在西藏旅行要進入尾聲之際,胡亂收了一份禮物,為還禮物之情而衍生出來的旅行...現在想想,禮物千萬不要亂收,免得比貓的報恩還要辛苦啊....(畢竟貓只要叼隻老鼠就好...)

總之,這段回禮的迴圈,演變而成mail及msn的通訊往返,一來一往、一往一來,莫名的,北京行就這麼靜靜悄悄拍案決定了,不過老實講,去北京早有兩回的經驗,實在有點不太想只是待在北京,這時,與派駐上海的大學好友維尼熊聊及,他告訴我不妨可以去上海一逛,剛好他要換工作有空檔。於是,「北京-上海」雙城之旅就這麼來了。

除了目的地決定的有點奇怪,就連旅伴也是一波多折。北京是我自個兒去,而上海則是「央求」兩位大學姐妹淘陪我(畢竟大冷天還有人肯陪出門去個天荒地凍的地方,這種情與義,可真是值千金啊~~),好玩的是,我們三人,呃,加上地主維尼熊,可是從三地飛來會合。

首先,因我自個兒先行出發到北京,於是我得自己從北京飛去浦東機場與大家會合,而維尼熊則是從慕尼黑飛回台灣,與姐妹淘之一的Ariel一起從桃園機場出發到浦東,至於姐妹淘之二的Maggie,也是自己一人從松山機場出發到浦東會合。四個人,三個不同班機,為了敲好大家時間,訂好機票,還真的得花一下功夫,才能完成這個任務。 ...繼續閱讀


December 6,2011

餅乾.餅乾.排排坐

從烤箱拿出,放涼中的巧克力餅乾.Copyright © Amy Hung

從小,我就不愛吃餅乾,突然發現自己真的是怪癖很多的人,在這分享的,幾乎一大半都是自己不愛吃的東西...其實也是啦,愛吃的東西常常在無意識間就吃光,嘴饞如我,哪有時間把它好好拍下來呢?

不喜歡吃餅乾,主要是覺得餅乾太乾,吃進嘴裡,沒幾片的光景,就覺得滿口生乾,雖然邋遢如我,看似不拘小節,然而對吃得一嘴餅渣或是一桌的餅乾屑,總有著不清不快之感。

餅乾有好多種,「COOKIE」、「BISCUIT」及「CRACKER」都是在講餅乾,差別只在於cracker 指的多半是淡鹹薄餅,好比蘇打餅乾,而cookie 則指甜餅乾,巧克力餅乾是代表,至於biscuit,它除了是餅乾外,也可以是小麵包(詳見「Biscuit 、Scone傻傻分不清...」)。廣式的稱呼更有意思,「曲奇」講的就是「Cookie」,還記得乍看到這名稱時,以為「曲奇」是「曲棍球」之類的東西...我的料理字典—山居友先生曾告訴我,Cookie其實是由荷蘭語「koekje」來的,意指「細小的蛋榚」,而據說餅乾的第一次出現是由數片細小的蛋榚組合而成,據考據,是由伊朗人發明的。總之,名字只是一個稱呼,誰發明的更是不重要,餅乾能夠這麼「曲奇」,也算是離奇了!

儘管不同的餅乾有不同的特色,但製作方法卻是大同小異,除了「水」之外,還加入大量的奶油和蛋,最常見的作法,不外乎是用湯匙舀起麵糊滴落在烤盤上,稱為「drop cookies」,這也是我最常做的餅乾方式,這種作法的好玩,在於不經意間手上會沾惹上麵糊,用舌舔之,一瞬入口的麵糊,對我而言,竟然比烤好的餅乾還吸引人了! ...繼續閱讀


hopwhung發表於 樂多01:08回應(1)引用(0)河童廚房 │標籤:巧克力豆餅乾

November 20,2011

365行之外


◎《おたんこナース》(中譯:「迷糊天使俏護士」by 佐々木 倫子.小林光惠

現在要提筆寫漫畫心得,突然有點不知該如何下手,主要是,自己不知有幾百年沒在看漫畫了。

說也奇怪,小時候明明很喜歡看漫畫的我,不知曾幾何時開始,身上就被施了法,突然之間,對於漫畫,我就像得了厭食症,翻了幾頁就不耐, 是怎麼也看不下去。原來,「喜好」這事,不僅在人,在事、在物,也是有可能有「賞味期限」的。

總之,在還能看得下漫畫的全盛時期,很久很久以前,有套漫畫十分特別,不同於當時純粹談情說愛的少女漫畫,而是以獸醫學生的校園生活為背景,除了這些學生們外,主角還有一隻可愛的哈士奇,而這套漫畫就叫《動物のお医者さん》(中譯:動物愛心醫院或迷糊動物醫生....這2個譯名快把本人我也搞迷糊了....@$@$#)。

記得這套漫畫在當年推出時,在日本曾掀起一陣唸獸醫系的求學熱(就很像我們的軍教片,只要熱賣,就會有熱血青年要去投筆從戎....)及養哈士奇熱。而這套漫畫也曾在2006年改編成電視劇,由吉沢悠及要潤擔任主角,那時和久井映見還有插一腳,不過,不難預測,像這種由漫畫改編的日劇,通常會有所侷限,許多漫畫中的荒誕情節,要由真人來演出,總是會有種"假假"的感覺....對我來說,自然也就不會好看到哪去....

因為這套漫畫,我認識了佐々木 倫子,也記得當時好愛好愛那隻可愛的哈士奇チョビ,更對獸醫系學生究竟在學什麼有了初步的了解,「啊~原來獸醫系學生就是過這種生活...」當看到替動物接生(記得好像是馬...)、浣腸(好害羞的詞...)、用吹槍射麻醉等情節時,便會有這種奇怪的會心一笑。 ...繼續閱讀


October 10,2011

冬陽在南國(1)

從飛機窗望出的景色.Copyright © Amy Hung

時間好快,在近乎一事無成的狀態下,民國100年、西元2011年,倏忽地,就來到下半年了。而我的步伐也沒因此停留過,依舊奔波得厲害,所以再提筆(?)寫遊記,其實真的已變成回憶錄。

話說,我對沖繩一直都有嚮往,深究原因,似乎沒有任何太過奇特的理由,只是一種直覺,覺得暖烘烘的日頭,映襯著藍天白藍,濁白的海浪陣陣拍打上灘....啊~這樣的地方誰能不嚮往?尤其是,沖繩又是我所愛的シーサー(獅子)的故鄉,因此不管身邊多少人跟我說過沖繩「不好玩」的耳語,都抵擋不了我去探訪沖繩的意願。

而這回去沖繩的成員,也是河童出玩史上最陣容龐大的一次,原訂出席者有鐵人學妹一家外,還有柑籽一家....因為跟兩家人出遊,所以在時間、行程溝通上,也就變得比之前繁複。當然啦,最重要的是,這回出遊是首次和親愛的柑籽出國,對於我們這些阿姨們來說,是「夢寐以求」的行程....

沒想到,首次和柑籽出遊竟是波折重重,首先,柑籽媽一家早在n年前就搭過麗星郵輪給它到過沖繩了,任憑我們說破嘴說,沖繩有多好玩,下了郵輪僅在國際通及水族館一遊的柑籽媽一家就直斷定沖繩不好玩,於是乎,硬是刪掉水旅館的行程(因柑籽一家上回看過了),為了讓柑籽爸放心,於是顯少排行程的我們,又擬了一份行程呈給柑籽爸(因柑籽爸反應去離島很麻煩、去海邊是要現海風哦...之類的。)

以下為當初鐵人學妹的初擬行程: ...繼續閱讀


August 24,2011

還是雜唸

剛準備關機了,卻又看到「個人意見」上的這篇文章:「國片 」,真是完全講中今天我看九把刀評「國片」這一事的想法啊~~

老實說,我不喜歡九把刀(這個人),但我很認同他說"挺好片不是挺國片",畢竟電影好看就好看,不好看也別用愛國情操來扣帽子...

「國片」就像以前聯考的「保障名額」,不諱言地說,有了保障,若沒實力,畢竟還是無法撐得久的。

『要求大家基於某種情感基礎進戲院去看國片(或更擴大成為某種責任之類),而不是因為那部電影好看而進戲院,其實才真正是對認真電影人的侮辱。』個人意見這句話相當地鞭辟,基於對國片的支持,前陣子我才踩了一個大雷,還記得看那部片的過程,我焦躁不安,看完後,直想說,「這是什麼東西!」

如果只是一昧講求畫面之美,沒有內容,拜託也請向沉悶不已,但畫面精緻到如同在《適合分手的天氣》(Climates)一般。如果只是一昧講求突破大膽,台詞味如嚼蠟,拜託並不是每部片都要靠大膽的床戲才撐得起來。畫面精美,依舊可以講故事,沒有床戲,也依舊可以講故事,《告白》就是最好的一例,別再出現「某某某為戲大膽犧牲」,因為犧牲得所才有價值,要不然其實被犧牲的是想看好片子的觀眾的權益。

雖然說,要支持國片,國片才會越來越好,我相信可愛的台灣人民對自家的支持,卯起來一定很驚人的!但國片自己也要爭氣啊,別再只是消費觀眾的「愛國心」。

hopwhung發表於 樂多23:15回應(0)引用(0)亂寫

July 21,2011

雜唸

其實,我應該已經稱不上『部落客』了...或者說,我從來就不是。

還記得當初寫部落格的初衷,是為了將自己一些走過、經歷的點滴記錄下來,也承蒙大家不嫌棄,讓我在這裡交到了一些好友。記得全盛時期時,我喜歡到處逛逛部落格,也感謝這些無私的部落客,辛勤地付出,讓我多長了一些見識,多跑了一些地方,多吃了一些美食。

不過,今天無意間看到一篇文章,提在批評某民宿的,文章的內容,雖不致太誇張,但實在讓我這個好管閒事的牡羊座,忍不住想要跳出來「雜唸」一下。

那篇文章很簡單,就是最常見的旅遊住宿評論,文字不多,漂亮的照片倒不少,沒錯,這是一篇抱怨文,陳述著格主對該民宿的服務不滿,不滿的範圍包括房價沒有優惠、對待不夠親切,一到退房時間便急著趕客人等...

但另我驚奇的是,房價沒有「撒必思」?這值得抱怨的嗎?就算是包棟,給不給「撒必思」應該是視居住的時間長短、跟主人的交情等等因素決定的吧?怎會因初來乍到,別人就一定要給「撒必思」?然後就批評這間民宿冷酷、不夠親切?就好像,你去飯店check-in,會在櫃檯要求折扣嗎?

好了,我想有這樣不愉快的交涉開端,住下來自然是抱怨連連了,也絕對會在意料之中。

這幾年,我也喜歡住民宿,喜歡的原因,在於可以瀏覽各種不同的室內陳設風情,就像到別人家造訪一樣,可以透過這家主人的佈置,了解他們所要傳達的訊息。雖然與到別人家走走逛逛不同,民宿是「付費」參觀的地方,但是有點很重要的是,人與人的交往,契不契合本就是緣份,不熱情的人就不能開民宿嗎?我倒不這麼認為,就我個人而言,我自己有時也十分害怕熱情過度的民宿,我害怕只是萍水相逢,卻還得花時間攀談的壓力...所以有時我寧可住飯店,沒有過多的交際,反而換來更多的放鬆空間。 ...繼續閱讀

hopwhung發表於 樂多17:37回應(1)引用(0)亂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