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4,2007 09:23

10/4 李雙澤紀念演唱會,重回淡江現場

 
(圖為1978年紀念演唱會節目單校樣。事隔29年,我們要來再辦一場。) 
 
李雙澤若還在世,今年五十八歲,該是跟他的老朋友蔣勳、梁景峰、胡德夫一樣,鬢髮飛霜,看譜讀報時得掛上老花眼鏡了。不過,依他熱血澎湃的個性,即使歷經這三十年的風風雨雨,必然還是不會「服老」的,他大概還是會穿得隨隨便便,兜裡塞著相機便上山下海去了,或者,他也會很喜歡跟一樣熱血的年輕人徹夜抬槓,順著年輕人的興趣,聊聊文學、搖滾、藝術、革命這些他們最愛的話題吧?
 
不過,連照說該叫他一聲「叔叔」的我,如今都活過了他在世的年紀了。上星期接到野火樂集熊儒賢熊姐的電話,邀我擔任李雙澤紀念演唱會的主持人。我忐忑地答應了,為的是希望能在這樣一樁特殊的事件中,盡我所能地幫上一點兒忙。家母陶曉清,當年便是「淡江可樂事件」那場演唱會的主持人,她這次也會重回舊地,和我共同主持。和母親一塊兒主持活動,還真是第一遭,並且又是這麼一個特別的場合,感覺委實十分奇妙,想來李雙澤叔叔若是看到,也會覺得好玩的。

>> 認識李雙澤的「懶人包」(by Erwin Cheng)。
>> 敝人舊文:楊祖珺,李雙澤,美麗島,及其他(2003)。

以下是野火樂集熊姐提供的資訊,歡迎協助散佈:

2007年10月4日(周四)晚上7點 ,野火樂集協助「李雙澤紀念會」在淡江大學舉辦一場「唱自己的歌-30年後再見李雙澤  演唱會」,這是自1976年12月3日「淡江可口可樂事件」之後,30年來第一次重返淡江-學生活動中心的現場演唱會。
 
本次演唱會由陶曉清及馬世芳聯手主持,演出歌手為:胡德夫、雷光夏、好客樂隊、徐清源、張懸、小美、陳永龍+陳宏豪、盧廣仲、盧皆興、艾可菊斯…還有一些演出人尚在邀請確認中。演唱會不收門票,採自由入場。
 
李雙澤(1949-1977)是現代台灣文化界傳奇人物之一,集畫家、作家、民謠歌手和作曲家於一身。今年是他過世三十週年,淡江大學將於10月1日及10月4日為他舉辦「唱自己的歌」立紀念碑的活動及演唱會。 

李雙澤在父母的培育下,進入淡江大學數學系就讀。在這裡,他充分地展現繪畫、文字寫作和音樂的才份。於1974年6月以25歲之齡在台北美國新聞處林肯中心開辦畫作個展。1975年初到1976年中,李雙澤到西班牙和美國遊學。回台後,1976年12月3日參與淡江大學一場「西洋民謠演唱會」時,他高聲呼籲「唱自己的歌」,引發熱烈的迴響,這是新歌運動的「淡江事件」。 

自此,他開始獨力創作或與友人合作,共完成了9首歌曲:《心曲》、《我知道》、《紅毛城》、《老鼓手》、《愚公移山》、《美麗島》、《少年中國》、《我們的早晨》、《送別歌》等9首歌曲。當眾人沈浸於他的創作歡樂之際,李雙澤卻於1977年9月10日在淡水興化店海濱為救人而不慎溺斃,年僅28歲。 

李雙澤歌曲的詩詞及音樂顯示台灣文化中罕見的心靈開放,自由和自信,不同於一般流行歌的裝清純或強說愁。他的呼籲和創作推動了新歌運動的風潮,淡江大學也成為新歌運動的重鎮。此外,他的文學作品也得到相當高的藝術評價,中篇小說《終戰の賠償》獲得1978年的吳濁流文學獎。 

淡江大學與李雙澤紀念會將於今年10月1日(星期一)上午10時舉辦揭碑儀式。紀念碑由雕刻家王秀杞先生設計製作、藝術史家蔣勳先生題碑、書法家張炳煌先生書寫碑文。儀式後,李雙澤紀念會友人將共赴北投法藏寺李雙澤骨灰安息處造訪。 

「唱自己的歌」演唱會將於10月4日(星期四)晚間在淡江大學學生活動中心舉行。演唱會邀請30年來創作類型的歌手,第一代的胡德夫將負責演唱李雙澤所創作的歌曲,中生代的雷光夏也是淡江校友,她將演出自己近年來精淬的作品,而新生代的張懸、艾可菊斯、陳永龍等也將共襄盛舉,為自己一直以來唱自己的歌的精神永遠傳承下去。 


誠摯邀請您蒞臨李雙澤紀念活動:

【紀念碑揭碑儀式】
 
時間:2007年10月1日(星期一)上午10時
地點:淡江大學(淡水校園 / 牧羊草坪) 
 
【唱自己的歌演唱會—30年後再見李雙澤】
 
時間:2007年10月4日(星期四)下午7時
地點:淡江大學(淡水校園 / 學生活動中心) 

主持人:陶曉清、馬世芳

演出歌手:胡德夫、雷光夏、好客樂隊、徐清源、張懸、小美、陳永龍+陳宏豪、盧廣仲、盧皆興、艾可菊斯…… 

本相關活動聯繫電話與訊息請洽:野火樂集 02-2741-8637

野火樂集網站:www.wild-fire-music.com

  • 您可能有興趣:

    狂發鄉草搖滾燒
    honeypie 發表於樂多回應(9)引用(0)耳目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972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4185937

    回應文章
    馬先生您好:

    藏音票不知收到否?
    是否有所建議呢?

    很高興陶女士與您能主持這場紀念演唱會

    以下連結有蔣先生題【唱自己的歌】的書跡照片
    想一睹為快請點:
    http://tw.myblog.yahoo.com/peter601017/article?mid=2329&prev=2385&next=2319&l=f&fid=14
    | 檢舉 | Posted by 小草N號志工 at September 24,2007 21:06
    小草N號志工,

    收到了,非常謝謝。我很喜歡。

    看了你的部落格鍊結,也很感動,謝謝你的用心與熱心,促成這次的活動。
    | 檢舉 | Posted by honeypie at September 25,2007 00:42
    雖然此刻正在麗江古城 卻還是會收到網絡的訊息 郵箱裏臺北熊姐來信 關於這次的活動 看得令人激動 很想去臺灣……
    | 檢舉 | Posted by 一衣 at September 28,2007 00:06
    挖到2003年署名honlin的網友在music543的留言,據考證,這位大大應該就是台灣網路史上重量級的那位「傳說中的honlin」呂陳蒼林。這三篇留言寫得太生動,不憚冒昧,轉貼於次:

    留言:


    李雙澤不是僑生. 父親是有去過菲律賓經商, 不過他們一直都是住在永和的溪洲

    李在淡江念的是數學系, 但自從1971年顧獻樑擔任建築系的系主任之後,李成天都在建築系上混.

    最喜歡上的是席老哈(席德進)的水彩課.

    李在興化店要救的老外19歲的丹尼爾也不是美國籍, 是法國人.

    前一天晚上李在動物園唱歌唱了一晚,與徐力中約的中午要一同前往
    城區部參加張建邦的競選總部內的文宣組會議.但中午起床的徐力中
    只看到一張李留的紙條說去興化店了.徐到了興化店海邊只見海灘邊
    人聲鼎沸 ...... 漂回來的李,沒人知道如何急救.有人建議拉一條
    水牛讓人趴在牛背,利用牛走動時的牛背起伏做人工呼吸..但回天乏
    術了 ...


    李在淡江數學系的課程念到三修沒能畢業.於是便出國遊學.西班牙
    李的姐夫是孫逸仙文化中心(相當於中文大學的吧)的主任. 李去了
    菲律賓, 寫的小說在台灣文藝得吳濁流獎. 去了紐約 ..... 回來寫
    的再見上國

    回來台灣後住在水源街的動物園. 幾年前曾住過動物園的孫嘉陽現
    在是高雄捷運工程局長.曾憲正雖沒住過倒也常去(曾擔任高雄的教
    育局長).前些年高雄教育局的音樂會中曾局長也與胡德夫合唱過美
    麗島.


    李的文藝素養表現啟發於附中,當年的幾個主要同學劉仁天, 李乾朗
    (民俗建築學家), 李賢文(雄師美術發行人) .....

    李實在是個文藝爆發力奇強的怪才. 畫畫曾在美國新聞處舉辦個展.
    吉他彈得一把罩. 寫歌寫了足為台灣的國歌(如果台灣能獨立建國的
    話). 西洋民歌唱的走唱台北哥倫比亞,落失地(Lost City胡德夫當
    年開的餐聽..李在此與胡相識 .... 天天跑去責怪台大畢業的胡德
    夫怎不唱布農族自己的歌).

    當年大學校園, 大家習慣聽著哼的是 knock three times 那些隔鞋
    騷癢的歌. 李平常唱的是 Bob Dylan 的 Blowing in the wind ...
    大學校園大都辦的是西洋歌曲演唱會.

    1972年, 李在淡江導演過一場 小王子 音樂劇 ... 配樂以 Simon & Garfunkel
    的 The Sound of Silence 等為主. 編劇是法文系的張思嘉(李在大學的
    第一位女友) ... 演員都是建築系的同學.

    1971年林守一事件剛發生過 ... 這場在校園的戲劇還引來許多情治
    人員的監視.

    1973年淡江的一場演唱會, 李在幕後主導 ... 鼓勵大家唱自己的歌
    ... 可憐當年, 大學校園民歌風尚未興起. 楊祖珺在這場校園
    的演唱會中, 據說是一生中頭一回的登場大型演唱會.

    那些年民歌風的興起, 李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

    奔走於文化中原等各校園, 四處鼓吹唱歌的學子要唱自己的歌. 楊
    弦的鄉愁四韻在信義路的球場發表 .... 李興奮的不得了 .... 參
    與了甚麼 不記得了 ..

    李最早的一首自作曲. 擷取徐訏的詩 心血 ... 在 1974年淡江的校
    內音樂比賽中, 由建築系的參賽隊演出. 另一首是合唱 Blowing in
    the wind. 當天的評審以該隊未唱指定曲. 無法給分 而無排名 ...

    又過了兩年, 李去過了西班牙菲律賓紐約回來後. 李在淡江的校園
    活動. 曾經鼓吹了三四年的唱自己歌的運動, 但又見後來的學弟還
    是在舉辦西洋歌曲演唱會. 李再也看不下去的 .... 才會上場擲可
    口可樂瓶唱補破網 國父紀念歌 ..... 這才是令堂發表文章稱許 李
    的 唱自己的歌 的事件....

    事實上 李的主張唱自己的歌 的啟蒙運動 比這件事又早過 好幾年.


    事件之後, 李便開始積極的與拉小提琴的徐力中用力於創作自己的
    歌. 其中 較值得一提的是 紅毛城, 少年中國 與美麗島 ..... 李
    最遺憾的是 一直深感沒能深體閩南語的韻味 要不能寫首閩南語的
    歌 .....

    又作畫 又唱歌 又寫歌 ... 李的經濟活動 最早是在欣欣百貨做企
    畫 做了一年吧? 後來回淡江的發展部參與了 報人 李子弋 主辦的
    明日世界雜誌 任美編 ... 也因此出任張建邦選舉總部的文宣組 美
    編工作 ....


    興化店的海灘 ... 現在是洲子灣海水浴場吧

    當年並沒開放為海水浴場


    李書念的如何. 救的是那國人 .... 那都不重要 .... 重要的是.
    那股帶動思潮的爆發力. 影響過的人 太多 太多 .....

    (R:218.32.229.116)
    --2003-06-03 03:53:56 --
    Homepage: http://hi3b.com

    留言:

    最早去住在動物園的, 應該是孫嘉陽.孫是水利工程系的灌溉工程組.
    1973年前後, 動物園有三個欄38,78,88三欄. 孫住的應該是38欄.

    中文系的王文進(後來淡江中文系的系主任,曾為東華大學中文系的
    創系主任, 現應該是任職資深教授),曾為文提到孫嘉陽對攝影藝術
    的執著. 當年的文進我們稱之為夫子.

    文進曾有篇文章提到雙澤在校園的活動, 儼然地下活動中心. 的確
    當年校中檯面上的學生組織, 幾乎舉辦的校內活動. 大都在學校後
    門的外頭水源街上, 離動物園有段距離的一家自助餐廳樓上. 李也
    沒正式的租那房間. 在欣欣上班, 在出版部上班. 下了班就跑來水
    源街. 唱一晚的歌. 也不一定睡那. 有時會去動物園找孫談攝影,
    談天談地的一整夜. 有時會約了王文進來, 有時李利國也會來.

    有回冬天的夜裡施淑端(李昂)老遠的來與雙澤等人一聊經夜.

    有時我們一群人會一同去英文系助教(後來的講師)王津平北投溫泉
    路的家 ....

    許多文學院的年輕講師, 遇到這個校園中早已不是學生, 卻一直在
    校園內活動的李雙澤. 驚覺校園中有此叛經離道的怪傑. 李元貞是
    其中一個典型的代表.

    聖誕節的前一晚, 李說要去拔株校園中的龍柏來裝飾聖誕樹. 後來
    真的做了. 李也曾說想要將驚聲路口居瀛九的銅像上頭給戴頂斗笠.
    ... 後來的確有醬的事發生. 但李說不是他做的.

    曾經住在沙侖燈塔底下時... 李在那則是天天作畫. 曾畫了幾十幅.
    有天自覺不滿意了, 又全給廢了. 李一直在找新的材料與表現題材.
    把墨汁與 Newtown 水彩用在一起. 畫的許多船. 在美國文化中心(
    當時李說是美國在台文化侵略中心)開了個展. 顧獻樑老師鼓勵他去
    開個展的, 開展時顧老師卻胃病住院, 沒能來參觀.

    1971年, 李不想再唸數學系. 就天天在建築系出現. 1972 起李就開
    始四處的流浪. 又畫畫, 又唱歌, 去欣欣上班 .... 也曾半年都住
    在永和溪洲的家中. 天天搭火車通學. 卻又每晚跑去哥倫比亞唱歌.
    席德進也很喜歡去. 李說喜歡去那看女孩子. 不過席是去看男孩. 輔
    大的胡因子(honeypie按︰即胡茵夢)也常在那出現.

    1973年張建邦頭一回出來選議員, 以選副議長為目標. 劉仁天在城
    區部, 過來找了李去參加文宣組的美編工作. 我們一組四人, 去忙
    了四個星期, 孫嘉陽給張建邦拍的宣傳活動照片, 一反過往選舉活
    動的人頭正面照. 以高反差的動態照片, 用帆布包裝宣傳車, 在當
    時也是無前例的.

    那些手法在現下不足為道. 可當時種種脫離傳統的作為, 卻是李在
    在的要求自我的一項主要訴求.

    張院長果然高票當選了.我們領得了一人一千的工作費. 於是李說錢
    從那來的, 我們把他花那去. 於是一夥人, 就邀請夫子一起去逛華
    西街. 戴眼鏡的夫子在華西街的小巷, 被紅燈戶的外場奪了眼鏡,
    差點脫不了身. 其實, 大家只是去看看那樣的場所. 倒也沒人真的
    想去進行任何的交易.

    後來一夥人又說去淡水的茶店仔啃瓜仔 ... 體會 淡水暮色 曲中的
    情境 ...

    叛經離道的事, 做的 .....

    紅毛城還掛的是澳洲的國旗,後來託交美國代管. 還沒交還台灣政府
    時. 我們經常深夜或白天要翻牆進去與管理人員捉迷藏.

    1979年不知是誰找了梁修身要拍李雙澤的傳記, 據說有在興化店開
    了鏡. 後來傳說因為美麗島的影響而被卡叉了 ....

    不記得編劇那位小姐, 來問過我與雙澤住在一起的三年中的一些事
    跡, 過後 .... 聽說他去問了來旺, (來旺是那三年中一直與我與雙
    澤以起住過沙侖, 力行餐廳, 地下活動中心, 山下 .... 的兄弟)

    竟然問來旺, 我與雙澤是否同性戀 ....

    雖然, 那些年中雙澤瘋狂的創作, 也瘋狂的找女人作愛. 可想知,
    他心中最初的戀人, 思嘉是他的最愛 ... 夜深時唱了法語的 小白
    花... 雙澤還曾痛哭. 之後, 雙澤也曾有過別的女友, 可有些現已
    為人婦, 也曾見過面 .... 說是過的幸福美滿. 就此不便談論 ...

    就像會把少年中國, 美麗島擺在一起. 一曲少年中國, 曾經是好多
    年的北京台灣同鄉會對台灣廣播的主題曲. 美麗島卻是本地的異議
    者的主題曲之一. 雙澤的心中絕對不會有任何政治的意圖. 有的只
    是對文化認同深層的呼喚. 事後, 如何的被政治化了, 如何被界定
    了, 那可與雙澤絲毫無關.

    也無需爭論, 雙澤若還在, 在這政治紛亂的局面中, 他會站那一邊
    .... 那一邊他都不會站. 他只會站在雙澤自己的一邊. 不會參加任
    何正軌或反對的團體. 他只會繼續的鼓吹, 他所嚮往的文化追尋 ..
    .. 他也不會沒有同伴, 終究都會成為文化動力的地下總部. 反對派
    的用他的東西. 在正軌上主持事務的人, 私下卻也會來找他幫忙 ..
    .. 怪事吧?!

    --2003-06-0517:03:34 --

    留言:

    若要說雙澤的歌, 其實也只有寥寥可數的九首曲子傳世.
    其中一首紅毛城, 主要的旋律還是徐力中所作.
    而且幾首曲子大都旋律單調, 類似兒歌或團康歌曲的簡單型式.

    若要說雙澤的歌聲, 也不是有多優美, 睡眠不足煙害的沙啞歌喉.

    雙澤的吉他也不曾有過正統的學習, 口琴吹的也只比 Bob Dylan
    好不了多少.

    畫作也正在摸索著嘗試各種取材與型式.

    寫文章, 寫小說 ....

    雙澤最傳奇的不是那少數的作品, 也不是他熱血好事的不自量力,
    拿一夜失眠不繼的體力, 想要與興化店的海浪博鬥,
    救不成自己漂回來的一個老外學生, 卻喪失了自己的生命.

    其實, 他也沒特別的不自量力, 溺水之前的幾年,
    有一回在富貴角的燈塔下的海灘邊, 逐漸被漂遠的宗武,
    叫了幾聲雙澤, 他也的確不顧一切的就游了過去, 將宗武拉回案上.
    不知是曾有過那樣的經驗, 在興化店他又自告奮勇的跳下海去救人?
    那只有將來有機會再去問他了.

    興化店的落日有時也會紅的嚇人, 曾有一回秋日的午後,
    竟然數十位不同系的男女同學, 不約而同的走過埔頂,
    徒步走到興化店時. 不只是夕陽, 竟然是海天一色的赤紅.
    雙澤將吉他丟在海灘上, 人卻瘋狂似的衝進海裡 …

    不記得是誰見那海天的景象, 竟醉而哭泣 ……

    天黑後, 回往淡水的路上, 雙澤偷偷的說了,
    與他一同走到遠處海灘的女伴, 做了些甚麼 …… 天知道,
    雙澤總愛誇大這類的事.

    雙澤最所憾動的是, 他強烈爆發的感染力,
    影響所及的層面跨越年齡與時空.
    猶記得建築系的學生自主向院長要求一個系主任後,
    顧獻樑教授以完全不具任何建築的背景來兼任了主任一年,
    大量的引進文藝美術的教席. 正巧,
    也給雙澤提供了一個迴旋的地盤.
    在建築系所選修的所有藝術相關課門, 卻因為數學系的學分不足,
    無法順利的轉系成功. 在學校的體制排除之前,
    思嘉告別了他而遠走加拿大.
    後來雙澤在水瓶社遇到了當年淡江的又一位才女.
    也曾經想圖發振作, 重回體制內要把數學系的課業給唸一唸..
    顧獻樑老師給雙澤的鼓勵也的確不遺餘力.
    最鼓勵的是即使轉不成建築系, 也要不斷的創作.

    就這股無論如何, 要找到自己, 一定要創作的心懷.
    引動著雙澤在校園內, 在北台灣的校際,
    在當時台北的哥倫比亞與諾詩地找尋創作的夥伴.

    1973年胡德夫在信義路國際學社的演唱會,
    是由雙澤與胡一同安排選擇演出的隊伍 ..... 事後,
    回淡水的路上, 雙澤感歎的說, 沒能做出自己的歌, 最是可惜 ....
    又說: "歌手在台上演唱, 不是實在的歌, 寧可是大夥們席地環坐,
    相視而唱才能互動與交流, 大家一起唱, 唱的好壞那有關係,
    心靈的交流勝過一切"

    也難怪, 事後多年, 曾有訪問稿提起楊弦回憶那場演唱會,
    反覺得好似同樂會...

    也許, 那正是雙澤的目的, 他並不在意於要有優美音聲的演唱.
    他要的是演與聽者間在歌中的交流與感動.

    逐漸不見容於淡江的學業體制時, 他開始在校園內逐漸的發揚,
    唱自己的歌, 創作的意念.
    學生活動中心原本要舉辦的西洋歌曲演唱會,
    被我們一起把西洋兩字拿掉了.
    王文進筆下的地下活動中心就這樣的在淡江開始孕育第一場唱自己
    的歌的幼苗. 後來雙澤還說, 第一次上台演唱的楊祖珺,
    拉她上台時, 手還發著抖.

    之後的雙澤每天的生活是, 唱 Dylan 唱 Simon 到深夜,
    醒來後去河邊, 去龍山寺喝老人茶, 作畫.
    經由水瓶社與淡江週刊的投稿寫作, 校園內校園外的文化活動圈,
    不斷的集結. 似乎雙澤不計任何型式的要做出自己的追尋,
    成為大家共同關心的主題.

    大家都離開學校的時候, 雙澤也去了西班牙. 去過紐約菲律賓.
    那短短的兩年間, 真不之雙澤如何過的日子.
    在金門放假去埔頂看他時, 他說是出國是去找回八國聯軍之仇.
    似乎各國的都找齊了 ….. 哈!
    前些年會文館常有交換學生在陽台上日光浴時,
    提把吉他去與她們聊天的雙澤, 就飄飄眼的說,
    是直在瞄那金色的長髮, 泳衣下的體毛是不也是金色的 ……

    就在那短短的兩三年間, 他開始寫下大量的文字 ……
    回到校園後結識更多的老師曾憲政, 梁景蜂
    ……還有一些學生尤其是建築系的徐力中, 李瑋?, 陳元彰.
    歌該是在那段時期逐漸的唱了出來.
    包括陳元彰參與投資的稻草人餐廳, 在台大校門對面,
    遠從恆春請來過陳達駐唱 …… 雙澤又三天兩頭的在稻草人 ….

    最後一晚與雙澤一同唱歌時, 雙澤唱的除了是自作曲外,
    竟然是陜北民謠, “我的祖國” 旁白是:
    這是中華航空公司離開台北的最後一次班機,
    請機翼上的旅客趕緊離開, 飛機就要起飛了 ……
    這是雙澤出國遊歷的兩年所帶回來訊息?????

    說好的, 過幾天我們見面, 再去動物園 ….. 約定的那晚,
    正是他在興化店溺了水 …..

    他帶給大家的震憾的是不妥協的創作意念以及多元跳躍且無居束的
    思考模式. 在那樣政治戒嚴, 事實上思考也近乎被戒嚴的時代.
    畢竟是一個很突兀的異數.

    感染所及的對象, 族繁不及備載. 也許,
    太多的人對他的回憶都是在描述他的生龍活虎, 才華橫溢,
    爽快風趣. ……

    卻我, 記得他的是感冒的時後買了五斤的柳橙,
    全切了一口氣吃完了, 蒙被大睡, 醒來時說病好了;
    是一起在永和的永安市場買了豬腦,
    在他溪州家中請個老外學生吃中國菜, 以為那是豆腐的老外,
    聽說是 brain of pig 差點吐了出來; 是松山機場的華航最後班機
    … 而後就突然中斷

    (R:218.32.229.116)

    2003-06-08 01:18:58
    | 檢舉 | Posted by honeypie at September 29,2007 09:44
    辦單位野火樂集的BLOG
    最新公告是楊弦將也會出席演出唷
    真是太好了 ^^~
    http://blog.yam.com/wildfire/article/11859814#comment10802404

    而三篇留言的確精采
    謝謝分享


    錯過了陳明章的慶端陽
    只好接著期待你於台大誠品的10月講堂的主題
    唱自己的歌 讚~~
    | 檢舉 | Posted by 小 盒 子 at October 3,2007 02:04
    今晚很感動,幾乎是在演唱節目尚未開始前,看見序幕的影片,以及馬芳哥引薦您母親出場的時刻,我與同行友人的眼眶,早已是閃亮亮的。
    能參與三十的聚會,幾乎是等同於而立之年的重要與難忘,很難言述每段節目的精彩與代表性,很單純的回應~~真的很開心!
    馬芳哥,最後你與母親還有全場一起大合唱美麗島,感動到汗毛直豎,辛苦了呀!想想去年此時的我們也在流浪之歌的大舞台碰頭呢!明天緊接著就要去流浪之歌了,雖然莫名的秋颱來搗亂了,但我想大大樹的精神是屹立不搖的!
    加油!為更多值得的音樂!^___^
    | 檢舉 | Posted by 咖灰貓 at October 5,2007 01:37
    honlin又出現了,還拉來了當年在淡江的老朋友,一起在五四三站上貼了很多精彩的回憶。可看:

    http://music543.com/phpBB2/viewtopic.php?t=67690
    http://music543.com/phpBB2/viewtopic.php?p=153943

    咖啡貓,謝謝你,昨晚演出真的很精彩,我自己也很開心呢。

    小盒子,也謝謝你的鼓勵。
    | 檢舉 | Posted by honeypie at October 5,2007 15:41
    關於李雙澤還有補充 :
    1970的雙澤 ..
    http://blog.hi3b.com/archives/252
    小年表增修補 ..
    http://www.putkey.com/archives/161
    | 檢舉 | Posted by honlin at October 9,2007 12:45

    我是徐力中小學同學
    一直找他不到
    諸位如有他的音訊請與我聯繫
    b13f7@yahoo.com.tw
    謝謝
    | 檢舉 | Posted by 張燦材 at July 6,2008 1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