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2,2018

三十坪菜園森林生態小說(五十八)

我現在可以肯定的,這個世界所有的食物都有問題,這個問題想要解決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回到天然的種植所有的蔬菜水果,所有可食用的東西,只有透過土地生長出來的才可靠。我所說的可靠是用純天然種植的方法所生產的農作物。
您們知道嗎?最近這幾年,我田裡老是有些鴿子飛不上天,這些的鴿子有些腳上有腳環,有些是沒有腳環的,有腳環的鴿子表示是有人養的,可能也是賽鴿,而這些的鴿子為什麼會跑到我的田裡呢?因為我田裡充滿了樹木,樹木的林間就像森林一樣,這些的鴿子飛不動了,牠們一隻一隻的在我的田裡四處走動,想飛也飛不起來。
每一隻在我田裡四處走動的鴿子,都瘦骨如柴一樣,簡直已經瘦到快看到骨頭了,而這樣的鴿子怎麼會有體力飛上天呢?您們要是看到這些的鴿子,不在天上飛,而是在田裡走動,您們心中會有何感想呢?
我可以向所有的讀者報告,這些應該在天上飛的鴿子已經生病了,甚至於可以說已經中毒了,牠們在野外吃了農人噴農藥的水或是農作物,這些的鳥和昆蟲一樣,吃了這些農藥,身體就會中毒,然後慢慢的接近身亡的命運。
而我們人類為了要養活大量的人口,有許多政策性不為人知的祕密,一直存在我們所有的食物當中,這些的問題要是被一一的報導出來,我相信這個地球是可以改變得更好,問題是有什麼樣的媒體有這樣的本事,可以寫出這麼嚴重的問題呢?
我原本想要透過寫給全世界的總裁、執行長、董事長們的十二封信,希望這些地球上的富豪權貴們,能夠深深的體察得到,這個地球遭受的破壞這麼嚴重,不要說極端氣候,天氣異常,河川海洋,就連陸地上所有的環境,都已經面臨了重大的生存挑戰的地步了。
今天鴿子飛不上天,未來不曉得什麼時候,也換我們人類沒辦法走路,甚至於生育,真的到那個地步,我想我們人類就不需要地球的食物了,而是電腦電力資源的爭奪戰。
今天我們所有居住在這個天然資源還算豐富的地球,如果現在的人不想相信,吃的食物是對我們人類生死存亡,有最直接的影響力,那麼現在不改變,等到我們像那些在地上走路的鴿子一樣飛不上天 ,那樣子是不是很慘呢?
我請求全世界的總裁、執行長、董事長們,請求不了,那麼我現在換另外一種方法來請求,這個地球上最有影響力的影視歌星,不管是東方或是西方,只要您是有名的名人,請您們一一站出來,支持這個地球所有的人,找一塊三十坪地來種出天然的蔬菜水果,以達到自耕自食救地球,免於受農藥化肥的傷害,進而達到每一個人種一棵樹,讓地球充滿綠色生活森林普照大地。
影視歌星們!請您們一起來參與種樹造森林,找塊三十坪的地來種出天然的蔬菜水果吧!
再見!吳睿保祝福您!

May 17,2018

三十坪菜園森林生態小說(五十六)

一般我們待過的酒店,老闆的背景也都相當,警察黑道上的人比較不會進來,開酒店或是酒家、舞廳,這種的老闆背景都要有相當的實力,否則黑白兩道應付不來的話,那可是會天天鬧得雞犬不寧,更不要說做生意了。

在台北市這種有水準的酒店上班,不用每天都得提心吊膽。

我們待的餐廳或是酒店,越是往南部的地方去,不管是待的西餐廳或是咖啡店、酒店,更多的是鄉下酒家,這些的地方您要是在那裡工作上班的話,那就不會像我們在台北市待的工作場所,來得單純有水準了。

我們這種工作,嚴格說來是沒有什麼保障,就是需要常常換地方或是換老闆,因為開餐廳容易,經營餐廳就不容易了,開開關關的餐廳實在太多了。我們以前在餐廳上班,不用像現在需要看報紙的分類廣告去應徵,我們過去的工作不管是南北中部都有認識的朋友或是同事,會互相介紹來介紹去,而且在六十、七十年代,開餐廳的老闆懂得經營的也不多,所有的工作人員都得靠經理人或是廚房大師,像我們會切水果盤、煮咖啡、調酒,甚至也懂了一點音樂,那工作的機會就更多了。

本來在台北市那些的洗碗工,對我們這些專業人員並不會造成工作上的困擾,但是這些人在中南部的餐廳裡,就不那麼單純了。這些的洗碗工、掃地的阿桑在中南部的餐廳,有很多是老闆他們自己家裡的人,餐廳裡有這些人的存在,那是個大災難。

我們在台北市上班,所有的工作場所,包括老闆在內,不會一天到晚在餐廳裡,亂吼亂叫,就是同事之間在工作上也都能夠很協調,各做各的,哪有像中南部這些的餐廳,洗碗的可以管掃地的,掃地的也可以指使服務生,這些的人叫服務生的態度,是很不客氣又沒教養的。

我們最受不了的是,不管是客人或是餐廳裡的人,他們叫服務生的方式,是用兩隻手指頭在半空中,彈一下發出得得的聲音,然後叫Waiter waiter,來這裡幫我點餐,你給我你們餐廳最好最棒的餐點,這是我們常聽到的點餐方式。

如果這桌的客人是那些的洗碗工,或是掃地的阿桑自家人或是朋友親戚的話,那麼叫起了服務生,就更讓人受不了了。待在這種店,我們有實力的,大概一個星期或是當天我們就走人了,這種店不能待啊!待在這種店上班,您不只成天的受氣,就是待下來了,人格也會扭曲變成不正常的人,而這種人說實在的,在很爛的餐廳比比皆是。

如果您想要當個有水準的客人,在中南部我建議您,還是到五星級的飯店去消費,可能吃起一餐的心情會比較舒服。不過現在時代也在變了,以前阿狗阿貓即使身上有點錢,也不敢到這些有水準的地方去消費的,因為他們太土了,怕人家看不起。

現在可不一樣了,這些阿狗阿貓逛大飯店,吃起了西餐,也像大爺一樣隨便吆喝,服務生來服務生去的,所以您們知道嗎?國外有些大飯店是不接待這種人的,我們不管走到哪裡,要能夠懂得自重,就會受到人們的尊重,而且還會變成受歡迎的。


May 16,2018

三十坪菜園森林生態小說(五十五)

阿美的大女兒來我們店裡,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和我們店的常客,一位法國人談戀愛了。

這位法國人大阿美的女兒將近三十歲,但是我們都看得出來,阿美的女兒對這位男朋友是很貼心的,這位法國人在台灣是一位總經理,也聽說是他們公司遠東地區的總裁,職位這麼高,難怪阿美每天都笑嘻嘻的,這下子壞竹出好筍,阿美因女兒而貴了。

那些多嘴老是欺負阿美的洗碗工,最近對阿美是客氣了些,因為阿美的第二個女兒,也跟我們經理談起了戀愛。我們經理是留學德國的飯店經理人,他的個性做什麼事都一板一眼,不苟言笑,對小細節也很講究。我們經理年紀也不小了,從來沒談過戀愛,這一次和阿美的小女兒會來電,我們也都很訝異,他也大阿美的二女兒二十七歲。

阿美這兩位女兒,一個比較文靜,二女兒就比較外向開朗,和我們經理搭配,好像女人在管老爹一樣,相對的大女兒的男朋友,在法國結過一次婚,兒女也都跟他台灣這位美嬌娘一樣大了,但是看得出來,這位法國人是很疼她的。我們店裡有這兩對的戀人,每天都充滿了浪漫的氣息。

原本我們每一天每一桌都會放一朵紅玫瑰花,現在每一桌都放一對的紅玫瑰花,桌布也都鋪上紅色的了,而我們男服務生本來是打黑色的蝴蝶結啾啾,現在也改成紅色的啾啾了。晚上打烊之後,如果我有機會也會被邀請回來我們店裡吃宵夜,喝香檳或是法國葡萄紅酒。

而阿美她的老公,我們店裡的人都知道,他是外面的卒仔小混混,就是專門幫老大買香菸或是跑跑腿這種的角色。現在可不一樣了,他們的老大也調查到他的兩位女兒,現在的行情可不比以前的小妹了,所以阿美的老公也因女兒而貴了,現在也是幫老大開車,管理一些女人,到外面收帳款。這個社會就是這麼的現實,就連黑道上的人也會看情勢而見風轉舵。

而這位法國人對未來的丈母娘及岳父的出身,不但不計較,還蠻喜歡的,說等結婚以後要把阿美這對夫婦帶到法國去住。

這下子我們店裡可熱鬧了,我們每天看到阿美就逗著她鬧。現在我們看到阿美的一字眉,及她那畸形的嘴巴,好像沒有以前看到她都覺得難看,現在我們店裡的人看到阿美,反而覺得她變可愛了,這是不是命運已經改變她的運勢了呢?

我們都相信阿美的未來絕對不會是暗淡無光的,這下子她可以完全脫離,和這群多嘴老是欺負她的洗碗工在一起的生涯。

人有可能因夫而貴,或是因妻而貴,更多的人是因父母而貴,但是貧賤夫妻因子女而貴的,也如阿美這對夫妻一翻身翻對了。

我們在酒店上班,也看到了許多的苦命酒女,因為應對進退得體,而受到大老闆的賞識,帶回去當小老婆或是同居人的也不少。酒店這個地方是龍蛇雜處聚集的地方,有些道上的人來這裡喝酒,有些酒女稍微對他們怠慢了,就會惹來很多的麻煩。


May 15,2018

三十坪菜園森林生態小說(五十四)

您知道他們到了這些的國家,就在當地租起了一個大別墅,整個大別墅裡,就連三歲的兒童、女人也都一絲不掛,整個房子住滿了三、四十個女人還算少,幾百個女人都是年輕的女人,天天就住在那個別墅裡,等他從工廠或是生意場上回到這個地方,他看到這些一絲不掛的女人,見面愛怎麼搞就怎麼搞。他們在那裡做怪也就算了,還拍成了錄影帶,帶回來給我們看,您說這是男人的世界嗎?
我有些朋友到了一些新興的地方去開工廠,員工不是幾萬就是幾十萬的人,我對這些朋友的品格良心是有點存疑的,這種會大肆炫耀自己這種本事的人,您說他的品格是可靠的嗎?
我來說一下我遇見過一個真實的故事。
以前我有一位老闆,他的人長得不怎麼樣,倒是家裡有了些錢,他也開了一家餐廳。您們知道開餐廳就會用到許多有氣質的女性員工,當然這家餐廳不是一般普普通通的餐廳,在六十、七十年代要開一家像樣的餐廳,少說也都要花掉幾百萬、上千萬,甚至上億的都有。
財力不夠的老闆有的開了一年不到就倒店了,運氣好的,一開幕就大展鴻圖一路發,而開到這種餐廳的老闆,不管是年輕的老闆或是老一點的老闆,身邊有錢的男人女人就爭著追捧的多了 。
我認識那位花心的老闆,他也賺了不少錢,我們店裡的女服務生只要他可以追得上的,大概都被他搞上床了,他這樣的搞女人,搞到有一位醋勁大的女人受不了,他天天帶不同的女人和她一同的服侍這個臭男人,所以她就在我們這位老闆和他帶回來的女人,他們在床上做完了愛之後,她就上吊在這對男女做完愛的床上方,等到這對男女睡醒之後,看見床上頭吊死了一個女人,嚇得連滾帶爬的跑下樓來求救。
這下子代誌大條了,全市裡的人都知道這家餐廳的老闆,搞女人搞出事了,新聞見報是有的,不過過了一陣子,等大家快要忘記的時候,我們餐廳的女員工宿舍,卻常發生半夜鬼敲門的怪事,陰魂不散出現在我們餐廳的某些地方,甚至於多年後,發生了火災。
我對於男女之間的分寸,一直都保持著一個界線,不玩弄感情,不搞清純的玉女,因為我知道只要是男人或是女人,對感情的界線分際給打破了,甚至於不在乎的時候,我相信不管是男的或是女的,一般前途或是下場都不會是很好的,這不是詛咒,也不是講因果來恐嚇讀者,這是有原因的。
這個原因很簡單,只要感情純良正統,愛的真切,愛的真誠,我相信這種感情的發展就會很美滿幸福。
我前面說那位阿美她女兒的故事還沒寫到,就拉拉雜雜講了這麼多給您們聽,接下來我會寫阿美她兩位美女女兒的故事給您們聽。

May 14,2018

三十坪菜園森林生態小說(五十三)

我最常看到的是一大票的年輕男女,進入了所謂的摩登世界,模特兒圈子裡,這個地方十個美女有九個半以上,她們的身體大部分都已經變成妲己了。您們要想了解妲己這樣的女人,您就必須先看懂封神榜裡頭,蘇護的女兒妲己是變成怎麼的一個女人了。

女人要做壞,待在一個金錢物欲引誘很強的地方,不學壞不變壞是很難的。我曾在酒店裡上班,就發生了這樣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有一位男人財大,權勢也夠大,他所到之處一定要找年輕美麗的小姐陪他吃喝玩樂,最後他一定要這些的美女陪他上床打炮。有一天,媽媽桑跟他推銷一位美女,媽媽桑帶這位美女進入包廂,這位富有的男人一看到這位小美人,整個人可以說是瞬間發狂,好像著魔似地大哭起來,還跪在這位一絲不掛的小美人面前痛哭流涕的說,我的寶貝!爸爸錯了,是爸爸害了你,你現在把衣服穿好,跟爸爸回家去。

當時我們酒店上上下下任何一個人,知道了這個消息,都驚嚇得說不出話來。我們所有的人心中只有一個共同點,那這樣一來,我們酒店還開得下去嗎?尤其是那位媽媽桑,她當天嚇得整個人是癱坐在沙發上,喃喃自語的說,這下子完了,她的人生就到此結束了。

或許現在的人不太明白,權力在那時代是可以叫您生叫您死,都由不得您作主的,何況是把一位有權勢人家的女兒,帶來當脫得一絲不掛的妓女。

我們店裡很早就知道有這號人物了,她不但年輕美麗,更是大膽開放,她對那些點她坐檯的男人,無不讓這些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她能使出女人特有的魅力,讓這些紙醉金迷的富爺爽死爽歪歪,爽到下一次還想再來。很多的客人一進來,就直接要點她坐檯,點她坐檯的意思,是有別於其他酒女坐檯的規矩。

平常這些爺們點了一大堆的女人來坐檯,喝個酒,伸手想摸一摸這些女人的大腿或奶,這些的酒女不是推三阻四的,就是拉拉扯扯,扭扭捏捏,真是討厭死了。花了這麼一大把鈔票來這裡尋歡作樂,光是喝酒,沒有女人可以摸可以抱,甚至於可以當場打個炮都沒有,這算什麼酒場嗎?

在酒店生意要好,旗下的女人一定要敢玩敢賺錢,就是身體由不得妳自己作主,妳的身體就屬於男人要的了,不管是摸碰柔壓妳都得配合,這樣子妳在這一家酒店,很快就可以賺到了錢。而這家酒店的名氣,也很快的就可以打響名號,只要酒店裡,有了這些衣服脫得快的女人,生意一定都會很好。

這個現象不只台灣,世界各地皆然,我去過許多東南亞、東北亞的國家,朋友帶我去吃喝玩樂也都是這一套,好像全世界的男人只要想應酬招待朋友,就得找一個有女人陪伴的地方。我有些朋友去了一些新興的國家做生意,他們這些的男人簡直是把人類最原始的獸性,給發揮的淋漓盡致。


May 13,2018

三十坪菜園森林生態小說(五十二)

每次我們只要看到這對姊妹花,又出現在那一堆嘴雜的阿桑身邊,幫他們洗碗的時候,我們看了覺得太心疼了,這一點我們經理也看得出,大家對這對姊妹花的疼惜,所以我們經理就找阿美來談談,希望他兩位女兒能夠在下課之後,來我們餐廳做外場的服務生,星期六、日、國定假日我們餐廳外場的服務生就多了這兩位生力軍。

我們餐廳來用餐的客人,算是高級的人士,吃一餐可不便宜,早餐一客只有吐司加蛋、熱咖啡或是冰咖啡牛奶、柳丁汁,這樣吃一客早餐最少要花二百八十元到三百八十元,那是民國六十六年時,午餐一客菲力牛排一千元以上到上萬的都有,晚餐就更不用說了。

當時能夠來我們店裡消費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外籍來賓比較多,這些外籍來賓來用餐都很固定,等於我們的餐廳是他們的廚房了,他們接洽生意招待客人,也都會在我們餐廳裡進行,所以有很多時候,那些的外籍來賓只要看到了我,就叫我約翰,John,那是我以前在餐廳用的英文名字,後來我寫了一套<屏東的小湯姆>,我的英文名字又叫湯姆了。

我覺得和外國人做朋友,很簡單,他們男的女的話也不多,跟您見面最多的時候是笑一笑,要不然就叫你一聲嗨!John早安!是我們一天最常見面打招呼的方式,他們男的或是女的,跟我們講話從來就不曾拖泥帶水,或是講一些五四三的無聊話,尤其他們外國人是很重視隱私權的,您不能隨便問他們在哪裡工作,或是結婚了沒,有沒有男女朋友?這是很冒犯的,而在我們台灣這樣的問話是很隨便的。

我們在這種地方上班,無形中也培養了一些自身的修養與內涵,有時候我們下班去別的地方吃東西,都還有點不太習慣那些中式的料理,或是夜市路邊攤,要吃路邊攤就會挑選熟悉的老闆,我們才會去吃。

吃的文化在東西方對禮節的要求是大不相同的,您看到日本人吃拉麵的樣子,和香港人一起吃飯的吵架式飯局,和台灣人吃一攤飯,要一面喝酒一面划酒拳,當然像是印度、南亞許多國家,他們對吃的文化也各有不同的特色,但是我還是比較喜歡西式的用餐禮節。

我在年輕的時候,一天當中就要面對三種不同型態的生活環境,早中午上班的地方客人看起來差別不大,但是仔細觀察,你會發現這些的貴客當中,有許多的貴婦,他們喜歡來我們這種高級的餐廳消費以外,更多的貴婦他們其實也物色我們餐廳裡帥哥型的服務生。

我的同事當中有一位帥哥,是來者不拒,他美的醜的大的小的老的少的,只要能上床,他都可以搞,他這位帥哥以為他能這樣的搞到這些的女人,那是他有吸引力,他夠美夠帥。

我記得有一次,我們經理問我,你那位帥哥朋友人去哪裡了?我跟我們經理說,他現在正在美國的西海岸,和那位富婆談戀愛呢!在場我們所有的同事,聽到是那一位富婆,都不免受到驚嚇,啊!連這樣的老女人他也搞得下去,這就是我們這個物欲橫流,充斥著我們整個價值觀的世界。


May 12,2018

三十坪菜園森林生態小說(五十一)

年輕時我待的飯店巷口,擺了一個麵攤,麵攤的老闆娘是我們餐廳的洗碗工阿美,阿美的長相初看到她的人,會覺得怎麼這個女人長得這麼難看,難看和長得醜是不一樣的。有的人看起來醜醜的,但是心地好,還不討人厭。但是大多數的醜人心地比較少善良的,反而醜人長得粗俗無禮,讓人看了起反感的心,是比較多的了。

也許長得醜的人心裡的自卑感比較重,所以這些人內心就充滿了對外面世界產生仇視。我們一般人可以想見的,看到美的東西或是人,都會發出讚美讚嘆的好聽話,那些長得比較好看,或是美人帥哥這種人被讚美讚嘆的話,聽久了,內心想當然就會有很多的驕傲,或是信心滿滿。

美女帥哥人人都喜歡靠近他們,也想親近他們,但是這些的美女帥哥,如果修養內涵氣質看起來不怎麼高雅,讓人看起來傲得不得了,只有外表看起來好看,但是舉手投足講話內容,和那些的醜人沒有兩樣,那麼我們遇到了這些的醜人或是美女帥哥,您們會做出什麼反應呢?

我喜歡美女,也喜歡跟帥哥做朋友,但是這些的美女帥哥如果氣質內涵,甚至於沒有什麼程度,那我也只好跟他們保持距離一點比較好。

我們在公共場所上班,尤其是大飯店、法式西餐廳或是酒店,我們有很多在餐廳工作的人,身兼兩班或是三班的都有,早上一大早就到大飯店做早點給客人吃,早上四點到八點算早班,下午一點到九點算是中班八個小時,午後十二點到三、四點大夜班,又是另外一個階段的班。

年輕的時候有體力,可以上這樣的班,在飯店或是西餐廳酒店上班的人也不能長得太醜,男的女的都一樣,好看長得清秀有人緣,客人來用餐,看得也比較喜歡。

我們餐廳內部客人看不到的,就是這些的洗碗工,這些的洗碗工他們的世界自成一格,平常我們內場或是外場的工作人員,很少人會理會他們,我們大部分的人都知道這些的洗碗工,嘴巴雜話多,整天老是吱吱喳喳的,廢話連篇是他們整天的消遣。

而阿美長得這麼不好看,在這一堆洗碗工當中,成天的都會被欺負,也許這是阿美的宿命,她天生就得和這些粗俗無禮,小心眼廢話連篇的人生活在一起,這些的人不要說教育程度不好,就是人品格調,他們不配用這種字眼來看待這些人的品性的。說實在的,世界上最難相處的人,就是這些歪七扭八,性格品行人格異常的這票人了。

反正這些人在我們餐廳裡也不礙事,他們做他們的工作,對我們餐廳正常的營運是沒有什麼影響的,但是有一天阿美的攤位來了兩位美女,一位大姊還穿著銘傳商專的制服,小妹就讀復興商工,這兩位的女兒乖巧又孝順,對我們餐廳的每一位工作人員都很有禮貌,我們餐廳的所有人員都愛死了這對姊妹花,因為她們姊妹倆不只長得好看,她們的性情柔和,心地善良,美而不驕。


May 11,2018

三十坪菜園森林生態小說(五十)

我出生的地方是一個以閩南人為聚落的村莊,以前這裡叫做番仔寮,後來改為繁榮、繁昌、繁華、繁隆,這四個村的人口在一個鄉裡也算多的了。

我們的家鄉叫做長治鄉, 是離屏東市不遠的一個鄉,長興村是我們長治鄉的行政中心,像戶政事務所、鄉衛生所、地政事務所、水利會,這些鄉鎮公所都在長興村子裡,而長興、崙上、德協這些都是客家人居住的村莊,如果以地理位置來講,這些客家莊是和屏東市的大連路接攘,比較有都市味。

而我們繁華村這四個村莊就比較靠近水源地三地門,那裡是大武山脈,峽谷裡有一條隘寮溪,這條隘寮溪和美濃溪匯集成為高屏溪,溪水經由林園出海口流入巴士海峽,而我們長治鄉農田所有的灌溉水,都是靠山地門這裡有一座大山裏的水庫流下來的。

很早以前,我們所居住的地方會有械鬥,客家跟閩南的械鬥,頻率是很高的。由於族群不同,講的話彼此雞同鴨講,言語無法正常溝通,就很容易產生嫌隙。如果從信仰的觀點來看待客家與閩南人的習俗,像是廟會、迎王爺、舞龍、舞獅、弄俥鼓、宋江陣、牛犂陣這些的廟會陣頭。

其實不管是閩南人或是客家人的信仰習俗,是同源頭的,都是從中國大陸的福建漳州、泉州、廈門、廣東、廣西,甚至於浙江、安徽、山西、山東這些的省份所帶來的民族習俗信仰,關公、媽祖、城隍爺、地藏王、觀音、佛祖,不管是神道教或是佛教、儒教,這些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會有這些的民族習俗信仰的存在。

我們台灣這個小島,從我曾祖父以來,直到我這一代,已經是第四代了,而在家族的族譜或是政府單位的地政事務所,想要找到更早以前的家族資料是找不到的。

而我們村子裡最為人樂道的義勇恩公廟,碑文就記載著當時十八位義勇好漢的壯烈犧牲的事蹟。故事發生在清道光十四年間(1834),當時李受、楊石老、廖芋頭等流民假借反清復明義勇軍名號糾眾立旗,到處焚燒擄掠,如阿猴、萬丹、阿里港等地。

在農曆十二月三日侵入番子寮庄,庄民奮勇抗敵,並向外求援。當時有府城北門的十八名好漢在村莊裡幫傭,得知消息,基於豪情,也全力協助抗敵做前鋒,就在庄頭東北方(今活動中心前)構築工事和瞭望台抗敵。

由於敵人很多,雖然這十八位好漢全力血拼,仍寡不敵眾,全部殉難;十八人中,有一人眼盲,因無法與敵人搏鬥,就登上瞭望台擊鼓助陣,不知其他十七人已為庄犧牲;敵人聞聲後登上瞭望台,將他刺死,砍了首級,但是他正氣凜然,雖死身軀不倒,手上還緊握鼓棰,敵人無法推倒他而驚嚇逃走。

這時老埤、杜君英等庄民援軍到,敵軍眼見攻不下而退走,村莊終於獲救。庄民找到十八名義士的遺體,竟無法移動瞭望台上的遺體,就燒香祈禱說:「壯士等十八人為我庄捨身,恩惠深重,難以回報,我庄願意每戶擇一丁,錄名為嗣子,並起造廟宇侍奉,使壯士們萬代香火不墜。」說完遺體才倒下。

現今繁華國小學校西邊前,原為番子寮十八義勇恩公廟,民國八十四年,因道路拓寬,移址重建大廟。

庄裡男子結婚時,除了拜祖以外,一定來廟裡祭拜感恩,每到忌日(農曆十二月三日),家家戶戶備牲禮祭拜,並演戲酬報,可見庄民對他們的崇敬。


May 10,2018

三十坪菜園森林生態小說(四十九)

我以前常常想像著,這些的女人從台灣各個角落跑來這個繁華的大都市討生活,她們的感情,她們對未來的希望,有沒有人會去關心他們呢?這些女人的世界對不了解她們的人,根本不在乎她們的世界是怎麼一回事,但是我的生活就一直和她們脫離不了關係,因為我是酒保,也是酒店的小弟,有一種稱呼叫我們少爺。

我從年輕的時候就一直待在這種地方上班,所以酒女舞女妓女她們的生態我太熟悉了。我因為常常和這些的女人接觸,對外面那些清純的女人,還會有一種觀點,這些清純的女人將來交了男朋友之後,她人的身體只要給了男人一碰,或是上床做愛了之後,這些清純的女人世界,很快就會發生很大的變化,我對女人的觀察,心中只有一個字:女人太命苦了。

女人的青春其實是很短暫的,十、六七歲的時候青春年華,清純可愛、天真無邪、夢幻浪漫,可惜的是智慧還不足以享受這些年輕歲月的人生,進入二十三、四歲可以結婚生子的時候,一懷胎生完小孩,一胎兩胎真的生完了三個小baby之後,很快地就衰老。這時候的女人心目中只有小孩和家裡的錢。

女人在三十歲之後,沒有小孩,沒有金錢作後盾,那會很悲哀的,而男人在年過四、五十歲之後, 身體好的還是一條龍,一條很壯的龍,有錢有勢的外面搞幾個女人,很正常的了。而我的生活就一直都是處這種情慾的世界,如果叫我寫出一部格雷的十五道陰影,我相信那太簡單了。

女人的性對男人永遠有吸引力,我就因為看太多太多女人的各種故事,而心中產生各種不同的悲憫心,對這個世界的價值觀,產生很大的懷疑,也因為這樣,你至於我年輕的心就變得更冷漠,更喜歡孤獨的感覺。

我喜歡一個人獨自的走在雨中散步,我也喜歡一個人住進深山裡生活,我不知道我自己的這種性格,會吸引一些的女孩對我產生好感。有很多的時候,我知道某些的女孩對我有好感,但是我更喜歡自己一個人享受著對自己的自戀,這種的自戀對一般人來講是很不尋常的,而我也知道大部分的人,都是普普通通,平庸無奇之輩。

我相信這些的人對自我要求,自我的自戀,他們是不容易懂的。我可以坦白的講,我這一輩子一直都在談戀愛,我戀愛著自己 ,也想戀愛著女人,我真正戀愛中的女人一直都還沒出現,我是生命中那種做愛做得不怎樣的女人倒是有的,但是我一直在我心裡有一個期望,我真正想要愛的女人,真的會出現嗎?

以前這種感覺很強烈,常常會有被我吸引的女人出現過,但是那時候是我年輕又帥氣,身邊的錢也夠我花的了,現在我年老智識全開,我更懂得感情,更懂得愛,更能珍惜對女人的疼惜,但是這種的愛會出現嗎?我也很期待。

我也很期待這種的愛情能使我完成一部很美妙的愛情小說,可以傳世的愛情小說,我會把這種愛情情節, 用文字把它記錄下來。不管是性愛,或是撫摸的愛,接吻的愛,吸吮全身的愛,熱情情愛,高潮的愛,相親相愛,擁抱的愛,我都會在這一部小說中,把這些的愛寫下來。

我也想寫一部女人的故事史,我覺得這個世界對女人應該有一部偉大的書,來寫出女人的故事,女人的愛而不是性。


May 9,2018

三十坪菜園森林生態小說(四十八)

我媽媽很懷念我死去的養姐姐,她常常和一些同村的姑婆嬸嬸去陰廟裡問事,以前的陰廟問事很興盛,現在的陰廟不管在都市或是鄉下,也都很盛行。這在佛教來講,這些的陰神祂們是有神通力的,我媽媽去問我養姐姐,在她死後,過得好不好?您們相信嗎?我養姐姐一見到我媽媽就哭起來了,她說她是病死的,不是壽終正寢,所以死後還得被抓去關,要關到刑期結束才可以放出來自由,或是去投胎。
而現在我信仰了佛教,我也相信了這些事情的情況,其實人死後是會來向我們活著的人要功德的。所謂的功德是幫先人做一場佛事法會、誦經、拜懺、念佛迴向,或是參加一場的水陸法會、梁皇寶懺、水懺、浴佛、念地藏經迴向,各種的經典持咒念誦,都是有功德的。
不管是餓鬼道、畜牲道、鬼界的眾生、天人眾生,祂們身前做好事,做壞事,死後真的都會顯現他們生前的報應,所以現在活著的人不怕死後帳,就是不信邪。我們鄉下人就是因為大部分人都相信因果報應這回事,所以做壞事的人比較少,不像都市人吃喝拐騙,什麼壞事都做得出來,就是不怕死後真的有報應這回事。 
我以前不懂事,常常在颱風天,狂風暴雨的時候,開著車子帶身邊的女人到海邊或是郊外,坐在車上做起來了愛,以前以為這樣子在狂風暴雨的車子裡做愛,很好玩又刺激。
有一次,我帶著我身邊的女人第一次在狂風暴雨中做愛,那時候我隱隱約約有感覺到,好像有東西進入我的女人身上了,隔不久,我的女人真的懷孕了。那時候我還沒有任何的信仰,也不怕這些孤魂野鬼,車子開到哪裡,想做愛就做愛,深夜裡把車子開到高山視野良好的地點,一面做愛,一面看夜景。
我不知道是不是有很多的人,像我一樣也喜歡尋找刺激,帶著身邊的女人開著車子,不管在哪裡,深山野外海邊港口或是風雨中,越是狂風暴雨,越喜歡在車子裡做愛,人家說不知道的事不會害怕,我以前更多的時候,常常一個人就往深山裡去住,像玉山、阿里山、奇萊山,就連大武山的大鬼湖、小鬼湖,我也都自己一個人去住過。
我以前喜歡一個人靜靜的住在這些大山的大自然裡,享受著孤獨的感覺,我年輕的時候也喜歡一個人住在台北市的天母或是中山區,一個人獨自的住在繁華的大都市裡。我喜歡在雨中散步,我更喜歡深夜一個人靜靜的走在街上,享受著一個人獨處的感覺。
我也喜歡觀察深夜裡,那些穿著高跟鞋,走路會發出叩叩很響亮的腳步聲那種感覺。我知道這些深夜裡,出來討生活的女人,他們不是妓女就是酒店上班的女人,我在大都市裡,和這些的女人一起生活的時間太久了,我對這些女人的生活方式,她們的習性生態,我太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