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廚娘廚夫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November 12,2012

德式水果蛋糕 Boden

P1030699

我們第一個親手做的德國蛋糕,是從最入門、最基本的水果蛋糕做起。

這個水果蛋糕基本上只需要烤底部的蛋糕,德文叫 Boden。Boden 有點像我們熟悉的海綿蛋糕,就是打底蛋糕的那個概念,但不一樣的是口感。德國人大抵是個相當自虐的民族,至少就喜好的食物軟硬度而言。我家 W 每每上麵包店買麵包,都會要用先手戳一戳,然後十之八九他會轉過來看著我,用受傷失望的眼神說 too soft.... :)

然後我發現他們不只麵包喜歡吃硬的、很有嚼勁的,連 Boden 也是如此。遵循我婆婆的食譜所做出來的 Boden 外型像海綿蛋糕,但質感口感偏硬及紮實,不像海綿蛋糕蓬鬆、充滿空氣洞。如果你喜歡蓬鬆一點的口感,或許可以在 Boden 裡加多一些 baking powder。 ...繼續閱讀

hocheleben 發表於 樂多14:27回應(8)引用(1)

May 31,2012

我的蛋糕烘培老師,婆婆 Elfriede

mama2       P1020203

我家婆婆,W的媽媽,高齡80多歲,是個相當傳統的德國家庭主婦。拉拔自己的孩子長大後,再繼續幫外孫們張羅吃喝,算來已經在家煮飯燒菜超過50幾年了。

做菜難不了我家婆婆,但我最佩服的是她做蛋糕的好手藝。

身手依舊矯健而優雅的她,在我訪德的期間,永遠變得出各種吃不玩的美味蛋糕放在餐桌上,還要適時嚇阻超愛阿嬤蛋糕的小孫偷吃留給我們的份。那些手工家常蛋糕,總有樸實飽滿的形狀,不像一般外面的商業蛋糕的人工虛美,而且多半有季節水果妝點 (右圖就是我最愛吃的新鮮李子蛋糕 plum cake),甜得恰到好處,比起超極死甜而充滿無意義奶油的美式蛋糕實在好上太多了。我特別愛觀察這些手工蛋糕的不規則及厚實,切一塊放在厚厚的盤子裡捧在手心裡吃,總感到特別實在,就是媽媽的味道。

每次我想起W在德國的老家,總會想起那各種蛋糕的溫暖甜味、還有 Elfriede 一邊哼歌一邊做蛋糕的身影、還有祖孫之間樂融的拌嘴,對我來說,那,好像就是一幅老歐洲的景象。

...繼續閱讀

hocheleben 發表於 樂多5:16回應(5)引用(0)

July 27,2010

玉米麵包 (Corn Bread)



我們家W說好養歸好養,不偏食幾乎什麼怪食物都可以接受,卻也有個怪癖,就是早餐一定要吃得好又豐盛,而且除了鮭魚跟 Wegmans 的 bagels 之外,他老兄早餐一定要吃甜的。

吃過一陣子麥片,我嫌他愛的那牌麥片雖然好吃又營養,但不免太甜,會讓他飽到下午兩三點恐怕也只是糖多,不是什麼紮實成份。幾次到了 mall 會買 cinnamon roll 回來當早餐,但我還是嫌那個又甜又油、上面塗滿了的糖霜也不健康。

我們兩都怕胖,奉保持身材為圭臬,所以除了勤於運動健身,我們也很注意送入口的食物,這些太肥的食物很快就成了我們家的拒絕往來戶。
...繼續閱讀

hocheleben 發表於 樂多6:20回應(0)引用(0)

November 11,2007

我的香料課之八:Sambhar




我的香料老師印度室友 N 是個北印度回教徒,由於北印度靠山較寒冷,北印度人吃肉的比例較南印度多,多半印度餐廳裡的燒烤、雞肉羊肉咖哩之類的都屬北印度菜,當然不會有豬肉的。

素食印度料理則多半是出自南印度印度教人口,我跟 N 常常去吃素食印度餐廳,裡面常有的就是 sambhar,是一種有點像粥的東西,就是把 lentils (扁豆) 煮的很爛。上上禮拜 N 到南印度親戚家作客,終於學了這道 sambhar 回來,於是這禮拜我的香料課就是 sambhar and radish,白蘿蔔 sambhar,是繼好幾種豆類料理及 okra (秋葵) 之後,我的新素食印度菜。

最重要的當然就是要買到好的 sambhar masala 香料,加上新鮮的 tamarind 或是 tamarind 粉也可以,還有芒果乾跟蕃茄,這些都是 sambhar 那個特別的酸味的來源。我很喜歡 tamarind 的味道,每次用到 tamarind 都會忍不住多加一點,那是一種很特別的酸,不澀很溫和的酸。我跟 N 都很喜歡 garam masala ,所以也會加一點,garam masala 裡有高比例的黑胡椒粉,所以基本上算是辣的香料。少不了 mustard seeds (芥末子) 跟 cumin seeds (茴香子),mustard seeds 一顆一顆小小黑黑的,加在食物裡面特別漂亮。
...繼續閱讀

hocheleben 發表於 樂多12:37回應(1)引用(0)

September 22,2007

Turkish Coffee 與 Indian Tea

 
近來的兩個生活樂趣及學習:土耳其咖啡及香料。

土耳其咖啡是中東地區最常見的一種煮咖啡的方法,在埃及的時候幾乎天天喝。就是一定要用圖左的那個叫 ibrik 的器具來煮。歐瑪先生煮得一手好喝濃郁的土耳其咖啡,在埃及有一天烏漆嚜黑半夜三點的夜裡教了我 basics。但我一直到前一陣子才有機會在 Natasha's Coffee 買了一個 medium ibrik 加上一包 coffee cairo 開始有模有樣練習起煮土耳其咖啡。

是的,煮土耳其咖啡是需要練習的,而且需要 attentive,不是像美式咖啡一樣,放到機器裡就不理他的。因此好喝與否,需要功夫,大概也需要情感。

學習新的事物總是會讓我感到特別有趣。我想我是個需要新鮮的人。

可惜中國菜理對香料的著墨不重,因此我們失去了練習鼻子的好機會。我的印度好友兼室友 N 燒的一手道地印度菜,並且有一個極其靈敏的鼻子。香料是食物中的新鮮,我喜歡食物裡有這樣的一屢 kick、一個特殊香味的 tinge,會讓吃的人挑起眉毛 hmm... 那樣的一個小小刺激,我相信這是做菜的藝術。
...繼續閱讀

hocheleben 發表於 樂多3:13回應(8)引用(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