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5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May 23,2007

美好電影(8): Hilary and Jackie / 無情荒地有琴天 (英國)



Hilary and Jackie
, Anand Tucker, 1998 年作品。

在寫報告期間,陪伴我最多的,除了馬友友的巴哈無伴奏大提琴之外,就是 Jacqueline du Pre 的 Elgar Cello Concerto 。

我一直很喜歡低沈的聲音,人的或樂器的。 所以大提琴的低音,也總比小提琴或鋼琴的聲音吸引我。可是 du Pre 的琴音還有別的,是一種熱情。很多人說她是用她的生命在拉琴,如果聽過她的音樂、看過她的現場演出,我相信沒有人會懷疑這點,好像她有發洩不完的精力、憤怒或堅持對於她的生命。

我常常看她的演出的 dvd 看到十足感動。有多少人可以這樣「直視」生命中的樂或苦,然後用那麼大的力量把它表現出來?她總是懷抱著她的大提琴,用力地彈奏它,會因為音樂而皺眉、會因為音樂而微笑。我喜歡那樣的懷抱、專注、跟力道。

她會在表演完後,一鼓作氣站起身,手一揮鞠躬。看 du Pre 總會給我很多動力,如果一個人可以那樣專注、可以那樣往生活生命裡奮不顧身地投入,那麼他/她的每一天每一天都會是清晰的,因為每一天的每一分秒都有他/她努力用力活過的痕跡。我喜歡這樣切入生命的刻度,這樣的奮不顧身。

  ...繼續閱讀

Posted by hocheleben at 13:32回應(0)引用(0)好電影

May 14,2007

有關失而復得




謝謝大家對於那支 Fendi 柏根地太陽眼鏡的支持與愛護,非常神奇地,就在我跟朋友抱怨完它已宣告遺失近三個月之後,它居然神出鬼沒浮出在一個我最意想不到的地方。

是拿著大包小包正要離開位於 Fort Lee 的 Mitsuwa 日本超市的時候,打開後車廂準備將戰利品放進去,我居然看到後車廂一角、被遮陽蓋佔據的地方,露出了一抹 burgundy 紅。

至於為什麼它會遺失在後車廂裡已不可考,但以這樣的方式出現有種超現實感。

失而復得的太陽眼鏡,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對它比較好,畢竟已經習慣了它的失去,或甚而已經遺忘了曾經擁有它,也已經習慣了戴別支太陽眼鏡。對於它的知所歸途會感到 appreciative ,但是好像也就只是這樣而已。以前曾經愛它的十分,現在已經無法複製。

 

Posted by hocheleben at 1:08回應(0)引用(0)美生活

May 11,2007

第五大道上的大衛安



前幾天到大衛家作客,就在曼哈頓華盛頓公園拱門出口兩側的大樓公寓,自然地段良好,公寓設計也很有品味,就是文人的質感,一整面牆的書少不了,壯觀。

搞笑的大衛喜孜孜地擺弄買回來的越南菜,逼迫我們假裝是他煮的,還興沖沖去點了蠟燭,說是要燭光晚餐。於是一整桌的菜餚、搖曳的燭光、及數不清的紅白酒擺了一桌。酒酣耳熱後,大家開始嘻嘻哈哈抱來抱去講起 faculty 的閒話,聊聊大家到此之前的經歷,喜歡亞洲電影的 Adrian 首先發難,指著我說我像某個他忘了名字的亞洲女星,我說了那個他記不起來的名字然後滿臉正經說 Of course, she is my cousin! 大家還都信以為真鬧了一陣子,後來發覺被騙的 Adrian 差點沒拿紅酒瓶K我。
...繼續閱讀

Posted by hocheleben at 15:49回應(0)引用(0)美生活

May 2,2007

美好電影(7): The House of Sand / 沙洲家園 (巴西)



美好推薦。巴西導演 Andrucha Waddington,2005 年作品。

因為沙漠的主題而對這部影片感興趣。全片都在北巴西的白沙漠拍攝,光是風景就讓人著迷震攝,沙漠跟水的和平共處。自然可以那樣無害也可以那樣殘酷。生命的極限在哪裡?世界的盡頭在哪裡?可能性可以開拓到什麼地步?人可以野放到什麼地步?各種不同的慾望如何彼此妥協消減?The White Desert of Maranhao,有一天我也要去。



Posted by hocheleben at 2:27回應(3)引用(0)好電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