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日

如果你是 / What If You Are

這是前天寫在Facebook上的一串問題,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

【如果你是白狼,你明天要發動怎麼樣的攻擊擾亂民間視聽?】

  1. 流血衝突
  2. 叫囂衝突
  3. 讓媒體營造「你可以非法闖入我為什麼不行」的氛圍
  4. 讓媒體營造「警察憑什麼保護學生」的氛圍
  5. 上節目混亂視聽
  6. 等待星期三張憲忠的會議

【如果你是國民黨立委,你該怎麼做?】

  1. 順應民意,違背黨紀認同兩岸監督協議條例應適用於服貿
  2. 上節目當炮灰
  3. 在臉書上讓小編約妹妹
  4. 在刻意安排的新聞前意外丟臉
  5. 默不作聲
  6. 和民進黨立委吵架
  7. 等待星期三張憲忠的會議

【如果你是馬英九,你會怎麼做讓自己全身而退?】

  1. 祈雨
  2. 讓親中媒體在記者會發問
  3. 派出白狼衝立院
  4. 派出國民黨立委上節目
  5. 派出警政署低估人數打擊士氣
  6. 派出李佳霏發表似是而非的回應
  7. 假裝釋出善意實質拒絕本次訴求
  8. 把問題丟給王金平
  9. 讓江宜樺下台
  10. 等待星期三張憲忠的會議
  11. 要你覺得你是馬英九這太為難你了對不起

【如果你是記者,你會在總統的記者會上問什麼問題?】

我很想知道大家會問什麼

【如果你就是你,你都怎麼面對明天?】


hiroshiken發表於 樂多00:15回應(0)引用(0)記事 / Note │標籤:遊行

2014年3月23日

換你發言時,你會說什麼?高雄/台北現場實紀

佔領立法院 / Occupy Congress

#反黑箱服貿
#退回服貿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

在高雄呼喊了兩夜、星期五的中午,焦慮地刷新著電腦螢幕,然後我坐不住了。

想了幾天,如果是我上台發言,我會對大家說些什麼。

大家好,我是一家公司的小員工,今年已經29歲了,是個普通的上班族。
首先我要跟在場的很多人說一聲『對不起』,
也因為我已經29歲,比你們大多數人的年齡都大了些,擁有的投票次數比你們多了些,
但仍然無法為你們好好保護這個國家,讓你們現在得必須坐在這裡,對不起。
前兩天,我還在高雄的捷運美麗島站、也還在高雄的中央公園為你們加油,
現在我在這裡,一個本來應該代表民意的地方,現在的你們就是最大的聲音。
場內的人有場外的人保護你,場外的人,大家都在各地為你們加油,
請你們給自己一個掌聲,一起加油。

大家有發現到最近這五年來,走上街頭的機會越來越多了嗎?
每一場活動,我們都能在路上遇到認識的人,說聲『你也來了啊?』
萬人送仲丘、關廠工人、大埔張藥房、文林苑王家、反核大遊行,
但還有一場遊行,走了十年,今年要邁入第十一年,
這裡當然也有和那場遊行持相反意見的人,但今晚,我們都在這裡,我們的目的相同。
有一句標語,現在成了符合每一場街頭運動默默在最底下支撐的精神標語,
『為什麼我結婚要2300萬人同意,服貿不用』,
今年我們還會繼續上街,為了我們的目標努力,我希望你們知道,你們絕對比我們都還有這份毅力,
但在這之前,那句話,歡迎拿去使用吧,我們沒關係的。

這裡的年輕人很多,當然也有很多和我一樣的上班族,還有教師、醫生等來自各個階層的人,
但我們和你們不一樣的是,當你們願意大聲喊出你們代表的學校時,那是一份榮耀,
我羨慕你們的風趣,當大家裹著錫箔紙抵抗11度的寒風,說自己是烤蛤蜊的時候,
我羨慕你們的認真,別人說你們是暴民,哪有暴民還帶著教科書來在路燈下唸書的啊,
我羨慕你們的可愛,當你們收集垃圾的糾察隊邊前進邊唱著『給愛麗絲』的時候,
大多數的我們,不能說出我們從哪裡來,不能說我代表什麼地方,我羨慕你們沒有包袱,
我羨慕你們為了國家不顧一切,
好心疼你們要坐在這裡,忍受著不了解你們的人的批評,
別忘了打個電話回家,叫爸媽別再看中天和中時了。

謝謝。
請大家謝謝自己的爸媽、學校,願意讓你們坐在這裡,

謝謝。
謝謝你們讓我們知道,我們還有力量和聲音,我們會當你們的後盾。

謝謝。

如果你還要繼續冷嘲熱諷,引用錯誤的資料,認為學生是暴民、破壞就是不對,那你怎麼會認為這個政府不是暴民,沒有在破壞你的未來,如果你在台北,立法院真的不遠,絕對比我高雄到台北近,我到了,你呢?你覺得他們不能代表你的聲音,那就請你到現場去壓過他們的聲音吧。

...繼續閱讀

hiroshiken發表於 樂多15:41回應(0)引用(0)記事 / Note │標籤:遊行

2014年3月10日

有顏色的道路 / Colored Path

髒話的音量 / Volume Of Cursing

NO NUKES 2014.03.08 / Taipei

南京東路上,大家在寒冷的大雨中跟著喊口號,
當我還在懷疑為什麼廢核大遊行人民還得再上街頭走第二次時,
才想到自己參與過的另外一個遊行,已經走了十年了。

去年的週六午後,我仍在辦公室裡,聽不到路上人民的怒吼,只能盯著螢幕上的那片黃潮,閱讀著一張張標語,卻怎麼也無法透過眼睛轉化那些狀聲詞,辦公室裡很安靜,只有我在Skype傳給大家的反核遊行照片響起通知聲。

遊行後的幾天,就是福島事件邁入第二年的階段,我想當時大家都以為,這一次的遊行,會把聲音傳達出去,會告訴這個國家人民的意見。

然後才知道這個政府遠比你想像的還不要臉,這個國家最髒的髒話是民選總統的名字。

...繼續閱讀

hiroshiken發表於 樂多23:25回應(0)引用(0)記事 / Note │標籤:遊行

2014年3月1日

灰色迷宮寶藏巖 / Treasures In Gray Maze

前言

Treasure Hill Artist Village / 寶藏巖

其實這一篇一直都沒有準備要寫,只是現在部落格好像從東京寫完後就饑餓三十到現在也差不多兩個月了在搞什麼,所以不得不把這篇又拉出來復活一下,啊因為覺得沒有拍的很好但這個地方還是很妙就用不怎麼好的照片寫一下好惹,但大家知道我很不擅長寫一個地點這樣。

Treasure Hill Artist Village / 寶藏巖

做為「國際藝術村」得以成立的基礎,除了經濟要件,當然用文化形塑城市所衍伸出來的城市閱讀做出了一種嘗試。

如果你到達一個異鄉城市,走進藝術村可以看出一個城市的模樣。藝術村不是高藝術殿堂。它是一個根植於真實生活的場域,更具體一點說,住進藝術村,你的視線會常常在「在地觀」和「國際觀」之間來回對焦。這樣的對焦就是從日常點滴裡萌芽茁壯,用藝術文化創造了城市的高度及厚度。同時,在這裡的集體經驗召喚出一個以自由和開放交流的共通感。

具體而言,藉由藝術家交換及台北藝術進駐二大計畫,台北國際藝術村和寶藏巖國際藝術村用聯結性的參與,建立起跨越國籍的網絡。其中包含了駐村、展覽、演講、表演、出版、架設網站、成立臉書等強大的網絡結構。

更確切地說,不論是位於城市中心的台北國際藝術村,或是隱藏在歷史聚落的寶藏巖國際藝術村,我們希冀針對對台灣藝術與文化感到興趣的個人如藝術家、作家、評論家等等或非營利組織、國家機構等國際組織,提供他們一個「開放空間」,一舉跨越區域性的文化及政治情境的侷限與框架,用更高的高度創造出自由且開放交流的無國界空間。

然後因為這段簡介好長拿來充字數塞版面好適合的啊。

寶藏巖對我來說一直是只聞其名未見其巖的地點,但當時聽說是相當成功的文化保留與藝術的結合經典案例。位於台大附近、汀洲路後方,在小小的山丘旁面對著新店溪,這裡最特別的風貌,就是違建。但先讓我們冷靜下來,請台北市場收起他的挖土機,你已經挖掉夠多東西了,寶藏巖的狹義其實是該區域的一座寺廟,已經是市定古蹟的觀音亭,廣義的,則是指寺廟週邊沿著山壁起伏搭建出的小山城,在相當早期的台灣,觀音亭就已經是古亭、公館一代的信仰中心。

Treasure Hill Artist Village / 寶藏巖

但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歷經二戰、日治、光復,逐漸成形的外省人聚落,但在約三十年前,台北市政府終於對這個違建群祭出大刀計劃全面拆除,即便當地居民抗爭不斷仍無法阻擋寶藏巖被劃入都市計畫公園。但在民間團體群起力挺後,歷經將近20年歲月,寶藏巖終於被改認定為歷史建築,但附加條件是,所有的居民仍須遷出。

在遷村計畫完成後,2010年台北市文化基金會藝術村進駐營運「寶藏巖國際藝術村」,距離拆除計劃之始已經足足將近30年。藝術村內開始進行多項計畫,包括「寶藏家園」、「駐村計畫」和「青年會所」,雖擁有著相同的外貌,但內在已和過去擁有不同的靈魂。

以上介紹完了,以下是我要碎碎唸(分水嶺)。

...繼續閱讀

hiroshiken發表於 樂多22:35回應(0)引用(0)台北 / Taipei │標籤:旅遊,展覽,風景,藝文

2014年1月21日

惡魔皮蛇日記

Herpes zoster
皮蛇模擬圖

話說,去年有件人生大事。

十一月初是個忙碌的時間,敝會社正在準備一年最重要的大事之一,但只是很不巧的在其他分社只有兩個月的大事在我們這大概就像是四個月吧,那個週五已經有點呈現心力交瘁的狀態,而就是來的這麼突然。

原本就有點痠痛的後腰開始越發明顯,在洗澡時發現似乎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觸感,由於透過鏡子仍看的不太清楚,但出現了有點淺淺粉紅點狀突起呈現長條狀分佈。

之前中過一次小獎的我一想起這觸感,就知道這是尾皮蛇。皮蛇是「帶狀皰疹」的民間俗稱,因為患部會沿著身體出現病灶,就像皮膚被蛇纏繞的樣子,小弟之前就被一尾小蛇上過小腿,但這回的位置是後腰。大概就是長這副德性吧,那一晚睡的不是很好,癢癢地輾轉難眠,隔天一早就立即投奔皮膚科,也如我所料的確是帶狀皰疹無誤,醫生開了口服藥與外用藥膏後就回家休息了,本以為可以在開始發作前就先壓制下來,殊不知,週六下午診所關門後,帶狀皰疹的威力才真正展現。

搔癢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但卻隱約伴隨著痛楚,那種痛楚很難形容,不是表面傳來的痛覺、也並不是肌肉痠痛、更不是碰觸會產生的回饋,而是一種被設定秒數的定時裝置,每隔幾秒,就會在你的肌肉深層引爆一次。這個痛楚是源自於神經,帶狀皰疹其實就是小時候得過水痘後,一直潛伏在神經結裡,在免疫力低落、疲勞時活化而顯現,會沿著神經發作出現病徵。而這個痛就是其中一種,也因為這個痛楚,我才發現原來帶狀皰疹的範圍比我所想的還大,從左後腰經過左臀繞到左前大腿,週六時我還能走路、但週日我已經是痛到不想動的狀態,週日夜晚,我完全的失眠了,痛楚加劇至難以忍受,神經發痛的時間越來越短又越來越強,皮膚的表面狀態也開始改變,從原本的小紅球狀變成大範圍的紅疹,有著被灼傷一般的痛苦。

...繼續閱讀

hiroshiken發表於 樂多00:03回應(0)引用(0)記事 / N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