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2016 10:40

不完整的蛋令人完整──《無愛時代的詩意告白:當代法國劇作選》


在古典戲劇中,一個故事有必然的起承轉合。好萊塢電影的「三幕劇」結構也是同一概念。故事一開始的問題或追求,經歷第二幕,最後一定會解決或失落──前者是喜劇、後者是悲劇。觀眾被照顧得很好,但是也難免覺得:現實人生哪有這麼單純?

然而當代戲劇早就把這個概念打破了。觀眾看到破碎的蛋殼,而開始揣想裡面的新生命。在臺北藝術節策畫的《無愛時代的詩意告白:當代法國劇作選》當中收錄的五個劇本,都很能代表這種特質。比如雅莉珊德拉・巴代阿的《歐洲連結》,是由十篇獨白組成,每篇的主角都是「你」:「你把你的嘴唇泡在卡布奇諾裡,你假裝在聽你的資深主管說話。因為你沒辦法聽他說話。」「他看著你,他可能想跟你説,他不認為可行,這樣他才可以剽竊一些你的想法,再用他的方式另外包裝。」        

我們不清楚說話的人是誰,不過這樣的戲劇,主角卻不單是台上的演員,也是聆聽的觀眾──也就是「你」。你彷彿在聽自己的故事。演員只是說話者,潛入你的內心,說給你聽。這樣的戲劇不再是述說別人的故事,而像是一位設計師,設計了一張椅子,讓你自己坐進去。

《歐洲連結》中的「你」,可不是個尋常人。他是廁身全球金融市場的策士。十個段落驚心動魄地讓我們看到他如何為虎作倀、顛倒黑白的伎倆,也看到他如何從內在崩潰的歷程。在這場戰役中,我們或許只是被擺佈的、不自覺的受害者,卻非常熟悉身為資本主義小螺絲釘的經驗,因而非常容易引起共鳴。這樣直面當前全球化重大問題的膽識,在台灣劇場真的非常罕見。台灣的劇作者經常擅長旁敲側擊,以傷感的語調書寫災難的餘緒,卻沒有興趣(或能力)直搗問題核心。

這本劇作選的另一個劇本《兩韓統一》,可能是最貼近台灣觀眾品味的一齣。這麼硬的題目,情節卻和政治完全無關,只是用南北韓指涉兩個相連又分裂的個體關係。二十個獨立的片段,之間互無關涉,卻都在講述各種突如其來卻又讓人並不難理解的情感狀態。不管是童年的情侶驟然出現奪愛、婚禮前爆發的新郎花心劣跡、已婚的女兒在父親死亡時莫名向醫生告白、或是夫妻因是否贊成兒子上戰場而反目......「愛」到底是什麼?如此簡單卻又如此深奧,在劇作家喬埃・波默拉眼中,沒有正常的穩定關係,只有自己也無法解釋的感情。其中最挑釁的質疑來自標題為〈愛〉的一段,老師因公然聲稱對學童的愛,而引起家長和校長震驚。一如同志婚姻在保守團體中引起的爭議:有人提到愛,就有人想到性,然後有人擔心變態,有人要報警。我們已經無法單純地面對「愛」、表達「愛」了。愛的迷人與令人恐懼之處,或者就在於它不只是情感,還涉及倫理。比如標題為〈等待〉的一段,是公寓裡兩個坐在扶手椅上的男女,各自在等自己的另一半回家,竟聽到彼此的伴侶一同歸來,並在樓梯間打得火熱。聆聽的兩人卻逐漸互相吸引,開始擁抱並且起舞。──這像不像《花樣年華》的外遇關係?

書中五個劇本,有導演兼任劇作家的演出文本,也有專職劇作家的書寫文本,反映了當代劇場的現況。作者有三位生於六〇年代、兩位生於八〇年代,堪稱法國中、新生代當紅劇場創作者的集合。除了我個人偏愛的上述兩劇,另三齣也展現了不同的文化背景。《右轉走廊的盡頭》是一個被囚女子的獨白,有如貝克特的困境寓言;《愛的落幕》是一對分手男女各自的獨白,但劇場是他們共同的背景;《奧蘭多或急切之心》則是一個兒子尋找父親的五段歷程。彷彿惡夢,每次都以兒子與演員母親的對白始,以對又一個假父親的失望告終。這齣戲的氛圍酷似史特林堡的《夢幻劇》及巴索里尼的《夜長夢多》,藉著象徵性人物的重複公式演練,試圖解開生存之謎。

五齣戲裡有三齣以獨白為手段,將劇場從以日常對白為主的電影、電視劇給釋放出來,更往內在挖掘或更抽象概念化的表述,找到文學與劇場的新可能。這些片段式的戲劇,拒絕給我們傳統劇情的虛構完整感,卻能夠利用開放的框架,與觀眾的感知力共舞。一如一個個破碎的蛋殼,因我們的加入,而趨於完整。而譯者周伶芝出身劇場,能夠將各種風格的語言譯得入耳即化,避免了過往劇本翻譯語言往往文學氣息過濃而無法搬演的問題,也大大增加了本書的可讀性。

                                                               原載文訊2016.12

本書資訊

 


  • hhung3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心水推薦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2352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0060882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