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2008 18:03

那些永遠失去的表演

2019070008258b.jpg 
讀台新藝術獎藝評集《新藝見》
音樂時代出版
   

        國內表演藝術的發展,不論就演出場次與觀眾人數、類型開發與演出質地,這幾年可說已達有史以來的高峰。然而,評論的狀況卻已跌到谷底。


       
演出、評論、觀眾是一個「危險平衡」的三角關係,互相給予、砥礪、角力,然而目前,除了網路討論和一本綜合性的《表演藝術》雜誌外,已沒有媒體刊登表演藝術評論。報紙的藝文版不斷縮水、變質。藝文版不登,評論即失去與讀者及時互動的舞台。由台新藝術獎四年來的委撰藝評集結而成的《新藝見》,最初多蒙報紙的藝文版面刊發,可以說是評論之輝煌黃昏的一個紀錄。


       
許多表演藝術蓬勃的國家都有年度獎項的選拔,這也是一種階段性文化積累的工作。就戲劇而言,美國有東尼獎、英國有奧利佛獎、法國有莫里哀獎。在台灣,台新銀行以一私營企業,自2002
年起策辦藝術獎,標舉出表演藝術和視覺藝術的年度十大,並頒贈大獎,實在令人再度感慨:台灣的文化活力始終來自民間,而非政府。該做這件事的反而沒做──短視的文建會只會用產業來收割文化創意(還美其名曰「文化創意產業」)。


       
台新獎的副產品便是持續累積的評論,事實上,這個部分比起年度大獎更有價值。獎的光芒曇花一現,允當與否也見仁見智,但長年累月的單篇評論,卻足以勾畫出整個生態的豐富面貌──雖然仍有許多饒富意義的演出未見評論、或有評而未必收入書中,但就呈現的部分看來,可以說「枱面上」的知名團隊都已不乏相應的評論。這三本論集類分為「戲劇戲曲篇」、「音樂舞蹈篇」、「視覺藝術篇」,並附錄表演團隊的資訊索引,大大彌補了當代藝術的文獻缺口,也為未來藝術史的撰寫與研究,留下珍貴的一手資料。


       
三書的撰寫者多達八十餘位,可以說將國內的藝評人一網打盡,偶爾還有作家文人跨刀,文筆普遍精準暢達。觀點的多元是好處,但難免造成標準的寬嚴不一。由於執筆者往往隨機中選,有的會自動兼顧該團的演出脈絡,有的則只針對單一節目評點,未必考量到傳諸後世的功能,以致缺乏對於演出及演出者的背景交代,略為可惜。各篇的「演出基本資料」也常嫌不足,例如提及個別設計部門或表演者的評價,有的作者刻意避免直書其名,有時甚至連編導名字都缺如,也造成事過境遷後,讀者理解的困難。這都應該是可以在編輯時補強的。然而此書的結集似乎頗為倉促,不乏編輯上的小疵,部分文章甚至漏列作者。


       
「評論群」的現象反映出,其實台灣沒有專職專業的藝評人,可以穩定在媒體上發聲,形成如國外大報專屬藝評人的傳統。專屬藝評人雖有壟斷意見之嫌,但讀者透過長期閱讀,自然能分辨該名論者的口味與標準,不管同不同意其意見,都能成為有價值的參考座標。國內不具此一傳統,尤其在劇場界,評論者不身兼創作者或製作人者幾希!當然也造成彼此評價的尷尬。

  
       
在發表媒體不足、評論體制不穩定的情況下,台新藝評也在摸索中,留下了珍貴的點滴。無疑的,這是文化建設,也是「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的即時工程,因為表演藝術有其「朝生暮死」的特性。和文學可傳之久遠的型態不同,那些永遠失去的表演,只能在觀者心中留存激盪。然而通過這些悼文,卻重新變成文化的養分,讓土壤繼續維持活化的能量。
                                                     原載文訊雜誌 2008.03

  • 您可能有興趣:

    一口氣推薦三個
    hhung3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心水推薦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34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622929

    回應文章

    台新獎的副產品便是持續累積的評論,事實上,這個部分比起年度大獎更有價值。獎的光芒曇花一現,允當與否也見仁見智,但長年累月的單篇評論,卻足以勾畫出整個生態的豐富面貌~~

    非常同意呢 :)
    | 檢舉 | Posted by 芬 at March 5,2008 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