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6,2013 00:58

六個尋找作者的輻射人 by 劉天涯


 
文本開放版權,歡迎在各種反核行動中演出。
本劇由作者與謝東寧首演於2013年309廢核遊行當夜,凱達格蘭大道上的藝文人帳篷。圖為315「不要核四,五六運動」中李佳穎、錢俞安、蔡邵桓、廖圓融、陳以恩、潘韋勳的演出。

1. 英國溫思喬大火

親愛的爸爸:

我誠摯地建議您,從看到這封信開始,立即停止再喝您杯子中的牛奶,並且在最起碼三個月內,停止食用所有本地的牛肉、新鮮蔬菜和奶製品。

今天早晨,我在買煙的路上碰到湯尼,才知道溫思喬核反應爐工廠起火的事情。湯尼是溫思喬的工人,他說,那天上班時,值班的傢伙沒帶操作手冊,沒有檢驗監控流程,結果兩個反應堆裡的燃料全部起火,整個系統都毀了。事發當天,湯尼也在,管理者讓他第一時間回家,但他卻直接去了醫院做放射檢查。現在,他們全家正在準備搬離坎布里亞到南部去,他們已經連續一周沒吃這裡的食物了。

湯尼說,雖然工廠的核反應堆沒有爆炸,但是輻射已經通過煙囪被散佈出去,整個英國都會或多或少受到影響。

爸爸,從我家到您家只有四個街區,我能夠確定,我們的奶源供應是一樣的。工廠附近牧場的乳牛吃了含有放射物的草,輻射很有可能會進入食物鏈。肉類和蔬菜也一樣受到污染。如果您一定要吃,請您去進口食品店買。

爸爸,這件事情比您能想像的嚴重得多。爲了您的健康和生命安全,收起您的固執吧!別試圖從您的電視上看到這條消息,也別相信報紙。狗屎的地方政府是不會披露這件事情的,尤其是在他們準備要修建新核電廠的這個緊要關頭。

也請您打個電話給我的妹妹麗薩,把這個消息轉告她。您知道的,我沒辦法和您講電話,每次我們拿起聽筒都要吵個沒完,這種互相諷刺的把戲我他媽真受夠了。麗薩也是,她怕我怕得要死,不允許我見她和她的三歲兒子。我剛剛在電話亭打給她,想讓她轉告您這件事,不過她一聽到我的聲音就馬上掛斷,根本不給我任何說話的餘地。

我在咖啡廳裡給您寫這封信,我會用快遞,希望趕得上在您明天吃早餐前收到。

我已經買了很多袋冷凍食品,我建議你們也這樣做,出產日期在10月10日後的東西,統統別吃。
 

PS:我已經連續兩周沒碰毒品了,我知道我在說什麼。我的腦子從來沒有像現在那麼清楚過。

 
巴頓

1957年10月16日

 

2. 福島核電廠爆炸

親愛的爸爸,

從您去福島那天到現在,已經整整三個星期了。核電廠爆炸以來,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母親哭得如此厲害。一個派遣您去福島的電話打來,您就匆匆收拾行裝離開了家,連從不離身的精工表都忘記帶走。您的梅子茶泡飯也只吃了一半,還在桌上冒著熱氣。我為您收好,好讓您晚上繼續吃,但您卻再也沒回來過。

雖然母親試圖不讓我和哥哥知道,可是我們已經猜到了您決定要留守在核電廠的事情。電視一直在播出後續新聞。記得小的時候您就告訴我,核能是清潔環保的能源,但同時您還說,核能非常危險,您的工作就是保護我們,不讓我們受到傷害。可是現在,您是要用自己的生命,去阻止這場災難的發生。

前幾天,我在報紙上讀了關於你們的報導,看到了你的同事田村先生和中島先生的名字。田村先生說,除了呼吸器,平時他只穿普通的工作服,至於具體的輻射量,他也無法真正確定。只有完全守護在核電站內部的人員,才有全套的防化服。

那麼,爸爸您在哪裡呢?

在報紙上,我沒有看到爸爸您的名字。我想這和您的性格有關,您在家裡時就很威嚴,平時很少說話。您一定不會主動接受採訪。不過女兒有一個小小的請求,您是知道母親的,她不會在寫給您的信裡說出她的真實感受,她說,那只會讓您的工作受到影響。但如果您能看到這封郵件,請下次遇到媒體時,也對鏡頭說一兩句話,讓母親能在電視上看到您,讓她放心。

我們全家都十分為您的安全擔憂。

事實上,我不明白,為什麼可怕的事發生時,國家卻要您來付出代價?難道為了大家活下來,就必須犧牲您的生命?

爸爸,請原諒我這麼說,我知道您在拼命工作,犧牲自己來保護日本的人民,您是英雄,我們愛您。

我看到電視上說,有人已經從福島回家了,但他要每天吃藥,還不敢靠近女兒和妻子,怕身上的輻射塵沾到家人身上。如果您是因為這個原因,而不敢回來,請您千萬別這麼想吧!工作結束的時候,請您也回家一趟。

最近,母親最常對我說的一句話是,要好好活下去。她說這是您離開家前留給她的最後一句話。現在,我們的使命就是為您祈禱,因為,我們都希望爸爸您也能活著回來。

請您保重。拜託了。
 

加奈子

2011年4月

 

3. 甘肅792鈾礦核廢料

何記者,

妳好,我是甘肅省792鈾礦前職工孫小弟。上次貴報打電話,給了我妳的電郵地址。現在甘肅當地的警方和我們的關係空前緊張,我也聽到消息說,我和住在北京的女兒海燕,可能都會因洩露國家機密的罪名,被判處勞動改造。現在我寫信給妳,希望可以得到境外媒體的一點幫助。

從1988年開始,我們礦場附近的居民們就開始有不少人患上怪病,本地的環保組織請來專家,在銀行,餐館餐具,甚至學校的課桌上,都檢測出大量超標的核輻射塵埃。後來政府把792鈾礦提煉廠轉為股份制公司,千萬噸受過核輻射污染的設施,就賣給了全國各地的工廠,還把核燃料違法高價賣給國外,大量未經處理的核廢料就直接傾倒在長江裡。我們礦上有些老工人,愛在河邊釣魚,結果莫名其妙地死於肝癌。還有些年輕職工,有時候在廠裡撿一些廢鐵、廢渣變賣,孩子吵著要和爸爸玩,皮膚沾到了爸爸衣服上的放射性塵埃,一個一個地得了白血病死去。外地來我們鄉支教的小學教師得了血癌,全縣人為他募捐,還是不治身亡。當地的牛羊也因為喝了傾倒了核廢料的污水,成群死去,甚至引發了少數民族之間的衝突。

直到現在,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在世界其他各國,儘管投注了大量的金錢和人力,核廢料的最終處置還是沒有普遍可以接受的方法。不僅對我們,甚至對子孫後代都是極大威脅。

甘肅的地方政府曾經讓礦上的職工搬到別處去,讓他們出錢買房。但是一兩萬塊的搬遷費,誰出得起呀?結果大家還是住在礦上的房子裡。很多孩子們就在河邊玩,夜裡有時候還會在外面搭床睡覺。大家都是睡在核廢料旁邊呀!

我希望,792鈾礦能夠公佈他們的善後處理真相,並且接收國際原子能委員會的監督與核查,儘快安排礦山職工及家屬搬遷,讓他們得到妥善安置。

我從1989年開始上訪到現在,中間曾經被國保機關秘密綁架過。我們一家三口也不斷受到騷擾。在此,我們強烈呼籲中國政府保證我們上訪人員的人身安全。
 

孫小弟

2009年2月

 

4. 台灣貢寮第四核電廠

親愛的爺爺,

謝謝您讓我參加暑期夏令營,真是一次難忘的經歷,我本來還在猶豫,您是不是真的同意讓我一個人跑去那麼遠的地方。

我們在台灣整整呆了二十天,這是個美麗的國家。快截止的時候我才報名,所以被安排在最後一批。在我出國前,聾啞學校第一批去過的同學們都告訴我,臺北是個酷斃了的城市。我不明白他們爲什麽這樣說,因為我根本看不出來臺北和匹茲堡有什麽區別,我討厭城市。

比起臺北來,我喜歡貢寮,它簡直可以算是個小鄉鎮。我們是第三天早上去的,我們去的時候在下雨,天很冷,風很大。坐在巴士上的時候,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看到了海。您知道,匹茲堡離海很遠,我看到海的機會很少。不過,我倒是從來沒見過這麼美的海。我大概永遠也忘記不了白色的浪拍在海岸上的樣子。真是帶勁,我還看到有人坐在海邊的石頭上釣魚,酷斃了!我發誓,我絕對沒看錯。

貢寮人的房子很漂亮,從山頂往下看,是藍色和白色的。不過,我還看到了另外一座巨大的建築物,你沒辦法忽視它,因為它實在是太大了,附近的房子和它比起來,就像是玩具模型。我問帶隊的西蒙那是什麽,西蒙說那是核電廠。

核電廠,Oh My God!如果沒記錯的話,自從1979年三哩島核電廠發生洩漏以來,很多美國人早就不肯相信核電了。西蒙還說,貢寮的這座核電廠是由不同的國家提供設備,再由臺灣工程師自行整合的,重點是,之前他們從未做過類似工作。換句話說,他們想用這座核電廠來做實驗!

爺爺,你能想像我當時的驚訝嗎?

它真的醜極了,雖然這樣講很抱歉。這樣的工廠建在海邊的村子裡,毫無美感。何況,這樣可怕的東西,這頭怪獸,就建在這麼美的海邊,建在離沙灘和太陽傘不遠的地方?我真的無法理解。

除此之外,台灣給我的印象都很好。如果不是爲了趕去上下週一蘇西小姐的律動課,我想我應該還會申請再多呆幾天。

隨信附上一張照片,我猜您應該很喜歡。在我旁邊的就是西蒙,他和我一樣,耳朵聽不到聲音,可是他卻能說很棒的法語。他在台灣呆了六年,我覺得他簡直酷斃了。
 

愛你的,芭芭拉

2012年10月3日

 

5. 車諾比、鬼城普皮亞季

親愛的波拉,

我在回波蘭的飛機上給妳寫信,還有四十分鐘就要抵達華沙機場了。我真的迫不及待想要見到妳和孩子們,在經歷過這趟旅程後,我尤其想要這麼做。

前天,我們小組坐車去了普里皮亞季,它曾經是車諾比核電廠的工人和家屬居住的城市。小鎮不大,但是有幼稚園,學校,實驗室,甚至一個小型遊樂場。我們去的時候,烏克蘭剛剛下過一場大雪,普里皮亞季顯得更加安靜。我爬到高樓的平臺上,從那裡能望見車諾比核電廠,高高聳起的紅白相間的建築。23年前,車諾比爆炸,波及到這個寧靜的小鎮,所有的人在兩小時內緊急集體撤離,他們來不及帶走太多東西。我在一間教室的黑板上看到了粉筆塗鴉,畫的是兩個核電廠工人快樂地去上班。他們一定沒想到,幾分鐘後,快樂就成了他們的劊子手。原本的街道,現在長滿了樹叢,如果不是看到減速慢行的標誌,我根本不會想到,這裡竟然曾是普里皮亞季的市中心。

我們戴上防毒面具,採集植物標本,測量輻射量,在我做著這一切工作的時候,我覺得自己似乎失去了清醒的意識,波拉,這裡完完全全一個死城,妳能想像得到嗎?在這裡,妳會感受到一種說不出的失落和絕望,街頭佈滿扭曲的塗鴉,抽屜裡破舊的照片,生銹的嬰兒床和搖椅,腐爛的塑膠芭比娃娃......荒誕又可怕,這是個被上帝拋棄的城市,到處都是死亡的氣味。

這一切讓我想吐。我一輩子也不會再來第二次。

唯一可以安慰我的是,在這裡我們又發現了一些罕有的動物種類。這些動物們的基因是我們的研究項目之一,我們想知道究竟爲什麽它們能夠承受了如此大劑量的核輻射,卻仍然能夠良好地存活。普里皮亞季寧靜、安詳,沒有任何人類活動的干擾,動物們很喜歡這兒。但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動物天堂,卻是因為人類致命的核輻射,真是諷刺!

飛機要降落了,波拉,回家後第一件事就是要吻妳,喝妳煮的咖啡。在普里皮亞季工作的時候,我一直在想妳。這還是破天荒頭一次。妳總是埋怨我忽略了妳和孩子們,我向妳道歉。

我決定放棄今年的暑期研究計劃,參加娜迪亞的畢業典禮,並且著手規劃一趟全家旅行,或許我們可以去德國看妳的姑媽。
 

妳的亞當

2009年1月30日
 
 

6. 德國核電廠轉型為遊樂場

親愛的佩佩,

妳的感冒好些了嗎?上週末妳沒來參加生日派對,真是可惜,因為我們去了「爐心水奇幻世界」遊樂場,就是不久前新開放的那一所,我在生物課上跟妳提到過的。我們是開車去的,只有媽媽、我和多麗。

遊樂園從前是一座核電廠。我在學校的圖書館裡看到過圖片,在沒變成遊樂園之前,它的顏色是灰的,樣子很醜。它在我們還沒出生之前就開始建造了,不過一直遭到鎮民們的反對。後來它被一個荷蘭人買下來,改建成了現在的遊樂園。媽媽說,這是他送給孩子們最好的禮物。

中途我們在一家冰淇淋店停下來,老闆是媽媽的朋友,他請我們吃香草冰淇淋。他瘦瘦高高,紅頭髮,看起來很和善,我猜他和我媽媽一樣,也是卡爾卡當地反核組織的成員,因為他戴著有反核標記的藍色帽子,他們現在還在推廣「德國全面廢核計劃」呢!我覺得比起多麗來他更喜歡我,因為他說我「很來勁」。

喔,對了,遊樂場簡直酷斃了!我從沒見過這麼大的摩天輪,多麗很激動,連玩了兩次。她只敢玩安全的遊樂項目,真沒勁!他們總說,姐姐和妹妹的性格會大相徑庭,好啦,這下我真的相信了!佩佩,妳怎麼會臨時發起燒來呢!

聽著,我向妳推薦螺旋鞦韆,一定要去體驗一下,准保妳喜歡得要命。妳很容易找到它,剛到遊樂場的時候第一眼就能看到,它被修建在一個橢圓形的水泥建築裡,表面上塗了雪山的圖案。妳坐在鞦韆上,它會把妳從地面慢慢送出去,開始旋轉,突然彈出去,升到最高!在上面妳可以看到綠草坪,還有整個卡爾卡鎮。它的外牆上還可以攀岩。媽媽說,這兒曾經是核電廠的冷卻塔。我當然更喜歡它現在的樣子,真酷。遊樂場快關門的時候,多麗突然鼓足勇氣提出要玩一次,不過下來的時候她快哭了,還吐了一地。看到她這副糗樣,再想起上次法語考試她考A+,但我不及格的事,真是太痛快了。

我們在遊樂園酒店住了一晚,晚餐是玉米沙拉、豬肉和豆子湯。我和多麗還看了櫃檯上的核災圖冊,多麗很嚴肅地說,她不想讓自己的小孩變成圖片上那樣子。她就是喜歡學大人講話,我最煩她這樣,真沒勁!至於我呢,我想要讓德國所有的核電廠都變成遊樂園,或者開放給我們玩真人冒險,改建成電影院也不錯。

順便提起,上次借給妳的《冰原歷險記》什麼時候可以還我?

祝妳快快康復。
 

妳最忠誠的朋友漢娜

1998年8月9日
 


  • 您可能有興趣:

    鴻鴻詩集第6發!《仁愛路犁田》
    hhung3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最新活動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01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4798098

    回應文章
    私密回應
    Posted at June 7,2013 1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