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3,2012 07:21

是尺寸、還是真假的問題?──《維妮》大膽揭露女性心聲



我們無法選擇自己的外在條件。身材是高是矮,臉型是扁是圓,都有先天的侷限。沒有人是完美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缺陷──呃,或者說「特點」。要挑剔,永遠挑不完;要自卑,永遠有理由。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接受真實的自己?或許,問題不在我們的自我認同多脆弱,而在怕大家認不認同你。偏偏社會價值,都鼓勵我們去追求同一種美感,尤其是女性。整型廣告滿街橫行,也成為軟性節目的熱門話題,在在反映了這種焦慮。

吳瑾蓉的得獎劇本《維妮》,就是繞著這個問題打轉的絕妙喜劇。女主角叫維妮,沒錯,就是小「胸」維妮的那個維妮。身為「飛機場」,她始終不敢對男友獻身,因為怕男友面對「真相」後會嚇跑。雖然男友再三保證,愛的是她的靈魂,而不是她的身體,但是誰也難保證。尤其是,她的閨中密友小紅跑去隆乳,並讓男友重燃熱情之後。

然而劇中不只在談女性的困擾,也在談男性的焦慮。男性,不只有「尺寸」的問題,還有「持久性」的問題。所以女性想隆乳,男性也在威而鋼前徘徊。劇中一群男人,談到這種能力的焦慮,不是為了自己的尊嚴,而是為了滿足對方:「我們也希望自己又大又硬,又溫柔又凶猛,又持久又『多次』,還不是為了對方,老二小的男人和老二大的男人,射精時一樣爽啊,但大家都希望自己有大老二,為什麼?因-為-愛。」唉,如果「愛」是那麼簡單就好了!只恐怕,「愛」不能解決所有問題,反而製造問題:「我們對自己身體的期待,真的對自己造成很大的壓力,男的要吃威而鋼,女的要去隆乳,原本只是要滿足對方,後來變成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太累了。」

《維妮》嬉笑怒罵,講的不是──或不只是──「太平公主」的故事,而是愛的本質,在為人還是為己,以及是否真能把世俗標準一腳踢開。劇中還透過人魚斷尾的經驗,來比喻改變自己求得愛情的痛苦。在童話裡,這只是一個象徵,現實中,卻變成真正的手術。然而,手術後,又有多少人真能接受改變後的自己?小紅的男友原本認為女友胸部大小無所謂,但她去隆乳後,男友的熱情卻倍增,這反讓小紅憂心──男友愛的是她,還是她的胸部?也讓維妮警覺到,可能大家都被洗腦了,只會對一種胸部有反應:「其實大家的胸部都長得奇奇怪怪的。有大有小,有八字形,布袋型,蓮霧型。只是都被遮起來了,願意露給大家看的只有某一種胸部,所以我們就會以為,胸部一定要長成那個樣子才美,我們都把別人的乳房美化了。如果ABCDE罩杯都有一樣的露臉機會就好了。」

關鍵在於這個把「美」的標準單一化、以便可以變成商品買賣的社會:「這個社會只要求美,因為只有美是可以用錢買得到的,商人才可以從女人身上賺到鈔票,我們可以花錢買到美,但買不到真,也買不到善。」──只是,我們真的有在追求「真」與「善」嗎?

今年耶誕節前,《維妮》即將搬上台北的新舞臺演出。導演陳曉潔將把這個劇本調理成音樂劇場,並找了詩人阿米撰寫更為辛辣的歌詞。一群女性創作者共同打造了一個大膽坦誠的演出。通常音樂劇都有美化人生的傾向,這齣戲卻是一趟揭露真相、質疑主流價值的勇氣航程。也許問題不在於,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接受真實的自己,而在於,我們能否接受每一個別人都擁有自己獨特的價值。塑造更寬容、更多元的社會,也許就從懂得欣賞別人的真開始。
 
演出資訊

  • 您可能有興趣:

    外交阻斷詩交流
    hhung3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最新活動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85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1241628

    回應文章
    不論今天多麽的困難,你都要堅信:只有回不去的過往,卻沒有到不了的明天。
    | 檢舉 | Posted by jqugq at January 20,2016 1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