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2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February 26,2016

「原力」等級的文學實驗──評《風格練習》

一段情節的99種寫法?這看來很像小野洋子1964年那本《葡萄柚》(Grapefruit)當中的一則行動指令。比如她的〈飛機篇〉:「租一架飛機。邀請所有人。請他們登機前寫一封遺書給你。」那麼的遊戲。那麼的機車。那麼的危險。

雷蒙・格諾的《風格練習》其實早得更多,初版於1947年。這不是一本遺書,而是一本再生之書。那是二次大戰過後,百廢待舉的歐洲,荒謬劇場還在孵蛋。格諾把一段無聊情境翻寫99次,證明人可以給無意義的世界創造價值。這些練習寫作於二戰期間,一開始具有反抗色彩,但成書後代換練習內容,終於變成純粹無政府的文字狂歡,可說是「不為無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的最佳註腳。  

...繼續閱讀

Posted by hhung3 at 13:27回應(0)引用(0)心水推薦

February 15,2016

《新世紀台灣劇場》推薦序──紀慧玲


<為未來(讀者)書寫>
                              
鴻鴻寫劇場評論甚早,他的第一本評論集《跳舞之後.天亮以前》(1996年出版)收錄他於1987至1996年間觀察、紀錄、評論總計約八十篇劇評,另有〈與陳傳興談歌仔戲及其他〉、〈與田啟元談導演〉兩篇對談及七篇「場邊筆記」,時間上來看,鴻鴻剛畢業於藝術學院(現改台北藝術大學),極為少數且例外地,因著他善寫與優異的文筆與文采,加上戲劇學科教育背景,加上熱情與愛──書中幾句:「劇場的實踐是基於一種愛,劇場的言說、傳佈也是基於一種愛」,如此赤誠袒露,使他成為當時仍屬少數中的少數的戲劇評論好手。同時,這個時間跨度如今看來更具戲劇史面向意義,因為恰好銜接了鍾明德教授重要著作《台灣小劇場運動史》紀錄觀察的1980至1989年台灣現代劇場第一波風雲乍起年代,續述了今日看來,解嚴後政治衝撞降低,劇場形式與語言重新尋找定位,創作人回歸自身,形成各式繽紛、乍熟還生的前衛樣態,難以歸類,卻生猛有力,不論黎煥雄與河左岸續航的左傾瀰散文青氣味、魏瑛娟與莎妹們異軍突起的跨性身體與愛的物語、田啟元與臨界點揉弄符號與語言的頹穢異類美學,乃至時興一時的老人劇場、希臘悲劇改繹台語文本、新興類型歌劇舞或音樂劇的嘗試、中國或西方現代經典劇本的搬作......,這些前溯二、三十年的劇場演出,透過鴻鴻精準且貼近的描述,重新展卷閱讀,不僅劇作面貌儼然,躍然紙上,且聲、影、人語、空間依稀可觸可感,這些細節的「復活」,足證劇評書寫不僅在於給出評價,另一重要價值更在為乍然消逝,無從複製的劇場演出留下雪泥鴻爪,召喚已沓的記憶與作品身影。
...繼續閱讀

Posted by hhung3 at 9:32回應(0)引用(0)心水推薦

February 1,2016

內星人的行車紀錄 ──零雨與菲奧娜・施・羅琳的對照詩集

 
半被迫、半自願地,自古詩人總被是局外之人。自視為眾人皆醉我獨醒,雖然人多半視為眾人皆醒而詩人獨醉。無論如何,詩人生存在一平行時空──不是飄然遠引的冷酷異境,而是與世界息息相關、存榮與共,方向一致、卻另有懷抱的同步軌跡。就像有人說外星人不在外太空,而在地心。詩人便是這種「內星人」,活在同一世界的深層當中。或是有人說月球是一非自然的中空金屬球,則中外詩人最喜吟詠的這監視地球人的造物,果然冥冥中是詩人觀照世事的最佳象徵及守護神。

法國出版、有河book發行的兩本雙語詩集,是不同時空詩人相互平行前進的最佳印證。《種在夏天的一棵樹》是零雨的詩,菲奧娜・施・羅琳(Fiona Sze-Lorrain)英譯,有譯者的英文前言;《無形之眼》則是菲奧娜的詩,零雨中譯,有譯者的中文後記。每本都只薄薄十餘首,卻精緻、精準地呈現詩人的特質。  

...繼續閱讀

Posted by hhung3 at 23:34回應(0)引用(0)心水推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