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6,2010 23:48

透過夢,理解世界--《無盡繁殖的悲劇》Tragedia Endogonidia


 

Hey Girl! 導演Romeo Castellucci的鉅作《無盡繁殖的悲劇》與《神曲三部曲》7/27-8/8將在台北當代館免費交替放映。
 
《無盡繁殖的悲劇》7/27、29、31、8/3、5、7
《神曲三部曲》7/28、30、8/1、4、6、8
  每日 10:00-18:00 
(8/2(一) MOCA休館)
 
《無盡繁殖的悲劇》影像紀錄全長約6小時,也就是說,每天只能放映一又1/3次。《神曲三部曲》可放到兩次。
 
我為《無盡繁殖的悲劇》Tragedia Endogonidia撰寫的評介如下~

 

卡士鐵路奇和他的「拉斐爾藝術合作社」在2002-04年,以歐洲十個城市為舞台,演出了當代史詩系列《無盡繁殖的悲劇》Tragedia Endogonidia


雖然希臘悲劇的誕生基礎早已時過境遷,其揭露人性處境的美學方式,也迥異於今日。然而,「悲劇」仍是刻畫人性內在狀態難以超越的典範。於是,卡士鐵路奇開始思考如何打造當代的悲劇。時至今日,「救贖」「悲憐」與「道德」早已成為抽象名詞,我們卻把無處不在的災難、殺戮當作悲劇──這種悲劇概念和「奇觀」有何差別?卡士鐵路奇意圖打破古典邏輯,以一個騷亂的劇場,建立朝向未來的戲劇。他把「悲劇」當作真正可敬的對手,試圖用這組系列演出,揭示悲劇的「真正面目」。然而,一如既往,在行動前他並不確知那是什麼。


「無盡繁殖」的概念來自某些雌雄同體的微生物,它們可以自體繁殖,大量增生,無窮無盡。卡士鐵路奇用這個形象來呈現當今世界機械化地不斷開發、不斷浪費,大量增值毫無特色事物的現象。「無盡繁殖」的永恆現象,和「悲劇」中注定的毀滅和孤獨,其實是對立的。然而,卡士鐵路奇要談的,正是這種無可抵禦的永恆之悲劇性。


悲劇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元素──歌隊,在這裡是缺席的。歌隊在希臘悲劇代表群眾的聲音,代表社會對於英雄人物行徑和遭遇的反應、評述、判斷,有其道德價值和教育意義。卡士鐵路奇形容他讓歌隊像是頑皮的小孩一樣,「罰站」在劇場外面。他將演出的十一個部分獨立出來,其間不加評述。每個段落有其內在意義,但彼此之間不構成完整敘事,也並非彼此的延伸或說明。他希望每個段落都像「流星」一樣,劃過世界表面但卻不著根。


演出從從北義大利的卡塞納出發,歷經亞維農、柏林、布魯塞爾、柏根、巴黎、羅馬、史特拉斯堡、倫敦、馬賽,最後回到卡塞納,每個城市使用的空間都大不相同。對卡士鐵路奇而言,演出空間必須像是這個特定城市的換喻。重要的不是建築,而是體積,他在意的是面對這個空間時所產生的動物性反應。


我們該如何看待卡士鐵路奇的演出?《無盡繁殖的悲劇》明顯的反敘事、非語言(僅有極少量語言),舞台充滿機械化的自動裝置,對比的則是動物性強烈的表演者:赤裸或半裸的女人、老人、小孩,以及真正的動物(貓、狗、馬、羊、猩猩......)。環境對個體造成的壓力因而無所不在。也許布魯塞爾的段落最具代表性:一個嬰兒獨自面對一張機械化開闔眼口的臉,真實地惶然無措。


主體是大量的暴力:瞬間的爆炸、閃光、血、大量的血、與尿,施暴、綑綁、吸血、剪舌,甚至坦克開出來瞄準觀眾,或從空中連續砸下三輛汽車。情慾是要角,卻也充滿暴戾氣息:女人用一具洋娃娃自慰、猛烈擠壓自己巨大的雙乳、一棵樹彎下腰來強暴一個人......。含意慣常曖昧矛盾,讓人無法遽以邏輯定義,難免陷入不安。例如反覆出現的頭罩,有時是恐怖份子的面罩,有時是手術後的保護繃帶,有時則形同骷髏頭。


這些景象往往透過紗幕、窗、鏡、或投影讓我們看見,迷離如夢,卻又真實迫人。或許這正是卡士鐵路奇的魅力──把現實世界的暴力和每個人內在的恐懼與慾望一爐共冶,鍛造出獨特的劇場語言、藝術體驗。動物和孩童讓我們回到兒時觀看與想像世界的感官方式,進入劇場,便重歷最初發現事物關聯的啟蒙過程。透過夢的語彙,我們或能更理解各自的現實;而透過劇場,卡士鐵路奇讓我們更理解世界。


  • 您可能有興趣:

    音樂即政治:讀《音樂的極境──薩依德音樂評論集》
    hhung3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心水推薦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2937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3199955

    回應文章
    我們這輩子最對不起的也就是自己的心了,你讓它疼了一次又一次。有時候,最難放下的是一些你從沒真正擁有過的事。
    | 檢舉 | Posted by wbuzr at January 19,2016 1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