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4日 01:45

蜘蛛巢城

蜘蛛巢城.jpg
導演:黑澤明
編劇:三船敏郎
演員:三船敏郎、山田五十鈴
日本 / 1957年出品

◎ 劇情簡介

  日本戰國時代,藩主紛紛自立為王。都築在一次兵變中殺死自己的主公而取代為王。但藤牧與犬井聯合叛變、大舉來犯,不但圍困一號堡、二號堡及三號堡,眼看就要對北城不利。都築與兒子邦丸見手下無人敢出兵應戰,不免暗自焦急。

  此時探子傳來一號堡的守將和室識破了敵方詭計,不但擊退敵人,並接著拯救了二號及三號堡。由於和室與二號堡守將三木立了大功,都築要他二人回北城接受冊封。

  和室與三木往北城的途中必須經過一座天然屏障──蜘蛛林,果然二人在林中迷了路。正焦慮時卻發現一名老巫婆,她預言和室將來會取代都築而成為北城之主;至於三木發跡較晚,但他的兒子則會在和室之後成為北城之主。和室和三木雖為好友,在聽了這些預言後,不免忐忑不安前往北城。

  都築果然冊封和室為城主,三木則成為一號堡的堡主。看來預言正一步步實現了。這一日都築暗中到了北城,欲一舉消滅犬井。和室的妻子朝地見機不可失,慫恿和室殺了都築,並取代都築為王。

  朝地忌憚著預言,並要求斬草除根,遂將三木殺死,但三木的兒子卻在混亂中逃逸了。而原本已經懷孕的朝地,在生產時,嬰兒夭折了。種種的不順利,使得和室和妻子逐漸陷入惶恐與不安當中。

  三木的兒子聯合了犬井及都築的兒子邦丸及老將則康,朝北城進逼而來。

  和室單槍匹馬再入森林,果然又遇老巫婆。巫婆再次預言,除非蜘蛛林會移動,否則和室是不可能被打敗的。和室將這些預言告訴了守軍,果然激勵了士氣。因為眾人均認為森林是不可能移動的。

  清晨時,守軍卻發現森林開始移動了,原來在迷霧中,則康要士兵們用砍下的樹幹作偽裝,遠遠望去就像森林移動一般。瞬間兵士的士氣瓦解了,不管和室如何聲嘶力竭,北城守軍反而用箭射向和室。和室極力掙扎,一支箭從左至右射穿他的脖子,結束了他短暫的王者宿命。

◎ 賞析

  蜘蛛巢城是莎士比亞的四大悲劇之一──「馬克白」所改編。是黑澤明個人的創作中相當出色與重要的作品之一。

  黑澤明從一九四八年與三船敏郎合作拍攝了「酩酊天使」後,從此確立了兩人長期的合作關係。其原因從「羅生門」到「亂」,都可以發現三船敏郎那種略嫌誇張的浪人特質,正是黑澤明在作品中極力闡揚的人道關懷,以及悲憫英雄的最佳詮釋人選。

  人性的複雜與猜忌,往往超乎人自身的想像,莎士比亞擅長表現這種人性的鬥爭,而黑澤明以其悲天憫人的哲學關懷,更容易以東方的形勢來詮釋這種人類永無休止的悲劇深淵。

  蜘蛛林憑其錯綜複雜的林木使得身陷其中的人迷路。這確切地隱喻了人性正是如此地盤根錯結,在源源不斷的慾望中困惑茫然並盲目掙扎,而這些慾望的前提就是「抉擇」。有了對立的概念就會開始選擇,而選擇的動力則是慾望。

  在這樣的衝擊下,常會為了達成慾望而毀滅一切擋在眼前的阻礙。包括同生共死的友情,海枯石爛的愛情,甚至是人倫至親。許多歷史一再地重演,但卻很少有人因此而覺悟。

  和室與三木在得知未來的命運時,表面上相安無事,但事實上兩人已經開始猜忌。從二人走出蜘蛛林後均靜默不語、絕口不談,可看出正是掩飾內心澎湃的不安。但畢竟兩人是多年出入戰場的好友,這份情義勉強包裝了矛盾與不安。真正導致悲劇發生的根源正是和室的妻子朝地。

  黑澤明的影片中常常可看到「母性」的光環與力量,許多女人的角色往往在關鍵時刻扮演了「決策者」。

  都築為了圍剿叛黨暗中來到北城。和室縱然慣戰沙場,但若不是朝地先下手迷昏守衛,又親自將刀拿給和室,和室是絕對不敢殺死自己主公的。這種臨門一腳常常是顛覆天下的關鍵。從和室與朝地的互動中,我們見識到女人的冷靜與明晰,判斷神準又心狠手辣。反觀和室的舉止卻像熱鍋上的螞蟻,在陰陽的互動中,陽剛完全溶浸在陰柔之中,甚至可以說和室只是朝地的一顆棋子罷了。

  日本的傳統社會,女性是較無地位的;但在許多電影中,反而推翻了這種傳統的認知,這一點倒是值得深入研究探索的。

  預言在人生中似乎也是相當有趣而吸引人的。和室與三木若不得知預言,也許兩人永遠是生死與共的知交。但森林內女巫師的話卻使得兩人的生命起了極大的激盪。如果我們可以「預知」自己的禍福,那必是會陷入極端的痛苦中,因為所有的焦點會注目在未來的禍與福上,有禍則避,有福則想永遠保持。

  蜘蛛巢林尚有隱喻:慾望有如蜘蛛網,只要陷身其中,將會自取滅亡,這幾乎已經是公式化的道理;但奇怪的是人似乎很容易忘記教訓。心中就算有所感觸,但「抉擇」纏身而來,立刻會忘了前車之鑑,這也是人性中一項極大的弱點。

  本片尚傳達出另一種訊息,在戰爭下的士兵是如何的矛盾與不安定。當和室被封為北城之主時,這使得士兵們獲得暫時的安逸,每個人口中不禁對和室讚揚起來;但發現和室被鬼魂纏身,又開始了躁動不安。而當和室告知除非蜘蛛林會走路,否則他永遠不會被擊敗時,士兵們似乎又獲得無窮的力量;其後,當在晨霧中看見敵軍以樹為掩飾朝城堡進攻而來,所有的人反而用箭射殺了和室。這些舉止只不過是為了保命而已。人性的私心,在這兒也得到印證。

  黑澤明的電影人物中,不乏充滿英雄主義者。但英雄之所以成為英雄,其浪漫的背後,總存在著一種叛逆的悸動。這種叛逆是有違傳統的,甚至是反道德的。以和室這個角色而言,幾乎是無賴的行徑,但因緣際會才成了檯面人物;但我們不妨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若不是和室的這種無賴草莽,似乎也很難成就英雄的位階吧?

  我們從正統的角度來看待「英雄」就會發現,幾乎都有相同的命運,就是不被道德約束的社會觀念所認可。也許正統的觀念有時必須假借崇拜或認可,但卻永遠不會承認這種英雄的衝動。張藝謀最近拍的「英雄」似乎也無法跳脫這種悲劇的哀愁。

  基於此,從這些角色的鬥爭中,我們會見到如利刃劃開胸膛般的殘酷剖白;也不免為這種矛盾而自陷於緊張不安中。

  很多事件的始末有時很難用對或錯來作論斷。評論者的位置是個關鍵,這一點,黑澤明自己應該是感觸最深的。因為以西方的形態展現東方的武士(英雄)精神,其實也備受日本國內批判的。然而黑澤明自有其堅定的見解,為了抗拒那股「正統」的批判潮流,黑澤明在創作之餘,事實上也展現了他的「英雄」性格。

  以一九五七年的水準而言,蜘蛛巢城絕對是一篇佳作,但某些騎馬的鏡頭又顯得冗長而令人難耐,是捨不得大刀闊斧或別有用心?但整體而言「蜘」片顯示了一代大師的功力與風範,尤其朝地在屏風後面洗手的畫面至今尚能影響台灣的劇團演出;而和室片尾頸部中箭也被列為經典畫面。雖是黑白影片,但總讓人神采飛揚而回味無窮。


  • hero_h 發表於樂多回應(6)引用(0)電影導讀(14劃)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電影/TV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063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7499205

    回應文章
    黃老師,好!

    打從楓紅國度返回,真好!!
    錯過黑澤明、三船敏郎 日式「馬克白」,些許遺憾,
    意外先一睹「春去春又回」,更好!

    「羅生」本無「門」;
    「人生」亦非「庵」。
    不自我桎梏,「心門」無論虛實,Key握於己。
    當下感應如此,老師必有新解。

    小沙彌石綁魚、蛙、蛇,看似戲弄、頑劣,
    換個角度想,「天將降大任‧‧‧‧‧‧」,
    成蛙腿力益強、大蛇嘴套綁繩(也許陣亡),
    兩個鏡頭導演都帶到了。「淬鍊」!不是嗎?
    壯年後的小沙彌自綁重石登頂,
    除了自懲,亦為淬鍊!

    我甫提出「你丟,我pick up,是另種救贖」的想法,
    在場某長姐則因遺失套票,自認「瞋」而數日難寢。
    兩件事,正巧一體兩面,老師規勸相當得體。
    我因處國外,已錯失多場好電影,自非福氣之人。
    此片,就佛法開示:失比得,更幸福。
    長姐可因此寬心些吧?

    FM
    | 檢舉 | Posted by FM at 2008年11月5日 21:16
    黃老師好!
    肆無忌憚極盡嘲諷,黑澤明風格,似曾相識,片中處處。
    把玩人性,易如拈花惹草,黑澤明最高境界,令人折服。

    莫再苛責朝地、和室,探源該由「 幽靈 ( 幻覺 ) 」話說從頭。

    蜘蛛巢「城」,暗批「本心」迷離於氤氳魅影的蜘蛛林,難以碰觸。
    黑澤明想教導我們撥雲見日直逼人心方便之道呢: 『 把森林,推出去斬了! 』
    ~Ruth
    | 檢舉 | Posted by Ruth at 2008年11月20日 00:41
    Ruth,

      好一句「把森林推出去斬了」,真是不同凡響喔。

    黃英雄
    | 檢舉 | Posted by 黃英雄 at 2008年11月20日 13:48

    請問我有兩個問題
    1.大部份改編莎劇《馬克白》的電影,多半以原劇名來命名,或增添一、兩個字,為何黑澤明的改編以《蜘蛛巢城》為片名?如此是否會影響到主題的改變?片尾可算是「開放式結尾」嗎?那麼,莎劇的結局是否就是「閉鎖式結尾」?兩者的道德意識可能因此而大相逕庭(截然不同)嗎?
    2.除了希臘悲劇和莎劇,第三個影響《蜘蛛巢城》的戲劇形式,便是日本本土的能劇(Noh Theatre)。三者中那一種戲劇對《蜘蛛巢城》的影響最深刻?那一種戲劇最不適宜作心理分析?那一種戲劇最富於象徵的意義?可以舉例嗎???
    | 檢舉 | Posted by 關 at 2008年12月4日 05:43
    關:

      改編何人作品不是太重要,重要的是改編者放置的新詮釋,故開放式結尾與閉鎖式結尾只是強行安置一個名稱。倒是黑澤明以「能劇」放在影片中,彰顯了日本的文化國粹,這是值得讚嘆的。
      蜘蛛林的設置是改編者的睿智;其實任何一部戲都不適合作心理分析,每部都具象徵意義,否則就不成為電影了。

    黃英雄
    | 檢舉 | Posted by 黃英雄 at 2008年12月4日 11:14
    黃老師 好!

    一個迷霧預言的應驗,引發另一個森林預言的覬覦。
    野心運用得當,是蓬勃朝氣的「森林」;運用不當,是毀滅淵藪的「迷霧」。

    群山萬壑,煙嵐飄渺,荒城高聳,是為慾望城國---蜘蛛巢城。
    一棵樹是單獨的存在,是「有」;
    多樹成林,存在無盡藏,就是「真空妙有」,成就數大而美。

    浸淫在怎麼逃也逃不出的名相,宛如紡紗的絲線,牽引命運,
    其實 不用拔腿而逃,把『框框』拿掉, 一如能劇的特質 簡約留白就好。

    FM
    | 檢舉 | Posted by FM at 2013年4月28日 2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