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冒險野郎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October 9,2018

JOJO的亨利奇妙冒險之旅-第三章|JOJO展介紹暨心得報告 之卷




2012年,憑著荒木飛呂彥首次於森美術館展出的「荒木飛呂彦原画展 ジョジョ展」,實現了我們對「JOJO冒險野郎」這個長青漫畫的熱愛,當年近距離如電擊般的強烈感受至今仍在;五年後,又透過仙台的「荒木飛呂彦原画展 ジョジョ展 in S市杜王町」以地域、人文與展覽的結合,認識了深切認識了第四部的舞台,以及感受到荒木飛呂彥對故鄉的情懷。而今年八月,也是「JOJO冒險野郎」滿三十週年,再次以「荒木飛呂彦原画展 JOJO 冒険の波紋」為題,在著重普及藝術教育的「國立新美術館」展出。這不但是國立新美術館首次讓現役漫畫家進駐如此大型的殿堂級藝術館場,其珍貴的目的,則是將JOJO文化再擴張至更深、更廣的年齡族群。


2012年,因場內禁止攝影,大家只能跟這根柱子合照




首次展覽回顧:森美術館 2012




二次展覽回顧:仙台 2017






展覽所肩負的使命,除了使人感受到當下的藝術衝擊,更重要的是能延續它的精神與魅力。有別於航海王、七龍珠等其他動漫,JOJO冒險野郎有著識別度高、歷史性強的感染能量,不同年齡層的書迷皆因荒木飛呂彥的作品投射出不同的感動。風格強烈的荒木老師影響日本漫畫界極大,造就出的聲量一直在各界渲染,知名的「JOJO立」(JOJO姿勢,意指漫畫中角色們擺出各種人體極限、扭曲的動作)都在各種類型的漫畫、影劇、電影出現;而荒木飛呂彥當年所設定出的「替身」,直接也間接影響了後期漫畫界提及到「能力」設定的角色與內容,如幽遊白書、海賊王等。



他的畫作能在羅浮宮展示,能與眾家精品跨界合作,實等於殿堂級漫畫大師。不敗的JOJO冒險野郎的經典風格皆歷歷在目,第三次的大展仍舊拿出兩百多幅單色、彩色原畫呈現給世人。不過,我們看他的展覽已不是第一次,這次與過去所展示的畫作亦產生重複,對新舊漫迷來說,能否獲得新的感受與感動?觀展前,我是這麼問自己的,也是為什麼我一直考慮到七月才買門票。直到抵達日本,進了展場,剎那間我發現所有的疑慮都是多餘的。


一小時過後,當我走出展場,一邊拎著剛買的商品,一邊思索著方才荒木飛呂彥給了我什麼,眼前出現一位男孩,拉著父親正準備等下一個梯次的入場。父親滑著手機淡定的走著,那孩子喊了喊,並興奮的扭動身軀對著承太郎的海報做出「JOJO立」。看到這副景象,我想通了。第一是我當下決定,回台一定要用文字記錄這一刻;再來是每幅荒木老師的作品中,筆觸間散發出堅持到底的力量...無關乎我是亨利市長,或是杜王町99號粉絲團版主的身份,既然來到這裡,就有義務該把荒木飛呂彥所想要傳達給世人的訊息,以及觀影後的所有滿足,用我的方式傳遞出去。


嗯?







好,看完展之後心頭整理了一下,可從三個面向來說起:



一、展覽的本格


與台灣氾濫成災的「路過打卡型」展覽相比,在日本只要是上的了檯面的展覽,都相當重視內容與內涵。「JOJO」與「荒木飛呂彥」已是該領域的代名詞,其畫作底蘊謂之珍貴,平面化作實體能呈現不凡氣勢,壯麗大膽的色彩展現且觸及的議題層面極廣,就策展的規劃上,更需考量到作者能否賦予作品全新的解讀方式,同時將正向的能量付諸給大眾。



2012的展覽使用到了即拍即印、波紋投影、JOJO第四部的地圖AR互動等多媒體,使得觀賞民眾與漫畫場景連成一氣;2017仙台展場則是有實體的「貓草」、大型書籍展板的螢幕、串連戶外尋找JOJO人孔蓋的尋寶遊戲。




這次在國立新美術館的展場裡,除了荒木老師的手稿平面展示,新增了由視覺設計工作室「WOW」所製作的「替身的起源」(AURA)巨幕動畫投影,更邀請了時裝設計師森永邦彥、新銳藝術家小谷元彥兩位新秀,透過人型的素體與栩栩如生的雕塑作品,來呈現不同的替身、替身使者風貌。實體媒材呈現在場域中,更能讓書迷們用最直接的方式,感受到荒木老師所建構的JOJO世界。

多元規劃的展覽,亦能提升其接受度與新鮮感,實踐寓教於樂、達到效應擴散的目的。



二、主題的重組


文化,是一個很漫長的旅程。對老漫迷來說,荒木飛呂彥的作品幾乎是如數家珍。身處台灣,雖不像日本屬於全民級的JOJO文化,但漫畫、畫冊、公仔收藏不少,過去的展覽也看過了,為何還能再次挑戰世人,將舊作再次展出?



這時對新舊漫迷最友善也最聰明的展演方式,就是將連載三十年、如史詩般的千百作品邏輯性的打散重組。透過主題式的排列切割,我們不僅只是在暸解故事內容,認識角色的魅力,更能深切體會到作者在這一路艱辛創作之路的思維與心境,以及更多的巧思與規劃。

倘若2012展是讓人「認識JOJO」,
2017則是「JOJO起源」,
2018就是「剖析JOJO」。




這次將展覽分門別類成八大章節,主題各為「JoJo編年史」、「宿命之星與因緣之血」、「替身使者互相吸引」、「JOJO’s Design」、「高壓」(正反派對決經典場景)、影像展示「替身的起源」、「大型原創新作」、「JOJO理論」,最後才是快樂的血拼時間。把我們所熟知的JOJO知識拆解重組後,順著展場的規劃上走即可獲得更多荒木老師筆下的奧秘。



三、新作的勇氣


壓軸的展示品,則是為本次展覽而創作的大幅作品:「叛徒永遠在那裡」。令人激賞而感動的,除了荒木飛呂彥勇於嘗試首次的大型創作,透過現場投影影片得知,製作過程中荒木老師不為改變而改變,仍舊用最土法煉鋼的方式來繪製。



大型原創新作:叛徒永遠在那裡




想起我們還在求學時,大型畫作需要精細的打稿多次,或是使用投影、比例不斷的確認才能準確的抓好人像的構造,動筆上色;荒木飛呂彥則是先在較小尺寸的紙張上,畫出他熟悉而精細的色稿之後,再以肉眼對著自己的色稿憑直覺在大版面打稿。現場展示的初稿與大型實品比較之下,很明顯的吉良吉影、東方定助的五官比例略有落差。而背景的大型色塊,並非色模、或平塗筆的堆疊構成,而是依舊維持他平常面對小尺寸畫作時,使用噴槍上色。


這種做法學校老師其實會打屁股的,用噴槍噴色的均勻度相當不好拿捏,又尤其是這麼大的範圍,簡直就是要噴到天荒地老。但,這就是堅持,這就是勇氣,這就是我們崇敬的荒木老師,又或許這也是他不老的秘密之一(吸入過多的顏料?)


扛著三十年的光環,能在日本六本木藝術金三角的殿堂展示,同時又勇於挑戰自我,這幅畫給予人們的感動絕對超乎想像。





...繼續閱讀

henryavn 發表於 樂多11:33回應(0)引用(0)

September 12,2018

JOJO的亨利奇妙冒險之旅-第二章|Mecedes me ★ OWSON商店 之卷



上一個單元:


我們已經逛了兩間JOJO Bar,
也認識了兩位很有個性的老闆www


現在要進入官方主題樂園囉(呀比)




這次展覽的合作景點,
除了2013JOJO展也有參戰的OWSON商店(也是週邊商品一級戰區)




另一個特別的是:東京賓士-Mecedes me與JOJO展合作宣傳活動,


將六本木、羽田機場的展示中心的戶外與室內做大型的壁貼展現,
以及車身包成擬音「ドドド」(音:ㄉㄡ)字樣的C-Class車款實車!






從官方釋出的圖片來看,
建築物在夜光下透著冷光,將JOJO的個性與時尚感活絡起來,
像是氣勢滂礡又有藝術感的偌大壁畫,

簡直就是六本木最耀眼的一顆星茫,
那替身名就叫「六本木星」好了,
擬音就「卡噹卡噹!」(收銀機音)

意圖使人看到圖就噴錢買機票到現場打卡~





我強力推薦的晚上的時段悠哉散步去,
夜晚表現出的美比白天還要多很多啊,

如果白天的建築物是山岸由花子
那麼夜間的建築物外觀,
就是被灰姑娘動過手腳的山岸由花子啊!這樣懂差別了吧~




本文介紹的景點相對位置與路程設定相當親民,
對於勇於冒險尋點的初心者來說,解任務一點都不難,
以路痴為榮的我很沮喪的要說這次完全沒有迷路(沮喪個P)




...繼續閱讀

henryavn 發表於 樂多18:10回應(0)引用(0)

September 8,2018

JOJO的亨利奇妙冒險之旅-第一章|JOJO風bar DIO ★ JUJObar 之卷

 




首先,我得先解釋兩件事:

一,這篇就代表「亨利市」=「杜王町99號」這事要公開了。

沒辦法啊,我太愛JOJO,腦子裡除了身分證字號、罩杯計算方程式之外,
就是JOJO冒險野郎從頭到尾背的滾瓜爛熟的故事情節了。

當初設立「杜王町99號」粉絲團,也是因為自己掉坑太寂寞,推大家入坑很爽這樣。

雖然本質上跟亨利市路線南轅北轍,幾乎是人鬼殊途來著,
但在我濫用動態視力抓激凸圈乳頭的耗弱日常下,
我都會回到杜王町99號這個歡樂的園地,用我的方式分享JOJO資訊。




所以,如果你是「杜王町99號」的同好,
但無法接受這隻是那個什麼「搞笑圈奶頭」的亨利乳頭市市長,
你可以狠心請普奇神父刪除你的記憶。

放心,見過地獄的我,碎滿地的玻璃心會由瘋狂鑽石來修補的。
(什麼!不能治療自己!靠~~~)



第二,這會是「JOJO的亨利奇妙冒險之旅」三部曲系列文章。

本篇為第一章:「中野的 JOJO風barDIO 與 十条 的 JUJO BAR」
接著是第二章「Mercedes Me Tokyo 與 OWSON商店」。

前兩章的對象目標設定為「除了國立新美術館的JOJO展,
也想去其他JOJO場子解任務」的歡樂之旅
第三章才是與JOJO展有關的「JOJO展心得」。



那麼,就開始吧。



這趟目的除了JOJO展之外,規劃上特地納入兩間JOJO名店。

原因是身為杜王町99號的版主,總不能老坐在電腦前圈乳...喔不是,
是抓抓圖推推坑說說幹話吧,非得去砸場喔不是是觀摩參拜人家的好啊是吧是吧。

況且,我與內湖的知名JOJO咖啡廳:布夏拉提老闆太熟,
心裡又認定他是我最敬重的頂尖收藏家,
很希望這次赴日能看看當地的收藏家是何等檔次。

無論數量多寡,畢竟收集是一種熱情展現,展示則是一種藝術行為的實踐,
能夠將自己的嗜好佈置在自己的店裡,那都是咱童心未泯的大人夢啊。

趁著這趟旅程,多靠著兩個JOJO天堂來滋養自己,
提升體內JOJO魂的等級,身為本格派JO粉我JO是潮!




布夏拉提咖啡:台北市康寧路一段76號(內湖捷運站)

跟老闆可以聊JOJO、聊音樂、聽他講冷笑話(銀魂等級),
如果幸運的話可以喝到綠寶石噴射唷~




由於我們有其他任務要四處奔波(跑代購、玩景點之類的),
加上這幾天晴空萬里,大地含笑(?),颱風外圍都把雲吸走了,
太陽的烈日攻擊持續力根本是A的狀態(不是說好一出場就結束嗎照劇本演啊)...

所以我們的移動範圍有縮小與更動,我的路線各位請當參考就好。



下圖所示,紅色星號是目的地,有中野的JOJO風barDIO、十条的JUJO BAR、
六本木與羽田機場的Mercedes Me Tokyo、OWSON商店、
以及最重要的國立新美術館-JOJO展。

路線用顏色區分,實際所在地都很好找,都在站外步行五到十分鐘以內可以抵達的點,
不至於像小露伴跟小康一困在巷子裡出不來,總之看到郵筒不要回頭就好。(撫心口)

另外,羽田機場的Mecedes我是當最後一天跑,設定是看完滿足後可直接返家。



...繼續閱讀

henryavn 發表於 樂多23:10回應(0)引用(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