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3,2005 15:13

白袍南柯驚夢

eg176.jpg 們的教育也教改了10年,至今仍然紛紛擾擾..一項項攸關下一代教育品質的新政策端出後,為什麼十年後的今天,教改成為眾矢之的?

回歸"尊重生命"之議題,我們學到了啥教訓與警惕,又真正能改正了多少...?

我希望我能說我知道...其實這3個字說的很無力~~ 最近連續幾起重大醫療政策執行缺失,經媒體不遺餘力幾近變態窮追猛打,把這起醫療肉球社會案件炒的只有醫療是主因,其中家庭教育,動手打小孩致死的家長卻給模糊化去.

沒人探討家暴兒暴問題.網路上流傳一篇文章,有趣之餘更覺諷刺而悲哀....轉貼給各位看看.


 

 

我是一個Intern。沒錯,我的工作就像電視上演的那樣,值大夜班總要被call起來好幾次、白天又要忙無窮無盡的病房工作,睡眠永遠不足,被著皺巴巴的白袍撐著無神的雙眼穿梭在醫院裡。總之就像電視上演的那樣。這天清晨我來到病房,迷迷糊糊從護士學姐手中接過早上要換藥的名單。「Intern先生,起床啦!」

看我半夢半醒,學姐沒好氣地把換藥車推到我跟前。我拉著換藥車走過空蕩蕩的病房走道,一床一床的換過藥。「980-1..這是要抽血送化驗的..」對照手上的清單,我準備著空針。「杯杯你好,我來給你抽個血喔~」

老人家睡得比較少,天還沒亮就起床了。這位伯伯鼻子尖尖鬍子翹翹手裡還拿根釣竿,我似乎曾在電視上看過他。「你過來。」伯伯向我招招手。「我跟你說一個秘密,」

伯伯附在我耳邊說「我去過未來。」真是見鬼了,這明明是神經外科的病房,為甚麼會有精神科的病人住進來?「嗯嗯..」我還有好幾個病人沒處理,不想跟他多糾纏,逕自去捲他的袖子。「你想不想去看看?」伯伯把手抽走。「不太想耶..」說不想當然是不可能的,不過在上次某見習醫師向精神科病人問路,結果被耍得團團轉之後,我們都知道不能把精神狀況有問題的人講的話當真。

「那我不讓你抽血。」伯伯一下子坐直了身體,把手藏在背後。「北北不要這樣,抽個血馬上就好了。」「不要。」他很堅決。

原來不只總統當久了容易老番癲,一般人也會發這種病。「那怎麼樣才要讓我抽?」我好言相勸。「讓我帶你去未來。」「好吧,那你打算怎麼帶我去未來?」我很無奈地坐到他床邊。「眼睛閉起來。」伯伯說。雖然有點擔心他會趁機吃我這個細皮嫩肉小伙子的豆腐,不過我還是乖乖閉起眼睛。

「咚!」有東西在我後腦杓重重敲了一記。然後我昏了過去。

* *** * 摸摸還有點疼的腦袋,我從床上爬了起來。我似乎還是在980病房,只是有些說不上來的不同。這就是未來了嗎?怎麼跟電影演的都不一樣?電影裡面好歹還會有一台炫炫的機器咧,怎麼現在腦袋一敲就讓我穿越時空啦 ?

我趕緊跑到醫院大廳,抬頭看看牆上的大鐘: 2046年1月16日 12:13pm。「這真的是未來耶!」我忍不住叫了出來,大廳裡的一位太太被我嚇了一跳,露出嫌惡的神情。

「你看,不好好唸書以後就會像那個叔叔一樣來當醫生。」那位太太拉開她小孩,告誡著。

啊哈!我有看過電視上在演,到未來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到職棒年鑑,把比賽的結果copy回去,這樣去簽賭就穩贏不輸了!印象中圖書館有職棒年鑑..可是圖書館在哪裡呢?

我找到醫院各樓層的平面圖:一樓,掛號處、櫃台、領藥處、急診室... 二樓,神經內科門診、心臟內科門診... ... ... 七樓,住院醫師值班室八樓,住院醫師值班室九樓,總醫師值班室十樓,主治醫師值班室、院長副院長值班室、市長值班室.. 十一樓,圖書室哪來這麼多值班室,這到底是醫院還是旅館?在「我們那個年代」,一層樓有一間值班室就很多了,怎麼過了四十年,竟然膨脹成四層樓?

難道健保還沒倒,醫院不得不改行租房子給醫生來平衡收支嗎?「那位intern,還在混啊?快到急診室報到!」一個穿著白衣的身影匆匆衝進大廳,又匆匆消失,連讓我問個路的時間都沒有。

好吧,先到急診室看看也好。

剛踏進急診室,一位醫師就衝著我問:「新來的intern嗎?」看來我的一身「菜味」即使到了未來還是很明顯。「嗯..是的。」這實在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不過既然我是「新來的」,也剛好是個intern,那麼這樣回答應該也不算有錯。

「我姓林,是急診科總醫師,」那位醫師自我介紹「我先帶你熟悉一下環境。」「急診科值班室在這裡。」總醫師推開一間小房間的門。三坪左右的空間裡,橫七豎八地躺了五位醫師,那種感覺大概就是所謂的 「屍橫遍野」吧。

「請問學長,」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心「為甚麼有這麼多值班醫師?」難不成急診科發達了,人手多到可以這樣用?「一二三四五,五線值班剛好有五位醫師。」

林醫師數給我看,露出『這是甚麼笨問題』的表情。「不是只有一線和二線值班需要睡在醫院嗎?」我問。我記得「我們那時候」都是這樣的,再後線的醫生只要在家裏on call就行了。

「你大概還不了解醫院的規矩,」林醫師說「只要列在值班名單上的醫生,按照規定通通要睡在醫院,一但有需要,三十分鐘內就要趕到現場。」

話還沒說完,一群身批白長袍的資深醫師突然湧進急診室,一擁而上把病人團團圍住。「你看,就像這樣。」林總醫師說。「院長實在很可憐,這把年紀還要被這樣折騰」他偷偷指著其中年紀最大的那位醫師「今天晚上已經被call下來第五次了。」

「不過這個制度其實很棒喔,聽說在以前那個年代,call VS還要擔心被罵,你可以想像嗎?Call VS會被罵耶!」林醫師不可置信地說。

「現在VS最怕我們不call他了,每個都怕出事情的時候他們不在場會挨告,」林醫師說「因此現在值班很輕鬆,所有的事情通通往上報,有病人上面會處理、有狀況上面會扛,我們樂得輕鬆。」

「而且按照衛生局長的說法,我們急診科的工作就是負責會診其他醫生,所以病人送進來也不必急著診斷,通通送去作斷層掃描,有出血的找神經外科開刀,沒出血的請神經內科來接手,不必動腦就能當醫生!」

林醫師越講越得意。奇怪,這怎麼跟我在見習的時候學到的不太一樣?「未來」的衛生局長也會定出這種愚蠢的規定嗎?「來來來,我帶你去看病人。」我連忙抓起聽診器跟上。「你帶那東西作甚麼?」林醫師一臉狐疑。

「不是要去看病人嗎?」以前沒帶聽診器去看病人是會被罵的耶。「放著放著,用不到啦。」林醫師擺擺手。「一定是經過四十年以後有了更新的儀器,所以用不著聽診器了。」我這麼安慰自己。沒想到林醫師走到病床前,緊緊握住病人的手,許久不說話。

然後換到下一床,又緊緊握住病人的手,許久不說話。我看得一頭霧水,林醫師是要選里長正在拜票嗎?還是甚麼新的診斷方式?「林醫師,請問現在作這個檢查的目的是甚麼?」我試探性地問。「檢查?甚麼檢查?」林醫師反問我。「就是剛剛這個握住病人手的檢查..」「學弟,你這樣不行喔,」林醫師搖搖頭「都沒有在唸書。」

「當到intern了還不知道看病人最重要的就是握住病人的手,這樣才是有醫德的表現喔。」林醫師說。「只要握住病人的手就是有醫德?其他的檢查不必作嗎?」

「當然啊,這是急診科教科書裡面寫的耶,是以前一個從急診科醫生變成衛生局長的醫生說的,他真的是一個很有智慧的人,你在急診科這段時間我會好好教你他還講過那些有道理的話。」林醫師滿臉都是敬佩的表情。

「喔咿~喔咿~」救護車刷地一甩尾停在急診室門口。 醫護人員跳下車,推進一名頭上纏滿繃帶的病人。「頭部外傷,病人昏迷,血壓80/40...」

「這個病人給你接。」林醫師把我推向前,我只好硬著頭皮站上前線。「第一步要作甚麼?」林醫師不放心,還是在旁邊監控。「ABC--建立呼吸道、維持呼吸、保持血液循環」我幾乎反射性地回答。

「不對不對,是先call所有的值班醫師。」「下一步?」他又問。「作理學檢查?」我小小聲地答。

「不對~是趕快會診其他科醫生~。」「再來呢?」林醫師有點不耐煩了。「作斷層掃描?」六神無主的我也只能亂猜了。「剛剛教你的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啊?『握手』!

是『握手!』!最重要的是去握住病人的手!」林醫師暴怒。

「是、是..」我連忙上去握住病人的手。這時值班室的門開了,裡面的醫師們,連同才剛剛回去休息沒多久的院長、副院長,通通圍到病人身旁,搶著跟病人握手。

「院長握了好久,真是好有醫德啊!」一位主治醫師試圖拍院長馬屁,其他的醫師連忙點頭如搗蒜。站在一群資深醫師中央、看他們作出如此詭異的「醫療行為」,心裡覺得好不真實,為甚麼只有握住病人的手才是有醫德的表現?儘快取得必要的資訊做出正確的診斷難道不算有醫德?為了掌握治療的黃金時間而積極進行處置難道不算有醫德?

沒過多久,市長也來了(我當然是從別人那裡得知誰是市長的)。「市長來作甚麼?」我悄悄問總醫師。難道病人是甚麼VIP?「市長也要值班啊。」總醫師說。「市長也要值班?」我越來越糊塗了。

「這你就不懂了,」總醫師說道「這都是市議員規定的啊,他們說,只要有市民生病住院,市長就應該隨時待命,不能去處理市政、更不能出國考察,不然就是草菅人命。」 「為甚麼?市長又不是醫生,待著也幫不上忙,硬要他留下作甚麼?」「不曉得,」林醫師聳聳肩「但是議員們都是一流的人才,講話最有道理、從來不嘩眾取寵,個個言之有物、思路清晰,他們講的話一定是對的,只是我們還沒領悟其中奧妙而已。」

原來「未來」的議員都這麼了不起,看來時代在變,議員的素質也會跟著改善呦。「這個病人要收住院開刀。」被叫下來會診的神經外科醫師向林總醫師回報。「沒問題。」林醫師拍拍胸脯。

沒問題?看著滿床的急診加護病房,我不曉得林醫師怎麼能如此有把握。「林醫師,病房是滿的耶,不考慮轉院嗎?」反正今晚已經被罵得夠慘了,我決定豁出去,亂問一通。

「轉院?」林醫師倒抽一口冷氣「哎呀呀,學弟很糟糕喔,怎麼可以要病人轉院,這樣很沒醫德喔。」他繼續說道:「不管病人的狀況我們能不能處理、不管病房多麼滿,我們都要擠出空間來收病人,絕對不可以轉院!」 沒辦法處理還不轉院,難道不會出問題嗎?」我不死心。

「不可以轉院、不可以轉院..」林醫師很堅持。他邊說邊指揮護理人員在加護病房的走道上清出一塊空間,塞進剛推進來的那位病患。「這該不會又是那個後來當衛生局長的急診醫師說的話吧?」我憤憤不平的問。「學弟有慧根喔,你也覺得那個醫師很有智慧吧,」林醫師的表情和緩了一些「不過這不是他的政策,這是媒體的建議。」

「媒體的建議?媒體哪裡懂醫學?他們憑甚麼干預醫療行為?」這下子換我爆炸了。「媒體怎麼不懂醫學?媒體甚麼都懂啊,而且他們的角度最公允,不會有偏袒病患鼓動反醫情緒的行為、也沒有狹輿論之力作未審先判的情事,再加上各媒體都非常具備新聞道德,從來不斷章取義、或專門報導腥羶色的新聞,他們的意見當然非常足以採納。」

此時恰好有一群記者擠進急診室訪問那名傷患的家屬。「您的先生被車撞了,現在昏迷不醒,請問您有甚麼感受?」「您的先生現在情況很不樂觀,請發表一下您的看法。」喀嚓喀嚓,鎂光燈閃個不停,記者不斷把麥克風遞向那位啜泣的太太。「你看,我們偉大的媒體朋友。」林醫師的語氣中充滿了無限的崇敬。

我累了。在2046年待了一晚上,經過這些光怪陸離的經驗,我累了。我想回到「過去」。趁著林醫師還在對記者們投予崇拜的眼光,我偷偷溜出急診室。獨自走在空蕩蕩的醫院走廊,我思考著該如何回去。迎面有一人走來,鼻子尖尖鬍子翹翹,手裡還拿根釣竿。我一定在電視上看過這個人。

「老伯,我想回去了。」我攔下他。他笑著點點頭:「把眼睛閉上。」我依言閉起眼睛,好想趕快離開這個是非不分、醫學專業扭曲的世界。「咚!」有東西在我後腦杓重重敲了一記。然後我昏了過去。

啊!我的職棒年鑑還沒拿呢! [完]

 


 


本文瀏覽人氣:


  • 您可能有興趣:

    惱人鼻塞
    救人要有醫師執照?!
    男性結紮的好處
    準分子雷射手術
    [串聯] 針眼關注_顯微篇
    helenna 發表於樂多回應(11)引用(0)抱歉•希波克拉底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工作/職場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48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674264

    回應文章

    這篇很好看耶



    | 檢舉 | Posted by 無忌 at February 3,2005 20:59

    寫的真好,可以考慮寫成一連串的故事,出本小說吧。
    | 檢舉 | Posted by 上班族投資理財 at February 3,2005 22:03

    故事主角應該要拿職棒年鑑的,這樣他大撈一筆之後就不必當醫生,也不用擔心所謂過去未來的事囉~~
    | 檢舉 | Posted by eurodin at February 3,2005 23:12

    >>dear 無忌哥哥,
    是很好笑...但讀後內心卻多了層深深的悲哀..很不舒服的感覺.或許是我的職業倦怠期到了吧?

    >>dear 上班族投資理財,
    歡迎新朋友喔!
    這篇不是我寫的,若是作者跟侯文詠一般..鐵定會賣座^^

    >>eurodin,
    相信你跟我一樣同樣會多點感觸吧..:(
    那本職棒年鑑真是天外一筆..戲劇效果倒有些噴飯說..化解一點無力感呢^^
    | 檢舉 | Posted by helenna at February 4,2005 00:19

    坦白說這篇文稿假如是出自於醫生的手..
    那真是件可悲的記敘...

    文中除了本位主義的傲慢跟崇尚現有制度的賣弄外..
    我沒看到有一絲人性的流露跟對於邱小妹事件的反省..
    其實整個醫界的爛瘡才初步要被揭露..
    沒有人懷疑醫生拯救生命的付出值得肯定..
    但是假如藉此就把醫生捧大到不能被質疑與監督..
    每個職業的被肯定來自於對自我職業道德的尊重與履行..
    醫生今天遭受最大的質疑真確的原因就是他們自己..

    太多的民眾想要問:
    醫生大人,你今天的執業對得起你的收入跟世俗眼光中所謂的醫德了嗎?
    | 檢舉 | Posted by Redeye at February 4,2005 03:05

    看了真的很難過
    "只有醫療是主因,其中家庭教育,動手打小孩致死的家長卻給模糊化去.沒人探討家暴兒暴問題"
    對對對,沒錯

    小妹妹死掉了
    新聞說,這位母親還要申請國賠
    天啊,這世界是怎麼了
    如果是我,我一定是自責死了
    還有臉要求國賠
    真是夠了
    | 檢舉 | Posted by 阿貞媽媽 at February 4,2005 12:57

    dear redeye,
    這就是我心中所謂深深的悲哀..人一旦膨脹自我本位.接踵而來的,是一連串拒絕批判與改革.權高也換了顆腦袋,而且是混腦袋,著實悲哀!
    以前觀念總以為:"年輕辛苦,年老總會熬成婆"..當經歷與年齡成正比在走時,資歷夠了,居於管理位置時,反而忘了設身處地去想年輕時曾走過的路,忘了所有的理想抱負與改革.一些技術本位出身的管理者,還能夠貫徹當初理念,是讓人尊敬..但,畢竟是少數.
    要贏得人家的尊重,請秉著良知做事

    >>dear 阿貞媽媽,
    若每個要國賠,國家早垮了...
    不知檢討自己讓小孩遭受兒暴問題,還有臉說是別人害死自己小孩...忝不知恥!
    | 檢舉 | Posted by helenna at February 4,2005 13:05

    過度的輿論造就出來的是違背常理的行為模式
    事情演變到媽媽要出來申請國賠
    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
    所以後來我都不願意再看那個新聞了
    所有人好像都忘掉事件的本質--這是一個不正常家庭下的悲劇
    搞到後來他們卻好像是悲劇下的主角
    是 醫生縱有不是 但是最要檢討的應該是這對父母親
    這真是一個不正常的社會 有著不正常的媒體 不正常心理的人
    每個麥克風下的主角好像最後都變成最佳受益人 真可悲
    | 檢舉 | Posted by catherine at February 6,2005 10:11

    >>dear catherine,
    我也質疑...家暴兒暴不遏止..就算這次醫生救回一條小命..難保下回不再遭受暴力相向...況且這小孩不是第一次新傷..還是舊痕累累呢..看見他父親剛開始還一副不在乎樣,認為平常就這樣小孩若是不乖就揍..我實在不懂她母親要求國賠有啥道理可言??
    | 檢舉 | Posted by helenna at February 6,2005 19:46

    剛剛在網路上看到的內容...

    希波克拉底誓詞

    余謹在醫神阿波羅、阿斯克勒庇俄斯、健康女神、海革亞醫療之神帕那凱耶以及諸天神之前立誓,願以全部能力和判力遵守此誓言:

    對待業師像對待自己的父母一樣,與其一起生活,他若需錢,與他共享,視他的予嗣如我的兄,如果他們需要,我願完全義務教導他們醫術。對於本人的兒女、老師的兒女以及依醫師規律立誓與契約的徒弟,我將盡力傳授醫師的知識、箴言和信條,但不傳授給其他人。

    我願意竭盡一己的能力和判斷來治療病患,並防止他們受到傷害與不公平的待遇。

    我將不受任何人的請託而供應或建議使用毒藥,也不為人墮胎。我將保衛我的生命和技藝使之純潔而神聖。

    不論訪視任何人家,我將為病人利益著想。不管他們是否奴隸,我將避免所有的蓄意不公、惡行、以及尤其是性關係的發生。

    我絕不洩露經由治療或其他途徑所獲得的他人隱私,對傳出去將混淆視聽之事應藏在己心。

    如果本人堅守誓言,願我在眾人中為我的生命和技藝獲得永遠的榮耀﹔但假如我背棄誓約,願相反的報應臨在我身上。

    我猜每位醫師執業前都會宣示這誓詞才對(像小護士背南丁格爾的誓詞一般),就這次事件來看牽涉進來的相關醫師們,只希望他們能參考看看就好了....
    | 檢舉 | Posted by Redeye at February 12,2005 07:05

    dear redeye學長,
    讀完"希波克拉底誓詞"..有種莫名難過..是因為做不到才會覺得難過嗎?
    | 檢舉 | Posted by helenna at February 12,2005 1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