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1日 15:48

613集-治水,順水而已!


面對極端氣候下的瞬間豪大雨,除了疏濬、挖滯洪池之外,我們是否只能聽天由命?去年道將圳文化學會理事長楊清樑和嘉義縣太保市魚寮社區合作,推出以洪氾平原為概念所打造的「林下經濟」,友善水環境的示範區,藉此來減洪蓄洪,歷經823大水考驗後是否可行?一樣是滯水防洪,為什麼楊清樑會說挖滯洪池是浪費國家資源?那什麼才是正本清源的做法呢?
羊群在樹林奔跑,小羊兒跪在草地上大口喝著奶。這是去年嘉義縣太保市魚寮社區和道將圳文化學會,張燈結綵的邀請各地朋友,來看他們以洪泛平原為概念所打造的「林下經濟」,友善水環境的示範區,希望藉此落實逕流分攤,出流管治。

[魚寮保安文化協會 理事長
鐘柏州]
像我們港底這一邊,它的旁邊是那個,我們的平地造林,那麼這個地方原來以前是我們的流水的水域,流水的區域這樣子,所以說它是,算是洪氾平原區,那雨季來的時候,這個是應該是,給水用的地方啦。

[道將圳文化學會 理事長
楊清樑]
這個地方它就叫,等於講新埤大排,新埤大排水系的這條港底大排,那這條港底大排它是接到嘉義市,也就是接嘉義市的垂楊路中央大排。實際的效益,可以減緩了在末端去做,再多再多的滯洪池,因為我們一直質疑說,你挖很多滯洪池只是下猛藥,但挖了以後,犧牲了那麼多土地,然後徵收了,浪費這麼多錢,農民從此沒有土地所有權,但是那個滯洪池挖了以後,其他效應呢?很少。

[照片提供 鐘柏州]
歷經823大水之後,這個地處64縣道和63縣道包圍的低地,僅3公頃的示範區,是否發揮了滯水防洪的功能?

[魚寮保安文化協會 理事長
鐘柏州]
(22號)下午的4點多開始下雨,那就是一直持續一直下都沒有停,64號(縣道)這邊,它的那個水位,是差不多我們一個車子的一個輪胎的高度這樣子,(23號)早上9點多的時候,那這邊的水就已經退掉,就可以,車輛就可以通行了這樣子。63號(縣道)這一邊,因為它地勢比較低,所以說那它的水位是差不多到晚上,所以說,它的水位是差不多到晚上,深夜左右它才退掉,第2天,我們的鵝就下去那邊,去那邊吃草,去那邊游水了,那麼,那一天我們是等到下午的時候,我們才把我們的羊放出來。

從小在這裡長大的阿州說,這次大水是歷年來淹得最高,卻也是退得最快的一次。而一樣是蓄水滯洪,五河局在新埤排水下游,勞工住宅後方,挖了寬約1公頃,深約2公尺,蓄水量約12個標準游泳池水量的滯洪池,效果大不同。這次823大水,這裡水淹1.6米,歷經2天才退。

[道將圳文化學會 理事長
楊清樑]
事實上在那邊是,在100年前,那個地方是一個大陂塘,是後來把它填好了,蓋勞工住宅,陂塘本來就是整條水系的最末端的滯洪池,你把它填起來占它的地方,所以它這一次,它(洪水)回來要了。

[九芎埤生態保育協會 總幹事
曾松峯]
這個很低漥,我說這簡直就是一個水庫嘛,你再怎麼抽都抽不完,另外一個,你看一看,整個河堤裡面沒有看到一個那個洩洪孔,單向的洩洪孔都沒有嘛,所以當這個水位下降的時候,裡面的水還是出不來。

楊清樑表示,填了陂塘蓋住宅,與河爭地之後,再來挖人工滯洪池根本是提籃打水,多此一舉。他指著在勞工住宅上游處的台糖土地說,如果能在這裡複製港底林下經濟的模式,就可以緩減新埤大排的「水壓」。

[道將圳文化學會 理事長
楊清樑]
可能在這裡不用去挖滯洪池,這裡不用花什麼錢,那裡要花大錢,再來效益沒解決啊,這邊一樣淹啊,這裡如果分攤開來,它就不用淹水,不用去挖滯洪池,不用去為了一年3、5天的淹水,土地就都挖掉成坑洞。

今年6月,楊清樑說服嘉義縣政府和五河局一起合作,恢復百年前黃厝港中排的灌排功能,來改善新埤排水的溢淹問題。

[道將圳文化學會 理事長
楊清樑]
這個舊河道直接是從(水上)機場過嘉義市,嘉義那邊過來的,那因為台糖徵收了土地以後,那早期還是靠這個灌溉,那後來有做深井,深井,啊所以就,灌溉就不用到這一條,久而久之近百年,就是埋在土裡,都沒有用,所以就去說服縣政府,跟五河局幫忙,協助做個實驗啦,那邊實驗擴大,底下做整條1.7公里,把這個整個恢復狀態,原來的狀態,它這裡就可以留下太多的水。

如果實驗成功,再擴大到上游的加走埤和新埤大排沿線,楊清樑樂觀推估,不但可以解決勞工住宅的淹水問題,沿線各地的積水,也不會一下子就灌到排水道,可以緩減排水的壓力。

[嘉義縣水利處 處長
林谷樺]
因為我現在發現,要做大面積的滯洪池,確實在土地取得上面,確實遭遇到很大的困難,包括我們的行政程序,可能一做就要做3、5年以上,那變得緩不濟急了,如果這方面可以來,楊理事長這個理念可以來,繼續來推的話我倒是覺得很可行。

對楊清樑的林下經濟概念,縣府相當認同,修正過去護岸排水為先的思維,改成先做滯洪池,先蓄水再排水,這樣大水就不會一下子從排水道溢淹出來。

[嘉義縣水利處 處長
林谷樺]
這種雨實在太極端了,我就算把護岸優先做,它還是會淹,所以我希望說,先有土地,來保留這些水,先把這些水存起來,不讓它溢淹出來,所以去年就跟署裡提出來5個滯洪池,義竹2個,荷苞嶼1個,然後溪墘排水系統有2個,總共有5個出來,優先來施作,但是,5個都卡到台糖的用地,都卡住了,不然如果這一次,它去年8月,那時候有同意我們開始做,先讓我們先同意先挖的話,讓這一次可以發揮很大的效果,它總共有37萬噸的水吔。

可以儲存37萬噸的水啊,這次的東石淹水就不會這麼嚴重了,水利處長林谷樺相當扼腕地說,但是因為台糖土地取得不易,只得先改弦易轍。

[嘉義縣水利處 處長
林谷樺]
這是水利署署長他最近提出來的觀念,像有些農民他種水稻,然後一年可能,評估起來可能一年4、50萬吧,那也許我可以,請你把你的土地降挖一米,你還是可以去耕作,但是,大雨來的時候,你這面積可以變成一個蓄淹區,一塊是很小,但是很多很多塊,那集合起來的面積就很大,它就可以蓄很多很多洪水了。我跟你承租,這些錢事實上,比起我們做,去徵收很大的土地來做滯洪池,變成說,公私合作,一個比較兩全其美的方式。

治水,環環相扣,沒有一個單位可以卸責,只要有一個環節卡關,直接危及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823之後,接連又來了幾個秋颱,民眾又得開始緊繃神經,楊清樑說,要緩解水患帶來的災害,就不能再沿用過去人定勝天的「治」水觀念,而是要「順」水而行,創造友善的水文環境,與水和平共處。

採訪/撰稿 邱月華
攝影/剪輯 陳靖維

  • 您可能有興趣:

    601集-新屋巢農
    hakkaweekly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573-625集(2018年)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90 │標籤:,災害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4964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