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9日 16:00

588集-文武雙館聯營


4月1日,新竹北埔的「文武雙館」聯營正式營運,頗受關注。文武雙館是指金廣福公館和忠恕堂,金廣福公館是北埔歷代墾戶的辦公室,昔日武裝拓墾的重鎮;忠恕堂則是北埔秀才曾學熙的故居,兩座老建築皆整修多年。金廣福公館所有人代表姜博文和文史工作者古武南,籌備了半年,共同營造一個具歷史感的觀光亮點。這次開館,對外讓許多喜愛老建築的遊客得以入內參觀,對內也有家族對保存地方文化使命的傳承交棒意味。最特殊的是,晚上他們還在古蹟的禾埕「開趴」,營造更自由的空間,吸引更多年輕族群願意走入古蹟。
假日,北埔老街湧入大批的觀光客,打破老聚落的沉寂。

[金廣福、忠恕堂 兩館總督
姜博文]
我們北埔本身為什麼不能把它營造成一個,那種有氣氛、而且它是一個有歷史感,一個很優質的一個,可以讓你來,來這邊,旅遊,或者是你來做一個那種,歷史,歷史的探尋。

[文史工作者
古武南]
北埔太亂了,我們,就像我們,我們真正的北埔人要有這個,要有日本人說的,台灣人靠補助款日本人靠使命感,我想我們應該也要拿使命感出來。

其實在北埔這個小小的客家聚落裡,有金廣福、北埔洋樓、慈天宮、忠恕堂4個古蹟,而這些私人的豪宅大院,經常是大門深鎖,一般人難以一窺究竟。

[文史工作者
古武南]
從我做古蹟解說,和導覽員這麼久的時間裡,發覺,這個古蹟,太,太硬,沒有辦法讓人家在裡面會覺得,可以過有趣的生活。

舊時梳妝台、茶具依舊陳設整齊,老照片裡的人物,面容依然清晰、木屐整齊的排在門邊,彷彿主人家不曾走遠,從事文史工作已經有20多年的古武南刻意打造茶室空間,他說,忠恕堂是啟發他空間美感的地方。

[文史工作者
古武南]
這個忠恕堂是北埔曾屋,和我比較有,有這個血緣的關聯性,因為曾祖母是從那裡嫁到我家來的,那裡是我曾祖母的家。我可以在那裡跳舞唱歌,雖然我的腳不方便,我跳舞唱歌我曾舅媽和我曾舅公會拿糖果給我吃,說不定我今天會,會弄這些有的沒的,弄得大家覺得很有趣,說不定我小時候受到我曾祖母、曾舅媽和我曾舅公,他們對我的肯定和鼓勵。

興建於1922年的忠恕堂,是秀才曾學熙的故居,因為曾祖母是秀才的孫女,古武南有莫名的優越感。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就沒有進去過了,直到兒子的一句話,他才驚覺,曾祖母家的大院落,傾倒成了危樓了。

[文史工作者
古武南]
有一天我和我兒子在秀巒山逛街的時候,去到這間房子,我兒子就問我,爸爸每間房子我都進去過了,這間房子怎麼不能進去,我說,怎麼不能進去,我每天都進去,他說有本事現在帶我進去,我才想到,啊!對,這間房子是我曾祖母的家。

這份遺憾,一直到金廣福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吳東昇買下忠恕堂,將它整修完成,2年前委託他代管之後,他才有機會帶著兒子回到曾祖母的家。

[文史工作者
古武南]
我差不多20多年前,出了一份叫做社區報,就和(吳東昇)他認識,認識之後他就,對這些地方的事情就很有興趣,他先整修洋樓,洋樓還給姜家的後代之後,他又把這個忠恕堂曾屋買下來,變成說,買下來之後他希望能夠活化,就找到我。

[忠恕堂 堂長
古 二]
這間房子差不多要整修好的時候,地板還在用模具灌水泥,那時我才進來,那是我第一次進來這樣,差不多國小五、六年級,比較大一點了,我我才(會問),那間房子是什麼會問我爸爸說,我曾祖母到底是誰?我聽了覺得還滿開心的,曾祖母是秀才的孫女,我想 呦,我身上也流著秀才的血,我覺得有一種優越感,會覺得很爽,你懂嗎。

[金廣福、忠恕堂 兩館總督
姜博文]
這裡是金廣福的大廳,正廳,正廳以前是,過去墾首,墾首在這裡辦公的地方,在這裡有看到三張畫像,第一代的姜秀鑾,第二代的姜殿邦,第三代的姜榮華,這全部都是姜家的老祖先,到我就第八代了,(所以這裡就是以前辦公的地方),對,以前辦公的地方,他的辦公室。

[新竹縣政府 祕書長
蔡榮光]
金廣福,那個金是代表官方吉祥的意思,廣是代表廣東,廣東是客家人為主,福是福建,是閩南人為主,閩客呢,在台灣的開墾史上,通常是衝突的,有矛盾的,但是在北埔呢,卻是合作開發的,所以這一點是對族群融合,或是對我們所謂的族群和解來講是非常象徵意義,所以被定位為國家一級古蹟。

創建於道光14年的金廣福,是北埔歷代墾首的辦公室,但是對姜博文來說,卻是和阿公姜重枏討糖吃,有許多甜蜜回憶的地方。

[金廣福、忠恕堂 兩館總督
姜博文]
以前我阿公很有趣,老人家有鬍鬚,抱你的時候他的下巴,有鬍鬚會在你的臉上搓來搓去,很有趣,回來他,回來這裡有很多糖果可吃,爺爺經常會,到處,這裡放點糖果,那裡放點糖果,對,所以每次回來找阿公就有糖果可吃。

後來,金廣福部分改建成了日式住宅,舊時的倉庫成了姜博文和妹妹的房間。

[金廣福、忠恕堂 兩館總督
姜博文]
我記得小時候的房間就在,以前睡過的床,不過不是這張了,那有一張小床,書桌在窗邊,這還有幾張的沙發椅,電視,(所以你房間裡就有電視),對,小時候的那種黑白電視,大同的黑白電視放在這。

2001年又整修回原始的樣貌,保存完整穿瓦衫牆,見證了當時用來防潮的歷史遺跡。

[金廣福、忠恕堂 兩館總督
姜博文]
原始的那種狀況可能會不太一樣,當然跟我小時候看到的跟現在看到的又不一樣,那個時代變動,其實,房子其實也一直在變。最後到了2001年之後,這裡因為,地震之後,有整修,整修,它就,又把它整修回原來清朝時代的樣子。

家,雖然是有百來年以上歷史的一級古蹟,但在姜博文的印象中,家裡的大門白天始終是敞開的。

[金廣福、忠恕堂 兩館總督
姜博文]
那時候大門,只有晚上睡覺才有關起來,白天都是打開的,禾埕其實是開放的,所有的隔壁鄰居,其實外地人他也進得來,就是民國80年代以後,那時慢慢地這裡的遊客越來越多,有的地方可能會,會有人,有被人破壞,東西又不見,所以最後,這兩邊的大門就全部關起來了。

因為有身為大人物後代的優越感和讓地方更好的責任感,2017年下半年,古武南和姜博文,開始「預謀」,要如何打開金廣福和忠恕堂大門。

[文史工作者
古武南]
我有一個畫面啦,我想說,我曾祖母牽著我進去,現在我牽著我的孩子進去,我們有能力帶領別人啊,對吧,不一定牽成客家人,不一定鄰居,牽成竹東人台北人。

[金廣福、忠恕堂 兩館總督
姜博文]
其實我是多少有點,有點偷跑啦,對,偷跑,(有一種先斬後奏),先斬後奏,對,那當然金廣福的所有權人不只我一個,我之外還有兩個叔叔,就是說,邁開的腳步會稍微,小一點,小步伐走,那,但是後來因為覺得說,這個開放對,整個北埔的整體發展可能會比較有,有比較大的幫助。

4月1日,金廣福、忠恕堂雙館聯營開館典禮,在北埔國小合唱團的歌聲中,正式的對外開放,對此客委會主委李永得有期待也有隱憂。

[客委會 主委
李永得]
我們台三線,裡面充滿著古蹟,包括我們金廣福,我們忠恕堂,還有姜阿新洋樓,還有很多很多民間的伙房,像新埔很多祠,都是非常珍貴的我們客家的文化資產,那我們也花錢,花很多在,在整修。

主委語重心長的期待結合民間社團的力量,創造多贏。

[客委會 主委
李永得]
當政府有心,但是沒有人會經營,這個包括縣府也沒有能力去經營,因為公部門絕對沒有辦法經營這個東西,一定要在地的社區,在地的人,才有這個,這個能力,去經營管理這些東西,所以我非常感謝,古武南,他們這個挺身而出。

姜阿新洋樓基金會董事長楊錫斌,也希望繼金廣福和忠恕堂開放之後,繼續串起北埔其他的古蹟,形成一條完整的古蹟軸線。

[姜阿新洋樓基金會 董事長
吳錫斌]
這兩個古蹟,因為它門面小一點,然後呢,所以它需要,比方說客家電視台,或是媒體來推廣,那要媒體推廣的時候,我們自己本身,古蹟面或是點也要夠多,那這樣的話,就是衝擊力就很大,那目前就是來訪的客人,就是一週下來就是算百而已,我希望將來有千,那拓廣到全省。

雙館聯營除了是對外的開放觀光,其實也有對內傳承的用意。

[忠恕堂 堂主
古 二]
我幼稚園、國小那時候,我爸爸會一直逼我,你要跟我一起去哪些古蹟,你要給我學茶,學有的沒的,那時候我就覺得很不甘願,因為什麼因為別的同學都不會這樣,我自己,我就覺得我自己很怪,很奇怪搞些有的沒的,對我也沒幫助,有時候還會跟我爸爸吵架。

古二是古武南的小兒子,直到國中才瞭解爸爸不想讓故鄉文化沒落的苦心,在這次忠恕堂開館活動中的「秀才美學堂」的展覽中,他全程參與佈置,也扛起忠恕堂堂主的責任。

[忠恕堂 堂主
古 二]
有些其實,他會擺一些太深的東西,因為這是他自己腦子裡的東西,那是他的自己頭腦,不是大家的頭腦,所以有些人他會看不懂,我就會站在來看展覽的觀光客,其他的外人的角度來看,這個展覽。

這次的策展,古武南把它定義為「當代」,因此裡面有老唱片、出版品,也把臉書的概念放進來。

[忠恕堂 堂主
古 二]
老人家沒有臉書,你知道,其實北埔人進來參觀不用錢,所以我爸爸開始想,唉唷,不然這裡就讓老人家作為一個,尋找回憶,尋找初衷的地方。像那一天就有一個老人家進來,我不知道為什麼,她就在這張相片前面站很久,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會問她,你在這張相片前面站這麼久,你在看什麼? 之後她就說,沒有啦,這是我,這是我哥哥,是啊,這是她哥,她說他哥哥大概10年前就過世了,她家裡也沒有他哥哥的相片,她就可以到這裡,才看得到他哥哥當時的相片這樣。

入夜了,忠恕堂裡,低音喇叭咚咚咚的低吼著熱門舞曲,吸引老伯母好奇的在牆外觀看,舞池裡有老有少也有外國人,這此北埔古蹟活化就是希望「老酒也能添新酒」有更大的包容性。

[北埔鄉 鄉民
范揚田]
你要讓這些的年輕人走進我們的文化的話,歷史古蹟裡面,你就要有些讓他們有些參與,來參與這些的活動,而這是一個引子,還有它是一個開始,他漸漸會瞭解說,這是一個生活的一個部分,它並不是代表全部,因為透過這樣的活動,會讓這些年輕人會瞭解,這的環境、文化、空間和人的關係,就會產生不一樣的變化。

古蹟並不是老東西,或是束之高閣的老東西,它是當時人們生活的空間,裡面有許多的故事。藉由這次的「雙館聯營」,便是希望營造一個大家願意走進古蹟的環境,也唯有透過人們的親近和了解,古蹟才能再顯風華。

採訪/撰稿 邱月華
攝影/剪輯 戴志明

  • 您可能有興趣:

    573集-九降風吹烏魚子
    hakkaweekly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573-625集(2018年)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55 │標籤:觀光,文化資產,社造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15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