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日 15:55

144集-不種柳丁種咖啡



自從2003年,雲林縣古坑鄉舉辦了一場「台灣咖啡節」後,成功的炒熱了「台灣咖啡」的熱潮,也帶動台灣咖啡產業發展。而事實上,在清代,台灣就開始種植咖啡了,日治時代,日本政府更在雲林縣古坑鄉的荷苞山,種植80公頃的咖啡,荷苞山更被稱做是「咖啡山」。期間雖然因為日軍戰敗、台美斷交等原因,台灣咖啡曾沒落了三、四十年,不過,近幾年,因為古坑的另一項重要經濟作物柳丁,價格慘跌,部分柳丁農也開始轉型朝觀光果園的方向來經營,或是轉種咖啡,從栽種、烘焙、包裝、行銷等,全都自己包辦。
珍珠般的水滴輕滑過葉面,經過一陣大雨的洗禮,咖啡樹顯得更加的嫩綠了。

<這在摘芽,這個咖啡枝芽,像這個新長出來的要摘掉,它養分才會跑到咖啡豆裡面去。>

一串串綠色咖啡豆,掛滿枝椏,不用一個月,等到顏色轉紅後就可以採收了。雲林古坑目前咖啡種植面積約有120公頃,產量占全台約三分之一,被稱做是「台灣咖啡的故鄉」。雖然台灣咖啡是這幾年才開始受到大家注意,不過台灣咖啡可是從清朝就開始種植了,當時是由一位英國茶商所引進。但真正大量種植,則要從日治時代說起。

<看得出來欸,這都是日本時代種的,(怎麼看),你沒看到這裡一棵、那裡一棵,那裡又一棵,你看那裡一棵,像是灑的一樣,(都是喔)對呀 都是啊。>

來到古坑荷苞山,沿途隨處可見許多老咖啡樹隱身其中。

[古坑咖啡農
劉漢朝]
(在日治時代種多少),種八十多甲,(八十多甲喔)恩,(那有多少人在這裡工作),工作的很多喔,他就到處叫工人來, 施肥的施肥啦,剪枝的剪枝啦,噴藥的噴藥,(大家有分工)對呀 有分工這樣,你沒看這下面,你看這下面的咖啡苗到處都是,你沒看,這都是咖啡苗。

當初劉漢朝的父親,就是受雇於日本人在山上種咖啡。荷苞山海拔三百公尺,屬於沙質土壤,排水性好,加上位於亞熱帶地區,氣候相當適合咖啡的生長,因此當初日本人,在這裡種滿了咖啡樹,當地人都稱荷苞山是「咖啡山」。

[古坑咖啡農
劉漢朝]
這種的就是阿拉比卡,這種阿拉比卡的,是所有的咖啡裡面就是這種的最好喝,就是這種的,還有這種的,這種就是賴比瑞亞,賴比瑞亞的喝起來比較沒有,它(咖啡因)比較重,咖啡就比較重,所以我們也很少喝這種東西,(那這邊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大葉的賴比瑞亞),它這個是因為它原本就是種在經濟農場,很大棵,那松鼠會吃,吃了之後牠就到處去排放糞便,排放到這就在長在這,排放到那裡就在長到那,現在這整座山都有。

咖啡在當時是相當高檔的作物,收成後全都運回日本,供天皇和貴族享用,依一般台灣人的經濟條件,根本喝不起。光復後,變成美國人來採收,但台美斷交後,咖啡就沒有人要了。

[古坑咖啡農
劉漢朝]
(台美)斷交後就沒有了,咖啡就沒有人買了,就整個放著讓它荒廢,插竹子的插竹子,要種什麼的人就種什麼都沒有管它,所以這裡這(咖啡)樹都是日本時代留到現在的。

咖啡失去經濟價值,荒廢了三、四十年,也因此,這裡還看得到一些相當大棵的咖啡樹。

劉漢朝家族,是從苗栗二次移民到雲林的客家人,和劉家一樣,從桃竹苗二次移民來這的客家人,大約有二、三十戶,除了咖啡外,大多是種竹筍和柳丁唯生。

[古坑咖啡農
黃松錦]
什麼都種,竹筍、柳丁都有,(全都有種)有呀 文旦也有種啊,(種多廣),那時候種很多喔,種好幾甲地,(一甲多地嗎)現在沒有了,(現在沒有了),都台北賣啊,拿到台北賣。

[古坑竹筍農
曾四妹]
(種竹子的利潤好嗎),(利潤好嗎),不怎麼好,我來這裡很久了,不是有錢人,做得很累,住在這裡都沒有什麼,我從溪州搬過來,搬來這裡什麼東西都沒有這樣子,都是做工賺生活費。

<(要剝掉這麼多)對呀 這個比較嫩的比較好。俐落的剝去筍殼,36歲的余旭徵,家族從新竹橫山搬來,從阿公那一代就開始種竹筍,至今也已經四、五十年了。>

[古坑竹筍農
余旭徵]
白白的,比較白的,短短的就是炊筍煮湯用的,長的就做筍乾。(就這兩種)對,還有這麼長的那就桶筍,(更長的那種)對,(那怎麼吃),桶筍就交給工廠(加工),交給工廠做。(竹筍的價錢好嗎),不怎麼好,(不怎麼好)嗯,(怎麼說),那個錢不多,賣不了什麼錢。

竹筍價錢不好,柳丁的價格,這幾年更是慘不忍睹。

依農糧署的統計資料,柳丁產地農場價格,==cg==自有統計資料以來,民國70年每公斤14.5元,後來一直起起伏伏,到民國85年,曾經創下歷史高價每公斤30.71元,不過這之後,除了88年的29.13元之外,柳丁價格就一路下跌,到97年更只剩下每公斤10.72元,歷史新低價。==out==

古坑不僅是「台灣咖啡的故鄉」,也被稱為「橙之鄉」,柳丁栽種面積有2000公頃以上,產量全國第一,超過四成以上,不過古坑的柳丁農,每到收成的季節卻都開心不起來。這幾年更紛紛將種了幾十年的柳丁樹鋸掉。

[古坑農民
黃松錦]
(為什麼要鋸掉),便宜啊,2丶3元而已,一斤才2、3元而已要幹嘛,(那一開始種的時候利潤好嗎),有16元啦,12元,8、9元(一斤)都有賣過。

[古坑農民
劉漢朝]
面積差不多約有二、三甲,(最多的時候二、三甲),對啊 最多的時候兩三甲,(現在剩多少),現在剩一甲多(種柳丁),(一甲地左右),(就因為價錢不好)對呀 價錢不好啊,這樣做划不來啊,你做一做、賣一賣都肥料錢都不夠,還有藥錢、工錢都沒有。

一顆顆柳丁高掛樹上,今年想必又是大豐收的一年。不過種越多卻是賠得越多。

[古坑農民
劉漢朝]
政府有的補助,一公頃說補助15萬,就叫人(柳丁)全都砍掉,一公頃補助15萬,所以我們這裡雲林縣的砍掉的(柳丁),砍了將近七、八百甲了。很多,不過種是種很多喔,幾千甲喔,光是雲林縣。

但柳丁滯銷的問題,每年同樣上演,於是有些人開始尋求轉型,劉漢朝早在八年前,古坑咖啡還沒打出名聲時,就開始轉種咖啡,重現父親日本時代的技術,一、二甲的地,有1800棵台灣咖啡。不過就在前幾年,古坑咖啡發展起來後,山上的咖啡樹卻幾乎都被盜採光了。

[古坑農民
劉漢朝]
(很多都被人挖走了),被人挖走的多了我跟你說,十分差不多被人偷挖走八分去了,剩二分而已,因為就是當時華山那裡咖啡很受歡迎,人家就一直挖一直挖,我也不知道人家挖得這麼厲害,我的是拔小的秧苗回去自己育苗就自己種,種種種,不知道整座山的(咖啡樹)都給人挖光光。那一棵(咖啡樹) 可以賣幾千元欸,那大棵的,有的人賣二、三千元。

連咖啡樹都被盜採,商機不言可喻。台灣咖啡熱潮被帶動起來後,現在根本供不應求。

<這是我們自己家裡面自產自銷的咖啡,我們就是知道真的呵,我們就是聽人說所以特地跑過來的,來到這裡,你就喝不到其他國家的,很多客人說,我們咖啡廳裡面怎麼只賣一種豆子,一個咖啡廳只賣一種豆子,我說我們家種了一千八百棵,我不賣自己的我還要推銷國外的喔。>

[咖啡業者
劉易騰]
全台灣大概有,三百多公頃到四百公頃的咖啡種植面積,那以台灣,以國人在喝咖啡的量,一天就可以足以喝掉,全台灣所有一年的產量,所以說以這個市場我覺得它非常的大,只是很多人喝不到真正的台灣咖啡。

<這個水不可以太大,要越小越好,為什麼要越小越好你知道嗎,因為如果你很大力的沖下去,水大力的沖下去,咖啡粉就會浮起來這樣就萃取不均勻。>

劉易騰是劉漢朝的兒子,原本在外地經商,一年半前決定回到家鄉,幫父親打理咖啡園區。

[咖啡業者
劉易騰]
咖啡的經濟價值,跟國人,國人現在喝咖啡的習慣慢慢在增加,所以我們覺得說,是不是可以轉型,由柳丁把它轉型到咖啡這一部分。

事實上,他們還保留部分柳丁園,轉型為觀光果園,而咖啡的部分,則是結合咖啡園和咖啡廳,再加上咖啡山的歷史導覽解說,讓遊客來到這裡,不只能喝到真正的台灣咖啡,也能更進一步的了解台灣咖啡的歷史。

[咖啡業者
劉易騰]
大概在二、三年前,有爆發一些假咖啡事件,所謂的假咖啡就是說遊客來到我們古坑,去買到的咖啡居然是國外的,國外的混合豆,那所以我覺得說,這讓我們咖啡農有一個很好的機會,是不是說在咖啡,我們實際家裡面,目前就是有種植1800棵的咖啡樹。

危機也是轉機,現在他們不僅自己生產,連烘焙、包裝、行銷,全部自己搞定。

[咖啡業者
劉易騰]
之前咖啡,它完全大部分都是賣生豆,一公斤可以賣到一百元,那到這兩年來,一公斤大概降下來剩下五十元。烘乾的咖啡豆,外面也是有人在收購,但是那個單價比較低,單價比較低,你算報酬率的話就是不敷成本,所以大致上,我們目前的咖啡都是自產自銷,當然我們做成成品,把它做成濾泡包或者咖啡烘焙好之後,它的利潤就會浮現出來。

從賣生豆,到現在的自產自銷,利潤提高了兩成到兩成半,看到轉型契機,許多柳丁農、竹筍農也想跟著轉型,但是年紀大了,心有餘力不足,難免卻步。而台灣咖啡因為工資成本高,價格一直居高不下,不過口感香醇、溫順,還是有不少知音,只待發揮潛力、打響品牌,走出自己的路。

採訪/撰稿 林秋伶
攝影/剪輯 洪炎山

  • hakkaweekly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105-156集(2009年)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4 │累計人次:939 │標籤:農村,農業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0168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