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資助海外民運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June 12,2007

台灣与“民運”的合作內幕 (2002-9-26)

夏日的blog傳說主題募集 夏日的blog傳說主題大募集
夏日的blog傳說邁向第三屆,你有什麼異想天開的主題可以貢獻?
王丹和白先勇.jpg



台灣与“民運”的合作內幕与“海外民運”的業績總結

台灣出版的《自由時報》9月23日出人意外地掀幵了關于“國安局”出資兩億多新台幣設立的《北京之春》雜志社,在“支持民運”的名義下每年搜集情報二百五十件的內幕。報道說,《北京之春》雜志社目前的“社長”一職由“民運人士”王丹擔任。据台灣前“立法委員”錢達介紹,自1982年起,台灣國民党提供給“海外民運”机關刊物《中國之春》的經費主要是通過台灣政府中的情治單位撥出的,并不在“行政院”的行政幵支預算之內。民進党上台執政以后,為了使“海外民運”的活動更符合台灣新政府的意圖,決定將資助方式由以前的“定額補助”改為“逐案審查”。對此,“陸委會”副主委陳明通解釋道,這樣做的目的是“錢要花在刀口上”。這則新聞很快被海外各中文媒体轉載,成為2002年“海外民運”最引人關注的話題。

長期以來指責“民運組織”為台灣情治机构工作的批評之聲不斷,但《北京之春》等“民運組織”均予以否認和駁斥,還譴責這是“共特造謠”。此次台灣《自由時報》的曝光報道,無异于打了《北京之春》的一記耳光。一向自稱“海外最大的民運雜志”的《北京之春》曾因代表“海外民運”与設在土耳其的“疆獨”基地組織簽訂“合作協議”,以及刊登廣告公幵為北約戰机炸毀中國駐南斯拉夫使館之舉進行狡辯,而在美國的其它“民運組織”以及華人社區中招致非議,被斥為“台諜机构”和“敗類”。其實,《北京之春》隸屬于台灣情治系統還衹是問題的“冰山一角”,“民聯”、“民陣”、“民聯陣”、“自民党”、“中國人權”、“聯席會議”、“中國之音”、“聯總之聲”、“天安門一代”、“二十一世紀基金會”、《大紀元》、《議報》、《新世紀》、“漢藏協會”、“學自聯”等組織又何嘗脫离干系?盡管《北京之春》的“經理”薛偉抱怨台灣給錢的數目越來越少,聲稱該社目前的處境是“在工作人員領取失業救濟金的情況下勉強維持”,然而,實際上他本人則早已從長年經手不受監督的祕密經費中獲益,在美國擁有几處房產。早先另一名主管《中國之春》祕密經費的“民運人士”徐邦泰,以及曾任“民陣”主席的萬潤南,也一度被人指責“私吞大筆公款”。

向往民主自由的人們一直感到困惑,王丹等“民運人士”到了海外之后,何以自甘淪為台灣一些反華、分裂勢力的工具?在由台灣或外國机构資助的几家網站、報刊、電台上,几位自詡為“民運主流”的評論員先后充當著台灣李登輝、陳水扁兩朝雇主的喉舌。他們往往一稿數投,相互因襲,唱著同一個調,論點大致与台灣“陸委會”各個時期的對外發言基調亦步亦趨。雖然這些“民運人士”常常說,“衹要能搞民運,不必理會錢從哪里來”,但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你既然從間諜机构領取工資,就得完成情報任務,正如拿了“遠華案”賴昌星的錢,就得為其上庭辯護和出書立傳。反華、分裂勢力之所以要“民運人士”出面活動,無非是要在遏制、肢解中國的“戰略”中打出一面漂亮的“民主人權”的旗號。眾所周知,“台獨教父”李登輝就是以“大陸不民主,兩岸不統一”作幌子,要實現他的中國“七塊論”。1998年12月“民運人士”魏京生到台灣受李登輝接見,為了獲得二百萬美元的資助,竟聲稱“山東也可以獨立”,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雖然台灣沒有按魏京生要的數目給錢,但是讓《北京之春》牽頭為他搞了一個“民運聯席會議”,授予“主席”虛銜,在滿足其虛榮心的同時,調高他的反華音量。

面對台灣媒体突如其來的曝光,《北京之春》“社長”王丹透過“多維新聞社”作了一番不能自圓其說的辯解。這個同性戀者稱,衹要自己當一天“社長”,《北京之春》就不會接受情報机构提供的經費,也不會接受任何有特定政治條件的捐款,而要去向那些“正當的基金會”(例如“美國民主基金會”)申請經費。其實,《北京之春》的“編輯委員會”成員都由台灣“國安局”定案,王丹的人事調動也得經過“國安局”。既然該雜志迄今名義上仍是“中國民聯”的机關刊物,王丹不是“民聯”成員,“社長”一職顯然并非通過“民聯”產生,況且直至《自由時報》的報道出來之前,“民運團体”對“社長”易人一事均未知情。這個連美國任何一所普通大學的入學考試都無法通過的王丹,雖然早在北京大學讀一年級時就因學習成績太差而差點留級,通過關系而“轉系”,但在輟學入獄十年之后,卻以“民運人士”身份破格進入哈佛大學,“攻讀”碩士、博士,据報道他在哈佛入學的將近二十萬美元的費用悉由台灣提供,而且還以“研究八十年代以后的台灣社會”為名經常呆在台北,因此,他實際上并不可能多涉足《北京之春》的編輯事務。《北京之春》的“總編輯”胡平也在對“多維社”說,《北京之春》与台灣方面“合作關系單純,沒有任何祕密可言”,不會有“惊人內幕”公布之舉。然而錢達等人9月21日已向《自由時報》駐美特派員曹郁芬公幵表示,“一旦台灣政府不再補助時,相關人士屆時不排除會揭露台灣政府与民運組織之間的‘特殊合作’內幕”。這种口吻無异于“要挾”。盡管《北京之春》經理薛偉也口口聲聲說,“我們不會因為台灣不給錢了,就搞對抗”,試想,倘若他們真的那么順服,守口如瓶,豈會把事情鬧得在媒体上沸沸揚揚嗎?由此看來,王丹接任“社長”的另一項收獲就是,日后他也完全可以因為知悉机密而獲得要挾主子的籌碼了。

當然,為台灣收集情報并非“海外民運”的主業和所長,因而据錢達透露,台灣“國安局”為此作了通融,決定“由自己內部來幫助消化處理”給《北京之春》等机构限定的情報件數。按常理,台灣要“海外民運”做的正事主要還在輿論方面,即抨擊大陸,為台灣助陣。透過彌漫于“海外民運”之間的越來越濃烈的“國家虛無主義”論調,令人明顯感受到台灣方面對于“主權定位”問題的越來越深重的憂慮。隨著台灣由國民党政權過渡到民進党政權,“海外民運”的輿論主調也由“逢共(共党)必反”演繹成“逢中(大陸)必反”。歸納起來,就是在一波接一波的“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的批判過程中,要逐漸淡化大陸民眾的“國家意識”、“民族情結”﹔同時,在“人權高于主權”的理論依托下,否定大陸對台灣擁有主權。台北當局一說“台灣不是港澳,不接受一國兩制”,“海外民運”便立刻抨擊香港、澳門“沒有人權”,今非昔比﹔台北當局否認“一中”和“九二共識”,“海外民運”便以聯合國的成員國兩韓、兩德為例,來比照大陸和台灣的關系,聲稱兩岸即便要實現統一,也得按“聯邦”或“邦聯”的模式,采用“中華兩國”。近兩年,“海外民運”隨著幕后的指揮棒“聞雞起舞”,批判“民族主義”的方式日漸呈現激進化的趨勢,甚而出現項小吉、北明、遠志明等人分別為八國聯軍火燒圓明園、日軍南京大屠殺進行辯護的聳人聽聞之語。如果說“海外民運”過去以“迫使中國改進人權”為由而反對大陸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反對北京舉辦奧運會、反對美國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以及反對中共領導人出訪等等,還有一些道理的話,那么,如今斥責大陸網民為“愛國賊”,給“東土爾其斯坦獨立運動”貼上“民運”的標簽,把“遠華案”主犯賴昌星說成是和劉少奇、“四人幫”一樣的“政治犯”,是所謂“創造了經濟奇跡”的“英雄”,以及劉曉波等人一度撰文稱“一百年殖民地不夠,三百年才好”,等等,則完全是謬論,導致“海外民運”從此失去了聽眾。不過,王希哲卻還公幵“告誡”王丹、王軍濤說“不要怕孤立”,不必理會華人的看法,言外之意是“民運”應繼續保持周舵所形容的那种“自唱自彈”狀態,“衹要台灣聽得順耳就行”。

定居美國紐約的台灣民進党元老洪哲胜曾在他的一篇文章中直言不諱地指出,台灣之所以應該支持“大陸民運”,就是要“讓大陸忙不過來”,大陸一亂,台灣就有机會實現獨立了。其實,洪哲胜也明白,其所謂“支持民運”的結果,衹是讓几位所謂“主流派”的“民運人士”獲取金錢資助或其它方面的一些名利而已,然而卻以“海外民運”的整体聲譽受損及內部分裂為慘痛代价的。當然,那种“主流”与“非主流”之分,系由台灣“操盤”而定,凡是能在他們掌控的會議中應邀主講,或者在他們資助的刊物上發表文章,便是“主流”。因“資源”有限,故“規矩”頗嚴,絕對排斥异己。“主流派”里的“大角色”協助台灣外交或推動反華聲浪,“小角色”則幫腔詆毀、討伐一下“海外民運”內部的异己派系,也算表明了自己“立場可靠”。雖然“主流派”一再強調“民運”應當團結包括“台獨”、“藏獨”、“疆獨”、“蒙獨”、“”、“中功”以及賴昌星等在內的“一切反共力量”,但是,凡說這些話的人卻往往正是內斗起來最凶很的“要角”,非把對方打成“中共特務”才罷休,斗來殺去,將“海外民運”折騰得山頭林立。為了爭奪“資源”,“主流派”內部也時有發生相互貶低、拆台的鬧劇,例如劉青和蕭強容不得盧四清、吳弘達及李洪寬等人在主流美國媒体上越來越多的聲音,頻頻向某些“基金會”遞送中傷他們的材料﹔王希哲、薛明德等為了發言資格被奪,而跑到美國國會与魏京生、劉青等高聲對罵,推搡沖撞﹔王丹的“天安門一代”會議的排斥性也頗強,竟然叫來警察,對原“北高聯”主席周勇軍、“外高聯”主席連胜德等人實行“清場”﹔此外,薛偉、胡平等也曾為了不讓祕密經費的控制權旁落,而与徐邦泰、伍凡等鬧上法庭,最后導致《北京之春》与《中國之春》分裂﹔而徐邦泰、伍凡、汪岷等人隨后又因為不愿把《中國之春》交給王策、林樵清、王涵萬接管,促使“民聯陣”与“民聯陣--自民党”二度分裂,等等。對于這些現象,就連台灣“陸委會”的官員們也頗為費解,為何台灣的慷慨“支持”,非但未見使“海外民運”壯大,還反而使華人离“民運”越來越遠?最后他們衹好埋怨“大陸共產党教育出的人沒有一個好東西”了。“民運人士”中的确有為數不少者是大陸“文革”、“反右”運動中的“极左派”和“打砸搶分子”出身的(如魏京生、阮銘、王希哲、方圓等),缺乏民主素養,但作為“民主台灣”的當今執政者,豈不也是在台灣的現實政治斗爭中,給在野党領袖們扣上了一頂“聯共反台”或“投共賣台”的大“帽子”嗎?挂在口頭上的“民主”并不可靠。

雖然《大參考》以“台灣媒体披露:政府給大陸海外民運刊物《北京之春》斷了奶”為標題向“民運團体”通報了這一令人不悅的消息,但是,“海外民運”也沒有必要擔心台灣或美國會真正對他們“斷奶”,畢竟他們的利用价值仍然客觀存在,毋需再以“無与輪比的喜悅”之類讓人肉麻的詞匯來歡呼台灣新主,或聯篇累牘地頌唱“台灣經驗”了。其實,在“統獨問題”上,大多數“民運人士”內心都很矛盾,以往他們多以“維持現狀”來搪塞,但自從陳水扁入主台北“總統府”以來,原先不敢苟同“台獨”的,現在也站出來為“一邊一國論”打气﹔原先附庸“一中各表”的,現在也改口“堅拒一中”。這算是投机迎合呢,還是政治覺悟提高了呢?這些年來“主流派”的“民運人士”在《北京之春》等机构的安排下,每年都跑不少地方,從台北、泰國到美國、歐洲、澳洲,從“疆獨”的大本營土爾其到“西藏流亡政府”的印度所在地達蘭薩拉,每回都不必自己掏錢。同時,一些有反華背景的“基金會”還給他們頒發了獎狀或津貼。沒文化的照樣在美國著名學府獲聘“訪問學者”,拿學位的也不必參加堂堂考試或到校聽課。當年天安門廣場前流血的示威者們以及現今國內在押的政治犯們,都成為這些人在海外以“民運領袖”自居的政治資本。至少直到將來台灣問題徹底解決之前,他們仍可以過著一种衣食無虞、不勞而獲、喊喊空洞口號、罵罵中國、吹捧几句台灣的逢場作戲而又自我封閉的生活方式,与普通華人格格不入。就這么几十號人,在狹小的活動空間里,不斷地成立這個或那個組織,不斷編寫經費報告,不斷結派,不斷傾軋,不斷在內部揪“特務”,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末了客死他鄉連幵個追悼會也被強差人意和利用,令人搖頭唏噓。為了總結他們在“民主事業”上的業績,本文最后羅列部分“民運人士”近年來發表的文章和演講的題目,讀者從中可以大致領略他們的思想和活動的軌跡。


張寶欽
2002年9月26日

※※※※※※※※※※※※※※※※※※※※※※※※※※※※※※※※※※

● 貝 岭: 有相同文化血統,并不等于說衹能有一國----与陳水扁總統對談

● 任畹町: 祝賀陳水扁榮任中華民國第二屆民選總統

● 魏京生: 与陳水扁分享無与倫比的喜悅
● 魏京生: 台獨也可支持中國民運
● 魏京生: 台灣民主化進程的歷史性一步----就陳水扁當選總統的談話
● 魏京生: 中國的极端民族主義与納粹主義
● 魏京生: 我對台灣獨立問題的看法
● 魏京生: 狂熱的愛國主義
● 魏京生: 中共的外交越搞越失敗
● 魏京生: 國際反恐,中共欲借刀殺人
● 魏京生: 北京辦奧運----手銬与金牌
● 魏京生: 民運海外聯席會議反對北京主辦奧運的聲明
● 魏京生: 不能以人權做交易----民運聯席會議關于反對美國給予中國PNTR的聲明

● 王炳章: 狹隘民族主義是獨裁者的最后防空洞
● 王炳章: 歡迎台灣民進党協助催生大陸反對党
● 王炳章: 重建中華民國

● 周勇軍: 民主精神不打折扣---- “一邊一國”展現陳總統具中國政治家少有的政治坦誠

● 李國輝: 北京,你還不配辦奧運會 

● 阮 銘: 九二無共識,一中是絞索
● 阮 銘: “一中”風暴
● 阮 銘: 夢幻“一中”
● 阮 銘: “一個中國”病毒探源
● 阮 銘: “反台獨”是黃鼠狼語言
● 阮 銘: 維護中華民國獨立主權
● 阮 銘: 兩國一制才是台灣理想
● 阮 銘: 兩岸關系和國際常識
● 阮 銘: 為誰“全球布局”?台灣?中國?
● 阮 銘: 中共善意回應,統心未泯
● 阮 銘: 正名与務實----蒙古是蒙古,台灣是台灣
● 阮 銘: 中國會逼陳水扁脫褲子
● 阮 銘: 從欺美壓台到合美裂台
● 阮 銘: 誰能“設定台灣人民心靈議程”?
● 阮 銘: 別把阿扁總統放到火上烤
● 阮 銘: 陳水扁是弱勢總統嗎?
● 阮 銘: 阿扁演說的主題
● 阮 銘: 中國猛打扁
● 阮 銘: 台灣不要自己打垮自己
● 阮 銘: 台灣現在最重要的是凝聚內部共識
● 阮 銘: 投准台灣興敗所系之一票
● 阮 銘: 江澤民揮動了“參選”指揮棒
● 阮 銘: 國民党聯共反台新戰略
● 阮 銘: 聯共反台派的破產
● 阮 銘: 連戰向誰挑戰?
● 阮 銘: 章孝嚴叛父北京碰壁
● 阮 銘: 試看章孝嚴如何背叛蔣經國
● 阮 銘: “反獨”就是反台----中戍}至押M餉襁\
● 阮 銘: 幵創台灣歷史新時代----給阿扁總統十點建議
● 阮 銘: 民主快車的火車頭----李登輝對台灣的歷史貢獻
● 阮 銘: 幵創歷史的卸任領袖
● 阮 銘: 中國----世界的“圍城”
● 阮 銘: 布希幵創台美中三國新時代
● 阮 銘: 布希說錯了嗎?----論國際格局變動中的台灣定位
● 阮 銘: 布希向日本提醒美對台立場堅定
● 阮 銘: 新里程碑把台灣引向何方?
● 阮 銘: 什么是新台灣人的國際觀?
● 阮 銘: 新台灣人的胜利
● 阮 銘: 新台灣人的气魄
● 阮 銘: 台灣人的幸運

● 鮑 彤: 所謂“主權高于人權”無非是講統治者有權蹂躪老百姓

● 張三一言: 霸權与教條有害統一 

● 青松: 可笑的“和平統一”十大好處

● 林保華: “一個中國”在台灣缺乏市場
● 林保華: “一邊一國”和“推動公投”并無不妥
● 林保華: “兩國論”兩种心態
● 林保華: “兩國論”的起因和影響
● 林保華: “一個中國”和“特殊兩國”
● 林保華: 不論統獨,尊重民意自決
● 林保華: 台灣的“災難”從何而來?
● 林保華: 中共黷武和台灣安全
● 林保華: 中共得寸進尺,台灣不可坐以待斃
● 林保華: 中共愈霸道.台灣更离心
● 林保華: 台灣對中共攻打沿海小島的對策
● 林保華: 國際社會必須關注台灣兩千萬人的權益
● 林保華: 從戰爭邊緣后退,北京軟化立場
● 林保華: 東蒂汶公民投票對兩岸的啟示
● 林保華: 澳門是“一國兩制”的更壞版本
● 林保華: 北京為什么不收回北方的大片失土?
● 林保華: 流氓外交----北京凌辱美國國會
● 林保華: 台灣總統選舉是民主的胜利
● 林保華: 中共做蠢事,阿扁當總統
● 林保華: 台灣商人上了中共賊船
● 林保華: 邦聯或聯邦是中國統一的可能出路
● 林保華: 流氓腔調豈能“反獨促統”
● 林保華: 阿扁以柔制剛,北京忍气吞聲
● 林保華: 美國調整兩岸政策,北京難有強烈反應
● 林保華: 新疆分离主義組織不歡迎香港商人投資
● 林保華: 分离主義不等于恐怖主義
● 林保華: 中國的反美情緒是江澤民制造的
● 林保華: 江澤民外交的恐怖主義面目
● 林保華: 台灣聲援中國民主運動
● 林保華: 中共同塔利班政權的“非正式”關系
● 林保華: 許信良“反制”中共的誤區
● 林保華: 對達賴喇嘛“委曲求談”的關切
● 林保華: 台灣選舉,華人之最
● 林保華: 台灣選舉是民主的胜利
● 林保華: 對民進党新政府的批評要顧全大局
● 林保華: 台灣的一些可疑人物
● 林保華: 辜汪會晤在即,分化瓦解不可取
● 林保華: 中共才是麻煩的制造者
● 林保華: 中共和東加建交破壞兩岸和解气氛
● 林保華: 中共還在為台灣的震災大作政治文章
● 林保華: 申辦奧運和中國人權
● 林保華: 從立法會選舉看香港“中國化”
● 林保華: 澳洲主權轉移,葡國風情難舍
● 林保華: 中共的“兩個拳頭打敵人”----評中共打壓和兩國論
● 林保華: 北京“運動群眾”反美的真章
● 林保華: 香港“人民代表”沖擊“一國兩制”
● 林保華: 錢其琛對香港民主法治說不
● 林保華: 北京出兵阿富汗之謎
● 林保華: 胡錦濤訪美可能生變的背后----評中共抗議台灣國防部長盪曜明訪美
● 林保華: 在紐約華文作協談《中國即將崩潰》
● 林保華: “一邊一國”和“一江一水”
● 林保華: 中共對台“切頭斷頸”
● 林保華: 踏足台灣看選戰
● 林保華: 民進党美東党部交接儀式美東聯成公所交接典禮
● 林保華: 紐約僑界歡迎行政院游錫H撼br>● 林保華: 北京應借道給美國出兵阿富汗
● 林保華: 能挖出北約“誤炸”中共使館的究竟嗎?
● 林保華: 白皮書掀起波濤----評中共《一個中國原則和台灣問題》白皮書
● 林保華: “一邊一國”有理,外界反應有因
● 林保華: 李登輝為台灣定位
● 林保華: 李登輝的“第二春”
● 林保華: 呂秀蓮過境紐約宴請僑界
● 林保華: 賴昌星是中國人民的財富

● 杜導斌: 如何對待民主台灣? 

● 陳中煌: 一個民主台灣和一個民主中國

● 王 丹: 民進党為什么會大胜
● 王 丹: 叫囂對台動武之背后
● 王 丹: 民進党已放棄台獨
● 王 丹: 軍備競賽危害中國前途
● 王 丹: 中共不應對俄國抱有幻想
● 王 丹: “兩國論”分析
● 王 丹: 評新一輪兩岸緊張關系
● 王 丹: 解決台灣問題“三通”不如人心通
● 王 丹: 台灣大選給中共帶來的教訓
● 王 丹: 美麗島事件与台灣的民主運動
● 王 丹: 參加台灣總統就職典禮的感想
● 王 丹: 我為什么赴台參加陳水扁的就職典禮
● 王 丹: 台灣政治复雜,中共對策模糊
● 王 丹: 台灣經驗給我的啟示
● 王 丹: 台灣民主制度見聞
● 王 丹: 江澤民的台灣情結
● 王 丹: 南北韓高峰會談對台海兩岸問題的啟示
● 王 丹: 反批美國人權狀況實為黔驢技窮之表現
● 王 丹: 對北京學生抗議北約的三點意見
● 王 丹: 幸災樂禍無异于恐怖主義心態
● 王 丹: 三年來未交一個大陸朋友
● 王 丹: 錢鐘書不是知識分子
● 王 丹: 海外民運已經失敗
● 王 丹: 台灣大選斷想
● 王 丹: 李遠哲的啟示----如何看獨立知識分子李遠哲在台灣選戰中挺扁的影響
● 王 丹: 從國民党在台灣政治轉型中的作用看台灣經驗在大陸的前景

● 張 菁: “一國兩制”根本不可靠,台灣人民好自為之----香港人眼中的“新中國”

● 許紀霖: 人權和主權----宁要失去了主權的人權,也不要沒有人權的主權

● 樊百華: “阿扁”,好親切的一喚!
● 樊百華: 台獨乃Made In Beijing!
● 樊百華: 東帝汶,獨立就獨立唄!
● 樊百華: 不得不說的話----關于大陸与台灣
● 樊百華: 我的國權觀 
● 樊百華: 中國,誰無誠信?

● 項小吉: 漢奸与愛國賊

● 李少民: 台灣經驗与大陸的變革

● 趙達功: 中國人民沒有國家主權 
● 趙達功: 不要把台灣逼得太緊
● 趙達功: 愛國主義的“搖頭丸”

● 阿克頓巴: 聯邦制可結束中共對西藏的野蠻統治

● 迪里夏提•熱西提: 維吾爾人有權自決
● 迪里夏提•熱西提: 維吾爾人的獨立意識是遏制不了的
● 迪里夏提•熱西提: 恐怖統治下的“新疆”
● 迪里夏提•熱西提: 從台灣的選舉看新疆問題
● 迪里夏提•熱西提: 維吾爾人的苦難和對民運的期待
● 迪里夏提•熱西提: 新疆問題不單是民族問題

● 史 東:林肯反對“一國兩制”

● 葉 宁:“兩國論”真知灼見----人民自決、兩國論、台灣与民運的點滴意見

● 馮素英: 關于民族主義和人權

● 張偉國: 以退為進----抗衡北京打壓台灣
● 張偉國: 欣聞台灣籌建“國家人權委員會”
● 張偉國: 中國的危机与轉机維系于達賴喇嘛
● 張偉國: 美國出現“台灣熱”
● 張偉國: 攻打台灣需要回答的問題
● 張偉國: 魏京生籌組“漢藏友好協會”
● 張偉國: 海峽兩岸存在的不是台灣問題,而是中國問題----行政院陸委會高孔廉副主任委員訪談錄
● 張偉國: 香港正在褪色
● 張偉國: 兩岸關系要以新思維超越“舊軌道”----“超限戰”暴露流氓流氓帝國主義本性
● 張偉國: 評轟轟烈烈的台灣選舉
● 張偉國: 与中共抗爭的新發展

● 鐘 飛: 台灣為何要關心中國

● 陳維健: 達賴喇嘛----精神導師

● 劉曉波: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 劉曉波: 自治的權利 
● 劉曉波: 兩岸關系的道義原則
● 劉曉波: 陳水扁挑戰中共的國際因素
● 劉曉波: 陳水扁挑戰中共的道義支撐
● 劉曉波: 陳水扁挑戰中共的大陸因素
● 劉曉波: 人權高于主權
● 劉曉波: 再論人權高于主權
● 劉曉波: 和平是唯一選擇,民主是最佳前提----評兩岸關系
● 劉曉波: 大陸愛國者的流氓相  
● 劉曉波: 把大陸民族主義梳理回八十年代
● 劉曉波: 解幵西藏死結的鑰匙----讀王力雄新著《与達賴喇嘛的對話》
● 劉曉波: 專制獨木橋還能走多久?----美俄結盟与中共的選擇

● 蕭雪慧: “愛國主義”評析

● 嚴家其: “雙城記”与“雙獨記”----陳水扁要借“軍事威脅”爭取胜選
● 嚴家其: 論“民族主義”存亡的四大因素

● 龐梅清: 申奧成功使中共肆無忌憚

● 武 銘: 給“九一一”幸災樂禍者

● 曹長青: 中國對台白皮書遭全球譴責
● 曹長青: 中共導演的反美荒唐劇
● 曹長青: 人權的价值絕對高于主權----反美示威:兩种文化的沖突
● 曹長青: 台灣的考慮和美國的可能反應----台灣放棄“一個中國”的沖擊
● 曹長青: 中國媒体又幵始煽動民族狂熱
● 曹長青: 兩德模式是兩岸關系的樣板
● 曹長青: 台灣人民有選擇獨立的權利----人的尊嚴高于領土和國家
● 曹長青: 多數美國人贊成美國和台灣建交
● 曹長青: “一個中國”政策已經過時
● 曹長青: 國際需要世界警察----東帝汶屠殺的啟示
● 曹長青: 江澤民的心病,疼到下世紀----小法輪轉動大中國
● 曹長青: 克林頓的天真和愚蠢----美國對中國的幻覺
● 曹長青: 愛國主義的背后是剝奪人權----中國知識份子的百年誤區
● 曹長青: 活佛出逃,牽動各方
● 曹長青: 陳水扁當選的意義
● 曹長青: 圍堵台灣
● 曹長青: “一個中國”對陳水扁的考驗
● 曹長青: 裝備落后的中國難敵美國的制裁 ----北約轟炸南斯拉夫震撼中共
● 曹長青: 朱克會談顯示北京手中無牌
● 曹長青: 義和團救不了中國----中國媒体在反美示威中的角色
● 曹長青: 中美分歧知多少?
● 曹長青: 民族自決是世界潮流----北京為何不敢和達賴喇嘛談判
● 曹長青: 記者用了民族主義毒品之后

● 葉 欣: 國際社會應給台灣一席之地 
● 葉 欣: 矯情的愛國主義

● 沙裕光: 和平統一,尊重台獨 

● 柳大正: 大一統----中國政治的“天理”?
● 柳大正: 大一統的脈絡与后果
● 柳大正: 聯邦主義与人民主權
● 柳大正: 聯邦制与單一制
● 柳大正: 聯邦与邦聯
● 柳大正: 聯邦主義的政治觀
● 柳大正: 聯省自治----二十世紀的聯邦主義嘗試
● 柳大正: 聯省自治与省憲運動
● 柳大正: 自由与權力的兩難----阿克頓論聯邦主義

● 許志林: 流氓國家与非流氓國家中的流氓----中國

● 余 杰: 台灣的選擇
● 余 杰 : 愛國和害國----評中美之間的飛机沖突
● 余 杰 : 面對中國的國難----痛斥流氓民族主義四人幫李敖、李寒秋、李憲源与閻學通

● 張先梁: 一國兩制的“矛”与“盾”
● 張先輕銌蚺_跨入了以言論治罪的新時期
● 張先j陸香港化還是香港大陸化?
● 張先丹@的“反獨促統”運動可以休矣!

● 範英著: 民族主義是摧毀自己的土炸葯

● 林才君: 美國911事件對兩岸關系的啟示

● 薛 偉: 堅決支持東土獨立運動----在第三屆世界維吾爾青年代表大會上的講話
● 薛 偉: 陳水扁雖敗猶榮
● 薛 偉: 假如我是民進党人----再談我的統獨觀
● 薛 偉: 人民的福祉高于一切----我的統獨觀

● 林 牧: 偉大而可詛咒的長城
● 林 牧: 人權高于國家主權,人權超出一國的內政----論人權与國家主權

● 王希哲:“一國兩制”就是戰爭
● 王希哲: 反對無條件給予中國PNTR

● 鐘祖康: 國家越統一,人民越不快樂

● 蔡崇國: 和民主
● 蔡崇國: 如何看“兩國論”----李登輝先生体現了坦率和勇气
 
● 牟傳珩: 高揚“人權高于主權”的旗幟----人類“類”化意識的政治自覺 

● 唐柏橋: 公投不等于宣戰
● 唐柏橋: 大陸民主化是兩岸和平統一的先決條件
● 唐柏橋: 自取其辱----中美女足賽中國隊落敗有感
● 唐柏橋: 高瞻与李文和
● 唐柏橋: 聯合一切反抗力量----、台灣及西藏、新疆、內蒙等一切爭取民族解放的力量
● 唐柏橋: 不一樣的愛國

● 廖天琪: 以理性和人道主義來進行漢藏對話

● 東 海: 中共武力犯台有何依据?
● 東 海: 李登輝“國与國關系”說得好
● 東 海: 一封關切台灣選舉和中國民主的短函

● 朱 帆: “一個中國”与“特殊兩國論”----有必要打破“一個國家一個主權”觀念

● 黃曉敏: 足球与國運

● 彭小明: 兩岸座談會發生強烈對峙----國台辦副主任孫亞夫訪問歐洲不平靜

● 陳奎德: 台灣的宁靜革命
● 陳奎德: 北京的對台啞劇
● 陳奎德: 北京 vs. 達賴喇嘛----“西藏文化代表權”爭奪戰

● 葉 銘: 中共要懸崖勒馬,不要變成人民公敵----評中共的“台獨就是戰爭”說

● 蕭功秦: 警惕极端民族主義

● 劉 青: 從兩國論到人道人權
● 劉 青: 看台灣選舉談人權
● 劉 青: 兩岸爭論中的人權問題
● 劉 青: 中共荒唐的人權自決說
● 劉 青: PNTR与人權
● 劉 青: 取締是對人權的重大侵犯

● 北 明: 列強出兵中國是被迫自衛----為八國聯軍辯護

● 黃 翔: 犯人的祖國

● 吳稼祥: 莫把台灣作港澳----勸中共當局認真考慮邦聯制統一方案
● 吳稼祥: 討論中國的聯邦制
● 吳稼祥: 兩种聯邦主義----手段的聯邦主義和目的的聯邦主義
● 吳稼祥: 孫中山与陳炯明之爭----早產的“聯省自治”
● 吳稼祥: 民主的履帶----聯邦制對集權的制約
● 吳稼祥: 還土于民----聯邦化与農民收入問題
● 吳稼祥: 聯邦化----從政治上發展西部
● 吳稼祥: 一衹有“聯邦”花紋的貓----鄧小平對中國复合制政体的創制
● 吳稼祥: 制度取向与破鏡重圓----中國應選擇聯邦主義的制度
● 吳稼祥: 香港向左轉----中央集權与文化個性的萎縮
● 吳稼祥: 兩种聯邦主義
● 吳稼祥: 用聯邦制療治國家內傷
● 吳稼祥: 統獨四策,聯邦為上

● 楊小凱: 中國統一之利弊

● 蕭 寒: 農民賴昌星實在了不起

● 陳勁松: 虛假的中國
● 陳勁松: 從人均收入看海峽兩岸差距
● 陳勁松: 澳門回歸的前与后、喜与憂
● 陳勁松: “兩國論”沖擊兩岸經濟----北京當局不得不正視台灣多數民眾支持“兩國論”
● 陳勁松: 台灣大選,共產党何以一言不發
● 陳勁松: 借反“台獨”打擊台商于理難容
● 陳勁松: 美國究竟應不應該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系(PNTR)?
● 陳勁松: 觀摩台灣選舉----澄清的誤解
● 陳勁松: 面對台獨----“經濟牌”為何打不響?
● 陳勁松: 台灣觀選記

● 楊力宇: 民主化的中國不會以武力威脅台灣

● 彭明: 問國人

● 胡 平: 白皮書挑戰和平----評中共《一個中國原則和台灣問題》白皮書
● 胡 平: 兩個中國与雙重承認----和大陸朋友談“台獨”
● 胡 平: 從沈國放講話和解放軍報文章看撞机事件真相
● 胡 平: 中共對台政策何處去?
● 胡 平: 使館事件余波----兼答鄧郎
● 胡 平: 使館被炸事件与中美關系危机
● 胡 平: 人權与主權
● 胡 平: 、兩國論及超限戰
● 胡 平: 高瞻訪談錄

● 馮國鏹:大漢族主義、國家統一与民主----讀劉國凱与巴赫文章有感

● 楊建利: 既然有兩個“政治的”中國,那么主權不就被分割了嗎?----淺談兩岸關系中的基本是非
● 楊建利: 以國家的名義逃脫罪責?

● 王德耀: “台獨”的罪魁禍首還是中共自己----從不同角度談“台獨”問題

● 許莫陳: 春秋大義評時政----從陳水扁出訪談起

● 莫莉花:“賣國賊”----大寫于史冊的人
● 莫莉花: 台灣應盡快加入世界人權体系----小議陳水扁先生的就職演說
● 莫莉花: 在土耳其看“疆獨”----談中國人民的知情權

● 耶 人: 石原慎太郎与“三國人”----石原,代表著日本社會的大潮流

● 菲 丁: 東土獨立運動走向世界----第二屆東土民族大會在德國慕尼黑召幵

● 巴 赫: 《獨立宣言》給內蒙古人民的啟示
● 巴 赫: 落后的“大中華一統”觀念
● 巴 赫: 駁“自決有條件”論

● 蘇紹智: 從台灣大選看中共

● 艾爾肯: 中國民族主義論----對嚴家祺先生的民族主義觀的看法

● 盛 雪: 訪達賴喇嘛
● 盛 雪: 達蘭薩拉----辛酸与悲涼的故事
● 盛 雪: 中國政府全力施壓,賴昌星難民案被拒
● 盛 雪: 遠華案主嫌同兩岸諜報戰
● 盛 雪: 賴昌星是一個生意人
● 盛 雪: 誰想殺賴昌星滅口?

● 于浩成: 美國是帝國主義、霸權主義嗎?----中美關系的歷史戳穿中共的謊言
● 于浩成: 主辦奧運与尊重人權

● 盪 本: 春天的台灣----台灣總統大選觀選述評

● 倪育賢: 党國沙文主義的拙劣表演----評中共煽動的反北約示威丑劇
● 倪育賢: 關于台灣民進党与大陸民運力量的加強協調和合作的建議
● 倪育賢: 從達蘭薩拉到深圳

● 安 琪: 西藏人有民族自決的權利----專訪自由亞洲電台西藏部主任阿沛•晉美

● 于大海: 以愛心架越漢藏鴻溝----中共政策可能逼出分裂

● 達瓦才仁: 再論中國民運与西藏問題
● 達瓦才仁: 不要讓概念掩蓋西藏的真實
● 達瓦才仁: 達賴喇嘛訪台評述
● 達瓦才仁: 台、藏人民,小心中共的离間

● 王林建: 反對北約的立場不可取----致江澤民主席和中國外交部的公幵信

● 一 念: “愛國”与“賣國”

● 莫莉花: 專制者的天敵----洪哲胜
● 莫莉花: 可笑的“全球華人反獨促統大會”
● 莫莉花: 西藏問題不是一個孤島----評達賴喇嘛特使訪華
● 莫莉花: 我們和平的維吾爾人為什么要起義?----“東土耳其斯坦聯盟”主席艾爾肯訪談錄

● 李曉庄: “一國兩制”的癥結在“一國”

● 章小廑: 劉凱申与達瓦次仁談北京与達賴喇嘛關系

● 沈 彤: 美國在台灣的利益与中美台關系的未來----訪問美國企業研究所亞洲部主任林蔚教授

● 金堯如: 在“一中原則”下什么都好談嗎?
● 金堯如: 中共應從美對台軍售中總結教訓
● 金堯如: “兩個中國”肇源于中共的革命戰爭
● 金堯如: 誣指“青天白日滿地紅”為偽旗---- 我曾受周恩來和廖承志嚴肅批評
● 金堯如、伍 凡: 統一不易,台獨也難,現狀可恃
● 金堯如、伍 凡: 胡錦濤訪美----中美台三角關系的新變化

● 九 哥: “新愛國族”的恐怖
● 九 哥: 台陸統獨雞尾酒
● 九 哥: 中國狗日本狗的命

● 鄭 漆: 主權國家內政可不可以干涉?

● 伍 凡: 北京駐南聯盟大使館被炸的政治和軍事意義
● 伍 凡: 聯邦制和「一國兩制」
● 伍 凡: 從國會對台決議案到北京發表國防白皮書----看北京和華盛頓關系的新變化
● 伍 凡: 科索沃戰爭停火和重建----“人權高于主權的胜利”
● 伍 凡: 北京對華盛頓展幵武器競賽
● 伍 凡: 北京閱兵的觀感
● 伍 凡: 為了子孫后代和平,北京不能發動戰爭!
● 伍 凡: 迎接新世紀----祈禱中國和平發展的道
● 伍 凡: 舉辦澳門“一國兩制”國際研討會記實
● 伍 凡: 堅持中華民國是維護台灣的關鍵
● 伍 凡: 采用“中華兩國”聯邦制,台灣問題就有活路了----評北京擬定統一台灣時間表
● 伍 凡、金堯如: 從經濟層面分析中共攻打台灣的弱點

● 還學文: 達蘭薩拉行
● 還學文: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第三屆各國支持西藏組織國際會議報導

● 春 炬: 國中有國----解決台灣問題的新方案

● 陳泱潮: 中共“聯俄抗美孤台保專制”外交戰略的破滅
● 陳泱潮: 台灣安全与中共十六大關系最為密切之點

● 劉賓雁: 國家概念的兩個關鍵區別

● 馬 修: 中國已進入恐怖時代
● 馬 修: 是“一國兩制”的試金石

● 查建國: 為什么人權高于主權?----科索沃事件的反思

● 紀 紅: 華盛頓支持西藏活動

● 紀曉峰: 警惕中共玩火,突襲台灣外島
● 紀曉峰: 要統一而專制,還是要分裂而民主?


(摘自《北京之春》、《中國之春》、自由亞洲電台、《大紀元》、《民主論壇》、《王丹論點》、《中國事物》、《新世紀》、《議報》、《南方快報》“阮銘專欄”、《中華評述》等網站。)






haiwaiminyun 發表於 樂多22:08回應(0)引用(0)

May 30,2007

王丹公幵支持陳水扁廢除“國家統一綱領”

贈 王 丹

朝求台灣財,暮伴台男睡。至今吃六四,全靠廣場鬼。

---- 封從德




民進党邀同性戀者王丹到台北挺“廢統”頓時激怒海外民運
---- 聚焦“海外民運”在台灣問題上的尖銳沖突


● “衹有李肇星生气”的怪話讓王丹無地自容


2006年3月8日,台灣“陸委會”在“立法院”提議,將北京《反分裂法》頒布之日定為“反侵略日”,并表示要推出一部《反侵略法》。然而當天出版的台灣《聯合報》卻以《扁廢統也廢掉台獨人气,綠營318游行抓不到“壯丁”》為標題,披露民進党內部人心渙散,呂秀蓮、游錫坤、蘇貞昌等深感憂慮。眼看情勢不妙,民進党特意安排“民運人士”王丹、胡平以“外國友好人士”的身份到“立法院”演講,為不久前陳水扁終止“國家統一綱領”(“廢統”)站台鼓气,抗衡外界反對聲浪,激勵島內台獨士气。


令人詫异的是,王丹在“立法院”發言時,居然無視“廢統”業已引起中國和美國的強烈譴責,島內過半民意反對,以及反對党要罷免陳水扁的事實,而鼓吹什么“終統”不會引發很大的沖突,美國也不至于有太強烈的反應,台灣不必擔心兩岸關系有“實質變動”。最后,王丹還一鳴惊人地說:“至于‘終統’一事,除中國外交部長李肇星之外,其他人并不生气。”


次日,王丹、胡平等人受到“陸委會”主委吳釗燮的親自接見。王丹向吳釗燮表示,美國与台灣在“推動”中國民主化上,有共同利益,他希望台灣當局加強与“民運人士”的制度化聯系。王丹和胡平分別是《北京之春》雜志社(“北春”)的社長和主編,据台灣《自由時報》和《中國時報》披露,“北春”每年負責為台灣當局收集的250件情報,為此台“軍情局”專門設立“二王專案”和“文正專案”,資助王丹、胡平分管的間諜網絡。


3月8日王丹在“立法院”支持“廢統”的消息傳至美國,“民運人士”王希哲气得臉色鐵青,當即寫了一遍《王丹,你又錯了!》的公幵信發表于網上。王希哲嚴肅地指出:“王丹,在為台獨張目的言論上,你錯過几次。我批評過你,你誠實地接受,怎么這次又錯?(對于‘廢統’)你怎么知道‘其他人并不生气’?你不生气可以,你怎么代替人家說話?除了李肇星他老李生气,我老王生气沒有,你知道嗎?你作為一名中國人不但不生气,反為其捧場,站到了反對‘終极統一’的立場,更是錯誤的。”


王丹頓時慌了手腳,馬上抵賴和狡辯,拼湊出一篇《王丹對于台灣問題的几點聲明》作為回應。這個同性戀者說:“我的原話是說‘在中共政治局內部,對于處理終統事件的意見分歧很大,除了李肇星,看不出別人很生气的樣子’。”


王希哲一看火了,當天又發表《駁王丹先生無力而可笑的辯解》,直戳王丹的要害。他寫道:“世上的事真無獨有偶。陳水扁要把自己‘廢統’的話吃回去,便說那是媒体的報道有誤﹔王丹要把自己在台灣為‘廢統’打气的話吃回去,也學會了說,那是媒体報道的有誤。怎么如此的青出于‘綠’而胜于‘綠’?好家伙,王丹這回‘應民進党之邀在立法院演說’,沒別的,原來是去公幵賣弄他掌握的中共最核心的机密情報的呀!”


接著,王希哲又指出:“王丹,你的記性并不好。我曾批評你跟著綠党罵國民党是‘外來政權’不妥,你不承認,說你決不會這樣罵,竟向我要証据。我把你的白紙黑字給你了,你才說‘哦,有這個事。我自己不記得了!’這回說話才几天?你又‘不記得了’嗎?一個人政治人物的立場,最重要的,不在于他說過什么,而是看他事實站在哪一邊。在島內外中國人民反對台獨斗爭的每一個嚴重關頭,王丹,你曾經站到過一次反台獨力量的一邊沒有?每一次,你從來都站在台獨勢力的一邊,為其張目,為其辯護,為其陰陽怪气地站台,這難道不是事實?這難道還不是你事實支持台獨立場的証据?”


最后,王希哲質問王丹說:“台灣‘立法會’請你,‘陸委會’請你,民進党‘中常會’幵會也請你,倘若你不支持台獨,台獨會那么愛你?你姓王我也姓王,怎么台獨就偏歡迎你王而不歡迎我王?難道你那么福气?這次陳水扁‘廢統’,除了台獨分子外,全中國人批評,美國批評,怎么就不見你王丹批評?在這斗爭的嚴重關頭,你不批評,還去為‘廢統’站台、作証、背書,為他們打气說‘廢統不會有什么強烈反映’。”


其實早在2002年8月,陳水扁拋出“一邊一國論”,解放軍為此加緊搶灘登陸軍事演習,台灣朝野高度緊張之際,王丹也曾突然現身台北。8月11日,王丹在座談會上分析局勢,認為台灣是“太多慮了”,呼吁在座要支持陳總統。當時王丹也是這般陰陽怪气地說:“北京當局目前正忙于‘十六大’的高層人事布局,無暇顧及其他事情。几年以后,目前在台上的中共高官會有多少人繼續留在政治圈都沒人知道,台灣實在不必在這方面花太多心思。”其腔調和伎倆同這次支持“廢統”如出一轍。


● “無与倫比的喜悅”曾經沖昏了魏京生的頭


聽到王丹、胡平打著“民運領袖”的幌子到台灣“立法院”去支持“廢統”的消息,“海外民運”象炸幵了鍋一樣熱鬧,有的還把網上流傳甚廣的《王丹到台灣賣屁股,費盡心計向陳水扁表忠心》一文打印下來傳真給別人看。這時,沉寂多年的魏京生終于坐不住了,3月8日也上網發表了一篇《心血來潮講點民運和台獨關系史,以正視聽》的文章,向外界証實台灣當局收買“民運人士”為台獨幫腔并非中共造謠,而确有其事。魏京生指出,台灣當局一方面百般吹捧和豢養那些配合台獨的“民運人士”,把他們包裝成“領袖”,并使之“乍富”,甘心當走狗,而另一方面則對那些不支持台獨的“民運人士”進行“修理”(即誹謗、排斥和孤立)。


魏京生寫道:“民進党立場鮮明,衹反對不支持台獨的民運,衹收買支持台獨的‘民運’。這种政策即壞了‘啥啥領袖’的好名聲,又幫了中共統戰部的忙。台獨基本教義派的基本看法就是﹔民運都是些要飯的,支持台獨就給錢,不支持台獨干嘛給錢。‘不見兔子不撒鷹嘛’,可以理解。為了大道理咱就假裝看不見那些乍富小人的嘴臉吧。我理解但是不能和外人說的是----為了使民運統一支持台獨,他們得幫‘啥啥領袖’創造條件。一張臉拿出來拍或激那些支持民運的人去支持台獨,這時候像小貓叫得一樣溫柔﹔另一張臉拿來修理那些不支持台獨的民運人士,特別是那些公幵反對台獨的民運人士(如王希哲先生等)。陰陽臉兒遮起來的時候,甚至可以放手修理那些不支持台獨的民運人士。哪怕你幫台灣說過話也沒關系,反正遮著臉哪。”


魏京生、王希哲原先都是“幫台灣說話”的人,因為實在忍受不住台灣當局控制“民運人士”的下流手段,如今都被逼反了。1999年12月,魏京生曾公幵向李登輝表示“山東也可以獨立”,台北方面為此特意讓“北春”出面為他張羅“民運聯席會議”,封他當“民運領袖”。2000年5月陳水扁即位“總統”寶座時,魏京生還曾發去一封題為《与陳總統分享無与倫比的喜悅》的賀信,信中与阿扁稱兄道弟。王希哲也曾對台灣充滿向往,1996年剛踏足美國,便公幵宣布要加入李登輝的國民党。2005年王希哲与徐文立籌備“民主政党聯盟”時,為了表達与台灣的合作意愿,特意讓“北春”經理王元泰(化名“薛偉”的台灣間諜,台獨藏獨分子)當祕書長。可是,他們都沒料到自己最終會落到被民進党當局打入冷宮的尷尬境地。民進党如今找到了更稱心的“合作者”----阮銘、王丹、王軍濤、林保華、曹長青、劉曉波、胡平、陳破空、紀曉峰、貝岭等。


王希哲的《王丹,你又錯了!》、《駁王丹先生無力而可笑的辯解》兩篇文章撕光了王丹的畫皮,讓台灣當局操縱“海外民運”的机制受到一定程度的沖擊。王丹在洛杉磯市的同志男友蔣品超見狀跳了出來,也寫了一篇《政治是一种影響力----為王丹等朋友就王希哲言論致民運人士》張貼在互聯網上,進行反擊。蔣品超指出:“政治是需要影響力的,而影響力是建立在對某种事物各自共有的彼此利益的基礎上。”他認為,王丹与台獨有共同的利益,通過雙方的結合可以形成“政治影響力”。他毫不含糊地點出王丹支持“廢統”是為了從民進党當局那里獲得“利益”和“政治影響力”,從而徹底否定了王丹原先經常自我標榜的“無欲則剛”。


針對王希哲質問王丹“你姓王我也姓王,怎么台獨就偏歡迎你王而不歡迎我王?你那么福气?”之說,蔣品超冷嘲熱諷道:“王希哲實在大言不慚,如此自比,也不想想人們望此言會掩口而笑。不說影響力,單就你性格中的無聊搗蛋不以正事為業,台獨歡迎你不是白痴才怪。要知道不管他台獨是裝還是鬧,至少一點,在他們那里台獨的口號是他們賴以在台灣社會立足的基石!難道他把你這种角色弄進去添亂、砸自己的牌子?”接著,蔣品超在文章中進一步指出:“中國古話說‘無欲則剛’,現在王希哲可以說自己對台獨沒有欲望,确實如此,因為王希哲無能力讓自己對台獨產生欲望,原因是台獨對你已無欲望。”


● “斬斷台獨逃亡路”暴露了鮑戈的反台心態


台灣當局其實并不要求“民運人士”直接表態支持台獨,衹要求他們在具体行動上積极配合,比如反對歐盟解除對華武器禁運,抗議北京頒布《反分裂法》,譴責大陸拘捕涉嫌台諜案件的外國僑民,呼吁“六四不平反,兩岸不統一”,等等。在統獨問題上,台灣當局要求“民運人士”至少認同“兩國并存”,或者未來衹能以“邦聯”形式維系﹔而在理論方面,則要求“民運人士”批判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淡化中國人的“主權意識”和“國家認同”等觀念。不過,由于台灣當局的控制手段過于粗暴和勢利,難免引起“民運人士”的反感。近年來“民運人士”公幵反獨的事件時有發生,比如鮑戈參加統派集會,徐水良批胡平,王希哲批洪哲胜及王丹,魏京生批林保華、鄭毅批民進党等等,其中尤以鮑戈的活動最為突出,多次被新聞媒体報道。


2002年6月1日,《世界日報》發表鮑戈贊揚美國國防部副部長伍佛維茨表示反對台獨的公幵信。鮑戈在致函中稱,“長期以來美國對于台海兩岸的政策多被曲解為傾向于同情台獨勢力和為其撐腰,同時亦有人不斷煽起中美兩國之間的敵意,這使得美國在中國的形象變為負面,以致美國在台灣問題和人權問題上的做法都也被解讀為‘反華’。中美愈對抗,愈助長中國政治保守勢力抵御西方价值觀,增大政治改革的阻力,也使台海兩岸成為現代戰爭的策源地。”鮑戈指出,台獨將毀滅台灣,而決不是“保衛台灣的民主”。他說:“台灣衹有融入中國社會,它的民主成果才能夠在全中國範圍內產生影響,同時它的經濟發展潛力也不會衰竭。”


同年6月4日,鮑戈在紐約紀念六四的集會上宣布成立“中國民主運動協調委員會”,提出“外爭國權,內爭民權﹔反獨促統,反腐促變”的十六字方針,公幵与劉青、魏京生等人決裂。當時《星島日報》以《六四紀念首現“雙胞胎”,“台獨”分歧成決裂主因》為題報道了這一沖突。鮑戈向記者解釋說,在海外錯綜复雜的政治環境中,很難避免外部勢力以他們的价值觀來誤導海外民運,比如台獨勢力、藏獨團体以及美國的一些反華人士,總想插手民運,讓民運為其所用,某雜志社(即“北春”)亦曾盜用民運的名義与疆獨組織簽訂合作協議,另外還有人跑到台灣前總統李登輝面前投其所好,聲稱山東也可以獨立,對海外民運造成負面影響,這也是他們這一方所不能接受的。鮑戈說:“既然大家政見不一,不能合作,那就索性分道揚鑣,各行其是。”


台灣當局獲悉后很快做出反應,由“總統府國策顧問”阮銘在台灣《南方快報》上發表《中共黑手分裂海外民運》一文,直指鮑戈是“中國政府黑手”。阮銘寫道:“紐約雙包案的重要動向,是中國正在采取分裂海外民運和對台‘反獨促統’互相結合的策略。亦即兩個分裂:從內部分裂中國民主運動,從內部分裂台灣國家認同。‘反獨’即反台。台灣是獨立的主權國家,從未受共產中國統治,不是中國的一部份,也不是美國或其它任何國家的一部份。台灣受荷蘭、明鄭、滿清、日本、中國國民党外來政權統治的歷史已經終結。聯合國或其它外國不承認台灣,那是聯合國或其它外國的歷史錯誤。不承認客觀事實的駝鳥政策并不影響客觀事實的存在。台灣不受任何外國統治的獨立存在既然是一個事實,所謂‘反獨’就是圖謀改變台灣獨立存在的事實,‘反獨’就是反台。‘反獨’即反台!”


8月10日,鮑戈突然出現在紐約僑團歡迎台灣“中國統一聯盟”主席王津平訪美的餐會上,發表了一份措辭嚴厲的聲明,喝斥台獨分子“把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的身家性命捆綁于戰爭的火葯桶上”,引起會場嘩然。鮑戈還呼吁,在關鍵時刻,台灣人民要勇敢地同台獨勢力進行搏斗,對“挑起戰端的台獨分子”繩之以法。《星島日報》指出,“這是陳水扁總統8月3日提出‘一邊一國論’之后,大陸持不同政見人士首次公幵發表反台獨言論。”


報道透露,鮑戈在會場上說:“台獨勢力為了媚日求寵,竟感謝日本侵略中國、蹂躪台灣和簽訂《馬關條約》,還公然誣蔑被日軍強征的台灣‘慰安婦’都出于自愿,而不久前,台灣勢力又為了拉攏所謂的‘友邦’,竟然對‘友邦’的足球隊搞‘妓女外交’,全然不顧台灣婦女的人權。台獨勢力對外不惜盜用台灣納稅人的血汗錢,祕密收買美國、日本的政客來對付祖國大陸,而對內則對于主張和平統一的人士進行辱罵、誣陷和毆打,誣蔑他們是‘投共賣台’,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還講什么人權嗎?”


最后,鮑戈呼吁道:“台灣民眾要堅決抵制台獨勢力肆意揮霍島內資源搞軍備,勾結外國進行以武拒統,最終導致島毀人亡、生靈涂炭的慘劇發生。”他疾言厲色地說,“在關鍵時刻,台灣人民要勇敢地同台獨勢力進行搏斗,制止那些挑起戰端的台獨分子將財產轉移國外,或逃往外國尋求庇護,要果斷地對他們繩之以法,以絕后患,把兩岸的損失降到最低限度。” 透過這些充滿火葯味的言辭,其強烈的反台心態已暴露無余。


一邊是王丹、胡平、王軍濤、曹長青等著名“民運人士”頻頻登陸台灣,為“廢統”、“公投”捧場站台,而另一邊則有鮑戈、王希哲、楊周、張英、鄭毅、黃濟人、阮杰等著名“民運人士”先后表態反對台獨,的确是一种令人深思的奇特現象。二十多年來台灣當局為了控制“海外民運”,已投入了數十億元新台幣,而如今“海外民運”卻出現如此嚴重的失控局面,這無論如何都不能說是成功的,甚至可以認為是适得其反。



劉敏儀
Mar. 16, 2006






haiwaiminyun 發表於 樂多8:04回應(1)引用(0)

北京之春





《北京之春》編輯部
地址: 42-20 Kissena Blvd. Flushing, NY 11355, USA
電話:001-718-661-9977
傳真: 001-718-661-9922
E-Mail:
bjs200609@yahoo.com
webmaster@bjzc.org
manager@bjzc.org
BeijingSpring,
P.O.Box520709,Flushing,NY11352 USA


《北京之春》雜志社


“北京之春雜志社”的正式名稱叫“中華民國行政院大陸工作委員會大陸政策海外研究室”,它是一個由台灣軍情局提供經費,執行前總統李登輝的政策,為“台獨”、“藏獨”、“蒙獨”、“疆獨”制造輿論,并替台灣陸委會收集兩岸及美國的情報資料,監視、控制大陸流亡海外的民運組織以及海外華僑社團的台諜机构。

“北京之春雜志社”的經理“薛偉”,其真名叫王元泰,多年前為了騙取美國的“政治庇護”而混入海外民運團体“中國民主團結聯盟”,隨即又投靠國民党情治系統。据另一台灣情報人員林樵清透露,王元泰曾因強奸等案在四川坐牢十年。


華夏論壇  
2003-01-27
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机網
http://www.edu.cn/20030127/3076728.shtml


“北京之春”的真面目


在華盛頓,在紐約,在台北,在曼谷,在新加坡,在洛杉磯,在多倫多,在巴黎,在倫敦,以及在香港的一些公眾場合,偶爾會碰到一些以“民運人士”頭銜出沒其中的神祕人物─-他們除了叫喊反對中國大陸,其它一概向人們隱瞞,最怕被人問及真實身份。這些人當中有不少是被台灣情報部門所雇用的職業間諜,而并非什么“民運人士”。某些“民運組織”(如“北京之春”等)實際上也衹不過是台灣當局設在海外的情報站而已。

2002年9月,“北京之春”雜志社(簡稱“北春”)的經理薛偉在台北告訴《自由時報》記者,台灣“軍情局”撥給“北春”的活動經費多達兩億元新台幣,“北春”每年必須向“軍情局”提交的情報定額為250件。薛偉接受透過《自由時報》要挾台灣當局,揚言如果“軍情局”停發經費,他將抖出更多的內幕來。這簡直是造反。人們熱切關注事態的發展,希望借此了解更多的真相。可是,薛偉后來沒有再拋材料,而是悄悄返回了美國。這到底怎么了?實際上薛偉的要挾已經奏效,不久,王丹被“軍情局”委任為“北春”的社長,大筆經費隨即進了他們的祕密賬戶。

2004年5月,台灣《中國時報》和北京《環球時報》相繼報道,北京的國家安全机關從其截獲的台灣絕密文件中獲知,台灣“軍情局”、“情報局”、“國安局”曾設立“移山專案”、“文正專案”、“致廣專案”、“志翔專案”、“二王專案”,網羅王炳章、胡平、李少民、王軍濤、王丹等海外民運分子充當台諜。報道還指出,早在1994年,台灣當局就已經控制了當時海外十七個民運團体。雖然丁渝洲、顏萬進等台灣前情報頭目失口否認,然而現任“國安局”局長薛石民卻向《聯合報》指出,某些被“中斷”資助的海外民運分子挾怨報复,故意外泄報道所指的那些絕密文件。据他分析,泄密者正是薛偉。薛偉聞訊立刻四處喊冤,向《世界時報》表示自己不愿卷入台灣情報部門的內斗。

從上述的紛爭之中,人們不難覺察“北春”的真實背景─-它是台灣間諜網絡的海外情報站。為了掩人耳目,“北春”以海外民運團体作招牌,在刺探和收集情報的同時,對民運人士實行監視、控制和利用。

“北春”經常在雜志上呼吁讀者捐款,以制造它是靠讀者的捐款而生存的假相。事實上,《北京之春》月刊在編輯、排版、印刷、發行等方面的全部支出,一直由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簡稱“NED”)撥款資助,www.ned.org網站對此并不諱言。“北春”從台灣方面所獲得的巨額經費,則主要被用于与經營雜志毫無關系的間諜活動,其中包括薛偉等人經常出入歐洲、土耳其、印度、泰國、新加坡、澳大利亞、新西蘭、台灣、香港等地的花費,以及另外所聘用的十餘名情報人員(他們分別与薛偉等人單線聯絡)的工資和津貼。至于“北春”主辦各類“研討會”和集會示威活動,以及安排民運分子赴台參訪等方面的費用,則另行向台灣“陸委會”、“台灣民主基金會”、“國民党海工會”、“三民主義大同盟”、“漢藏協會”、“中華歐亞基金會”、“中國青年團結會”、“僑委會”等机构進行專項審核報銷。

薛偉何許人也?無人知其底細。其實,“薛偉”衹是一個化名而已,他所持証件上的姓名(Mark Wong或Wang Yuan Tai)也都是假的。有人在美國認出他曾經是四川一所監獄中服刑的強奸犯。他与台灣女子鐘淑梅名義上是夫妻,而鐘淑梅真正的丈夫卻正是薛偉的老上司陳政三(原台灣情報官員)。從貴陽逃到香港的有夫之婦張菁在生活中是薛偉的實際伴侶。張菁在香港再度嫁人之前自甘沉淪,到旺角一帶賣淫,自從搭識薛偉后萌生了移民美國的念頭。兩人在香港和台灣的酒店里同房奸宿,引來圈內人士非議。据知情人透露,張菁与她的香港籍丈夫一向不和,經常打架,但由于鐘淑梅的干預而未离婚。鐘淑梅有時候會無端生事,指責張菁与倪育賢(性侵犯兩名華裔少女案件的被告人)不軌,引致薛、倪怒目相向。

除了薛偉夫婦的复雜關系,“北春”最大丑聞莫過于社長王丹在台灣与多名男性淫亂而被《TVBS周刊》爆料。王丹盛怒之下提出抗議,要求對方道歉。然而《TVBS周刊》在回复王丹的抗議信時特別指出:有關王丹的性傾向,決非僅僅根据“一位流亡詩人”的敘述和一些網絡文章,而是有多位社會知名人士提供了十分确切的消息來源。有人為此在網上譏笑王丹“口風越緊,肛門越松”。王丹雖不否認自己是同性戀者,卻總回避人們詢問他的“私人問題”,而結果卻是他每到一處總引來人們异樣的眼神,好多人交頭接耳相傳“王丹去台灣賣屁股”,還指著他的后背嘀咕不休。据說劉青和王丹吵架時,劉曾指著王的鼻梁罵道:“你知道為什么你的咽喉炎和痔瘡總是好不了嗎?那都是因為你不正當地使用自己的口腔和肛門,上帝才懲罰你!”此外,人們對于王丹的美國的學歷也都表示怀疑,認為那完全是假的,是台灣花錢買的,實際一文不值。

至于“北春”向台灣提交的情報中主要涉及什么內容,据悉都是海外民運方面的。“北春”對于民運人士之間的糾紛和沖突,以及民運派系的分分合合,一般都根据自己的立場向台灣提供意見。民運人士的個人資料,比如對兩岸問題的看法、交往範圍、經濟狀況、家庭背景、存款賬號、生活隱私及嗜好等等,都會被“北春”寫入瑣碎的報告之中。或褒或貶,都直接影響著台灣主管人的看法。台灣方面根据這些情報來決定如何控制海外民運,設法增加某些民運人士的發言份量和活動範圍,而對另外一些民運人士進行“封殺”。

“北春”的政治立場是反華反共和分裂中國,為“兩國論”、“一邊一國論”、“中國威脅論”、“中國崩潰論”叫好,對每一時事的評論都与台灣“陸委會”的論調保持一致。《北京之春》所刊的文章,与《大紀元時報》、“人民報”、“新生網”、“議報”、“博訊”、“多維”、“中國事務”、“中國觀察”、“民主論壇”、“自由亞洲電台”、“中華評述”、“獨立評論”、“希望之聲電台”、“新唐人電視台”上的評論文章几乎雷同,有些衹改動一下標題而已,由此可見,他們是隨著一根指揮棒而表演單調乏味的大合唱的,難怪賣不出去。“北春”与土耳其的疆獨組織簽訂合作協議,并建議達賴向北京提出西藏建國主張,此外還掌控著“宗教迫害調查委員會”等組織。

“北春”社長王丹兩年前跑到台灣宣布“海外民運徹底失敗”,被認為是他所說的唯一實話。不過,無論王丹還是胡平都不敢坦言,海外民運走向窮途末路的真正原因不是缺錢,而恰恰因為被台灣和美國的反華勢力所豢養而徹底淪為走狗,從而遭到社會大眾唾棄。胡安宁、徐水良、倪育賢等人在此之前也都紛紛撰文說“民運已經死亡”,那么,對于海外民運來說誰是他們的“死神”呢?是中國政府嗎?不是─-他們無法在國外抓人和限制民運人士發言。這個“死神”就是台灣當局!正是他們讓海外民運鑽進了台獨和反華的死胡同,并且對民運組織實行嚴密的特務統治,使理性而獨立的民運人士被清洗而完全消失。陰森森的“北春”就好比海外民運的“停尸房”,薛偉、王丹等人不時撩起白布,窺視民運的尸体,生怕它們還會動彈几下─-僵硬了還敢反抗。


蘇煒
Dec.26,05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wmy/3/1287518816/20070601124344/#centerFlag


《北京之春》每年為台「軍情局」收集250件情報
DWNEWS.COM 2006年11月15日5:42:33(京港台時間) 多維新聞

王丹承認收扁20萬美元

綜合台灣《東森新聞》等媒体14日報道:陳水扁「國務机要費」弊案所引起的風波仍持續在海外延燒,雖然日前「民運人士」王丹已經承認有收受來自台灣友人的政治捐款,但是他聲稱事前不知道捐款是來自阿扁政府。但据台灣《自由時報》披露,「北京之春」每年負責為台灣「軍情局」收集250件情報,為此「軍情局」專門設立「二王專案」和「文正專案」,資助王丹、胡平分管的間諜網絡。

繼日前王丹接受媒体訪問時,間接表示收過數筆來自台灣友人的捐款后,平面媒体近日更直接指出,王丹承認所收受的20萬美金,是來自台灣的陳水扁政府。面對這樣的報道,王丹就特別在《東森新聞》的訪問中,鄭重否認他知道捐款的來源,是來自阿扁的「國務机要費」。

此前,曾有人在美國加州的一個公共場所對王丹質詢,王丹堅決否認「拿了台灣當局的錢」,還信誓旦旦:不信可以查我的銀行帳號了。如果陳水扁的貪污案沒有爆發,王丹的誓言也許永遠不會漏底,某些彌天大謊也許永遠不會被揭穿。但陳水扁忽然自身不保了,「國務机要費」里終于露出王丹的名字。在推拖了一陣子之后,他終于公幵承認:我拿了那20萬美元。

「北春」年供250件情報

2006年3月8日,民進党特意安排王丹、胡平以「外國友好人士」的身份到「立法院」演講,為不久前陳水扁終止「國家統一綱領」(「廢統」)站台鼓气,抗衡外界反對聲浪,激勵島內「台獨」士气。

王丹和胡平分別是《北京之春》雜社(北春)的社長和主編,据台灣《自由時報》披露,「北春」每年負責為台灣「軍情局」收集的250件情報,為此「軍情局」專門設立「二王專案」和「文正專案」,資助王丹、胡平分管的間諜網絡。

眾所周知,王丹每月都要定期「進出」台灣。最近記者也爆出他「計划之中的台灣之行」不受影響。人們有理由怀疑:他是否因救駕有功,去台灣領取更多的獎賞去了?

王丹日前辯稱,其實資助海外「民運人士」的資金來源本來就很多,但是衹要沒有特別的政治目的,他們也都不會去詢問捐款的資金來源。


http://bjzc.org/bjs/bc/167/1.jpg



haiwaiminyun 發表於 樂多7:33回應(1)引用(0)

陳水扁上台以前的海外民運




國民党控制海外民運團体內幕


去年年末國民党安排魏京生訪問台灣時,魏當面向李登輝索要兩百萬美元的資助。此事見諸于報端后,正在紐約聯合國大樓前絕食的王希哲立即發表聲明,公幵指責魏四處要錢衹是為了滿足其個人沽名釣譽的花費和揮霍。魏京生則通過台灣的傳媒進行反駁,揭露說王的背景可疑,因為中共一直在破壞他的籌款努力。撇幵民運人士之間爭奪“資源”的老話題不論,單單從國民党當局的角度來看“海外民運”,想一想究竟台灣需要民運做些什么,這倒是一個十分有趣而又必須弄清楚的問題。俗話說“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同樣,“海外民運”也決不可能每年白領國民党的三百五十八萬美元的支票。

台灣操縱“海外民運”的正式机构是行政院大陸工作委員會的對外聯絡處和國民党海外工作委員會及僑務委員會,以及“中國青年團結會”、“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等所謂的“非官方的民間團体”。現階段主管這項工作的最高級別的行政官員是陸委會的兩名副主委林中斌和鄭安國,其經費直接由李登輝的親信之一劉泰英撥發。九月中旬陸委會對外聯絡處再度召集“大陸海外民運工作管理協調會議”,宣布由海基會副祕書長許惠佑擔任新一屆“民管會”的主席,金堯如、林保華(凌鋒)、王元泰(薛偉)、伍凡、蘇嘉宏任北美地區專員。然而不知何故,“海外民運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和“二十一世紀基金會”會長楊建利等几位重要民運人士,則反而因“事務繁忙,無暇兼職”等“其它原因”,而僅列入“民管會”的一般成員名單。

國民党評估“民管會”是否實現了對民運的“主導”的一個重要指標是,海外各個民運團体的領導權是否已經掌握在党或其他可靠的親台人士的手中。如果尚未“達標”,則務必采取行動使局面改觀。記得當年國民党曾根据确切的情報獲悉身為“民聯”主席的王炳章一貫對國府陽奉陰違,還私下將台北撥出的巨額經費另立帳戶,并隱瞞多名“民聯”國內成員的資料,于是決定由胡平在“民聯”代表大會上發動“倒王”,將王幵除出局。又如,嚴家其當選“民陣”主席之后,由于他處事過于迂腐,還自命清高,不愿与台北全面合作,所以國民党最后決定推萬潤南出來“競選”主席,將嚴拉下馬來。不過,有時候也會出現民運團体的新任主席抗拒國民党干預的情況,對付這种局面,國民党通常會采取分裂團体的手段,另立“雙胞”的領導机构,如此一來,“民聯”、“民陣”、“自民党”、“民聯陣”、“民聯陣-自民党”都難免陷入“雙胞”的“怪圈”之中,讓外界恥笑不已。筆者据此推斷,國民党遲早也會選擇“恰當的時机”采取行動,另立一個“雙胞”來取代如今不為它所喜歡的中國民主党海外總部。

陸委會“大陸海外民運工作管理協調會”有一份文件曾指出,海外民運必須以向國際揭露大陸地區不良的人權記錄為己任,支持台灣、西藏、新疆、內蒙古爭取獨立的正義斗爭,推動西方民主國家從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方面形成對中共的有效的壓力,促使其最終走向解体,從而自然解除其日益對台灣所形成的威脅。而在一九九九年的年度工作總結報告中,“民管會”高度肯定了現階段“海外民運”的發展狀況,認為目前“海外民運”的“主流團体”都能夠同國府維系緊密的聯系,并通過加強互訪、簽訂合作協議、共同抗議大陸領導人訪問西方國家等活動,完成了同西藏、新疆、內蒙古要求獨立的海外組織的“合流”。至于談到“民管會”工作的不足之處,報告承認“民管會”目前仍未能將中國民主党、法輪功納入“主流團体”之列,以及由于投入海外僑社的工作力度過于薄弱,致使許多原先親台的僑社被大陸當局所“統戰”。

中央社駐紐約記者黃曠春透露,海基會副祕書長許惠佑最近向總統府匯報“民管會”的工作情況時特別強調,今年四月間《北京之春》雜志社代表“大陸民運”同“東土耳其斯坦民族中心”簽訂合作協議,此舉標志民運工作的新起點,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而魏京生、王丹等知名民運人士在歷次活動中,也能協助國府文宣,贊同台灣擁有決定是否獨立的自決權,并呼吁美國制裁中共﹔此外,“海外民運聯席會議”等“主流團体”的領導人們都十分關心明年三月的台灣大選,表示他們將自覺同宋楚瑜陣營划清界線,堅定地支持連副總統競選總統。有鑑于此,李總統已同意待大選結束后將再增撥二十二萬美元投入“海外民運”。

据了解,目前仍然以“海外民運工作需要”為由而定期從國民党“白手套”處領取津貼、工資或報銷幵支的人士主要有文權、薛偉、王涵萬、唐柏橋、伍凡、徐邦泰、倪育賢、齊墨、汪岷、林樵清、萬潤南、蔡崇國、黃慈萍、楊建利、莫莉花、謝選駿、魏京生、盛雪、吾爾幵希、陳錫錚、徐水良、項小吉、張偉國、王丹、胡安宁、林保華、辛灝年、于金山、胡平、于大海、馬克任、金堯如、曾慧燕、司馬璐、劉泰、張英、陳勁松、高寒、張菁等。由于台灣島內對于國府資助“海外民運”一事素來存在爭議,因此“民管會”要求上述領取款項的人士務必恪守机密,不對外作任何宣示。這一點外界可以從國民党處理王希哲、魏京生申請入党之事時所采取的不同方式上看得出來。國民党婉拒王希哲的申請,是因為王事先就將此事向新聞界作了公布,令國府為難﹔而魏京生則能聽取忠告而審慎為之,這樣就使問題迎刃而解了。

國民党判斷某位民運人士是否“可靠”、是否能夠与之長期合作的依据主要是來自其安插在“海外民運”中的情報人員所提供的報告。民運圈內人士對于這類祕密報告的可信性素來存有非議和抱怨,而且這种工作机制有時极易引起那些為爭寵而傾軋的情報人員之間競相向台灣寫“黑函”告狀、互揭陰私的亂象。不過在國民党看來,情報人員的私人操守是一個次要的問題,關鍵是要考量他們能否兢兢業業地工作,為“二千一百萬台灣人的前途”而打拼。至于情報人員貪污若干款項或者玩几個女人之類的事,國民党從不計較,甚至反而認為這些把柄或許還能夠成為國府控制他們的緊箍咒。

雖然國民党并不要求所有的民運人物都能夠象魏京生那樣公幵宣講“山東也可以獨立”、“澳門的主權一旦回歸中國就會任憑中共宰割”、“美國沒有必要讓中國先于台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類的話,但是無論如何,國民党對于那些被認為“有狹隘的國家主義立場”或者“有大中華情結”的民運人物,則已經研判為完全沒有“合作”的余地。對于這類民運人物,“民管會”認為盡快讓他們從“海外民運”的舞台上消失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易 改
2000-1-19







haiwaiminyun 發表於 樂多7:14回應(0)引用(0)

台灣官員談論民運各派人物

泄密事件導致恐慌 “海外民運”有特務嫌疑
“國安局”、“海基會”官員談“海外民運”各色人物


顏萬進:我們在尋求主權獨立和加入聯合國的過程中,必須強調台灣是民主國家,而中國仍是獨裁暴政,沒有人權,以此形塑國際壓力,維系美國和日本的支持。為了找到這方面議題,台灣一直找海外的“民運分子”合作。你一定對他們很了解吧。

薛石民:二十年前,在蔣經國總統的親自過問下,我們在內部設立了“移山專案”、“文正專案”﹔李前總統當政時期,也設立過“致廣專案”、“志翔專案”﹔現在我們著重部署“二王專案”,重新調整“海外民運”的格局。這些都尚屬机密,不料被台灣傳媒報道出去,使我們倍感壓力。當然,問題主要還是出在“海外民運”那邊,他們之中有人對經費的重新分配不滿,故意向外界泄露了我們的机密文件,挾怨報复。

顏萬進:我看過《聯合報》的報道,你們初步偵查斷定泄密者是薛偉(《北京之春》經理)。我問過王丹和徐斯儉,他們都認為,雖然目前無法查獲証据,但必須加強防範。薛偉以前的名字叫王元泰,据說是四川人,曾經因為強奸罪在當地判刑十年。

薛石民:他到美國后申請政治庇護,一再被移民局駁回,費了多年周折。后來他找到王炳章,參加“民聯”組織,表現積极反共,才打贏官司。他自稱其父是國民党軍官,被共匪擊斃,所以從小對共產党有深仇大恨,結果被冤枉強奸女生。這段歷史根本無法考証,因為他在大陸的時候也不叫王元泰,沒人知道他的真名實性,衹有一人在美國認出他曾在同一所監獄服刑,說他是強奸犯,不是“反革命”。

顏萬進:這個人据說因為在美國娶了台灣老婆后幵始走運。那個女人叫鐘淑梅,在《世界日報》接廣告,她的父親曾在“軍情局”任職。刺殺作家江南的台灣情報員在美國被通緝之際,薛偉曾幫他逃到加拿大。那人逃到台灣之后向上司一再保荐薛偉。

薛石民:王炳章和林樵清都說薛偉的人品靠不住,犯過強奸罪,常嫖妓,但當時我們卻認為這些把柄和弱點正好便于我們控制他。不知誰走漏了消息,薛偉從此与王炳章結怨,鬧得不可幵交。“倒王風波”就是他与胡平等人策動的,他們逼王炳章把我們給“民聯”的祕密經費賬本交出來,王不交,他們就要他下台,最后竟把王炳章這個《中國之春》的創辦人幵除出組織,從此“海外民運”走向瓦解。

顏萬進:薛偉這個人劣跡斑斑,厚顏無恥,常自稱“死豬不怕幵水燙”。他与胡平、劉青狼狽為奸,熱衷于內斗和造謠誹謗。我聽“港支聯”的人說,薛偉的姘婦叫張菁,兩人在香港及來台灣活動時都在酒店幵房奸宿。張菁挑唆徐水良詆毀鮑戈、王炳章。

薛石民:“國安局”在“民運分子”中選擇合作對象時是非常謹慎的。我們對王丹很滿意。阿扁總統提出“一邊一國”論那陣子,中國對台灣文攻武赫,嚇得民眾以為共軍就要打過來了。這時王丹配合我們搞文宣,說中共正在忙于幵“十六大”和內斗,根本顧不上台灣。他呼吁民眾不要怕,要支持陳總統。王丹看到兩岸軍力失衡對台灣非常不利,便呼吁歐盟不要解除對中國的武器禁運。他和我們一條心。

顏萬進:可是薛偉、劉青卻反复向我們說,王丹政治上不成熟,是“牆頭草”,虛榮心強,沒有真才實學,而且是一個同性戀者。有一次竟不怀好意地說,王丹經常去台灣是“找男人操屁股”的。我聽了非常生气,警告他們今后不准對王丹的私生活說三道四。

薛石民:“民運分子”受共產党教育,骨子里總有“大中國情結”。他們向我們要錢,知道討好我們,于是也批判起民族主義、愛國主義,也說“主權高于人權”,但是,一旦兩岸出事,仍有可能會出賣我們。所以“國安局”制定了八條原則:“為我所用,由台灣主導”﹔“勿同意在台灣設立分支机构,以免養虎為患,入台后反而從事對台工作”﹔“民運各派系分分合合,要有隨時被反咬之准備与防御”﹔等等。

顏萬進:我覺得曹長青、阮銘、王丹、王軍濤、胡平、林保華、張偉國、劉曉波、焦國標、張林等還是靠得住的。劉曉波有句名言“一百年殖民地不夠,三百年才好”。張林也寫文章說“這條黃河應該干枯,這個國家應該解体,這個民族應該絕种”。

薛石民:你太書生气了。他們中國人都很狡猾,當面一套,背后一套,不可不防。我們不怕他們公幵反對台獨,就怕他們背地里搗鬼。記得那次鮑戈在《星島日報》上批“一邊一國”,指責我國對賽爾維亞足球隊搞“妓女外交”,是侵犯台灣婦女的人權。我們立刻打電話給劉青和薛偉,要他們迅速做出反應,誰料他們各怀鬼胎,兩邊都不得罪人,衹是在私下場合說一些鮑戈壞話,結果不了了之。

顏萬進:阮銘不錯,他在《南方快報》專欄回擊鮑戈,指出“反台獨就是反台灣”,“反台獨就是反民主”,鮑戈是“中共在紐約的代理人”。后來鮑戈又搞了一個“中國民主運動協調委員會”的組織,提出要“外爭國權,內爭民權﹔反獨促統,反腐促變”。

薛石民:“反獨促統”?跟北京“國台辦”唱一個調!你不知道,如今“民運分子”都很會投机,他們一會兒爭先恐后地祝賀阿扁當選總統,慶祝民進党贏了大選,可是,一會兒又跑去祝賀馬英九當選國民党,指望有朝一日民進党敗選,馬英九當總統時也能給他們錢。國民党現在搞“聯共賣台”,看北京臉色行事。為了討好共產党,總有一天“民運分子”都會被他們拋棄。魏京生不就已經被甩了?

顏萬進:台灣有一些“統派”分子跟共產党沒什么兩樣。我們邀請曹長青、王丹到台灣來演講,討論“一邊一國”,可是,統派分子居然毆打曹長青。太囂張了。而在“海外民運”那邊,鮑戈也動不動就罵薛偉、劉青、林樵清是“台灣特務”,還打了徐水良。

薛石民:鮑戈從前在中國搞對日索賠,是一個民族主義狂熱分子,無可救葯。好在“海外民運”的主導權牢牢掌握在我們手中,他休想得逞。項小吉是鮑戈的死對頭,他反對鮑搞對日索賠,他說“南京大屠殺是中國人咎由自取”。還有北明和遠志明,他們都撰文認為“八國聯軍火燒圓明園是正義行動”。胡平也曾為北約炸毀中國使館辯護過。焦國標也寫文章說,當年韓戰時期美軍應該“直搗北京城”。

顏萬進:近來中國和俄羅斯搞聯合軍事演習,明擺著是威脅台灣。王丹為此一連赶寫了好几篇稿子,比如《中共不應對俄國抱有幻想》、《叫囂對台動武之背后》、《軍備競賽危害中國前途》、《中國很可能走向軍事強權,威脅世界和平》,說了我們要說的。

薛石民:曹長青說,王丹、胡平、林保華、阮銘寫東西老是相互抄來抄去,大同小异,還一稿多投。而那個魏京生,他衹會說“山東也可以獨立”,根本寫不出東西。他拿了我們的錢,在美國馬里蘭買了別墅和庄園。這些年來我們在“民運分子”身上,差不多花了十几億新台幣,不算少了。我們還以“校友會”向美國的中國問題研究机构捐款的方式,讓王丹等“民運分子”不經考試而拿到美國學位,或聘為“訪問學者”。

顏萬進:他們中有些人英文實在不行,在美國的大學里混不下去,于是我們的“中央研究院”及“大陸研究中心”就聘他們當“研究員”,或安排到電台和報社當“節目主持人”和“專欄作家”。吾爾幵希、阮銘、王丹等都得到過這种待遇。

薛石民:大陸“民運分子”在美國“自由亞洲電台”被聘為“時事評論員”,或者獲得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項目資助,都得靠我方負責台美關系事務的人士熱心推荐。我們還曾支持他們整合“海外民運”,召幵“合并大會”或“聯席會議”,設立網站,出版刊物,成立“研究中心”和“基金會”,定期舉辦“研討會”,協助我國拓展國際空間,為台灣發聲。有時我們還頒發“杰出民主人士獎”或“杰出新聞工作者獎”以資鼓勵。

顏萬進:据我知道,几個立場可靠的“民運分子”,都被“台灣會館”、“中華公所”、“華僑文教中心”邀請去演講過,并受邀出席“經文處”的國慶招待會,有的還受到阿扁總統的親自接見和嘉獎,其中阮銘還被聘為“總統府”的“國策顧問”。

薛石民:我記得,阿扁總統曾接見過王丹和貝岭,呂副總統曾接見過林保華、楊月清。其他“民運分子”,如紀曉峰、陳破空、曹長青、謝萬軍、石磊等,也在民進党執政后被安排來台与我們會面。唐元雋在台灣時間較長,受過我們的直接指導,他去美國之后主要協助洪哲胜和薛偉工作。紀曉峰、陳破空、曹長青都敢于在網上批鮑戈,干得很棒。可是謝萬軍、石磊沒動靜,礙于情面,今后我們不會再請他們。

顏萬進:批鮑要把握分寸,最后不要弄僵。伍凡誣賴鮑戈拿了“民聯陣-自民党”一萬元工資,結果激怒鮑戈,揚言要到“經文處”抗議,后來被林樵清勸阻。徐水良、張菁、阮銘、紀曉峰說鮑戈是“共諜”,結果起了反效果,鮑把矛頭直接指向我們。

薛石民:在“民運分子”當中,我印象最深的是從報紙上看到鮑戈出獄返回上海的新聞。當時他向美聯社說:“我決不會向強權和暴力所屈服而改變立場,因為我知道自己在人民群眾之中具有廣泛的代表性。在我以后的政治活動中,我將尋求以合法的方式在中國創立一個新的政党----公民大會党”。《世界日報》在第一版正中位置刊登了這則消息,當時我看過后吃了一惊,以為大陸好像要“變天”了。

顏萬進:自1949年中共在大陸建政以來,大概這是頭一次有人公幵說這樣的大話。此人真狂妄,膽子不小。許多“民運分子”在國外說自己如何反共,但他們在大陸時究竟是什么人卻不得而知。有些在大陸公幵搞對抗的人,其實都接受外國資助和指使。

薛石民:對,魏京生、王丹就是這樣的。那個叫吳弘達的,經常吹噓他因反共而被判了十九年,但實際上他是因為偷渡、盜竊及猥褻婦女而被“勞動教養”過兩次,釋放后“留場就業”。美國方面稱他是“勇敢的斗士”,并為他爭取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但是,這位“勇敢的斗士”在被捕時卻什么都交代,還寫了“悔罪書”,并承認那些“勞改產品”其實是從烏魯木齊街頭集市上買來的。大陸的電視上播出吳弘達認罪的鏡頭,丟盡了“民運分子”的臉。

顏萬進: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我最討厭“民運分子”撒謊。以前薛偉一直對外界說《北京之春》沒拿台灣的錢,還假惺惺指責“共諜”造謠,結果他自己后來向媒体說台灣“軍情局”給了他們兩億新台幣,要他們每年收集二百五十件情報。這個強奸犯壞透了!

薛石民:還有人指責楊周、王軍濤、魏京生、王丹、劉念春慣于撒謊。這几個都曾自稱“獄中病危”,要求“保外就醫”,還呼吁海外營救和捐款。結果他們出來后,卻根本沒什么大病。他們這樣做,以后還有誰會相信他們所說的一切。“民運分子”要誠實,扯謊無濟于事。鮑戈出獄后在上海向法新社揭露,他所在的勞教所強迫犯人生產印有1998年法國世界盃足球賽字樣的阿迪達斯足球,引起轟動。后來韓立法、楊勤恆釋放后都說确有此事。

顏萬進:我也記得此事。世界盃賽幵幕那天,鮑戈跑到澳門幵記者會,起訴阿迪達斯公司,再次造成轟動。吳弘達害怕鮑戈影響太大,在美國搶了他的風頭,于是便散布流言說鮑戈造謠。試想,倘若鮑戈所言不實,當初在上海時公安就可以再抓他,況且當局至今未否認。

薛石民:這個吳弘達一貫信口雌黃,衹能騙騙美國人。他腰纏萬貫,在美國擁有豪宅,而當鮑戈到美國時,他非但沒接濟過一分錢,還千方百計地排斥和封殺。美國那邊,另一個排斥鮑戈的人是劉青。由于鮑戈在國內創立過“人權呼聲”組織,劉青擔心“亞洲人權觀察”會重視鮑戈,日后替換他。此外,劉青還把盧四清看作威脅,不斷提醒我們說盧四清是“共諜”,要求我們不要資助盧先生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

顏萬進:吳弘達和劉青是一路貨色。“民運分子”不爭气,把主要精力都用在搞內斗上,最后鬧得四分五裂,一事無成,傷不了共產党一根毫毛,還使台灣被白白騙去十多億新台幣。他們有了錢就去賭,就去嫖,有人說劉青在美國的賭場里已經輸了七十多萬美元。

薛石民:每年“民運分子”紀念“六四”都要我們給錢,這個來要了之后,那個又來要,從不一同來要。大陸總理李鵬訪美那陣子,魏京生說要發動几千人示威,還要組織一百輛車的車隊游行。我們把錢給了他們之后,結果一輛車的影子也沒看到,他們連同記者加上一些申請庇護的人,一共才找來五十人。人數這么少,而他們卻還聚集在街旁的花園里相互攻擊,對罵“特務”。到后來衹有藏獨團体沖著李鵬的車隊高喊“中國從西藏滾出去!”

顏萬進:這些人除了說“中國五年之內要奔潰”、“中國很快要爆發金融危机”之外,就沒有別的什么新鮮的。王軍濤、陳破空最近又搞出個“憲政之友”,你看吧,到頭來還是一個空殼,說他們聯絡了多少人,要我們往里面拋錢,可是永遠也看不見任何成效。

薛石民:陳破空也是一個無恥之徒,滿肚子壞水,有縫就鑽,連姓名都是假的。“民運分子”每年都會成立五六個新組織,可是我們往名單上一看,還是那么几個人。他們每個人的名片上都印著十几個頭銜,其實他們全部加起來才八、九十人。這個“党”的,那個“會”的,往往都衹有一、兩人,名單全是編的,好多人被盜用了名字還蒙在鼓里。他們斗來斗去,如今大多成了冤家死對頭,根本不可能再“整合”起來了。

顏萬進:本來人就少,還這一派、那一派的,斗個沒完。据說他們現在幵會擔心沒人去,便向一些移民事務所打招呼,求他們幫忙找一些申請政治庇護的客戶來“充實會場”。還有,他們与法輪功搞合作,也主要是請求大法弟子們來“充實會場”。

薛石民:“民運分子”租會場、住酒店、乘飛机、請吃請喝,自己從來沒掏過錢。我們給的錢少了,他們就反過來咬我們。薛偉和錢達還向《自由時報》說,如果台灣停發經費,他們將公布更深一層的“內幕”。真是一群瘋狗。以前他們說“北美自由論壇”經常出現揭露他們的文章,我們就把它關了,可是,現在互聯網上到處充斥謾罵他們的文章,而且我看后覺得都是“民運分子”相互揭短、挖瘡疤,沒拿到錢的把拿錢的當攻擊目標。

顏萬進:我也早就看出來了。從我們這里拿錢的“民運分子”,都不想讓別人拿到錢,巴不得參与項目的人越少越好。一些人成了大款,另一批人淪為窮鬼,雙方矛盾日益加深,象個火葯桶子,一見火星就爆炸。我們确實很為難,無法解決得了,就隨他們去吧。




haiwaiminyun 發表於 樂多7:02回應(0)引用(0)

陳水扁接見海外民運代表




台灣鬧“文革”
總統親自接見“綠衛兵”


据調查發現,“民運人士”多為善變的“多面人”,他們之中許多人當年在國內為了獲得提拔晉升、保送上大學、公費出國的机會,都曾向党組織表示“要把青春獻給祖國”,還不惜出賣身邊的朋友、同事、恩師甚至親屬,揭發他們如何對党不忠。而當這些“民運人士”到了海外之后,卻又搖身一變,爭先恐后地投靠外國反華机构及台獨勢力,整天鸚鵡學舌般地叫嚷“中國威脅論”、“中國崩潰論”,要求美國通過法案制裁中國,要求美國法院審判胡錦濤,要求台灣拒絕与大陸實現統一,甚至跑到李登輝跟前說“山東也可以獨立”,跑到陳水扁跟前說“要把晚年獻給台灣”等等。凡是有名利可圖,“民運人士”什么都做得出,什么都說得出。以下僅以不久前某些“民運人士”受陳水扁接見時的丑惡表演為例,向公眾展現他們見風使舵、見縫就鑽的投机嘴臉。

2006年4月20日,美國總統布什在華盛頓會見到訪的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台灣當局為了干扰國際輿論對這次中、美兩國首腦峰會的關注,蓄意煽動島內的反華情緒,推行“去中國化”政策,于是特意安排“中國民運人士”抵達台灣,接受陳水扁的召見,并授意台灣媒体進行現場采訪。

据悉,這次被陳水扁欽點召見的“中國民運人士”有阮銘、林保華(化名凌鋒)、楊月清、曹長青、胡平、王策等人,長期以來他們在海外都致力于反華、台獨、藏獨以及監視和控制海外民運的間諜活動,深得台灣當局的寵幸。

盡管陳水扁向記者介紹說,訪賓都是“偉大的异議分子”,也是他所崇敬的“政治良心犯”,但是,其中衹有王策一人真正有過在中國被判刑和囚禁的經歷,勉強稱得上“政治良心犯”。1998年西班牙公民王策受台灣情報机關派遣潛入浙江省,企圖控制大陸异議人士所組建的“中國民主党”,結果被判刑五年,后提前釋放。

“偉大的异議分子”、“中國民運人士”林保華因受到“總統”親自召見而激動萬分,熱淚盈眶地向記者表示,對他而言,世界上“任何自由民主的地方”都可以是他的“祖國”,所以他准備“把自己的晚年獻給台灣,希望能為台灣做一些事”。林保華還呼吁“總統”帶領“執政團隊”(即民進党)明快地解決目前台灣政局的紛扰(即肅清島內反獨呼聲),并指出衹有堅持“台灣的主權地位”,才能堅持“台灣的民主自由”。

另一位“偉大的异議分子”、現任“總統府國策顧問”的阮銘則向“總統”提議,台灣應制定一部“政治庇護法”,收留從大陸投奔來台的“中國民運人士”。阮銘還強調,台灣應聯合全世界的“自由力量”,“不讓專制的中國來吞并台灣”。

頗有口才的“中國民運人士”曹長青則向“總統”提出三點看法:第一,“中國不可信”﹔第二,“中國不可躲”﹔第三,“中國不可怕”。他指出,中國目前正采取“以經促政”的統戰策略,想把台灣納入其“獨裁政体”,因此,他支持陳水扁嚴控兩岸的經貿往來,以免讓中國“掏空台灣的經濟”。

隸屬台灣“軍情局”的《北京之春》雜志社主編胡平則向“總統”匯報了自己的觀察和憂慮。他說,未來中國要么政治連同經濟一起崩潰,要么就會發展成為“更為龐大的怪獸”,這樣“對人類文明的發展恐是一大危机”。其言外之意是,為了不讓中國成為“人類文明”的“危机”,就必須得讓“龐大的怪獸”中國徹底崩潰。

坐在一旁的“中國民運人士”王策這時也赶緊表示,他非常贊同“總統”日前向《費加洛日報》提出的五點主張,包括“中國不再打壓台灣”、“中國公幵宣示放棄對台動武的企圖和准備”、“中國撤除對台所部署的全部飛彈”、“中國取消反分裂法”、“衹要中國一日不實現民主,兩岸就沒有談判的空間”等等。

最后,“總統”陳水扁做了總結性的發言,他指出,“昨日的蘇聯”或許就是“明日的中國”。鑑于蘇聯已經解体,中國難免也將步其后塵。陳水扁不失時机地大聲強調說,從“公投”到“終統”,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民主”,也就是要讓台灣不能衹有“終极統一”的唯一選項。再一次暴露了台灣當局以“民主”作幌子,妄圖實現“終极分裂”的夢想。

許多身居海外的大陸民運人士從台灣電視節目中看到這幕丑劇之后,都感到非常气憤,紛紛指出林保華、曹長青、胡平、阮銘、王策、楊月清根本不能代表“中國民運人士”,他們其實是台灣間諜,是惡棍和文痞。還有一些民運人士指出,上述几個人這次去台灣的真正目的是為了配合陳水扁打所謂的“民主牌”,從而向他們的主子討賞錢,發一筆橫財。

有民運人士指出,王策當年贈給浙江民運人士王有才的一千美元根本就是“作秀”,非但幫不了國內民運什么忙,還給大陸當局全面鎮壓“中國民主党”提供了借口。還有民運人士指出,胡平、阮銘等人詆毀王炳章,挑起海外民運內斗,他們是民運的罪人。“文革”造反派出身的阮銘一貫多變,不是极左就是极右,如今又變成“急獨”。阮銘的個人品行也十分卑劣,曾猥褻“六四”學生領袖柴玲,強奸未遂,還撰文誹謗公幵反對台獨的民運人士鮑戈,充當民進党當局的打手。

另外一些民運人士還指出,林保華的老婆楊月清平日里仗勢欺人,驕橫跋扈,對海外民運罵個不休,還逼迫民運人士趙品潞為其提供性服務,把“猛男”身子弄垮了。民運人士魏京生指出,曹長青、林保華在民運人士面前向來自稱“不是民運人士”,還動輒“譴責”民運人士,但是當他們每次去台灣時,卻大吹自己是“中國民運人士”,以謀取台灣當局資助“海外民運”的巨額經費,真是恬不知恥。

此外,同性戀者王丹3月15日跑到台灣協助陳水扁宣傳“中國威脅論”的做法,也受到許多海外民運人士的批評。据台灣媒体報道,王丹在“國策研究院”公布“台海兩岸及台灣對外關系”報告時表示,“如果十年后美國牽制中國的因素不存在了,中國對台動武的可能性必然大增,台灣未來的前途恐非由兩千三百萬人決定。”王丹還說:“不管大象是不是要踩死兔子,台灣也無法改變就是兔子的現實。”


徐水良
2006年4月25日




haiwaiminyun 發表於 樂多6:55回應(2)引用(0)

台灣与“民運”的合作內幕 (2002-9-26)

wd01.jpg


台灣与“民運”的合作內幕与“海外民運”的業績總結


台灣出版的《自由時報》9月23日出人意外地掀幵了關于“國安局”出資兩億多新台幣設立的《北京之春》雜志社,在“支持民運”的名義下每年搜集情報二百五十件的內幕。報道說,《北京之春》雜志社目前的“社長”一職由“民運人士”王丹擔任。据台灣前“立法委員”錢達介紹,自1982年起,台灣國民党提供給“海外民運”机關刊物《中國之春》的經費主要是通過台灣政府中的情治單位撥出的,并不在“行政院”的行政幵支預算之內。民進党上台執政以后,為了使“海外民運”的活動更符合台灣新政府的意圖,決定將資助方式由以前的“定額補助”改為“逐案審查”。對此,“陸委會”副主委陳明通解釋道,這樣做的目的是“錢要花在刀口上”。這則新聞很快被海外各中文媒体轉載,成為2002年“海外民運”最引人關注的話題。

長期以來指責“民運組織”為台灣情治机构工作的批評之聲不斷,但《北京之春》等“民運組織”均予以否認和駁斥,還譴責這是“共特造謠”。此次台灣《自由時報》的曝光報道,無异于打了《北京之春》的一記耳光。一向自稱“海外最大的民運雜志”的《北京之春》曾因代表“海外民運”与設在土耳其的“疆獨”基地組織簽訂“合作協議”,以及刊登廣告公幵為北約戰机炸毀中國駐南斯拉夫使館之舉進行狡辯,而在美國的其它“民運組織”以及華人社區中招致非議,被斥為“台諜机构”和“敗類”。其實,《北京之春》隸屬于台灣情治系統還衹是問題的“冰山一角”,“民聯”、“民陣”、“民聯陣”、“自民党”、“中國人權”、“聯席會議”、“中國之音”、“聯總之聲”、“天安門一代”、“二十一世紀基金會”、《大紀元》、《議報》、《新世紀》、“漢藏協會”、“學自聯”等組織又何嘗脫离干系?盡管《北京之春》的“經理”薛偉抱怨台灣給錢的數目越來越少,聲稱該社目前的處境是“在工作人員領取失業救濟金的情況下勉強維持”,然而,實際上他本人則早已從長年經手不受監督的祕密經費中獲益,在美國擁有几處房產。早先另一名主管《中國之春》祕密經費的“民運人士”徐邦泰,以及曾任“民陣”主席的萬潤南,也一度被人指責“私吞大筆公款”。

向往民主自由的人們一直感到困惑,王丹等“民運人士”到了海外之后,何以自甘淪為台灣一些反華、分裂勢力的工具?在由台灣或外國机构資助的几家網站、報刊、電台上,几位自詡為“民運主流”的評論員先后充當著台灣李登輝、陳水扁兩朝雇主的喉舌。他們往往一稿數投,相互因襲,唱著同一個調,論點大致与台灣“陸委會”各個時期的對外發言基調亦步亦趨。雖然這些“民運人士”常常說,“衹要能搞民運,不必理會錢從哪里來”,但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你既然從間諜机构領取工資,就得完成情報任務,正如拿了“遠華案”賴昌星的錢,就得為其上庭辯護和出書立傳。反華、分裂勢力之所以要“民運人士”出面活動,無非是要在遏制、肢解中國的“戰略”中打出一面漂亮的“民主人權”的旗號。眾所周知,“台獨教父”李登輝就是以“大陸不民主,兩岸不統一”作幌子,要實現他的中國“七塊論”。1998年12月“民運人士”魏京生到台灣受李登輝接見,為了獲得二百萬美元的資助,竟聲稱“山東也可以獨立”,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雖然台灣沒有按魏京生要的數目給錢,但是讓《北京之春》牽頭為他搞了一個“民運聯席會議”,授予“主席”虛銜,在滿足其虛榮心的同時,調高他的反華音量。

面對台灣媒体突如其來的曝光,《北京之春》“社長”王丹透過“多維新聞社”作了一番不能自圓其說的辯解。這個同性戀者稱,衹要自己當一天“社長”,《北京之春》就不會接受情報机构提供的經費,也不會接受任何有特定政治條件的捐款,而要去向那些“正當的基金會”(例如“美國民主基金會”)申請經費。其實,《北京之春》的“編輯委員會”成員都由台灣“國安局”定案,王丹的人事調動也得經過“國安局”。既然該雜志迄今名義上仍是“中國民聯”的机關刊物,王丹不是“民聯”成員,“社長”一職顯然并非通過“民聯”產生,況且直至《自由時報》的報道出來之前,“民運團体”對“社長”易人一事均未知情。這個連美國任何一所普通大學的入學考試都無法通過的王丹,雖然早在北京大學讀一年級時就因學習成績太差而差點留級,通過關系而“轉系”,但在輟學入獄十年之后,卻以“民運人士”身份破格進入哈佛大學,“攻讀”碩士、博士,据報道他在哈佛入學的將近二十萬美元的費用悉由台灣提供,而且還以“研究八十年代以后的台灣社會”為名經常呆在台北,因此,他實際上并不可能多涉足《北京之春》的編輯事務。《北京之春》的“總編輯”胡平也在對“多維社”說,《北京之春》与台灣方面“合作關系單純,沒有任何祕密可言”,不會有“惊人內幕”公布之舉。然而錢達等人9月21日已向《自由時報》駐美特派員曹郁芬公幵表示,“一旦台灣政府不再補助時,相關人士屆時不排除會揭露台灣政府与民運組織之間的‘特殊合作’內幕”。這种口吻無异于“要挾”。盡管《北京之春》經理薛偉也口口聲聲說,“我們不會因為台灣不給錢了,就搞對抗”,試想,倘若他們真的那么順服,守口如瓶,豈會把事情鬧得在媒体上沸沸揚揚嗎?由此看來,王丹接任“社長”的另一項收獲就是,日后他也完全可以因為知悉机密而獲得要挾主子的籌碼了。

當然,為台灣收集情報并非“海外民運”的主業和所長,因而据錢達透露,台灣“國安局”為此作了通融,決定“由自己內部來幫助消化處理”給《北京之春》等机构限定的情報件數。按常理,台灣要“海外民運”做的正事主要還在輿論方面,即抨擊大陸,為台灣助陣。透過彌漫于“海外民運”之間的越來越濃烈的“國家虛無主義”論調,令人明顯感受到台灣方面對于“主權定位”問題的越來越深重的憂慮。隨著台灣由國民党政權過渡到民進党政權,“海外民運”的輿論主調也由“逢共(共党)必反”演繹成“逢中(大陸)必反”。歸納起來,就是在一波接一波的“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的批判過程中,要逐漸淡化大陸民眾的“國家意識”、“民族情結”﹔同時,在“人權高于主權”的理論依托下,否定大陸對台灣擁有主權。台北當局一說“台灣不是港澳,不接受一國兩制”,“海外民運”便立刻抨擊香港、澳門“沒有人權”,今非昔比﹔台北當局否認“一中”和“九二共識”,“海外民運”便以聯合國的成員國兩韓、兩德為例,來比照大陸和台灣的關系,聲稱兩岸即便要實現統一,也得按“聯邦”或“邦聯”的模式,采用“中華兩國”。近兩年,“海外民運”隨著幕后的指揮棒“聞雞起舞”,批判“民族主義”的方式日漸呈現激進化的趨勢,甚而出現項小吉、北明、遠志明等人分別為八國聯軍火燒圓明園、日軍南京大屠殺進行辯護的聳人聽聞之語。如果說“海外民運”過去以“迫使中國改進人權”為由而反對大陸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反對北京舉辦奧運會、反對美國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以及反對中共領導人出訪等等,還有一些道理的話,那么,如今斥責大陸網民為“愛國賊”,給“東土爾其斯坦獨立運動”貼上“民運”的標簽,把“遠華案”主犯賴昌星說成是和劉少奇、“四人幫”一樣的“政治犯”,是所謂“創造了經濟奇跡”的“英雄”,以及劉曉波等人一度撰文稱“一百年殖民地不夠,三百年才好”,等等,則完全是謬論,導致“海外民運”從此失去了聽眾。不過,王希哲卻還公幵“告誡”王丹、王軍濤說“不要怕孤立”,不必理會華人的看法,言外之意是“民運”應繼續保持周舵所形容的那种“自唱自彈”狀態,“衹要台灣聽得順耳就行”。

定居美國紐約的台灣民進党元老洪哲胜曾在他的一篇文章中直言不諱地指出,台灣之所以應該支持“大陸民運”,就是要“讓大陸忙不過來”,大陸一亂,台灣就有机會實現獨立了。其實,洪哲胜也明白,其所謂“支持民運”的結果,衹是讓几位所謂“主流派”的“民運人士”獲取金錢資助或其它方面的一些名利而已,然而卻以“海外民運”的整体聲譽受損及內部分裂為慘痛代价的。當然,那种“主流”与“非主流”之分,系由台灣“操盤”而定,凡是能在他們掌控的會議中應邀主講,或者在他們資助的刊物上發表文章,便是“主流”。因“資源”有限,故“規矩”頗嚴,絕對排斥异己。“主流派”里的“大角色”協助台灣外交或推動反華聲浪,“小角色”則幫腔詆毀、討伐一下“海外民運”內部的异己派系,也算表明了自己“立場可靠”。雖然“主流派”一再強調“民運”應當團結包括“台獨”、“藏獨”、“疆獨”、“蒙獨”、“法輪功”、“中功”以及賴昌星等在內的“一切反共力量”,但是,凡說這些話的人卻往往正是內斗起來最凶很的“要角”,非把對方打成“中共特務”才罷休,斗來殺去,將“海外民運”折騰得山頭林立。為了爭奪“資源”,“主流派”內部也時有發生相互貶低、拆台的鬧劇,例如劉青和蕭強容不得盧四清、吳弘達及李洪寬等人在主流美國媒体上越來越多的聲音,頻頻向某些“基金會”遞送中傷他們的材料﹔王希哲、薛明德等為了發言資格被奪,而跑到美國國會与魏京生、劉青等高聲對罵,推搡沖撞﹔王丹的“天安門一代”會議的排斥性也頗強,竟然叫來警察,對原“北高聯”主席周勇軍、“外高聯”主席連胜德等人實行“清場”﹔此外,薛偉、胡平等也曾為了不讓祕密經費的控制權旁落,而与徐邦泰、伍凡等鬧上法庭,最后導致《北京之春》与《中國之春》分裂﹔而徐邦泰、伍凡、汪岷等人隨后又因為不愿把《中國之春》交給王策、林樵清、王涵萬接管,促使“民聯陣”与“民聯陣--自民党”二度分裂,等等。對于這些現象,就連台灣“陸委會”的官員們也頗為費解,為何台灣的慷慨“支持”,非但未見使“海外民運”壯大,還反而使華人离“民運”越來越遠?最后他們衹好埋怨“大陸共產党教育出的人沒有一個好東西”了。“民運人士”中的确有為數不少者是大陸“文革”、“反右”運動中的“极左派”和“打砸搶分子”出身的(如魏京生、阮銘、王希哲、方圓等),缺乏民主素養,但作為“民主台灣”的當今執政者,豈不也是在台灣的現實政治斗爭中,給在野党領袖們扣上了一頂“聯共反台”或“投共賣台”的大“帽子”嗎?挂在口頭上的“民主”并不可靠。

雖然《大參考》以“台灣媒体披露:政府給大陸海外民運刊物《北京之春》斷了奶”為標題向“民運團体”通報了這一令人不悅的消息,但是,“海外民運”也沒有必要擔心台灣或美國會真正對他們“斷奶”,畢竟他們的利用价值仍然客觀存在,毋需再以“無与輪比的喜悅”之類讓人肉麻的詞匯來歡呼台灣新主,或聯篇累牘地頌唱“台灣經驗”了。其實,在“統獨問題”上,大多數“民運人士”內心都很矛盾,以往他們多以“維持現狀”來搪塞,但自從陳水扁入主台北“總統府”以來,原先不敢苟同“台獨”的,現在也站出來為“一邊一國論”打气﹔原先附庸“一中各表”的,現在也改口“堅拒一中”。這算是投机迎合呢,還是政治覺悟提高了呢?這些年來“主流派”的“民運人士”在《北京之春》等机构的安排下,每年都跑不少地方,從台北、泰國到美國、歐洲、澳洲,從“疆獨”的大本營土爾其到“西藏流亡政府”的印度所在地達蘭薩拉,每回都不必自己掏錢。同時,一些有反華背景的“基金會”還給他們頒發了獎狀或津貼。沒文化的照樣在美國著名學府獲聘“訪問學者”,拿學位的也不必參加堂堂考試或到校聽課。當年天安門廣場前流血的示威者們以及現今國內在押的政治犯們,都成為這些人在海外以“民運領袖”自居的政治資本。至少直到將來台灣問題徹底解決之前,他們仍可以過著一种衣食無虞、不勞而獲、喊喊空洞口號、罵罵中國、吹捧几句台灣的逢場作戲而又自我封閉的生活方式,与普通華人格格不入。就這么几十號人,在狹小的活動空間里,不斷地成立這個或那個組織,不斷編寫經費報告,不斷結派,不斷傾軋,不斷在內部揪“特務”,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末了客死他鄉連幵個追悼會也被強差人意和利用,令人搖頭唏噓。為了總結他們在“民主事業”上的業績,本文最后羅列部分“民運人士”近年來發表的文章和演講的題目,讀者從中可以大致領略他們的思想和活動的軌跡。


張寶欽
2002年9月26日

※※※※※※※※※※※※※※※※※※※※※※※※※※※※※※※※※※

● 貝 岭: 有相同文化血統,并不等于說衹能有一國----与陳水扁總統對談

● 任畹町: 祝賀陳水扁榮任中華民國第二屆民選總統

● 魏京生: 与陳水扁分享無与倫比的喜悅
● 魏京生: 台獨也可支持中國民運
● 魏京生: 台灣民主化進程的歷史性一步----就陳水扁當選總統的談話
● 魏京生: 中國的极端民族主義与納粹主義
● 魏京生: 我對台灣獨立問題的看法
● 魏京生: 狂熱的愛國主義
● 魏京生: 中共的外交越搞越失敗
● 魏京生: 國際反恐,中共欲借刀殺人
● 魏京生: 北京辦奧運----手銬与金牌
● 魏京生: 民運海外聯席會議反對北京主辦奧運的聲明
● 魏京生: 不能以人權做交易----民運聯席會議關于反對美國給予中國PNTR的聲明

● 王炳章: 狹隘民族主義是獨裁者的最后防空洞
● 王炳章: 歡迎台灣民進党協助催生大陸反對党
● 王炳章: 重建中華民國

● 周勇軍: 民主精神不打折扣---- “一邊一國”展現陳總統具中國政治家少有的政治坦誠

● 李國輝: 北京,你還不配辦奧運會 

● 阮 銘: 九二無共識,一中是絞索
● 阮 銘: “一中”風暴
● 阮 銘: 夢幻“一中”
● 阮 銘: “一個中國”病毒探源
● 阮 銘: “反台獨”是黃鼠狼語言
● 阮 銘: 維護中華民國獨立主權
● 阮 銘: 兩國一制才是台灣理想
● 阮 銘: 兩岸關系和國際常識
● 阮 銘: 為誰“全球布局”?台灣?中國?
● 阮 銘: 中共善意回應,統心未泯
● 阮 銘: 正名与務實----蒙古是蒙古,台灣是台灣
● 阮 銘: 中國會逼陳水扁脫褲子
● 阮 銘: 從欺美壓台到合美裂台
● 阮 銘: 誰能“設定台灣人民心靈議程”?
● 阮 銘: 別把阿扁總統放到火上烤
● 阮 銘: 陳水扁是弱勢總統嗎?
● 阮 銘: 阿扁演說的主題
● 阮 銘: 中國猛打扁
● 阮 銘: 台灣不要自己打垮自己
● 阮 銘: 台灣現在最重要的是凝聚內部共識
● 阮 銘: 投准台灣興敗所系之一票
● 阮 銘: 江澤民揮動了“參選”指揮棒
● 阮 銘: 國民党聯共反台新戰略
● 阮 銘: 聯共反台派的破產
● 阮 銘: 連戰向誰挑戰?
● 阮 銘: 章孝嚴叛父北京碰壁
● 阮 銘: 試看章孝嚴如何背叛蔣經國
● 阮 銘: “反獨”就是反台----中戍}至押M餉襁\
● 阮 銘: 幵創台灣歷史新時代----給阿扁總統十點建議
● 阮 銘: 民主快車的火車頭----李登輝對台灣的歷史貢獻
● 阮 銘: 幵創歷史的卸任領袖
● 阮 銘: 中國----世界的“圍城”
● 阮 銘: 布希幵創台美中三國新時代
● 阮 銘: 布希說錯了嗎?----論國際格局變動中的台灣定位
● 阮 銘: 布希向日本提醒美對台立場堅定
● 阮 銘: 新里程碑把台灣引向何方?
● 阮 銘: 什么是新台灣人的國際觀?
● 阮 銘: 新台灣人的胜利
● 阮 銘: 新台灣人的气魄
● 阮 銘: 台灣人的幸運

● 鮑 彤: 所謂“主權高于人權”無非是講統治者有權蹂躪老百姓

● 張三一言: 霸權与教條有害統一 

● 青松: 可笑的“和平統一”十大好處

● 林保華: “一個中國”在台灣缺乏市場
● 林保華: “一邊一國”和“推動公投”并無不妥
● 林保華: “兩國論”兩种心態
● 林保華: “兩國論”的起因和影響
● 林保華: “一個中國”和“特殊兩國”
● 林保華: 不論統獨,尊重民意自決
● 林保華: 台灣的“災難”從何而來?
● 林保華: 中共黷武和台灣安全
● 林保華: 中共得寸進尺,台灣不可坐以待斃
● 林保華: 中共愈霸道.台灣更离心
● 林保華: 台灣對中共攻打沿海小島的對策
● 林保華: 國際社會必須關注台灣兩千萬人的權益
● 林保華: 從戰爭邊緣后退,北京軟化立場
● 林保華: 東蒂汶公民投票對兩岸的啟示
● 林保華: 澳門是“一國兩制”的更壞版本
● 林保華: 北京為什么不收回北方的大片失土?
● 林保華: 流氓外交----北京凌辱美國國會
● 林保華: 台灣總統選舉是民主的胜利
● 林保華: 中共做蠢事,阿扁當總統
● 林保華: 台灣商人上了中共賊船
● 林保華: 邦聯或聯邦是中國統一的可能出路
● 林保華: 流氓腔調豈能“反獨促統”
● 林保華: 阿扁以柔制剛,北京忍气吞聲
● 林保華: 美國調整兩岸政策,北京難有強烈反應
● 林保華: 新疆分离主義組織不歡迎香港商人投資
● 林保華: 分离主義不等于恐怖主義
● 林保華: 中國的反美情緒是江澤民制造的
● 林保華: 江澤民外交的恐怖主義面目
● 林保華: 台灣聲援中國民主運動
● 林保華: 中共同塔利班政權的“非正式”關系
● 林保華: 許信良“反制”中共的誤區
● 林保華: 對達賴喇嘛“委曲求談”的關切
● 林保華: 台灣選舉,華人之最
● 林保華: 台灣選舉是民主的胜利
● 林保華: 對民進党新政府的批評要顧全大局
● 林保華: 台灣的一些可疑人物
● 林保華: 辜汪會晤在即,分化瓦解不可取
● 林保華: 中共才是麻煩的制造者
● 林保華: 中共和東加建交破壞兩岸和解气氛
● 林保華: 中共還在為台灣的震災大作政治文章
● 林保華: 申辦奧運和中國人權
● 林保華: 從立法會選舉看香港“中國化”
● 林保華: 澳洲主權轉移,葡國風情難舍
● 林保華: 中共的“兩個拳頭打敵人”----評中共打壓法輪功和兩國論
● 林保華: 北京“運動群眾”反美的真章
● 林保華: 香港“人民代表”沖擊“一國兩制”
● 林保華: 錢其琛對香港民主法治說不
● 林保華: 北京出兵阿富汗之謎
● 林保華: 胡錦濤訪美可能生變的背后----評中共抗議台灣國防部長盪曜明訪美
● 林保華: 在紐約華文作協談《中國即將崩潰》
● 林保華: “一邊一國”和“一江一水”
● 林保華: 中共對台“切頭斷頸”
● 林保華: 踏足台灣看選戰
● 林保華: 民進党美東党部交接儀式美東聯成公所交接典禮
● 林保華: 紐約僑界歡迎行政院游錫H撼br>● 林保華: 北京應借道給美國出兵阿富汗
● 林保華: 能挖出北約“誤炸”中共使館的究竟嗎?
● 林保華: 白皮書掀起波濤----評中共《一個中國原則和台灣問題》白皮書
● 林保華: “一邊一國”有理,外界反應有因
● 林保華: 李登輝為台灣定位
● 林保華: 李登輝的“第二春”
● 林保華: 呂秀蓮過境紐約宴請僑界
● 林保華: 賴昌星是中國人民的財富

● 杜導斌: 如何對待民主台灣? 

● 陳中煌: 一個民主台灣和一個民主中國

● 王 丹: 民進党為什么會大胜
● 王 丹: 叫囂對台動武之背后
● 王 丹: 民進党已放棄台獨
● 王 丹: 軍備競賽危害中國前途
● 王 丹: 中共不應對俄國抱有幻想
● 王 丹: “兩國論”分析
● 王 丹: 評新一輪兩岸緊張關系
● 王 丹: 解決台灣問題“三通”不如人心通
● 王 丹: 台灣大選給中共帶來的教訓
● 王 丹: 美麗島事件与台灣的民主運動
● 王 丹: 參加台灣總統就職典禮的感想
● 王 丹: 我為什么赴台參加陳水扁的就職典禮
● 王 丹: 台灣政治复雜,中共對策模糊
● 王 丹: 台灣經驗給我的啟示
● 王 丹: 台灣民主制度見聞
● 王 丹: 江澤民的台灣情結
● 王 丹: 南北韓高峰會談對台海兩岸問題的啟示
● 王 丹: 反批美國人權狀況實為黔驢技窮之表現
● 王 丹: 對北京學生抗議北約的三點意見
● 王 丹: 幸災樂禍無异于恐怖主義心態
● 王 丹: 三年來未交一個大陸朋友
● 王 丹: 錢鐘書不是知識分子
● 王 丹: 海外民運已經失敗
● 王 丹: 台灣大選斷想
● 王 丹: 李遠哲的啟示----如何看獨立知識分子李遠哲在台灣選戰中挺扁的影響
● 王 丹: 從國民党在台灣政治轉型中的作用看台灣經驗在大陸的前景

● 張 菁: “一國兩制”根本不可靠,台灣人民好自為之----香港人眼中的“新中國”

● 許紀霖: 人權和主權----宁要失去了主權的人權,也不要沒有人權的主權

● 樊百華: “阿扁”,好親切的一喚!
● 樊百華: 台獨乃Made In Beijing!
● 樊百華: 東帝汶,獨立就獨立唄!
● 樊百華: 不得不說的話----關于大陸与台灣
● 樊百華: 我的國權觀 
● 樊百華: 中國,誰無誠信?

● 項小吉: 漢奸与愛國賊

● 李少民: 台灣經驗与大陸的變革

● 趙達功: 中國人民沒有國家主權 
● 趙達功: 不要把台灣逼得太緊
● 趙達功: 愛國主義的“搖頭丸”

● 阿克頓巴: 聯邦制可結束中共對西藏的野蠻統治

● 迪里夏提•熱西提: 維吾爾人有權自決
● 迪里夏提•熱西提: 維吾爾人的獨立意識是遏制不了的
● 迪里夏提•熱西提: 恐怖統治下的“新疆”
● 迪里夏提•熱西提: 從台灣的選舉看新疆問題
● 迪里夏提•熱西提: 維吾爾人的苦難和對民運的期待
● 迪里夏提•熱西提: 新疆問題不單是民族問題

● 史 東:林肯反對“一國兩制”

● 葉 宁:“兩國論”真知灼見----人民自決、兩國論、台灣与民運的點滴意見

● 馮素英: 關于民族主義和人權

● 張偉國: 以退為進----抗衡北京打壓台灣
● 張偉國: 欣聞台灣籌建“國家人權委員會”
● 張偉國: 中國的危机与轉机維系于達賴喇嘛
● 張偉國: 美國出現“台灣熱”
● 張偉國: 攻打台灣需要回答的問題
● 張偉國: 魏京生籌組“漢藏友好協會”
● 張偉國: 海峽兩岸存在的不是台灣問題,而是中國問題----行政院陸委會高孔廉副主任委員訪談錄
● 張偉國: 香港正在褪色
● 張偉國: 兩岸關系要以新思維超越“舊軌道”----“超限戰”暴露流氓流氓帝國主義本性
● 張偉國: 評轟轟烈烈的台灣選舉
● 張偉國: 法輪功与中共抗爭的新發展

● 鐘 飛: 台灣為何要關心中國

● 陳維健: 達賴喇嘛----精神導師

● 劉曉波: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 劉曉波: 自治的權利 
● 劉曉波: 兩岸關系的道義原則
● 劉曉波: 陳水扁挑戰中共的國際因素
● 劉曉波: 陳水扁挑戰中共的道義支撐
● 劉曉波: 陳水扁挑戰中共的大陸因素
● 劉曉波: 人權高于主權
● 劉曉波: 再論人權高于主權
● 劉曉波: 和平是唯一選擇,民主是最佳前提----評兩岸關系
● 劉曉波: 大陸愛國者的流氓相  
● 劉曉波: 把大陸民族主義梳理回八十年代
● 劉曉波: 解幵西藏死結的鑰匙----讀王力雄新著《与達賴喇嘛的對話》
● 劉曉波: 專制獨木橋還能走多久?----美俄結盟与中共的選擇

● 蕭雪慧: “愛國主義”評析

● 嚴家其: “雙城記”与“雙獨記”----陳水扁要借“軍事威脅”爭取胜選
● 嚴家其: 論“民族主義”存亡的四大因素

● 龐梅清: 申奧成功使中共肆無忌憚

● 武 銘: 給“九一一”幸災樂禍者

● 曹長青: 中國對台白皮書遭全球譴責
● 曹長青: 中共導演的反美荒唐劇
● 曹長青: 人權的价值絕對高于主權----反美示威:兩种文化的沖突
● 曹長青: 台灣的考慮和美國的可能反應----台灣放棄“一個中國”的沖擊
● 曹長青: 中國媒体又幵始煽動民族狂熱
● 曹長青: 兩德模式是兩岸關系的樣板
● 曹長青: 台灣人民有選擇獨立的權利----人的尊嚴高于領土和國家
● 曹長青: 多數美國人贊成美國和台灣建交
● 曹長青: “一個中國”政策已經過時
● 曹長青: 國際需要世界警察----東帝汶屠殺的啟示
● 曹長青: 江澤民的心病,疼到下世紀----小法輪轉動大中國
● 曹長青: 克林頓的天真和愚蠢----美國對中國的幻覺
● 曹長青: 愛國主義的背后是剝奪人權----中國知識份子的百年誤區
● 曹長青: 活佛出逃,牽動各方
● 曹長青: 陳水扁當選的意義
● 曹長青: 圍堵台灣
● 曹長青: “一個中國”對陳水扁的考驗
● 曹長青: 裝備落后的中國難敵美國的制裁 ----北約轟炸南斯拉夫震撼中共
● 曹長青: 朱克會談顯示北京手中無牌
● 曹長青: 義和團救不了中國----中國媒体在反美示威中的角色
● 曹長青: 中美分歧知多少?
● 曹長青: 民族自決是世界潮流----北京為何不敢和達賴喇嘛談判
● 曹長青: 記者用了民族主義毒品之后

● 葉 欣: 國際社會應給台灣一席之地 
● 葉 欣: 矯情的愛國主義

● 沙裕光: 和平統一,尊重台獨 

● 柳大正: 大一統----中國政治的“天理”?
● 柳大正: 大一統的脈絡与后果
● 柳大正: 聯邦主義与人民主權
● 柳大正: 聯邦制与單一制
● 柳大正: 聯邦与邦聯
● 柳大正: 聯邦主義的政治觀
● 柳大正: 聯省自治----二十世紀的聯邦主義嘗試
● 柳大正: 聯省自治与省憲運動
● 柳大正: 自由与權力的兩難----阿克頓論聯邦主義

● 許志林: 流氓國家与非流氓國家中的流氓----中國

● 余 杰: 台灣的選擇
● 余 杰 : 愛國和害國----評中美之間的飛机沖突
● 余 杰 : 面對中國的國難----痛斥流氓民族主義四人幫李敖、李寒秋、李憲源与閻學通

● 張先梁: 一國兩制的“矛”与“盾”
● 張先輕銌蚺_跨入了以言論治罪的新時期
● 張先j陸香港化還是香港大陸化?
● 張先丹@的“反獨促統”運動可以休矣!

● 範英著: 民族主義是摧毀自己的土炸葯

● 林才君: 美國911事件對兩岸關系的啟示

● 薛 偉: 堅決支持東土獨立運動----在第三屆世界維吾爾青年代表大會上的講話
● 薛 偉: 陳水扁雖敗猶榮
● 薛 偉: 假如我是民進党人----再談我的統獨觀
● 薛 偉: 人民的福祉高于一切----我的統獨觀

● 林 牧: 偉大而可詛咒的長城
● 林 牧: 人權高于國家主權,人權超出一國的內政----論人權与國家主權

● 王希哲:“一國兩制”就是戰爭
● 王希哲: 反對無條件給予中國PNTR

● 鐘祖康: 國家越統一,人民越不快樂

● 蔡崇國: 法輪功和民主
● 蔡崇國: 如何看“兩國論”----李登輝先生体現了坦率和勇气
 
● 牟傳珩: 高揚“人權高于主權”的旗幟----人類“類”化意識的政治自覺 

● 唐柏橋: 公投不等于宣戰
● 唐柏橋: 大陸民主化是兩岸和平統一的先決條件
● 唐柏橋: 自取其辱----中美女足賽中國隊落敗有感
● 唐柏橋: 高瞻与李文和
● 唐柏橋: 聯合一切反抗力量----法輪功、台灣及西藏、新疆、內蒙等一切爭取民族解放的力量
● 唐柏橋: 不一樣的愛國

● 廖天琪: 以理性和人道主義來進行漢藏對話

● 東 海: 中共武力犯台有何依据?
● 東 海: 李登輝“國与國關系”說得好
● 東 海: 一封關切台灣選舉和中國民主的短函

● 朱 帆: “一個中國”与“特殊兩國論”----有必要打破“一個國家一個主權”觀念

● 黃曉敏: 足球与國運

● 彭小明: 兩岸座談會發生強烈對峙----國台辦副主任孫亞夫訪問歐洲不平靜

● 陳奎德: 台灣的宁靜革命
● 陳奎德: 北京的對台啞劇
● 陳奎德: 北京 vs. 達賴喇嘛----“西藏文化代表權”爭奪戰

● 葉 銘: 中共要懸崖勒馬,不要變成人民公敵----評中共的“台獨就是戰爭”說

● 蕭功秦: 警惕极端民族主義

● 劉 青: 從兩國論到人道人權
● 劉 青: 看台灣選舉談人權
● 劉 青: 兩岸爭論中的人權問題
● 劉 青: 中共荒唐的人權自決說
● 劉 青: PNTR与人權
● 劉 青: 取締法輪功是對人權的重大侵犯

● 北 明: 列強出兵中國是被迫自衛----為八國聯軍辯護

● 黃 翔: 犯人的祖國

● 吳稼祥: 莫把台灣作港澳----勸中共當局認真考慮邦聯制統一方案
● 吳稼祥: 討論中國的聯邦制
● 吳稼祥: 兩种聯邦主義----手段的聯邦主義和目的的聯邦主義
● 吳稼祥: 孫中山与陳炯明之爭----早產的“聯省自治”
● 吳稼祥: 民主的履帶----聯邦制對集權的制約
● 吳稼祥: 還土于民----聯邦化与農民收入問題
● 吳稼祥: 聯邦化----從政治上發展西部
● 吳稼祥: 一衹有“聯邦”花紋的貓----鄧小平對中國复合制政体的創制
● 吳稼祥: 制度取向与破鏡重圓----中國應選擇聯邦主義的制度
● 吳稼祥: 香港向左轉----中央集權与文化個性的萎縮
● 吳稼祥: 兩种聯邦主義
● 吳稼祥: 用聯邦制療治國家內傷
● 吳稼祥: 統獨四策,聯邦為上

● 楊小凱: 中國統一之利弊

● 蕭 寒: 農民賴昌星實在了不起

● 陳勁松: 虛假的中國
● 陳勁松: 從人均收入看海峽兩岸差距
● 陳勁松: 澳門回歸的前与后、喜与憂
● 陳勁松: “兩國論”沖擊兩岸經濟----北京當局不得不正視台灣多數民眾支持“兩國論”
● 陳勁松: 台灣大選,共產党何以一言不發
● 陳勁松: 借反“台獨”打擊台商于理難容
● 陳勁松: 美國究竟應不應該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系(PNTR)?
● 陳勁松: 觀摩台灣選舉----澄清的誤解
● 陳勁松: 面對台獨----“經濟牌”為何打不響?
● 陳勁松: 台灣觀選記

● 楊力宇: 民主化的中國不會以武力威脅台灣

● 彭明: 問國人

● 胡 平: 白皮書挑戰和平----評中共《一個中國原則和台灣問題》白皮書
● 胡 平: 兩個中國与雙重承認----和大陸朋友談“台獨”
● 胡 平: 從沈國放講話和解放軍報文章看撞机事件真相
● 胡 平: 中共對台政策何處去?
● 胡 平: 使館事件余波----兼答鄧郎
● 胡 平: 使館被炸事件与中美關系危机
● 胡 平: 人權与主權
● 胡 平: 法輪功、兩國論及超限戰
● 胡 平: 高瞻訪談錄

● 馮國鏹:大漢族主義、國家統一与民主----讀劉國凱与巴赫文章有感

● 楊建利: 既然有兩個“政治的”中國,那么主權不就被分割了嗎?----淺談兩岸關系中的基本是非
● 楊建利: 以國家的名義逃脫罪責?

● 王德耀: “台獨”的罪魁禍首還是中共自己----從不同角度談“台獨”問題

● 許莫陳: 春秋大義評時政----從陳水扁出訪談起

● 莫莉花:“賣國賊”----大寫于史冊的人
● 莫莉花: 台灣應盡快加入世界人權体系----小議陳水扁先生的就職演說
● 莫莉花: 在土耳其看“疆獨”----談中國人民的知情權

● 耶 人: 石原慎太郎与“三國人”----石原,代表著日本社會的大潮流

● 菲 丁: 東土獨立運動走向世界----第二屆東土民族大會在德國慕尼黑召幵

● 巴 赫: 《獨立宣言》給內蒙古人民的啟示
● 巴 赫: 落后的“大中華一統”觀念
● 巴 赫: 駁“自決有條件”論

● 蘇紹智: 從台灣大選看中共

● 艾爾肯: 中國民族主義論----對嚴家祺先生的民族主義觀的看法

● 盛 雪: 訪達賴喇嘛
● 盛 雪: 達蘭薩拉----辛酸与悲涼的故事
● 盛 雪: 中國政府全力施壓,賴昌星難民案被拒
● 盛 雪: 遠華案主嫌同兩岸諜報戰
● 盛 雪: 賴昌星是一個生意人
● 盛 雪: 誰想殺賴昌星滅口?

● 于浩成: 美國是帝國主義、霸權主義嗎?----中美關系的歷史戳穿中共的謊言
● 于浩成: 主辦奧運与尊重人權

● 盪 本: 春天的台灣----台灣總統大選觀選述評

● 倪育賢: 党國沙文主義的拙劣表演----評中共煽動的反北約示威丑劇
● 倪育賢: 關于台灣民進党与大陸民運力量的加強協調和合作的建議
● 倪育賢: 從達蘭薩拉到深圳

● 安 琪: 西藏人有民族自決的權利----專訪自由亞洲電台西藏部主任阿沛•晉美

● 于大海: 以愛心架越漢藏鴻溝----中共政策可能逼出分裂

● 達瓦才仁: 再論中國民運与西藏問題
● 達瓦才仁: 不要讓概念掩蓋西藏的真實
● 達瓦才仁: 達賴喇嘛訪台評述
● 達瓦才仁: 台、藏人民,小心中共的离間

● 王林建: 反對北約的立場不可取----致江澤民主席和中國外交部的公幵信

● 一 念: “愛國”与“賣國”

● 莫莉花: 專制者的天敵----洪哲胜
● 莫莉花: 可笑的“全球華人反獨促統大會”
● 莫莉花: 西藏問題不是一個孤島----評達賴喇嘛特使訪華
● 莫莉花: 我們和平的維吾爾人為什么要起義?----“東土耳其斯坦聯盟”主席艾爾肯訪談錄

● 李曉庄: “一國兩制”的癥結在“一國”

● 章小廑: 劉凱申与達瓦次仁談北京与達賴喇嘛關系

● 沈 彤: 美國在台灣的利益与中美台關系的未來----訪問美國企業研究所亞洲部主任林蔚教授

● 金堯如: 在“一中原則”下什么都好談嗎?
● 金堯如: 中共應從美對台軍售中總結教訓
● 金堯如: “兩個中國”肇源于中共的革命戰爭
● 金堯如: 誣指“青天白日滿地紅”為偽旗---- 我曾受周恩來和廖承志嚴肅批評
● 金堯如、伍 凡: 統一不易,台獨也難,現狀可恃
● 金堯如、伍 凡: 胡錦濤訪美----中美台三角關系的新變化

● 九 哥: “新愛國族”的恐怖
● 九 哥: 台陸統獨雞尾酒
● 九 哥: 中國狗日本狗的命

● 鄭 漆: 主權國家內政可不可以干涉?

● 伍 凡: 北京駐南聯盟大使館被炸的政治和軍事意義
● 伍 凡: 聯邦制和「一國兩制」
● 伍 凡: 從國會對台決議案到北京發表國防白皮書----看北京和華盛頓關系的新變化
● 伍 凡: 科索沃戰爭停火和重建----“人權高于主權的胜利”
● 伍 凡: 北京對華盛頓展幵武器競賽
● 伍 凡: 北京閱兵的觀感
● 伍 凡: 為了子孫后代和平,北京不能發動戰爭!
● 伍 凡: 迎接新世紀----祈禱中國和平發展的道
● 伍 凡: 舉辦澳門“一國兩制”國際研討會記實
● 伍 凡: 堅持中華民國是維護台灣的關鍵
● 伍 凡: 采用“中華兩國”聯邦制,台灣問題就有活路了----評北京擬定統一台灣時間表
● 伍 凡、金堯如: 從經濟層面分析中共攻打台灣的弱點

● 還學文: 達蘭薩拉行
● 還學文: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第三屆各國支持西藏組織國際會議報導

● 春 炬: 國中有國----解決台灣問題的新方案

● 陳泱潮: 中共“聯俄抗美孤台保專制”外交戰略的破滅
● 陳泱潮: 台灣安全与中共十六大關系最為密切之點

● 劉賓雁: 國家概念的兩個關鍵區別

● 馬 修: 中國已進入恐怖時代
● 馬 修: 法輪功是“一國兩制”的試金石

● 查建國: 為什么人權高于主權?----科索沃事件的反思

● 紀 紅: 華盛頓支持西藏活動

● 紀曉峰: 警惕中共玩火,突襲台灣外島
● 紀曉峰: 要統一而專制,還是要分裂而民主?


(摘自《北京之春》、《中國之春》、自由亞洲電台、《大紀元》、《民主論壇》、《王丹論點》、《中國事物》、《新世紀》、《議報》、《南方快報》“阮銘專欄”、《中華評述》等網站。)







haiwaiminyun 發表於 樂多6:17回應(0)引用(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