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3,2012

比利時遊記7-今朝有酒

第三天也是最後一天的早上,睡到自然醒,慢慢的吃完早餐(是朋友慢慢吃,我還是很快的吃完了)我把從瑞典烤好空運帶來的麵包,放在電鍋裡面蒸熱,結果變成跟饅頭一樣的口感,配上比利時的山羊乳酪以及苜蓿芽,有種很特別的風味。此地的山羊乳酪變化極多,我買到其中一塊是做成像捲心蛋糕一樣的形狀,中間的捲心花樣是燻鮭魚醬,外面覆以綠綠的香料葉,已經到了藝術品的層次。

下午五點的飛機,我帶著行李跟朋友出門走走,心不甘情不願地慢慢晃向市區。為什麼不甘願呢?因為外面飄著細雨,假期又是這樣短暫。饒是如此,雨中散步也是有特別的風味。朋友帶我到不遠的一個公園走走,這公園說大並不大,但有很多不同的植物,而且位在丘陵地,地勢變化多端,非常有趣。公園中還有圍起來讓兒童可以玩耍的一區,爸媽可以放心小朋友不會自己走丟。步道上滿是落葉鋪成的秋意,一旁卻有綠綠的竹子。我很久沒有在歐洲看到竹子,也許是我去的地方不對,也許瑞典不太長竹子,初看到時還挺訝異的。

...繼續閱讀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05:30回應(0)引用(0)

比利時遊記6-煮食

跟我很熟的朋友,多半跟我一起作過菜。我並不是什麼一流手藝的名廚,只是一起煮菜的過程中會聊很多事,我覺得瞭解一個人,應該也要瞭解她喜歡吃什麼菜。上回回台灣的時候,也是跟老同學一起煮菜,這次到比利時,朋友的廚房極小巧,幾乎跟露營車或是飛機上的Galley一樣。廚房裡有兩口小瓦斯爐,我已經很久沒有用瓦斯爐煮菜了,瑞典的家戶幾乎都是電爐,大多數的街區已經沒有瓦斯管線。連我們宜家餐廳的廚房也是完全沒有明火,一方面是安全為重,一方面西餐蒸汽烤爐沒有火一樣可以出菜。

用瓦斯爐火煮菜的熱度高,加熱又快,這也是為什麼在瑞典不容易做出傳統台式快炒風格的菜餚。這次鍋子裡的蕃茄跟洋蔥,很快就燉軟,站在爐台前暖呼呼的,很舒服。朋友特別在當地買了打折的鑄鐵鍋,準備扛回台灣當投資。我的朋友之中不少人都曾經從歐洲扛鑄鐵鍋回台灣,進口商賺得實在是太多,扛回去都划算。鑄鐵鍋的保熱度真的不是薄鋼鍋跟鋁鍋可以比擬,要燉一鍋好吃的燉菜,鍋子也是很重要的幫手。

小小廚房外加沒有餐桌,我們以小冰箱的頂當作餐桌,這也是一種難得的回憶。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05:07回應(0)引用(0)

November 22,2012

比利時遊記5

從布魯日市區走到郊外的火車站,我們經過小河邊一個很美的公園,地上滿是落葉,踩在鬆軟軟的落葉上有種奇特的輕盈,旁邊還有一對情侶歡樂的親熱著。

走了一整天,還好朋友也習慣走路,不曾喊累。坐上火車往回程的路上,我們倒是都累得呼呼大睡。我們在Gent停下來,即使天色已晚還是想去看看這個地方是什麼樣子。Gent也是汽車工廠所在地,瑞典的Volvo汽車,除了哥德堡以外,這裏也是很大的生產基地。不過我不是來賞車的。

Gent火車站離市區有段距離,好在有街道電車銜接,班次密集,搭乘的人也爆多,我們跳上電車往市區前進(說明:有買票!),打算在市區跳下來閒晃一陣,再回布魯塞爾。一下電車,朋友就瞄到旁邊有超市,而趁超市打烊之前,我們進去搜刮了一些晚上煮海鮮湯要用的食材,我買了一包普羅旺斯調味的小馬鈴薯,還有一包綜合冷凍海鮮(就蝦、小魷魚、以及不知名海產若干)此外還有一盒切好丁的Gouda乳酪。
...繼續閱讀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02:10回應(0)引用(0)

November 21,2012

比利時遊記4

布魯日的位置靠近比利時北部,法蘭德斯地區,這裡的建築與街道景象,跟荷蘭非常非常相像,房屋正面窄窄的,有運河貫穿市區,就是那種妳不小心停車就能掉進運河的地方。

朋友在市區商店街尋找有機環保商店,我則是很快樂的邊走邊啃剛買到的麵包,最後繞了半天,我們坐在市中心廣場的椅子上吃起午餐來,她買了很大的一條魚(差不多一個手臂那麼長吧),我則是一塊山羊乳酪配麵包。有鑑於那條魚實在是很大,我們決定晚上拿魚肉來作海鮮蕃茄湯。

我出國旅遊最愛逛的就是超級市場跟露天市集,每次在市場挖寶就像小朋友去到玩具店一樣,這個也想買來吃吃看,那個好像也可以煮出好味。對我來說,餐廳反而沒有那麼大的驚喜樂趣,剛好朋友也覺得自己煮是個不錯的主意。出來玩旅伴的志趣相投,對旅行的期望有接近,實在是很重要啊。

...繼續閱讀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05:47回應(0)引用(0)

比利時遊記3

我應該算是很不認真的觀光客吧!朋友問我說「有沒有什麼特別想去看的地方或計畫?」我真的沒有。也不是說我的人生已經達到無欲無求的階段了,只是對我而言,跟朋友見面聊天,散散步放鬆就是很大的享受,去過某地沒有,不是很重要。自己一個人去得那麼多地方,留下來的也不過是照片。

過幾年後,我想我會記得我們在那些街頭一起散步瞎扯,一起看著公園裡雨後的水滴,在葉子上形成一個漂亮的珠珠。朋友事先訂好了火車票,於是我們出發往布魯日,這個離海不遠的知名小鎮。

在完全沒有事先計畫的情況下,我們沿著公園里的小路走進了週六大市集,除了看到台灣精品的好神拖買的強強滾之外,也有許多老太太老爺爺在俗氣的廉價衣物攤位尋寶。我說,也許是因為他們很難在H&M找到他們喜歡的款式吧!

市集的中間也有賣水果,魚肉等等的攤販,不過看到一旁籠子裡活的兔子、雞、鴨,我還是傻了一下,因為那些看起來不像台灣市場,妳選好以後現場攤販幫妳殺好的,貌似帶回去養比較適合。兔子們窩在籠子裡,一副很想睡的樣子,七歐,十二歐,就能帶回家。我想到的第一個問題是,那是一條條的生命,妳買了帶回去要照顧好的,一條生命的價值是多少?又怎麼能訂出公道的價格呢?為什麼兔子是這個價錢,鴨是那個價錢?賣動物跟當年殘忍的奴隸拍賣差別在哪裡呢?生命的價值可以差這麼多?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02:50回應(0)引用(0)

比利時遊記2

我租了公共腳踏車,慢慢騎到歐洲議會大樓後面的公園,一邊散步一邊找了個地方,坐下來讀身上帶的小說,一邊啜飲著啤酒。這Duvel是比利時名產,酒精度高達8.5在產地買比瑞典便宜超過一半,在滿地落葉的公園長椅上,慢慢享受午後的愜意。
前些年跟朋友聊天時,講到在歐洲的公園裡面閒坐是很舒服的一件事,身為週末觀光客的我也不是很有野心非得要到哪些地方打卡,只是能在不同的城市散步,也就心滿意足。

酒過三巡之後到了另外一個街區,找了家超市逛逛買點食材,因為晚上約好要跟朋友一起作晚餐。買完食材順便在旁邊咖啡館坐坐,一邊觀察的身旁的客人,還有路邊玩耍的小孩。布魯塞爾給人的感覺是很多不協調的建築,在歐洲議會那麼新的玻璃帷幕大樓後面,就是老舊街區垃圾丟街上的景象,彷彿議會大樓是從外太空降落在地面的太空船,徹底的不協調。

終於到了跟朋友會面的下班時間,她的辦公室在歐洲議會後面的小樓,我們搭公車回到她落腳處,一邊聊著天。幾個月沒見,上一次碰面是在台北市的新公園,我不禁好奇在布魯塞爾之後,我們下次會在哪裡碰面。我們都是常常飄來飄去的旅人,往往再見時,說的是「See you at the other end of the earth。地球彼端再見。」

這種生活方式在無數次的飛行,無數次的打包行李,還有無數次的機場來回巴士之間不斷的進展,歲月留下的痕跡跟一張張行李條一起累積著,有些細節卻變的模糊了。我甚至有時候記不起到底是在哪一個城市,第一次吃到那麼好吃的義大利冰淇淋,而我跟朋友也說,都記不起來到底什麼時候第一次見面認識的。「那個也不是很重要吧!重點是友情並不會因為久沒見就消失」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02:36回應(0)引用(0)

November 20,2012

比利時遊記1

這次去布魯塞爾找朋友,是今年每月一遊系列的第三回。由於積了一些假,放個長週末就能夠去歐洲不同的城市玩耍,前幾次去了奧斯陸、布拉格,這回因為以前認識的學妹剛好在歐盟國會實習,就決定去不曾到過的布魯塞爾。另外一個原因,則是比利時啤酒實在是好喝!

週五出遊的唯一小缺點是,週間忙到沒時間準備出去玩的心情,也沒有很認真查過資料。這次剛好在出門前被同事投訴,所以出去玩正好可以忘記不愉快的事情。

從哥本哈根到布魯塞爾只要75分鐘的航程,上飛機打個盹就到了,連看完一場電影都不夠(廉價航空反正是沒有電影播放,要自己帶iPad才有的看!)

布魯塞爾在荷蘭跟法國巴黎中間,算是交通要道,也是龍蛇雜處之地,最近由於歐盟獲得和平獎,又不斷出現在報紙刊頭。至於前幾年的新聞則是比利時多年選不出政府首長,處於無頭政府狀態。

中午過後到了比利時,由於學妹還沒下班,我就在市區租了公共腳踏車遊蕩,一邊開始拍照。在北歐已經凋謝完的樹葉,於此還可以看見大紅大黃的秋色,攝氏五度的氣溫也還沒有降雪,甚至有一點點太陽出來打招呼。
(待續)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07:10回應(0)引用(0)

September 16,2012

坐二望三

馬上就要三十歲了。經歷過去年的30歲危機以後,現在真正要過生日,自我感覺出奇的良好。

老實說我記不得我滿20歲的那一天到底在幹嘛,不過我應該會永遠記得我滿三十歲的這天,在瑞典的森林裡面蓋一家IKEA。昨天開完會回家,收到兩張生日卡,一張是在台灣的好朋友寄來的,一張是奧地利的乾爸乾媽寄來。收到卡片的時候心裡一片暖洋洋,他們真的記得我的生日,特別寫了卡片給我。

去蓋店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因為我們去的人需要非常瞭解每一個子系統怎麼運作的,然後帶著派遣人力一起把東西做好。去那裡可以說是精英盡出,卻也碰到一些狀況外的天兵。細節不能講太多,只能說有同事每天只是開心的逛大街,完全沒有任何覺悟。相較之下我們店平日的業務繁重,同時也讓我成為瑞典宜家頂尖的店面IT工程師。雖然不能明講,我心裡卻很明白其他十六家店的同事,很少人能跟我們一樣耐操能幹。這家店又是總部店(全世界第一家IKEA,因為建築太過老舊,公司決定在附近重蓋一家,也就是所謂「京城店」)我們壓力很大,因為這家店是「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我們蓋店的標準是「使人無可指謫」,所有的施工跟走線都要非常漂亮,施工完畢馬上整理乾淨,不能讓其他單位有機會來說,「你們IT是怎樣,做得亂七八糟」

...繼續閱讀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01:16回應(2)引用(0)

February 20,2012

瑪麗莎

瑪麗莎是我在研究所時期,班上的死黨。她來自美國南方,爵士樂發源地的紐奧良外圍,在研究所的兩年,我們大多數的課分組討論報告都在同一組,而我跟她向來也是班上做簡報最強的兩個人,每次有代表所上對外的場合,多半都是抓我們兩個人去展示。連學校又來騙後代外籍生的廣告手冊,也是要我們兩個去上鏡頭。

畢業以後,我進入某大傢俱商社從底層的底層幹起,而她跟她的醫生男朋友一起生活,有那麼半年的期間她零零碎碎的作一些文案工作,最後我看到公司裡面另外一個部門的單位有出缺,就跟她說不如去應徵看看。她跟部門的人談了許多次,最後人家並沒給她那個缺,但因為她實在太優秀,公司的人最後為她創造了一個缺出來。經過四個月以後,公司直接把她聘為永久員工。

她在公司的工作是文案撰寫,也就是把平淡無奇的東西變成天花亂墜令你非買不可的推手。那個部門的人,只僱用英語為母語的人士,所以是我永遠無緣應徵的一份缺。從前做過記者的瑪麗莎倒是做得十分愉快,儘管每天要坐一小時火車來回奔波,她做得非常出色。

大概一個月一次,我們下班後會碰面吃飯或聊天,也許是因為一起讀書過的同窗情誼,又因為班上留下來的人並不多,我們很能瞭解彼此的心情。碰面的時候總是很輕鬆,有一句沒一句地講,有時候沒講什麼,也很開心。

好幾回,我生日的時候,瑪麗莎會送我很小包的樂高玩具,她知道我對樂高有種強烈的情感,而每次拿著那小包的樂高禮物,我總是笑得合不攏嘴。我在公司餐廳做事的那陣子,她還特地買樂高的路邊攤販組(是賣熱狗雞腿的攤販玩具)給我。

瑪麗莎的爸媽也是很有趣的人。以前唸書的時候就聽過她說,爸媽把房子給賣了,買了大型的拖車,終年周遊美國。並不是說她們家財萬貫,無愁吃穿,主要是她爸媽是藝術家,在路上仍可接案創作,不受辦公生涯牽絆。

我擅長寫故事,而瑪麗莎的文筆有一種獨特的幽默,與一般美國人自認世界中心的態度相當不同。一回她從公司信箱寄了一份她寫的文案給我看,儘管照例公司文案都不會有作者姓名,我從字裡行間很容易就認出那是她寫的字。

她說,她很希望讓大家看見,美國人不都是讓人討厭的加大交換生(這是我們學校的傳統笑話。因為加大每年有大批交換生來,而大家一聽到某人來自加大,就有默契地搖搖頭表示了解。)

那天我到她家的派對,見到幾個老同學,轉眼間大家畢業也兩年了,想到當初剛來的那副菜樣,還有去柏林校外教學時的瘋樣,突然覺得有這麼幾個同學一起在這個異鄉奮鬥着,也不是全然的孤單。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01:57回應(3)引用(0)

October 15,2011

下一步。

最近,因為某些原因,開始思考到底要不要在這裡待下去的問題。

時光飛逝,住在瑞典已經滿三年了。說起來我的人生常常都是以三年為週期。在台灣的工作三年,出來三年,接下來的三年,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最近問我「到底為什麼你待在那裡?不要忘了你的初衷。」我出來最主要的原因,是想要證明自己能夠在異鄉存活下去,面對各種挑戰,找到工作學會語言。這些目標如今是已經達到了,那麼留下來是為什麼?

原本想著留下來拿身份,但轉念一想,如果身邊沒有一個真的知心的人,有身份又如何?無盡的寂寞跟寒冷的瑞典人心,也只不過是讓我的熱情慢慢地消滅。

當初毅然決然放下一切來到瑞典,如今也沒有什麼理由不能放下一切回到台灣。我是需要冒險的人,現在的情況什麼改變都不做,當然是最容易的。可是家畢竟是家,親愛的朋友也都在台灣。

我在瑞典甚至歐洲各國也有交到知心的朋友,我也將會相當想念他們,不過面對三十歲危機的我,終究必須自己走上自己的路,無法期望這些朋友們解決我難以面對的孤寂。一個很要好的加拿大朋友,跟我在一起瑞典奮鬥了三年,如今她在秘魯,也說只想回到家鄉,在家人的身邊,好好的工作。流浪的生活是如同風箏,飛久了還是要收線的。

現在的工作,雖然發展性很大,我卻發現我並不真的在乎我們賣了多少傢俱,賣了多少肉丸。我試了很久,還是覺得,我就是個外人。要繼續熬下去並非技術上有困難,只是下班每天面對空蕩蕩房間的人生,我感覺不值。

跟一些台僑朋友聊天,大家也都說能回去就趕快回去吧,久了鬥志就沒了,只剩下無盡的躊佇。

下一步,我還沒決定怎麼走,沒有不能放下的,沒有捨就沒有得。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17:45回應(1)引用(0)

September 3,2011

一卡在手,希望無窮。

終於達到居留證的卡片,不用擔心被困在瑞典不能出去玩,也不用擔心警察叔叔吃飽沒事找我去泡茶。

這兩個月暑假我扛起整家店的IT業務,因為師傅去澳洲雪梨蓋新店,我就看家,一邊在辦公室做工程。儘管我不是主管,也沒有想要當主管的意願,IT的責任是非常大的,小到印表機卡紙,大到確保收銀機系統運作正常,實際上與店的營運息息相關。

兩個月做完,沒有把店燒掉,也累積了很多經驗,證明我可以獨當一面,希望以後能往新店拓展的路途邁進。只是目前九月份還是在公司裡面打其他工,之後有餐廳跟收銀之類的班等著我。

作IT需要懂得其實不只是科技跟網路,一大半是在跟人打交道。整天有主管級的同事來跟我說,「要多幾隻電話,多幾台電腦」,我練習著跟他們說不。我不是萬應公,部署更多電腦的話,代表更多的軟體授權成本,一家店裡面已經三百多台電腦,再到處裝,只怕我們賣的不是傢俱,彷彿在賣電腦了…

訂了九月底去維也納的機票,去放鬆個三四天,見見老朋友,喝好喝的維也納啤酒。這是今年第四次去維也納。

老有人問我,「幹嘛整天去維也納」這很難解釋,那個城市有著奇怪的魅力,儘管我還是不懂德文,也不妨礙我自由享受那裡特別的風情。而我有朋友居住在那裡,當我回到維也納,也不用看地圖不用想去哪些名勝,就是放鬆。
也許是,沒辦法常回台灣,於是製造出另外一個家鄉感覺的地方,跟在這裡上班打拼作出一個區隔來。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20:14回應(1)引用(0)

August 11,2011

聽不見也沒關係的。

馬琳是我在餐廳的同事,一個很特別的人。

在瑞典叫馬琳的人滿街都是,光我們公司就有大概一打,從年輕的到奶奶級都有。

第一次遇見馬琳的時候,我們在洗碗間裡面,那個地方吵的要命,工業用的洗碗機轟轟作響,按規定大家是必須帶耳罩或耳塞,以防止聽力傷害。偶爾會有年輕的同事耍帥不戴,或是臨時找來的派遣工不知道要戴。我走進洗碗間,看見那個很年輕的女孩子沒戴耳塞,只是很賣力地工作,就去牆邊架子上拿了一付給她,可是她只跟我搖搖頭。

我不太懂她為什麼搖頭,卻聽見旁邊同事一臉奇異的笑容,說,她不用戴,因為她什麼都聽不見。

結果我馬上覺得很糗,腦裡同時充滿好奇。我們餐廳一般來說,會僱用幾位身心障礙的人,是很習以為常的,但聽覺障礙在餐廳是很大的困難,畢竟我們多半是互相吼來吼去,手裡拿著滾燙的鋼盤也沒辦法敲人家的背上,只能大喊「讓開!」。聽不見也代表她不能做某些工作,像是收銀跟打菜,因為無法直接跟顧客溝通。

馬琳是個很漂亮很有自信的人,第一眼看到她,你完全不會懷疑她有什麼特殊。慢慢的我跟她用筆聊,知道她是高職學餐飲出身的,夢想就是在餐廳找到工作,可以獨立地建立起一番天地。然而一般的餐廳不太可能僱用她,如果兩三個人的小廚房,有一個人聽不見,那會花去太多的時間在用筆談,也不見得人家願意為了跟她溝通而學手語。

我不時會跟她在網路上聊天,也跟她說,我們都比別人有更多的挑戰,我是移民,她聽不見。也許比別人困難,可是絕對不要讓別人說「你辦不到」,只有一直努力努力努力。

我始終相信每個人應該有機會證明自己,而我們餐廳的主管們顯然也是這樣認為。當主管從建教合作計劃錄用馬琳的時候,她們也想過會遇到的困難,卻沒有因此拒絕她。我們餐廳很大很大,裡面分成很多不同的區塊,馬琳雖然不能坐收銀台,主管還是很容易找到她適合做的事情。冷廚部門每天要做很多碟沙拉三明治,員工餐廳每天要現揉麵團烤麵包,這些對她來講都不難學會。

不只是找事給她做,我們主管也買了一些器材,像是平板電腦,讓她可以收發信息,更容易跟同事溝通。幾個廚師們也真的學會手語,跟她「有說有笑」。幾個月的試用期過後,馬琳如願拿到了穩定僱用的合約,她笑的好開心好開心。

一回她跟我說,有時候,她覺得有點落寞,同事們在休息室鬼扯淡講笑,她聽不見不能參與,只好坐去旁邊電腦上玩facebook。我則笑笑地跟她講,我說,我雖然聽得見,感覺也差不多,他們鬼扯淡的東西我也聽不是很懂,不過都多半是風花雪月的八卦,不聽也罷。

現在,每天早上七點就可以看見馬琳很認真地在廚房忙進忙出,穿著白白的制服,充滿成就感地工作著。也許對很多人來說,餐廳工作辛苦,吃力,不討好,馬琳卻一直很珍惜,也很用心的在努力。

她實現了她的第一個夢想,找到餐廳工作,而她的下一個夢想,去環遊世界見識外國風光,我相信也不難實現的。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00:36回應(3)引用(0)

July 31,2011

自我感覺良好中。

來到瑞典即將滿三年,我的工作生涯也邁入新的階段。


工作會改變一個人的性格,也會提升一個人的能力。
如果說去年從餐廳工作開始是一個階段,那麼到今年三月間跨入IT部門就可算是第二階段。在第一階段的工作裡,我磨練出堅忍卓絕,苦幹實幹的毅力。儘管餐廳工作有很多的辛勞,我卻成功透過這樣的過程,以移民身份開始瑞典的職場生涯。

常常笑說自己是肉丸香腸伯(還很想在旁邊兼賣豬血糕,放個打彈珠台娛樂鄉民),這並不是我的人生目標。一月間回國之前,公司貼出公告招募IT助理人員,在正班IT休假生病等等期間,可以打理公司的電腦系統。我看著看著心癢難耐,也不管手上還沾著未乾的肉丸醬汁,忙不迭地開始準備應徵。

雖說我從小沒有念過資訊科系,我跟電腦相處的時間可也說的上是青梅竹馬開始......

跟主管還有IT面試的時候,他們感覺我是非常適合這份工作的人選,在我從台灣回瑞典後就開始了為期三個禮拜的訓練。訓練還沒結束我已經開始輪值,公司的IT有一隻勤務電話,掛上電話代表開始面對同事的各種奇怪問題,帳號無法登入,印表機卡紙....等等。

我在這份工作是開心到不行,除了我從小愛玩電子產品以外,又有許多機會跟人接觸,當班時扛起莫大的責任,慢慢的我也明白了這份工作帶給我的影響。我變的比以前更加沈著冷靜,也能夠在壓力很大的情況下仍然歡樂的開玩笑。

由於上班不得不接電話,向來不愛講電話,講了電話又聽不清楚的我,在不能選擇的磨練之下也開始樂在其中(不過同事在我蹲馬桶時打來,我還是不太愛接....)

每天上班感覺就像去玩八個小時,有飯吃有飲料喝,有同事可以聊天,有電腦可以拆,於是我每天都很想上班,禮拜天晚上就很興奮地想著,很快就可以上班了。禮拜五的時候竟然感覺悵然,因為週六不上班。(就很像幼稚園小朋友感覺惆悵,週末不能跟其他小朋友相見歡)

人生之歡樂,找到合適的工作是其一,因此我現在自我感覺非常良好!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15:21回應(0)引用(0)

May 21,2011

簽下去就對了。

很久很久沒有寫新東西,因為一直在忙,前些日子去了奧地利跟捷克度假,一回來就接到好消息。公司為了讓我留下來,幫我生了一份永久雇用的合約。我們公司永久雇用的合約很難拿,大家要排隊。照說我現在其實是排第三,但公司如果不幫我,我六月底就得走人,經過貴人的協助奔走,我提前拿到了合約,也因此得以遞交工作簽證申請。


所謂貴人是指我電腦部門的同事,他也是個傳奇人物,見過大風大浪也被刀捅過差點倒斃街頭,從孟買街頭到瑞典傳奇不斷的漢子。他不止賞識我,也多方的幫助我跟店內其他部門主管斡旋,是不可多得的好人。

我們昨天晚上約了下班去喝小酒,慶祝我拿到合約。說來很難形容,固然我努力奮鬥,但也是靠著他的幫助才有辦法留下來。拿到合約以後心裡踏實很多,也比較能作稍微長遠一點的規劃,比如說考駕照之類的投資,也少了很多迷惘的焦慮感。

這個月參與店內改建計畫,都在忙著裝家具,每天早上七點鐘到下午四點,過著與電動起子和棧板為伍的日子,忙的要命但心裡很快樂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20:57回應(5)引用(0)

December 24,2010

風雪無阻賣肉丸

下雪下的亂七八糟,班還是要上。火車整個誤點到不可思議的地步,昨天下班跟一個廚師同事一起等火車,他等了一個多小時都還沒火車開,只聽他髒話飆不停(因為他今天早上七點就要上班,所以四點要起床,搞到最後他十一點半才到家,睡不到四小時….)
今天回家時在火車站則看到一個更奇妙的境界。我在換車的那一站,四個月台唯一一列火車貌似是要往北開,可是過去問了司機跟車掌,他們都說『不知道要開去哪裡,上面沒有說,主管也不接電話…』新聞上面只見負責軌道工務的交通部跟大家說「那大家還是待在家,沒必要別出門吧」。 ...繼續閱讀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06:02回應(6)引用(0)

November 4,2010

拼命三郎

這禮拜連上八天班,上班的時候都很拼命,同事看到我那麼認真的做,常常面露嘉許的眼神。有的同事開玩笑說,你是機器人嗎?都不用喘口氣的喔?

有些同事上班的時候並不是很開心,對於餐廳輪到的某些差事一直抱怨。

那天看以前同事陶子哥寫的短文,工作是一份禮物。確實是這樣的,也許餐廳工作很辛苦,也許有可以抱怨的地方。可是我們身為移民(或說外籍勞工也沒差),能夠找到一份工作真的要很開心,還是在室內的工作。我每次從餐廳落地窗看到外面颳風下雨黑暗的爛天氣,比照起公司裡面非常漂亮的裝潢,明亮的燈光,我就覺得自己已經很幸運,至少不是去外面吹冷風。還有制服,我覺得穿著公司的制服也是值得驕傲的事情。不管怎麼說,我們的制服穿起來滿舒服的,而且也不是誰要穿都能穿的!

有一次看到翁倩玉的專訪,說她在日本努力獲得演藝圈人士的肯定,她說「我是外國人,憑甚麼人家製作人願意找我上節目?我一定得比別人努力三倍才行。」我也是這樣想的。也有人說「你學歷那麼高做這種工作不浪費嗎?」我的能力肯定不只於此,沒錯。但是能力好的人來作這樣的工作,我就當然要比別人更認真,表現的更好。聖經上說,在小事上忠心的人,在大事上也會忠心。如果我能力很好,卻覺得這份工作配不上我而隨便做做,那能力再高也只是嘴砲。

大廚戈登在書上說過,餐廳裡的工作表現是騙不了人的。能幹能吃苦的人,跟凡事不甘願不爽做的人,在餐廳都很明顯。裝好人沒用,心地善良沒用,在餐廳比的就是誰動作快,誰能面對壓力,同時考慮很多事情的優先順序。最好的情況就是壓力再大客人再多,我們還能邊開玩笑邊專業的把廚房打理的好好的。

不過我還是會裝好人啦。比如說,大家忙的要命的時候,我去飲料機打一盤水給大家喝,這種事情沒什麼難的,但大家多半會記得,而且會很開心。

上禮拜餐廳收銀台的工作做完以後,我發現對我的影響很大。原本一直認為那個很難(難不是難在工作本身,是因為要用瑞典文)是一個大挑戰,經歷過挑戰之後我覺得自己有大突破,所以整個禮拜工作都很開心。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05:59回應(3)引用(0)

October 27,2010

黃色公車與藍色繃帶之間的生活

昨天跟芃彧聊天,講到我們兩個在不同的國家感到很類似的情形。一直奮鬥奮鬥還是看不到終點在哪裡。我腦海就浮現無間道電影裡,陳永仁回頭眨眼一笑的模樣。

在外奮鬥,用不是自己母語的語言工作,說不苦是騙人的。搭著黃色(貴的要命)的公車去上班,手上不時出現藍色的繃帶,因為餐廳的東西很重,舉著舉著就練出了一身的肌肉。如果三年前你說,我會過著這樣的生活,我會說,「很難想像。」

藍色的繃帶不是因為我在瑞典所以繃帶自然而然變成藍色。昨天在閱讀公司的食物安全守則才知道,為什麼我們餐廳牆上的繃帶捲都是藍色的。「因為假如萬一繃帶脫落掉進食物堆中,才能很快找出來免得被人吃下去。」當然這種事情不太可能發生啦,因為我們要是手上有繃帶一定也會加戴手套,不可能就這樣去處理食物。

有些人喜歡挖苦我們公司說,「是具有奇怪向心力、有特種宗教組織般精神的企業」。今天我自己倒是非常感動,因為週日開始要坐餐廳收銀台班,今天就排了一個訓練班,由同事帶著我做收銀。

做收銀本身不是非常偉大高科技的任務,可是要用瑞典文做,客人又會問很多奇怪的問題,餐廳的菜盤上可不像冷凍食品包有條碼可以掃,得要記住各種菜長什麼樣子。前兩三天放假都緊張的要命,作夢還夢到收銀機當機,結果旁邊冒出來一個人頭探著看,那個人頭竟然是國中的補習班老師。我在臉書上寫說「要準備開始收銀,好緊張」結果公司一票同事就在臉書上問候起來說,什麼時候開始啊?你那麼認真,一定沒問題的!

早上在上班的公車上拿著電腦猛K公司網頁上的食物圖片名稱跟價錢,車開到一半剛好上來就是今天要帶我的同事(但她還不知道這件事)。到了公司剛好是早上早餐會報時間,主管也跟大家講說,今天我要開始試作收銀,請大家給我鼓勵。這一點就是公司特別的地方了,大家彼此是很關心的,並不只是一起上班而已。我們是一起奮鬥的伙伴。

一開始收早餐錢的時候,同事站在我旁邊,教我怎麼看客人推過來的菜,收了一陣子客人排起隊來,她就坐回自己的收銀台去,她的台子在我正前面,所以我有問題就可以直接問她。十一點休息的時候在員工餐廳,大家也問我做的怎麼樣,休息完回收銀台,其中一個主管還跑過來在我旁邊說「來給你打氣!」順便也告訴我一些,熱主食的細節(十一點開始我們不賣早餐,換賣熱主食)。

到兩點四十五下班,大體上都很順利,因為胸口又掛回「菜鳥上陣」的小牌,有客人看到了還說「我覺得你做的很不錯啊!加油!」下班的時候心情非常好,感覺比拿到學位那天還開心。因為之前一直覺得是非常大的挑戰,要用瑞典文面對一堆肚子餓又排隊所以沒耐心的客人,壓力很大。實際做了以後沒那麼恐怖,儘管菜色跟那些甜點是有些複雜,我也不是省油的燈….

明天還是回熟悉的洗碗間,繼續聽耳機上班,到現在我已經有五個不同的班可以輪,也收到了到明年三月之間的班表。十二月26到30,聖誕節到新年之間(瑞典文稱做中間日mellandagarna) 那幾天,我就要一直上班。耳邊想起施文彬唱那條歌「加減賺卡未散….」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05:15回應(2)引用(0)

August 18,2010

兩年

坐在雜誌社編輯室,剛好可以俯瞰整個大學中心的噴水池花園,樓下的大廳平常作為宴會的場所,也是新生報到的地點。看著初來乍到的新生扛著大包小包各式各樣的行李,兩年前我也是這樣子在這塊土地上開始落腳。

兩年,七百三十個日子。突然想起很多年以前的軍教片報告班長,不知道是哪一集,老鳥要退伍的時候坐在軍車旁邊看新來下部隊的菜鳥,怎麼看怎麼好笑。

我看著他們在一樣的爛天氣抵達這個美麗的小鎮,想到兩年前我牽著腳踏車,從哥本哈根機場與芬蘭同學會合,一起在報到大廳排的八個小時的隊,等著領鑰匙,沒吃飯沒喝水,等到「油盡燈枯」終於拿到房間鑰匙,趕在超市關門以前去買一點點食物,卻對各種食物的說明有看沒有懂。

只是兩年以前的事情嗎?感覺很遙遠很遙遠了。時間的感覺是很相對的,我記得許久以前的事情,彷彿才發生不久。而這兩年期間我做了好多好多事,認識好多好多人,只是兩年嗎?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17:55回應(3)引用(0)

June 24,2010

開始賣香腸

上禮拜開始到宜家上班,是暑期工作開始前的訓練週。我應徵時就知道餐廳工作是很操的,在身體上一定得要耐的住才行。實際開始上班以後,才發現比我想像的還要誇張啊!

蓋凡餐飲業上班,沒有什麼可以坐著幹的事情。宜家的餐廳算是有點特殊,因為它的菜單變化並不多,舉世皆知就是賣肉丸、鮭魚沙拉、烤牛肉一類的東西,雖然在各國實際賣的內容有所變化,但複雜度低過一般桌上出菜單給客人點的餐廳。

我們馬爾摩店的餐廳有五百五十個座位,一天營業額差不多在一百萬台幣上下(全店營業額差不多是一千六百萬台幣上下,一天。)雖然不是很複雜,但是因為太大(是全馬爾摩單一餐廳座位數最多的),要作的事情還是永遠作不完。按照宜家的邏輯,少一點員工就可以讓客人用更低的成本吃到好吃的菜餚,是我們成功的關鍵。
...繼續閱讀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06:18回應(3)引用(0)

May 31,2010

領帶


坐在雜誌社辦公室,我等一下要準備去參加系上的畢業典禮。儘管系上表示這個畢業典禮是沒有dress code,我打算襯衫加領帶出席。心裡有點小小的不爽,好歹也是奮鬥了兩年,系上就不能稍微隆重一點幫我們辦一下嗎?這也是沒辦法,系上做事隨便並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典禮反正只是一下就過去。

拿起今天選的領帶,準備打在脖子上。我這人衣著隨便習慣了,打領帶一年沒超過五次,上回打領帶是什麼時候,竟然也想不起來。瑞典本地的學校跟工作環境,除了法學院商學院以外,大多數企業也不流行西裝領帶這樣的服飾。我想起當年,很多年以前,老爸教我打領帶的往事。

我的西裝跟領帶大多數是承襲自老爸的,現在變的比以往還瘦,竟然那西裝顯得過於鬆垮了。打領帶這種事情,跟游泳騎腳踏車一樣,屬於操作性記憶,學會了以後就不容易忘記,只是一開始很難。

剛來到瑞典的時候,看到學校課程表上,在二零一零年六月有畢業典禮這種東西,只覺是遙不可及,虛無飄渺之事,沒想到今天就是那一天了。沒有鳳凰花開,這裏太冷。上一次大學畢業典禮,我連去也沒有去,學士袍沒有租,學士照沒有拍,那個月拍的照片竟然只有在軍營裡剃光頭著迷彩服拍的照片,醜不啦機。

兩年下來我覺得學到最多的東西,其實不在課本裡。寫報告上台演講這種事情,對我也沒什麼挑戰性。最難最花時間的,是練習情緒管理。無數個夜晚,我的心情因為各種大大小小內在外在以前現在的東西,攪動翻騰如一鍋滾水,泡泡不斷冒出來,就算找人訴說也是無法消退。有些事想說,不敢說。有些事不能說,有些事不要說比較好。

留學生的身份,今天要告一段落。明天要去員工訓練,是個新的開始。

我把領帶繞過最後一圈,拉直,拿起相機,往門外走去。

pjhairball發表於 樂多20:22回應(1)引用(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