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拾夢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February 8,2012

一個王者的誕生——布蘭登.山德森與《王者之路》

dragon\'s path
本文為《王者之路》中文版推薦序

剛過去的 2011 年,絕對是奇幻文學光輝燦爛的一年,因為在這一年,有兩本奇幻小說空降美國紐約時報精裝小說榜冠軍。尤其可貴的是,兩者皆非向主流靠攏的跨界之作,而是紮實厚重、書寫與閱讀難度都很高的史詩奇幻。派崔克.羅斯弗斯以《風之名》爆紅之後推出續作《智者的恐懼》(Wise Man’s Fear),喬治.馬汀的《與龍共舞》(A Dance of Dragons)則是「冰與火之歌」系列第五集。兩者的共通點除了頁數極多,就是都讓讀者苦等多年。但是新秀與前輩雙雙得到肯定,的確讓類型的死忠讀者欣慰又驚喜,羅斯弗斯證明奇幻江山代有人才出,馬汀則終獲遲來的正義,受到主流與類型的一致肯定。

相較於這兩位慢工出細活,拖稿當水喝的作者,布蘭登.山德森簡直就是新世代的奇幻模範生。從 2005 年出道作《諸神之城:伊嵐翠》以來,他每年至少有一本大部頭新作問世,除了以「迷霧之子」三部曲奠定名聲,同時續寫羅伯特.喬丹的「時光之輪」大系,居然還有「閒暇」寫惡搞童書「邪惡圖書館」系列。2010 年發表的《王者之路》,則創下他「生涯最厚」的書寫紀錄。此書頁數破千,厚到差點沒法裝訂成一本,而且還只是「颶光檔案」第一部,預計要十部寫完! ...繼續閱讀


grayhawk 發表於 樂多22:37回應(0)引用(0)

June 21,2007

關於成長、回家以及《失物之書》種種

book of lost things chinese.jpg
2006 年 10 月 25 日下午一點三十分,我看完愛爾蘭作家約翰‧康納利的《失物之書》。我朗聲唸完最後一章,倒數兩段尤其讓我濕了眼眶:「一生的時光在此地只不過是一瞬間,而人人皆能依夢想打造自己的天堂。因為所有失落的全已再度尋回,大衛於是在那片黑暗中闔上雙眼。」("For a man's lifetime was but a moment in that place, and every man dreams his own heaven. And, in the darkness, David closed his eyes as all that was lost was found again.")。 ...繼續閱讀

grayhawk 發表於 樂多14:25回應(14)引用(1)

January 9,2007

終於悲哀之後的奇幻出版

jonathan strange.jpg
看完「龍騎士」後兩天的深夜,我在床上輾轉反側,突然一個念頭閃過:如果說「魔戒」電影的上映象徵類型奇幻在台譯介的正式勃發,那麼「龍騎士」這部蒼白可笑的仿作是不是也暗喻了類型的劃下終點,或者不那麼悲觀的說,是另一個轉型的開始?必須先釐清的是,此處「類型奇幻」指的是 High Fantasy,亦即故事發生在架空的第二世界,具有英雄冒險、劍與魔法等「傳統」奇幻要素的類型作品。

第一部「魔戒」電影在 2001 年底上映,隔年奇幻譯作百花齊放,有《地海傳說》、《冰與火之歌》、《最後的獨角獸》、《刺客正傳》、《聖石傳奇》等紛紛出爐,開啟一波前所未有的奇幻閱讀與出版浪潮。五年過去,剩下的是什麼?大部頭的史詩奇幻經營艱難,銷量不如預期。新的跨界類型開始出現,輕小說閱讀仍受歡迎。諷刺的是,這是史詩奇幻最慘澹的一年,卻也是長篇小說最紅火的一年。當動輒五六百頁的大部頭屢屢登上暢銷排行榜,新的定價方式、行銷語言和讀者口味,是否會為史詩奇幻帶來改變契機? ...繼續閱讀


grayhawk 發表於 樂多16:48回應(21)引用(0)

May 8,2006

群魔亂舞的都市傳奇,奇幻推理的前世今生——《巫師神探》導讀

1hf043_l.jpg
本文為《巫師神探:血魔法之罪》中文版導讀(奇幻基地,5/06)

九零年代以降,除了越趨厚重的史詩奇幻大行其道,最值得注意的出版現象,可能就是「超自然推理」的迅速竄紅。我用「出版現象」而不用「文學運動」,是因為這種新興的跨界書寫乃是市場導向的自然而然,並非特定作家團體的寫作宣言,當然也就不似晚近的「新怪譚」(New Weird)運動那麼義正辭嚴、旗幟鮮明。「超自然推理」一詞則可能還有些侷限,因為它涵蓋的遠不止奇幻和推理,還接收了吸血鬼情慾書寫、黑色犯罪小說、超自然羅曼史、都會奇幻和神秘現象陰謀論,宛如一場精彩的類型匯流。 ...繼續閱讀


grayhawk 發表於 樂多17:05回應(11)引用(0)

February 16,2006

找回最初愛上奇幻的感動——《符印傳說》推薦序

runelords sum of all men chinese.jpg
本文為《符印傳說:大地之王歸來》中文版導讀(台灣角川,2/06)

中國人有所謂的改名轉運,歐美作家也有換筆名重新出發的例子。究其背後原因,可能是作家想轉換類型,另闢戰場(好比從奇幻改寫推理);可能是新作與過去風格差異太大,與讀者期待不符;也可能是先前的銷售記錄欠佳,反而成了包袱,乾脆改個名字,捲土重來。近年來改名而聲名大噪的奇幻作家裡,首推刺客系列的作者梅根‧琳德霍(Megan Lindholm)。她以羅蘋‧荷布為名,細膩的人性刻畫和令人耳目一新的魔法設定,贏得廣大讀者喜愛,躍居當代最受歡迎的奇幻作家之林。 ...繼續閱讀


grayhawk 發表於 樂多21:14回應(13)引用(0)

January 15,2006

母親的幽靈,天倫的變貌——從「林中女巫」到「空暗女王」

once and future king.jpg
本文為《空暗女王》中文版導讀(繆思,2004)

「『空暗女王』是一個始自遠古時期,直到今日依舊縈繞人們腦際的形象。懷特在《永恆之王》中將她視作『摩高絲』,在他之前,豪斯曼曾寫過一首如謎難解的詩來描寫她。不過,這個稱號——恰好與撒旦相對照——指的是千百年來以多種面貌出現在諸國神話中的惡魔女性。她是猶太教裡的莉莉絲,往上可再追溯至巴比倫;她是阿拉伯人的女巨靈;日本人尤其敬畏黃泉之國的女王伊邪那美。美洲印地安人則懼怕夜間急急穿越天際的形體。在中古歐洲,她的某種形象是精靈山丘的女主人,蘇格蘭和丹麥民謠常警告日落未歸的旅人多加提防;她也出現在唐懷瑟的故事裡。她以美色與魔咒,勾引男人遠離她的死敵,也就是上帝。」(保羅‧安德森〈空暗女王〉 ) ...繼續閱讀


grayhawk 發表於 樂多17:34回應(0)引用(0)

January 11,2006

英雄少年時:《石中劍》導讀

sword in the stone.jpg
本文為《石中劍》中文版導讀(繆思,2004)

亞瑟王傳奇(The Arthurian Romance)源於英國,流傳至歐陸各地,逐漸演變為一龐雜繁複的故事群,混雜史實、傳說、民間故事和歌謠,描寫民族領袖率同胞抵禦外侮、圓桌武士的忠勇義行、以及對聖杯完美形象的追尋,又因種族仇恨、血親相殘和悖倫的戀情,導致和平的理想終告崩滅。一千五百多年來,以亞瑟王傳奇為主題的文學作品、繪畫、電影……不計其數,其家喻戶曉的程度,在西方文化中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繼續閱讀


grayhawk 發表於 樂多9:59回應(5)引用(1)

January 7,2006

宦海浮沉,劍客俠隱:大衛‧登肯的《鍍金鎖鍊》

gilded chain.jpg
這是之前寫給出版社看的評估報告,把故事從頭到尾都講完啦。所以整篇都是雷,不想在中文版出來前破壞閱讀樂趣的請勿看超過三段 XD

大衛‧登肯(Dave Duncan)的《鍍金鎖鍊》是「御林神劍」(Tale of the King's Blade)系列第一部,所謂「御林神劍」是指誓死效忠騎威爾(Chivial)國王的皇家劍客,亦是本書最有創意的設定:來自王國各地的流浪兒、無家可歸的孤兒被收容在鐵劍堂(Ironhall),經過嚴格訓練之後,舉行以劍穿心的魔法效忠儀式,自此終生與誓言守護的「衛主」(ward)相連。這些「神劍」(Blade)原本僅效忠國王,但偶爾國王亦會將劍客賜給旗下朝臣。 ...繼續閱讀


grayhawk 發表於 樂多12:41回應(4)引用(0)

January 6,2006

時間旅行狂想曲:《阿努比斯之門》導讀

anubis gates.jpg
正史抑或秘史,想像還是瘋狂?——淺談提姆‧鮑爾斯的小說 本文為《阿努比斯之門》中文版導讀(大塊,2004)發表會報導

我重新發現提姆‧鮑爾斯(Tim Powers)的小說,是在兩年前到美國參加世界科幻大會(World Science Fiction Convention)的時候。為何說「重新發現」?因為我早幾年看過他的成名作《汲取黑質》,可惜當年眼界未開,尚不懂欣賞箇中奧妙,只覺得這本書古怪有趣,便擱置一旁。《汲取黑質》的主角是個十六世紀的愛爾蘭傭兵,受困於土耳其帝國大軍包圍的維也納,經歷一連串匪夷所思的超自然冒險,方知自己是不斷轉世重生的英雄——近似於麥可‧摩考克所創造的永恆鬥士(Eternal Champion),前世曾經是亞瑟王和齊格飛,命中注定要在梅林輔佐之下,與黑暗勢力對抗。維也納象徵東西世界的交界,亦是善惡的最終決戰場;漁人王 長居於此,衝突的重心竟是城中古老酒館,其釀造啤酒後所生的黑質是唯一能恢復漁人王精力,長保西方繁榮的靈藥。撇除多少有些西方本位的善惡分界,鮑爾斯在此將亞瑟王傳奇作了最神乎其技的搬演,在看似胡鬧的情節中大膽提出對西方文明全史的嶄新解釋,成就相當驚人。 ...繼續閱讀


grayhawk 發表於 樂多12:38回應(6)引用(1)

January 5,2006

平凡的魅力:《龍魘》導讀

dragonsbane.jpg
本文為《龍魘》中文版導讀(奇幻基地,2005)

從很早開始,少年英雄對我就沒有吸引力。尤其是舉世無雙、天縱英才的少年英雄。

不知是因為對成人世界心嚮往之,還是像《戰爭遊戲》的作者歐森‧史考特‧卡德所說:「在我整個童年我從來不覺得我像個孩子。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個人──跟今天是同一個人。我從不覺得我說話幼稚,從不認為我的情感和慾望不比成人的情感和慾望來得不真實。」總之,少年的青春熱血令我感到不耐。他們的人生才要開始,沒有太多牽絆,盡可以放手一搏。 ...繼續閱讀


grayhawk 發表於 樂多11:36回應(3)引用(1)
 [1]  [2]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