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8,2012 18:00

從海島航向世界:《複眼人》的國際版權之路

dragon\'s path
故事應該要從去年四月的倫敦書展說起。那時我剛簽下《複眼人》的代理權,只有自己寫的兩頁英文簡介,沒有任何譯稿。在書展上,我第一次見到了英國 Harvill Secker 出版社的編輯蕾貝卡.卡特(Rebecca Carter)。卡特小姐是著名的文學編輯,擅長非英語系的翻譯文學,代表作包括曾轟動全球的《法蘭西組曲》,並有豐富的華文作家出版經驗,曾出版馬建《紅塵》和《肉之土》、戴思杰《巴爾札克與小裁縫》、郭小櫓《戀人版中英辭典》和嚴歌苓《金陵十三釵》等書。

我們結緣於 2010 年的兩次擦身而過,一是她競標《山楂樹之戀》卻沒能拿下版權,二是原本約好在倫敦見面,又因為冰島火山爆發而阻擾了行程。此番終於碰面,她率先說:「你比我想像中年輕!」我說:「哎彼此彼此。」兩人相視而笑。我們聊中文作家在英國出版時遇到的種種問題,我也簡單介紹了《複眼人》,講瓦憂瓦憂島的次子出航傳統、阿莉思尋找丈夫和愛子的故事,還有最後在神秘山中揭曉的謎團。蕾貝卡說她很有興趣,請我務必把資料寄給她。

可是書展結束後,我遲遲沒有和她聯繫。主因有二,一是我想等英譯稿準備好,再連同英文簡介、審讀報告等資料一起發給她;二是我自己杞人憂天怕她只是出於禮貌,實際上未必那麼有興趣。

一轉眼半年過去。期間我找人寫了審讀報告,與譯者石岱崙教授(Darryl Sterk)反覆討論和修潤英譯稿,甚至找了西班牙、荷蘭、波蘭和德國的譯者翻譯樣章,有意打造一套前所未有的「國際」資料(international package)。

十一月初,就在我結束了長達四星期的環球書展之旅,準備從上海返回台北的前夜,我收到蕾貝卡的信。她說記得我介紹過一本「生態幻想小說」(ecological fantasy),但是找不到先前倫敦書展的筆記,甚至不確定作者是台灣還是日本人。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個故事在她腦中揮之不去。

我興奮得差點沒法睡覺了。更巧的是,石岱崙老師的修訂稿正好在當天早上寄到,我都還沒打開看,居然同一天晚上就收到蕾貝卡的信。我連忙把稿子寄給她。隔天是週五,她說週末就來看,會盡快給我消息。

回到台灣後,我每天都盼呀盼的,盼望她會來信說決定要買,一邊覺得如此天降好運的機會微乎其微,一邊又暗自祈禱奇蹟發生。一個星期後,卡特小姐果真回信了,她說自己很喜歡樣章,正與同事討論,但想知道第一章寫些什麼。當初我挑了第二、三和十二章譯成英文,分別是阿特烈與阿莉思的初登場,以及垃圾島撞上東海岸的章節。第一章篇幅很短,描述深山裡的巨響,其中兩個角色薄達夫和李榮祥都要到小說後半才會登場,初看難免令人一頭霧水,所以我跳過不翻。

我回信向蕾貝卡解釋,順便提議:要不乾脆我寫一份章節大綱好了?她自是喜出望外,說那會非常非常有幫助。於是我趁著週末,把自己關在辦公室,一鼓作氣寫了二十頁的分章劇情大綱。《複眼人》總共有三十一章,我仔細註明了每一章的敘事者、人稱觀點和故事梗概,還順手上網找了些相關照片,剪裁之後放進去。奇妙的是,這本書的敘事和結構巧思,先前讀的時候沒發現,卻都在寫大綱的過程中顯現出來,例如第六部的四章(13-16),分別從阿莉思的觀點寫阿特烈、阿特烈的觀點寫阿莉思,再從達赫的角度寫哈凡,以及哈凡寫達赫。

這份資料果然有用。八天後,卡特小姐正式遞出報價,買下《複眼人》的全球英文版權。收到信的那天我剛從公司回到家,本想晃去附近的簡餐店吃飯,結果途中巧遇室友,大家就吆喝著改去吃熱炒,唏哩呼嚕邊吃邊聊,我得一直按捺住自己想要放聲尖叫「We did it!!!!」的衝動。

是的,這是史上第一次台灣小說由英美的主流文學出版社買下版權,而且不是透過政府或學術管道,而是這些年來我念茲在茲的國際版權交易市場。英語書市向來是全球最難打入的翻譯市場,我們竟然一舉攻克難關。過去台灣文學的外譯,以英語(主要是哥倫比亞大學的中書外譯計畫)和日語最多,法文次之,德文極少,而其他主要的歐洲語言如西班牙文、義大利文、荷蘭文幾乎都付之闕如。台灣文學外譯最多語種的作品,一是白先勇的《孽子》,二是李昂的《殺夫》,從成書到被翻譯,至少都有十年以上的時差。《複眼人》從出版到賣出英文版權,僅僅十個月時間,而且買主還是最頂尖的英國文學出版社,可謂史無前例。

賣國際版權有點像滾雪球,啟動時的摩擦力最大,可是由於西方出版人互動頻繁,訊息交流密切,有名的編輯買了一本書,其他國家的編輯也會注意或跟進,再加上書探或代理的推波助瀾,一旦動起來,就會越滾越大。

在那之後,一切都像是夢一樣。我連續幾天一早醒來,發現信箱裡滿是美國編輯和英國書探的來信,都聽說了卡特小姐買下《複眼人》的事,或者看到我在國外出版網站登出的成交紀錄。一月五日,我清早六點摸黑起床,要和朋友趕赴台南參訪台灣文學館,而我一打開手機,就看到《複眼人》的美國報價,出價者不是別人,正是幾個月前和我一同參加多倫多國際作家節的萊熙.布魯姆(Lexy Bloom)。萊熙任職於美國藍燈書屋集團下的 Pantheon 出版社,主要負責 Vintage 平裝書系,最近剛出了村上春樹《1Q84》的英文版。一月十二日,我在台中老家,正看著 IKEA 組裝師傅把書架和沙發搬上樓,法國 Stock 出版社的外國文學主編瑪莉-皮耶.卡斯迪奧(Marie-Pierre Gracedieu)在臉書上傳來即時訊息,問明電話號碼,便一通越洋電話打來我家,報價要買法文版權。我們是在去年耶路撒冷書展上認識的,也是因為共同參加了國際出版交流活動,而我之所以想到把這書推薦給她,只是某天突然福至心靈想到她出過《士兵修好了留聲機》,不知為何直覺就認為她也會喜歡《複眼人》……。

我做中書外推從大陸作家開始,累積了一定成績和經驗後,才開始推台灣文學。這兩年我也同時勤跑國際出版交流活動(Fellowship),去了墨西哥、法蘭克福、耶路撒冷和多倫多,結識了許許多多的歐美出版人。過去我作為版權引進者,認識的多半是國外經紀公司或出版社的版權部門,而非實際簽書買書的編輯。如今我反向輸出,等於要重頭開始建立人脈,而這些出版交流活動便是最好的平台。

中書外推做得越久,越發覺得人際網絡和資源整合的重要性,也屢屢驚嘆緣分的奇妙。2010 年底,大學畢業後便沒聯繫的外文系學姐舜芬在批踢踢給我寫信,說有本前美國駐台代表的書,要找人出版,我便轉介給合適的出版社。之後我們約了其他幾個學長姐一起吃飯,多年沒見,居然就這麼連上線了。

2011 年初的台北書展,我參加了郝明義先生所主持的亞洲出版論壇,主講「從華文暢銷書到全球暢銷書」。該論壇全程備有英、日、韓三種語言的同步口譯,而負責中翻英口譯的吳敏嘉老師正好是舜芬學姐之前在翻譯所的老師。學姐跑來聽演講,順便介紹我們認識,我才知道吳老師就是《千江有水千江月》的英譯者,也幫中華民國筆會期刊翻過很多文章。

書展結束後,我簽下《複眼人》海外代理權,心想這書應該找台灣的「在地」譯者來翻譯,而先前結識的外國譯者多半以北京為根據地,較熟悉中國大陸的作者和文壇,於是我約吳老師和學姐喝下午茶,討論合作的可能性。老師看了《複眼人》之後非常喜歡,一口就答應了,但因為教務繁忙,得等到暑假才有空。

六月底,在吳老師的介紹下,我又參加了筆會和台灣文學館合辦的論文發表暨研討會,主題就是中書外譯。天曉得我當初就是拿學術論文沒輒,才成了研究所逃兵,怎麼可能在短短時間內生出一篇?但這是認識筆會和台文館的好機會,所以我就硬著頭皮上了。按照論文發表規矩,每個發表人都會搭配一個「講評人」,而負責評論我那篇〈台灣文學的外譯與大眾出版〉的,就是加拿大籍的石岱崙教授(Darryl Sterk)。後來吳老師實在太忙,建議我不妨找石教授翻譯《複眼人》,竟因此促成了這段千迴百轉的因緣。

而《複眼人》其他幾種語言的譯稿,也皆是過去兩年人脈累積的成果:西語譯者哈維爾.阿爾達友(Javier Altayo)是《金山》的譯者,我原本以為他住在上海,結果聯絡上了才知道他在台北住了十年,卻即將搬回西班牙,因此錯過見面機會,可是他生花妙筆翻出的西語譯稿,卻成了法國和美國編輯評估《複眼人》的利器(瑪莉-皮耶和萊熙的助理正好都懂西班牙文)。我在 2010 參加法蘭克福書展遊艇晚宴時認識德文譯者白嘉琳(Karin Betz),去年她又參加文建會台德交流活動來台,她翻譯的德文樣章最終促使瑪莉-皮耶做出決定,簽下《複眼人》。現居荷蘭的譯者郭騰傑對推動台灣文學外譯滿腔熱血,主動寫信給我,後來他的荷籍妻子更翻譯了荷語樣章,令我的荷蘭代理和出版人朋友嘖嘖稱奇。

這一切的源頭,或許是去年台北書展前夕,啊是的整整一年前。當時我正焦頭爛額準備講綱,某天與朋友出去吃飯順便逛敦南誠品,就看到剛出版的《複眼人》,非常驚喜,馬上連同《睡眠的航線》一起買下來,書展期間就一直帶在身邊看,幾次帶外賓去誠品信義店參觀,也都特別帶他們去華文文學區看《複眼人》的陳列,拉開張又然的插圖,換來一次又一次的驚嘆聲,不論對方是紐西蘭的童書出版人、荷蘭的出版人、德國的漢學家、或住在北京的外國書探。

書展還沒結束,我就把《複眼人》讀完了,真覺得眼睛一亮,不久便寫信給吳明益老師和夏日出版社的總編輯靜惠。我們約在海邊的卡夫卡咖啡廳碰面,當天稍後我還去台大誠品聽明益的講座(他說的故事後來成了《天橋上的魔術師》裡的〈九十九樓〉)。靜惠後來還把這件事寫進文章裡:

「《複眼人》有機會被推向不同的國度這件事,對於一直以來夢想把出版本土作者、製作原創書籍當做核心價值和目標的夏日出版社來說,是相當大的鼓勵,因為以這樣的方式想要在當今的出版環境生存並非易事,但這麼做卻是格外有成就感的,所以,不論遇到多少的挑戰和艱難,仍想堅持這樣走下去。當我在今年三月因為《複眼人》海外與簡體版授權一事與光磊、明益在台大附近咖啡店小聊的時候,也許是彼此有些相近的理念,談起來十分愉快。我沒有忘記那天閃耀在每個人臉上的春日午後陽光(還有當天光磊誇張的笑聲),更不會忘記海外授權事件帶來的感動,還有,收到《複眼人》初稿和閱讀後眼睛一亮的心情,謝謝光磊和明益把夢想實現。繼續向前行吧,夢想沒有盡頭。」

一年後的今天,台北國際書展又將開始,而《複眼人》已經賣出中、英、美、法四國版權,石岱崙老師也剛完成英譯初稿。小說中的阿特烈乘船離開瓦憂瓦憂島,躲過了本該是宿命的死亡,來到了彼岸的新天地。我喜歡這個從島嶼出發,勇敢迎向未知的隱喻,也希望這不僅是《複眼人》國際版權的揚帆啟航,更是台灣文學走向世界的新起點。


  • 您可能有興趣:

    從倫敦到紐約,從晴天到雨天,我在雨中等你
    grayhawk 發表於樂多回應(2)引用(0)版權記事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14393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8826386

    回應文章
    《複眼人》真的超棒!本來都要對你部落格推薦的小說失去信心了!吳明益真是個了不起的作家!《複》太精彩,前進世界只會讓世界更亮!簽下它版權的人真是幸運!
    ---------------------------------------------
    版主回覆:
    嘿嘿,總算讓你恢復信心啦!XD 我媽也剛看完「複眼人」,直說這書溫柔動人,非常喜歡呢。
    | 檢舉 | Posted by jie at February 5,2012 19:49
    外國翻譯文學看多了,對於台灣出版的文學作品是否有授權到國外這個問題,疑惑了很久

    在網路上搜索,得到的解答也相當少。

    碰巧看到了這篇文章,很多問題都得到了解答:)

    很高興《複眼人》賣出版權,也很感謝你為這一切所做的努力!

    好的文學作品在世界各地被看到與交流,都令人感到興奮XD
    ---------------------------------------------
    版主回覆:
    我會繼續努力把「複眼人」賣到更多國家!
    | 檢舉 | Posted by CPJ at February 8,2012 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