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1,2011 15:28

進化版的「冰與火之歌」:《戰龍之途》

dragon\'s path
版權書訊>文學類>奇幻小說

THE DRAGON’S PATH by Daniel Abraham 版權狀況:已售出繁體中文版權

很久以後,當讀者和評論家回顧過往,他們應該會同意:2011 年是史詩奇幻「文藝復興」的一年。這些年來,市場上最熱門的是強悍女性主導的都會奇幻,或者與非人類物種談戀愛的超自然羅曼史,就連架空世界的傳統奇幻,也要「降齡」到青少年小說才有搞頭。在這個速食閱讀的年代,史詩奇幻的緩慢節奏、龐雜設定和寫不完的故事,無異與跟市場法則背道而馳。

過去五年間,史詩奇幻固然迭有佳作推出,但確實不如這個文類曾經的輝煌。許多 80-90 年代出道的大師級人物有的續炒冷飯(如雷蒙‧費斯特泰瑞‧布魯克斯)、有的停筆退休(如麥可‧摩考克)、或者風光不再(如泰德‧威廉斯史蒂芬‧唐納森)、甚至撒手人圜(如羅伯特‧喬丹大衛‧艾丁斯)。喬丹的「時光之輪」嘎然而止,幸得布蘭登‧山德森接手,算是薪火相傳;喬治‧馬汀的「冰與火之歌」第五集拖了五年都還不見蹤影;泰瑞‧古德坎的「真理之劍」終於收尾,想轉戰主流驚悚文壇,出師不利又回頭繼續折磨倒楣的理察和卡蘭。

然後我們來到 2011 年。新年才開始沒多久,馬汀就在部落格上宣布「冰與火之歌」第五部《與龍共舞》(A Dance with Dragons)即將完成,出版社已經敲定今年七月十二日上市。即使是最鐵石心腸、高喊「眼見為憑」的書迷,恐怕聽了這消息都要激動落淚,更何況醞釀多年的 HBO 影集四月份就要開播,從目前釋出的預告看來,肯定會把這個已經紅透半邊天的系列推向前所未有的顛峰。毫無疑問:「冰與火之歌」是當代史詩奇幻的王者。

緊接著,派崔克‧羅斯弗斯「弒君者」三部曲的續篇《智者的恐懼》(The Wise Man’s Fear)歷經四年嚴重拖稿,也姍姍來遲。2007 年,羅斯弗斯以新人之姿發表處女作《風之名》,不僅在奇幻圈內廣受好評,更在出版社的強勢宣傳和行銷下,成功在主流書市佔得一席之地,還登上了紐約時報排行榜。這次續集捲土重來,厚達千頁的份量絲毫不減讀者的期待與熱情,竟直竄亞瑪遜總榜冠軍,以及紐約時報排行榜的冠軍寶座。上回這種事發生,可是山德森續寫「時光之輪」的《風起雲湧》和《午夜高塔》呀!

我們幾乎可以確定,等七月《與龍共舞》上市,也一定會空降紐約時報排行榜冠軍。一年有兩本史詩奇幻傑作出版不稀奇,一年有兩本史詩奇幻登上紐約時報排行榜也時有所聞,但一年有兩本史詩奇幻問鼎紐約時報排行榜寶座,這可是前所未見的輝煌盛況(而且還不包括其他每出新書必上紐約時報冠軍的系列,如「巫師神探」、「南方吸血鬼」和「暗夜獵人」)。

除此之外,《盜賊紳士拉莫瑞》的作者史考特‧林區,與羅斯弗斯同樣歷經四年沉潛,也將於今年底交出系列第三集《盜賊共和國》(The Republic of Thieves)。布蘭登‧山德森去年才完成新系列的一千頁超鉅冊首部曲《王者之道》(The Way of Kings),中場休息喘口氣就「順手」寫了一個「迷霧之子」的九萬字番外篇《熔金法則》(The Alloy of Law),預計十一月推出,故事發生於「迷霧之子」三部曲之後數百年,已進入工業科技年代,具有濃厚的蒸汽叛客的風格,除了維持精彩武打動作戲的「優秀傳統」,還有超炫的魔法和機械設定、火車大盜和古典偵探劇。

近幾年來受馬丁影響而大行其道的冷硬派黑色奇幻,風頭最健者當屬喬‧艾伯康比(Joe Abercrombie)已在二月推出獨立新長篇《英雄血戰》(The Heroes);擅長黑色暴力科幻的理察‧摩根(Richard Morgan)要推出奇幻系列第二部《寒冷命令》(The Cold Commands)。丹尼爾‧波蘭斯基(Daniel Polansky)的《下城故事》(Low Town)則堪稱今年最受期待的黑色奇幻新作,結合黑色小說的陰鬱氛圍和傳統奇幻的架空設定,兼具謀殺、推理、奇幻、歷史和宮廷鬥爭的元素,還沒出版就先賣出美國、英國、德國、法國、義大利、西班牙、波蘭、俄國、捷克等十國版權,聲勢驚人。

這份華麗的書單令人眼花撩亂,真不知從何看起。這場空前的史詩奇幻復興,老手新秀精銳盡出,簡直有點華山論劍的味道了。可是,如果你問我,今年最期待的奇幻小說是哪一本,我會毫不猶豫地告訴你:丹尼爾‧艾伯罕的新系列「金權遊戲」(The Dagger and the Coin)的首部曲《戰龍之途》。

當然我得承認,這絕對和我對「冰與火之歌」的痴迷有關,因為「金權遊戲」就是不折不扣的改良版、甚至是「進化版」的「冰與火之歌」,我個人稱之為「冰火2.0」。這麼說絕非貶抑,反而是最高的讚揚。畢竟「冰與火之歌」問世十五年來,對類型影響甚鉅,而且仿效者眾,然無人能盡得馬汀真傳。葛雷克‧凱斯的「荊棘與白骨的王國」(The Kingdoms of Thorn and Bone)四部曲算是第一代的「冰火clone」,但世界的設定太繁雜,斧鑿痕跡太重,雖然比照「冰與火之歌」採取章節視點人物的結構,駕馭故事線的功力實在差馬汀太遠。這兩年崛起的新秀彼得‧布雷特(Peter Brett)自承受馬汀影響很深,在處女作《魔印人》(The Painted Man)中這點還不明顯(比較像是《夏那拉之劍》),到了續作《沙漠之矛》(The Desert Spear),就「明目張膽」採用了八個視點人物的筆法,頗有師法馬汀的意味。

關於艾伯罕,我已經寫過不少介紹,五年來也一直持續關注這位創作者。不同於山德森、林區或羅斯弗斯等人的迅速成名,他走的是幻想文類的老路:參加寫作班、從雜誌投稿短篇開始累積經驗,練筆十年後,才出版第一部長篇《夏日的身影》(A Shadow in Summer, 2006)。在那之後,他的創作源源不絕,短篇照寫,長篇一本一本來,頗具詩意、思索古典奇幻中個人意志的「漫長的代價」四部曲寫完後,他換筆名漢諾瓦(M.L.N. Hanover)、換出版社推出女惡魔獵人莎娜為主角的都會奇幻系列「黑太陽的女兒」,至今已出版三集。

「金權遊戲」是艾伯罕構思多年的作品,靈感來自多年前的一次作家對話。他定居新墨西哥多年,與喬治‧馬丁、史德林(S.M. Stirling)、瑪琳達‧史諾葛拉斯(Melinda Snodgrass)和瓦特‧瓊恩‧威廉斯(Walter Jon Williams)等人是多年文友。該次對話的主題即是史詩奇幻,眾人自由發言,共同探討對這個文類的看法和喜愛原因。

藉由這次對話(與激辯),艾伯罕釐清了他對史詩奇幻的種種觀點,例如這是一個「懷舊」的文類,故事往往發生在一個黃金年代已經逝去之後;又如這是一個不斷與前作對話的文類,絕大多數近代史詩奇幻均源自於對托爾金《魔戒》的致敬或反動:沒有《魔戒》,當然就不會有泰瑞‧布魯克斯那無趣的《夏那拉之劍》,但顯然也不會有史蒂芬‧唐納森的「莫信者傳奇」(The Chronicles of Thomas Covenant the Unbeliever),而沒有「莫信者」的反英雄形象,或許就不會有「冰與火之歌」(更別提「金權遊戲」!)。

艾伯罕年輕時最愛的奇幻作家是大衛‧艾丁斯,長大後眼界開闊,難免覺得當初「年少無知」(就像雷蒙‧費斯特的「魔法聖戰」之於我,以及「龍槍編年史」或「龍族」之於許多本地讀者一樣),但經此對話,他明白那種熱烈追捧的激情並沒有錯,而他也立定志願,要寫出一個讓「現在的他」用同樣熱情追捧的好看作品。在艾伯罕寫給出版社的「金權遊戲」提案中,他形容這是一封「寫給奇幻冒險故事」的情書,其目的在於「讓讀者欲罷不能以致於缺乏睡眠」。

身為馬汀的文友和(某種程度上的)得意門生,艾伯罕自然比任何人都熟悉「冰與火」的精髓。早在「黑太陽的女兒」系列中,他擅寫逆轉結局的高超筆法,便已頗有馬汀之風。此外,他曾與馬汀和「艾西莫夫科幻雜誌」前主編賈德納‧都斯華(Gardner Dozois)共同創作科幻小說《星際獵人》(Hunter’s Run, 2008),近年來更涉足漫畫編劇,先後幫馬汀的《熾熱之夢》、中篇〈狼皮交易〉(Skin Trade)和他主編的超級英雄小說「百變王牌」(Wild Cards)寫劇本。今年二月,艾伯罕更接下重任,擔綱「冰與火之歌」漫畫版編劇。

有了這樣得天獨厚的條件,難怪艾伯罕能寫出「進化版」的「冰與火之歌」。他完全記取了「冰與火」的教訓,並加以改良之,例如視點人物筆法固然很好,但人物一多便很難兜在一起,讀者可能要看一百頁才能看到再次同一個視點人物的章節。所以「金權遊戲」從頭到尾只有五個視點人物,艾伯罕更可以精準地掌控每一集的長度(第一集僅 550 頁)。

寫史詩奇幻而沒有長度失控,可見其過人的節制,而我認為「節制」(moderation)正是艾伯罕與馬汀最大的風格差異。「金權遊戲」是一個相對溫和的「冰與火之歌」,當然「冰與火之歌」的魅力之一即在於作者毫不留情的「過激」筆法,不過並非人人熱賣重口味。在「金權遊戲」中,謀殺、暴力、和性依然時常上演,只是表述方式不那麼直接。讀者或許會問,當「冰與火之歌」變成輔導級(或者經過 HBO 亞洲台的「閹割」),還有什麼看頭?我卻要說,就是在這種看似不慍不火的敘事之中,艾伯罕匠心埋藏的伏筆及轉折,才更顯震撼。

說了這麼多,總也該說說故事本身。「金權遊戲」的背景是一個類似歐洲中世紀晚期的架空世界,《戰龍之途》開始的時候,北方大國安提亞(Antea, 類似日耳曼帝國)正揮軍南侵,準備將不願乖乖納供的貿易商城瓦奈(Vanai, 類似十五世紀的米蘭)納入版圖。小說的五位主角,便因為這場戰爭而相遇、相愛、結盟或者結仇,最後影響了整個大陸的命運。

第一女主角是少女席絲琳‧貝爾莎蔻(Cithrin Bel Sacour),原血人與錫內人的混血兒,自小失去雙親,因為父母在米狄恩銀行存有大筆資產,便由該銀行擔任監護人撫養長大,待成年後再把財產交還給她(當然,要扣除養育的花費並加上資產的利息和投資利潤)。由於在銀行長大,席絲琳很早就開始接觸金融業務,精通投資、財會、簿記,極有生意頭腦,可是卻也迷戀杯中物、更老是愛上不該愛的男人。

第一男主角是傭兵隊長馬可士‧威斯特(Marcus Wester),此人曾是驍勇善戰的武士,率領勤王軍在內戰中屢見奇功,不料卻被國王疑有貳心,在決戰前夕當面將他的妻女處死。後來威斯特雖親手復仇,卻徹底失去目標,與特拉古人副手亞爾丹‧韓恩(Yardem Hane)浪跡四方,擔任商隊的保鏢混口飯吃。特拉古族人有虔誠的宗教信仰,據稱能看到人「靈魂的形狀」,而韓恩眼中所見的威斯特靈魂形狀是圓的,什麼意思呢?「踢進陰溝,他必能奮起;放上高位,他必將墜落」。艾伯罕形容他是「復了仇卻依然傷心的基度山伯爵」。與席絲琳的相遇改變了馬可士的一生:他彷彿見到了女兒長大後的模樣,難以抗拒這個上天給他的第二次機會,用盡一切力量要保護她到底,即便付出自己的愛情與生命……。

故事中的大反派是葛德‧帕里亞柯(Geder Palliako),但他初次登場時只是個令人心生憐憫的角色:他出身安提亞王國的小貴族家庭,奉命加入征討瓦奈的軍隊,可是葛德對打仗完全不在行,他是個肥胖的書呆子,最大心願就是研究和翻譯古代史料。這個眾人的笑柄在因緣際會之下,竟成為王國的救星,而他長久以來隱忍受辱的怒火,則成為他掌權後最強大的能量,驅使他陷入宗教狂熱,發動禍延整個大陸的種族滅絕戰爭,就像希特勒。

道森‧凱廉男爵(Dawson Kalliam)是安提亞的重臣,可說是「冰與火之歌」中艾德‧史塔克的年長加強版:剛正不阿、尊奉傳統,矢志勤王,排拒宮廷中反對勢力所主導的農民議會法案,認為下人永遠不應該當家。安提亞的國王西米恩(Simeon)和他一起長大、情同手足,卻在政治鬥爭中顯得懦弱無能。為了打擊另一派貴族,凱廉男爵利用葛德這個棋子,在政爭中奪取上風,進一步成為他的贊助人,誰料卻是助紂為虐,間接造成一個獨裁者的崛起。

最後一個視點人物是凱廉男爵夫人克勞拉(Clara Kalliam),她原本只是個認真盡責服侍丈夫的典型貴族妻子,性格溫婉、心思敏銳,從無政治野心,只期望能替道森分憂解勞,最在乎的莫過於保護在戰場殺敵的兒子,以及家族的名譽。然而當丈夫被葛德所殺,克勞拉被迫揭竿起義,搖身變成地下游擊隊的指揮官,發揮她的女性魅力和智慧,與暴君葛德周旋到底。

除了五個視點人物,故事中最重要的配角是個戲班主人,大家都叫他奇特師傅(Master Kit),他帶領一票年輕演員走南闖北,似乎具有洞察人心的特異功能,說話尤其具有說服力。在《戰龍之途》開始,馬可士和亞爾丹的手下因酒醉鬧事被瓦奈城主抓去充軍,正愁沒人手完成護衛商隊的任務,就給他們碰上了奇特師傅一行人在城裡演出,索性聘用他們「扮演」傭兵,反正只是運些平常的貨,根本值不了幾個錢,也不大可能遇上攔路搶匪。

馬可士作夢都沒想到,商隊裡有個木訥寡言的少年,趕著一輛驢車,車上竟暗藏了瓦奈全城的財富。這個「少年」不是別人,正是被米狄恩銀行瓦奈分行撫養長大的席絲琳。眼看安提亞大軍逼近,城破在即,行長不願借錢給必敗的城主僱請傭兵,又怕資產被戰火動亂殃及,便決定把珠寶和帳冊連夜送出去。本來負責駕車的人被城中警衛藉故殺死,行長只好讓席絲琳女扮男裝,接下這個重任。

***警告:以下涉及嚴重劇情洩漏,請自行斟酌閱讀!***

到小說後面,讀者才會恍然大悟,奇特師傅就是《戰龍之途》序章的那位蜘蛛女神邪教的叛教者,冒著生命危險,從與世隔絕的大山神廟中逃出,來到文明世界。他的血液中流淌著能夠辨別真理與謊言的蜘蛛,曾經他以為那是真理女神賜給信徒的禮物,但逐漸發現這個神秘宗教的背後隱藏著更龐大的邪惡。

隨著故事進展,我們會逐漸發現這個世界的古代歷史。正如恐龍曾經稱霸地球,「金權遊戲」的世界也曾為巨龍所統治。牠們具有強大的魔力,能夠超脫空間與時間的限制,信手便能塑造出驚人的神器、宏偉的建築。龍族創造人類,作為供其差遣的奴隸種族,更從中造出十三種變體,也就是現今世上的十三人種:為數最多的人類原型「原血人」(Firstblood)、削瘦白膚的錫內人(Cinnae)、身形壯碩長有兩根彎彎獠牙的戰士種族耶姆人(Yemmu)、全身被黑鱗覆蓋的提辛內人(Timzinae)、長著一對招風耳信仰前程的特拉古人(Tralgu),還有神秘的水生種族「溺人」(The Drowned)。

龍族的王位傳承採「競賽世襲制」,統治者的子嗣必須彼此競爭,施展出前所未見的強大魔法,方能脫穎而出。這個制度原本立意甚佳,既可確保統治者的血脈,又不至於讓王位落入弱者手中,可是最終出了差錯。當年龍皇倪斯(Nys)年老力衰,眾人本來都看好次子能力出眾的莫拉德(Morade)會贏得大位,牠原本要獻上自己的得意創作,一支全新的人類種族,不料到了比賽當天,只見該人種一個個相貌醜陋扭曲、平均壽命極短,而且無法生育。莫拉德只好把帝位拱手讓給大哥艾斯特洛(Asteril)。事後他的弟弟伊倪斯坦承自己破壞了他的創作,想藉此激起莫拉德的怒火,唆使他挑戰艾斯特洛的統治權。

一場兄弟鬩牆之戰於焉展開,龍族各自選擇了支持者,而牠們超凡的魔法力量被轉化為武器,造出碩大無朋的空浮戰爭器械,能發射巨大的鐵叉將飛龍射下;又如精心設計的恐怖疾病,專門傳染龍族或其人類奴隸;還有不可思議的心靈陷阱,能將落入其中的龍族永遠囚禁在那個剎那。但是這場戰爭中最可怕的發明,莫過於一種能夠寄生於體內的蜘蛛,牠們能賦予宿主識別謊言的力量,還能使宿主擁有超乎尋常的說服力。這是莫拉德親手設計的終極武器,目的就在於避免自己再受欺瞞、再遭背叛,同時還能夠恣意煽動和騙誘他人。

一次空前激烈的大戰之中,艾斯特洛被殺,莫拉德則身負重傷,彌留之際牠陷入瘋狂,幻想出力量凌駕龍族之上的眾神,而眾神對龍族的自相殘殺深感不悅,於是乎「罪」的概念首次進入這種萬物主宰的腦中。莫拉德造出的眾神憤怒而殘酷,生性善妒且反覆無常,卻因為牠擁有的超凡說服力,使得越來越多龍和人類也深信不疑,真理蜘蛛開始大量在人類身上繁殖和寄生,成為一種新興的宗教。

眼看龍族紛紛陷入瘋狂,身為奴隸的人類則因為宗教狂熱而日漸取得力量,要挽救世界的希望便寄託在背叛了兩個哥哥的伊倪斯身上。牠孤注一擲,創造出兩種能反制哥哥的武器:首先是一種身上覆滿黑鱗、使蜘蛛無法入侵的人種,其次是一種淬毒的寶劍,能迅速殺死宿主體內的蜘蛛,可是劇毒也會殺死揮舞寶劍的人。靠著這支黑甲兵團和少數龍族武士,伊倪斯大舉發動反攻。

可是,即便喪失了理智,莫拉德仍舊是絕頂聰明的強者:牠從異世界喚來一種比龍還要強大的魔物,打算一舉擊潰弟弟的部隊。這些怪物橫掃世界,幾乎滅絕了所有生命,連莫拉德也賠上了性命。伊倪斯最終關上了傳送門,並用盡餘力和真理蜘蛛奮戰,然後才死於戰場。

浩劫過後千年,龍族早已成為絕跡的古老傳說,空餘其文明遺跡:神秘物質「龍玉」(dragon’s jade)鋪成的道路聯繫各大城市,壯麗的拱門或城塞遺跡散落在群山之中。人類成為新的統治者,他們彼此征戰,王國興起然後滅亡,歷史被政客或幻想家不斷重寫,或者被徹底遺忘。真理蜘蛛的信徒被擊潰之後,選擇躲進深山,在最後的神殿中靜靜等待重出江湖的時機。

《戰龍之途》即是人類與蜘蛛邪教再次交鋒的故事。席絲琳與馬可士一行人因為大雪封阻道路,決定掉頭南行,到自由貿易城邦奧麗華港(Porte Oliva)取道海路,把資產送到米狄恩銀行的總部卡斯。

同時,道森‧凱廉男爵為了打擊政治對手,以瓦奈稅收欠佳、民心騷動為名義,建議國王派葛德‧帕里亞柯接任總督,因為這個眾所周知的廢物肯定只會讓情況更加惡化。葛德莫名其妙登上大位,逐漸從眾人的訕笑和流言中明白自己是宮廷政爭的一枚棋子,憤恨之下竟下令縱火焚城,然後帶著軍隊趕回安提亞首府坎寧坡(Camnipol)。

席絲琳得知瓦奈城滅於火劫,千萬居民喪命,自己的兒時記憶和唯一故鄉也隨之灰飛煙滅,遂決定孤注一擲,偽造文書在奧麗華港成立米狄恩銀行分部。她自任行長,打算用這筆錢好好投資、大賺其錢,等總部派人來調查,再雙手奉還全部資本,順帶加上高額利潤,同時為自己爭取到金融界的一席之地。這個瞞天過海的計畫堪稱瘋狂,卻是她精密計算的心血,雖然她根本還未成年,簽署任何文件都沒有法律效利。

葛德的軍隊即將抵達坎寧坡,卻正好遇上以柯廷‧伊桑德林伯爵(Curtin Issandrian)為首的貴族勢力意圖叛亂,找來外國傭兵在王子的生日慶典上表演,結果全是刺客。葛德收到凱廉男爵的快報,立即帶兵進城勤王,阻止了這場謀反,也因此成為坎寧坡名噪一時的英雄。但是葛德的父親深知宦海險惡,擔心兒子成為政爭工具,便囑他連夜秘密出城,走得越遠越好。

席絲琳的銀行業務蒸蒸日上,她為了爭取總督一紙長期的商船護衛艦隊合約,色誘競爭對手,藉機偷看對方的商業機密,不料被反將一軍,而米狄恩銀行總部的使者即將到來……。馬可士明知她不是自己的女兒,又無法抗拒移情作用的投射,甘願委身銀行警衛,只為了就近照看,卻眼睜睜看著席絲琳因為競爭合約失利灰心喪志、借酒澆愁……。凱廉男爵本以為伊桑德林密謀造反必受死刑,誰知西米恩國王的作法是各打五十大板,把他和伊桑德林這兩大派系首腦都趕出都城,回封地面壁思過。克勞拉夫人利用表妹嫁給伊桑德林心腹費爾丁‧瑪斯(Feldin Maas)的關係,打聽到一場山雨欲來、涉及外國勢力的政變。

這時,數月來杳無音訊的葛德翩然回到坎寧坡,原來他長途跋涉,在極東的曠野中尋到了一座絕密神廟,信奉史書中記載的如謎神祉「真理使者」,祭司皆具有辨別謊言的特異功能,他們很樂意幫葛德找出誰是利用他的投機政客,只要他承諾在首都替他們修建神殿,讓世人都聽聞女神的名號。葛德身畔因此多了一位體型壯碩的長袍僧人,他是蜘蛛女神的大祭司,也是他貼身不離的顧問。在蜘蛛祭司的襄助之下,葛德破獲了費爾丁‧瑪斯謀害王子的計畫,徹底掃除了反對派的勢力。不久西米恩國王更攜子登門,把瑪斯的頭銜和封地贈與葛德,並懇請他擔任王子的監護人……。

《戰龍之途》是「金權遊戲」五部曲的完美開場,艾伯罕大膽引進銀行和金融業的題材(主要也因為他對梅蒂奇家族的銀行事業非常著迷),讓女主角席絲琳縱橫商場、大出風頭,但又賦予她渴望被愛、反而情場失意的弱點。馬可士集劍俠、傭兵和浪客於一身,對席絲琳來說既是父親形象,又是(之後將逐漸發展出的)情人,有如基度山伯爵加上《魔戒》裡的亞拉岡。熟讀「冰與火之歌」的讀者,肯定能從葛德身上看到山姆威爾‧塔利(怯懦的小貴族、失敗的騎士、熱愛研究古書的宅男形象)和「小惡魔」提利昂的影子,他的轉變與崛起深具悲劇色彩,也是一次對霸凌和復仇的審視。這個看似只有「人」的故事,會在續集中漸漸染上超自然的奇幻色彩,如重返人間的蜘蛛祭司,傳說中仍在大地深處沉睡的巨龍,以及十三人種的秘密。    


  • 您可能有興趣:

    古典奇幻的嶄新詮釋:《魔印人》
    lueur6 發表於樂多回應(7)引用(0)版權書訊 - 奇幻/科幻小說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0414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5395529

    回應文章
    不多說廢話,快出就對了,這種的我最愛啦!
    | 檢舉 | Posted by 毛毛牙 at March 21,2011 16:14

    看起來非常可口啊~~~光看熱寫介紹文就令人按捺不住
    | 檢舉 | Posted by 逗點 at March 21,2011 16:52

    all hails fantasy!
    | 檢舉 | Posted by nornor at March 21,2011 17:35

    灰鷹大

    最好這本被相中出實體書時 ,能讓夏日及不潔也一吐悶氣 ,一起上市 (真的等到快睡著)

    今天見到你推戰龍之途 ,突然的感覺是 -----
    奇幻在2011年中市又要大放異彩了 (歡呼ing)
    | 檢舉 | Posted by gin at March 21,2011 17:45

    書單+1,謝謝!
    | 檢舉 | Posted by Wade at March 21,2011 19:13

    拖稿拖久一點也好,寫出精彩的作品比較重要。
    最近看的奇幻很多都是第二集開始就突然變難看...
    每個作家都在寫系列作、大部頭,
    結果品質被compromise掉,讓我越來越沒信心了...
    | 檢舉 | Posted by 亞亞 at March 22,2011 10:56

    比較想看鎔金法則....
    | 檢舉 | Posted by adam at March 22,2011 1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