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1日

列車上的女孩(中文小說)


博客來和FB閃出來幾次的介紹,某一次終於還是讓她進了購物車。

到手後開始翻著,讀了前面大概四分之一,還不太能了解,內頁介紹文中有人可以徹夜不眠要讀完,或是說覺得扣人心弦的眾多大加讚嘆之詞是何緣故?   但就跟某天女主角搭著列車經過,我也讀過了約四分之一同樣情形,一些事情開始不太一樣了。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0:12回應(0)引用(0)孔雀魚看書 │標籤:大人的書

2016年7月4日

靜則澄澈

小筆記: 

人心如水,靜則澄澈。

不擾亂他人心志,也不輕易動搖自己的決心。
生於世而不受染,回歸自己的幸福聖域,大道至簡。

專注於己-
*正念:  仔細注意,注意感覺感受;
*正定:  集中注意力;
*正精進:  持續注意與集中精神。
動作=回歸-->踏出
1. 閉眼/隔絕外相,避免反應,注意注視心的內在。-->
2. 重整/重新整理無謂反應,觀看內心狀態,直接接受腦中狀態。-->
3. 張眼/專心眼前工作。

省言.精語.少判斷.不批判.勿慢.
關於正向語言: 是真實的嗎? 是有幫助的嗎? 是良善的嗎?

不被干擾,不是我去約束他或教育他指導他,該被管理的,是我自己的心性。

刀為什麼有鞘? 不是為了殺,而是為了藏。

收攝與節制,是一種鍛鍊。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09:20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6年6月29日

反應

有時候,反應說明了一切。
即使那一切是荒誕的。

緩慢是一種速度。
靜默是一種能耐。
沉澱是一種素養。

有時候,不回應也是一種反應。
不回應外在,不對外在有回應,有時候是一種訓練,一種力量,一種智慧。
也是對自己和別人的生活品質的一種保障。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5:51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6年6月6日

下一步

有時候,用講的,他就知道下一步怎麼走以及可以通到哪裡去! 
有時候,用點的,他就知道要怎麼去鋪陳自己的下一步,以及用甚麼方法跨出去。
有時候,只是看著,他就知道自己要望向那裡,找甚麼,面對甚麼。
有時候,有的人習慣問。有的人習慣看外面,往外面找。往外推。

不是看不清自己,有的是不敢看,不好看。
有的是看不懂,也不知道要用甚麼工具想辦法看到。

有時候把自己像是一個籃子空在那裏,然後籃子裡可以收好多東西。
但又沒有分類歸納和重新產出的功能,籃子裡縱使有好東西都等於派不上用場的廢料。

少了一個平台,一個轉接頭,一份解藥。

這也只能看自己的機緣能否找到,然後才知道下一步是甚麼以及怎麼辦吧!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2:07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6年5月23日

篩。減。

是應該這樣笑著的。

島嶼迎著風浪,風停浪靜,島嶼總會撿拾到甚麼。
貝殼珍珠和石頭,總是得有所區隔。
篩過減過,所有的珍貴,皆來自於先捨,勇敢地先去清除一些甚麼。

邏輯的養成或許不在甚麼知識和學科裡,無非就是人世間眾多問題裡磨練出能耐來。
能夠質疑前提,檢視假設,不管是天性之賦予,或生活歷練而來的能力,總是可貴。
中心思想的穩固攸關理解自己站在何方,接下來起碼搞得清楚面對的是甚麼樣的風浪。

不繼續在雜七雜八混亂的訊息中打轉或打混,必須是一種生活意識。
怕的不只是能力弱化,也包括用生命力或情緒力耗掉了甚麼好的元氣。
不是自己多能幹,而是怕了人云亦云以及沒有滋養的生活內容。
不在狩獵的世界中,何必對每一個訊息和動靜都事必躬親?
讓自己東奔西忙去拎掛過來很多"猴子"在身上,看懂的就知道是小丑的效果。
何況根本沒有香蕉和能力去餵食。

不回應也是一種對應。
有時候轉身離開或真的"滑過去",打叉叉,其實就天下太平了。
關掉和暫停了甚麼,是為了類似離苦得樂的那種模式。
捨掉一些,就看能多出來哪些?
精簡和清明的生活內涵,或許就像公事如麻但桌面仍整齊光亮的辦公室主管,那也是一種資優的能力。

美麗的島嶼,本來就不會有亂七八糟的垃圾。
她收藏的理當是上天所恩賜和自己懂得篩減而得的貝殼與珍珠。

意識過後,必須是行動。
篩減,就必須是現在開始的重要目標和策略。

連這樣想著,都不覺輕鬆起來。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7:35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6年5月4日

作答和思考

生活中充滿了選擇。

這當年陳老師就提過,怎麼到一個地方需要選擇工具,餐點吃甚麼需要選擇內容,家具怎麼擺需要選擇位置,人要怎麼美需要選擇服裝....
選擇是結果,過程是一個人的生命經驗和需求而來。
有些選擇不需要想太多,有些選擇是十面評估百則估算都還可能錯誤。

選擇題是一種有限制的思考。幫助收攝,尤其在不需要你跳脫框框的時候。
習慣了選擇題的結果會是甚麼?? 

那天,題目是錯的,僅僅因為技術性上以及不上心而錯。
或許題目是對的,但選項沒有改。
或許題目是錯的,因為選項沒改到。

習慣從選項中挑出正確答案的孩子,硬著選。
他們的生命經驗值,全然相信題目和選項,因為那像教科書評量卷上的印刷字眼,不可能出錯。
那題目是來自大人和師長,他們從來都是教我們考我們的,不會錯。
他們全然的信任並堅持只能從有限的選項中挑出答案。

而正確的答案,跟這些選項其實無關。
光只看題目,跳出框框想的能力卻受限制了。

有時候,收攝住的想法或許是一種安全和幫助。
但有時候,創意和思考能力,就是這樣一點一滴的抹煞掉的。

而人生,選擇處處皆在。
答案,有時候卻在框架之外。

還好老天爺應該是不會有粗心犯了技術上設定錯誤的問題。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07:41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6年5月3日

那個作亂的是甚麼?


其實可能還是自己。

沒辦法面對不公。
沒辦法處理別人的失誤。
沒辦法漠視他人的失責。
沒辦法釋懷自己的無奈。
沒辦法放過自己的不能。
沒辦法停止起伏的批判。

探測器只盯著某一個角落。
忘了四周需要環顧。

知道那個躲在角落跺腳憤怒的甚麼。
其實只要說,真的沒甚麼.....

一切由心生。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08:14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6年4月29日

專注和鑽住

他的世界裡,這件事情有趣而且奧妙。
他在他的世界裡遨遊著,或許也驕傲著。
在西線無戰事之時,更顯平順。

而應變不及的游擊戰開始肆虐,破擊傷害的力道他從來沒遭遇也沒料想過。
他不知道這是老天給的訊息,也是一種長期下來的績效檢核。
他應變不及。

他終究錯過了。

但這個戰場可以是一個非常有利的好藉口,這個戰場變了,這個戰場是不對的。
並不是他的問題。

他慣常的平順,那種無為即可,突然也是一種自我毀滅的武器或是驅動器。
只是這次,會傷及無辜。

他繼續使用慣常的平順,也鑽研著他一直可以驕傲的東西。
他錯過了瞭解自己原來是應變不及,以及可以改弦易轍的時機。
他只好緊握剩有的武器。
即使那只是一些具備說明功能的資料書。
離實際的運作操作還有一段距離。
那距離和實作正是可以驗證他的資料書能否使用,也可以試試操作以鍛鍊自己的能耐和創造勝利績效的。

不知是他刻意選擇或是無法面對,於是他依然錯過。

他繼續專注在他的領域,外面的戰事和世界與他無關,開始淡出。
他繼續專注著,在他的世界裡壯大,而遠離這個紛擾的大世界。

他的專注,鑽到一條路。
他只見這路裡的石頭或珍珠,於是偶把白石頭當珍珠。

他不想抬頭,抬頭也看不到珍珠。
他專注,只在自己那條路的世界中。
世界外他已經沒有能力連結,也不願意。

他刻意地忽略了外面的世界,驕傲著自己的路,尤其當看到外面有零星的類似珍珠的閃光或貝殼或燈泡或星光,他會認為那就是珍珠。

他看到了波光粼粼,卻不知道來自於廣大的海面和天上的光。

他忘了外面世界裡有更多條路和風景,有時候因為不常仔細看,習慣了他自己路上的珍珠,開始辨識不了大世界裡的寶藏。或許也覺得自己世界的路上比較清楚,看得比較習慣。
於是他回到自己的路上,繼續找珍珠。
也繼續看白石頭似珍珠。

他.....
鑽住。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07:38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6年4月25日

衝擊

這是辛苦調適的一年。
你原本期待要依賴的,其實正是一種負擔。
負擔的是原本想捨棄的責任,也可能是別人擔不起的又回歸到自己。

人生被比喻的方式很多種: 是一段旅程,像搭著火車向前進,是獨立划著船在大海中的舵手,是將生命視為跑程的競賽,是一朵花,是一個星球.....

有當成動態本體來形容的,有當成一粒沙塵一世界來敘述的。

或許,每個人都是一座島嶼。
隨著日昇月落,日落月起的海浪,偶有風平浪靜,也有因潮汐而襲來退去,富有節奏和不同樣貌的浪花。

這件事來,過幾日去。有情緒起,過些時落。潮浪來,海水退,浪花起,水波平。就是這樣。

不能奢求美麗的浪花,不好貪圖水波不興。Present is a present.

島嶼就是這樣定靜的迎著看著。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07:22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6年4月11日

魔術方塊 ( Aaron 9y7m/三下 )


先是看王子哥玩。
之前..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6:09回應(0)引用(0)安安上小三 │標籤:九歲Aaron的事

2016年3月30日

They don't know what they are talking about.

我們透過一個公共事件,為了表達自己的憤怒,我們選擇跟著強勢觀點走,不在乎自己沒有深思消化過。
我們透過一個事件,為了證明自己的一片真心和關心,完全不管一切是空口說白話,給出的承諾只是空包彈。
我們透過一個事件,恨不能把所有的怒氣都找到一個對象發洩,彷彿連自己裝到口袋裡的狗屎,都是那個事件或那個人的錯。
我們在從小寫考試卷被訓練出來的邏輯裡,嶄露自己的思維-- 是非題: 支持這個論點,於是另一個是錯的。選擇題: 清楚地選出一個答案,這樣就證明其他是錯的。然後我們忘了人生有更多的申論題和辯證題,必須靠自己產出。甚至我們誤以為攻擊和貶抑他人,就可以證明自己是對的。
我們透過一個事件,為了展現自己特有的能耐,高超的觀點;於是我們不在乎傷害了甚麼人。
我們透過一個事件,想要闡述更開闊的觀點,但攝影機和印刷機出來的成果都顯示著,我們分明是井底之蛙。

事件讓很多顆心破碎。
事件讓很多心失了方寸。
事件讓人看到更多的自私或愚蠢。
事件讓很多人找到方法。
事件讓人看到很多智慧與愛。

而其實,事件,人人有責。

很多時候,只是剛好有智慧型手機,剛好有電腦,我們反射性地靠著鍵盤和手指抒發,甚至只是借用轉貼,我們就以為我們已經成就或表態了些甚麼。

但我們距離成熟,其實還有一段路要走。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0:59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6年3月23日

寧靜咖啡館之歌

她是 Misaki/岬。
堅定平靜的外表下,似乎藏著深深的失落和失根感。
執意追尋著父親,想彌補的可能是當年投回母親懷抱而等於遺棄了父親的不安感;想填補的也可能是那段撲朔迷離的父女情。

在飄移和穩定中徘徊,再年輕的心還是會疲憊。
她在父親留下的船屋中試圖站穩自己的步伐,憑藉自己的心力打造一個專心等待的生活。
其他的人物和故事,就像藍藍青天裡,且留且走的雲朵。
她在工作中安定自己,也在和生活裡相遇的人們,拼湊著父親的樣貌。

Misaki生活裡有一些儀式,烘豆子讓豆子的旅程,在傳遞給客人時能有一個美好的相遇。
望向海面的那盞也許是給她自己,在黑暗中可以擁有的一絲溫暖,在不安定中可以掌握的一點光。
或許更向夜鶯一樣,要在浩瀚的海天之際或是黑夜中,宣告自己努力的存在。

當父親被尋獲,人生的鐘擺似乎又回到了飄移。
那個一向得以支撐自己的外在因素,終因脆弱而被擊潰,失望再度攻佔了生活。
Misaki再度選擇了離開。

逃開了不定,又該繼續追尋甚麼?

人生終將面對的總是自己,面對每一個老天賞賜的 Present。
那像是人生裡的禮物/present。
也是生活當中的每一個現在/present。
每個時刻,都是給自己的一份禮物。

電影最後一幕的停格,第一次在戲院觀賞時,覺得突兀。
看了第二次,彷彿覺得,那張照片,那個停格.....
或許是Misaki可以再度起始的點,或許正是她苦尋許久的.....定。

我們的安定,或許從來就在我們的心。


後記: 

1.這部片看了兩次。
2.Misaki的咖啡小屋工作室甚是迷人,除了有工作和人的流動,那種小巧但功能完備的空間,令人安心且感動。
3.Misaki帶著小女孩工作的態度,幫著小男生安定的方法很有教育啟發。
4.每一段關係都可以經營,都可以再開始,只要我們願意。
5.生活裡最美妙的就是,我們可以自在地和外界互動連結,但也可以獨自一人,靜靜地給自己一杯熱咖啡的好時光。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0:03回應(0)引用(0)孔雀魚看戲 │標籤:心情雜記,影片心得

2016年3月7日

細水長流

那其實是外觀看不出來,但現在很多人都被纏上的病。
他瘦弱修長,近似繭居的生活已久。
他不孤單,有老媽媽照料打點,有妻有女,一雙女兒課業表現優異。
他養寵物,曾經是很大魚缸的一些五顏六色紓壓的魚,後來是鳥。
平常寡言,但如果是提及他養的那鳥兒,或你數度釋出過善意,他願意跟你說話,那臉上會出現一種可愛單純的樣貌。
那蒼白的臉,臉上的笑容,稚嫩如赤子。
但偶一為之的,會是某個點引發的暴怒,充滿如雷貫耳響徹整棟樓的情緒張力。

而他的妻,不離不棄。或許是每日工作結束,他會在樓下等著。
然後就看到他與他的妻,帶著微笑出門。
剛開始像是有事出門,後來發現固定的頻率,想必是兩人散步時光。

他們走著,我點頭打招呼。
而那一霎那,彷彿世界只有他們兩個人。

他的母親,在他小時候,或許沒法料到,成人後的孩子會是如何的樣貌,成家後的孩子是否值得依靠。
而在他成人後遇到的成為妻的女子,成了他的依靠。

他們走著,我看到兩人臉上的微笑。
那一霎那,我也感受到,他們也有屬於他們的.....

細水長流。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7:17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6年3月2日

殲滅

有時候,笑容只是被孤寂暫時殲滅了。
有時候,思念被征戰給慢慢地殲滅了。
有時候,意志力不小心讓寒冷給殲滅了。
有時候,是甚麼都不想的這種想,把熱情殲滅了。

有時候,我們靠時間把冥頑不靈殲滅。
有時候,我們只能用力的把好的自己挖出來,再用勇敢把一些壞殲滅。

有時候,最辛苦的是,你知道殲滅行動沒有終止的時期。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07:49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6年2月21日

心底藏著的家

電影或是電視劇讓我們有時候看著別人的人生。
又有時候是電影和電視劇讓我們想起或看到自己的人生。

糖果之家(點心之家)實在是一部再日常不過的影集。
但可能著實的傳遞著日本社會現狀,或呈現出一些問題。

有時候看著覺得悶,正如自己的生活。
有時候看著感動起來,尤其是優雅溫暖的老奶奶。
而那破舊不堪的小柑仔店,承載了多少人的童年和情感。
它或許是一個你永遠想要從那裏出發的基地,也或許是你永遠都想要回去的地方。

後來我也愛上了這個院子。
更別說總是笑容滿滿,輕聲細語的老奶奶。

有沒有一個地方....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21:07回應(0)引用(0)孔雀魚看戲 │標籤:心情雜記,影片心得

2016年2月15日

2016東莞遊(1/29 ~ 2/4)

過年前到東莞。如同去年的模式。今年很凍。但依然估錯了對岸的冷。
大雨磅礡的路上同時乘載著旅遊的心情,於是放肆地不需要傘,溫暖的桃機如同安穩的房。
登機只晚了20分鐘,度假的心很能包容這樣的遲到。
回南天,潮濕免不了。頭兩晚直接入住松山湖的凱悅,的確享受。
電視台跳去轉來一堆選秀節目,看到很多次的撒貝寧。
當然,新鮮感過後,也大約懂得了別人所謂的進步或競爭。

這是陰天時,這次入住房向外望的景象。

有陽光罩的景象,還是討喜得多。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1:39回應(0)引用(0)孔雀魚遊玩 │標籤:心情雜記,吃喝玩樂,樂過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