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1日

錯誤設定


對於平順,對於完美,常生依賴和喜好心。
也因此,當事情不平順不完美,就起了不耐甚至厭惡心。

但自己從來不可能完美,生活難免起波瀾,更何況世界狀況與月有陰晴圓缺的事實相去不遠。
如果選擇切割出那些不順遂和自身不愛的甚麼,勢必要有一番能量去抵抗。
於是平靜反倒被推地更遠。

看清楚了,因此懂得是自己腦袋瓜裡對某些事情的看法,設定錯誤了。

對於所有呈現的,迎面而來的,我若明鏡般呈現與接受,如實包涵。
不對立,不迎合,正如日升日落,潮起潮退,山與谷交疊。

那本就是生活的全面。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5:34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5年8月14日

沒收


把你原先習慣的東西暫且沒收,讓你因不便,不安,不順,到瀕於難忍,意識到你原先擁有的是甚麼東西。
又或因此激起你不曾用過的能耐去忍受和應對。

之後,祂把東西歸還於你。
你又因此欣喜,但也可能又再度鬆懈,回歸到理所當然的使用。

從來都是心。

看住一顆心,當下即修行。

                                                                     (記於蘇迪勒風災後)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1:30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5年8月12日

應無所住 / 探訪 大里 IBS 菩薩寺



七月底探親,進南投前,台中是中繼站。
吃了午餐後,前進集集前,走了一趟大里菩薩寺。
在一本介紹清水模的建築書上,知道"菩薩寺"。
臉書上找到。

人到台中了......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7:18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5年8月7日

KANO

那個外公外婆,爺爺奶奶輩所承擔或創建的年代,我們曾經被植入另一種系統去解讀或認識。但隨著年齡漸長,隨著資訊和掩埋不得的記憶愈來愈多。我對曾被植入的系統開始鬆動懷疑。有人藉著詆毀Kano來消磨那段歲月,但我想...我們的青春歲月裡因為某種傲慢的植入,該給妳們的已經給過了, 不管是被洗腦,不管是考試裡該寫該答的.....已經夠了! 剩下來的,總會沉澱出一些原本的樣貌。 我謙卑的外公外婆對於我們的被植入,不太願意多說甚麼,對於她們自己的過去也不願意多說甚麼.....甚至要傳給我們屬於她們的,都彷彿得小心翼翼或低聲下氣!  這次有人願意把那段時間軸裡的背景呈現,我的童年記憶..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7:13回應(0)引用(0)孔雀魚看戲 │標籤:心情雜記,影片心得

2015年7月20日

我想學會生活/ 2015 重讀心得紀錄

六月某個午後,聽了蔡穎卿-"50歲的書桌"一場講座,因緣際會的又重讀了她之前的另一本書作: 我想學會生活。(這本書當時應該是為了介紹推廣林白女士 - "來自大海的禮物"而寫。)

一直以來,習慣到咖啡館讀書。一來讓自己離開家裡容易發懶的環境,懶人我的確需要一種正襟危坐的外力來約束。二來也讓自己專心吸收一些養分,反芻一些新舊經驗和思維。這種養分的需求,對一個固守著家庭堡壘的自己,是一個休喘的時間,也是一份值得珍惜的禮物。

這次讀著每一篇,在每篇之後,紀錄下了自己因重讀而生的一些重點想法。 

一,珍惜
生活中,檢視欲望的準則: 1. 我不需要的     2.我已足夠的

二, 變動
生活內涵的檢視: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07:25回應(0)引用(0)孔雀魚看書 │標籤:心情雜記,大人的書

2015年7月14日

礙眼的

搶了一早,我踩進一整個沒有別人的空間。
陽光很熱絡的揮灑進來,眼睛感受到的金黃色也讓身體有了更舒服的溫度。
但很快的,就發現這片裝著窗外都會風光好景致的中間,有礙眼的分隔線。
是真礙眼? 還是我愛挑剔? 


有時候,我們要學的或許不僅是把收納好景緻那大窗框的粗糙分隔線消弭,
而是收容自己挑剔的眼,並與這條線相安共處!

於是,我改變了我自己的位置,看到了不同的景致!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22:18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2015年6月26日

"做與路"心得 / 0617 敏隆講堂 -- 蔡穎卿 (50歲的書桌) 讀書會

當天,讓我印象最深的,依然是教養層面的引導。

身為父母,身為長輩,我們希望的,也該扛的責任是 -- 為社會培養出能幹的孩子。
所謂能幹,就好像台語常提人們從事一項工作或執行一件事情 -- 做有路來。
(蔡穎卿台語發音是ㄗㄜˋ ㄨˇ ㄌㄡˇ ㄌㄞˊ,我自己印象中的說法是ㄗㄜˋ ㄟˇ ㄌㄡˇ ㄌㄞˊ)
而所謂的能幹,就包含了理亂。
能在亂中理出頭緒,開始提綱挈領的去一步一步執行。
或是收拾一整場凌亂,回歸到井然有序。
而我們的生活裡,工作中,學習上,不常就是面對這樣的狀況? 
不是需要找出條理,就是需要收拾殘局。

生活即教育,教育即生活。
我們必須相信在家中很多的基礎教育,例如自理能力,以及做家事打理家務,這些基礎都是有價值的,自然不需要把養和教分成兩路進行或兩端負責。我們本就應該在養中教,落實在生活中,就是一種最好的培養和鍛鍊。

居家理,治可移於官。
因為居家與為官,兩者同樣皆須要懂得理路--要有思路與能力。

我們在生活中帶領孩子投入家事或是相關的教養,無非就是讓孩子學習理亂,一次又一次去取得理出自己的路這樣的經驗。然後孩子在統籌,計劃與執行的能力上,就打下了基礎,擁有了未來可以切換或是複製的經驗值。(例如打掃,整理,過節,料理,採購,洗衣收衣,保養家具,修繕....)

做有路來是成立的,做中學是有能量的。
而這是我們可以給孩子的。

很有感觸的一段,而蔡穎卿媽媽的教養原則和人生價值觀,從第一本書至今,強調的依然沒變過。
剩下的,最有挑戰的,就是我的知行合一了!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6:47回應(0)引用(0)孔雀魚筆記 │標籤:心情雜記,心得紀錄

垃圾桶

有時候會當垃圾桶。
不小心就當垃圾桶,其實也不會不開心。

但會有不小心當回收桶,卻被丟進來廚餘,不小心桶子就濕黏也沾了臭味。
也還好只是不小心。

接著就小心的清除,小心地洗淨,再小心的晾乾。 

有時候其實不用和不小心過不去。
反正還好總可以小心處理。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6:37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5年6月3日

頂著陽光走

2015.6.3 快走

*意志力大考驗。
有時候是一睡醒就確定可以走。
有時後是吃力地醒來,天人交戰的身體和腦子沒整合好。
但弄過早餐或十來分鐘後,倏地就清醒,然後決定起步走去。
昨天是看到外面整個金黃色,有一種會燙人的感覺的金黃色,很輕易地...就放棄了。

今天是6:45確定狀況不錯兼不允許自己繼續怠惰,看著大窗台外,亮度比昨天減了20%灼燙感的金黃色,很堅定的決定開步走。

*出了家門,不算酷熱。進了公園,徐徐風來,一切美好。

*筆直的走著,手臂出了點力後擺的時候,肩背部感覺像是梳整自己那一對翅膀。

*有時候覺得身體壓著腿,整個力量往下沉。
有時候是覺得腿得力量太沉,要往上抬起交錯向前進其實吃力。

*前一晚如果貪杯了熱巧克力,隔天要快走顯然就是自虐來著。

*走著走著,腸胃醒了,肚子餓了。
然後就配著腦裡想到甚麼早餐甚麼吃的,走走走。

*腦裡思考著,腿和腳就沉重了。

*有時候鳥叫聲就像加油聲,其實你眼睛要去搜尋,是一件不需要的事。
明明聆聽就夠美好。

*我錯過了薔薇或是玫瑰園。
想去看看的時候,我已經走完,然後離那個地方太遠了。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22:13回應(0)引用(0)孔雀魚快走

2015年5月29日

。走著。想著。

2014.11  秋天吧,開始勤奮快走。
遇上冬季的寒風,還有這幾年冬至前後固定報到的感冒和支氣管咳得放肆的近兩個月,我敗戰在這些以權威和蠻橫出現的狀態下,也休兵一段時間。

春天再度起走。持續力還是不算及格。
到現在,太陽開始兇猛起來。

運動身體或許不難,有挑戰度的往往就是持之以恆。 

帶動身體前進的,有時候是意志力。
堅持走完超過預定路線和公里數也是。

大多數感覺到的,是風,是大腿,是腳掌,是手臂,是鳥叫聲,是前方的標地物,
是升上飄走竄起閃過的各種事項和念頭,是喘息聲,是汗滴,是人,是佛號咒語經文,
是早餐可以吃甚麼。

有時候走到某個地方,感覺觀音婆婆派了樹和小鳥或甚麼的來幫我加油。

自然裡的自然的聲音總是美好,即便是人的話語笑聲。
但收音機裡的歌聲音樂聲,總覺刺耳。
但或許刺耳刺目的,是我的多管閒事。

走著走著,會有那麼一刻,彷彿身體心魂節奏速度通通收攝在一條直線上,一種規律上,一種專心上,
有一條路帶著你向前,你會一直照著一個隱藏著和你知道的節拍交替著腳步,向前走,
有時候不想停下來,有時候停不下來。

轉這個彎後會有甚麼?

沒有樹蔭的時候,風顯得很重要。

還要再多久,真的不能停。

一直走一直走的,有用力撐的時候。
然後想著前一晚讀著的 --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就更驚嘆女主角所有的一切。

開始念經吧! 

前在再多走一段就可以停了。

甚麼,走到開始有恨意了才15分鐘。

到底可以結束了沒?! 

今天是美好的狀況,萬事順遂,通體舒暢。

走著走著,我想起了我們。

我在快走的時候,你在做甚麼?! 


完成了,有一種成就感,可能是覺得心臟還有力,可能是覺得我還有速度,
可能是覺得可以存到些健康,可能是覺得汗冒出來,毒排去一些。

走著,想著,汗流著,腳踩著,可以笑著。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09:08回應(0)引用(0)孔雀魚快走 │標籤:心情雜記

2015年5月12日

活。路。。。


社會化的規範和成長下,我們總是把自身美好或設想過的一面,展現對外。
把自己盛端出場前,或許遮掩缺憾,或許逃避問題,或是如川劇般的設定好臉譜來變換。
也可能,只是照照鏡子,確認是自己身分無誤後,不需大費周章盤點設計,而忠於原味的就迎向世界。

我們的自由包括可以選擇任何隱晦或是明亮的管道,抒發和渲洩自己。
好像悶在海底,然後浮出水面後的換氣。
我們躲著或是悶著,有時候是難以面對那些我們無從反應起的批判或指正,或是現實所夾帶的痛,逼得我們節節後退。
但所有的考驗,我們終將面對或接受或解決。
在暗處或是虛擬世界中的邏輯與遊戲,亦或隱姓埋名化名著而敲打鍵盤所產出的言詞和思維,這些適用性與否,仍必須通過真實生活中的試煉或證實。

人終究要面對或存在的,是活生生的自己,生活,和這個世界。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09:32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5年5月9日

溫和而堅定的榜樣

我堅持兩個小王子小學階段不送補習,不送安親班。
一來7-14歲這階段,情感發展重要過其他,我們也認為,體格和品格這兩塊重要碁石得在這時期鞏固好,疏忽不得。因此,時間精力自然就投注在讓孩子玩夠,運動夠。
於是,孩子的功課就得靠自己和老師們。評量是一個我們拿來複習的媒介和工具。我們也化整為零的,穿插於學校學期的考試來使用。只是,面對回到家中還得學習,有時候仍得調適。
王子哥一向沉穩也有自己的秩序和紀律。安安體力狀況不是在一種日日穩扎穩打有長效耐力的狀態。兩個小王子的學習方式或許也有別。
但有個相同的事情,就是媽媽這邊指導數學這一科,偶有擦槍走火的雷砲聲出現。
那天,看著老王子拿著小白板,陪著六年級王子哥,又開始從孫子算經而來的那陰魂不散雞兔同籠題目類型出現。

當時爸爸站著,王子哥坐著,爸爸手上是小白板,哥哥面前是學習單還是甚麼的。爸爸就一條條算式一個步驟列出後解釋,再繼續下一個算式和解釋。王子哥認真跟著,邊回應邊記錄著。這當中應該是: 
想(思考題意和算式列法) --> 
做/算(計算解題) -->  
證(將答案反推或是放入題目中驗算是否無誤)

我稍微觀察了一下,然後感受到老王子展現所謂"溫和而堅定"的教養實況版。
要再次強調,不是溫柔,是溫和。(我非常不愛那個把很多家長搞暈的溫柔而堅定,這個會讓大人情緒和理性錯亂,然後小孩還是掌握不到輕重界限的那個"柔"的字眼。) 例如針對上面步驟中的第三項-驗證驗算,王子哥一度說這樣對啦不用算了,老王子可不是"柔"聲相勸,而是平和卻嚴肅的要求: "就是要再確認我們算出來的答案是否符合題意邏輯,是否正確無誤,這個步驟一定要做到。你就是給我驗算就對了!" XD

回想到自己會火冒三丈的狀態,對比到眼前的模式。說不丟人,是假的。 
我和好友Jenny討論著彼此的經驗,然後我想著自己。
在教的心態一啟動,我真的進入到嚴謹和老師的身分在要求。孩子要坐正,心態要專注,思緒要緊跟著媽媽不得鬆懈。然後媽媽講的是觀念,觀念,觀念,我的希望是孩子不能依賴我的算式,一來很可能已經跟他們現在要求的算式不符,二來我不希望孩子沒動腦思考就直接複製。於是當王子哥一直要算式或是在自己還沒想就問媽媽這樣算式對嗎,媽媽火就容易上來。
很可能是被問到自己也不會的算式,也可能是.....你為什麼不自己先消化過,為什麼那麼依賴要算式而不是先弄懂怎麼想怎麼解題......

無奈,孩子面對的,想要的,就是要把功課完成,算式有了,題目解決了,功課就完成了。
但媽媽的目標,一直是在思考,在希望你想過,然後理解了方法。 

但或許條條大路通羅馬。,爸爸帶著一步一步走過的方式,應該也在奠定他每一個思維和題目的對應,累積了足夠的經驗,將來或許融會貫通,也有自己的邏輯和方法了。 

很詭異的是,照說媽媽是很喜歡結構式,很喜歡一步驟一步驟清清楚楚的方式。
怎麼偏偏到了高年級的數學,卻又跳到喜歡蒐羅到幾種可能的思維和想法後,找出一個可以運用的抵達目標。哈哈! 

很多事情,我們外包出去,的確方便輕鬆。但關於孩子,能力可及,當我們親力親為,或許更讓我們自己看到這條路上不同的風景吧! 

而我得一直提醒自己的,正是這幾天讀著蔡穎卿新書 - 50歲的書桌,在第138頁中說的: 
教育沒有捷徑與不能灰心,是每一對父母都要接受的事實! 

雖然,老王子也說,王子哥到了國中,或許數學到時候真的光靠學校正式教學無法負擔時,還是真得靠一些補習或甚麼方式來.....接替我們現在的角色了。="= 


2015年4月4日

我的笑聲

我當然會想念,手來一個勁兒的將那門推開,我就可以換得一室的清香與寧靜,或是你們的笑容。
我當然會想念,心底很多的思緒翻攪起伏,我一張口傳瀉,你總是俐落順暢的承接每個字眼,以及五味雜陳的情緒。

但這都像落葉一般被掃光了。
像過往的花兒,開過謝掉就消逝了。

那天某一時,我甚至想不起來在哪裡,跟誰說....
我只記得,我一開口,流竄出一串: 
".....嗯,她以前也是這樣,但是後來,她就都不理我了,從此沒理我了.....哈哈哈!" 

我笑了,無來由,不明所以,自己沒想到的.....我就笑了出來。
彷彿,試圖要用像海浪一波波的笑聲,把矗立在岸邊,那個已經不容撼動如石頭的哀愁給沖垮。
彷彿,希望用一片片的花瓣或落葉,把一隻生命已同我的青春歲月和記憶一樣,不再呼吸喘息的小蟲給掩埋。

孤單地想起這樣的逝去,哀傷會像抑鬱的影子,不固定位置卻存在。
而我的笑聲,之於此,不過是在傷疤上貼了膠帶,希望就這麼渡過。
而這笑聲,不復出現在她們眼前耳邊了。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1:45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5年3月25日

與恐懼對峙

有一種恐懼是即席的,有的是事後竄升的,有的是想像而來。
有的恐懼有後勁,有的恐懼消弭的迅速,有的恐懼會帶出勇敢。

有的恐懼讓你看到自己。 

其實,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22:56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5年3月16日

足。夠

節制 - 
是這個甚麼都容易氾濫和過頭的世代裡,一種值得珍惜的難能可貴。

(羅東聖母醫院受捐 vs. 慈濟相關事件有感)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08:41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2015年3月14日

一天。的故事 ( Last Night + The Deep Blue See )

隨意找著片看,說是隨意,也是憑故事大綱,演員等等,來看有沒眼緣來定案。
不知道為什麼找到了"誘惑-夜",這之後又看了"蔚藍深海"。



誘惑夜前段,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2:37回應(0)引用(0)孔雀魚看戲 │標籤:影片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