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6日

撥雲見日

直覺一直在那裡。

因著頭腦裡的教條,或是外在的情勢,必須不斷地調整自身的姿勢;
去對應,去回應,去反應。
直覺有時如芒刺在背,有時以為會雲淡風輕,有時更以為如感冒過敏之病程過後應該得以自癒。

當你再度與其怒目相視,你才懂得原來只是角度撐得太久再也不耐。
或你再度對其仔細盤查,你才懂得原來之前的刻意毀了自身的誠信。
你只好坦然於一路以來某些時刻的煞了風景,接著選擇原諒自己。

當下的覺醒,是暗室裡點燃的燭光,照的是自己的心,於是感謝這段因緣際會,得以明心照見。
給予你祝福,其實也只是想掩飾所有的咒罵與不適。

有些直覺,在一段時日被發掘,就同撥雲見日一般,自己一心已經歷經一場試煉。
你從容不迫把心重整也修復好。
有些直覺是你每每想到一次談論一次,愈辯愈明的清楚看待自己心上的傷口,而且勇敢直視那個傷口的因緣也成了一種習慣。
自體免疫其實已經強悍到傷口無礙,但不忘記傷怎麼來自那兒來的卻自動變成一種警覺。
而這警覺在外人猶如霧裡看花也或許不明就裡。
她試圖親近,肢體靠近,她的笑容是自然的,於是渾然無覺我的笑容是無奈而起的刻意。
這直覺與警覺是防禦的自動警報系統,於是我清晰地看見自己無法接受那個體溫與僅是一隻手腕的重量。
這個覺醒讓我知道對於一路以來的抗拒甚至排斥與不屑,再具體不過,無所遁形。
而這覺醒也讓我享受著所察覺到由我而來的這一切。
我的直覺其實善解我意。

強求不得的,我們必須擦身而過,不需回頭。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09:38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8年9月7日

哪個劇本,沒有分身?

最重要的事情,是我必須佔鰲頭,我必須能在燈光下,在眾目之羨慕讚賞眼神之下。
其他都是我眼界之下等事項。


她是優雅潔淨的,她的世界高高在上....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8:16回應(0)引用(0)孔雀魚看戲 │標籤:影片心得

2018年8月24日

好好生活

慢慢走。
晨間散個步,公園裡走走。
跟小販聊聊,跟鄰居聊聊,跟孩子跟家人聊聊,真心聊聊。
車窗搖下來,聽聽風聲,感受風。
就放音樂吧! 
吃得簡單但細膩點。
跳個舞,客廳裡也跳。
熱咖啡慢慢喝。
回應慢一點。
多微笑一些。

箭不要亂放。
劍好好收到鞘裡。放好。

賞一朵玫瑰,給自己。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2:51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8年8月16日

藏在那心中底層的

To M.K. Sama

某天想到我們的西遊記,看似師徒四人奔走取經,卻或許講的都是一個人。豬八戒只是一個人的貪婪,貪著食色和懶惰;孫悟空是不是鬼點子多,總想越界,也不怕風險的那個性格;沙悟淨有少見的定靜沉穩,有時候得慢半拍或不積極,或許也可以讓事緩成圓;至於唐僧,那是人性裡的柔弱,但或許也是一尊佛心。師徒四人,或許存乎一心。

重新看了少年PI的奇幻漂流,再加上前陣子 Guy Ritchie 的亞瑟王/王者之劍。
或許Richard Parker是藏匿在Pi心智中的惡性獸性,在存亡交關之時,這性格終究奔竄於海天一線茫茫無界的境地中。而亞瑟王心底的惡夢,也是面對強權惡勢力殺害自己雙親那最痛也最恨的恐懼。

Pi選擇和Richard Parker共存,他壓制牠,餵養牠,收服牠,他不能殺死Richard Parker,牠讓他在那段孤苦無依,甚至死亡就在一呼一吸間的日子裡保持清醒,保持為生命奮戰。直到漂流至海岸邊的島嶼為自己的旅程畫下句點。而此時,Richard Parker頭也不回,Pi都還來不及正眼看牠甚至好好道別,牠逕自離去。
是的,牠的離去,竟然如此果決迅速。
而當初我們,是如何餵養著我們的忿恨或恐懼? 
即便知道讓他們離去只消眨眼兩三下也可以解決!!! 

亞瑟王終於嘗試雙手握劍,那劍是成王的象徵,是一種擔當。
亞瑟王最初閃躲那份責任,Mage即便有巫術,但也是亞瑟王的力量與引導之一,煞費苦心後,帶領亞瑟王進入黑暗之谷,那是他內心深處最大的磨難,有各種心魔野獸,最崎嶇坎坷的山野地谷。Mage帶著他面對自己所有的害怕,最深的恐懼,那一段自己孤立的奮戰後,終使他聽到屬於自己天命的聲音。
然後他正視了那不共戴天的惡勢力,親手斬殺了糾纏不清的畏懼,正面對決後讓惡權與私慾之塔垮台,高舉王者之劍,成為一個王。
那是發自自身的力量,擔當了自己的天職。

誰人沒有顫抖或生死交關之際?
不論是Pi,或是亞瑟,要戰勝自己心底惡獸與恐懼,你必須覺察到自身處境,與其正面對決。
不管你選擇共存,或是斬殺,終究能讓自己脫胎換骨。
然後你能高舉自己的王者之劍,或是再度登上陸地島嶼,踏實的踩穩接下來的人生路。

Dear M.K. Sama, 藏在你心底的是否也有一頭野獸,或是你也有想要征戰的惡勢力高塔? 
抑或在你日日細緻經營的生活中,你從不讓惡獸有機可趁,也不給予餵養或收留牠的機會。
你從來只看照好那一片安然自處的天地? 

暑假剩兩周了,等著花園路旁的美人樹綻放,那就代表我最迷戀的秋天已經降臨了。。。。。
人總是會有屬於自己的歲月靜好吧!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2:32回應(0)引用(0)孔雀魚寫信 │標籤:心情雜記,影片心得

2018年8月3日

2018年7月15日

平淡的真實

Dear M.K Sama, 

終究是過了一小個山頭。
所謂的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是在解釋自己,也是安慰著翻來轉去怎樣都算不好受的心情。
Flip it 是當年一個朋友解說給我的話語,而近幾年來,三不五時就得用這個武器伴著自己的心情,跟外面是敵或也非敵的諸多狀況奮戰著。
對空氣揮著拳頭,浪費自己心力而傷不了誰的事情是家常便飯。
終究手心也沒撈到甚麼寶藏,而揮之不去抵抗不了的也沒因此消失。
真要說獲得甚麼,或許是覺察到自己的心性有多麼容易起伏來去,到底是自己想騙著誰,或是甚麼在耍著自己,又或自己縱火又忙著滅火,一切都是沒有管理好自己的心性吧!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8:52回應(0)引用(0)孔雀魚寫信 │標籤:心情雜記

2018年5月31日

冷湯

Dear M.K. Sama, 

看 GU RA ME(首相閣下料理人,總理的料理人),我最喜歡的劇名翻譯是: 首相的主廚。

就算身體有些疲憊,只要保持內心堅強就行。
有人嫌首相沒有作為且了無生氣,像盤冷湯。
主廚本來要幫首相所招待的前任首相,準備一桌豪華味美的精緻套餐。
但在前首相抵達時當場改弦易轍,決定撤下原先預想的豪華與精緻,重新設計菜單。

然後上了一道不熱不冷,溫溫的湯。
是的,相較於熱湯,這盤相當於冷湯。
前首相不高興,覺得這是現任首相對他的反諷與不敬。

主廚(Gouriki Ayame)帥氣上場,一鍋熱氣騰騰的石頭,一顆顆慢慢地放到前首相的冷湯中。
大家都明白這意義: 
現任首相當前面對的日本局勢,經濟欲振乏力,社會民眾氛圍也一片沉寂。
這樣像冷湯的狀態,其實就是要靠現任首相,那穩重如石,熱情沸騰的心思,來讓湯變得有熱度,讓人喝來可口。

多麼美好的比喻呀!!!

但面對諸多疲憊外境,那內心的堅強,其實不容易。
石頭要保持熱度,也需要幫助。
這或許是生活裡的困難,卻也是必需吧。

M.K. Sama,當時的你,是否也有這樣的,漸漸變成冷湯的狀態? 
或是,你怎麼讓心中那塊石頭,保持堅強,如如不動,甚至保持熱情?
起碼從你留下的文字與故事,我嚐不出湯有失溫。

而我,只能無奈地告訴自己: 
有時候,我們只能等待。
甚至,就喝冷湯了!!!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22:50回應(0)引用(0)孔雀魚寫信

2018年5月28日

尚在急救中的失落

看王冠,The Crown. 

劇中人物最吸引我的,略去沉穩堅毅的女王不說,當屬瑪格麗特公主,以及菲利浦親王。
菲利浦也是希臘丹麥王室後裔,小時候的境遇艱困顛沛,看似玩世不恭的外表下,內心其實也有其堅韌或是柔軟的一面。

第二季第九集裡,年幼的查爾斯王子最後依然進了父親菲力蒲親王親自挑選的學校--高登斯頓中學。
這學校也是菲利浦親王當年就讀,生活以及被鍛鍊過的學校。

菲力蒲親王認真的看待兒子,這個未來的國王。
王者之尊,當有勇敢堅韌的體魄,果斷英勇的心智。
偏偏兒子生性敏感,出生後的養成都是被百般照料呵護著。
女王所要的溫文儒雅,培養許多領導人物的伊頓公學即便再適合查爾斯,但面對菲力蒲親王的堅持,查爾斯也只能遵從父親的安排。

一場傳統體能越野競賽,查爾斯最後無法完成任務而且迷路落單。
他被王室所派駐保護的偵探給緊急救了回來。
這時的菲力蒲親王正站在台上頒獎也殷殷期盼著自己的兒子能完成任務獲得獎項。
只是等到最後,落難王子孤伶伶又姍姍來遲返回同伴當中。

我當年撐過來了,我希望也認為你應該挺得過。
我當年的苦以及所受的磨難你無法想像,我都戰勝了,你為什麼做不到?? 
兒子就是做不到,達不到。
兒子畏縮在一角。

父親在台上看著。

其實,父親那眼神裡莫大的失落,我是懂得的。

孩子有著不同於自己的特質,這當然可以理解。
因為孩子小,我們也願意等待或順其自然。

而父親的一片心意何嘗有錯?? 
他只是真誠面對自己孩子未來的身分與責任。
我不覺得我有多強大但我靠自己壯大過來了。
我沒有小看你所以對你有著一份期待,也看重你那個 --"我相信你可以的" 。

只是事與願違。

只因為父親是大人。
父親的那一份失落,不會有人收拾善後。

我其實深深理解著那一份失落。

看著那個父親的眼神,我的眼眶也紅了。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6:30回應(0)引用(0)孔雀魚看戲 │標籤:心情雜記,影片心得

2018年4月25日

心牢


諸多不順
諸多不耐
諸多翻攪
諸多對決
諸多苦以心志
諸多勞以神智
諸多情緒 

生活裡沒有整齊劃一的公式法則
每一片刻都可能是小小無常
尤其腦子裡每一個浮動的雜訊
正如燈光一照,那些漂浮躁動於燈前空中的灰飛塵粒

保持安靜,是謂--
日常修行之必須。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1:34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8年4月6日

浪費

其實不是甚麼大事。
時間拿來自己用,也是悠悠轉轉的晃掉。

但時間空間裡多了這些阿哩阿砸沒營養沒素養,
得聽這些固執垃圾謬論,
其實就跟好空氣好天氣時,卻站在公車專用道上,任由自己呼吸著那些廢氣而且無從阻擋或逃脫一樣,
是一種折騰與糟蹋。

身心靈被汙染的感覺。

那個原本可以無風無雨清澈的心靈時空,被浪費掉了。

心緒上的不舒坦應該就是這個原因。

浪費。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8:43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8年2月22日

規則與現實

訂了Netfilx,看片順暢也多元一些。
最近賞著"麗塔老師",丹麥影集: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5:49回應(0)引用(0)孔雀魚看戲 │標籤:影片心得

2018年1月18日

傳教的人

To M.K Sama, 

那天,我搭著冬天裡的暖陽,飽餐一頓後往公園散步去,找了一張長椅坐著。
讓自己被大樹罩著,金黃的天光灑著,我拿著那本也不知道到底看過沒的"靈魂的出口"讀著。
然後來了兩位女士。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23:50回應(0)引用(0)孔雀魚寫信 │標籤:心情雜記

2018年1月13日

心機

一張考卷的內涵有沒有指標? 
如果分數都是人為的結果? 

有一種考卷考完之後的討論是: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7:02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2018年1月11日

作自洲而自依

It is all in vain and I am in pain. 

是,是有那麼一個時間,彷若Sense 8 裡的交錯或對話。
霎那間跌入地獄,就像被BPO的人嘲笑著,但霎那間又清醒的,事情沒那麼糟。
老是糾結的點,感覺跳針似的重複著。
而卡關則是讓我最無力的。
作白工與沒有效益,是生活裡的一種苦。

我得說說想想"自洲自依"這件事情了: 

深呼吸,我回到自己的洲島。
島內有青綠高聳的向陽樹林。
島上有清澈的溪流湍湍舞動著,鳥兒林間飛翔,溪石邊跳躍;
陽光灑下並擁抱著島上的一切,那清新空氣是最舒暢的氣息。

放鬆吐氣,
我感受安全,我在神性所有信任的力量之中,
我回到自己的洲島。
我享受自己的洲島。

深呼吸,放鬆吐氣。
我穩穩地在自己的洲島上安頓著。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21:16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8年1月1日

Build A Temple of Love

2017平安度過,感恩一切。

選了一首生命源泉祈禱詩,新的一年,提醒自己時時反芻,能在生活裡實踐: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22:29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2017年12月14日

換一條路徑

小五生的數學應用題,進階資優等級的題目--

有一塊長方形土地,小兆想從圖中距離A點10公尺的地方築一條直線籬笆,使菜園面積是養鴨場的2倍。 他應該將這道籬笆築向距離B點幾公尺的地方?

安安卡住,我盯著題目很久很久。
因為附了一個圖,說明了邊長還有切割後的圖形。
一直想著如何利用所給的切割圖形,能夠運用最近他所學的面積計算:四邊形,長方形,三角形,梯形..。
但照這個線路,無解,

後來發現,得用比例的分配動腦筋。
兩倍,一倍,全部分成三等份去算。

鑽在同一個路徑,靠努力來回走一百遍也是徒勞。
跳出來看,換一個方法解圍,謎題答案揭曉,豁然開朗。

有時候就是要有陸海空和外星球的思維。
有時候堅持到底並不能解決困境。
條條大路通羅馬,要不就是得長出翅膀來讓自己在高一點的位置找所有可以派上用場的工具。

或許這也是放諸四海皆準的道理。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7:25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