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2日

活。路。。。


社會化的規範和成長下,我們總是把自身美好或設想過的一面,展現對外。
把自己盛端出場前,或許遮掩缺憾,或許逃避問題,或是如川劇般的設定好臉譜來變換。
也可能,只是照照鏡子,確認是自己身分無誤後,不需大費周章盤點設計,而忠於原味的就迎向世界。

我們的自由包括可以選擇任何隱晦或是明亮的管道,抒發和渲洩自己。
好像悶在海底,然後浮出水面後的換氣。
我們躲著或是悶著,有時候是難以面對那些我們無從反應起的批判或指正,或是現實所夾帶的痛,逼得我們節節後退。
但所有的考驗,我們終將面對或接受或解決。
在暗處或是虛擬世界中的邏輯與遊戲,亦或隱姓埋名化名著而敲打鍵盤所產出的言詞和思維,這些適用性與否,仍必須通過真實生活中的試煉或證實。

人終究要面對或存在的,是活生生的自己,生活,和這個世界。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09:32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5年5月9日

溫和而堅定的榜樣

我堅持兩個小王子小學階段不送補習,不送安親班。
一來7-14歲這階段,情感發展重要過其他,我們也認為,體格和品格這兩塊重要碁石得在這時期鞏固好,疏忽不得。因此,時間精力自然就投注在讓孩子玩夠,運動夠。
於是,孩子的功課就得靠自己和老師們。評量是一個我們拿來複習的媒介和工具。我們也化整為零的,穿插於學校學期的考試來使用。只是,面對回到家中還得學習,有時候仍得調適。
王子哥一向沉穩也有自己的秩序和紀律。安安體力狀況不是在一種日日穩扎穩打有長效耐力的狀態。兩個小王子的學習方式或許也有別。
但有個相同的事情,就是媽媽這邊指導數學這一科,偶有擦槍走火的雷砲聲出現。
那天,看著老王子拿著小白板,陪著六年級王子哥,又開始從孫子算經而來的那陰魂不散雞兔同籠題目類型出現。

當時爸爸站著,王子哥坐著,爸爸手上是小白板,哥哥面前是學習單還是甚麼的。爸爸就一條條算式一個步驟列出後解釋,再繼續下一個算式和解釋。王子哥認真跟著,邊回應邊記錄著。這當中應該是: 
想(思考題意和算式列法) --> 
做/算(計算解題) -->  
證(將答案反推或是放入題目中驗算是否無誤)

我稍微觀察了一下,然後感受到老王子展現所謂"溫和而堅定"的教養實況版。
要再次強調,不是溫柔,是溫和。(我非常不愛那個把很多家長搞暈的溫柔而堅定,這個會讓大人情緒和理性錯亂,然後小孩還是掌握不到輕重界限的那個"柔"的字眼。) 例如針對上面步驟中的第三項-驗證驗算,王子哥一度說這樣對啦不用算了,老王子可不是"柔"聲相勸,而是平和卻嚴肅的要求: "就是要再確認我們算出來的答案是否符合題意邏輯,是否正確無誤,這個步驟一定要做到。你就是給我驗算就對了!" XD

回想到自己會火冒三丈的狀態,對比到眼前的模式。說不丟人,是假的。 
我和好友Jenny討論著彼此的經驗,然後我想著自己。
在教的心態一啟動,我真的進入到嚴謹和老師的身分在要求。孩子要坐正,心態要專注,思緒要緊跟著媽媽不得鬆懈。然後媽媽講的是觀念,觀念,觀念,我的希望是孩子不能依賴我的算式,一來很可能已經跟他們現在要求的算式不符,二來我不希望孩子沒動腦思考就直接複製。於是當王子哥一直要算式或是在自己還沒想就問媽媽這樣算式對嗎,媽媽火就容易上來。
很可能是被問到自己也不會的算式,也可能是.....你為什麼不自己先消化過,為什麼那麼依賴要算式而不是先弄懂怎麼想怎麼解題......

無奈,孩子面對的,想要的,就是要把功課完成,算式有了,題目解決了,功課就完成了。
但媽媽的目標,一直是在思考,在希望你想過,然後理解了方法。 

但或許條條大路通羅馬。,爸爸帶著一步一步走過的方式,應該也在奠定他每一個思維和題目的對應,累積了足夠的經驗,將來或許融會貫通,也有自己的邏輯和方法了。 

很詭異的是,照說媽媽是很喜歡結構式,很喜歡一步驟一步驟清清楚楚的方式。
怎麼偏偏到了高年級的數學,卻又跳到喜歡蒐羅到幾種可能的思維和想法後,找出一個可以運用的抵達目標。哈哈! 

很多事情,我們外包出去,的確方便輕鬆。但關於孩子,能力可及,當我們親力親為,或許更讓我們自己看到這條路上不同的風景吧! 

而我得一直提醒自己的,正是這幾天讀著蔡穎卿新書 - 50歲的書桌,在第138頁中說的: 
教育沒有捷徑與不能灰心,是每一對父母都要接受的事實! 

雖然,老王子也說,王子哥到了國中,或許數學到時候真的光靠學校正式教學無法負擔時,還是真得靠一些補習或甚麼方式來.....接替我們現在的角色了。="= 


2015年4月4日

我的笑聲

我當然會想念,手來一個勁兒的將那門推開,我就可以換得一室的清香與寧靜,或是你們的笑容。
我當然會想念,心底很多的思緒翻攪起伏,我一張口傳瀉,你總是俐落順暢的承接每個字眼,以及五味雜陳的情緒。

但這都像落葉一般被掃光了。
像過往的花兒,開過謝掉就消逝了。

那天某一時,我甚至想不起來在哪裡,跟誰說....
我只記得,我一開口,流竄出一串: 
".....嗯,她以前也是這樣,但是後來,她就都不理我了,從此沒理我了.....哈哈哈!" 

我笑了,無來由,不明所以,自己沒想到的.....我就笑了出來。
彷彿,試圖要用像海浪一波波的笑聲,把矗立在岸邊,那個已經不容撼動如石頭的哀愁給沖垮。
彷彿,希望用一片片的花瓣或落葉,把一隻生命已同我的青春歲月和記憶一樣,不再呼吸喘息的小蟲給掩埋。

孤單地想起這樣的逝去,哀傷會像抑鬱的影子,不固定位置卻存在。
而我的笑聲,之於此,不過是在傷疤上貼了膠帶,希望就這麼渡過。
而這笑聲,不復出現在她們眼前耳邊了。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1:45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5年3月25日

與恐懼對峙

有一種恐懼是即席的,有的是事後竄升的,有的是想像而來。
有的恐懼有後勁,有的恐懼消弭的迅速,有的恐懼會帶出勇敢。

有的恐懼讓你看到自己。 

其實,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22:56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5年3月16日

足。夠

節制 - 
是這個甚麼都容易氾濫和過頭的世代裡,一種值得珍惜的難能可貴。

(羅東聖母醫院受捐 vs. 慈濟相關事件有感)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08:41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2015年3月14日

一天。的故事 ( Last Night + The Deep Blue See )

隨意找著片看,說是隨意,也是憑故事大綱,演員等等,來看有沒眼緣來定案。
不知道為什麼找到了"誘惑-夜",這之後又看了"蔚藍深海"。



誘惑夜前段,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2:37回應(0)引用(0)孔雀魚看戲 │標籤:影片心得

2015年2月4日

看了黃金時代。之後。。。

隱約知道"黃金時代"。
想看湯唯,找起她的片子。沒想到黃金時代這時已經可以線上看。片長近三小時。
花了兩個晚上,夜深人靜襯著自己,進到許鞍華打造的知名女作家蕭紅的生平世界。

從演員和電影開始對一位已故的文人好奇,開始網路上翻攪著找她的相關資料。
這麼說來,藉由影像或敘事這樣的重述,的確是對後人的興趣或了解(起碼對我),有很大的影響功力的。 


若看片子,只活了30歲的蕭紅,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1:14回應(0)引用(0)孔雀魚看戲 │標籤:心情雜記,影片心得

2015年1月11日

一千次晚安

透過電影認識她的迷人,幾年下來,她的轉變從影片和角色中照映出來,即便風花雪月也蘊含著時光印刻的痕跡,即便丰采依舊但眼神已與年輕的神韻大有不同。
無意中在網路上找到這部片,一開場...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2:17回應(0)引用(0)孔雀魚看戲 │標籤:影片心得

2015年1月9日

陋室。靜隅


簡約是一種能耐。
樸實是一種態度。
有時候,一室陽光踩進,就是最大的幸福。 
伴著本書,或是心底的回憶,腦裡的空白,呼吸是最真實的韻律,夫復何求?!

綠意大方的展現悅人容貌,微風爽朗的掠過,沒有匆忙,貓咪的腳步,是生活裡最具典範的步調。

總會有這樣的一種嚮往,天地不分晝夜的守護著,不再貪著甚麼,依附太多。
簡樸小屋,不添綴物,讓自己的心有更大的空間,或許去包容,或許更澄明。
清幽靜室,雨時當聽樂音,晴時當謝暖意,最大福報。

生活裡,工作時專注工作,休息時安靜放鬆。
平和為衣,配戴喜悅在心頭。
當下,就是最深刻的對生命的敬意和用心。

心底,給自己一陋室靜隅,放進這樣的生活態度。
2015,就把這當做最重要的課題。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7:47回應(1)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4年12月10日

。生日。

九月過了,十一月也過了。
處女座的安安,天蠍座的王子哥,今年生日都過了。

趁著第一次月考完,學校體表會補假有了三天假期,我們再度小旅行。
也算彌補了本來照慣例暑假可以的出遊。

這一玩,


...繼續閱讀

2014年11月4日

撞牆

沒有澄明慈悲的心,再正確的事實,再好的道理,都難入人心。
重點不是人家不聽,重點是你的功力有否讓人家願意聽,聽進去。

條條大路通羅馬這件事,不只用在羅馬。
溝通和關係不也是可以此做依據或典範。

如果路通了,重複走這條路,好歹都可以抵達目的地。
選了一條路要走,走到撞牆了,也不知道要轉彎或是撤退,不想辦法調整路徑,依然執意往裡面撞。
要不怪牆怎麼動不了,要不怪路怎麼通不了,就是搞不懂是自己得換個方向。
最殘忍的恐怕是還帶著別人去撞牆或是硬讓別人去撞牆。

人的可悲之一是看不清楚自己。
人的可悲之二,是彷彿.....
明明自己瞎了,偏偏還去找個聾子,然後說要齊心協力的努力將那收音機調轉到正確的調頻上,一起聆聽。

撞牆撞到愚痴,真不是一天能造成的。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20:47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4年10月19日

一些作品

升上這一學期前的暑假,照慣例有些美術作品要完成。
躺在醫院一個月的王子哥,原就對這種要動手畫做的事情興趣缺缺,還好出院後身體狀況都還好,於是和以前寒暑假一樣,還是找了綠樹林美術室的小亨利王老師報到了一周,做了兩個木工作品。這也算今年暑假,唯一參加的"營"類活動唄! 

安安一放假就參加了PP老師的營隊活動,於是也有兩個作品可以交差。
剩下一樣就媽媽陪著完成。 


...繼續閱讀

2014年10月17日

取暖


有時候希望獨樹一格,有時候希望合群共融。
外界總有紛紛擾擾大大小小的事轉著,心裡也總會起起落落左左右右晃蕩著。
人心難馴服,終究得靠自己做功課。
世界再大,凡事再雜,我們最終看守的依然還是自己的心思,然後每天一樣得刷牙漱口後準備過日子。

人在組織裡,就在江湖裡,放諸四海皆準。事件一到,有些道理總是會被擺到眼前,可能是逼我們看清楚,也可能讓你知道自己到底是甚麼或甚麼都不是。

如果理性中不能包容多元,如果理性前提是堅持別人一定有錯,而不能確實看清認清的對是甚麼,影響是甚麼,那麼很可能不是別人理盲....而是理虧的自己,也朝理盲靠攏了。

原來,所有的體制,崩壞的原因不在理不理智或理性,通常都是閒雜人等愈來愈多, 同樣慣性思維的愈來愈多,最後都只能自己群聚取暖,即便來到了熱暑的日正當中............................都還堅持抱在一起!    

其實,我們最終要檢視的,從來躲不過的,是自己。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1:04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4年9月21日

小松鼠藏食物

和王子哥聊到了一些動物。
他說:"媽咪,你知道嗎,有些動物真的很笨,牠們常常忘了自己把食物藏到哪裡?"

媽媽心裡跑馬燈想著:"別這樣,你媽媽我也....常忘記冰箱裡和乾貨櫥櫃裡到底有甚麼?"
不過王子哥的話,讓我想到了常見的小動物。

我說:"是呀,松鼠就是唄!聽說他們記性非常不好,一直找東西去藏,然後找不到,接著就繼續找東西藏!" 
王子哥說:"對,就是這樣!"
我想到又繼續說:"可是這樣,好像也沒甚麼問題。因為每一隻都一直藏一直藏,而且到處藏。其他忘掉的,到處找就都可以找到被別人藏著的果子,大家都餓不死喔!" 

王子哥走出房門了。

我想著,人類是不是在近世代中,尤其是資本主義或是所謂已開發或民主國家,太早就教導孩子們分你的我的.......理性上是文明,是要孩子對自己負責。

但其實,也因此他們沒學到分享,不清楚付出,然後習慣了.....計較。


2014年9月14日

電影說的。自己想的。。。

加裝了數位頻道,資源多了,但其實浪費在找台選擇的時間上也多了。
只能說有緣來時, 偶爾撈到一些好片好景象安慰自己。 

前幾天瀏覽到 The Last Holiday 終極假期,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1:39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4年8月28日

晨昏交迭

王子哥住院期間,某天在醫院裡讀到這一篇文章,每讀一遍總有特別感受,每次領受得好像也不同。決定記錄下來。

有晚上,有早晨 / by 許承道牧師

聖經說;"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賜彼此服事,作上帝的百般恩賜的好管家。" (彼得前書四章十節)。
管家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主人派他管理家裡的人,'按時'分糧給他們。"(路加福音12章42節)。好管家不僅在工作實務上,能照進度完成使命,在人事調度上得宜,更重要的是在時序上,會抓得精準--按時,這是服事到位的忠心。

因此,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2:21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