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9日

專注和鑽住

他的世界裡,這件事情有趣而且奧妙。
他在他的世界裡遨遊著,或許也驕傲著。
在西線無戰事之時,更顯平順。

而應變不及的游擊戰開始肆虐,破擊傷害的力道他從來沒遭遇也沒料想過。
他不知道這是老天給的訊息,也是一種長期下來的績效檢核。
他應變不及。

他終究錯過了。

但這個戰場可以是一個非常有利的好藉口,這個戰場變了,這個戰場是不對的。
並不是他的問題。

他慣常的平順,那種無為即可,突然也是一種自我毀滅的武器或是驅動器。
只是這次,會傷及無辜。

他繼續使用慣常的平順,也鑽研著他一直可以驕傲的東西。
他錯過了瞭解自己原來是應變不及,以及可以改弦易轍的時機。
他只好緊握剩有的武器。
即使那只是一些具備說明功能的資料書。
離實際的運作操作還有一段距離。
那距離和實作正是可以驗證他的資料書能否使用,也可以試試操作以鍛鍊自己的能耐和創造勝利績效的。

不知是他刻意選擇或是無法面對,於是他依然錯過。

他繼續專注在他的領域,外面的戰事和世界與他無關,開始淡出。
他繼續專注著,在他的世界裡壯大,而遠離這個紛擾的大世界。

他的專注,鑽到一條路。
他只見這路裡的石頭或珍珠,於是偶把白石頭當珍珠。

他不想抬頭,抬頭也看不到珍珠。
他專注,只在自己那條路的世界中。
世界外他已經沒有能力連結,也不願意。

他刻意地忽略了外面的世界,驕傲著自己的路,尤其當看到外面有零星的類似珍珠的閃光或貝殼或燈泡或星光,他會認為那就是珍珠。

他看到了波光粼粼,卻不知道來自於廣大的海面和天上的光。

他忘了外面世界裡有更多條路和風景,有時候因為不常仔細看,習慣了他自己路上的珍珠,開始辨識不了大世界裡的寶藏。或許也覺得自己世界的路上比較清楚,看得比較習慣。
於是他回到自己的路上,繼續找珍珠。
也繼續看白石頭似珍珠。

他.....
鑽住。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07:38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6年4月25日

衝擊

這是辛苦調適的一年。
你原本期待要依賴的,其實正是一種負擔。
負擔的是原本想捨棄的責任,也可能是別人擔不起的又回歸到自己。

人生被比喻的方式很多種: 是一段旅程,像搭著火車向前進,是獨立划著船在大海中的舵手,是將生命視為跑程的競賽,是一朵花,是一個星球.....

有當成動態本體來形容的,有當成一粒沙塵一世界來敘述的。

或許,每個人都是一座島嶼。
隨著日昇月落,日落月起的海浪,偶有風平浪靜,也有因潮汐而襲來退去,富有節奏和不同樣貌的浪花。

這件事來,過幾日去。有情緒起,過些時落。潮浪來,海水退,浪花起,水波平。就是這樣。

不能奢求美麗的浪花,不好貪圖水波不興。Present is a present.

島嶼就是這樣定靜的迎著看著。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07:22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6年4月11日

魔術方塊 ( Aaron 9y7m/三下 )


先是看王子哥玩。
之前..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6:09回應(0)引用(0)安安上小三 │標籤:九歲Aaron的事

2016年3月30日

They don't know what they are talking about.

我們透過一個公共事件,為了表達自己的憤怒,我們選擇跟著強勢觀點走,不在乎自己沒有深思消化過。
我們透過一個事件,為了證明自己的一片真心和關心,完全不管一切是空口說白話,給出的承諾只是空包彈。
我們透過一個事件,恨不能把所有的怒氣都找到一個對象發洩,彷彿連自己裝到口袋裡的狗屎,都是那個事件或那個人的錯。
我們在從小寫考試卷被訓練出來的邏輯裡,嶄露自己的思維-- 是非題: 支持這個論點,於是另一個是錯的。選擇題: 清楚地選出一個答案,這樣就證明其他是錯的。然後我們忘了人生有更多的申論題和辯證題,必須靠自己產出。甚至我們誤以為攻擊和貶抑他人,就可以證明自己是對的。
我們透過一個事件,為了展現自己特有的能耐,高超的觀點;於是我們不在乎傷害了甚麼人。
我們透過一個事件,想要闡述更開闊的觀點,但攝影機和印刷機出來的成果都顯示著,我們分明是井底之蛙。

事件讓很多顆心破碎。
事件讓很多心失了方寸。
事件讓人看到更多的自私或愚蠢。
事件讓很多人找到方法。
事件讓人看到很多智慧與愛。

而其實,事件,人人有責。

很多時候,只是剛好有智慧型手機,剛好有電腦,我們反射性地靠著鍵盤和手指抒發,甚至只是借用轉貼,我們就以為我們已經成就或表態了些甚麼。

但我們距離成熟,其實還有一段路要走。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0:59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6年3月23日

寧靜咖啡館之歌

她是 Misaki/岬。
堅定平靜的外表下,似乎藏著深深的失落和失根感。
執意追尋著父親,想彌補的可能是當年投回母親懷抱而等於遺棄了父親的不安感;想填補的也可能是那段撲朔迷離的父女情。

在飄移和穩定中徘徊,再年輕的心還是會疲憊。
她在父親留下的船屋中試圖站穩自己的步伐,憑藉自己的心力打造一個專心等待的生活。
其他的人物和故事,就像藍藍青天裡,且留且走的雲朵。
她在工作中安定自己,也在和生活裡相遇的人們,拼湊著父親的樣貌。

Misaki生活裡有一些儀式,烘豆子讓豆子的旅程,在傳遞給客人時能有一個美好的相遇。
望向海面的那盞也許是給她自己,在黑暗中可以擁有的一絲溫暖,在不安定中可以掌握的一點光。
或許更向夜鶯一樣,要在浩瀚的海天之際或是黑夜中,宣告自己努力的存在。

當父親被尋獲,人生的鐘擺似乎又回到了飄移。
那個一向得以支撐自己的外在因素,終因脆弱而被擊潰,失望再度攻佔了生活。
Misaki再度選擇了離開。

逃開了不定,又該繼續追尋甚麼?

人生終將面對的總是自己,面對每一個老天賞賜的 Present。
那像是人生裡的禮物/present。
也是生活當中的每一個現在/present。
每個時刻,都是給自己的一份禮物。

電影最後一幕的停格,第一次在戲院觀賞時,覺得突兀。
看了第二次,彷彿覺得,那張照片,那個停格.....
或許是Misaki可以再度起始的點,或許正是她苦尋許久的.....定。

我們的安定,或許從來就在我們的心。


後記: 

1.這部片看了兩次。
2.Misaki的咖啡小屋工作室甚是迷人,除了有工作和人的流動,那種小巧但功能完備的空間,令人安心且感動。
3.Misaki帶著小女孩工作的態度,幫著小男生安定的方法很有教育啟發。
4.每一段關係都可以經營,都可以再開始,只要我們願意。
5.生活裡最美妙的就是,我們可以自在地和外界互動連結,但也可以獨自一人,靜靜地給自己一杯熱咖啡的好時光。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0:03回應(0)引用(0)孔雀魚看戲 │標籤:心情雜記,影片心得

2016年3月7日

細水長流

那其實是外觀看不出來,但現在很多人都被纏上的病。
他瘦弱修長,近似繭居的生活已久。
他不孤單,有老媽媽照料打點,有妻有女,一雙女兒課業表現優異。
他養寵物,曾經是很大魚缸的一些五顏六色紓壓的魚,後來是鳥。
平常寡言,但如果是提及他養的那鳥兒,或你數度釋出過善意,他願意跟你說話,那臉上會出現一種可愛單純的樣貌。
那蒼白的臉,臉上的笑容,稚嫩如赤子。
但偶一為之的,會是某個點引發的暴怒,充滿如雷貫耳響徹整棟樓的情緒張力。

而他的妻,不離不棄。或許是每日工作結束,他會在樓下等著。
然後就看到他與他的妻,帶著微笑出門。
剛開始像是有事出門,後來發現固定的頻率,想必是兩人散步時光。

他們走著,我點頭打招呼。
而那一霎那,彷彿世界只有他們兩個人。

他的母親,在他小時候,或許沒法料到,成人後的孩子會是如何的樣貌,成家後的孩子是否值得依靠。
而在他成人後遇到的成為妻的女子,成了他的依靠。

他們走著,我看到兩人臉上的微笑。
那一霎那,我也感受到,他們也有屬於他們的.....

細水長流。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7:17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6年3月2日

殲滅

有時候,笑容只是被孤寂暫時殲滅了。
有時候,思念被征戰給慢慢地殲滅了。
有時候,意志力不小心讓寒冷給殲滅了。
有時候,是甚麼都不想的這種想,把熱情殲滅了。

有時候,我們靠時間把冥頑不靈殲滅。
有時候,我們只能用力的把好的自己挖出來,再用勇敢把一些壞殲滅。

有時候,最辛苦的是,你知道殲滅行動沒有終止的時期。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07:49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6年2月21日

心底藏著的家

電影或是電視劇讓我們有時候看著別人的人生。
又有時候是電影和電視劇讓我們想起或看到自己的人生。

糖果之家(點心之家)實在是一部再日常不過的影集。
但可能著實的傳遞著日本社會現狀,或呈現出一些問題。

有時候看著覺得悶,正如自己的生活。
有時候看著感動起來,尤其是優雅溫暖的老奶奶。
而那破舊不堪的小柑仔店,承載了多少人的童年和情感。
它或許是一個你永遠想要從那裏出發的基地,也或許是你永遠都想要回去的地方。

後來我也愛上了這個院子。
更別說總是笑容滿滿,輕聲細語的老奶奶。

有沒有一個地方....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21:07回應(0)引用(0)孔雀魚看戲 │標籤:心情雜記,影片心得

2016年2月15日

2016東莞遊(1/29 ~ 2/4)

過年前到東莞。如同去年的模式。今年很凍。但依然估錯了對岸的冷。
大雨磅礡的路上同時乘載著旅遊的心情,於是放肆地不需要傘,溫暖的桃機如同安穩的房。
登機只晚了20分鐘,度假的心很能包容這樣的遲到。
回南天,潮濕免不了。頭兩晚直接入住松山湖的凱悅,的確享受。
電視台跳去轉來一堆選秀節目,看到很多次的撒貝寧。
當然,新鮮感過後,也大約懂得了別人所謂的進步或競爭。

這是陰天時,這次入住房向外望的景象。

有陽光罩的景象,還是討喜得多。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1:39回應(0)引用(0)孔雀魚遊玩 │標籤:心情雜記,吃喝玩樂,樂過節

片段

所有的字詞被工整的陳列時,內涵以及作者意欲傳遞的,有時候不見得如那編排得閱讀式的一樣美,判斷能力依舊與讀者的智慧和人生經驗為準則。

言論自由有時候和言之有物不是在同一種天平上。

那對情侶,看來是情侶。他們面對著,靠得只差一步不到的親密狀態,他們近乎相依,但各自滑著手機。

有時候不願意說些甚麼,比說了很髒很不實的,可能要來得高段得多。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0:45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6年2月12日

佳佳唱片行

嗯,西門町佳佳唱片行,她還在老地方,這很令人感動。

太久沒在實體店面買CD。

因為徐佳瑩的我是歌手第四季第四期的那首動人的莉莉安,帶我聽到宋冬野。
因為宋冬野的莉莉安,聽到堯十三。

於是02/10這天,我買了一張宋冬野和一張堯十三。

這是在佳佳最新的記憶。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23:16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6年1月24日

水波不興

終於.....2016。
躲過冬至無恙,沒想到大寒前身體還是小警報響。
又是老天爺安排來檢視自己,關照那個意志力弱點在哪理的課題。
祂也清楚我能耐,總是當頭棒喝一下,不囉嗦折騰過久。

病毒趕跑之際,大口呼吸了一次,總算呀......

水波不興,總是美。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00:33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6年1月7日

日常之嚐

有時候,盡心盡力持家不求多大績效,日常餐食就是最能具體付諸並體展心力的管道。

...繼續閱讀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22:13回應(0)引用(0)孔雀魚下廚 │標籤:廚房裡的事

2015年12月30日

針鋒相對

就是大吵一架。
願意宣洩,媽媽其實樂見其成。
或許是比較用力的溝通,但誰說那不是溝通的一種??

衝突當中的語言,可以是子彈,也可能是珍珠。

收下後,就是低頭正視檢視。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08:46回應(0)引用(0)少年王子哥 │標籤:心情雜記

2015年12月17日

戰事中的另一隻眼

它放在那裡,其實也可以沒事。
但看著想著,有時候就是不對勁,甚至如芒刺在背。

風向也難掌握,肩膀也不是那麼有空或夠力。
想了一圈兜著一圈,其實自己也知道會白忙。

太陽還是會升起,葉子時間到了也就順著風勢慢慢退場。
充其量只是透過震一震拍一拍,看看到底汙濁的是甚麼,哪裡是清淨的。

你愈想爭的,如果一直在那裡,有時候就會歸位到清淨處被發現。
有人急著想檔飛鏢,但不知道這只加速讓對方招中第二支箭。
幫倒忙的光想著在捍衛自己的立場,不會借力使力,有時候就離自己原來想幫的目標愈來愈遠。

哪會有乾淨有秩序的戰場?? 

黑掉的繼續被凸顯。
想掩飾自己黑的總是證明不了自己的白。
透過戰事總是又看清楚很多人和事,包括自己。

這或許就是一種收穫。

醉翁之意怎麼會是那酒? 
況且,真的醉了嗎?!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4:28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

2015年12月1日

能耐

走了大半的路。

要花多久時間,看清楚自己的不是不能夠與做不來。
要花多久時間,認清楚自己的應該不執著和能耐。

日日勤拂拭,塵埃是塵埃。


conniejack發表於 樂多12:21回應(0)引用(0)孔雀魚說話 │標籤:心情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