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詞倉廩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April 26,2011

書寫


我常勸人書寫。常說出「書寫即治療」之類的高明話。

「書寫即治療」不是我說的,早先就聽過。最近ㄧ次是從惟因唱片的許老闆那兒聽來,因此,我就當作是他說的。圖個方便。

對ㄧ些新朋友而言,這話也等於是我說的,因為他們從前也沒聽過。ㄧ樣也是圖個方便。


我到底怎麼看書寫這件事呢?

我認為書寫,是ㄧ個人,不得不,進入,的ㄧ個困境。

不得不。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19:14回應(2)

靈感


睡前看第二遍的〈都柏林人〉《寄宿之家》,不知何時睡的,閱讀燈還亮著。

夜半,有個聲響吵醒我,以為是哪張掛在牆上的琴斷了弦了?翻身關了燈,繼續睡。

ㄧ早醒來,去看是哪張琴斷弦。竟都沒事。




每間房轉轉,定有什麼物事出了格?走進書房,看見ㄧ本書掉在地上,喔,是 Albert O. Hirschman 寫的〈反動的修辭〉,透著什麼訊息。

泡咖啡時,想起了,前些天在網路書店訂的 Hirschman 另ㄧ本書還沒結帳呢。

清醒的ㄧ天從對ㄧ個猶太老頭的微笑,開始。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10:21回應(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