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舒先生沾點兒邊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October 29,2008

934




Fantasia D.934 是個非常精采的曲子,結構緊實、隨處散發天才般的想像力,既有 Schubert 向有的恬適,有絕美的旋律,也有少見的向上無窮升騰的曠怡。

這種升騰感,過去稍見於 Richter 彈奏的即興曲 D.899 NO.2,但那是深繪有陰影的迫力。

D.934 不同,較像是 Couperin 的大鍵琴 7ème Ordre《La Ménetou》,給需要陽光的人陽光,需要暖風的人暖風。幾番轉折,還落在油油春雨的妥適裡。

如果有機會,我建議舒氏室內樂雅好者買 D.934、D.946 的譜來收藏,閑時兼做醒腦的尋寶遊戲,爬梳蝌蚪文間透著的神蹟。

Goldberg、Lupu(DECCA)的合奏撲著金粉,帶著精緻貴族氣,Gidon、Elena (PHILIPS)較自由俐落,Laredo、Brown(DORIAN)則真像是舒伯特黨(Schubertiad)的暱會了。都是獻足了誠意、想像力的好演奏。

有ㄧ種習說傳於樂友間,謂之「舒氏音樂,特別是晚期作品,都帶著死亡的陰影」,我不置可否。寧信是眾人魔王《 Erlkönig 》聽多了,都聽出死繭來。 如果你屬於 Schubertiad,ㄧ直圍繞在拙拙的 Schubert 身旁,定會相信死亡之說不會在音樂流動的時候傳遞。

那種說法,定是在音滅之後的俱寂,某種不忍驟散的變容。 

晚安,Schubertiad。 



...繼續閱讀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0:08回應(5)

July 30,2008

花外.樂聲迢遞

「五色令人盲,五音令人迷,Schubert 說不定哪兒也不想去,我們也就不必在這裡多言呶呶,一定要說出個什麼道理。

人生有什麼道理?Schubert 的音符說不定也沒什麼道理。為什麼人生一定要有道理?為什麼音樂一定要說出個所以然。」

吳鳴先生大哉斯言。這才恍然大悟自己實在多事,多事為舒伯特種芭蕉。

「柳絲長,春雨細,花外漏聲迢遞。」庭筠〈更漏子〉有語,寫的是閨婦夜思。我沒有類似經驗,隨手拿起《花間集》便來此頁,想是思念舒先生有感。

舒先生是名花,怯生於舞台燈光,千百般顏色還得嬌羞好,自然容不得俗匠搬近椅子來寫生。蜂是花精神,我願做那自比多情的蜂,嗡嗡聲能遠,將害羞主兒天籟似地樂符沾點蜜好心攜走。

舒伯特的花外,樂聲迢遞。為此添足的文字既像不解情的芭蕉葉,又像不識相的書僮。

怎堪與聞庭院裡的暗香浮動。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11:06回應(4)

July 10,2008

可以是個開始

為認識、不認識舒伯特鋼琴音樂的朋友留白。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23:27回應(21)

June 8,2006

舒伯特原型

 

這張 CD 終於在漂蕩 9 年後,重回我的身邊。

...繼續閱讀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19:16回應(6)

March 14,2006

最好的那幾首

李希特在魯賓斯坦晚年時曾拜訪老大師巴黎寓所。

「你為什麼要彈這麼多舒伯特鋼琴奏鳴曲呢?」魯賓斯坦問道。他顯然認為只要彈最好的那幾首就夠了。

 

...繼續閱讀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15:37回應(2)

March 11,2006

舒伯特鋼琴奏鳴曲

舒伯特的鋼琴奏鳴曲被搬上演奏舞台也只是上個世紀初的事。

這些珍品是怎樣地被當時的演奏家們看待呢?冗長的反覆、結構上的鬆散・・・ 讓那一大群浪漫到骨子裡、口味很重的鋼琴家們僵杵在舞台上這麼久,我們想也知道這群惹不得的浪漫客會怎樣因應。

是的!你可以看看大夥兒彈的D850、D894、D958、D959、D960等,全都是「大傢伙」,可這些大傢伙們忒也虛胖得緊,不像 Hammerklavier 真正具有巨人般的筋骨 。 ...繼續閱讀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18:39回應(4)

March 10,2006

多靈的特洛伊銀行



有些錄音,你錯過了便找不回來。

多年前 Dorian 打著驚人音效的招牌,在本地市場很是造成一股另類的風潮。可惜我當時還在蒐集的初升段,未能識得許多錄音的真價值。

 

...繼續閱讀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17:38回應(0)

動手改遺囑

之前有朋友提到 Schubert D.956 適合當葬禮音樂,考證一下語出何典。


「On that night of Pablo's first contact with the music room, I heard for the first time the String Quintet with two cellos by Schubert, played with deep inspiration by Thibaud, Paul, Tertis, Casals, and Rubio. My emotion at hearing it is indescribable. All I can say is that ever since that night my desire is to be escorted, at the hour of my death, by the sound, real or imaginary, of its heavenly Adagio's peace and resignation.」
Arthur Rubinstein《My Young Years》(p.409-410)
...繼續閱讀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17:34回應(2)

愛上舒伯特



我聽舒伯特鋼琴奏鳴曲是由 Richter 演奏 D894、D960 開始,他是我們這類外行人的好朋友。日本人評他︰孤高、幅度很大、名人技・・・ 恰恰是這種感覺,讓我深信這手指下呈現的魅力世界,就真是來自舒伯特內心。

Richter 的手法很誇張,但我覺得很有說服力,回頭聽其他鋼琴家的同曲演奏時,Richter 的音樂詮釋法竟出乎意料地有所助益。

像是一些提示・・・有個好一點的形容,Richter 的演奏
「像是舒伯特這上等紅酒的醒酒瓶」

於是,很多舒伯特演奏者的美妙觀點就毫不困難的滲進來幫助我,愛上舒伯特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13:24

March 9,2006

Daughter . 850

Schubert D.850 第二樂章是我的最愛,非常非常美的曲子。
Gilels 彈奏的這個留聲記錄是我的第一張 Schubert piano work。

「冗長的反覆後,轉調。絕美的天堂夢境就在眼前」

「如果我有女兒」
「我一定會學熟這個樂章,在莊嚴的教堂裡為她彈奏」
「女兒啊,這是父親對美全部的認知了・・・ 獻給妳」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10:49回應(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