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墨筆記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June 28,2010

摭拾巴洛克行跡


這張唱片是演奏 Johann Caspar Ferdinand Fischer (1656–1746) 的作品:


〈Pieces de Clavessin〉
羽管鍵琴組曲

〈Le Parnasse Musical〉《Euterpe》、《Uranie》
「音樂的帕那索斯」 (意指希臘神話裡太陽神阿波羅和眾繆斯悠遊的聖山,率皆入樂)以各個繆斯為名的曲集中的「音樂繆斯」、「星座繆斯」兩章。


Fischer 久已被世人遺忘。他是大師 Lully 的信徒。他是巴哈的先驅,在管風琴曲集〈Ariadne Musica〉以不同調性組合前奏曲與賦格實踐十二平均律。他也是把 17 世紀晚期法國風格帶入德國羽管鍵琴音樂的第ㄧ人。據說,他有波希米亞血統。




...繼續閱讀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14:43回應(19)

June 11,2010

羽管鍵琴雜記

日昨學琴課前,隨手放了張 François Couperin 的 clavecin 黑膠唱片來聽,竟聽得我熱淚盈眶,久久無法拿定主意出門。

這張由法國 ASTRÉE 發行,Blandine Verlet 女士彈奏的唱片自網路購得寄送至家中後第一次發聲。唱片封套還掂在手上,我並不知道確切的曲目為何,大約是某某組曲云云,只顧著樂音流轉。對於 Couperin 或是 Rameau 作曲的羽管鍵琴唱片,我ㄧ向是無條件接受的。

極短的第ㄧ軌唱完,稍許停頓,熟悉的前幾小節音符優雅地暈開在這溼黏的六月天裡,啊,是 La Ménetou!這位老朋友竟然是在這種場合下重逢..



La Ménetou


La Ménetou 她總是給需要陽光的人陽光,需要暖風的人暖風,幾番轉折,還依然落在油油春雨的妥適裡,令我動容不已。

初識此曲,是朋友推薦法國羽管鍵琴家 Noëlle Spieth 錄製的ㄧ大套全集 CD 唱片。全部 27 個組曲 256 首作品裡,她在第ㄧ次聆聽時最吸引我,短短的三分半鐘演奏時間內,表演著向上無窮升騰的魔技。

開始聽黑膠唱片之後,這曲子遍尋不著,竟成了我名單裡最難受的遺憾。此番重逢,定要向繆斯女神 Polyhymnia 致敬再三!




...繼續閱讀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9:35回應(19)

October 1,2008

花隨人

今天在聯經.上海書店裡找到《花隨人聖盦摭憶》、《周易尚氏學》兩書,甚覺寬慰。

《花隨人聖盦摭憶》是讀張之淦先生的《遂園瑣錄》ㄧ書偶記,作者佳評近人兩筆記,ㄧ為高拜石先生的《古春風樓瑣記》,另ㄧ即為黃濬先生的此書。《古》之台灣新生報版於牯嶺街舊書肆購得,《花》卻遍尋難見。想是因為興者日萎,便湮進故紙堆裡了。

日前訪ㄧ學術界友人,案頭上有《花》書,大喜,即強索借之。此ㄧ上海書店出版社所印繁體版,字小,難辨又難看,辜負了黃濬先生的大好文筆。新編的《花》書收在中華書局近代史料筆記叢刊,雖為簡體,有簡體共通字醜的問題,餘者對愛書人而言卻極親善。有不識史者譏此類為斷爛朝報之集合,也有人對已落伍的半文言敘體頗不耐,我總覺得讀這類筆記最能知作者、讀者才識何如。

《周易尚氏學》是另外的故事了。

某兇年,我於誠品信義店咖啡館閑坐檢視入手書籍,ㄧ不方便人趨前攀談,遂結緣。此君似有腹笥,通舊文經史,我即與之約定學《易》。學《易》前先卜卦,君取《焦氏易林》書援為斷難,這便是我與民初尚秉和先生《焦氏易林注》、《焦氏易詁》、《周易尚氏學》緣份初始。

後因細事未卒易學,兇事亦難趨避,與此君便緣盡。但對易學還是存了些興趣,不大不小,非為斷吉兇,只是想知道為何如此多聰慧的讀書苗子都浪費時間於象數間。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22:39

July 19,2008

初試蹄聲

昨天下班後到袁大倫的工作室,他有一些留美時重覆購買的黑膠願意讓我。

他的工作室很妙。

有 NuForce 的 D 類擴大機,那是他近年餬口之所依。
有他自己製作的真空管擴大機,是自學生時代就保有的興趣。

有 NuForce 的現代錐盆喇叭,也有他私下鍾愛的古老 Quad 靜電喇叭。

有好幾千張的黑膠整齊地放置在側牆的櫃子上。一些是他的,一些是小蔡的。小蔡在北京拍片。

小蔡帶了苦悶以及ㄧ家老小赴對岸,將希望留在袁大倫這裡。小蔡放在此地的希望是兩千多張的黑膠、一台義大利老 De Rosa 公路車、一台英國老 Raleigh 公路車。我每次看到小蔡的希望都會不由自主想到北京的沙塵,那真是黑輪的大敵呀,不管怎樣,我是期待有那麼一天,我們,能夠早上共騎、狂騎,晚上聽黑膠佐紅酒,再啐上兩口這爛政府,該是黑輪小資的平淡生活吧。

這裡還有 Eddy Merckx、Masi 等老公路車、老零件,地上躺著幾個上了年紀的輪框,噢,編輪框的工具台上還架了個二手的碳纖小圓框哩,而在那附近還有一些音響零件散落著。

他,顯然是 Multithread Worker,必然是的。

我看了一張他不想賣我的唱片:Vienna Konzerthaus Quartet 演奏的貝多芬弦樂四重奏 op.127(Westminister 出版,編號 Wl 5120),我一邊聽這個古老的弦樂四重奏團吱吱咂咂地自顧自的單聲道起來,一邊聞著這有著漂亮外觀設計的外硬紙套,嗯,turned yellow,跟舊書一樣的味道。讓我有種說不出、回家般的自在。

於是,我站了起來,走出外去便利商店領錢。顧不得主人百般的不願意,帶走了一張 Westminister。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15:43回應(0)

June 27,2007

為威廉種樹

一位親愛的朋友,曾提起一個黑膠世界裡的四重奏精靈 Fitzwilliam String Quartet,他們錄製的 Shostakovich 非常出色,說是行家們聽了都讚不絕口。

我不太相信。

英國人精熟於維繫一個日落帝國的門面,衣香鬢影,都帶著算計。音樂,是裝飾,怎算得是項出色品味?

年長朋友的話總是動聽,不忍拂意,也就順手把 Shostakovich String Quartet 和 Fitzwilliam 兩棵種子種下。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9:25回應(2)

老同學的音樂會

聽了陳瑞斌先生的鋼琴彈奏,是 Beethoven 兩首奏鳴曲 op.10-3、op.27-2《月光》,一首創作徵選作品《福爾摩沙敘事曲》,和 Liszt b小調奏鳴曲。

瑞斌先生的音色似是更細緻了,飽滿的力量一如昨昔,對曲子的技術掌握很有自信。看起來,他,和聽眾事先都做足了功課,即臨現場也能坦然面對隨時可能彈斷的低音弦。

我覺得他的 Beethoven 藝術形象塑造的有些奇怪,在《月光》的一、三樂章中,慢則極慢,快則飛快,都各自造景。終曲樂章飆完後,同行樂友轉頭低聲問道「怎麼回事?」,我則以「陳先生化為田單的火牛。」應之。尾巴著火,再好脾氣的牛也不能好整以暇。

他在第二樂章裡應該要借用 Liszt 著名的隱喻「兩山谷深側的一朵小花」來把散落在各篇章的想像連結起來,Beethoven,聽起來都應該有整體性。瑞斌先生說 Murray Perahia 授課時全是從 Chopin 音樂的觀點出發,他自己,倒像是 Rachmaninoff 忠實信徒。

他的 Liszt 彈的極為出色,堂堂皇皇,能收能放,真是值得起立鼓掌了。

將到家,樂興依燃,行裝未理就迫不及待將老鋼琴家 Arrau 的 Liszt 黑膠拿出來點燈照明。我站在唱盤之前,看著黑膠轉啊轉的,不禁回想起多年前和鋼琴家的一段同窗情誼。

一天,我們下課後跑去看成龍的武打片,散場後我騎著單車載他回南門路。沿途說說笑笑,聊我們剛練的武功,也聊他未來將去的維也納。就在忘形放肆間,行經市政府,也就是現在的國家文學館旁,我被橫出來的電線勒住,兩個人都倒在地上。我的脖子痛死了,卻也來不及咒罵,一個未來的鋼琴家和一個未來的愛樂人就坐在地上放聲大笑。

維也納的台灣同學終會成器。老的時候,怕不比在柏林的智利人優雅?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9:23回應(0)

塞波克的單聲夜晚

今夜的上半場是單聲道黑膠的天地,榮耀歸於 György Sebök 和 audio-technica AT MONO 3。

Sebök 原我也只以為是大提琴家 Janos Starker 的長年伴奏,一如日籍鋼琴家練木繁夫先生一般,是個不能大聲的副角。看了 Thad Carhart《左岸琴聲》ㄧ書尾段關於 Sebök 先生的大師班(Master class)授課內容隨述,才發現他是一個了不起的音樂教育者,他,可能也是很了不起的獨奏家。

我從 Max Lin 兄處所得歐系黑膠中,即有三張 Erato 出版 Sebök 先生的獨奏單聲道錄音。今晚在 AT MONO 3 唱頭相助下,得以一窺方家門徑。 Sebök 先生的 Brahms op.118 極具韻味,竟識得梧桐深鎖的愁意,即令盈盈朗朗的夏夜也要讓出三分秋色。

至於下半場,卻是 Michelangeli 與 ikeda 9R 色脂郁厚的印象派油畫了。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9:19回應(3)

雙嬌

Ikeda 9R、audio-technica AT-MONO 3 兩隻唱頭進家門。

Ikeda 9R 甚是妖豔,頗令我心搖神馳。

audio-technica AT-MONO 3 是便宜的單聲道 MC 唱頭,唱起為數頗巨的單聲道黑膠唱片,自是比現代講求高解析大動態的立體聲 MC 唱頭來的適當許多。聲音飽滿豐潤,過癮極了。

聽了一晚上的單聲道黑膠,非常感動 AT-MONO 3 自這些四五十年前的古老寶藏中挖掘出動人的樂音。當它唱到法國鋼琴大家 Yves Nat 彈奏的貝多芬 op.110 op.111 時,我不禁從椅子上一躍而起,「這才該是單聲道錄音真正的價值!」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9:15回應(1)

蘇州河倉庫

滬上舊友曾中意蘇州河畔的一座老倉庫。

他看過登昆豔先生在類似空間的大筆揮就,喜歡那樣的大氣。原想要結合大型號角喇叭、一流的音響擴大機、黑膠、咖啡,成就一個上海不曾有過的人文會所。我醉心於這計劃。

故事開了頭,無以為繼,所幸也未釀成悲劇。時光荏苒,黑膠成精,竟自蘇州河畔轉來指南山麓,進我家門。

要稱之為緣份了。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9:11回應(0)

姑蘇行

姑蘇二日行。

一日園林之旅,外加七里山塘小小水鄉。

去了貝聿銘先生設計的新蘇州博物館,它緊挨著舊館,也就是原太平天國李秀成的忠王府。雖是以現代的設計手法呈現古典的樣式,卻仍讓人安心地落在同一個吳中調性,十足的江南秀色,頗值得參觀。

老園林去了獅子林、拙政園、網師園、留園。在留園裡還意外聽到崑曲〈牡丹亭〉的《遊園》一段。煞是有趣。

余秋雨先生愛曲園,輕巧,卻見春在堂主人的宏識。劉大任先生獨鍾滄浪亭,堂軒古樸,喜歡它因遊客少才顯「近山遠水皆有情」。我偏愛留園多些。它較像是我心目中的文人園林。但它被破壞得最劇,格局雖仍在,氣象殊已不同,可惜了。

另一日是寒山寺、虎丘和不絕於耳的蘇州評彈。

坐寒山寺別館喝碧螺春、聽兩位老評彈團的老師唱曲,挺優閒。碧螺春尚可,對我這個喝了多年茶的人來說,『嚇煞人香』用在此茶上是飽含了太多想像力。評彈唱了《楓橋夜泊》、《王昭君》、《寶玉夜探》三曲,唱腔不甚考究。可這寒山寺、品茗、聽評彈三件事靠攏在一起,就別具風韻。

午後回飯店休息,順便上網查詢當地古典戲曲的表演資訊,得知蘇州最負盛名(其實是連鄰居都不知道)的評彈書館〈光裕書廳〉即在左近。

光裕書廳一日演出兩場,下午一點半演中篇約兩小時的評話,夜場七點半供非吳中人士點選小曲、開篇等彈詞。評彈藝術即評話與彈詞,前者多用蘇州土白,後者是蘇白以唱的方式佐以男三弦女琵琶的方式演奏。

晚上在光裕書廳連聽了《新木蘭辭》、《瀟湘夜雨》、《寶玉夜探》、《戰長沙》、《鶯鶯操琴》、《王熙鳳》、《蝶戀花》、《四季歌》、《茉莉花》、《天涯歌女》、《梁祝‧送兄》、《賞中秋》等曲。演唱的評彈演員不論男女都十分清、淨,嗓音很有特色。女生尤其口角波俏,聽上,不免心搖神馳,自醉於一方天地。「吳儂軟語」,確實美俏。

「不入園林,怎知春色如許?」到過蘇州,此語才堪咀嚼。姑蘇舊城亂七又八糟,直到入了園林,心境方能通幽。

 


musicbiker 發表於 樂多9:09回應(0)
 [1]  [2]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