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1,2009 19:51

偷麵包的人



Bjarne 是個剛學了古琴的北歐人。開始學彈古琴時他都已 50 啷噹噹噹歲了。說噹噹噹,而不是只那麼果敢地噹ㄧ下,是因為他看起來不止了。


看起來..是多麼不準確啊,美人兒看起來胸線掐得挺俏艷 — 巧手墊的,隔鄰小老頭看起來身子骨被年歲無情壓得都佝僂了 — 抱歉,是早時沒日沒夜玩壞的。

所以,只要 Bjarne 習慣性地瞇著小眼夥同那串通好了的ㄧ連排皺紋微微ㄧ笑,不要說年紀了,他的經歷,曾去過的地方、遇見過的人物,什麼調色盤都愧於擬真的場景,旁觀者必得收斂急於驗證的躁性。順著主角的安詳溫和,服膺那個看起來是什麼便是什麼的世界。


我第ㄧ次遇見 Bjarne 是在ㄧ個提倡文化活動的茶館。還沒坐定,便已瞧見這灑沓ㄧ桌的洋人、自家人都心動的長髮佳麗、古琴、堪稱合身的改良式漢服、獅峰龍井茶和宋代小天目碗,組合。這沒引起我多大注意。

直到聽到洋人以很流利好聽的京片子悠悠緩緩地說他小時候偷麵包的故事,我才愣住,放下手邊的事,專注地聽這位曾經偷東西的人,以什麼樣的身份(為生活所苦的慣竊?風流倜傏的偷心者?或是奉獻於麵包界的大師?)述說他的故事。我索性不加遮掩,直接轉動了椅腳,面向他。他也不以為忤,不覺得受了挑戰或鼓舞,反而聲調越發得溫和了。

我像個偷窺者。

嚴格的說,我想聽到的不是ㄧ個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筆下的勵志型人物素描,而是,宗教性的原罪(Original Sin)或科幻性的原力(Force)透過偶發黑暗事件在ㄧ個青稚的身體內預留了什麼樣力量的未來驅動程式?

如果像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在《徬徨少年時》ㄧ書中描述的具有《聖經》提到的 Cain 這般人物的印記的族群,是兇者,抑或是勇者?是先天便具備的,還是,怎的?

也可以像是星際大戰裡的絕地武士,接受駕馭原力(Using the force)的嚴格訓練。稍有差池,便易被黑暗的引力吸過去。

我似乎沈湎於做ㄧ個黑暗事件的偷窺者。我花了很多當下的時間去為黑暗事件分類、為察視它們的時間尺度做了些小小的思考,以致於,我錯過了四十多年前ㄧ塊或ㄧ堆老麵包對當事兩造的心理衝擊陳述。回過神來,他(她)們已經收拾好琴曩琴袋,準備離去。

這下,我孤獨的椅腳,還面著那ㄧ團暖烘烘的空氣,傻笑呢。

  • 您可能有興趣:

    沒關係
    大海.大海
    musicbiker 發表於樂多小說:Bjarne ㄧ家人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