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9,2006 15:37

留言版


  • musicbiker 發表於樂多回應(96)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76


    回應文章
    這樣才像話嘛~咱們南北二路在水一方,一起駕馭著文字馳騁在網路上!吶喊著的音樂就是繼續前進的力量!

    唷!!
    | 檢舉 | Posted by Lapi at March 10,2006 19:32
    黃志芳說: 康德 ( 敝人在下我) 曾說: [ 我思故我在].

    我其實真正要說的是: 傑拉德才是 [我寫故我在]

    加油! 老兄
    | 檢舉 | Posted by 康德 at March 11,2006 21:31
    傑拉德,

    窮則獨善其身; 達則兼善天下。
    網路世界就是這麼好! 她永遠會留給我們展現理想與風格的空間。
    | 檢舉 | Posted by 意志力 at March 14,2006 15:58
    Mr.意志力,那我這該稱『窮』呢?還是『達』啊?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rch 14,2006 16:11
    報到.
    簽名留念.
    傑兄文筆不用部落格留下來, 實在可惜. 很高興朋友們紛紛新居落成.
    | 檢舉 | Posted by 大羅 at March 14,2006 16:31
    傑拉德,

    是窮是達,存乎一心!
    要看 您想獨善其身?還是兼善天下?
    | 檢舉 | Posted by 意志力 at March 14,2006 16:40
    大羅兄,

    謝謝你助拳!建立個人網站挺好玩的。大家加油囉。




    Mr.意志力,

    您真夠皮的!是這樣,我告訴您吧,我是『窮』你是『達』。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rch 14,2006 17:28
    終於盼到了.

    這下你該向大羅金仙與Johnathan效法, 多寫一點. 嘻嘻 !

    還有就是我可以把我散在各地的文放你這邊嗎? 我之前oceanwaves替我開的純粹美麗有ㄧ些文不見了, 有點怕, 想到處下蛋.以免不測. 我又沒時間來管網站.
    | 檢舉 | Posted by ARWEN at March 14,2006 18:07
    來吧!阿聞大師,來,用你的大無邊法力度我吧 ;-)
    儘管寫吧,我會幫你好好保管。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rch 14,2006 18:37
    恭喜新居落成! 精妙的文字讓人讀來神清氣爽,嘴角上揚
    來這裡逛逛讀文,真是忙碌工作中的一大樂事,加油! :)
    | 檢舉 | Posted by Ray at March 14,2006 20:05
    Hi, Ray

    好久不見,為國泰民安奔忙麼?
    有空常來坐 ;-)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rch 14,2006 20:52
    先跟Gerald打聲招呼,

    Dear Gerald: 很高興看到你成立自己的部落格。上面那架紅色的飛機是我在蘇花公路大塞車時看見盤旋在太平洋上空的那一架嗎?我還在期待著你的"貝多芬的飛行器"。

    不好意思!第一次留言我就要借這裡先跟ARWEN說說話。

    Dear ARWEN: 很遺憾整串"純粹美麗"就這樣消失了,有的短文我有備份,有的沒有,一直提不起勇氣來整理檔案,看是否能找到存檔。如果找不到,只能怪自己對存檔的動作不很認真做。只是不知道如果重新來,ARWEN兄有無興趣繼續談美麗的弦樂四重奏,我開始聽黑膠了,也準備開始收集一些唱片,希望一段時間後會有靈感來寫些心得。
    | 檢舉 | Posted by waves at March 14,2006 22:31
    waves 兄弟,

    這張圖的確是當時要拿來當《貝多芬的飛行器》的插圖,可惜因為一些事擔擱。

    你,就別再等我了‧‧自己寫如何?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rch 14,2006 22:58
    我已經開始收羅一些黑膠準備給妳了. 條件是自己來Claim. 哈哈!

    只怕你要手軟, 搬不動.

    確實, 我對於Trio與Quartet有著莫名的喜愛. 只要看我有許多套Beethoven String Quartet全集即知. 海頓的全集出的少, 但我也收了一套, 更別說是Mozart's Haydn Quartet了.兩個樂器太無趣, 好似兩老相對, 五隻又過多舌了壹點. 我喜歡三到四人的對話. 對了, 我的海頓Trio全集終於買齊, 還在海上. 多的也可以讓給妳.

    數位化的工作預計下半年要全面展開了. 到時靠妳了.
    | 檢舉 | Posted by waves at March 14,2006 23:14
    一直想著waves, 署名打錯了, 上一篇是我ARWEN發的啦!
    | 檢舉 | Posted by ARWEN at March 14,2006 23:17
    ARWEN: 看到這裡才知道原來您嫌五件樂器過多舌,不聽"鱒魚"是為這樁?還是跟我一樣覺得Brendel的鱒魚比較老!:)

    至於把ID打成我的,不禁要佩服您的"心到手到"。

    太感謝您要把多的黑膠讓給我!不擔心手軟,因為會自備大車與捆工,倒是您要小心等著我去專挑您的好片,可不要到時候心硬說不讓喔!

    今天有個朋友問我總共有幾張黑膠?我回他說這是個好問題,只差沒跟他說這可能要問ARWEN兄了!目前我自己擁有的黑膠十個指頭數得出來,其他的都是朋友借的,我一張一張聽就一張一張請他網站上看到幫我買。

    看來我也得開始積極振作一點,數位化的工作計畫表出來後請再知會我,是否能先給我一個大方向,會從什麼先開始?或是下去去拜訪您的時候我們可以深入再談!:)
    | 檢舉 | Posted by waves at March 14,2006 23:47
    恭喜有了自己的家, 這感覺還是跟住旅館不同吧!
    | 檢舉 | Posted by aahmi at March 15,2006 00:08
    傑拉德兄,

    小弟我形容您這裡有優美典雅的文思與一抹淡淡的憂鬱......應該不會太過吧?部落格世界真是百花齊放呀!恭喜開張!
    | 檢舉 | Posted by Jonathan Liou at March 15,2006 01:14
    阿密尊者,

    謝謝!的確是不同。你的「旅館」形容真貼切,哈哈哈哈。


    Jonathan Liou,

    「優美典雅的文思」是過譽了 ;-) 我是窮瞎攪和啦,登不上檯面哩。
    「一抹淡淡的憂鬱」倒是有人說過,我自己不覺得。大二時有個女孩曾經這麼說,後來她嫁給我同學之後,再也不承認曾說過那樣的話。哈哈。

    向你看齊囉。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rch 15,2006 09:49
    傑拉德兄,

    你太客氣啦!「一抹淡淡的憂鬱」是我靈光一閃想到的形容詞,哈哈~想不到早就有人這麼形容你。
    | 檢舉 | Posted by Jonathan Liou at March 17,2006 01:59
    Gerald兄:

    如果您的"貝多芬的飛行器"像上面那架紅色飛機一般輕快飛翔,那我的"貝多芬的飛行器"有可能會像運輸老母雞一般沈重,所以,我還是等您的比較快。

    Decca出版的魯普與祖賓梅塔指揮以色列愛樂的貝多芬鋼琴協奏曲第五號"皇帝"一直是我所執迷不已的一個版本,這張CD同時收錄了他的第一號鋼琴協奏曲。正如CD封底的文字介紹中所提到的--"年輕的貝多芬運用絢爛華麗的鋼琴的技巧譜成的這兩首樂曲,洋溢著奔放的活力,也透露出他作品不凡的氣勢。"

    但是我想說的不是貝多芬的作曲內涵風格如何,而是魯普的演奏詮釋,如您所提到的"詩人嘛!"的確這位有上台恐懼症的鋼琴家,在他的指尖下流露出詩人些許憂鬱,從容優雅與大度的氣質,隨著音符一波一波地娓娓婉轉地如詩歌朗誦般從容不迫地朝您湧來。

    幾年前買這張CD是因著祖賓梅塔而買,沒想到也因此讓我發現了一位讓我喜愛不已的鋼琴家,這樣的驚喜不是透過看介紹而買音樂軟體可得的,當然,梅塔指揮的以色列愛樂的表現也是我很喜愛的,就如在封底上所寫的"魯普與祖賓梅塔合作的一系列貝多芬鋼琴協奏曲,被認為是近年最佳的搭配組合,成就非凡。"對我而言,在這張錄音中他們的搭配真的是可圈可點--非常的平衡與和諧。

    我還是期待著您的"貝多芬飛行器",在音樂的天空中遨翔的同時,我會不忘時時搜尋您的蹤影。
    | 檢舉 | Posted by waves at March 20,2006 10:46
    你好厲害!才沒幾天,就可把blog搞的這麼讚,飛機還會飛呢!好笑的是,我竟然馬上產生一個念頭.......貼一張把那部小飛機打下來的圖......哈哈哈~
    | 檢舉 | Posted by Lapi at March 20,2006 11:18
    親愛的 Lapi 兄弟,

    就在你還費心教「心靈躍升向度」論者以《法蘭西音樂》開一道音色之窗,我已經默默地學你弄起了部落格‧‧哈哈‧‧

    『貼一張把那部小飛機打下來的圖』希望我的小機機能吸引你的目光 ─ 好讓你保持那個念頭真的把它打下來呦。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rch 20,2006 13:49
    再跟Gerald借個版面跟ARWEN說個話

    Dear ARWEN:

    謝謝你送來這個風趣健談的法國朋友Prof. Xavier Rodet,從在火車站接到你的朋友後,雨就一直下不不停。之後從我們請他去吃飯,到回我們家喝咖啡,一直到下午我帶他去太魯閣玩,雨還是一直下個不停。而我跟Rodet的話也一直沒停過。從他的工作到他的家庭,從政治到社會,從藝術到音樂。天南地北地聊得昏天暗地(車外也一直是昏著天暗著地),實在太有趣了,他的英文講得出乎我意料中的好。

    家裡有人已經送他去民宿,女兒充當翻譯和導遊,吃晚飯時她跟Rodet也聊得很開心,於是就高高興興地帶他去逛夜市,順便送他去民宿。當Rodet跟女兒提到你時,女兒一臉茫然,等我提醒後,她一副恍然大悟地說"喔!就是那個說數學很簡單的叔叔",你現在對她而言代號就是"數學很簡單",她對你是很崇拜的,因為數學是她的一個小小的痛。

    我已經好久沒跟人聊天聊得那麼痛快了。有點擔心他要跟你抱怨,怎麼找個那麼長舌的朋友陪他!:)

    謝謝你啊!以後請多送一些這樣的朋友來玩。可讓我平日單調生活增添一點樂趣。:)
    | 檢舉 | Posted by waves at March 23,2006 21:36
    如果沒甚麼要緊事, 我喜歡在這裡回朋友的信, MyAV的悄悄話對我而言有點壓力,傑拉德這兒反而像是我三窟中的一個.

    其實我是喜歡法國的, 當然包括音樂, 同來台南的也有美國人, 比較起來, 老美沒這麼風趣, 只是他來台南被我排得滿滿的行程累壞了, 看來他在你那邊恢復了, 他超愛逛夜市的, 真高興妳喜歡他. 有機會跟他說我也很喜歡他, 我的英文比你差, 怕表達不好變成斷背山, 嘻嘻!

    我五月會去法國, 會再見到他. 他是我第一次遇到的法國人, 平添我對法國的好感, 雖然最近抗議事件有點嚴重.

    跟令嬡說, 我愛吹牛, 其實我還沒真的踏入數學之門, 騙吃騙喝可以, 有傑拉德在, 千萬不要說我數學好這事, 以免貽笑方家.

    看來花蓮行不知能成與否, 六月要去大陸演講, 真累人.

    還有就是唱盤還在緩慢進行中, 不好意思, 要多等一陣子, 反正你現在有一塊盤可以聽. 缺片子的話吆喝一聲, 選幾張給您寄去好了.
    | 檢舉 | Posted by ARWEN at March 23,2006 23:25
    對了, 跟令嬡說, 數學不好通常是老師沒教好, 不是學生的問題, 我跟Xavier聊過, 我們都同意往往音樂系學生轉過來做工程研究會有很傑出的成就. 台灣的學生往往一開始沒被教好, 喪失信心後沒勇氣再試一次, 就這樣白白浪費掉自己的天賦. 可惜!
    | 檢舉 | Posted by ARWEN at March 23,2006 23:31
    阿聞,
    沒開部落格像住旅館 ----- 沒個家, 只能去 myav 公園晃, 不然就是去朋友家到處下蛋.

    開部落格像住公寓 ---- 大家的房子隔間都差不多, 就看屋主品味如何佈置

    至於開個人網站如阿密, 那是個人透天別墅了.
    | 檢舉 | Posted by 大羅 at March 24,2006 01:48
    還沒講完.
    至於搞個 ROM, 那是開建設公司了.
    | 檢舉 | Posted by 大羅 at March 24,2006 01:50
    Gerald:
    一直很好奇 你換掉ensemble的理由 尤其又看到你寫:
    曾經,以為 ZELLATON 單體就是我最終的選擇・・・沒料到揭開它神秘面紗的同時,也是和它說再見的時候。

    可以私下告知為何嗎
    thanks
    | 檢舉 | Posted by jim at March 24,2006 11:36
    jim,

    我的 ensemble 沒有賣掉,只是不在我的聆聽範圍內。
    音響器材來來去去,很難解釋為什麼。如定要解釋,又是那一套二十要搬出來說。

    我換的理由比較像是外觀啦、空間改變了啦這些因素,說穿了就是經濟條件改變 ─ 大部份的時間是變得更不堪了。

    我喜歡老 Ensemble,喜歡 ZELLATON 單體。把它們記錄下來純粹是回憶老朋友般,這種文字屬性已經不太像 MyAV 那樣。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rch 24,2006 14:07
    奇怪! 這好像變成我的blog了, 發言與回發言都比這偷懶的主人多.
    | 檢舉 | Posted by ARWEN at March 25,2006 21:40
    別這樣說,把這兒當自己家嘛。
    我很不擅長送往迎來的,朋友們賞光也只能自便啦,我先把該寫的寫完囉。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rch 25,2006 22:31
    Gerald的家好像比較溫暖
    所以大家喜歡借他家聊聊天

    不過現在我也有自己的家了
    雖然目前還是空著沒有任何擺設
    但是以後也可以來我家串門子了!:)
    | 檢舉 | Posted by waves at March 27,2006 19:31
    waves 家在哪裡 ? 簽名帶上 hyperlink 啦.
    | 檢舉 | Posted by 大羅 at March 27,2006 20:31
    大羅兄:

    我很久沒上你家聊天了
    現在我也有自己的家了

    http://blog.roodo.com/waves/

    歡迎有空來聊天!:)
    | 檢舉 | Posted by waves at March 27,2006 21:44
    Hi! 你的文有的不能回應, 是故意的嗎?
    | 檢舉 | Posted by ARWEN at March 29,2006 09:17
    是,有些我認為有『爭議性』卻又不吐不快的,乾脆把回應關起來...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rch 29,2006 09:55
    有時候我是很厭惡虛擬世界種種無趣的行為,但大部份的時候,Unleash your imagination 卻是件暢美不可言說的解脫。

    人的世界就是這樣,不可能只取優處不存闕啊。在自己的一幅天地裡茍延,求的也只是寧靜。

    我對網路世界端的是又愛又恨呀。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rch 29,2006 10:07
    我昨天買了一些 Alain Planès 的片子(Harmonia Mundi),挺高興的。有兩張海頓,聽完再跟你報告。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rch 29,2006 10:13
    首頁的飛機應該是宮騎駿的紅豬中那一台吧?據說中年人看了特別有感覺,難不成gerald真的老了?
    | 檢舉 | Posted by 666 at March 29,2006 22:32
    宮崎駿自己的書裡也是這麼說的。
    我真的老了,我不再無緣無故便跑 10 km,不再網路上和學運領袖爭辯真理,也不想像舊時江湖集會般與人稱兄道弟。I'm old, old at 39 years old.

    乘一架飛機,於萬物皆寐時航向地平線外的第一道曙光,應該不只是中年人的權利吧?666。
    每個人都有架飛機,我的,稍舊了些‧‧或許需要重新烤漆。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rch 30,2006 10:55
    補充一句: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斷背山,只是你從未攀爬它。』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rch 30,2006 10:58
    紅豬的最後波魯哥被美少女一吻就恢復人形,gerald你也是缺乏一吻嗎?
    | 檢舉 | Posted by 666 at March 31,2006 18:04
    那要看誰的吻囉,一般來說,我會局部恢復人形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rch 31,2006 19:58
    大羅說:

    沒開部落格像住旅館 ----- 沒個家, 只能去 myav 公園晃, 不然就是去朋友家到處下蛋.

    開部落格像住公寓 ---- 大家的房子隔間都差不多, 就看屋主品味如何佈置

    至於開個人網站如阿密, 那是個人透天別墅了.


    於是東施效顰,試開了一個部落格,小小的房間,我太胖,住起來卡卡的:

    http://blog.roodo.com/wuming

    住了一天,覺得很難轉身,只好到鄉下去找地,學滿人進入長城以後圈地,地剛剛圈好,像內務府那些兔崽子,樹小房新畫不古,此人必是內務府:

    http://wuming.nongtong.com/

    這幾天趁學校的探春活動假期,來把牆砌一砌。

    繞過來探問傑拉德兄,順候大羅兄、aahmi兄、Arwen兄、Waves兄,大家安好。
    | 檢舉 | Posted by Phil at April 1,2006 15:15
    吳鳴弄堂的幾個院子大致就緒,內容還在調整,但大體可以這裡那裡晃晃了,門口設了一個小茶坊,可以繫馬歇腳,喝個茶,聊聊天。
    | 檢舉 | Posted by Phil at April 7,2006 22:52
    Gerald老哥,

    吳鳴茶坊開張了,替每個好友開一個討論區,包括老哥您。

    最初是想替Arwen兄開一個專屬的版,他可以在這兒貼他的文章,免得到處下蛋,常常找不到。

    後來想想,也給兄弟們各自準備一個房間,大夥偶爾來打個尖,掛個單,也熱鬧些。

    開給兄弟的討論區,下面是可以再開討論區的,現在暫時只是一個音樂分享區,如果兄弟們有要在各人討論區下新開討論區,我可以再為兄弟們服務。

    這是呼應老哥和大羅兄建立一個討論社群的初步,看看是否可能成型。

    如果大家耽心網頁或部落格的文章不是很保險,可貼在吳鳴茶坊為各位兄弟準備的討論專區,既添熱鬧,又增保險,何興乎來!

    而我也我希望可以為兄弟們做些事。
    | 檢舉 | Posted by Phil at April 9,2006 00:42
    Ride什麼Ride?沒文字解說就不Right!

    | 檢舉 | Posted by Lapi at April 12,2006 16:50
    傑拉德的部落格變成不只講音樂以後, 我覺得看頭大很多. 這些非音樂文章感覺技術面比較放鬆, 或者說文字企圖心沒那麼強, 但有一種很可觸及的實在感, 對接近傑拉德的小宇宙有很大幫助. 很棒, 加油!
    | 檢舉 | Posted by aahmi at April 19,2006 20:00
    謝謝阿密尊者的鼓勵,你的文字讓我覺得很溫暖,謝謝。

    如君所言,為了把短文塞進彭老大的音樂故事串子裡,我實在沒辦法如他那般從容。東施效顰的結果便是斧刻痕跡過重,流暢不起來‧‧‧Too much stuff.

    一般的生活感言倒是容易上手多了。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April 20,2006 00:28
    不是東施效顰啦. 傑拉德能文能武. 文起來像 aahmi, phil, 下濫起來可以像大羅.
    最難學的, 想來還是 julimarc 那副竹林七賢樣. 只此一家, 別無分號.
    | 檢舉 | Posted by 大羅 at April 20,2006 23:45
    哇,這麼黑暗的版面,發生什麼事了嗎?
    | 檢舉 | Posted by 666 at May 11,2006 17:56
    我覺得很好看呢!你不覺得嗎?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y 11,2006 18:43
    Dear 小傑~
    最近,我在寫一些花蓮生活的故事
    其中,因為意志力先生的文章
    讓我想提提太魯閣馬拉松這件事
    從Mr.意志力先生那兒知道您
    他說:您有一篇文章寫得很好

    來拜讀,大驚
    沒想到你們是這樣跑步的

    除了感動還是感動
    今天,小女子我被你們感動得決定去跑一次
    大家都勸我跑5公里玩玩就好
    但,我想,至少也要半馬

    很喜歡你的新文--跑步!村上春樹
    在跟意志力先生邀稿的同時
    可否也放您的文?
    曾經並肩跑過的兩人,再以文相會一次吧!
    | 檢舉 | Posted by fly at May 24,2006 10:21
    Dear fly,

    請不要叫我小傑,因為我聽到這樣的叫法,肛門竟覺微微刺痛─彷彿憶起了什麼‧‧

    請不要說我有哪一篇文章寫得很好,當我聽到這樣的說法,總是會敏感地以為『那是不是其他的文章就寫得不夠好哩?』,事實上,我寫這拉哩拉雜不是讓人評分的,是給朋友們有興頭在虛擬裡優遊。

    我會開始跑步是因為一個現在已逝的好友,我花了一些功夫才說服他參加全程馬拉松,Mr.意志力就跟著我們一齊準備。但妳知道我一向慣於嘲諷,我對跑者過份強調意志力總是不以為然‧‧2003 年我跑完第二次全程馬拉松之後的幾天,我寫下了《Mr.意志力》這篇文章好好地嘲諷我這位朋友,並把它放到 「ROM」和「長跑孵蛋箱」兩個網站上。而我這位朋友卻是去年才看到。

    妳一定要跑一次太魯閣半馬,很好玩。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y 24,2006 11:00
    小傑傑:
    你文章真的寫得好好喔~要怎麼達到這種境界呢?是不是要雙倍於你承受過的疼痛才行啊?還是要擁有更多的意志力呢?

    哈哈哈哈哈哈......喔~~~~......好痛!
    | 檢舉 | Posted by Lapi at May 25,2006 08:57
    Lapi,

    你好黃喔,小心被新聞局盯上。沒想到這麼會做線材的達人 Lapi 竟這麼放肆‧‧‧唉,人心不古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y 25,2006 10:04
    親愛的Mr.傑:
    那稱呼大傑如何?^^
    嗯,知道、也受較了

    不過呢,好也有等級ㄚ,至少我認識的寫字人都是這樣分的
    我不知道你們跑步人是怎樣看待呢

    那我可以跟你邀稿嗎?
    真的很喜歡村上春樹那一篇
    這不是過分強調跑步喔
    我只是想分享各種人生經驗的心情
    好不好ㄚ?
    | 檢舉 | Posted by fly at May 25,2006 10:13
    fly,

    妳隨意取吧,只要作者欄塗黑就好了。

    妳這麼喜歡花蓮嗎?怎麼找到 ROM 的?該不會是在 Google 上敲關鍵字『太魯閣馬拉松』吧?

    我不是跑步人呢,我的跑步生涯已隨著身體狀況惡化而提前結束了。想跑那麼長的距離也不是要證明什麼,意志力不用在此處;它用在老闆罵妳是ㄗ時能忍住不動手扁他。

    我只是想知道跑那麼長的距離的時候究竟在想什麼?現在我知道了。妳要不要寄一張全身照過來,讓我們判斷一下能不能從事長距離跑步?我的身材對 42.195 KM 來說太胖了。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y 25,2006 10:47
    我ㄚ,平日累積的啦
    喜歡到處瀏覽別人的字
    不敢坐飛機,這輩子眼界注定要小
    所以喜歡透過別人的眼睛看世界
    那會又寬又廣又有趣
    就像你們^^

    作者欄圖黑...嗯,我會試試看,怎麼黑比較漂亮~~
    | 檢舉 | Posted by fly at May 25,2006 11:05
    PS.全身照?照片看不出數據
    我給你比較快啦--160/45
    應該算不會暈倒的體積吧,呵呵
    | 檢舉 | Posted by fly at May 25,2006 11:08
    大學畢業那年,我是適合跑馬拉松的。

    現在,和佛斯搭夫一樣,很久沒有看到自己的腳指頭了。

    也許,可以效法安祿山跳胡旋舞,雖然我下床時還不用把肚子上的肉從床下翻起來扎緊。
    | 檢舉 | Posted by Phil at May 25,2006 13:27
    Gerald~
    我又來了。
    謝謝你的慷慨解文
    那我能不能手繪一張你的像在文章上呢?
    我想跟意志力先生拿照片來參考
    不知你會不會介意?或者可以畫張想像圖?^^

    不好意思,一直打擾
    | 檢舉 | Posted by fly at May 25,2006 19:13
    小傑!

    I am back!
    | 檢舉 | Posted by ARWEN at May 27,2006 13:29
    喔!?酷拉皮卡回來了?還是雷歐力?

    小傑,最近功夫練到哪裡啦?我的「凝」功用在聽覺上,已經到達如何分辨線材披覆材質的差異,帶來聲音上的影響之境界,也就是快花轟啦~~~
    | 檢舉 | Posted by Lapi at May 27,2006 18:28
    我們都瘋了 !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y 27,2006 21:46
    用你整理的網頁樣式,改了一下我的部落格,換一種心情。

    好玩。

     
    | 檢舉 | Posted by phil at June 17,2006 15:27
    果然有意思!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June 17,2006 20:28
    主筆大人:

    那裡不開工就算了,這裡也不嗎?有沒有可以降低室內電容效應的布沙發呀?
    | 檢舉 | Posted by Lapi at October 23,2006 19:46
    非常欣賞您行文的風格
    期待再看到您的新作品
    | 檢舉 | Posted by etranger at October 29,2006 20:33
    傑拉德: 我的網站搬新家了
    http://scream.csie.ncku.edu.tw/~shang/
    | 檢舉 | Posted by aahmi at February 27,2007 11:14
    aahmi 學長,

    收到!請繼續加油。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February 27,2007 18:33
    原本心情還不錯,逛到這,有悲愁的感覺。
    | 檢舉 | Posted by 誰 at March 6,2007 21:09
    親愛的誰,

    假如我沒讀錯您的意思,您應該是快快樂樂地透過超連結來到此悲傷之地...那,我跟您道歉了—壞了您原本的好心情。

    別在網路上逛了,回頭安生地睡個覺吧。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rch 6,2007 21:47
    都一個月過了 還未看到主人在黑膠樂園理 有任何新樂趣的分享

    等到頭髮發白的黑膠迷 留
    | 檢舉 | Posted by Mell at May 19,2007 19:27
    媚兒哥,

    快了,快了!

    我昨日下午兩點出發去浦東機場,在空中地面晃呀晃的,今天凌晨兩點才到指南山麓。累的我口吐白沫..

    等我一小陣子吧。你最近有騎車麼?什麼時候上你那兒玩?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May 20,2007 14:02
    剛剛逛黑輪社時 看到星期五 有聚會 到時再與用大羅電話確定

    3周前 騎公路車上風櫃嘴 下來牽車好幾次 ...

    目前星期六晚上 是我一人在家聽音樂的最佳時段
    | 檢舉 | Posted by Mell at May 20,2007 22:24
    想不到 傑拉德大哥也開始聽黑膠了,我想一定很滿足吧
    | 檢舉 | Posted by mikeliu at June 25,2007 15:30
    Mike,

    黑膠好好聽喔。我有點後悔起步過晚,如今,購置唱片的成本高出許多。不過,我還是歡喜那唱針自膠質溝壑間挖掘出來的聲響,很有趣呢。

    我這輩子很少勸過人,早歲時曾勸同事勿近女色、也曾勸同學勿跟女老闆,總沒效果。後來便是:聽音響不勸人聽真空管,騎公路車不勸人買義大利零件,選總統不勸人帶腦袋‧‧

    今日算破戒,勸你早些聽黑膠。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June 25,2007 23:12
    公路車碰歐系零件可是高成本阿,shimano用一用就不錯啦,同事有去跟車隊一起練車,總會找我去玩玩,不過現在工作學校兩頭燒,還是等畢業再說了:~

    我現在的住所在外雙溪附近,時常看到Colnago戰馬常常呼嘯而過,我想大概是要上風櫃嘴特訓。

    黑膠大業我只缺最後一塊拼圖了,唱頭放大找到適合我就可以唱歌了,到時再請教傑拉德大哥了。
    | 檢舉 | Posted by mikeliu at June 26,2007 00:42
    傑-拉-德..大哥,我前天把放在朋友家的LP唱盤從台北載回來,十年前買的東西,不知還會動嗎?而且上頭的圓盤都不見了,我看乾脆當實驗機,拆拆解解以後自己也來搞一部吧。
    | 檢舉 | Posted by Lapi at June 26,2007 13:11
    拉皮!你不用像鸚鵡學舌般仿別人叫的。以後,你固定稱我 Uncle Gerald 好了。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June 26,2007 14:02
    咭啦的大哥,我這次完成的喇叭線好棒啊!竟然可以與JMR喇叭匹配了~不過,終極目標當然還是要達到與 HP-216 同等的State of Art,我會繼續努力。
    | 檢舉 | Posted by Lapi at August 1,2007 11:25

    貼了一些文, 向你報告一下.

    我問黛安說打電話給帥叔叔好嗎? 看來她是知道帥叔叔跟其他叔叔的差別的.

    當年我也是我乾女的帥叔叔, 不過今日已老矣! 希望運動可以減緩我的快速老化.
    | 檢舉 | Posted by ARWEN at November 19,2007 17:02

    如果說傑兄是帥叔叔,我應該就是胖叔叔了
    聽ARWEN兄說您又要親送鵝毛下古城
    正引頸期盼中!
    這回您想吃什麼
    絕不能讓您落空而回台北!!!!
    | 檢舉 | Posted by lyyoung at December 15,2007 22:29
    lyyoung 兄,

    您好,甚念。

    前些時日還為著自己貪食出言不遜賈禍累及朋友而自惱呢,看您如此熱情邀約,加倍地不好意思呀。

    星期天一整下午,就,任您擺佈了。
    | 檢舉 | Posted by G at December 16,2007 19:11
    傑兄~
    好久沒有跟你碰面,不知道你最近好嗎?(這不是廢話嗎~看這裡大家談笑風生,哪能多壞?! :~)

    我搬家已經半年,有空來府城別忘了排點時間來我這裡晃晃!許久沒見到你,挺想念的!呵呵!
    | 檢舉 | Posted by camelman at December 26,2007 23:47

    Hi:

    你這樣老是搞一半, 我要回也沒得回, 我要看以前的對話也沒得看, 很困擾ㄋ!
    | 檢舉 | Posted by ARWEN at August 1,2008 11:03

    你管我。

    我愛幹嘛就幹嘛,這就是我的網路人格。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August 1,2008 19:32

    我以前玩的舒服、愉快,是因為我不認識網友 (認識後就應稱為朋友了) ,這樣寫的人、看的人都沒負擔,多好的ㄧ個世界。

    現在不ㄧ樣了,我有時候想給我的朋友罵些髒話,有時候想對著空氣寫些妄想,但因此地無法盡享匿名的樂趣,我也就不能盡興。

    我引用ㄧ個名人的話:


    「巴黎隱士 (Hermit in Paris) ── 卡爾維諾 Italo Calvino

    我認為作者一旦曝光,損失不小。以前真正受歡迎的作家根本沒人知道他們是誰、長什麼樣子,他們只是書皮上的一個名字,而這一點使他們擁有非比尋常的魅力。加斯東.勒魯(Gaston Leroux)、莫里斯.勒布朗(Maurice Leblanc)(繼續這個使巴黎神話在上百萬人中流傳的作家話題)是當時極受歡迎的作家,而我們對他們一無所知;還有一些更知名的作家,我們甚至不知道他們的教名,只有開頭字母。我覺得對一個作家而言理想境界應該是,接近無名,如此,作家的至高威信才得以遠播。這個作家不露面、不現身,但他呈現的那個世界佔滿整個畫面。像莎士比亞,關於他,沒有留下任何畫像讓我們窺其相貌,也沒有任何史料能真正說明他的二三事蹟。今天,作家愈想越俎代庖,他所呈現的那個世界就愈空洞,作者亦被掏空,最後落得兩敗俱傷。

有一個匿名盲點,那才是寫作的出發點,正因為如此,要界定我提筆寫作的地方與環繞其外的世界的關係對我來說並不容易。( 原文:There is an invisible, anonymous point which is the one from which the author writes, and that is why it is difficult for me to defin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place where I write and the city surrounding that space. ) 我在旅館房間內可以寫得很順,那裡,在我眼前的是一張白紙,別無選擇,沒有退路。也許這個條件在年紀較輕時更理想,世界就在那裡,在門外,密密麻麻的訊息,寸步不離地跟著我,這般濃郁,我只需稍離一步就可以下筆。」




    我並非上文概括的對象,但在網路寫作上,有ㄧ樣的感受。

    我會慢慢地寫完應當寫的,再刊上。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August 1,2008 19:52

    arwen 也曾經是帥叔叔嗎 ?
    Dent 前兩天診所開業了. 昨天去找他. 一邊在等, 一邊在看電視, 夸斯朵夫的冬之旅, 伴奏的是一個糟老頭, 頭髮稀疏灰白, 臉垮垮的, 眼袋大大的. 一副彈一彈就會睡著或流下口水之類的.
    後來字幕打出來才發現, 天啊, 巴倫波因.
    我唱片封面上的大帥哥.
    | 檢舉 | Posted by 大羅 at August 2,2008 09:06

    無情歲月的風一掃過,
    再美麗的紅顏也成了白骨。
    | 檢舉 | Posted by lyyoung at August 4,2008 00:41

    小哥:

    在我的家修好之前, 我在外租了一間小屋,

    http://blog.roodo.com/franz1828

    歡迎光臨.

    還是那些菜, 不過這裡的音樂部分專講Schubert, 其他的音樂或音響的東東, 要不是等家修好, 要不然就在租一間來放.
    | 檢舉 | Posted by Franz at August 26,2008 15:13

    已經很久沒看 Raymond Chandler 了,這兩天就讀他的《The Big Sleep》。ㄧ面讀ㄧ面笑,他實在是ㄧ位厲害極了的小說家,難怪村上春樹先生會那麼喜歡他。

    我在這裡抄ㄧ段他的文章:

    「史坦梧家的主玄關有兩層樓高。在可容穿越ㄧ整隊印度大象的入口上方,有ㄧ幅很大的彩色玻璃鑲嵌畫,上面是ㄧ名穿著暗色盔甲的騎士,正要解救ㄧ名被綁在樹上的少女,少女全身赤裸,但是有ㄧ頭非常長,而且遮蔽得當的秀髮。騎士把盔帽的罩面推高到方便與人寒暄交際的高度,虛與委蛇地拉扯著綁住少女的繩索。我站在那理想,如果我住在這棟房子裡,我遲早會爬上去助他ㄧ臂之力。他看起來並不真的想救人。」

    這段寫在書的ㄧ開始,之後故事便展開了。
    | 檢舉 | Posted by Gerald at July 8,2010 07:10

    一下子竟然就過了快六年...
    | 檢舉 | Posted by lapi at December 22,2011 17:23

    喝了你的威士忌,Mingus給我一套貝多芬。過年期間,我掰一篇威士忌加貝多芬。

    新年快樂。
    | 檢舉 | Posted by ARWEN at January 23,2012 10:54